第九章

為了不讓柯母有機會逼迫唐又歇,也為了就近照顧情緒不穩定的他,柯其奕索性就待在家裡不出門,連著數大守在他身邊。

現在,他都在書房內用電話處理公事。

叩叩幾聲敲門聲後,唐又歇自行打開門走至他身邊。一把抱住他的頸項,在他耳邊輕語。

“奕,吃飯了。”

柯其奕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對電話裡的人說了幾句後便掛上電話,親吻著唐又歇的鎖骨。

“唔……奕,別這樣,吃飯了。”

“我正在吃啊!”柯其奕又更用力的吸吮他的頸項。數秒後雪白的肌膚上立刻出現一個紫紅的印子。

“別鬧了啦!啊……”唐又歇臉上出現一抹羞紅,伸手輕推著柯其奕。

不理會他的抗拒,柯其奕一把掃開桌上的東西,將他放在書桌上。

他邪邪的晚若他,輕笑道:“你穿圍裙的樣子真可愛,如果……”他開始伸手解開唐又歇身上的衣物,“沒有衣物包住,那會更誘人。”

“哇!奕,別……”聽著他的甜言蜜語,他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別拒絕我!”柯其奕將嘴湊近他耳邊,用舌尖輕硫著他,“來嘛!我快受不了了。”

他拉過他的手移向自己的下半身;唐又歇馬上感受到一股正在蔓延,霎時臉色一陣羞紅。

“奕……”凝望著他,他既感到羞赦,卻又不想拒絕,於是輕輕點了點頭。

“你真好。”

話落,柯其奕快速的褪去唐又歇身上的衣物,獨留下圍裙不月兌。

他一手抬高唐又歇的腿,另一手沾著酒液滋潤他的。

“呀!奕……”忍受不住敏感處被一再的挑弄,唐又歇氣息紊亂的申吟出聲。

凝視著他只著圍裙、雪色肌膚若隱若現、一副姿態撩人的模樣,柯其奕只覺血脈憤張,下半身的慾念更是不停的節節高升。

他拉下自己的拉煉,不再多想,長驅直入。

“啊啊……”猛烈的侵入讓唐又歇忍不住大叫。

“歇,你真的不管什麼時候都那麼純真,我愛你。”

親吻著唐又歇細白的肌膚,柯其奕猛然抽動下半身,排山倒海而來的讓他們不顧一切往下沉淪。

“啊……奕……再來……”享受高潮帶來的快感,唐又歇迎合著柯其奕,要求更激烈的動作。

一樣處於高潮的柯其奕聽見他愉悅的要求,更是用力的擺動。

正當兩人要到達極致顛峰時,一陣電話鈴聲殺風景地響起。

迷迷糊糊中,唐又歇聽見了不遠處傳來的電話聲,他本想置之不理,但是它卻響個不停,讓他不得不從高潮中清醒。

“奕,電話。”

正興奮的柯其奕根本不想接。“別理它,久了就會停。”

“可是,我覺得打電話的人好象沒有要掛的意思,你去接嘛!說不定有什麼重要事。”

可惡!怎麼大家都好象說好了,專挑他興致正高時打擾。

極度不悅的柯其奕不得不先退出,氣急敗壞地拿起話筒。

“喂!”聽得出來他口氣不佳。

(阿奕,是我。)沒想到打電話來的竟是他爸爸。

“爸,有事嗎?”

(這幾天你怎麼都不接電話?家裡出大事了,你快回家一趟。)柯父的語氣十分急促。

“回家做什麼,讓你們再次囚禁我嗎?”柯其奕已經有過一次教訓了,他不會再傻傻地送上門。

(你快回來就是了,你知不知道你媽她……她發瘋了,連美娜也割腕自殺了。)

“怎麼會這樣,發生什麼事了?”他感覺事態真的嚴重了。

(我也不知道,你快回來就是了。)柯父急急的催促。

“我知道了。”

一旁正穿著衣服的唐又歇看他眉頭深鎖,關心的問:“怎麼了?”

“又歇,我……”他其不知如何跟他開口。

他前幾大才答應要一直陪著唐又歇,現在卻說要回去柯家看他們,以他現在不穩的情緒,恐怕會刺激到他。

“誰打來的電話?”唐又歇早就聽見了,只是故意裝迷糊。

“歇,你聽我說,我現在得回家裡一趟。”他儘量宛轉的說出要求。

“為什麼?”

見他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他才又繼續說:“我媽和美娜出事了,我得回去看看。”

“喔。”唐又歇呆了數秒才回這麼一聲。

“又歇,你不要緊吧?”

“沒事啊。”他拉著他的手笑道:“先陪我吃飯好嗎?”

眼看他情緒控制得宜,柯其奕才安心的說:“好,吃完我再去。”

***

飯廳裡,唐又歇殷勤地為柯其奕添飯、夾菜。

“這是你小時候最喜歡吃的糖醋魚,來。”唐又歇將魚夾到他的碗裡。

“嗯。”柯其奕順從的品嚐一口。

他還好嗎?看起來好象很正常,應該沒事才對;不過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小時候喜歡吃什麼東西?

柯其奕略微不安的用眼角瞄著唐又歇;他一如往常吃著飯,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

他力感安心之際,唐又歇低沉悲痛的聲音卻傳入他的耳裡。

“你又要棄養我了嗎?”

“什麼?”

“你又要像小時候一樣棄養我了嗎?”唐又歇身子不停的顫抖,連手上的碗筷也拿不住,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瓷器破裂聲。

“又歇。”面對他突如其來的行為,柯其奕不知所措的喊了聲。

唐又歇淚水流澗而下,表情痛苦的泣訴:“媽死了,現在連你都要棄養我嗎?”

他用悲悽的眸子直視著他,“你好狠!扮哥,你好狠心,我恨你……”

“又歇?”他怎麼會叫他哥哥,又怎麼會知道小丙小時候的事?難道……他激動的問:“你是小丙?”

唐又歇突然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到廚房,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語。

“你棄養我……我恨你。”

看著他愈來愈怪異的行徑,柯其奕怕他傷了自已,馬上趨前抓住他的手臂。

“又歇,你聽我說,我沒有棄養你;你知道嗎?小時候聽見你被媽拋棄又葬身火窟時,我的心就如同被絞碎了一般,一直以來我心裡一直追著的人是你、愛的人也是你,你知不知道我所交往過的人全與你相似啊!”他激動的說。

“那又如何,你還不是為了別的女人想要棄養我。”他冷言以對。

“不、不是的,我……我從來就沒有棄養你,你相信我、相信我。”柯其奕低頭嘆了口氣。“我只是回家去看一下,馬上就回來了。”

“說來說去你還是要棄養我,不是嗎?”

“又歇,我不能不回去,美娜會自殺我有責任,而我媽她又發瘋了。”這些事搞得他焦頭爛額,卻是他避不掉的責任。

“責任,真是好藉口啊!”唐又歇不屑地一笑。“那你對我說過的話也該負責任不是嗎?”

“我……”

“不要再說了。”他突然大吼一聲。“我說過,你棄養我我就殺了你。”

話落,唐又歇順勢拿起廚房裡的菜刀往前一刺,閃躲不及的柯其奕月復部被刀直插而入,霎時,鮮豔的血染紅了白色的衣服。

“唔……又歇……”柯其奕痛得撫住傷口,彎身跪地,

“哈哈……”見他鮮血淋漓,唐又歇發狂似的笑著。“棄養我的你該死,是該死的!”

“又歇……”體內的血不斷的流滴而出,柯其奕意識愈來愈模糊,最後整個人無力的攤平在地上。

血仍不停的由他的傷口處湧出,唐又歇望著倒在血泊中的他,狂笑聲突止,取而代之的是悲鳴的哭泣聲。

“奕、奕……”他跪坐在柯其奕的身旁,搖了搖他的身子,然後看著自己雙手沾滿了鮮血,驚恐的大叫:“啊”

***

一直擔心唐又歇病情的貝卡斯忍不住登門造訪,他本想按門鈴,卻聽見屋子內傳來悲痛的慘叫聲,急忙撞開門衝入裡面。

一走進廚房,驚見躺在血泊中的柯其奕和近乎瘋狂的唐又歇,他急忙跑過去。

“蠍子、蠍子!”他搖著失神的唐又歇叫道:“發生什麼事了?”

淚流滿面的唐又歇,全身不停地顫抖。

“貝卡斯,我殺了哥哥……”

“什麼?”

“我殺死哥哥了,啊……”

受不了自己親手殺了最愛的人,他激動的拿起掉落在一旁的刀子,想往自己的手腕割下,眼明手快的貝卡斯立刻揮手打掉他的刀子。

“蠍子,你做什麼?”他激動的大吼。

“我早該死的,不然美娜小姐也不會自殺,爐瀋也不會發瘋,哥哥……哥哥更不會被我所殺,我是該死的!”

“不要這麼說。”貝卡斯緊緊抱住他。“這不是你的錯,是他們對不起你,我會擺平一切,你不會有事,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貝卡斯的話他一句都沒聽進去,只是不斷的重複著同樣的一句話。“我殺了哥哥……殺了哥哥……”

再也承受不了這樣的精神壓力,唐又歇暈了過去。

貝卡斯一把將他抱起,望著躺在地上的柯其奕,他拿起口袋裡的手機撥了通電話後,便迅速離開了現場。

***

急診室內,數名醫生忙著為柯其奕止血縫合傷口。

柯父一臉焦慮的問著秘書:“這是怎麼回事?為何阿奕會這樣?”

“這……”其實接到貝卡斯打來的電話時,秘書也嚇了一跳,沒想到趕到柯其奕家中,竟看見他躺在血泊之中。

“你不說我也猜得出是誰做的,是蠍子吧!不,正確來說應該是小丙。”

“老董事長……”果然還是瞞不了他。

“在照片事件後,我就找人查過他的事了,他就是當年被我內人拋棄的孩子,真的是報應啊!”柯父對這件事有無限的感慨。

“這件事您要怎麼處理?”

“立刻封鎖消息,消弭所有對柯家不利的謠言,也別報警了,免得節外生枝。”在這種混亂時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是。”秘書銜命而去。

柯父無力的坐下來,雙手撐著頭喃喃自語:“為什為?到底為什麼一個好好的家會弄成這樣?妻子發瘋、兒子被刺,連未來媳婦都鬧自殺……難道其是報應,棄養他的報應……”

此時,急診室的門打開,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

柯父馬上上前詢問:“他怎麼樣了?”

“幸好沒有傷及要害,不然就難救了,現在他已經轉普通病房了。”

“謝謝你醫生。”聽見醫生這樣說,柯父才安心了些。

***

病床上的柯其奕麻醉逐漸退去,傷處開始隱隱發疼,他緩緩睜開如千斤重的眼皮。

這是哪兒?他死了嗎?

一旁照料他的秘書見他醒來,連忙來到他的身邊扶他坐起。

“柯董您醒啦!”

“嗯?”視線略微模糊的柯其奕,經過了數秒才看清與他說話的人是誰。“原來是你啊!”

由外頭進來的柯父見他醒來也高興的來到床邊。

“阿奕你醒了嗎?太好了、太好了。”

“爸,我怎麼會在這裡?”柯其奕一時之間還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

“你忘了嗎?你被人給殺傷了。”

“殺傷?”他思索了下,連忙又問:“又歇呢?他有沒有怎麼樣?”

“你……你就這麼關心他,他可是殺傷你的人啊!”唐又歇到底在他身上下了什麼蠱,他一醒來竟然只關心他。

“又歇呢?爸,告訴我啊!”

“你……”柯父輕嘆口氣,這個兒子已經用情太深而無法自拔了。“他死了。”

“死?不、不可能!”柯其奕激動不已。

“你不要這麼激動,是真的。”為了讓他斷情根,柯父決定狠下心來撒謊。

“他殺了你之後就自殺了。”

“不,我不信、我不信,你騙我,你一定是在騙我。”他抓若一旁的秘書連聲質問:“是我爸在騙我對不對、是他在騙我對不對?又歇不可能死了,不可能……”

柯父立即使了個眼色給秘書,他當然也知道他的用意。

“柯董,是其的,蠍子真的死了,我趕到時他就斷氣了。”

“不!我要見他,我要去見他……你們都在合謀騙我,我不信!”柯其奕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神情宛若瘋狂。

柯其奕激動的想下床;見他如此他們連忙阻止。

“阿奕不要這樣,你身上的傷還沒有好,再這樣會裂開。”柯父轉頭對秘書說:“你快去請醫生來。”

“好。”

沒多久,醫生來了,為情緒激動的柯其奕打了一針,他才平靜下來。

“醫生,他怎麼樣?”柯父一臉擔憂的神色。

“打了一針鎮定劑會睡上一段時間,不過請不要再刺激病人。”

“我知道了。”

等醫護人員都離開後,柯父對著秘書吩咐:“你去做點準備,我想等阿奕醒來一定會吵著要見他。”

“您真的要這麼做?”

“非讓他死心不可;況且我也不可能再讓他們兩人有見到面的機會。”他得趁這個機會徹底了斷他們的關係。

“我明白了,我這就去辦。”

秘書離開後,柯父來到柯其奕的身邊。

“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啊!兒子,你別怪我狠心。”

***

貝卡斯帶著唐又歇回到自家別墅已經過了三天三夜,這幾天唐又歇一直處在昏迷狀態。

貝卡斯焦急的請來唐又歇的精神科主治醫生。

“怎麼會這樣?都過這麼多天了,他怎麼還是昏睡不醒?”貝卡斯不解的問著醫生。

“嗯!我想他……”

就在他們兩人談話時,床上的唐又歇突然發出聲音。“唔……”

見他清醒了,貝卡斯馬上來到床邊。

“蠍子?”他緊握他的手,輕輕的扶他坐起。

“貝卡斯。”唐又歇望了望四周。“我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應該在學校嗎,難道我又昏倒啦?”

聽他這麼說,貝卡斯和醫生一陣錯愕。他似乎忘記了發生過的事,而且對自己現時的身分也有些錯亂。

“蠍子,你還好吧?”

“嗯,很好啊。”他帶著純真的笑容撒嬌的說:“你不要告訴我爸媽我又昏倒的事喔!不然他們一定會很擔心的,好不好嘛!”

貝卡斯用另有深意的目光望了望醫生,醫生也回了個眼色給他。

“好,你說什麼都好;對了,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他溫柔的撫了撫他的臉龐。

“沒有,只是覺得頭有點暈。”

“是嗎,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和伯父伯母說一聲,待會兒再來。”

“嗯!”唐又歇乖乖的點頭應允。

***

貝卡斯領著醫生來到書房,這才問出心底的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蠍子似乎回到了國中時的模樣。”

“嗯!我想應該是刺激過度,導致他產生記憶障礙。”醫生做出初步判斷。

“記憶障礙?”

“也就是說,他選擇自己想要的記憶,排除不想要的記憶;對蠍子來說,與父母在一起的時光是他最快樂的時光,所以他選擇回到那個時候,更正確的說,現在的他只記得他想記住的人、事、物。”

“那就表示,他把痛苦記憶封鎖在最深層,只要不讓他再見到可能引起他回憶的人,他就會一直保持這樣。”

“嗯,可以這麼說。”

“我明白了,你可以先回去了。”貝卡斯大致明白了現在的情況,對唐又歇他另有其它打算。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有事再叫我。”

醫生離開後,貝卡斯信步來到臥房,躺在床上的唐又歇見他進來,馬上坐起身。

“我爸媽怎麼說啊?”

“這……”現在他的心裡早忘了父母已死的事實,他得編個謊才行。“伯父伯母說了要你暫時先寄宿在我家。”

“咦?為什麼?”唐又歇眨著清澈的眸子問道。

哀了撫他的頭,貝卡斯溫柔的說:“你忘了嗎?他們不象前才說要去環遊世界的呀!所以就將你這小蠍子寄放在我這兒囉!”

“咦?”唐又歇先是瞪著大眼隨後抓了抓頭,笑道:“好象真的有這回事耶!我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我的記憶力真是太糟糕了。”

“你啊!就是這樣。”順了順他的髮絲,貝卡斯道:“還有,我明天要回國了,放你一個人在這裡我不放心,和我一同回去好嗎?”

“好是好,可是學校怎麼辦?”

“我會叫管家負責轉學事宜,你不用擔心。”戲耍演全套,反正這種小事對他貝卡斯而言根本不成問題。

“哇!好棒哦!我從來沒有出過國耶!”

“你一定會喜歡的。”只要從現在起你的心裡只有我一個。

“嗯!”唐又歇開心地點頭,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從此轉向另一條道路。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