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山城自從山蒼出城後,在大臣們的傾力圍剿下,已大致掃平亂黨。

一向不太進朝的大臣們又全集合在一起,來到大殿上,大家焦慮不安的相互討論。

“唉!怎麼辦?比預定時間還晚了六天,再這樣下去怎麼得了。”

“剿黨之事我們皆辦妥了,可是沒有皇子的聖旨無法平定人心。”

“可不是嗎,到底怎麼了?皇子一向說到做到,怎麼會這樣。”

“難道皇子他……”

其中一人想說出心中不安的想法時,卻被大夥兒給制止。

“別胡說,皇子不可能有事,他一定有事耽擱而已。”

那人心中的想法,也是大夥兒擔憂的事情,但是他們寧可相信山蒼只是被事情絆住無法立即回來。

正當大夥兒憂心之際,出城去辦事數月未見的宗叔申悠哉的走了進來,見著大殿上一堆人,他上前打著招呼。

“唷!大家這麼好興致,都到大殿上來談心。”他打趣的說。

看到他的出現,大夥兒如同見著希望的曙光般,全圍到他的身邊。

“宗大人,不好了。”

“不好?我很好啊!”他一派輕鬆的說。

“宗大人現在可不是說笑的時候,皇子他……”

“怎麼了?”見他們個個面帶難色,不用說也知道一定出事了,他馬上收起笑顏問。

“皇子他已六天無音訊了。”

“連信鴿也無?”

“是啊!信鴿已經三天沒有消息傳回了。”

“為什麼會這樣?”

“之前皇子說他們要去杗山採花,之後就……”

“他們?阿業也去了?”

“是啊!”大臣們直點頭。

“皇子也真是的,又不是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機,竟然還有閒情逸致帶阿業採花,唉!”

這下事情大條了,他不可能無緣無故失蹤,又不是不知道現在可是多事之秋,直是會找人麻煩。

一旁的大臣們見他若有所思的模樣,急忙問:“宗大人可有對策?”

對策啊!”宗叔申低頭又沉思了一下,“皇子失蹤一事絕不能曝光,全力封鎖住消息,還有你們說皇子去了杗山?”

“對。”

“那好,我去找他們,你們先儘可能讓民心穩定,好讓山城再現風華。”

“是。”

風輕月白。

躺上數日的山蒼終於醒了過來。

“嗚……”

想起身卻無力,睜眼看了下四周,只有火堆相伴,卻不見羽淵業的人影。

走了嗎?也是,我對他做了那麼過分之事,他怎麼可能還留下來照顧我。

再次閉上眼,他回想著這幾日來的夢。

原來真的只是夢,果然夢醒夢也碎。“業……”絕望下,人總會說出一些一直無法說出口的話來,他一直很想這樣叫一次羽淵業的名字,隨後又叫了數聲:“業,業……”

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他的身旁。

“怎麼了?我在你身邊,別怕。”

聞言,讓山蒼內心激動不已,是他的聲音,他還在。

本想睜開眼告訴他,他已醒來,山蒼卻聽見了令他更加驚訝的事。

“原來又做惡夢了嗎?我還以為你醒了呢。”語氣裡聽得出他的失望,羽淵業拿起一旁的溼毛巾為他拭去臉上的汗珠,“蒼,你要快點醒來,只要你醒來,我什麼都答應你。”

聽著他的話,山蒼簡直難以相信所聽見之事。

他……他竟然叫他的名字,怎麼會?而且還對他如此溫柔。

為他拭去汗水之後,本想換溼毛巾的羽淵業卻被山蒼一把捉住。

“別走,不要離開我。”

以為他還在作夢,轉身本想安慰,卻瞧見他已醒來,羽淵業激動得淚水落了下來,依身到他的身旁。

“你……你醒了,太好了。”

“別、別哭啊!”山蒼抬起無力的手輕拭去他臉頰上的淚珠。

“嗚……”羽淵業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喜悅,不斷的哭泣著。

硬撐起身子,山蒼緊緊的環抱住他。

山蒼真的很高興,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夢。

面對著羽淵業的關心與照顧,他有說不出的感動。

“這幾天來你一定很害怕吧!對不起,我不該讓你處在驚恐中。”山蒼抬起羽淵業的下顎,用唇拭去他的淚水。

“我真的好怕,怕你就這樣不醒了。”回想起這些日子心裡的煎熬,他的身軀就忍不住的發顫。

“別怕,我不是醒了嗎?別哭了。”見他如此,山蒼忍不住心疼,要不是自己的大意,也不用讓他這麼擔心。

羽淵業想讓自己的心平靜些,於是緊依偎在山蒼的懷裡。

環抱住羽淵業,山蒼真的很高興自己能夠醒來,能夠這樣緊緊抱著他,能夠聽見他的真、心話。

生死的重逢,讓兩人有些激動。

山蒼輕柔的吻上他的唇,先是輕觸,接著狂烈的索求,羽淵業也回應著他的吻,迎合著他的侵佔。

狂吻下銀絲纏繞,在急度缺乏空氣下,兩人才不捨的離開對方的唇。

深呼著氣,互相對望著。

“對不起。”

山蒼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羽淵業不解的看著他。

“我知道佔有你是不可原諒的錯,不過……我還是想擁有你。”

用雙手捧起山蒼低下的頭,羽淵業莞爾道:“沒關係的,真的。”

“你會原諒我嗎?你肯原諒我嗎?”誰都能恨他,唯獨他,山蒼不願也不想。

“是啊!我原諒你,什麼都原諒你。”會的,這一切都能得到原諒,因為一切將都會過去,成為回憶。

“謝謝。”山蒼就像得到救贖的人般,激動得緊緊抱住他。

激動過後,兩人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

“皇子應該餓了,吃點東西吧。”

“為什麼這樣叫我?你剛才不是叫我蒼,我要你這樣叫我。”山蒼喜歡聽他叫他名字的聲音,不容他反駁的說。

“沒想到一醒來就這麼霸道,早知道就不要讓你醒了。”

“是嗎。”親吻他的耳際,山蒼調侃的說:“不知是誰在我身邊哭著,要我一定要醒來,還說什麼都答應我,是誰啊?”

“你……好壞。”

羽淵業面紅耳赤想跑開,卻被山蒼緊緊鎖在懷中,山蒼帶著挑逗意味的手,不安分的在羽淵業的身上游走,還輕咬著他的頸子。

“來嘛!再叫我的名字,我想聽。”他催促的說。

“別……哇啊!不要……啊……”在山蒼挑弄下,羽淵業全身上下的感官神經似乎全被喚醒,止不住快感的他發出嬌媚的聲音。

“真好聽,來,叫我,快。”被羽淵業的聲音挑逗起的他,急躁的說。

“不要了……別再……嗚……”

山蒼手指不安分的輕滑入羽淵業的衣內,順著柔美的曲線遊走到他的,用著略粗糙的手指,輕逗著他的細女敕。

在山蒼時重時輕的力道下,羽淵業漸漸被燃起,陣陣的快感對他直襲而來。

“舒服嗎?”山蒼低沉的聲音從羽淵業的耳邊傳來。

“呃……舒……舒服……唔……啊……”

早已被快感佔據的他,只能任由感覺控制自己的理智,他不斷的申吟,不斷的喘氣,整個人更無力的緊靠在山蒼的懷中。

“是嗎,那我就讓你更舒服。”聽見他如此說的山蒼,邪佞的笑說。

山蒼再一次加重力道搓揉著羽淵業,沒多久羽淵業的已到達頂端,這時山蒼卻停下手,已達高潮的羽淵業忍不住下半身的脹痛央求道:“讓……讓我……出來。”

“不行。”山蒼不想這麼輕易就住手,看著羽淵業陶醉的模樣,他的逐漸騷動了起來。

“求……求求你……我……真的好難受……”痛楚與快感在身上交錯,淚水不斷的滴落,緊抓著山蒼的手臂,忍受不了快意的席捲,羽淵業不斷的哀求著。

吻去他的淚,山蒼並未因為他楚楚可憐的模樣就放過他,反而提出更殘忍的要求:“我這兒也不好受,如果你能坐上去舒緩它的飢渴,我就讓你解放。”山蒼拉起羽淵業的手移動到他堅挺的,在羽淵業的耳邊輕吹氣道。

“不、不……”羽淵業猛搖著頭,他知道如果真照他的話做,那就表示他真的完全被他給佔有了。

“不要,那你就忍著吧!”

“嗚……”羽淵業不想做,可是等待解放的讓他難以忍受,他只好照做了。

羽淵業先是將山蒼的褲子解開,露出他明顯的,隨後他用顫抖的手月兌去自身的褲子,慢慢的爬上山蒼的身上,緩緩的坐了下來,剎那間痛楚讓羽淵業忍不住的大叫。

“痛……好痛……我不要……不要了。”淚水不斷掉落的他,猛搖著頭說。

“乖,不會的,等一下你會更舒服。”山蒼不斷親吻著羽淵業的淚珠,哄著他說。

語畢,山蒼加深彼此的接觸,卻讓羽淵業痛得淚水奪眶而出。

“好痛……嗚……痛……”羽淵業禁不住痛楚直哀號著。

“很快就不痛了,來,動動看。”

“我不要……”光在裡頭就已經讓他難受得想暈過去,再動,他非痛死不可。

瞧他不從,山蒼可不會由著他。

“既然你不來,那就由我來吧!”

“什麼?”

還未來得及搞清楚狀況,山蒼已將他壓在身下。

“我們一起達到喜悅的巔峰吧!”

“不……呃啊……”

山蒼不容他反駁得在他體內來回律動,兩人在到達頂點時傾瀉而出。

羽淵業無力的躺在岩石上喘氣。

山蒼拿了一杯水,走到羽淵業的身邊。

“喝點水吧!”

還以為自己會痛死的羽淵業,不滿的瞪著他。

什麼嘛!不公平,我痛得要死,他卻一點事也沒有,還神清氣爽的模樣,真是看了就有氣。

“怎麼沒力氣拿?那我餵你吧!”

“不……”

羽淵業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山蒼吻上了唇,將水送了進去。

“還要嗎?”

“不要。”可惡!這哪是餵我,根本是在親我。

“是嗎?不過我看你喝得還不夠,再來點吧!”

“我說不……”未說完,又被他餵了一口水,這次他更過分得直接吻著不放,氣不過的羽淵業用著無力的手敲打著他,“嗚……走……走開。”

似乎吻夠了的山蒼,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他的唇。

“你的唇真的好香,而你整個人都像株薰衣草一樣迷人,讓我不由自主的流連忘返。”山蒼語帶輕佻的說。

“你好壞,就會欺負我。”羽淵業帶點委屈的聲調,不滿的說。

環抱住他的身軀,山蒼笑說:“這不是欺負,是喜歡。”

他的話,讓羽淵業怦然心動高興不已,可是他隨之又表情凝重的困惑得看著山蒼。

喜歡?真的嗎?是心還是身體?如果他身上的薰香消失了,山蒼還會喜歡他嗎?

就算他們兩人已經結合,他還是沒有看出他是誰。

山蒼說過心只屬於『她』的,而現在的他又不是『她』。

瞧他一直凝視著自己,山蒼問:“怎麼啦?”

不想讓他發現自己的憂傷,羽淵業用著甜美的聲音,微笑的在山蒼的耳邊輕聲道:“蒼,吃飯吧!”

聽到羽淵業叫著自己的名字,山蒼高興得緊緊擁著他。

“好,吃飯。”

走在杗山上的宗叔申,望著四處的密林。

“唉!杗山這麼大,要從何找起?”

雖然嘴上抱怨著,宗叔申還是不斷的尋找。

當他來到一處滿是花朵的山谷中,卻在花叢中驚見數具屍體,他趕忙上前查看。

屍體死了大約八天以上,這麼說來一定和皇子失蹤有關,沒見到他們的屍體,看來是沒事才對。

宗叔申再看看地上的血痕,有被拖行的痕跡,他臉上露出笑意。

“嘿!這下我可不用大海撈針了。”

吹著口哨,宗叔申心情愉悅的隨著血跡走。

時近黃昏,晚霞已現。

走了好些時辰的宗叔申,走得正累想休息時,卻聽見嬉鬧的聲音,上前觀看竟是那讓他擔心的兩人。

山洞裡,羽淵業拿著晚餐擺在山蒼的面前。

“吃啊!”

“不吃。”連日來,都是由羽淵業掌廚的料理,他受不了的大吼。

“吃嘛!這對身體很好的。”早知道他吃不慣這種花食料理,不過他還是每天煮,理由很簡單,除了可以報復他外,還可為山蒼調養身體。

“當我是羊啊!每餐都叫我吃這種草根樹皮,這哪裡活得下去。”可惡!竟然這樣整他,每餐吃花能飽嗎?

“當然啊,你看我,我不就活得好好的。”他笑著說。

“你……不要給我來這套,去捉魚給我吃。”他霸道的命令著。

羽淵業嘆了口氣,每次要他吃,就得勸上許久,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這麼任性又霸道。所以這次他打算採取不理會政策,拿著餐點回到火堆邊,吃起自己的晚餐來。

“喂!你怎麼自己吃起來啦!我呢?”

羽淵業沒理會,他自顧自的吃著花食。

“你……你真想餓死我啊?”

放下手上的花食,羽淵業轉身看著他。

“餓死活該,誰教你那天要那樣對我,才會讓你傷口惡化,死了最好。”想起被他佔有的事,羽淵業還是很不滿。

這時山蒼伸手抱住他,口吻婬邪的笑說:“你不也很舒服嗎?怎麼?我要是死了,你可就沒這種感覺囉!”

“你……”山蒼的話聽得羽淵業面紅耳赤的,他賭氣的說:“什麼嘛!那我找別人給我舒服。”

“你說什麼?”聞言山蒼怒火直升。

“哇!你叫那麼大聲做什麼?”震耳的聲音,讓羽淵業著實嚇了一跳。

“你是我的,誰都不能佔有你。”

“你在胡說什麼,我才不是你的。”他怎麼總是這麼霸道,羽淵業不太高興的說。

山蒼強硬的轉過羽淵業的身體,目光銳利的直視著他。

“要是你敢讓我以外的人抱你,我就殺了你。”山蒼冰冷的話語中,充滿威脅與命令。

“你……”面對這樣的他,令羽淵業感到害怕,他的眼神像是真的會殺了他一樣。

“回答我。”山蒼加重力道問。

“我……知道了。”肩上的疼痛讓他眉心緊皺,不敢反抗的點頭。

又來了,和六年前一樣,完全不顧慮他的感受,只是一味的要求他答應他所有的要求。

“很好。”

得到他的承諾,山蒼高興得在他的額上親了下,正想更進一步動作時,宗叔申走了進來。

“唷!兩位。”

瞧見來者是誰,山蒼一臉不悅的怒瞪著他,像在宣告他破壞了自個兒的好事般;而羽淵業見著他,就像見到救世主,推開山蒼緊抱的手跑了過去。

“宗……”羽淵業高興得抱住宗叔申。

一旁的山蒼見狀臉色全沉了下來。

瞧見山蒼的變化,宗叔申趕忙將羽淵業推離一點。

“阿業,你好啊!照顧皇子很辛苦吧?”轉頭望著山蒼,宗叔申語帶雙關的說:“皇子此次採花,可真是採了朵不得了的花呢。”

知道他調侃的是自己,山蒼沒好氣的說:“你倒也挺會挑時間出現的嘛!”

“皇子過獎了。”他不以為意的笑說:“倒是山城還有您該做之事呢,耽擱了這麼多日,還請皇子回城。”

“明白了,對了,倒是你事情辦得如何?”

“這……臣已辦妥。”

“哦!不愧是大賢者,一出馬便擺平,不知是用何方法呢?”望見宗叔申脖子上依稀可見的紅斑,山蒼明知故問的說。

“我……呵……”天啊!這要是讓他知道他是怎麼『擺平』商黨首領,肯定會被他當成笑話,笑一輩子不可,思前想後宗叔申笑道:“臣以為這……用何方法擺平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圓滿就成了。”

“喔!”山蒼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現在也不是該討論這種小事的時候,您還有更大的事要傷神。”瞧他詭譎的笑容,宗叔申趕忙轉移話題。

“算了,出來這麼久,想來大勢已定,再不回去就無法如期完成山城的復甦。”山蒼也不想太為難宗叔申。一把將一旁的羽淵業給抱了起來,接著說:“甜蜜的日子總是很快,再來可就只有空閒才能『舒服』了。”

“哇!你……”不顧場合說出這種話,讓羽淵業直低著頭。

“宗又不是外人,而且剛才他在外頭也參觀過了。”山蒼眼角看向一旁的宗叔申,話語裡帶著示威的語氣。

“宗!”不會吧!他全瞧見了,哇!好丟臉。

“呵呵呵!別在意、別在意。”天啊!皇子似乎將他當成情敵,怎麼會這樣呢?

“好了,回山城。”山蒼不想瞧見他們友好的模樣,直接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