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眾人的疑惑還未問完,己有人告知了他們想要的答案。

“船桅倒了,船身裂開了。”

狂風巨浪衝擊者船身,使得船硬生生的斷成兩截,破裂的地方不斷有海水灌人,船開始往下沉了。

“哇!”

沉船的當下,所有人慌亂失措、驚叫聲連連.

薩多斯緊抱住木板,對綁在一起的林澈道:“這艘船要沉了,無論如何我都會救你,相信我。”

“薩……”

林澈還未來得及說什麼,一陣巨浪襲來,船已被打得支離破碎;經過幾番的摧殘,破碎的船終於沉人茫茫的大海中。

朝陽初現,一道身影便出現在港口處不停的來回踱步.

“怎麼還不見船的影子?都超過預定的期限一天了。”他不安地道。

“也許有事給耽擱了吧!明兒個一定就會回來了。”

“就是啊!您就別太擔心,咱們回城吧!”一旁陪同的大臣們安撫道。

“是這樣嗎?”沒坐過船的他,對他們的話雖有疑惑,不過看他們說得挺像真的一樣,他也就沒多想了。“好吧!你們要是敢騙我,就試試看。”

“不會、不會,您可是天后的人,我們怎敢騙您呢,咱們圍城吧!”對他的令牌,大家多少還是有所畏懼。

“嗯!”他回頭看了下海面後,便和所有人離開了港口。

海面隨風挑起陣陣漣漪,海鷗優閒的翱翔在蔚藍的天際。

前夜的狂風暴雨如同夢般,像沒發生過一樣,被海浪衝下船的二人,順著海潮在海上飄流著。

烈日當空,照射著海面上的二人,讓二人身上的水分快速蒸發。

“嗚……”好熱,好渴………

薩多斯緩緩的睜開雙眸,先是看著一片無雲的天空,因承受不住陽光的照射而將頭偏向另一邊,偏過頭正巧看見了林澈的臉龐。

“少子!”這下他終於清醒了。”太好了,沒有被衝散掉。”

薩多斯解下綁在身上的腰帶,讓林澈躺在木板上,而撫模到他的身子時,才驚覺他的身體燙得驚人。

“他的身子好熱,看來是發燒了,怎麼辦?在這茫茫大海的,要上哪兒找草藥救人?”

正當他不知所措時,突然想起雀末亦曾交給他的藥瓶。

“看來也只能試試看了。”

見他昏迷不醒,只得將藥丸放於自己的唇上,傾身貼近林澈的唇,面對無意識的林澈,只得輕撬開他的唇辦,用舌尖將藥丸推人他的;口中,再用蜜液給予滋潤,迫他將藥丸服下。不一會兒,他才意識到自己剛才所做之事,不禁臉紅了起來,唇趕緊離開並用手捂住。望著林澈俊逸的臉龐,他這才發現原來他的臉是這麼的俊美,猶如不加修飾的精品。

凝望著他,薩多斯的臉更紅了,他猛力的搖著頭。“真是的,不就是救人嘛,我在亂想什麼。”

他抬起頭,這才瞧見炎熱的烈日,立即用身體為林澈擋下部分的陽光,坐在木板上他望向四周,除了海什麼都沒有,唯有高掛在天空的烈日不斷照耀。

“得快找到島才行,不然一定會渴死。”

不知飄流了多久,他終於發現不遠處出現一小點的陸地:他馬上跳下水,用手扶著木板滑動著。

他凝視著林澈蒼白的臉龐,說:“放心吧!我說過我一定會救你,也絕不會再讓任何人死在我的面前。”

涼涼的海風輕吹,天晴無雲,只有數只海鷗優閒的飛翔。

沙灘上,昏睡了多日的林澈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

“嗚……好痛。”撫著頭上的腫包,他疼痛的說著。

翻動者火堆的薩多斯見他醒來,站起身來走到他身邊,撫模著他的頭,見他的燒己退,他這才放下心頭的大石。

太好了,退燒了,雀末亦的藥果真有效。

“您落海時撞著了頭,來,用這冰敷一下,會好些。”他溫柔的將一條沾滿水的布巾敷在林澈的腫包處。

“落海?”還未完全清醒的林澈,疑惑的問。

“船遇上暴風了,少子應該知道吧!”

終於有些清醒的林澈,這才想起那夜的事,但讓他更有記憶的卻是那個教人沉醉的吻,和寒冷的夜裡被擁抱的暖意。

凝望著薩多斯,他想問他是不是他所為,可是看他一如往常的模樣。難道是他的錯覺,不然怎麼會覺得那個吻的主人會是他?”

回味著吻和擁抱,林澈不禁嘆口氣,真是的!怎麼大白天就做白日夢,不過那個吻卻是那麼的真實。

瞧他一直盯著自己看,薩多斯覺得奇怪的問:“我的臉上有什麼嗎?你遺好吧!”

敝了,少子的病還沒好嗎?怎麼臉又紅了?難道是昨夜他沒有和他相擁共眠的關係,如果是這樣的話,要再拿一顆藥丸讓他服用嗎?以為他又發燒的薩多斯內心這樣思索著。

夜裡的荒島極冷,為了不讓林澈的病情加重,連夜來他不得不以身為他取暖。

“沒、沒有,我好得很。”天啊,他在做什麼啊!竟然只是瞧著他的臉也會臉紅心跳。他趕忙轉移視線望向陌生的四周,疑惑道:“這是哪裡?”

“如果我們是順著潮流而飄流的話,這裡應該是百廢之島其中之一。”

“什麼百廢之島,那這不就是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地方嗎?可惡!竟然飄流到這個島來了.”林澈不悅的啐道。

“能活著就不錯了,您還有意見,真是不知福!”對他的不惜福,薩多斯感到有些不高興。

“什麼話,在這沒水又沒食物的地方,就算沒遇難而死…也會因沒吃的而餓死。”現在肚子餓得直叫的他,不滿的說。

“誰說沒食物,這裡有最天然的動、植物可食用,上十天半個月絕對沒問題。”

“十天半個月?有沒有說錯啊!要待上這麼久?”

依我的估計,這時候應該已經有救難隊前來尋找少子的下落,不過這島如此的多,尋來不易,所以那只是保守的預估。”

“你又知道。”林澈不以為意的說:“又沒人知道我們遇難之事,城裡那群笨蛋哪會主動尋找,而且我向來都不照著行程走,他們就更不可能來救我們了。”

“有那爾在,他一定會感到奇怪我們為何多日未回,因為他知道我不會讓您這麼任性而為;況且我們遇到的暴風很少見,我想海域附近的船隻也都難以倖免,暴風之事一定很快就會傳開來。依那爾的判斷力一定知道我們的所在位置,只是需要時間尋找而已。”

薩多斯平淡的解說著。

看薩多斯一臉的冷靜,林澈不悅地道:“瞧你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就這麼有自信嗎?”

“在這種時候必須有臨危不亂的能力,看來少子的定性還有待加強。”

“你……”

沒理會林澈的抗議聲,薩多斯站起身來說:“走吧!少子也該餓了,我們找食物去。”

“要我找?”沒搞錯吧?他可是少子耶!竟然要他做這種下人做的事!林澈斷然拒絕道:“想都別想。”

“如果少子不願找也沒關係,不過……”薩多斯語帶保留的說。

“不過什麼?”

“我能不能再走回這兒還是個問題,要是少子不怕等上一、二天才有食物吃的話,那您就在這兒等吧!”

他語帶威脅的說著。

“你!”林澈當場為之氣結,不過又拿他沒轍。“走就走。”

“等一下。”薩多斯像想到什麼似的說。

“還有什麼事?”

“少子今日的課業還未傳授,得先上課才成。”

“什麼?喂!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上課,你有沒有搞錯?”

“沒,這可是每天必做之事,怎可荒廢?少子如果是擔心無書之事,您大可放心,法典裡的條規我早已背熟。”

這傢伙到底有沒有搞懂現在的處境啊!被困於荒島上,還念念不忘要背那一日十條的法典,他的腦袋到底都裝些什麼呀!林澈傷腦筋的想著。

“誰擔心那個啊!我頭痛得要命,又落難到此,心情已經夠不佳了,你還要我背那個我最討厭的條文,不背。”

“不成,少子一定要將今日的課程上完。”他非常堅持。

“我就是不要,別拿那來煩我。”林澈索性轉過頭不再理會他。

“少子,您怎麼可以這般任性?”林澈以無言對抗。

“少子。”

知道他不會放棄,林澈靈機一動,抱者頭大聲喊道:“好痛、好痛,我的頭好痛哦!”

見狀,薩多斯擔心的立即上前關心。

“少子哪兒痛,我瞧瞧,是這兒嗎?”他擔心的用手去輕揉那個被撞腫的腫包。“還疼嗎?”

這感覺……好像,真的好像夜裡被擁抱著的溫暖。

薩多斯溫柔的撫觸,不禁讓他開始懷疑真的只是自個兒在作夢嗎?

整個人窩在他的懷抱中,感覺真好、真舒服,他一臉幸福的享受著他帶來的溫暖。

“少子、少子,您好些了嗎?”瞧他沒再叫,薩多斯關心的悶。

“嗯!好舒服,再幫我揉。”林澈早已忘了嚇他之事,一臉滿足的說。

瞧他根本沒事的樣子,薩多斯也明白自己被耍了,他不悅的推開他的身子。

“少子您太可惡了,怎麼可以開這樣的玩笑?”

無預警的被推開,讓林澈整個人倒在沙灘上。

“哇!”不再溫柔的他,遺真是讓人不悅,他拍了拍身上的塵埃說:“反正我就是不要背條規。”

薩多斯嘆口氣,無奈的道:“好吧!現在不背,回城後,您要把沒背的一起補回來,就這樣,我不會再讓步了。”

“好啦!還不走,我可是快餓昏了,”反正現在別拿那些煩人的法條來煩他,什麼都好啦!

“等等!”

“你又怎麼了?”林澈不耐煩的道。

“我必須做個雲煙,讓那爾知道我們在這個島上。”

“雲煙?”

“嗯!在火堆里加些這個草就行了。”說著,薩多斯由懷中取出了一些乾草,放在火堆上,不一會兒一陣黃綠色的煙霧冒出飛向上空,形成一團奇持的雲朵。

“那是什麼?真奇特。”望著那朵雲,林澈好奇的問Ⅲ

“雨族特有的草,名喚螢雲草,能在空氣中凝結水分子形成狀似雲朵的模樣,形狀大概可以維持三天左右,而它最奇特的便是夜裡也會發光。”

“還會發光啊!真神奇。”

“對,走吧!您不是肚子餓了嗎?”

“恩!”

走進叢林中,薩多斯走在前頭為林澈開路,一邊看看有沒有能吃的東西,煩便找看看有沒有適合居住的山澗。

走了大半天還是沒有找著任何的食物,林澈再也受不了的坐了下來。

“不找了,累死了,都找了這麼久連棵果樹也沒瞧見。”

“少子,您怎麼又坐下了?”回頭望著他,薩多斯無奈地道。

“我累了,我要休息。”

“剛剛不是才休息過,您怎麼又要休息,這樣怎麼找食物呢?您的身體真是太虛弱了。”他故意刺激的說。

“什麼!誰說我的身體虛弱來著,怎麼看我都比你來得壯吧!”

“不虛弱,那也才走上半天路,為何就直喊累要休息?我看您的身子比老人家還要虛吧!”

“虛,你敢說我虛。”男人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家叫虛,他又怎麼忍得下這口氣,於是逞強的馬上站起身,走上前。“還下走?天快黑了,再不找到食物,我們今天就沒得吃了。”

“好,不過……”

“你還羅唆什麼!”林澈不滿的吼回去。

“可是您要走的那條路,我們剛才才從那兒走來不是嗎?”

看了看前方,果然是剛走過的路,林澈馬上臉紅的低下頭,走向另一方,疾步直走。“走了啦!”可惡!真是太丟臉了。

走在後頭的薩多斯見狀,不禁莞爾。

“好。”

林城大殿上,般則那爾焦急的走來走去,“太慢了,太慢了,三天,都過了三天。”

一大早便被集合至此的大臣們,已經聽他碎碎唸了好一段時間,對他的多心相當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般則少爺您別太擔心,少子有時候玩性一起,還會數月未回呢。”早就習以為常林澈無定性的大臣們,不在乎的說道。

“你們懂什麼!”般則那爾火大地道:“這回可是有哥哥一同去,遲個一、二天也就算了,可都已經過了三天,我哥不可能由著少子想怎樣就怎樣,一定是出事了。”

晚了這麼多天未回,他的心頭一直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想不會吧!”其中一名大臣笑笑的說。

“你想,你用想的就能保證我哥沒事嗎?你們不關心你們的少子我管不著,不過我可關心我哥的安危?”

“這……”被他這麼一吼,大臣們倒是愣住了。

這時,一名侍衛走了進來。

“報。”

“我要你們查的事可有消息。”般則那爾急忙的說。

“是的,聽說五天前克理克海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暴風,在海域上的船隻無論商船或戰船無一倖免,全成了海上亡船,現在各城也正商討者如何善後此事。”

聞言,大臣們全部一驚,這下所有人都知道其嚴重性了。

“克理克海域,那不是少子出航的地方?”

“這、這該怎麼辦?”

大夥兒全茫無頭緒的直喊著。

般則那爾聽見這消息,氣得全身發抖。

可惡!可惡的林澈,要不是他的關係,哥哥也不會遇到這種事。

想著生氣也於事無補了,般則那爾命令著大家。

“拿海圖來。”

“是。”

大臣們馬上拿出海圖攤在大桌上.

般則那爾看了看海圖。“由他們的路線看來,應該是在這裡遇到海難。”他轉頭問向那名探消息之人。

“知道暴風的走向嗎?”

“據鄰城由船隻碎片的流向看來,應該是由東南往西北方行走。”

“西北方嗎?”般則那爾看了看海圖,指著一處多島的地方問:“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名為百廢之島,曲於島嶼眾多,又全是無法居住人的荒島,所以大家都這樣叫,有什麼不對嗎?”

“往這裡找。”

“這裡?”大家不禁露出了懷疑的神情。

“沒錯,就是這裡。要是我估計的沒錯,以飄流的方向來看,一定會流向這一帶。”般則那爾肯定的說“可是這裡的島嶼那麼多,要到何時才能找得到人?”

“廢話那麼多,還不快去各船救人。”

“是、是。”

被他這麼威喝一聲,大夥兒再也不敢有異議的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