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走在市集上的兩人﹐不時引來路人停下腳步竊竊私語。

“喂﹗你們瞧那人不是皇甫相爺嗎﹖他身邊的姑娘長得真美﹗”

“可不是﹐不過相爺不是討厭有人跟在他身邊嗎﹖怎么今天會帶個美人出門﹐難道會是相爺的新娘﹖”

“要是真是如此﹐看來京城裡的大家閏秀們都要哭囉﹗”

一旁竊竊私語的人﹐雖然以極小的音量交談﹐還是傳進了皇甫揚的耳裡﹐聽著他們胡言亂語﹐不知為何他卻有種窩心的感覺﹐不自覺地揚起了淡淡的笑意。

一旁的菊謎兒瞧他笑得奇怪﹐信手拿起一個捏麵人﹐擺在他的面前﹐不懷好意的笑著。

“你看﹐這個和你很像對不對﹖”

正沉浸在甜蜜中的他﹐突然見著一隻紅色大蜈蚣直立在眼前﹐著實嚇了一跳。“哇﹗”

瞧他一臉驚嚇的模樣﹐菊謎兒不禁大笑起來。

“哈哈哈﹗好好笑哦﹗沒想到你也會有這樣的表情。”

“你”可惡﹗竟然在這么多人的面前讓他出醜。

“別這么生氣嘛﹗這么百年難得一見的表情﹐讓人看看又何妨﹐別害羞啊﹗”他調侃地說。

一旁圍觀者也忍不住笑出聲﹐見狀﹐皇甫揚心裡很不是滋味﹐額爆青筋。

“哼﹗回去了。”

“回去﹖”這怎么行﹐還沒到目的地耶﹗不管怎樣都要走到目的地不可﹐他抓著他的大手撒嬌道﹕“你不要生氣啦﹗我向你陪不是總行了吧﹗再陪我走走。”

“你”

天啊﹗他這是在做什么﹐難道不怕人家誤會﹖皇甫揚心裡雖是這么想﹐臉上卻出現愉快的神情。

“好嘛、好嘛﹗”菊謎兒貼在他的懷中﹐使出魅功﹐嬌羞地道。

皇甫揚望著一旁圍觀的人﹐心裡不禁想著﹐唉﹗他到底知不知道他這些舉動會讓人誤解﹐看來明兒個茶餘飯後的話題﹐絕對是當今相爺也難敵美人柔情。

真是麻煩﹐怎么像個小孩似的﹐都不會看場合行事﹐還說大他六歲﹐皇甫揚心裡雖然這么想﹐可是卻滿臉笑意。

“走吧﹗”

“好。”

菊謎兒高興的挽住他的手臂﹐臨走前還不忘對一旁的圍觀者做出勝利的手勢﹐此舉更是讓人側目。

“哇﹗你們瞧見了沒﹐那美人真是厲害﹐向來嚴峻的相爺﹐竟然聽從她的話﹐看來兩人的關係匪淺。”

“呵呵﹗可不是﹐我們親眼瞧見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

離開人群﹐走了好一會兒後﹐兩人來到另一條街道﹐雖然這邊少了許多人﹐不過好事者卻還是有。

越是有人看﹐菊謎兒就會越故意捉弄那些人﹐緊抱住皇甫揚裝作很親密的模樣。

“我說你啊﹗這么親密的舉動是故意的吧﹖”

“才不是﹐我可是在和相爺你培養良好的互動關係。”廢話﹐當然是故意整你的囉﹗他在心裡竊笑。

皇甫揚知道他調皮的想法﹐也沒多加阻止﹐只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他並不排斥兩人相依在一起的樣子﹐反倒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

就在兩人逛了好一會兒時﹐突然有一道人影站在他們前面。

那女子笑吟吟的問﹕“公子買東花送您的妻子吧﹗”

驚見那女子﹐皇甫揚著實嚇了一跳。

“倩梨﹖”他難以置信的月兌口而出。

“公子誤會了﹐奴家不叫倩梨。”

“倩梨、倩梨”他激動的抓著她的手﹐不停的喊著。

“啊﹗公子您抓疼奴家了。”她輕皺起眉。

見皇甫揚失控的模樣﹐菊謎兒頓時嚇了一跳﹐馬上上前阻止。

“喂﹗你醒醒啊﹗她不是情梨﹐快放開她﹐你那么用力會弄傷她的。”菊謎兒拉著皇甫揚的手﹐大聲斥道。

“公子﹐請放了奴家﹗”女子央求著。

“快放開﹗你嚇著她了。”

皇甫揚始終沒有放手的跡象﹐菊謎兒舉起手用力一揮﹐他的臉上馬上多了道五指印。

霎時﹐回過神來的皇甫揚緩緩的放開她﹐撫著發疼的臉龐怒不可遁的斥罵。

“你幹嘛打我﹖”

“誰教你都不肯放手﹗快向這位姑娘道歉。”

聽他這么一說﹐皇甫揚這才想起剛才的失態。“對不起﹐讓姑娘受驚了。”

“公子言重了。”女子不以為意地說。

“哪沒事來著﹐你差點把她捉傷了耶﹗”受驚的應該是我吧﹗天啊﹗沒想到他對她的感情這么深﹐差點沒被他的行徑嚇出病來。

“我”事實確實如此﹐他無言以對。

“這位夫人您就別怪您的相公了﹐奴家想公子一定是無心的。”

聞言﹐菊謎兒簡直快笑出來了﹐她還真行﹐不愧是在紅塵裡打滾的人﹐真能見機行事﹐這種話她都掰得出口﹐實在令人佩服。

“妳誤會了﹗他不是我的相公。”他配合道。

“哦﹗那真是抱歉﹐奴家看兩人如此親密所以誤會了。”

聽他這么說的皇甫揚﹐不悅地說﹕“我們只是債主與抵債品的關係。”

“原來如此﹐是奴家弄錯了﹐真是對不住。”

“也許是冒昧了點﹐不過不知姑娘芳名﹖”望著這個和倩梨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皇甫揚平靜已久的心叉起了漣漪。

“奴家名喚梨倩。”梨倩﹗與倩梨不正是相反的名﹐難道她會是這怎么可能﹐難道弄臣的情報有誤﹖

“梨倩姑娘﹐不知妳的故鄉在何方﹖”

“家鄉蘇州因鬧蝗害﹐不久前才來京中。”

“蘇州﹗”聞言﹐皇甫揚可以非常肯定﹐眼前的人必定是倩梨從小被送給親戚的姊姊。

“有什么問題嗎﹖公子。”

“不﹐沒什么。”

看著兩人似乎很投機的模樣﹐菊謎兒在一旁暗自高興。

太好了﹐照這樣進展下去就對了﹐加油啊梨倩﹐一定要拿出妳的絕活魅功勾引住他。

看來他也要多加把勁﹐讓兩人有更多的獨處機會才成。

菊謎兒見夕陽已照紅天空﹐於是靈機一動。

“相爺天色已晚﹐我看你就送梨倩姑娘回去吧﹗一個姑娘家總是不好讓她走夜路﹐那很危險。”他建議道。

“不不用了。”她禮貌性的婉拒。

皇甫揚抬頭看了看天色﹐“也是﹐妳一個姑娘家﹐我顧頂轎子讓妳坐﹐這樣比較安全。”

聞言﹐菊謎兒與梨倩當場傻眼﹐她用眼角瞄了他一下﹐好似在問他該怎么辦才好。

“放心﹐我會付錢。”皇甫揚見梨倩一臉為難﹐以為她擔心沒錢付。

一旁的菊謎兒簡直快被他那怪異的想法搞瘋了。

天啊﹗這醜怪人是怎么了﹖他不去就沒意義啦﹗

“反正你一定要親自送她回去才行。”菊謎兒加重語氣地說。

“為何﹖”

“反正你就送梨倩姑娘回去就對啦﹗”

“那你呢。”

“我﹖我什么﹖”

“這么晚了﹐你一個人回去太危險。”

“我、我又不是”他該不會還把他當女人吧﹗“哪那么多廢話﹗你送她回去就是了﹐我先走啦﹗”

說完﹐他便一溜煙地跑得不見人影。

“公子不去追﹖”

嘆了口氣﹐皇甫揚轉過身說﹕“算了﹐由他吧﹗我送妳回去。”

“那就有勞公子了。”

*****

自從梨倩出現後﹐菊謎兒不時為兩人制造獨處的機會。

一早就被菊謎兒趕出去約會的皇甫揚﹐帶著梨倩在熱鬧的市集裡走著﹐一旁圍觀的人還是一樣的多。

“哇﹗相爺又和那名姑娘同遊了﹐都好幾回了﹐難不成之前那名姑娘只是晃子﹖”

“就是說啊﹗這位姑娘雖美﹐不過老太婆我還是比較欣賞之前那位姑娘。”

圍觀者七嘴八舌的竊竊私語。

不遠處有一道身影鬼鬼祟祟地跟在皇甫揚、梨倩後頭﹐不時還偷偷探出頭來觀看兩人的情形。

躲在石柱後頭的菊謎兒﹐望見兩人親密的舉動﹐不禁暗笑在心頭。

嘻﹗梨情妳做得太好了﹐看來再過不久我就能月兌離現在的生活。

思及此﹐菊謎兒的心隱隱作痛了起來﹐他下意識的撫著心窩。

這是怎么了﹖最近怎么老是隻要想到皇甫揚﹐心頭就陣陣抽痛﹐難道他不敢再多想下去﹐猛然地搖搖頭。

“不會的﹐我怎么可能會對醜怪人有感覺﹐一定是最近發生太多事情讓心裡負荷不了才會這樣﹐等到離開相爺府後﹐這心痛的感覺一定就會好了﹐一定的。”他不斷的找藉口。

菊謎兒看向他們﹐不管自己再怎么告訴自己﹐心痛的感覺還是不斷的加深。

“可惡﹗管他痛不痛﹐只要計畫成功就好了。”

正當他下定決心時﹐一道柔美的聲音由他的身後傳來。

“什么計畫啊﹖”

“不就是讓醜怪人愛上梨”他一面解釋一面轉頭說﹐可瞧見是誰時不禁大叫﹕“湘湘﹗”

“哇﹗叫這么大聲﹐你就這么想念我嗎﹖”望著他一身奇怪的衣服﹐她笑道﹕“謎兒哥﹐你穿得黑不隆咚的在這裡做什么﹖”

“跟蹤人啊﹗快躲起來﹐別讓他們瞧見。”菊謎兒拉了拉她的衣袖﹐要她也躲起來。

“跟蹤人﹖”皇甫湘湘抬頭好奇的四處張望﹐“可是前面除了攤販和一些路人外﹐也沒有什么重要人物啊﹗”

“咦﹖”聽她這么一說﹐他也抬頭看去﹐原本跟蹤的人已不見蹤影﹐他大叫道﹕“啊﹗怎么不見了﹖”

算了﹗反正跟了他們這么多日﹐兩人的情況都非常穩定﹐看來應該是沒什么問題才對。

瞧他想得入神﹐她調皮地問﹕“你到底在跟蹤誰啊﹖可別說在跟蹤你的心上人﹐那我可是會傷心的喲﹗還有﹐你有什么計畫﹖”

“什么心上人﹖才不是呢。”本來想說清楚的他﹐瞧見她一臉頑皮後﹐沒好氣的說﹕“妳還好意思問﹐妳這么久不見到哪兒去了﹐妳知不知道我可被妳害慘了﹐妳哥根本就沒有性無能﹐為什么要騙我﹖害我、害我”菊謎兒又氣又羞的不知怎么說下去。

可是皇甫湘湘怎會放過他話中的重點﹐於是邪笑地問﹕“害你怎么了﹐謎兒哥﹖”

“妳﹗反正我被妳害慘了就是了。”可惡﹗就會捉他語病。

“謎兒哥也真是的﹐我不是早叫你不要說出口的嘛﹗還和哥哥說﹐那當然會『吃虧』囉﹗”

謎兒哥還真是好騙﹐隨口說說他都信﹐想也知道他說不出口的事會是什么﹐看來哥和他的關係又進一步囉﹗哥不知道感覺到謎兒哥是那人了沒﹐要是沒有就太遲鈍了﹗

“我”怎么說到最後﹐好象都成了他的錯﹐他可是最大的受害者耶﹗幸福花園

“別我我我的了﹐你還沒跟我說你的計畫呢。”

聞言﹐他突然奸笑的看著她。

“湘湘和我到一個地方吧﹗我把我的代替品計畫告訴妳。”

“耶﹖代替品計畫﹖”

“對﹐走吧﹗”

*****

菊謎兒帶著皇甫湘湘來到一間裝潢典雅的小樓中。

“謎兒哥這裡是﹖”

“金屋藏嬌的地方。”菊謎見一臉邪笑地說。

“耶﹖”藏謎兒哥﹖有必要這么大費周章嗎﹖住相爺府不就得了﹗

兩人來到一間清幽的雅房裡﹐坐了下來﹐菊謎兒為她倒了杯茶。

“這裡不錯吧﹗”他得意地說。

“嗯﹗是挺好的﹐不過謎見哥住相爺府不就成了﹐哥哥為何要為你買樓於此﹖”

“咦﹖”聽著她的話﹐他突然大笑﹐“哈哈哈﹐湘湘妳誤會了啦﹗這才不是妳哥買給我的﹐是買給一個女人的。”

“女人﹖”她吃驚得差點將茶水噴出來﹐“怎、怎么可能﹖哥哥除了倩梨表姐以外﹐不會再對任何一個女人這么好。”

“如果那女人是倩梨的姊姊呢﹖”

“什么﹖梨倩﹗”

“我把她找過來了。”

皇甫湘湘怒不可遍﹐馬上潑了他一桶冷水。

“謎兒哥﹐你為何要這么做﹖哥哥只要有你就行了。”

“湘湘'妳在說什么﹖”她突如其來的話﹐菊謎兒著實聽不懂﹐他以為她生氣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沒知會她﹐趕忙解釋道﹕“我知道沒通知妳一聲是我不對﹐可是妳老是不在﹐我只好自行執行了。”

“我才不是在氣這個。”

偏著頭的菊謎兒暗付﹐不是生氣沒告訴她﹐難道是以為他騙了梨倩不成﹖於是他佯裝無奈。

“唉﹗雖然對梨倩不好意思﹐不過為了我的自由著想﹐只好讓她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囉﹗”斜眼瞄了一下一臉鐵青的她﹐他笑道﹕“開玩笑的啦﹗我可沒有勉強她﹐這全是她自願的。”

“我才不管她是不是自願的﹐那女人根本代替不了你﹐我絕對反對你的鬼代替品計畫。”謎兒哥在想什么啊﹗幹嘛沒事自找麻煩。

“湘湘'妳是怎么了﹐為什么要反對﹖妳哥也很喜歡梨倩啊。”

“除了你之外﹐我反對任何人接近我哥。”

“湘湘”望著她﹐他真的不明白為何她要這么反對。

正當兩人各自想著事情時﹐一道倩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謎兒﹐你來啦﹗”勢備溫柔的笑道。

“不好意思﹐我自個兒就進來了﹐妳今兒個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知道她不會介意﹐不過菊謎兒還是禮貌性的說。

“揚說他有事要先回去。”

“哦﹗不錯嘛﹗都叫揚了呢。”

梨倩臉頰泛紅﹐羞答答的微微一笑。

“對了﹐進來這么久還不知道這位姑娘是”

“湘湘。”他笑道﹕“她可是妳心上人的妹妹哦﹗”

“謎兒﹐你又在說笑了。”她禮貌的對皇甫湘湘點了點頭﹐“湘湘姑娘﹐梨倩有禮了。”

“沒錯﹐他是在說笑。”皇甫湘湘不屑的說。

“湘湘﹗”菊謎兒拉了拉她的手﹐要她別再往下說。

不理會他的阻止﹐皇甫湘湘站起身來﹐晶亮的眸子直視著梨倩。

“果然是孿生姊妹﹐長得像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要不是早知倩梨表姐已經過世﹐還真會分不清楚﹐看來我哥應該也看出妳是誰了吧﹗”

“嗯﹗揚知道我是情梨的姊姊'所以很照顧我﹐為我買了屋子又常來看我﹐我真的很感謝他為我所做的一切。”

“不用在我面前炫耀哥有多照顧妳。”她不悅的說﹕“據我所知﹐不久前妳還是蘇州第一名妓﹐看來表面功夫倒是挺純熟的。”

“湘湘﹐妳別這么說梨倩﹐她可是賣藝不賣身的。”再怎么說梨倩都是他找來的﹐總不能讓她太難堪。

“哦﹗真的只賣藝﹖”皇甫湘湘眼神輕蔑﹐鄙視她的一切。“空有華麗的霓裳﹐內在卻早已腐爛的人﹐妳認為妳有何資格代替妳妹﹖”

“湘湘別說了。”望著梨倩啜泣的模樣﹐他不忍的大叫。

“哼﹗裝可憐對我是沒用的﹐妳最好記住﹐就算長相一樣﹐妳永遠也別想我會接納妳。”

說完﹐皇甫湘湘頭也不回的離開。

這時﹐梨倩的淚水猶如洩洪般的猛然落下。

“為什么她要這樣說我﹐我並沒有她說的那樣啊﹖”

“梨倩”一向隨和的湘湘為何會有剛才的行為﹐他也感到十分錯愕﹐趕忙安慰道﹕“湘湘平時不是這樣的﹐一定是今天心情不好﹐妳別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謎兒﹐我這樣做是不是錯了﹐我是不是該退出比較好﹖”

“不行。”他大吼一聲﹐意識到自己失態﹐馬上笑道﹕“不、不是啦﹗我是說你們倆情投意合﹐又何必在乎那一點點的阻礙﹐妳放心吧﹗揚那么喜歡妳﹐一定會排除萬難娶妳。”

天啊﹗她怎么可以退出﹐沒有她﹐他的計畫可就告吹了。

“可可是湘湘她很討厭我。”

他隨口胡謗了個理由﹐“她她是戀兄嘛﹗看見哥哥和別的女人好﹐心裡難免嫉妒﹐時間久了她一定會接納妳。”

“是這樣嗎﹖”

“嗯﹐就是這樣﹐所以妳不要煩惱那么多﹐只要贏得皇甫揚的心﹐那一切都不會是問題的。”

“嗯﹗我知道了﹐我會讓揚愛上我的。”

“那我先走了。”

“好﹐你慢走。”

梨倩站在樓台上望著他離去的身影﹐不悅的咬著手指﹐臉色突然多了抹陰狠。

“真是可惡﹗半路竟殺出個皇甫湘湘﹐看來是個難對付的人﹐哼﹗聰明的女人令人愛﹐但是聰明過頭的女人令人厭﹐看來事情得早點實行才行。”

*****

由屋子出來後﹐菊謎兒尋找著皇甫湘湘的身影﹐站在石柱旁的她一臉不悅的看著他。

“我就知道妳不會先走。”菊謎兒笑容可攔的跑了過去。

“哼﹗謎見哥你這個六白痴、大笨蛋、大傻瓜”一開口﹐她就劈哩啪啦的痛罵他。

“別生氣了﹗妳不覺得她和妳哥很配﹖”

“配個頭啦﹗”

“妳為何那么討厭梨倩﹖”

“那你為何一定要她來誘惑我哥﹐為何你不自己來﹖”

“妳又在胡說了﹐其實她很善良溫柔的。”

“溫柔個鬼啦﹗你根本就是被她的美麗外表所矇騙﹐那女人想做相爺夫人、我的嫂嫂﹐門都沒有。”

“湘湘”

“女人的直覺告訴我﹐她根本是爛貨一個﹐謎兒哥你想的計畫我否決﹐而我的計畫你非執行不可。”皇甫湘湘不容他反駁地怒道。

太霸道了吧﹗他嘆了口氣說﹕“妳該不會還在想要我色誘妳哥吧﹗妳哥都知道我是男的了﹐我想”

放棄二字他都還未說出口﹐便被她打斷。

“你不用想﹐我想就行了﹐走吧﹗我肚子餓了﹐回府。”

“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