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初晨霧未散盡﹐已習慣一早沐浴的菊謎兒在浴間優閒的泡著澡。

望著白煙嫋嫋﹐想起連續幾天安排好皇甫揚與梨倩的約會行程﹐全被皇甫湘湘破壞光了﹐他不禁大嘆無奈。

“唉﹗湘湘對我的計畫還真的是完全破壞﹐到底她對梨倩有什么不滿之處呢﹖”

他真的不懂﹐為何湘湘就是反對他們交往﹖

“梨倩個性好又溫柔、叉善解人意﹐這么好的女人還有什么可嫌棄的呢﹖”

趴在浴池邊﹐他凝望著滿室的蒸氣﹐想著皇甫揚和梨倩的甜蜜模樣﹐越想心越痛﹐手輕撫著心窩處﹐淚珠也不由自主的從眼眶中滾落下來。

好痛﹐他的心好痛﹐為什么聽見湘湘討厭她他會那么高興﹐為什么想起他們親密的舉動﹐他會那么心痛﹖

“到底為什么﹖”

他們越是親熱﹐他的心就越痛﹐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更不明白為何會有這樣的心情﹖

就在他想釐清心情時﹐一道嘈雜的聲音由遠處傳了過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被吵得無心再泡澡的他﹐穿上衣裳走出浴間。

“怎么了﹐這么吵﹖”

被詢問的丫鬟慌張的說﹕“不好了﹐不好了謎兒﹐相爺和小姐正在大廳上爭吵。”

“什么﹖”

*****

菊誼兒急忙地跑到大廳﹐只聽見皇甫揚與皇甫湘湘吵得正凶的聲音。

“我反對﹐你是腦子燒壞還是眼睛瞎了﹐竟然說要娶那個女人﹗”皇甫湘湘不滿的怒吼。

“她﹐我一定要娶。”不理會她的大罵﹐皇甫揚喝了口茶潤潤喉。

“我反對﹐我堅決反對這門親事。”

兩人一來一往互不相讓的爭吵﹐見狀﹐菊謎兒趕忙上前問個究竟。

“怎么了﹖”他模不著頭緒的問。

“謎兒哥你聽我說﹐他他竟然說要娶那個女人﹗”拉著他的手﹐她極度不滿的抱怨。

“那個女人﹖妳指的是梨倩﹗”

“不然還有誰。”

“是嗎﹖”聞言﹐他呆了下。

菊謎兒緊撫著胸口﹐嗚﹗好痛﹐為何聽見皇甫揚要娶梨倩﹐他的心會這么痛﹖他該高興的不是嗎﹖這不就是他一直以來想要的結果。

強忍著胸口的痛﹐他強顏歡笑的說﹕“這樣很好啊﹗”

聽他這樣回答的皇甫湘湘﹐頓時怒火高張。

“好個頭啦﹗哥在發癲﹐你也跟著發癲啊﹗我說過她沒資格進府﹐也沒資格做我的嫂嫂﹐你是故意和我作對是不﹖”

“不﹐我沒這么想﹐只是”

這時﹐皇甫揚走到他的身邊﹐“你真的這么認為﹖”

“什么﹖”對皇甫揚突如其來的問題﹐他不解的問。

“我娶梨倩一事﹐你真的這么認為嗎﹖”說不啊﹗謎兒﹐說你不是這樣想的﹐他心中期待著這樣的答案。

“我”不﹐我並不想你娶她﹗可是我又有何資格要你別娶﹐菊謎兒強顏歡笑的說﹕“嗯﹗我真的認為相爺和梨倩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謎兒哥﹐你在胡說什么﹖”他口是心非的回答﹐讓皇甫湘湘很生氣。

“我不是胡說﹐我是真心恭喜他們。”不、不要﹐我不要你娶她﹐快說你是騙人的﹐這只是個玩笑﹗

聽見菊謎兒的話﹐皇甫揚的心碎了﹐本想利用這件事來試探他對自己的心意﹐沒想到他竟然說恭喜他。

我愛戀已久的戀人啊﹗我將一生的愛給了你﹐而你卻傷我如此深﹐現在我將照著你的願望而行﹐直到永遠、永遠

“我娶她。”

“哥﹐你說假的吧﹗要是你娶她﹐我們就斷絕兄妹關係。”皇甫湘湘口氣堅定的說。

“湘湘﹐不要意氣用事。”見兩人因為自己的話愈吵愈兇﹐菊謎兒趕忙相勸。

“好﹐斷絕關係就斷絕關係。”現在什么都不重要了﹐失去謎兒的心﹐什么都不重要了。

“皇甫揚你好樣的﹐哼﹗”皇甫湘湘頭也不回的離開大廳。

見狀﹐菊謎兒也跟了出去﹔而本在一旁看戲的下人們感受到山雨欲來的氣氛一時間也全跑光﹐大廳上只剩下皇甫揚一人。

他氣憤的大掌一拍﹐桌子為之震盪。

“可惡﹗”

*****

出了相爺府的菊謎兒拉住一臉氣憤的皇甫湘湘。

“湘湘﹐妳為何要這么意氣用事﹖現在可怎么辦才好﹐連妳都和相爺決裂了。”菊謎兒越來越不知道﹐自己擅作主張請梨倩回京是否正確。

“我才不是意氣用事﹐在我的心裡那女人跟爛貨沒兩樣﹐能當我嫂嫂的只有謎兒哥你。”

“湘唉﹗妳怎么總是胡說。”

她月兌口而出的話﹐讓他驚愕不已。

“這才不是胡說﹐只有你才是我心目中唯一的人選﹐不然我幹嘛千方百計要你來當哥哥的抵債品啊﹗”一時說溜嘴的她﹐趕忙捂住嘴。

完了﹗太生氣﹐竟然說溜嘴了。

“妳湘湘妳又設計我﹐真是”他真的很生氣﹐不過氣歸氣﹐總不能打她一頓吧﹗

“謎兒哥﹐對不起啦﹗可是我是真的覺得只有你是唯一人選嘛﹗”

“唉﹗妳就別再胡說了﹐我可是男的﹐怎么能做妳的嫂嫂﹖”

“什么嘛﹗男的又如何﹖自古以來有斷袖之癖的人多如過江之鯽。”

“湘湘﹐別再胡鬧了﹐妳就不要再為了報復妳哥哥﹐而反對這門親事。”

“我才不是為了無聊的報復而反對﹐謎見哥我問你﹐你喜歡我哥嗎﹖說實話。”皇甫湘湘語氣強硬的間。

“我我不知道。”

“好﹐那換種方式問你﹐你看見哥哥和那個女人在一起時﹐會不會有心痛的感覺﹖”

“這嗯﹗”菊謎兒點了點頭。

是的﹐他的心會痛﹐而且像萬針齊刺般的痛。

“這不就得了﹐你愛上我哥哥了。”她滿意的笑道。

“什么﹖”怎么會﹐這就是愛嗎﹖原來這就是愛的感覺

瞧他一臉突然恍然大悟的模樣﹐她滿意的笑了笑。

“謎兒哥﹐今晚到梨倩那兒﹐我要讓你知道在你心中善良無邪的梨倩真正的面目﹐我要揭穿她的假面真。”

“真相﹖”

*****

月彎如鉤﹐高掛在昏暗不明的天空上。

皇甫湘湘來到梨倩的住所﹐也不敲門就走了進去。

綁樓上的梨倩瞧見是誰來﹐馬上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迎接。

“湘湘﹐怎么這時候來﹐進來坐啊﹗”

皇甫湘湘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梨倩馬上為她倒了杯茶。

“這茶是揚早上才命人送來的﹐妳也嚐嚐﹐很甘呢﹗”

“這裡又沒有別人﹐何必裝呢﹖”可惡﹗這是在向她示威不成。

“妳說這是什么話﹖梨倩不懂。”

“再裝就不像了﹐別以為妳那騙人的嘴臉﹐能瞞得過我。”

梨倩突然嘴角上揚﹐露出邪佳的笑意。

“呵呵呵﹗沒想到我完美的計畫﹐會讓妳打亂﹐像妳這么聰明的女人還真是不能小看。”她坐了下來﹐語氣全變的說。

“怎么﹐露出本性了﹖妳不怕我和哥哥說去。”

梨倩輕搖著茶杯﹐優雅的笑道﹕“怕﹐哈﹗如果揚會相信的話﹐不過聽說今天早上﹐你們似乎斷絕關係了呢。”

“連哥哥都會說要娶妳﹐我又怎會不中妳的計﹐妳還真是高明啊﹗”

“呵呵﹗怎么這么說呢﹐我可擔待不起。”梨倩好不得意的笑道。

“來談點別的吧﹗為何要利用謎兒哥﹖”

“利用﹐妳怎么這么說﹖可是他來求我的﹐不然我在蘇州當我的名妓可是不錯的行業呢。”

“怎么﹐半點朱唇千人嘗﹐一雙玉臂萬人枕的日子﹐看來妳還挺習慣的嘛﹗還在謎兒的面前裝清高﹐真是可笑﹗”皇甫湘湘輕蔑的說。

“妳呵﹗不論妳怎么說﹐再過不久我就是妳嫂嫂了﹐妳的無禮我不會介意的。”

“妳真以為做得了我嫂嫂﹖”

梨倩一臉自信的說﹕“妳哥都為我和妳斷絕關係了﹐妳說我會不是嗎﹖”

“大話可別說得太早哦﹗要是沒實現那可就糗大囉﹐你說是不是啊謎兒哥﹖”

這時﹐一道黑影由門後走了進來。

梨倩先是一陣驚訝﹐隨後又不在意的嘴角揚笑。

“呵﹗你都聽見了嗎﹖唉﹗本來還想多利用你﹐看來你也沒利用價值了。”

“為什么﹖妳為什么要騙我﹖妳不是說妳還是潔淨的身軀﹐為何會變成誰都可上的妓女﹖”菊謎見不願相信自己親耳聽見的事實。

聽到他的控訴﹐她大笑數聲﹐一臉不屑的看著他。

“真是太可笑了﹐一開始我也不相信﹐天底下哪會有那么笨的人﹐竟然會相信一個在妓院裡打滾了十來年的人﹐還會是清白之身﹐哼﹗真是自痴﹐這才是我的真面目﹐我只是在利用你罷了﹐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機會有誰會放棄﹐我當然會好好把握住﹐不是嗎﹖”

菊謎見凝視著她﹐他不知道什么才是真實、什么才是虛假﹐為何她會露出如此揮揮的臉孔、說出惡毒的話語﹐那一向純真的梨倩到哪兒去了﹖

“妳真可惡。”

“可惡﹗怎么會﹐你不是說我很善良又純潔嗎﹖”她用手指抬起他的下顎﹐高傲輕蔑的笑道﹕“哦﹗對了、對了﹐我能嫁給揚這么個有錢有權的人﹐還得好好謝謝你這媒人的撮合﹐到時候記得來喝杯喜酒啊﹗”

“妳我要向他告發去。”

“哦﹗告我﹐你以為我會怕你不成﹖”她不屑又無畏的笑道﹕“你也不秤秤自個兒的斤兩﹐只不過是我妹妹的代替品﹐還敢和我這么大小聲。”

“妳說什么﹖”她的話完全說中他的要害﹐深深打擊著他的心。

“唉﹗和你這個白痴說話還真累人﹐我想休息了﹐那就不送囉﹗”她露出甜甜的笑容下起逐客令。

“妳哼﹗”

菊謎見氣得頭也沒回的跑出去。

這時﹐許久沒開口的皇甫湘湘警告意味濃厚的說﹕“妳最好別有想動他的念頭﹐別說我不會放過妳﹐更有人會讓妳死無葬身之地。”

說完﹐她也離開了﹐留在房內的梨倩陰沉的笑了下。

“不放過我﹐讓我死無葬身之地是嗎﹖我倒要看看誰才是這場計畫中最後的贏家﹐哈哈哈﹗”

*****

一臉挫敗的菊謎見心情憂愁的低頭走在昏暗的街道上﹐隨後而來的皇甫湘湘望著他落寞的背影﹐馬上走上前在他的背上輕拍了下。

“怎么﹐很難過、很自責﹖”

“對不起﹐是我太天真﹐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她是個好女人﹐沒想到她竟會是個這樣的人﹐妳哥被她玩弄於股掌之中都是我害的。”

“你明白就好。”皇甫湘湘戲弄的說。

“真的對不起。”

“嘻﹗開玩笑的啦﹗像她那種女人野心之大﹐就算你沒找上她﹐她也會製造機會親近哥哥。”

“是這樣嗎﹖”

“怎么﹐你懷疑女人的直覺﹖”

說到直覺﹐她總覺得皇甫揚這次的行為實在太怪異﹐不如平常的處事態度﹐難道她思付了下才恍然大悟。

好啊﹗好個皇甫揚﹐竟然連她這個妹妹都騙﹐可惡﹐非讓他在感情路上嚐點苦頭不可。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現在該怎么辦﹖”菊謎兒輕嘆了口氣﹐苦惱地說。

“禍可是你闖出來的﹐當然要由你解決。”

“那我該怎么做﹖”

“簡單﹐讓哥愛上你一切就會圓滿啦﹗”皇甫湘湘漾出一抹笑。

“這這怎么可能﹗”唉﹗為何她總是想些不可能的事﹐就算他喜歡揚﹐揚也未必會愛上他﹗而且他已經決定要娶梨倩﹐根本就沒有他介入的餘地。

“不可能也要給我有可能﹐誰教你沒事想出代替品計畫﹐現在種出這么大個禍根來﹐你不解決誰解決啊﹗”

“妳哥他不會喜歡我的。”

“那可不一定﹗”她語帶笑意地說。

“可是”

“別可是了﹐明天你就去和哥哥說﹐叫他不要娶那個女人。”

“他會聽我的嗎﹖”

“不會。”她一口斷定。

“既然不會﹐那又為何要說﹖”菊謎兒一臉敗給她的表情。

“哎呀﹗你不懂啦﹐這是加強心裡印象的話﹐非說不可的。”皇甫湘湘微盛起眉。

“哦﹗”說真的﹐他還是不懂她話中之話﹐不過她都說得這么深奧﹐而自己又無話反駁﹐也只好聽從。

“反正你一定要和哥哥吵﹐叫他別娶那個女人﹐不論用何種方法就算是失貞﹐你也得阻止他娶那個女人﹐懂了沒﹖”

“失貞﹖”不會吧﹗連這種方法都要試﹖

瞧他一臉驚訝﹐她笑道﹕“說笑的啦﹗不過你得使出渾身解數﹐讓他碰得到卻吃不著就對了。”

“哦﹗”

“天快亮了﹐你先回府吧﹗”

“那妳呢﹖”

“我要到萬花閣借住﹐有事就到那兒找我。”

“嗯﹗”

兩人分道走後﹐菊謎兒這才驚覺﹐咦﹖萬花閣﹐那不是妓院嗎﹖她去那種地方借住妥當嗎﹖

*****

相爺府的下人們並沒有因為昨天主子們的吵架而有所懈怠﹐雞未啼就已開始幹活﹐一旁的掃園工見到菊謎兒回來馬上上前。

“謎見﹐怎么一夜未回﹖相爺正在找你呢。”

“相爺找我﹖有事﹖”

“不知道耶﹗你還是快點上樓見相爺吧﹗”他探頭探腦的望了望四周後﹐小聲的說﹕“相爺心情似乎不佳﹐你自己當心點。”

“嗯﹗我知道了。”

與掃園工話別後﹐菊謎兒來到閣樓﹐在門外輕叩了下。

“相爺是我。”

“進來。”

門內的聲音清楚聽得出怒氣﹐菊謎兒有些害怕的走了進去。

“聽說相爺您找我。”

“昨夜為何一夜未歸﹖”坐在椅子上的皇甫揚看得出一夜未眠的模樣﹐臉色陰況酌凝視著他。

被他這么緊盯著﹐菊謎兒驚慌不巴﹐趕忙斂下眼不敢直視。

“我”對了﹐湘湘說不能提梨倩的事﹐差點說溜嘴了。“我去看湘湘。”

“看湘湘﹐為何沒向我說﹖”

“對不起﹗”

“對不起就算了嗎﹖”

皇甫揚不滿的怒吼﹐讓他的頭垂得更低了。

“我哇﹗”

還沒來得及想借口﹐他的身驅以被皇甫揚壓在桌上﹐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菊謎兒嚇了一大跳的驚叫。

“我我向你陪不是﹐求求你不要在”菊謎兒知道他隨後要做什么﹐可是他想起了湘湘說的話﹐用手隔開兩人的距離。

“可惡﹗”他這是在做什么﹐怎么又將他壓倒了﹖

自從湘湘說他就是那人後﹐他的心沒有一刻平靜過﹐對他的貪戀不斷地增加。

伴隨著一聲怒吼﹐大掌一拍桌子猛然搖動﹐皇甫揚苦澀的凝望著他﹐低頭吻了下他的臉頰﹐過了許久﹐他才緩緩的放開菊謎兒﹐得到釋放的他﹐馬上站起身來。

“以後不準無假外出懂嗎﹖你一定沒睡﹐下去休息吧﹗”不能再讓他待在這兒﹐不然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事來﹐他真的好想抱他。

“知道了。”

見他沒有離開的動作﹐皇甫揚問﹕“有事想說﹖”

“這我”

“有什么事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相爺﹐你真的要娶梨倩嗎﹖”

“昨天你不也很贊同﹐怎么今天卻問這個問題﹐是不是湘湘對你說了什么﹖”皇甫揚挑了挑眉。

“不、不是的﹐是我我”才不要你娶她呢﹗

“你什么﹖”

“我不想你娶她。”菊謎見嬌羞不已的說。

聞言﹐他的心簡直像到了雲端的興奮﹐卻故意捉弄他﹐“哦﹖我娶她不是你的計畫嗎﹖怎么現在又反對了﹖”

“啊﹗你你知道我”驚訝之餘﹐菊謎見惶恐地問﹕“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在你邀約我時﹐我就猜出一二了。”

“是嗎﹖”天啊﹗這么說他的計畫一開始就被發現了嘛。“那么你”

“不行﹐說出口的話﹐我無法收回。”為何他現在才說﹖

“為什么﹐難道你愛她﹖”看來自己被他愛上的機會是再渺茫不過了吧﹗

望著他﹐菊謎兒不禁想著﹐他愛她﹐那對他呢﹖他曾有一絲絲的愛過他嗎﹖他好想大聲的間﹐卻怎樣也說不出口。

“我沒有必要回答你這個問題。”

可惡﹗又不能說出他與那人的約定。

“是啊﹗”他有何資格問﹐從頭到尾他都只是代替品不是嗎﹖他輕蔑的笑著自己的無知。

一時之間屋內全然無聲﹐氣氛低迷。

此時﹐一道敲門聲打破寂靜。

“相爺。”

“什么事﹖”

“梨倩姑娘家失火了。”

“什么﹖”

屋內的兩人同時發出疑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