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旁,看著兩人的祿榮簡直快被他們的小孩子行徑逗笑,他實在沒想到冷傲會用打的方式懲罰竹丹心。

走在市集中,竹丹心仍紅著眼,沒睡好的他猛打著呵欠,對站在他胸上的貓頭鷹碎碎念。

昨兒個夜裡,竹丹心的好朋友傳信貓頭鷹青仔給他送信來,沒想到卻聽了他一整晚的牢騷。

“青仔,你說那個大冰塊是不是很過分?竟然打我的。”撫了撫自己的臀,竹丹心仍覺心有不甘。

站在他肩上的青仔已抗拒不了睡神的傳喚,不停的點著頭。

“哼,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我非要那個大冰塊好看不可。”

碎碎念之餘,竹丹心眼尖的在人群中看到了好久不見的梅子柔。

“啊!梅,梅……”

見到許久末見的哥哥,竹丹心一時高興,忘情地大喊。

聽見有人在叫自己,梅於柔轉身看向聲音的來源,一見是竹丹心,他高興的跑到他身邊。

“竹。”梅子柔歡喜的撫模著竹丹心的腔龐,一臉不敢相信。“真的、真的是你,好久不見丁。”

椅子柔十分高興,正想一把將竹丹心抱在懷中,他身旁的男子卻更迅速地一把將梅子柔抱進懷中。

“你想做什麼?”封昀所怒道。

沒想到會出現這麼個人,竹丹心一時反應不過來。

梅予柔推開封昀所,將竹丹心拉到一旁。看出竹丹心的疑惑,梅於柔怒瞪了男子一眼才說:“他是我的債主啦。”

“啊!什麼,梅也被爹給……”

“唉!別說了。”梅子柔揮揮手,真的不想提那件事。

“哦!”看那男子好像很在乎梅子柔的模樣,竹丹心一副發現了什麼的表情,笑得十分曖昧。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雀府之事應該已了結了吧,你為何還穿著這身衣裳廣望著竹丹心那身女裝,梅子柔不免疑惑。

“又被抵債了啊!”幸福嘆口氣,竹丹心無奈地道。

“又來了,爹太狠了吧!”想起逢賭必輸的園主,梅子柔忍不住搖頭.“沒辦法明啊!總不能讓蘭做這種事。”

“你也是嗎?”梅子柔真不知道他們這些兄弟能再為蘭小小擋下幾次。

“嗯。”看著他身後的男子,竹丹心好奇的問:“對了,你的債主是誰?”

“封昀所是有錢有勢的當朝王爺,其他的就沒什麼好提了。”他不想多說什麼,尤其是跟別人介紹身後那個老用奇怪目光看他的封昀所。

“是嗎,那你們要去哪兒?好倪要出遠門的樣子。”

“嗯,去蘇州一趟。”

封昀所略顯不耐的說:“天色不早了,該出發了。

“好啦!就會念我。”梅於柔不悅地看了他一眼,之後轉身對竹丹心說:“保重了,竹。”

“恩,你也是。”

說完,兩人互擁了一下,而後梅於柔便隨封昀所離去。

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竹丹心嘴角浮現了一抹微笑。

“祝你好運了,梅。”

傍晚時分,竹丹心來到廚房。

正在做點心的廚娘們見他進來不免覺得奇怪。

“丹心,怎麼這個時辰來這兒,老爺現在就要吃點心了嗎?”屠大娘看了下天色,心裡想應該還不到冷傲用點心的時間才是。

“不是啦哦想我頭一天上工就晚起、出這麼大的差錯,所以才想說要做點心給老爺吃、時老爺歡心。”他裝出一臉抱歉的樣子.可內心卻不然。哼!他會時大冰塊的歡心那才有鬼咧!

“哦,是嗎?”看著她的模樣也怪可憐,頭一天來就被毫爺責罰。屠大娘同情地說:“孩子.別擔心了,老爺雖然不太常說什麼,可是不會為這種小事生氣的,如果你覺得不安,那你就做吧!”

什麼不會生氣,他前幾天可是被打了好兒下耶!那口個大冰塊人前人後兩個樣,真是氣死人了,竹丹心實在很想大聲對屠大娘說,別被冷傲那傢伙騙丁,他根本是個不可理喻的傢伙。

雖然這樣想,可是竹丹心知道自己還不能露出馬腳,他霹出微笑說:”那真是謝謝你了,屠大娘。”

“好孩子,那窀爺的點心就拜託你了。”

“好。”嘻,大冰塊就等著變成冰水吧!竹丹心心裡一陣好笑。

端著剛做好的點心,竹丹心敲了敲門。

“老爺,我送點心來了。”

“進來吧!”

正忙於公務的冷傲並沒有抬頭,竹丹心將點心拿到他的面前。

“老爺,你先休息一下、吃點點心再做事吧!”竹丹心笑容可掏的說。

吃吧、吃吧:等吃完後他會嚐到拉肚子拉到虛月兌、躺平的滋味,竹丹心在心中不斷的竊笑著:“擱著吧!”

什麼?他竟然不快點吃,可惡!

他為了買這種特別巴豆,還自告奮勇的去市集,搬那些燻得要死的食物,要是冷傲不吃,可是枉費了他一番苦心和力氣,不行,非要他吃不可。

“吃嘛!很好吃的。”

為了勸他吃.竹丹心豁出去了,他用自己都會起雞皮疙瘩的甜美聲音央求他吃點心。

聽見他的聲音,冷傲一時失神地望著他,可很快他就回過神來。

不對,這小於前些天才被他打過,怎麼可能向自己示好。雖然他來這裡也不過數天,可是第一次見他時,他就感覺竹丹心不是會輕易屈服的人。

怎麼今兒個他會一反常態,用甜得不能再甜的聲音誘他吃下點心,難道這點心裡加了什麼不該加的東西?

好傢伙,這種事他也做得出來啊!有趣,真是太有意思了,望著那盤點心,冷傲思索著。

看他設動靜,竹丹心催促著:“吃嘛,很好吃的哦!”甜甜的說著、臉上微微的笑著,可們竹丹心的心裡卻好笑著。

“不吃。”唉呔明顯了吧!他騙人的功力真是有待加強。

“為什麼不吃?”聽他這麼說,竹丹心的火氣馬上上來。“為什麼不吃?我做得很辛苦耶!要是你不吃我就前功盡棄了。”

啊完了,說溜嘴了,們丹心趕緊捂住自己多話的嘴。

“什麼前功盡棄啊便真是不打自招,他還沒想戳破,他竟然就自己先說出口,真是太沒腦袋了。

冷傲思考著要不要戳破他,可是這樣他又覺得太無趣,他想看看情形再說。

“沒有啦!”竹丹心急忙否認,他撒嬌的說:‘不要這樣嘛咻就吃啦,還為我頭一天晚起的事生氣?”

他幹嘛非得這麼低聲下氣啊!被打的可是他,痛的也是他,這個女冰塊還不快吃,他都快要裝不下去了,真想當場掐死他算了,竹丹心內心嘀咕若。

“沒有,只是不喜歡吃這種點心。”他怎可能笨到吃這些有問題的點心?不過,見竹丹心有意再瞞下去,他打算不點破。

“你不喜歡這點心?”不會吧!冷傲的一句不喜歡,讓竹丹心猶如墜人萬丈深淵中。

真是的,為什麼不早講啊懷喜歡也不早說,完了,他的特別巴豆都用光了,這下子又要重買,可惡!

看著他恨恨地看著自己,冷傲不禁暗笑。沒想到竹丹心這麼想整他,不過他不會讓他如願。

從他的表情看來,冷傲不禁好奇他到底下了多少的藥在點心裡頭,想到這裡,他開始覺得頭皮發麻,難道竹丹心想毒死他?

“是不喜歡。”冷傲已經打定主意,不管如何都不會吃點心。

不行,這次一定要問清楚再做,免得失敗。竹丹心又問:“那老爺喜歡什麼樣的點心呢?”

他還不死心啊!好吧,既然他這麼堅持,他便奉陪。冷傲淡淡的說:“沒特別喜歡、也設特別討厭的。”

這是什麼回答,這要他怎麼做嘛!這個大冰塊不會是在要他吧,面對他的回答,竹丹心不禁懷疑。

“老爺會喜歡吃粟子糕點嗎?”嘿!這可是他的拿手點心,對他夠好了吧!

還不笨嘛,懂得換個方式來套他的話。

“沒特別感覺。”冷傲平淡的說。

“那如果我做了,你會吃嗎?”

“看心情。”

“老爺哪時會有吃的心情?”他一定要他吃不可。

“不知道。”冷傲看著已經喪失耐性的竹丹心,那一臉氣呼呼的模樣真的很可愛。

“那我知道了,我會每天做,做到老爺吃為止。”竹丹心賭氣的說:“我等著羅!”

看冷傲一副輕鬆自在的模樣,竹丹心氣得七竅冒煙。

這時,一道敲門聲響起。

“進來。”冷傲道。

家僕小六於走了進來,他恭敬的打了個揖。“老爺,言將領來找您。”

“叫他進來吧!”冷傲一回頭,見到那一盤糕點。“把這些點心拿去倒了吧!”

他可不想有人受害。

“是。”

說完,小六於便拿著糕點離開,而言翔羽隨後走了進來。

“翔羽。”竹丹心高興的叫著他。

“你好。”言翔羽溫柔的笑了笑。

見狀,冷傲心中浮現了怒意。

‘你下去吧。”他冷冷的對竹丹心說。

正在與言翔羽聊天的竹丹心,被他這句話掃了興。

“可是……”竹丹心本來想跟冷傲唱反調,可見他不知為何一臉不高興,只好作罷。“那丹心下去了。”

走時,竹丹心對言翔羽禮貌性的笑了下,而後離開房間。

“你似乎很在意這個丫鬟。”官翔羽話中有話的道。

‘你是來淡正事,而不是來談我的丫鬟。”見竹丹心走時對翔羽露出迷人的一笑,讓冷傲更是不悅。

“當然。”

看出他不想談,言翔羽也很識趣的結束這個話題,他由懷中拿出一封信,“這是皇上要我轉交給你的信。”

冷傲接過信,馬上打開看。”嗯……”看完信,冷傲像在考慮著什麼。

“怎麼?”見他這樣,言翔羽也不免感到好奇。

冷傲將信拿給他看。

“看來是非去不可了。”

“為何這麼不想去,為了她廠

“冰兒有病在身,我實在不想離開她。”

“可皇命難違啊!”

冷傲沒答話,只是看著窗外,遙望著另一頭的“玉冰軒”。

夜色漸濃,半遮容胡的月兒照亮了大地。

被趕出書齋的竹丹心無趣地在後花園中走著。

後花園裡的景色並沒有吸引竹丹心的目光,因為他正專心地想著下次要怎麼整冷傲。

走到池塘邊,他蹲來看著池裡美麗的魚兒。

“這個大冰塊氣死人了,竟然推託不吃,可惡!”

冷靜下來後,他才想到冷傲可能早就發覺那盤點心有問題,以冷傲的才智,怎麼可能看不出他的異常。

“看穿了還和我扯那麼多,根本是在要我。”想到這個他更嘔。

竹丹心望著池中自由自在地遊著的魚兒。

“下次一定要做到讓他看不出來才行,不過,大冰塊那麼精明,到底怎樣才能讓他不發覺呢?”

正在苦思中的竹丹心,突然被一雙小手緊抱住。

“娘!”稚氣的聲音響起。

“哇!”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竹丹心大吃一驚,他轉身看向抱著自己的人。

望著抱著自己的小丫頭,竹丹心覺得她好可愛哦!小小、白白又女敕女敕的,讓他好想咬一口。

抱起她,竹丹心用自己細女敕的臉龐磨蹭著她細白的雪膚。

“哇!好女敕、好滑,你好可愛哦!就和小少女乃女乃一樣可愛”他對這個小丫頭滿意極了。

小女孩被他的動作弄得咯咯笑。

玩夠後,竹丹心將她抱在懷中。

“小丫頭,你多大了?”

“三歲。”她可愛地伸出三根手指。

“哇:好小,不過你好可愛。你怎麼這麼晚了還跑出來玩?讓人看見可就不好了。”竹丹心猜想這小女孩應該是哪個下人的女兒,所以擔心的說。

“娘。”小女孩緊抓著他的衣服。

“怎麼,迷路了嗎?你叫什麼名字啊、小丫頭。”要送她回去也得先知道她是誰家的小孩習‘成。

“娘忘了冰兒了嗎?”她紅著眼眶,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他該認識她嗎?她為何這樣說?竹丹心感到十分不解。

“冰兒?是誰的孩子啊。”這下子傷腦筋了,他來冷軍府也不過數天,怎麼可能知道她是哪個下人的孩子。

就在竹丹心煩惱不已的時候,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

“冰兒。”

苞言翔羽商量完事情後,冷傲本來想到“玉冰軒”去,可沒想到他竟然在後花園看見了他想見的人。

小女孩聽見冷傲的叫聲,高興的從竹丹心身上下來,跑過去抱住他。

“爹。”小女孩高興的叫著。

“爹?”一旁的竹丹心滿臉疑惑的看著他們,不會吧!難道冷傲是冰兒的親爹.那麼她叫作冷冰羅!真是夠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孩竟然叫這麼不溫暖的名字,果然像他的人一樣,冷冰冰又不可理喻。

冷傲一臉慈愛的說:“你怎麼跑出來了?”

“對不起,爹。”冷冰一臉做錯事的表情。

“算了,下次不行了。”冷傲笑了笑,撫了撫她的頭。

見狀,竹丹心著實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什麼啊!大冰塊竟會有如此和藹的表情?他抬頭看了一下天空,哇!今天會不會下紅雨啊?

冷冰高興的對冷傲說:“爹,娘回來了。”

“咦?”

此話一出,在場的兩個大男人不禁同時發出驚訝的聲音。

竹丹心望著四周,冷傲的夫人在哪兒啊!冰兒這麼可愛,那麼她娘一定也長得不差,他真想見見。

“冰兒,你在說什麼?”冷傲問。

“爹,怎麼連你都把娘忘了,娘就在那兒啊!”

她指指站在不遠處的竹丹心。

順著她指的方向,竹丹心看了看身後,沒人啊!,難道冷冰是在說他嗎?

“我?”他不敢相信的指著自己。

這下連冷傲都覺得奇怪了,沒想到冰兒竟會將竹丹心當成她那個不知羞恥、與人私逃的娘。

“冰兒,他不是……”

冷傲正想說明,卻被她的舉動打斷。

冷冰跑向前抱住竹丹心的腳、非常高興的笑著。

竹丹心則是一臉為難的看著冷傲。

見冷冰如此快樂,冷傲也不想打破她的夢。他在竹丹心的耳邊輕語:“好好配合!聽見沒?”說完,他低來撫了撫冷冰的頭。

“冰兒,開心嗎?你娘終於回來了。”

“嗯:冰兒好開心。”她笑得十分開心,可隨後她便嘟起了小嘴。“可是,爹,娘好過分,竟然把冰兒給忘了。”

“是嗎,那爹幫你教訓他好嗎?”他戲譫的看著不知所措的竹丹心

“你……”上次被打之事讓竹丹心永記心頭,聽見冷傲說要教訓他,讓他不自覺地倒退三步。

現在是怎麼了,他柯時多了個這麼可愛的小孩?況且他可是個男的耶,大冰塊竟然還順著她的意說下去,太可惡了,到底把他當什麼啊!竹丹心怒不可遏的瞪著冷傲。

竹丹心還沒來得及發飄,冷冰就開口了。

“不要啦!這樣娘好可憐,爹不要欺負娘。”冷冰緊抱著竹丹心的腳。

“那爹就不為難他了。”

“嗯!爹最好了。”

冷傲抱起她。

“該睡了,我們回玉冰軒吧!”

“好”冷冰高興的抱著冷傲的頸子。

兩人走時,竹丹心還停留在原地沒動。

見他沒動,冷冰叫著:“娘,快來呀!”

“我……”

“你沒聽見她叫你嗎?還不快跟上。”冷傲威脅地看了他一眼。

“知道了啦廣竹丹心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過去。

玉冰軒是一處裝飾得相當可愛的地方,到處可見手工精緻的布女圭女圭和平常人家買不起的玩具。

冷傲將原本抱在懷中的冷冰放在床上。

“早點睡。”冷傲為她蓋上了被子。

這時冷冰突然起身,拉著竹丹心的手。

“爹,冰兒想要你們陪我睡。”

此話一出,竹丹心馬上臉色大變。不會吧!,假裝她娘已經夠委屈了,現在還要和那個大冰塊同睡,他死也不要。

“哦!冰兒,我……”

還設等他將話說完,冷傲便插嘴。

“好啊!”他溫柔地撫了撫冷冰的頭。

“哇!好高興哦,冰兒終於能和爹孃同睡了。”

能與爹孃同睡可是她從小的心願,冷冰高興地將放在床上陪她入睡的布女圭女圭.到一旁,好讓出位置讓他們睡。

“什……”聞育,竹丹心的眼珠子差點掉落,他實在不敢相信冷傲竟然會答應,就算疼愛她也不要拿他來玩啊!

竹丹心拉著冷傲的手來到一旁。

“喂,你不要太過分了。”竹丹心不悅的說。

“過分,有嗎?”

“你不要給我裝迷糊,我只是你的貼身丫鬟,可沒有必要幫你做這麼多事吧!”

一把托起他的下顎,冷傲冷笑道:“既然你是我用錢換來的抵債品,那我要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

“你……”竹丹心快氣炸了,冷傲真是不講理到了極點,他才不讓他稱心如意,“想都別想。”

“是嗎廣冷傲一副必勝的模樣。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冷冰高興的叫著:“爹、娘,快來睡嘛!”

突然,冷傲抱起竹丹心的身子。

‘你廣被他這一抱,竹丹心不禁羞紅了臉。

冷傲在他耳邊低語:“你最好給我乖乖配合,要不然我會讓你知道違抗我的下場。”

“你!”這大冰塊太霸道了吧呵惡、可惡!

冷傲也沒等他反抗就將他抱上了床。

“爹晚安、娘晚安。”冷冰興奮地在他們的臉上各親了一下。

冷傲也在她的臉—匕親了一下。“晚安,冰兒。”

她看著一直沒有動作的竹丹心,靠到他的身上。

“娘呢?”她指了指自己的粉頰。

“哦,晚安,冰兒。”親這麼可愛的小孩他當然願意羅籲是順著她的意,竹丹心也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可冷冰還是一直看著他們兩人。

“怎麼了嗎?”她又想怎麼樣?竹丹心望著她。

“爹和娘沒有晚安親親。”冷冰嘟著嘴不高興地說。

“啊?”不要吧!和他?

就在竹丹心還想著這事時,一張火熱的唇便沒有預警地印上了他的唇冷傲將火辣的舌探人他的口中,讓竹丹心愣了愣。

良久,他才離開他的唇。

“這樣可以了吧!快睡了。”冷傲笑著對冷冰說。

“好。”見他們如此恩愛,冷冰才笑著睡去。

這時才回神的竹丹心臉—L佈滿紅暈。

“睡吧。”

見他像沒事人一樣,竹丹心就一肚子火。他撫模著自己的唇,可惡,這可是他的初吻耶1竟然被最討厭的人給奪走了,他真不甘心。

“你……”

竹丹心正想開口大罵,卻被冷傲阻止。

“別吵著冰兒,要不下次就不只這樣了。”他邪笑,逗弄若竹丹心因剛才的吻而有些溼淆的雙唇。

“你……哼!”氣死人了,為何他就是鬥不過他?竹丹心用棉被盞住自己羞紅的臉,抱住夾在兩人中間的冷冰。

見狀,冷傲輕笑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