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翌日早晨——位僕役行色匆忙的來到祿榮的房間對他說了些話,而聽完下人說的話後,祿榮先到冷傲的寢室,未見其人習·轉而走向“玉冰軒”。

此時冷傲已醒,和往常一樣,他在庭院中練著身體。見到正在練武的他,祿榮便在一旁等侯著。

餅不久,見冷傲練完了身體,祿榮趕緊拿布巾給他擦汗“怎麼,有事?”

“是的老爺,昨兒個晚上有五名下人吃了小六於拿回廚房的點心,拉了一接晚的肚子,今兒個無法上工。”

咽。”小六子拿回廚房的點心,那不就是……肯定是那些下人貪吃,吃下了竹丹心動了手腳的糕點。

好啊噠小於竟然用這招,待會兒看他怎麼修理他,冷傲在心底暗笑著。

見冷傲對一切似乎瞭然於心,以往總是愁眉深鎖的他,最近這兒日常會不經意的露出笑意,這讓祿榮感到驚訝。

這時,起床梳洗完的竹丹心打著呵欠走出了房門。

見此情形,祿榮不覺驚愕,一向不準外人進入的玉冰軒竟然破例了,而且見她那樣於好似在這睡了一晚,連衣服都沒換。

“過來,丹心。”見他起來了,冷傲叫著。

“哦!”應了聲,竹丹心走了過去,向他福了福身。“老爺有何吩咐?”

“以後你其他的事就別做了,從今幾個起,這玉冰軒的庭院就由你來打掃,掃完後就來服侍我,知道嗎?”說完他轉身對祿榮說:“祿管家,以後把打掃玉冰軒的下人們全撤走。”

“是的,老爺。”祿榮雖不明白他的用意,但還是應了聲。

“什麼?”一旁的竹丹心瞪大了眼望著他。沒想到一大早起來競聽見這個壞消息。“你沒說錯吧,這裡……”

望著一大片的庭院,竹丹心著實傻眼,這掃完也近黃昏了吧。

“怎麼,對我的分配有意見嗎?”冷傲笑了笑,竹丹心的任何表情,他都其名地覺得很有趣。

“當然有,我到底做了什麼,你要這樣整我?”竹丹心不服的道。

“做了什麼?”他抬起竹丹心的下嘿。“哈!不知為什麼,昨兒個夜裡有五個工人拉了一整晚的肚子呢。”

“那關我什麼事啊!”

“下人們吃了你做的點心。”

“哈……”不會吧!怎麼真的被吃掉了,唉!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他而拉肚子。

還好那特別巴豆只會害人拉個三天三夜,然後無力個七天七夜,之後就沒事了,對人體倒沒什麼害處,“怎麼,想起來了嗎?”他笑看著竹丹心的神情。

“我……那個……”看他一副明白的模樣,竹丹心就覺得火大,可礙於他有錯在先也不好發火。

竹丹心不滿的想,這件事大冰塊早就知道了吧!他還裝著一臉

不知情的模樣,讓人看了就有氣,根本是在玩他嘛!

“啊,對了,別忘了你說的栗子糕點,我倒是很想試試。”

‘你……”聞言,竹丹心簡直氣得七竅生煙,這樣他根本就不可能再出門,怎麼買特別巴豆讓他吃啊,可惡!

見他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冷傲又開口道:“如果你想買點特別的東西,可以叫下人去買,不過得先經過我同意才行。”

早明白他在想些什麼的冷傲笑了笑。

看他一臉算計,肯定知道他會再下藥,因此,竹丹心苦惱著,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整到他。

“我很期待你的點心哦!”說完,冷傲便同祿榮走了。

“你!大冰塊,可惡!”竹丹心緊握雙拳,怒不可遏的對天狂嘯。

從那日後,竹丹心就早上服侍冷冰、晚上服侍冷傲,從早忙到晚的他根本沒時間再去想下藥的事。

雖然不願,可為了自己先前說過的話,竹丹心還是不得不每天傲不同的糕點給冷傲吃,而冷冰將竹丹心當成娘後,就老是纏著他不放,總是在他身邊打轉。

這口晌午時分,冷冰見到正在掃著庭院的竹丹心便開心的跑了過去,而竹丹心正對青仔叨唸著。

“真是的,我只是個丫鬟耶!竟然要我做這做那,而且還吻我……”想及那晚,竹丹心臉上又浮現紅暈。青仔,你說大冰塊是不是故意整我啊!”

哼!一定是,死大冰塊,總有一天要他好看。

停在他肩上的青仔依舊點頭猛睡。

“娘。”冷冰甜甜地叫著、小手抱住正在打掃的竹丹心。

“冰兒。”早已習慣她的擁抱,他很自然的將她抱進懷中。

“娘,這鳥好可愛哦!”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青仔,看著竹丹心肩上的青仔,冷冰高興的撫模著它的羽毛,而睡著的青仔也由著她模。

“這是你第一次見到貓頭鷹青仔吧!想不想抱抱它?”

“原來它叫貓頭鷹,青仔,想,冰兒想抱抱它。”

竹丹心將肩上的青仔放到她的手上,竹丹心笑著解釋:“貓頭鷹是種鳥名,它的名字是青仔,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還是不習慣稱自己為冷冰的娘。

“原來是這樣,它的名字是青仔啊!好可愛的名字。”冷冰小心翼翼地將它抱在懷中。

“冰兒喜歡它嗎?”

“嗯,冰兒好喜歡青仔。”

“是嗎,等青仔生下小青仔時,我送你一隻如何?”

現在的青仔已懷有身孕,不適合再執行傳信任務,所以他才會將它留在身邊,也好照料它。

竹丹心從小就開始養青仔,早就將它視為朋友,青仔是‘竹苑’所有傳信鳥中最聰明的一隻,他對它可是疼愛有加。

“真的嗎?娘要送小青仔給冰兒,哇!謝謝娘。”她高興地在竹丹心的臉上親了一下。

“呵!不客氣。”不管怎麼看,冷冰都那麼可愛。

這時祿榮走了過來。

“祿管家。”見他走來,竹丹心福了福身。

“夫人,冰兒小姐好!”

咦?竹丹心看著他心存疑惑,難道是聽錯了嗎,怎麼剛剛好像聽到他叫了聲夫人?

“祿管家好。”冷冰乖巧叫著。

由於祿榮是看著冷傲長大的,在“冷軍府”中的身份相當特殊,每

蚌人對他都要敬上幾分,冷冰也不例外。

“冰兒小姐,我與夫人有事要談,你可以先到一旁玩嗎?”

冷冰看了看竹丹心,並不想離開。

“冰兒乖,你先抱青仔去一旁玩,我等會兒就來”竹丹心笑了笑,

安撫她。

“好。”

等她跑到一旁玩後,榮祿才開口:“夫人,你以後不需要再做打掃:之事。”他恭敬地說。

“夫人廣果然不是他的錯覺,竹丹心一臉疑惑地看著祿榮。“我又何時多了這麼個稱號了。”

今早老爺已告訴所有人,你將是他的夫人。”

接到通知,他們也都感到非常驚訝,沒想到冷傲竟會決定再娶,而且還是讓個丫鬟當正妻。

‘什麼!”聞言,竹丹心嚇了一跳,他站起身來,瞪大眼地望著祿榮。“我沒有聽錯吧?”

“沒、沒呀。”見她這麼大反應,祿榮也嚇了一大跳。

“哇,可惡的大冰塊,竟然……哎呀,太可惡了!”

竹丹心二話不說地就要跑出“玉冰軒”。

見狀,祿榮急忙喊道:”夫人,你要去哪兒?”

“我要去殺了那個大冰塊。”

“什麼?”聞言,祿榮也不知如何反應才好。

這時.見竹丹心要離去,冷冰走到祿榮的身邊。

“祿管家,娘怎麼了?她好像很生氣的樣子。”見到一臉怒氣的竹丹心,冷冰的小臉上充滿了疑惑。

“唉,沒什麼,只是夫人和老爺有些事設商量好。”祿榮連忙笑著安撫她。

宜奔人書房,竹丹心怒不可遏,他什麼都沒說就先抓著冷傲的衣襟,一臉想殺了他的神情。

“你這個可惡的大冰塊,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這麼一進來就沒頭沒腦地要他說,到底要說什麼呢?冷傲不解地望著他。

他也不管旁人的眼光,就這樣抓著他的前襟;兩人針鋒相對,氣氛一觸即發。

看兩人吵得不可開交,言翔羽趕忙打圓場。

“我說你們就別再吵了。言翔羽轉身來到竹丹心的面前。“丹心,我看就算了吧!”

“算了?不可能!”怒瞪著冷傲,他可不會這樣就饒了他。

看竹丹心不肯退讓,言翔羽轉而來到冷傲的身邊。

“表現點大人的風範,別再吵了。”

玲傲一臉不悅,低頭看著手上的公文.沒做回應。

看著兩人誰也不讓誰,唉!這兩個人真是一見面就吵,他這個和事佬做得真辛苦。

兩人就這樣僵持著,而快被這股冰冷氣息逼瘋的言翔羽站起身來。

“我看我也該回去了。”他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再待下去他就快凍成冰人了。

兩人都沒說話,一動也不動地瞪著對方。

見狀。官翔羽苦笑霍。”那我先走了,對了,冷傲,你該和丹心說那件事了吧!”

“恩。”

‘什麼,什麼事啊?”竹丹心一臉好奇的跑到盲翔羽的身邊、抓著他的手問。

“這件事我看還是由冷傲來說好丁。”望見一臉不悅的冷傲,言翔羽實在不想真的惹怒他。

“哼!我才不要聽他說,我喜歡聽翔羽說,反正大冰塊說出的話一定沒好話。”竹丹心諷刺的說。

“這……”哇!別再說了,今後他肯定不會好過了。言翔羽一臉緊張地轉頭看向冷傲。

一旁,聽見竹丹心的話,冷傲放下手上的卷宗,抬起頭來看著他

們兩人,那熾人的目光像是要燒灼人一般。

他故作神情自若地說:“是嗎?那我偏要說。”

“什麼?不要.我不要聽你說啦!”竹丹心孩子氣地趕忙搗住耳朵。

“你以為這樣就聽不見嗎,真是可笑。”看他那模樣,冷傲輕笑出聲。

“哼!要你管”

見兩人不再像先前那樣對立,言翔羽心想他是操心過頭了,這兩人根本只是小孩吵架,只有三分鐘的熱度。唉!他為什麼老是要替他們做沒有用的和事佬啊!真是自找麻煩。

“冷傲,你還是快說吧!不是後天就要出發了?”

冷傲故意走到竹丹心身邊,在他耳邊輕語:“你得和我到東北。”

“咦?”聞言.竹丹心放下搗住耳朵的手,瞪大眼說:“東、東北?”

見竹丹心的身體開始發抖,兩人不禁覺得奇怪。

“怎麼了,你還好嗎廣宵翔羽關心地問。

“那很冷……”竹丹心抬頭無力的道。

“是很冷,還下雪。官翔羽說。

“不要,我不去。”下雪,那不就更冷了?他驚恐的叫著。

聽見他這麼說,冷傲抓住了他的手。

“你不去也不行。”

他拼命搖頭.“我不要去,我說不去就是不去啦!”

“這可由不得你,這是決定好的事。”

“什麼決定好的事嘛,根本都是你一個人在決定,你都沒問我的意見,你這個不講道理的大冰塊”竹丹心不高興的大罵。

“我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別忘了,你是我的抵債品。”也不知他為何那麼反對,不過冷傲不想留他在冷軍府。

“抵債品、抵債品又怎樣?我會還錢給你,反正我不會去。”竹丹心激烈的反抗著。

“已經太晚了。”冷傲拿出契約給他看。“我們可是訂了約,反悔就賠償十倍的銀兩,如果你願意付,我也不反對。”

“你——反正我不會去。”

說完,竹丹心頭也不回的衝出了房間。

“真想不懂為何你這麼堅持要帶她去,而她又為何那麼反對去。”育翔羽一臉無奈地說。

“會帶他去當然有我的用意。”

“那是什麼用意呢?”言翔羽笑著說。

“到時你就會知道了。”

“是嗎……”

走在長廊上,竹丹心氣憤地邊走邊罵。

“什麼嘛呵惡的大冰塊,都沒問我的意見就亂作決定。”

走到“玉冰軒”,竹丹心看見正在盪鞦韆的冷冰,此時他突然靈機一動,裝著一臉無辜地跑到她身邊。

“冰兒。”

正與青仔玩的冷冰,見竹丹心眼眶虹紅的,又語帶哭音,緊張地趕緊由鞦韆上下來。

“娘,你怎麼了,怎麼哭了,不哭,冰兒疼。”她不捨地拭去他的淚。

這時,內心暗自高興的竹丹心心想詭計得逞了,嘿,果然這招真有效,哼,死大冰塊想要他去,想都別想。

他抱住冷冰的身子,可憐兮兮的說:“冰兒,我好可憐啊!”

“不哭不哭,娘,告訴冰兒誰欺負你,冰兒叫爹幫你報仇。”

冷冰也抱住竹丹心的頸子,像小大人一樣地拍拍他的背、安撫他。

“還、還不是你爹……”怎麼可以叫他,他就是罪魁禍首耶!

“爹?”冷冰瞪大眼看著竹丹心,一臉不解的說:“是爹欺負你啊!”

“沒錯,冰兒,你聽我說,大冰塊就會欺負我,他、他……”

“爹怎麼了?”

“他竟然叫我去東北,那地方又冷又下著雪,我才回來沒多久,他竟然就又要我離開,你說他是不是很可惡?”為了加重她對冷傲的壞印象,竹丹心只好加油添醋的說著他的壞話。

“爹要娘離開這裡,不,冰兒不要。”聞言,冷冰將他抱得死緊。好不容易才見到孃親,她怎可能讓她又離去。

“冰兒,你愛不愛娘?”

“嗯:冰兒最愛娘了。”她毫不遲疑的回答。

在未見到竹丹心之前冷冰不曾感受過孃親的溫暖,他出現之後對她百般呵護,雖然相處只有短短几個月,可是她對他已是完全依賴,要是沒了竹丹心,冷冰一定會像先前那樣發病。

“是嗎,如果冰兒真的愛我,那、那你去跟大冰塊說不要帶我去東北好嗎?”

見詭計就要得逞,他不禁露出勝利的微笑。

這下可好,有冷冰為他說情,看大冰塊怎麼威脅他去,竹丹心滿意的笑著。

正在他洋洋得意之際,一個人走了過來。

“冰兒,

聽見聲音,兩人轉頭看向聲音來源處。’見到來者是誰,竹丹心馬上加強淚水攻勢。見狀,冷冰氣蚊鼓釣跑到冷傲的面前。

“爹不要、不要讓娘離開冰兒啦!”她淚眼汪汪的哭道。

“怎麼?”才剛來就面對這種情形,讓冷傲有些模不著頭緒。

“不要讓娘去東北嘛!這樣冰兒會寂寞。”

聞言,冷傲才明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他是來和冷冰說明一下他們要出遠門的事,沒想到竹丹心競比他更早出手,而且看冷冰的表情像是他做了什麼壞事一樣,可見竹丹心講了不少他的壞話。

冷傲看著眼前的竹丹心,竹丹心不也服輸的望著他。

這時竹丹心做了個鬼臉,哼:要他去,想都不用想。

見狀,冷傲輕笑一聲,看到他如此有自信的模樣,他心想,這個小於為了不去東北,連冰兒都利用了,這下他非要他去不可。

冷傲蹲來。“冰兒,你誤會了,別聽你娘胡說”

“咦?”冷冰愣了下。

“我哪有胡說?”他哪是胡說啊襖丹心一臉憤怒的看著冷傲。

冷傲沒理會竹丹心的怒火,“我和你娘是要去玩。”

“玩?”

“嗯!冰兒也知道,這幾年爹都忙於軍事,現在有空了、好不容易你娘也回來,所以爹想趁這機會和他去遊玩。因為我沒有事先和他商量,所以他就生氣了。”他一臉邪笑地看著站於一旁的竹丹心。

“原來是這樣娘才會生氣啊:娘,不要生氣了。”她走到竹丹心的面前安撫著。

“冰兒,他說的是假的。”竹丹心反駁。

“唉!你就別再生氣了,沒事先跟你說是我不好,可是我也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啊: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反對,別生氣啦!”冷傲一把將竹丹心抱住,而後順勢在他臉上一吻。

“你……”竹丹心紅著臉又整又氣的說:“放、放手啦!”

這些日子來,為了讓冷冰的病早點好起來,竹丹心不得不配合冷傲無理的要求,而親親臉頰、抱抱身子已是家常便飯的事,但他還是不能習慣。

見兩人誤會似乎已解開,冷冰笑著撒嬌:“那冰兒也要去,可以

嗎?”

“不成,你的身體雖然不像先前那樣常生病,但那裡冰天雪地,不

適合你去,而且我和你娘可是要培養感情的,你想去當大布偶嗎?”他

疼愛地模了模她的頭。

要是能,他也想帶她一塊兒去,可這次他是為了任務而去,那裡

又冷得要命,以她的身體狀況絕對受不了。

“是嗎,那冰兒不去了,冰兒不要當大布偶。”

“那你要乖乖待在家裡哦!”

“嗯:冰兒會乖乖的”

“到時爹會買冰兒最喜歡的布女圭女圭給你。“哇!好啊,冰兒最愛布

女圭女圭了,謝謝爹。”她高興的抱著冷傲。

這……這大冰塊說謊都不用打草稿的,竟然可以編出個這麼一

蚌爛理由來,哇:冰兒千萬別被他騙了。見冷冰似乎是相信了,竹丹心趕緊上前。

“冰兒你不要……”竹丹,b簡直氣壞了,他已經夠會裝丁,沒想到冷傲競比他還要會裝。

竹丹心的話未說完,冷冰就高興的抱著他說:“娘就和爹去玩吧!冰兒不要緊。”

‘什麼?不是這樣。”

“冰兒會乖乖等娘回來。”

見她完全相信冷傲的話,竹丹心知大勢已去,他怒瞪著冷傲。

“天色不早了,你先回房睡吧!我和你娘還有事要談,”

“好。”說完,冷冰便高興的跑回房。

冷冰走後,兩人的氣氛馬上變得僵硬,冷傲抓著想離去的竹丹心。

“放手,好痛!”他扳著緊捉住他手腕的手指。

“哼咻竟然連冰兒都利用。”冷傲沒有放鬆,反而加重力量。

“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要我配合你騙冰兒我也做了,為何你要這樣對我?”

這時,竹丹心忍不住心中的委屈、落下了淚。

“你……”見他落淚,不知怎麼地,冷傲的心中浮現不捨的感覺,他改而捉住他的手,溫柔地拭去他臉上的淚珠。

“走開,我不用你假惺惺。”竹丹心打掉他為自己拭淚的手。

嘆口氣.冷傲心軟地撫了撫他的頭,低聲道;‘你這麼不想去嗎,為了什麼原因可以告訴我嗎?”

“我……”本想說出原因,可是看著他,竹丹心就想起他的惡行,“我不要你的同情,我會去的,就算會冷死我也會去。”

說完竹丹心使甩開他的手跑走了,冷傲則只是站在原處望著他漸遠的身影。

“你是非去不可”他無奈的自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