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清晨時分——雞初啼,“冷軍府”上下的僕役們都忙著。

竹丹心坐在大廳上,眼眶泛紅、像是哭過般,下人們也不敢多問什麼,只是匆匆走過他的身邊。

‘決人。”這時,祿榮來到竹丹心的面前叫了聲。

竹丹心沒有回應,只是呆呆地看著地上。

“夫人。”這回祿榮放大聲量。

“唉!”聽見有人在叫他,竹丹心這才回過神來,有些茫然的看著他“啊!

祿管家……”

“夫人,你還好吧?”見竹丹心魂不守舍的模樣,祿榮關心的問。

“沒、沒什麼。”

“是嗎。”看他不想說,祿榮也不好再問下去。“夫人,該準備出發

了。

“好。”

他習一站起來,一個重心不穩竟倒了下去.幸好冷傲眼明手快地將他一把抱住,不然他肯定跌趴在地上。

“謝、謝謝你。”還以為是祿榮救丁自己,竹丹心趕緊道謝。

“你還好吧廣冷傲關心的問。

看見抱住自己的人是誰時,竹丹心像見到瘟神般,馬上伸手將他推開。

“我沒事,不需要你的關心。”還無法站穩的他,用手抵著小桌子、

支著自己。

“你……”見他一臉倔強,冷傲不禁有些火大。

竹丹心不理會他的怒意,只是對一旁的祿榮說:‘祿管家,你可以

扶我一下嗎?”,真要他自己走到門外根本不可能,所以只好拜託人攙

扶他,但是他絕對不讓冷傲碰他。

“這……”祿榮一臉為難。

望著彼此,平常他們最多也只是鬥鬥嘴而已,沒想到昨天的事竟

會將氣氛弄得如此僵,望著冷傲,竹丹心可以感受出他的不悅。冷哼

了一聲,冷傲不悅地轉身離去。見狀,祿榮不安的喊:“老爺!”

“祿管家,不好意思,可以扶我出門嗎?”

“啊!好的,夫人。”

見他一臉想哭的表情,祿榮也不敢再說什麼,趕緊扶著他出了大門,門外已有數名將領等候著。

祿榮將竹丹心扶上馬車。

這時冷傲走到他的身旁,望了他一眼。

“到東北前給我換上男裝。”說完後,冷傲便離開了。

“換男裝?”竹丹心重複了一遍他的話.而後低頭看著一旁的衣服,輕笑了一聲。“我不會讓你如意的。”

不久後,大批的人馬出了城門,往東北前進。

夜幕低垂,空氣中透著一股不平常的氣息,一道道人影在白雪紛飛的樹林裡晃動。

有二個戴著面具的人站於一塊石頭上,似乎在等人。

這時,十幾個人影蜂擁而來,這十兒人奔至戴著面具的二人面前,便恭敬地跪在地上。

“祭司。”來者恭敬的叫著。

“事情辦得如何了?”被稱為祭司身邊的小孩開口,

“再不久就能到手了。”其中一位回答說。

“是嗎?”

“不過……”那人遲疑了下。

“別吞吞吐吐,有話就說。”雖然只是個小孩子,可是說起話來卻相當有威風。

“是,似乎有人感覺到了。”那人趕緊說。

“哦!知道他們派誰來查嗎?”

“目前還不清楚。”

“那就快查,叫密探自己小心點,要是事蹟敗露,就叫他以死謝罪。”

說完後,那群人便離開了,只留下戴面具的兩人。

“那人不會自裁。”被喚為祭司的人以相當有磁性的聲音說。

“是的祭司,那個密探是個貪生怕死之徒。”小孩恭敬的回答。

看著雪,祭司伸手接著飄雪。

“組織不需要這種人。”

“是。”

經過漫長的路途,冷傲帶領的軍隊終於來到冰天雪地的東北邊界。

一路上,竹丹心沒有說任何話,只是靜靜地待在車內。就算冷傲抽空來看他,他也總是將他拒在簾外。

找好營地駐紮下來、整頓好後,冷傲來到竹丹心的帳包內。

他一走進帳包,只見竹丹心用厚厚的棉被將自己包得密不通風。

靠近床邊,他輕聲叫著他。

“丹心,你還好嗎,”

這一路行來,他都未再和他說話,出門時鬧得那麼僵,都過這麼久了,他還在生氣嗎?

竹丹心沒有回答他。

“還在生氣嗎?都來到這裡了,還在鬧脾氣,快起來吃點東西,聽隨從說,你已經好些日子都吃得很少。”

才剛整頓好,冷傲就聽見隨從們好奇的談論著竹丹心,這個難得出現在全是男人的軍隊中.唯一的“女人”。

早叫他換回男裝,可他卻為了跟自己鬥氣,不肯換下女裝.一路上,冷傲已被將領們好奇的目光與疑惑的問題燠死了,而竹丹心可好,他就只待在車內,把所有的問題都丟給他。

見竹丹心躺在床上,還是不肯說話,冷傲有些生氣的拉扯著棉被。

“起來,我都這樣求你了,你到底還要怎麼樣?”

“不、不要……”竹丹心有氣無力的說。

“喂!你怎麼了?”聽見他的聲音,冷傲著實嚇了一跳.沒想到他這麼虛弱。

彼不得他是不是還在氣自己,冷傲強扯下他的被子。不看還好,一看只見竹丹心滿臉通紅、臉色發白、唇邊帶紫。

“不要理我。”竹丹心虛弱地拉著已被掀開大半的棉被。

“你怎麼了?”冷傲緊張地抱住他的身子,將被子重新盞回他身-亡,而後用手觸模著他的額頭。“怎麼這麼燙,生病了也不說?”

他實在很生氣,為何竹丹心要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

“走開,別碰我,你這個大冰塊……”天冷加上發燒的關係,竹丹心委屈地哭得如淚人兒一樣。

“別哭。”見他哭得梨花帶淚,他不禁心疼。

“我恨你,為何要我來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我……我很怕冷啊便他冷得牙齒打顫,全身也不停的顫抖著。

“什麼?”緊抱著他的身子好為他取暖,冷傲這下才知道原來竹丹心死都不肯來是因為他很怕冷。“你真傻,為何不早說呢?”

“你、你這大冰塊根本不聽我說……”

竹丹心說著說著,因為忍受不了天寒地凍的天氣而昏了過去。

“可惡……有人在外面嗎?”

帳外的小兵馬上跑了進來。

“是,冷將軍有何吩咐。”

“快傳軍醫來。”

接到命令,小兵不一會兒之後便帶了軍醫過來,在軍醫的詳細診察後,寫了張藥單。

“這些藥用三碗水煮成一碗。”

小兵接過藥單後便離去,軍醫轉身來到坐在一旁的冷傲面前。

“怎麼樣?”冷傲緊張的問。

“冷將軍請放心.他只是受了寒,加上心中鬱氣不散才會如此,只要放鬆心情,吃上兒服藥就成了。”軍醫見他如此緊張便笑了笑,要他寬心。

“是嗎?那就好。”聽完,冷傲這才鬆了口氣。

“那小的先下去了。”

“嗯。”

等他走後,冷傲來到床邊,伸手撫模著竹丹心的額。

“都病成這樣了,你還這麼倔強。”對他的行為,冷傲真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望著竹丹心發白的臉,他心疼地說:“這麼怕冷嗎?’

在竹丹心的唇上輕觸一下後,冷傲離開了帳包。

稍晚才來的言翔羽一下馬便聽說竹丹心病倒了,他二話不說地就來到竹丹心的帳包。

一進去,他便見到正在喝藥的竹丹心,他趕緊上前關心。

“丹心,還好吧?”

“啊!”正在服藥的竹丹心一見言翔羽到來,馬上將藥碗丟給一旁的小兵。

“翔羽。”

他高興地想起身,卻被官翔羽制止。

“別起身,看你臉還這麼紅,染了風寒了?還燙著呢。”他模了模竹丹心略燙的額頭。

“嗯!沒法子,我的身體就是這樣。”竹丹心喘著氣,雖然言翔羽不讓他起身,但他還是勉強坐起身來。

“怎麼,難道你不願來東北是這原因?”聽他這麼說,言翔羽才明白,原來竹丹心是怕冷而不願來此。

竹丹心點點頭,將身體依偎在盲翔羽的胸膛。

沒錯,從小我就怕冷,有次爹帶我到下著雪的地方,結果我因為受不了寒冷而病了大半年,從此爹就不敢帶我來這種地方了。”竹丹心回憶著小時候之事,那時他差點沒了命。

“為何不早說呢?”

“嘔氣加倔強羅!”說著,竹丹心淡然一笑。

“何苦呢,要是你把這事說了,冷傲絕對不會逼你來此。翔羽伸手為她將被子拉好。

“我自討苦吃嘛!”

“真是,都病成這樣了還開玩笑,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你要冷傲拿什麼賠給你爹?”言翔羽溫柔的撫了撫竹丹心柔軟的髮絲。

“我爹可能會哭上好一陣子吧。”望著遠方,竹丹心說得很淡然,可是他的內心卻感到憂傷。

“怎麼了?”看著表情憂鬱的竹丹心,言翔羽想起了那個也有著這種傷心眼神的紙深晴。

那哀怨的眼神就好像從前的紙深晴,言翔羽加重力量抱住竹丹心,心底有種說不出的心疼,但這並不是愛情,而是友情。

“對爹來說,我們這些孩子只是抵債品嗎?”竹丹心的內心一直對此事存疑,講到這裡,他的眼淚不禁落了下來,他用手環抱住闢翔羽的腰。

“丹心。”言翔羽拭去她的淚。

他只知道“君子園”中所出之人皆為上品,可是對園中的詳細情形他並不瞭解,更不用說是園主與他們如何相處了,他唯一知道的是,園主所有的孩子全是他收養回來的孤兒。

“對不起,跟你抱怨這些,可能是我病了的關係吧,才會這麼多話,真是不好意思。”竹丹心很少與外人說君於園之事,可是沒想到竟會對言翔羽說,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

“別這麼說,你肯和我談,表示你當我是朋友不是嗎?”

“嗯,除了似炎之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竹丹心誠心地道。

言翔羽看了下窗外的天色。

“時候不早了,我也該走了,你還病著,記得要多休息。”

“嗯。”

為竹丹心蓋好被子後,言翔羽便離開了帳包,白雪紛飛,黑夜籠罩了大地。

冷傲的來臨,為已顯敗勢的邊界防守帶來了精銳部隊與充足的草糧,所以軍中將領們為了迎接他而擺了筵席。

坐於卜座的冷傲飲著酒、聽著其他將領的奉承之詞。

“真是太好了。只要將軍一來,這場仗一定打贏。”

“就是說啊!冷將軍可是有全勝將軍的封號呢。”

大夥兒你一眼我一語的說著。

可一旁的邊界將領關士策卻冷眼旁觀地看著人稱不敗戰神的冷傲。

從竹丹心那裡過來的言翔羽,看著喝得酪酊大酢的大夥兒不由得搖頭.他走到一臉不高興的冷傲身邊,二話不說的坐了下來、拿起一杯烈酒便飲了一口。

“你不是早就來了,為何這時才出現屍冷傲一飲而盡杯中物。

“你好像不關心你的夫人啊!”盲翔羽嘲諷的說。

“你什麼意思廣冷傲不解他為何要如此說。

“你倒好,在這裡飲酒作樂,丟她一人在房中病著,你知不知道,你強行要她來東北,差點要了她的命。”

“他和你說了什麼屍知道他由竹丹心口中(暑到一些消息,冷傲內心雖緊張,可表面上卻故作輕鬆的問。

自翔羽看他如此,不由得想逗弄他一下。

“怎麼,想知道嗎?”

“不說也無所謂。”知道他在戲弄自己,冷傲不想被耍。

“你還真是冷得可以,難怪丹心叫你大冰塊,真是—點也不為過。”這下官翔羽可真佩服竹丹心的先見之明瞭。

“出言侮辱將軍可是要判軍法的。”冷傲又喝了口酒,不在意地笑說。

“我不隸屬於你吧!”

“是沒錯,可是現在在這兒你說誰是主子呢?”

,(你威脅我。·言翔羽為冷傲倒了杯酒,:算了,不玩了,每次你都:這麼冷靜,真想看一次你慌張的樣子,不弔你胃口了,你知道她怕冷嗎?”

“知道。”要不是竹丹心病得迷糊了,無意問說出這件事,可能他現在還不知道吧廣我之前不知道他很怕冷,要是早知道,我也不會強要他來。”

“還說呢,你這行為差點要了她的命你知不知道?言翔羽將從竹丹心那裡聽見的話告訴冷傲。

“是這樣啊!”聽完後冷傲非常自責,想到差點就害竹丹心送命,他不知為何感到不安。

“你們兩個人都倔,要是能各讓一步不是很好嗎?也不會摘成現在這種局面。”

冷傲低頭沉思了一下。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什麼事?”

‘雪狐之衣。”

“什麼?”言翔羽大叫,引得所有人全看向他。

這時.一個喝酢的將軍跌跌擅撞的走了過來。

將領叫得那麼大聲是怎麼了?來一杯吧。”那人醉言醉語地舉起手中的酒瓶要育翔羽喝。

‘壞,設什麼,你喝就好。”

言翔羽的話剛說完,那人就醉得倒地不起了。

兩人望著將士們醉的醉、倒的倒,內心感嘆著,這怎麼打得贏敵人呢?要是敵軍現在攻來,他們肯定立刻輸。

“唉!這樣真的能贏嗎?”言翔羽不禁嘆息。

“贏不贏在於我不是嗎?”冷傲非常自信的說。

“是啊!差點忘了皇上的不敗將軍。”

“別說笑了。”冷傲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幫不幫?”

“幫,怎麼會不幫呢,不過你號稱大冰塊,何需那保暖禦寒之物,該不會……”言翔羽語帶保留的說。

“別猜了,就是你所想的。”

“是嗎,沒想到你還挺有心的嘛嗔是難得,記得你對琴絲也沒那麼好過。”

他月兌口而出的話讓冷傲臉色大變。

“別在我面前提她。”冷傲怒吼道。

“對不起。”真是糊塗,他竟然在冷傲的面前提起那個女人。言翔羽連忙出聲道歉。

冷傲沒再開口,只是起身走了出去。

夜幕低垂,沉沉的黑暗籠罩著大地。此時,一道白色身影飛奔著,來到冷傲駐守的營區中,在其中一個帳包的停下。

著白色衣服的神秘人發出一種特殊的聲音,帳包內的人不久後便走了出來。

“怎麼,有事?”帳包內的人悄聲問道。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而後鎖著來人入帳。

“組織接獲密報,已有人被派來查此事,你要小心點,如果洩密,你就以死謝罪。”來人恭敬的說。

“知道了,是否知道派何人來查此事?”

“不知,組織要你查明。”

“難道會是他?”這時,他回想起前幾天才來的冷傲。

“你懷疑何人?”

“冷傲,他才從京師前來,說是為了鎮壓邊界的入侵民族,可這等

事應該不需要用到他才對。”

“要是他,那可就麻煩了。”。請組織再派人手給我。”

“怎麼,又死了?”

“不知怎麼地,他們就是無法突破最後那道關卡。”

“小的會請示上級派人支援,祭司要你暫時先不要輕舉妄動。”

“知道了。”

那人走後,帳內之人陰沉地笑道:“以死謝罪,哈!你以為我會乖乖聽話嗎?

我可不想英年早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