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自從生病後,竹丹心就一直待在帳內、沒出過帳包一步,因此他成了將土們茶餘飯後的聊天對象。大夥兒對他的好奇可說是與日俱增,他們有時還會有意無意的在他的帳包外走走看看。

大家雖然很想問冷傲帳內之人是誰,為何如此嬌貴?可礙於身份、不敢造次。

離開軍中數日,育翔羽終於回來,他揹著個包袱來到冷傲的帳包。

“我回來了。”他輕快地道。

正在觀看軍力分佈圖的冷傲聽見他的聲音後習·抬起頭來。

“事情辦好了?”

“當然。言翔羽將包袱丟到冷傲的桌上,得意地笑著說:“哪,這是你要的東西。”

冷傲並沒有動,只是看著包袱。

“你這麼相信我啊,看都不看。”言翔羽倒了杯酒、喝了一口,以去寒意。

“不用了。”

“是嗎?”他疑惑地看著冷傲。

本以為他會高興的收下,沒到過了好一會兒,冷傲卻一點動靜也沒。

“快送去給丹心啊!”

“你進去就可以了。”

‘什麼?”言翔羽瞪大眼看著他要他做苦力也就算了,怎麼連送東西這種事都要他去,這太離譜了吧?“我去?”

‘他不願見我。”冷傲去過好兒回了,可竹丹心總是將他拒於帳外,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不會吧,這麼久了,丹心還在生氣?言翔羽歪著頭,不解的說:“丹心不像是那麼小氣的人,可見她真的很討厭你。”

聽見這話,冷傲也明白竹丹心對他的恨。

“這事就麻煩你了。”冷傲指了指桌上的包袱。

“唉!你們到底要僵持多久呢?你也知道外頭那些人把丹心傳成怎樣吧,有人說她是你的情婦,有人說她是你的奴僕,更慘的是有人說她是妓女,你也不處理一下,要是讓丹心聽見,你們肯定又有得吵。”

“我會考慮。”冷傲低頭、心不在焉地看著桌上的圖。

“是哦!”言翔羽有些無奈,事情都這樣了他還要考慮,冷傲是不是腦袋壞丁?“算了,我要去看丹心了,”

說完,育翔羽就帶著那個包袱走了。

“好苦。”正在與湯藥苦戰的竹丹心皺眉大喊。

言翔羽來到竹丹心的帳包,聽見她這麼說便迅速的走到她身邊。

“丹心.怎麼了?”言翔羽擔心地問。

“翔羽,你回來啦!”竹丹心高興的笑著,“就這藥嘛!好苦哦!”

聽到竹丹心這麼說,言翔羽不禁失笑。“什麼啊!頂來是湯藥,還以為你怎麼愁眉苦臉,你沒聽過良藥苦口嗎曠

“還說呢,都吃了好些時候了,病就是不好。”

“別忘了,你小時候可是病了大半年呢,怎麼可能這麼快好”

“可惡的大冰塊,我好了之後絕對要他好看。”竹丹心生氣的怒罵。

“好了,別生氣了,這給你。”

闢翔羽將包袱中的雪白衣裳取出。

“哇!好美。”竹丹心看到眼前這件白如雪的衣服不禁呆了。

全白的毛色、不摻任何雜色。

“來,快穿上。這很保暖哦,保證讓你的病好得更快”

“好。”

竹丹心高興的拿起衣服,到屏風後頭將衣服換上,之後他走了出桌

言翔羽一見不禁驚歎,真美,這件衣服如同為她而存在,雪白的衣服配上她白裡透紅的膚色.就如同雪地裡的雪狐般。

“哇,翔羽,真的好暖。這樣一點都不覺得冷了,謝謝你。”竹丹心高興的上前抱住他。

“暖和就好,可是……”

“什麼?”也不知為何,穿上這件衣服後,竹丹心便不再感到那麼冷了,彷彿連病都好了大半。

“你不該謝我.你該謝的是冷傲。”他雖然出了力,可是卻是冷傲託他做這件事的,他不想居功。

“大冰塊?’

怎麼會呢,那個冷冰冰的人竟會想到為他做衣服?竹丹心不禁疑惑,難道這是硬逼他來此的補償嗎?

哼!冷傲以為這樣就能收買他嗎?想都不要想。

“嗯!記得要謝他。”

“要我謝他?我不要哦會病也是因為他的關係,為何要我謝他?不要。”他才不會這麼輕易就饒了冷傲呢。’

“別耍小孩子脾氣了,別忘了,是你沒說怕冷在先的。”

“可是……”竹丹心皺著眉。沒錯,是他沒說清楚,可是冷傲也沒問他的意見就做了決定啊!

“等你身體好點,記得要去謝謝他。”

‘好啦廣

雖然很不甘願,可是冷傲確實是幫了自己的忙.要不再這樣下去,他肯定非冷死不可。

“這才乖。”言翔羽笑了笑,竹丹心雖然很小孩子氣,不過倒不是那種不辨是非的人。

白雪遍佈大地,一片銀白的景象。

竹丹心走出帳包,在地上留下了清晰的足印.他的出現讓士兵們不由自主地的駐足圍觀。他們不只是因為好奇,更是由於軍旅生活中難得見到女人,而且是如此美麗的女人,所以當然不免多瞧兒眼。

竹丹心走到冷傲的帳包前停下,猶豫著要不要進入,而在帳外徘徊著一旁的士兵望著這位美人,當然是出了神。

好一會兒後,那士兵才回神、開口問道:”姑娘,你還要等多久呢?天氣很冷呢!”

“啊?”還在猶豫的竹丹心抬起頭來望著他著說:“你可以喚我丹心,可以讓我再想想嗎?”

“你還要想多久廣逮到機會,士兵當然是多跟她說幾句話,

“不知道,”說完,竹丹心在帳前來回走著,時間逐漸過去,竹丹心還是沒勇氣進去,這時天空落下了白雪。

“丹心姑娘,下雪了,你要不要進去等?”士兵看雪愈下愈大,怕一個姑娘家受不了。

“咦?”竹丹心這才知道下雪了。他伸手接住白雪,望著緩緩落下的雪,他忘我的注視著。“原來雪這麼美。”

小時候因寒冷而生病後,他就沒再見過飄雪的景象.沒想到雪原來是這麼美。

竹丹心看了好一會兒,仍沒入帳的跡象,士兵見雪愈下愈大,不禁又開口:“丹心姑娘,還是進帳內再說吧!天會愈來愈冷。”

“可是……”竹丹心擔心要是見著冷傲他不知該說些什麼。

“丹心姑娘毋需擔憂,冷將軍並不在帳內。”士兵看出她的為難,心想讓她進入應該無妨。再怎麼說,她也是冷傲帶來的人。

“耶?”竹丹心鬆了口氣,“他不在嗎?’

“是的,冷將軍和其他將領們在另一個帳包討論作戰事宜。”

“這樣啊,那我去找他。”反正遲早都要謝謝他,早點說比較好不用一直放在心裡頭想。

“咦?可是……”

竹丹心沒等那士兵說完便離開了。

已三天三夜沒閤眼的將領們皆苦思著如何對抗外族的侵略。交手三回,冷傲雖沒輸,可他也沒想到敵軍竟然如此難攻陷,好像事先就知道他的戰略佈局一樣。

正在大夥兒情緒陷入低潮之際,一道聲音喚醒了大家的神智。

“大冰……”

竹丹心話說到一半就有了回去,理由無它,因為大家都瞪大眼著這不速之客。

他看著在場的所有人,知道大夥兒交頭接耳的正議論著他。

冷傲望著他一身雪白.像雪中的狐仙,真的好美。他想竹丹心的病應該是好得差不多了才是,不然不可能這麼有元氣,這讓他相當高興。

可是,就算高興,這裡也還是軍事重地,他這樣隨意進入可是嬰判軍法的,帳外那些士兵怎會如此輕易的讓竹丹心進入呢?

“過來。”等他走近自己的身邊,冷傲低聲問:

“找我有事?”

“對啊便竹丹心看了看那些長得凶神惡煞的將領。“哇,當將軍的就應該長得像這樣才對嘛!”

“什麼?”冷傲不解其意。

“哪有人像你當將軍還長得這麼俊的。”竹丹心非常正經的說。

“那還是我的錯羅!這話真讓冷傲有些哭笑不得,難道自己生成這樣也礙著他了。“你來該不會是為了說這個吧!”

“嗯,是……謝……”竹丹心愈講愈小聲。

‘什麼?我沒聽見。”他聽不清竹丹心說的話。

“我說,謝謝你送我這件衣裳啦,”

竹丹心這聲大喊,讓在場的所有人不約而同地看向他。

這一喊連冷傲都被嚇了一跳,“是嗎?”

“我要說的都說完了,你們繼續吧!”他露出招牌笑容看著所有人。

他要離開時,冷傲叫住他。

“等等,你就在一旁站著。”

“咦?可是軍事我又不懂,要我站在一旁做什麼?”

“別多嘴,站著就是了。”

‘好啦!”竹丹心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了一聲。

大夥兒望著他們,雖然很想問兩人的關係,可是礙於身份與場合,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時間飛逝,一轉眼已近午夜,眾人討論了很久,可是始終討論不出方法,站在一旁的竹丹心腳痠得苦著一張臉。

“大冰塊,你還要時論多久啊哦的腳好酸呢”他小聲的在冷傲的耳邊低語。

“還有個地方還沒時論出要如何攻擊防守。”

“哪兒啊?”竹丹心好奇的問。

“這地方有個天然屏障,勢高地險,是個相當好的戰略位置,敵人只要守在上方,我方就無法攻破他們的防守,要是無法突破這防線就無法讓他們投降”冷傲指著桌上的軍事圖講解著。

“哦……咦?”望著軍事圖,竹丹心有種熱悉的感覺,他在哪裡見過呢?思索了一下,他才想起,這不是青仔之前給他的情報中的一部分嗎?,對了,就是那個嘛。”

“怎麼了。”

“這個地方我見過哦!”

“見過?”

“嗯,這裡是天洫山,雖然是座非常好的軍事要塞,可是它有個弱點哦!”

聽他這麼一說,所有人不禁都望向他,只有冷傲還是如一如既往、並不詫異。

“弱點?”

“對啊!天洫山是個終年結冰的地方,不過它的右側有個極少人知的天然洞穴可以直通至山頂,不過從那裡進入也有危險,因為一次無法進入太多人,所以只要被敵方發現就完了。”竹丹心講得頭頭是道,這都要感謝“竹苑”的情報。

‘什麼!”在場所有人無不驚異,連他們的探子都查不出有這麼個地方,這女子怎會知道這麼隱秘的地方?

眾人不禁開始懷疑這女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會如此瞭解此地的地勢,一旁的關士策更開始疑惑這女子的身份來歷。

“請問冷將軍,這女子是何身份,為何如此瞭解軍情?”關士策暗有所指的說。

“他是……”這可問倒冷傲了,要用何種身份為竹丹心掩飾呢?

正當他還在思索時,竹丹心笑著說:“這位是關士策關將軍吧!小女子名叫丹心,在此給你請安了。”

他走到關士策的面前福了福身子。

“丹心姑娘,不知道你與冷大將軍是何關係?”關士策也站起身來,恭敬的回禮。

“關係嗎?”竹丹心笑了笑,看了一下冷傲,“很複雜,可是也很簡單。”

“哦,那還請賜教。”好個竹丹心,既不明說也不是不說。聰明的女人,真是令人厭惡。

“我是冷將軍的秘密軍師。”竹丹心笑看著一臉錯愕的冷傲。

哼!一直是他在決定他的身份,這下他要讓冷傲也感受他的心情,竹丹心暗喜的看著他的反應。

這個回答讓冷傲有些亂了陣腳,他實在沒想到竹丹心會自稱是他的軍師,不過,想想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不會有人懷疑這個身份。

“什麼?”

此話一出,所有人無不驚愕,沒想到冷傲竟會讓個女人當軍師,他們不約而同的望向冷傲。

這時,一位謀士站起身來,走向竹丹心。

“在下魯沌,是前將軍的謀士。”魯沌打量了竹丹心一番後意有所指的笑道:“難怪冷大將軍如此優待你,真是好生嬌貴啊!”

竹丹心怎會不明瞭他所指何事,看他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樣、令人討厭。

“哦!原來您是將軍的謀士啊!丹心真是遲鈍,竟看不出來。”竹丹心加重語氣地調侃他。

聽到竹丹心的話,所有人不禁竊笑。好個竹丹心,說話不帶髒字,說得魯沌這個牙尖嘴利之人也招架不住,眾人不由得佩服起來。

魯沌氣得七竅生煙,好個黃毛丫頭,競在眾人面前讓他下不了台。可他也不是省汕的燈,他皮笑肉不笑地說:“是嗎,那我真該改進才是。”

“不,您別這樣說,是我太氣魯沌,才會看不出來。”竹丹心說著還不忘給個回馬槍。

竹丹心的這段話聽得魯沌臉都綠了,好個小丫頭,好個冷傲的軍師,竟然拐彎抹角地說他鈍,好樣的,總有一天他會要她好看。

“真不愧是冷大將軍的軍師,口才真是好啊。”關士策打著圓場。

“那可不。”竹丹心笑了笑,眼前之人讓他感到有些不安。

“以後他將參與所有的軍事討論,眾將領有何意見?”冷傲對著眾人說。

在場的人怎麼敢有意見,他剛剛的表現讓他們驚訝,連軍中都無

法探查出的事他都能知道,可見他不是簡單人物。

大夥兒互看一眼後,便異口同聲的說:“沒有。”

“我會派人去查探這個洞穴,就此散會。等所有人走後,冷傲看

著竹丹心。

“你為何一直看著我屍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竹丹心開口問。

“真像雪狐。”這一身衣裳真的很適合竹丹心,顯出他聰明、狡猾、

懂得利用人性的個性。

竹丹心不解地看著冷傲。“大冰塊,你到底想說什麼?”

“設什麼。”冷傲輕笑著。“你到是挺會給我製造麻煩的,竟然敢:胡扯,說是我的軍師。”

“這叫以牙還牙羅!再說,難道我不夠資格嗎?”竹丹心自豪的笑了笑。

“這倒也是,你能知道我們所不知的洞穴,看來你是有兩下子。”要不然他也不會硬要他來。

“那可不,可不是我在自誇,如果我自稱第二,絕沒人敢認第一,你遇到我算是燒了八輩子的好香。”

他靠近冷傲的臉笑著說,這時兩人四目相對,氣氛頓時有些詭譎,這讓竹丹心羞紅了臉,這時言翔羽正好走了進來。

“聽說你想到如何突破那天然屏障了。言翔羽坐了下來、倒杯茶喝了一口。見竹丹心臉色發紅,他關心的模了模他的頭。“怎麼,你的病還沒好嗎?

“臉這麼紅”

“沒、沒有,我沒事。”竹丹心的臉更紅了,他揮著手,實在沒想到才望著冷傲的臉龐就讓他心跳不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狀,冷傲有點不高興的說:‘丹心,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先下去。”

“好。”

說完,竹丹心便離開了。

他走後言翔羽調侃地說:“別一副想殺人的樣子。”

“別隨便碰我的人。”

“我有沒有聽錯,你的人?”言翔羽笑得更加詭異了。

“別扯到其他事,你的事辦得如何?”

“唉,也不知是怎麼了,竟然沒了動靜。”言翔羽嘆口氣,無奈的說。

“敵暗我明還是引不出那些人嗎?”

“嗯懷過我倒是查到那個出賣軍情的人是誰,你猜會是誰呢?言翔羽語帶保留的笑說。

‘你這大內密探說會是誰呢廣冷傲淡淡地笑了笑。

看他一臉知道的模樣,言翔羽無趣的說:“你早知道了,又何必我說呢?”

“看來我的丁作比你順利多子。”

“是啊,我哪像你有個這麼好的軍師坐鎮。”此時言翔羽才想通一些事。“這下我可明白了,原來你硬要丹心來是為了這個原因吧!竹苑是個優秀的情報組織。”

“你倒是不笨嘛廣冷傲飲了口茶。“當初祿管家將丹心帶來時,我也感到意外,知道他姓竹時我就知道了,君子園一向出人才,可是能夠將四君子當成抵債品的人並不多。”

“你早就想過了吧!才會和園主打賭,就算不是四君子,其他人也都是上品。”他望著冷傲,以他的性格,雖不會佔人便宜,可也不會吃虧。“這十萬兩你可是花得很值得呢。”

“物超所值。”冷傲得意的笑著。

“對了,你應該會親自去勘察地形吧,打算何時動身?”

“過幾天。”

“要我一塊兒去嗎?”

“你坐鎮,防著那人。”

“沒問題。”

入夜後,三道人影飛快進人魯沌的帳內。

“魯大人。”三人恭敬地道。

“你們是來支援的?”怎麼組織派來的人愈來愈少,而且還派個女人來?才被竹丹心颳了一頓,魯沌真是氣在心頭無處發。

“是的,魯大人。”其中一人道。

“這次的任務你們應該明瞭,我們要取得的東西在天洫山東邊的冰層裡,裡頭有個相當奇特的機關一直無法開啟,而最近有人盯著我、讓我無法分身,所以由巧匠帶領你們去,你們可以走了。”

他可不是笨蛋.在他長時間的觀察下,他知道冷傲與言翔羽無非是想逼他現身,現在他只要一動,他們一定會知道是誰盜取了寶物,他可不想這麼早死,“是。”

語畢,三人馬上離開帳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