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黑夜時分,某個人在雪地L放出了手中的三隻信鴿,隨後消失在暗夜裡。

竹丹心坐於樹下賞雪,想著他前些天為何面對冷傲時會臉紅心跳,忽然見三隻信鴿由營中飛出,感到奇怪之際,青仔正好飛了過來。

竹丹心馬上拿出笛子吹奏,只見青仃奮勇的打下兩隻信鴿,最後一隻讓它飛走了。

青仔飛來停在竹丹心的肩上。

“謝謝你,青仔。”

青仔高興的叫了一聲,們-丹心走過去將那兩隻倌鴿抓起。

“青仔,你怎麼來了。”看著它扁下去的肚子,他高興的說:“你生完小青仔啦唁們一定和你一樣可愛,”

他在青仔的臉頰旁親了口,而青仔也高興的啄了他一下。

“咦!你才剛生完,怎麼就來這冰天雪地的地方,這樣對身體不好的,你應該多多休息的嘛!還是你找我有事?”竹丹心關心地說。

青仔點點頭,舉起綁在腳上的倌,竹丹心取下觀看。

“嗯!是這樣.我明白了。”他望著它,有些歉疚的說:“不好意思,青仔,你才剛來,又要你幫我送信回去。”

青仔搖搖頭。

“謝謝你,我就知道青仔最好了。”他高興的抱著青仔猛親。

將倌綁好,等青仔走後,竹丹心拿下那兩隻信鴿腳上的倌閱讀。

看完後,竹丹心感到非常驚訝。

他二話不說的立刻跑向冷傲的帳包。

“大、大冰塊,這個……”

竹丹心的話還沒說完,就見言翔羽、關士策與魯沌在裡頭商議事情。他馬上停住到口的話,匆忙的將信藏了起來。

“丹心,你來得正好,過來。”冷傲揮著手要他來到他身邊。

“什麼事?”他走到冷傲身邊。

“我打算明晚先殺了敵方的將領,而關將領再領兵趁亂攻其不備,你覺得如何?”他向竹丹心解釋著他們的作法。

“這不太好吧廣竹丹心看完那二封信後只覺得這個作法不妥,要是逃走的那隻信鴿所寫之事和軍情有關,那麼此次突襲就太危險了,他得阻止冷傲。“雖然將領被殺會造成敵軍混亂,可是我軍大批人馬要由那洞穴上去也並非易事,況且天洫山易守難攻,要是敵軍當中有個指揮能力很強的將領,對我軍來說會造成苦戰。”

“嗯。”冷傲沉思了下。“那麼你有其他的辦法嗎?”

“招降。”

此話一出,在場之人無不感到驚訝。“招降?”

“不太可能吧!”育翔羽並不是沒有考慮這個做法,只是招降一事並非想像中那麼簡單。

竹丹心想了一下說:“據我所知,他們會想攻佔頓地是因為長年的冰害使得他們無法生存下去,只要能給他們足夠生活的糧食和生存空間,招降並不是不可能。”

“不過他們的將軍是個非常固執之人,不可能受點小惠就肯善了。”關士策冷言道。

竹丹心望著他,下意識地拉著冷傲的衣服。

見他如此異常,冷傲開口道:“夜深了,大夥兒也累了,先休息,明早再討論,這次夜襲作罷。”

‘銳得也是,都好幾夜沒閤眼了,再這樣下去,頭腦也會不清楚,倒不如明早再商議。”言翔羽明白冷傲的用意,也隨之附和。

“好吧廣見眾人無心再談下去,關士策應了聲後便離去。

“那我也該走了。”說著,魯沌也隨後離開,等他們走後,冷傲關切的問:“你怎麼了?”

“你們看。”竹丹心將袖中的書信拿給冷傲及言翔羽看,有一隻沒打下來,飛走了。”

看完之後兩人大為震驚。

“這是我軍軍事戰略圖。”言翔羽吃驚地道,這要是讓敵軍拿到,他們肯定會敗得一塌胡塗。

“嗯。”看著那張圖,冷傲嘆了口氣。“本以為他只是通敵,沒想到還想賣國,那麼就別怪我無情了。”

“大冰塊知道是誰做的?”竹丹心好奇的問。

‘一個你害怕的人。”他笑說。

“害怕的人?”竹丹心思索了下。“啊!你說他。”

“想到了嗎?聰明。”冷傲溫柔的輕點了下他的鼻尖。

“哇!別這樣,大冰塊好壞。”竹丹心嘟著嘴說。

看兩人已經玩起來了,言翔羽無奈道:”喂哦說你們,都何時了還有心情玩,你打算怎麼做呢?人家這下子可是有備而來。”

“夜襲。”冷傲簡潔地道。

言翔羽認為這也不失是個好方法。“你打算何時動手?”

“現在。”

聞言,竹丹心拉著冷傲的手說:“我也去。”

“什麼?”冷傲與言翔羽異口同聲的說。

“對啊!不然大冰塊知道那個洞穴的真正位置嗎?還是要我帶路才行吧!”

‘不成,太危險了。”冷傲不想讓他去冒險。

“就是啊咻病癒不久,還是留在這吧廣盲翔羽安撫的說。

“真是的,我又沒那麼弱,我可是有功夫底子的”竹丹心抓著冷傲的手笑說:“到時說不定還要我來保護大冰塊呢,況且沒有我,你一定也找不到出口。”

“是嗎?”冷傲無奈地笑了聲,他別給他惹麻煩就不錯了。

“讓我去、讓我去嘛!”竹丹心撒嬌地拉著冷傲的手。

拗不過他的堅持,冷傲只好答應。

“好吧,不過到時有危險,你一定要先走,答應我。”冷傲真的很擔心竹丹心的安危,一定要他保證。

“放心,就算你死在我的面前我也會先上的啦!”竹丹心的臉上笑著,可到時真能狠下心不去理會嗎?他不禁疑惑。

“巧匠進行得如何了?”

“快好了,還有個機關無法解開。”

時間一刻一刻的過去,在天洫山竊寶的眾人愈來愈受不了霜雪,全身直打哆嗦。

正當大夥兒快被凍成冰人時,一聲開鎖聲響起。

“開了、開了!”巧匠高興的大叫,他費盡了心思。終於把這難丌的鎖給打開來,他內心的歡喜真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那我們進去了,”

語畢,三個人便進入冰洞內,時間緩緩的過去,洞外的巧匠耐心的等著,就在此時,洞內傳出了陣陣巨響與慘叫聲。

“啊!快走!”

巧匠擔憂地守在洞外,望著漸漸崩塌的冰穴。

“喂咻們怎麼了廠他對著洞口大喊。

這時一道身影負傷地奔了出來,見冰洞開始坍塌,於是巧匠頭也不回地趕緊抱起負傷的人離開現場。

逃出冰洞後,他先喂那名負傷的女子吃下藥。“喂!你還好吧?”

“咳!”那女子吐了一口血。“沒事,只受了點飭,沒想到洞穴內另有機關,其他兩人死了。”

“是嗎,看來那人形偶只好再想方法取得。”望著那已坍塌的洞穴,巧匠嘆息道。

“不,人形偶在此。”這是用兩個人的命換得的,她感到有些悲傷,這次的任務競讓自己心愛之人慘死-

這就是祭司想要的人形偶?果然巧奪天工。”巧匠望著人形偶,不覺驚歎,世上竟有如此巧妙之物。

“我們快回去交差吧!”

“嗯!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死了那麼多的人,我們終於將這人形偶拿到手了。

我們快走吧.你的傷也需要趕快治療才行。”

說完,巧匠便背起她離開了那冰寒之地。

夜裡,雪不停的落,冷傲與們.丹心兩人終於來到了天洫山下。

白雪覆蓋著整座山,只見白濛濛的一片,兩人看著手上的地圖尋找著方向,雪讓地面更滑,更難行。

“哇!”竹丹心一個不小心滑了一跤。

還好,冷傲眼明手快地一把將他抱住。“沒事吧?”

“差點就摔了跤。”他緊抓住冷傲,生怕真的跌倒,這時他忽然覺得臉頰有股熱氣傳來,才發覺自己正在冷傲的懷中,他臉紅的將他推離,“我、我沒事了,別抱這麼緊。”

“看你,走路都會滑倒。”冷傲笑了聲,牽起他的手。“這樣就成了。走,得快點才行。”

“這……嗯!”竹丹心本想拒絕,可見他一臉認真,讓他打住了要出口的話,低下頭應了聲。

經過一條條彎曲難行的小路,兩人終於來到了天洫山的半山腰,從這裡起地圖上已沒有繪出。

“這……怎麼會?沒路了。”冷傲看著圖,模著冰壁不禁感到疑惑。

“不可能的,一定有路,不然竹苑不會給我這樣的情報,我先在四周找找看有無竹苑留下的記號。”竹丹心尋找著竹苑留下的訊息,而後在一處有著奇特刻痕的冰壁前停下,他高興的笑說:“大冰塊,找到了。”

‘什麼?”聽他這麼說,冷傲便來到了他的身旁。

“這個。”他指著一個怪異的圖案。“這就是指示。”

望著眼前一大片的冰壁,冷傲不解的說:“這只是面冰壁。

‘放心吧!早說過沒有我你一定找不到的嘛!這圖案只有竹苑的人才看得懂,你等著吧。”竹丹心自信的笑著。

隨後竹丹心敲了敲冰壁,又用手模了模,他高興的回頭對冷傲笑了笑後,便用手往他模到的機關按下。這時,大小冰塊開始由冰壁上掉落,在一些聲響後,一條通道出現在他們眼前。

“你看,我就說這兒有通道吧!”

“厲害,沒想到真有個秘密通道,竹苑竟然能知道這種事,真是不簡單。”冷傲由衷的佩服著。

“那當然,竹苑可不是浪得虛名,尤其是在我的領導下更不用說。”對竹苑,竹丹心有十足的信心。

“走吧!”

就這樣,兩人又走了好一段時間,快到出口處時,一陣笑聲傳人兩人的耳中,此時一群人蜂擁而上、圍住了他們。

“來得好啊!冷傲,要是打敗了你,我就是族人們的英雄了。”發出笑聲的正是敵方的將領奴哈達,他高傲地看著兩人。

英雄?竹丹心不解的看了一眼冷傲。“你很偉大嗎?”

“你這腦袋瓜子裡都裝了些什麼?都已經被包圍了,還問這種事情。”望著奴哈達,冷傲暗暗地嘆了一聲,竟然有埋伏,他真是太大意了。

冷傲冷靜的看著包圍他們的士兵,這種情況下,一個人要逃都很難了,何況他身邊還有竹丹心,不管如何,他都要讓竹丹心安全離開才行。

“哦!”竹丹心看著那群人,又看向冷傲。“你行不行啊?人這麼多,我可保護不了你哦廣

真是的,都什麼時候了他還說大話,冷傲抱住丹心,低頭在他耳邊輕語:“有機會你先走,聽見沒?”

見兩人根本不理會他,奴哈達怒不可遏的大喊:“喂!你們都死到臨頭了還有空聊天啊!”

他的話剛說完,冷傲便抽出劍、一個轉身便一旁圍著他們的幾名士兵殺了。

“快走。”冷傲將身旁的竹丹心推離。

“大冰塊!”還來不及反應,竹丹心已遠離戰區。

奴哈達愣了下,隨後便大喝:“殺、給我殺!”

此話一落,所有人全攻向冷傲,一時刀光劍影、聲不斷,冷傲雖勇猛,可也敵不過這麼多人,一個閃神,他身上便被劃了好兒刀。

冷傲喘著氣,天寒加失血過多,已讓他漸感不支,他終於倒下。

“停。”就在此時,奴哈達下令所有人停手,他狂笑著走到冷傲身邊。“殺他之人當然是我。”

話落,一把大刀已橫架在冷傲的頸上。

冷傲冷冷的望著那把大刀:心頭不禁想著,他就要死在這裡了嗎?不過,竹丹心能平安就好,怎樣都無所謂了。

“死吧!”

就在奴哈達的刀要落下時,一道冰柱落下打掉了他的大刀。

“可惡,是誰?”奴哈達大喊,尋找著壞了他好事之人。

一道白色的身影撒下香氣四溢的白色粉末,一時所有的兵士都無力地倒地,而奴哈達努力地苦撐著,不肯倒下。

‘你是……這香味是……”還沒說完,奴哈達已撐不住地倒了下來,龐大的身軀倒地,發出一聲巨響。

冷傲看著那道白色身影。“丹心……”話沒說完,他便昏了過去。

黑夜降臨,一道人影穿梭在雪地裡。

不久,這人來到一個帳包前。

“魯大人。”女聲輕柔的叫喚著。

聞言,魯沌馬L打開簾幕,讓門外之人進入。

“事情辦得如何?琴絲。”魯沌連忙問。

被喚為琴絲的女子由袖中取出一隻木盒。

“您要的東西在此。”

魯沌趕緊接過,觀看著裡頭的東西。木盒裡裝的是世人夢寐以求的人形偶,他瞪大眼,仔細的觀賞著。

“好、好啊!真是極品,不愧是人間極品。”魯沌笑得口水都快流出來,他對琴絲說:“辛苦你了。”

“不,組織的事就是屬下的事。”琴絲恭敬地回答。

“對了,巧匠呢,怎麼沒和你一道來?”如果東西拿到了,巧匠也該一同前來才是。

“巧匠被祭司調回了。”

“哦:是嗎?”魯沌思索了一下。“算了,這東西就先放我這兒,過幾天我會通知組織來取回。”

“可是……”望著他一臉貪婪的模樣,琴絲實在很不放心。

“怎麼,你有疑惑嗎廣見她不相信的望著自己,魯沌非常不悅的說:“我可是你的上級,你那是什麼眼神,像是我會私吞這玩意兒一樣。”

“不,小的不敢,只是……”

魯沌雖是組織中的中層人物,可是風評卻一向不好,貪得無厭外加好逸惡勞,十足是個小人。先前組織對他百般容忍是因為他總能做得不著痕跡,讓人捉不到把柄,要是這次他利慾蕉心,想私吞人形偶的話,組織已下令要格殺勿論。

‘什麼只是不只是的,別那麼多廢話,我說了,過幾天我會要組織的人派人來取。”魯沌不耐煩的怒吼。

“如果魯大人如此堅持,那小的也無話可說,請魯大人好好保管人形偶。”話雖如此,她還是覺得魯沌是個讓人無法信任之人。

“啐,沒事就快滾”不想再聽她廢話,魯沌馬上下了逐客令,他不由自主的把玩著手上的人形偶。

見他早巳魂不在此,琴絲覺得也沒什麼好說的,她打了個揖.“那小的就先告辭了。”

她走後,魯沌對人形偶仍愛不釋手的把玩著。

“真美,這麼美的東西要交給組織真是太可惜了。”望著人形偶,他心中不禁生起歹念。

“我不想讓別人擁有它……”魯沌如同著了魔般,邪笑地看著人形偶。

趁著暗夜,魯沌小心翼翼地躲過士兵的站哨,急急地來到一處小村落。

來到一間房子前,他敲了敲房門。

‘有沒有人在?快來開門啊!”

聽見有人敲門,屋主不高興的喊著:“誰啊?三更半夜的不睡覺,來這兒擾人清夢。”

屋主口裡碎碎念著,可還是開了門。

“你就是制石師傅吧!”魯沌像怕被人瞧見般,不停看著左右。

“是啊!你有什麼事?”看他鬼鬼祟祟的模樣,制石師傅一臉不耐。

“聽說你的制石技巧很好,不知是否屬實?”

“不相信你找別人去。”制石師傅不悅的說。

“不、不,先別生氣,這個……”魯沌將懷中的人形偶拿出來讓他瞧。“你有辦法做嗎?”

制石師傅一見那人形偶,馬上精神全來了。這真是美得令人歎為觀止,他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美的人形偶。

“怎麼樣,有辦法嗎?”見制石師傅也看傻了眼,魯沌急忙將它收起。

見人形偶被收起後,制石師傅這才回過神來。“有,怎麼會沒辦法,幾時要?”

“當然是愈快愈好。”拖太久可不行,組織一定會起疑。

“這雕工如此精細,再快也要花上個把月才成。”

“我多給點錢,十天交貨。”

“這……太勿促了,可能會不大像。”

“不要緊,有七分像即可。”反正交了東西,組織也無法確定他所交之物是真是假。“十天後我來拿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