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冷傲緩緩睜開雙眼,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傷口已被包紮過,他再抬頭看著四周一片的雪白。

“你醒啦!”竹丹心笑得很開心地說。

“這裡是?”冷傲疑惑的看著他。

“峰頂,那個大塊頭砰的一聲就倒下,震落了雪,導致山崩,我們來不及逃,被困住了。不過還好,還有乾枝讓我們生火取暖。”竹丹心發著牢騷。

“是你吧偽何回來?”望著他,冷傲的心情十分複雜。

“還說呢,說也不說就把我一掌推開,害我費了好大工夫才回來,一回來就看你倒在地上,只好出手救你,你可欠我一份人情哦!”

冷傲沒回話,只是一直看著他。

“你知不知道你睡了三天三夜?再這樣睡下去真怕你會冷死。”竹丹心不時地在火堆里加材枝。

聽他這麼一說,冷傲才發現竹丹心身上的雪衣竟在自己身上,“衣服……”

不理會冷傲說的話,竹丹心的眼淚落下……你知不知道看見你全身是血的時候我好怕……”

“別、別哭,我不是沒事了嗎?”冷傲拭去他的淚,他不願見他落淚。

“鳴……我真的好怕。”

他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像現在一樣需要一個人,更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那麼的脆弱,竹丹心抱住他的身子、倒臥在他懷裡。

“丹心。”冷傲不捨地緊抱住竹丹心瘦弱的身體,這時才發現他的身體好冰。

“你看你,凍得皮膚都變冷了,很冷吧!”

他用手包覆住竹丹心冰冷的雙手,還不時吹氣為他取暖,“好暖。”被這樣呵護還是他生來頭遭,冷傲的舉動讓他感到溫暖。

竹丹心嬌柔的模樣看來十分迷人,笑容更是讓人失神,一時情迷的冷傲舌忝著他的纖細手指。

“啊!你……”對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竹丹心一時傻眼。

“想不想更暖和?”冷傲邪譫地笑說;

“什麼?”

沒等他答應,冷傲已失去理智地將他的衣衫褪去大半,品嚐著他可愛的鎖骨,緩緩的將吻烙在他微顯冰冷的雪膚上。舌尖不時輕巧的逗弄,手也不時地挑動他的。

“唔,別……”

竹丹心被他熟練的技巧撫弄得慾火高漲,原本冰冷的身軀也漸漸因的需索而火熱起來。

“丹心”望著他誘人的表情,冷傲想佔有他的心情更強烈了。

他拿起一塊地上的冰,用手的溫度溶化它,而後他將沾滿雪水的手探人竹丹心火熱的身體中;

“啊……不、不要,好冰,好冰呀!”一時的寒冷讓竹丹心像觸電般地發出婬魅的聲音。

聽見他申吟的聲音,冷傲更加賣力的挑逗若他。

他親吻著竹丹心的耳廓,邊輕聲地說:“好美,你的聲音和反應都讓我控制不了自己,讓我們更熱一點吧!”

語畢,冷傲將火熱的埋人他的體內。

“啊……好、好熱、好熱……”竹丹心覺得自己的身體像著了火般熾熱,淚水不由自主地滴落。

迎合著冷傲,竹丹心口中不時逸出嬌魅的喘息。

外頭下著雪,天氣寒冷得讓人忍受不了,可是雪中交纏的兩人卻覺得暖.在獲得滿足後,相擁進入夢鄉。

冷傲與竹丹心走後數日——待在軍營中的言翔羽一直未見兩人回來而擔心不已。

走在冰地上,他不時地望著遠處。

‘坯說馬上回來,這兩人到底怎麼了,都好些天了還不回來,想急死我嗎?”

言翔羽不停的徘徊著。

天色由明轉暗,已到了午夜時分,言翔羽心想,他們倆再不回來,他非得親自去一趟才行。

就在此時,他望見有隻信鴝由營中飛出。

“咦廠他馬上眼明手快的撿起地上的石子、將信鴿打落。

他趨前取出倌鴿上的信閱讀。

“終於按捺不住了嗎?”他將信收入袖中。

言翔羽笑得快意,沒想到站在這兒等人會有這種意外的收穫,不過這件事還不急,得先處理冷傲的事才行。

天上星光明亮,言翔羽看著遠方的天洫山。

“希望你們沒事才好。”

在冰穴中已待上好些天的冷傲與竹丹心,兩人赤身,只用雪狐衣包裹全身,相擁著坐在火堆旁。

冷傲緊抱住竹丹心的身體。

“冷嗎屍他溫柔地在竹丹心耳邊低語。

竹丹心搖頭。“不會,很暖。”

竹丹心沒想到身體的,會像火燒般熾熱,想到那夜的纏綿,他羞紅著臉、低頭望著眼前的火,不敢正視冷傲。

“抬頭看著我,丹心。”見他瞧都不敢瞧自己一眼,冷傲笑道。

“不,我不……”他覺得實在太丟臉了。

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和冷傲有肌膚之親,而且冷傲是個男人,自己就像個女人般地被他抱著,被抱時竟還會發出那麼的聲音,他真不知該如何面對他“我們都行過周公之禮了,你還怕羞。”冷傲邪邪地笑著。

“可是,我……”不行,他真的無法像以前那樣和他說說笑笑的,真想冷死在這裡算了,愈想他愈是面紅耳赤。

“乖,讓我瞧瞧你。”擁著竹丹心,冷傲還隱約可以見到他在竹丹心身上留下的印記,他禁不住誘惑地吻了下他的頸子。

“哇!”竹丹心嚇了一跳,可還是不肯抬起頭來,反而死命地壓低身體。”別、別這樣,大、大冰塊。”

“別再往下了,你都快和地面貼在一起了。”他將竹丹心抱得更緊,生怕他真的貼到那冷冰冰的地面。

竹丹心嬌柔的說:“別、別抱得這麼緊,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冷傲語帶保留的說。

“不過什麼?”對他的話很疑惑,但竹丹心還是不肯抬起頭來。

“只要你親我一口,我就放開,如何?”

“不、不好啦。”

“你不要就算了。”為了讓地看著自己,冷傲只好使點小手段,用力將他抱得更緊。

“哇!你別再用力了,我真的快喘不過氣來了,放手。”

“那就親我啊!”

“不,別這樣。”受不了他的力量,竹丹心終於也屈服了,“好,我、我答應就是了、快放開我。”

聞言,冷傲高興的放鬆了手的力量。

“那還不快實現你的承諾。”冷做好整以暇的等著。

見他一副神情自若的模樣,竹丹心不甘心的怒瞪著他:“大冰塊,你真壞,競用這種方法要我。”

“有嗎?”冷傲裝迷糊的笑說。

“氣死了,我不依啊!”竹丹心嘟著嘴不肯就範。

“要是你不來,那由我來也行。”

‘什麼?”

竹丹心驚訝地轉向他時,他熾熱的唇埂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唇上,冷傲那不安分的舌尖乘隙闖入他的唇內,與他的唇糾纏著,吻得愈來愈深。

迎合著他的侵入,竹丹心情不自禁的反應著,舌與他交纏。

良久,兩人才喘息著分開了。

哨著氣,冷傲看著一股羞紅的他,伸手輕撫著他的頰。

“好美。”他像欣賞藝術品般的看著竹丹心。

“你果然很壞”望著他,仍‘丹心感到難為情,可是又不想輸給他的氣勢,便開口道:“你不是說我很平凡,還說我沒有自知之明。”

“啊便冷傲失笑,他捏了下竹丹心的鼻尖。“怎麼你還記得那件事,真是會記仇。”

“哼!我不只愛記仇,還會加倍奉還呢。”他笑道:“你可要注意了,你是我最討厭的大冰塊,我一定要整慘你。”

“哦?”他將竹丹心的手拉起親吻了下,邪笑著說:“是嗎,你討厭我啊?那好,反正你的厭我,我就再做些讓你更討厭的事。”

“耶?”

他的疑惑聲還未停,冷傲不安分的手就撫上他的身於。

“大冰塊你做什麼呀!別……”在他的下,竹丹心整個人蜂在他身上。

“這樣還討厭我嗎?”舌忝著竹丹心的耳邊,冷傲戲譫的問著。

“別……啊……”忍受不住冷傲的挑逗,竹丹心難受地緊抓住冷傲的肩,嬌媚的叫者。

見到他這模樣,冷傲著實有些不忍,於是放鬆了力量。

“愛我嗎?丹心。”

“唔……”他突如其來的停手,讓處於興奮狀態下的竹丹心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紅著臉看著冷傲,“你好壞,讓、讓人家這樣才住手。

“愛我嗎?”強忍著身上的衝動,冷傲又問了次。

竹丹心頓了下,一時臉紅如蘋果,隨後他輕點了一下頭。

“點頭是什麼意思呢?”冷傲裝迷糊的笑著。

“你……”要他承認喜歡他已經需要十足的勇氣了,現在還要他

親口說出,他哪說得出口。

“不說我就不做丁哦廠不管如伺,他都想親耳聽見竹丹心的心意。

“好壞。”竹丹心的眼淚落了下來,他委屈地哭訴:“大、大冰塊好壞,明知道人家的心……心意還要逼我……”

“說那句話真的有這麼難嗎?算了,那就別說了別哭了,這樣我會心疼的。”見他哭得像個淚人兒般,冷傲心中十分不捨。

聽見他那失望的語調,竹丹心抬起滿是淚水的臉龐,親吻了一下他的唇,而後羞澀地說:“我、我愛你。”

聞育,冷傲心中不禁欣喜若狂,高興的抱住他。

“你、你剛才說什麼?”他內心的喜悅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

“不說了,不說了,你好壞。”講出來已經夠丟臉了,還要他再說一次,那是怎麼都辦不到的。

“啊!我的竹丹心。”

他疼愛地將竹丹心抱進懷中,持續著剛習·未完的亭。

兩人纏綿時,細微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正與冷傲打得火熱的竹丹心先是不以為意,後來逐漸清晰的聲音讓他停下了正在做的事。

他再更進一步聽清楚,確認是青仔的叫聲。

“大冰塊,是青仔,我聽見青仔的聲音了。”他拍打著還在他身上需索著的冷傲。

“什麼?什麼青仔?”聽見他叫著別人的名字,冷傲有些火大,都和他這般親密了,他心裡競還想著別的男人,可惡!“你竟然敢在我面前叫別的男人的名字,真是可惡。”

他怒不可遏地瞪著竹丹心。

竹丹心先是愣了下,隨後便笑說:“哇,你吃醋啦!”

冷傲沒有回答的生著悶氣,先前的慾火也被澆滅了。

瞧他一副快氣炸的模樣,竹丹心逗弄著他說:“嘻,別生氣啦!其實青仔是我的好朋友,而且它是女的哦!”

“什麼?”知道是他誤會了,冷傲尷尬地笑了笑,瞧竹丹心從一旁的衣服裡拿出一根竹笛,他好奇的問:“你要做什麼?”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提示青仔我們的位置。”竹丹心笑了一聲後,便對天空吹奏了數聲。

‘她能聽見嗎?”冷傲實在不知一個小小的們-笛所發出的聲音有什麼作用,而且這裡山壁高聳,就算是聽見也會被迴音擾亂。

竹丹心回頭對他笑了笑,沒說什麼。

數分後,一隻貓頭鷹在他們的頭上盤旋數回後,飛了下來。

“青仔。”見它來,竹丹心高興地跑上前抱住他。

見狀,冷傲呆愣著.原來青仔不是人而是隻貓頭鷹,唉!先前的吃味所為何事呢,他不禁失笑。

這時冷傲才發現竹丹心因一時高興、一身赤果地衝向青仔,冷傲趕緊上前用雪狐衣環抱住他,以免他凍著。

“你啊,高興也得顧著身子,衣服都沒穿,不怕凍著了?”他擔心地說。

“啊!”此時竹丹心才發現自己沒穿衣服,他不好意思的紅著臉說:“都是你啦!說什麼人的身體是最好的暖爐,害我在青仔的面前這麼糗。”

“我說的是實話,你不也親自證實了。”冷傲低頭親了一下他的頸,隨後又開口:‘原來這就是青仔啊!”

“嗯。”竹丹心點著頭、高興的說:“它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哦咐不對啊?青仔。”

聽他如此問,青仔有靈性的點了點頭。

“倒是挺有靈性的呢。”

“當然啦!”竹丹心對這個朋友可是相當有信心。

“不過這樣一來倒是有鳥肉吃了。”冷傲開玩笑地說。

聞言,青仔嚇得躲在竹丹心的懷裡。

見青仔嚇成這樣,竹丹心氣嘟嘟地怒瞪著冷傲。“你好壞,竟然嚇我的朋友。

青仔乖,你別聽大冰塊胡說,他不會吃你的啦!”

“哈!開玩笑的啦.不過說真的,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不能三餐都吃草根樹皮吧,我都膩了,得找個方法出去才行。”被困了這麼久,雖然很慶幸運期間內兩人的感情迅速加溫,可是總不能一直待在冰天雪地中吧。

“嘻唷了青仔,這你就甭操心了。”

“咦?什麼意思?”他疑惑地問。

“可別小看青仔哦,它可是我們竹苑最好的傳信鳥呢。”

聽見竹丹心如此說,青仔驕傲地抬頭挺胸,一剮得意的模樣。

“哦!”說的也是,竹丹心掌控著竹苑這麼大的情報組織,不可能身邊沒有優秀的傳信鳥。

竹丹心開心的對它說:‘‘你一定是見我那麼久沒回去,才擔心地出來找我吧!

“謝謝你。”

青仔點了點頭,順便將腳上的倌拾起,竹丹心看了一下後便高興的吻著它。

“謝謝你、謝謝你青仔,真是太好了。”

見他一臉興奮,冷傲好奇的問:“什麼事?”

竹丹心回頭對冷傲笑了笑。“沒事。”

“嗯?”他不解的望著他。

不理會他的疑惑,竹丹心拿起布和竹枝寫了幾個字。

“青仔,不好意思,又要你幫忙羅廣

青仔似乎明白他的話,等他將布放入筒中、對他點了點頭後便飛走了。

隨著青仔離去,竹丹心高興地對冷傲說:“我們很快就能離開這裡了。”

晨光乍現,透過冰雪折射而出,所反射出的光線照得人睜不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