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京後,冷傲果如育翔羽所料,不只加官晉爵還賞銀萬兩,而言翔羽也不差,拿回了寶物還給皇上,因此也拿了不少銀兩,只是遺憾的是,他沒能完成另一人的託付。

“冷軍府”由於冷傲與竹丹心回來,熱鬧了兒日。

一路上,竹丹心為了實現冷傲出門時說的話,不停的幫冷冰買禮物,回來時差點連馬車都裝不下,收到禮物的冷冰開心得不得了。

竹丹心原本只是好意,想說他們是以出遊為藉口,要是不買點東西說不過去,所以為了不偏心,他幫每個人都買了禮物,可沒想到這行為卻讓他在冷軍府的人緣急速上升,每個人都稱讚他沒架子、好相處。

這日,竹丹心一人坐於涼亭內,見他坐在那裡一副無聊的模樣,女僕們笑著上前,來到他面前。

“夫人您賞魚啊!要不要我們拿些魚飼料讓您喂。“啊?”正在想事情的竹丹心這才回過神來笑說:“不用了,我坐坐就行。”

“天熱,要不要來點涼的酸梅湯解解渴。”

“也好,那麻煩你們了。”說著他還真覺得有些渴。

“那我們這就去為您準備。”

說著,女僕們便離開了涼亭。

他望著池塘的魚兒喃喃地道:“快滿了吧!也該是時候了。”

這時他想起了冷冰,再不多陪陪她,可能以後也沒機會了,於是他向另一個女僕說明去向後便前往“玉冰軒”。

玉冰軒內,冷冰正玩著竹丹心為她買的新東西。

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冷冰身後不遠處,用一種相當憂傷的目光看著她。

那女子輕喊:“冰兒……”

正玩得高興的冷冰,聽見有人叫她,還以為是竹丹心在叫她,便轉過身高興地跑向聲音來源處。

“娘!”沒看清人冷冰便欣喜的叫著。

那女於聽見冷冰這樣叫自己,高興得眼淚都流了下來,她伸手想抱住她時,冷冰卻退了幾步。

“你是誰?”冷冰疑惑的看著那名女子。

“冰兒,難道你忘了我嗎?”見冷冰看著自己時,如同望著陌生人一般,女子的心像被萬隻針刺般的痛著。

“忘了?可是冰兒真的不知道你是誰啊!”冷冰又用靈活的大眼瞧了女子幾眼。

她覺得眼前的陌生女子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可是她就是想不起這女子到底和她有什麼關係。

“你是爹的朋友嗎?”冷冰猜測著。

“朋友?哈!現在連朋友都不是了。”女子聞言開始哭泣。

“啊!你別哭了,這給你玩,你不要哭了。”冷冰將手中的布女圭女圭拿到那女子的面前,想要安慰她。由於每次冷冰一哭,竹丹心總是用這:一招哄她,所以她也如法炮製。

“冰兒!”

那女子突如其來的擁抱讓冷冰嚇了一跳。

“哇!不要,不……”冷冰嚇得落淚。

這時,想要多陪陪冷冰的竹丹心走了過來,見她被一名陌生女子抱著,還以為冷冰有危險,他馬上跑了過去。

“冰兒”……陝放開她,聽見沒廠竹丹心對那名女子大喊。

見到來者是誰,冷冰伸出小手求救若。

“娘、娘救我,冰兒好怕。”淚水流滿了她粉紅色的臉龐。

娘?那女子一聽冷冰喚眼前之人娘時,她愣了一下,“你是誰?”那女子問。

“你設聽見冰兒喚我什麼嗎?還不快放開她。”

見她呆了下,竹丹心一把將冷冰由她懷中抱了過來,冷冰如同受了驚嚇的小鳥般依偎在他懷裡。

認為冷冰安全後,竹丹心問:“我才想問你是誰呢!”

“我是誰,哈!”那女子狂笑數聲後說:“我是和她最親之人。”

“最親之人?”竹丹心頓了一下,定神一看,那女子的容貌競與冷冰有兒分相似,他驚訝地的說:“你、你難道是……”

“沒錯,我就是她的……”

她的話還沒說完,便被一聲斥喝聲打斷。

“閉嘴!琴絲。”冷佑吼道。

“傲……”琴絲見到冷傲時一臉高興卻又有幾分心痛。

傲,多親密的叫法,果然眼前這美麗嬌豔的女子便是冷傲的妻子、冷冰的親生母親。竹丹心一臉落寞的看著兩人,好相配的兩人,自己有何立身之處?

“我想單獨和你談談。”琴絲開口道。

冷傲嘆口氣,轉身來到竹丹心身邊。

“你先帶冰兒離開吧!”

跋他走了嗎,嫌他礙著他了嗎?他懂,他這下全懂了。竹丹心一臉悲傷的望著冷傲。”是啁,也該離開了,我會離開的。”

“什麼?”冷傲一時沒會意過來。

不等他發問,竹丹心便抱著冰兒離開。

竹丹心帶著冰兒走後,冷傲與琴絲之間的氣氛有些慍。

“你還在怪我嗎?”琴絲開口道。

冷傲沒回答.只是冷冷的塑著她。

“我知道當時不該丟下你和冰兒與人私奔,可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別再說了,都過去了。”他不想再聽她的任何解釋。

他給過她機會了、是她自己不珍惜,又何必現在再來解釋。

“不,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啁……”琴絲髮了瘋般的抓著他的衣袖,苦苦地哀求著。

“琴絲,別這樣。”

怎麼說也是多年夫妻,真要舍下那段情感談何容易,在沒有遇見竹丹心前,也許他會再接受她的感情,可是現在不可能了,現在唯一能佔有他的心只有竹丹心一人。

見他對自己已不再有以往的情感,琴絲大叫著說:“是他,是他對吧!是那隻狐狸精對吧呵惡,他不僅冒充冰兒的娘,還迷惑了你的心,我要殺了他,我非殺了他不可。”

此時,一個巴掌聲響起,只見琴絲的臉上多丁五進指印。

“別再胡鬧了,我不准你說丹心的不是。”冷傲不客氣的說。

“你、你打我?你竟為了那人打我。”她哭得更加厲害。

她知道冷傲從來不打女人,可沒想到他竟為了竹丹心而打她,這讓她相當不甘心。

“琴絲。”對那巴掌,冷傲也感到意外,不過他無法忍受別人對竹

丹心的侮辱,他嘆口氣,“我們是不可能再複合的,這點你應該明白,

回去吧!回你該回去的地方。”

聞言,琴絲掩面痛哭。

為了一時的激情,她犧牲了眼前的一切,與那男人私奔,以為從此之後她會更幸福。可是那卻是惡夢的開始,到頭來她什麼都沒得到。

“我希望你永遠不要再見冰兒。”他不想讓冰兒知道她有個這樣的母親。

琴絲大笑了兒聲,笑她的無知、笑她的不該。“我知道了,我會回自己該回去的地方。”

“這樣就好”聽見她的回答,冷傲放心了,這時,琴絲看見遠處有個人站在那裡,於是她微笑的說:“臨走前我有個要求。”

“什麼?”

“吻我。”

“什麼?不行。”冷傲斷然拒絕。

“怎麼,連我這個小小的要求都不答應嗎?”她悲傷的望著冷傲,

看著她,冷傲有些不忍,既然無緣,對她的要求他也不忍拒絕。

“好吧!”

語畢,兩人火熱的唇相觸,好一會兒後兩人才分開。

“謝謝你。”琴絲輕喘著氣,笑著說:“不過,我不會讓你這麼簡單就得到幸福。”

“你說什麼?”冷傲不解她話中之意。

“放心,我不會對那狐狸精做什麼的,不過他會怎麼想我就不知道了。”她語帶玄機地說。

“你倒底想說什麼?”

“我看不久之後你就會知道了,哈……”

隨著她的笑聲逐漸消失.冷傲不明白的站在原地望了她離開的方向良久後才離去。

此時,冷傲並不知道有雙眼睛目睹了那一吻。

站在樹下的竹丹心.原本是將冷冰安頓好後來看看冷傲與琴絲的情形,可沒想到才一來,她便撞見兩人相擁熱吻,十分親密的模樣。

‘你說過愛我的,竟然……”

他的淚水不聽話的落了下來,這時琴絲站在他的身後冷笑著。

“哈!愛你真是天大的笑話。”她打量著竹丹心,藐視地說:“冷傲說你是男孩子,真是一點都不像。都比我美了呢,難怪讓人當男妓般地玩弄。”

其實她知曉這件事,是有一次聽見上級的談話時聽到的,她實在很不甘心輸給一個男人。

就算她得不到冷傲,也不會讓他得到幸福。琴絲毫不留情的打擊著竹丹心的心。

“什麼,男妓?”冷傲是這樣說他的嗎?

瞧他還存有疑惑,琴絲加重語氣地說:“怎麼,你不信嗎?你該看見剛才‘我和冷傲的事了吧!”

“我勸你還是早早離開吧,免得到時冷傲玩膩了,趕你出去那可就難看了。好了,我的話就說到此,對於,過不久我就會搬進來了,先告訴你一聲。那再見了,哦!最好是別見了。”琴絲高傲地笑著離開。

在她離去後,竹丹心緊繃的心再也承受不了,她全身無力的癱坐在草地上。

“大冰塊,你竟這樣對我?我會離開,我會如你們所願地離開這裡。”竹丹心悲傷的聲音迴響在樹林間。

竹丹心獨自站在‘君子園”門口,望著這個有些熟悉又略帶陌生的地方,他不禁無聲的笑了笑。

到頭來,他還是隻能回到這裡。原本以為自己找到了幸福,沒想到一切只是一場空。

“走吧啃仔.這裡才是我們真正的家.”

竹丹心邁開腳步,拭去臉上的淚痕.強忍著心中的悲痛走進了君子園,見他回來的下人們馬上上前迎他。

“竹少爺,您回來啦!”園中的老管家高興地笑著說。

“嗯!爹呢?”

“這……”老管家遲疑了一下。

“怎麼了?”見老管家一臉為難,竹丹心也猜出八九。“又有人來討債嗎?”

“是的,竹少爺。”老管家不想隱瞞的說。

“這回又是欠哪戶人家錢了?”這時竹丹心才想起蘭小小還在家中,便一邊跑一邊問:“蘭呢?這回不會又要拿蘭來當抵債品吧!”

“這……”老管家也跟著竹丹心跑,他遲疑地不知該如何回答他的問話。

兩人快步的來到了大廳,只見園主正在與一人交涉。

“你想用何人當抵債品呢?”那人斯文的問。

與園主打賭之人無人不知,只要付不出錢來他一定拿人來當抵債品。

“這……”

正當園主要說出心中的人選時,竹丹心氣沖沖的跑了進來。

“爹!”

“丹心?”園生驚訝的看著他。

“你又老糊塗了,想把蘭抵掉嗎?”竹丹心火大的說。

這……不……”園主支支唔晤說。

“什麼?”竹丹心沒耐心的問。

“呵……其實、其實……小小他……”他實在很不想說,要是說出肯定讓丹心揍扁一頓。

“還不說,’竹丹心強硬地說。

“其實小小已經抵出去了。”園主迅速地將話講完。

“爹!”竹丹心的拳頭緊握,一副想揍人的模樣。

見狀,所有僕人趕緊上前阻止。

“哇!丹心,你冷靜一點啊!”

“冷靜個頭,我這次非揍扁你不可。

一時人仰馬翻,上前阻止的下人們也個個是鼻青臉腫、慘叫聲不斷,只有園主一人還毫髮未損。

打得差不多後,竹丹心也累了,眾人暫時休兵,各自喘著氣。

“我說丹心,你也別這麼行動嘛!讓小小去說不一定比他更好。”園主站在後頭解釋著。

‘你說什麼?爹又不是不知道蘭從小就有病,你能擔保他沒事嗎?”

“爹知道你討厭我老把你們當抵債品,可是有哪次是對你們有危險?你要相信我。”

園主雖然不常表現出對他們的疼愛,可他都是打從心底關心他們。

“哼:爹就只會挑好聽話講。”

“丹心,爹是真的很愛你們”他並沒有說謊,從撿到他們以來,他對他們可說是儘自己所能的想要他們成材。

竹丹心一臉不信地看著他。

這時,一直在一旁觀看著整件事的討債人開口了:“好、這個好,園主,我就要她。”

“什麼?”

他的話才剛說完,在場所有人便不約而同的大叫,叫得最大聲的英過於被點名的竹丹心。

“我?”竹丹心指著自己,不敢相信怎麼情形會和上次一樣,他覺得好笑的說:‘你真的要選我嗎?”

“是啊!如果姑娘肯的話。”那人有禮的說。

才剛經歷情傷,沒想到又遇到這種情形,他不禁覺得自己只是一件任由人選用的抵債品。這樣一想,竹丹心的眼眶不禁泛紅。

園主見他神情有些異樣,便說:“丹心,如果你不要也行。”

望著這個家,竹丹心苦笑著說:“爹,我是你的孩子,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這裡是我唯一的家”

“丹心,你怎麼了?’看著他哀傷的面容,園主不由得擔心起來。

“沒事的,”他轉身來到討債人面前。“我答應,不過你可以給我三天時間嗎?”

三天,不知為何他會提出這種要求,是對冷傲還存著一絲希望、還是想給自己一次機會?

‘好的,那三天後我再來接姑娘。”說完,討債人便走了。

‘丹心,這樣好嗎?”園主不安的問。

雖然他老是將孩子抵來抵去,但本意只是想多磨練磨練他們,並不是真有意要這樣做,不然以君子園的財力,十萬兩並不算什麼。

竹丹心回頭一笑·“又有什麼不好呢?我累了,想休息。”

‘丹心……”

本想再問下去.可見竹丹心無回應之意,園主也就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