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就在九王府被攻的同時,天方直院也遭到攻擊。

不久,從龍雲莊做完事回來的虎嚴,還未進大門便直覺院內與平常有所不同。

“怪了,今兒個怎麼如此安靜?”

一般在這時一些小孩子都會在空地上玩耍,今兒個竟然連個人影都沒有,感到不對勁的他馬上衝了進去。

走進門一看,直院內血流成河、死屍遍地,一些毫無抵抗能力的老弱婦孺也慘遭殺害,這猶如人間煉獄般的景象讓人不忍卒睹。

“怎麼會……可惡﹗”

擔憂著母親安危的他踏著地上未乾的血跡直奔到最西邊的屋子。

急忙推開門,看不見母親,他著急的在屋內來回找著。

“娘、娘﹗”

不大的地方,卻讓他前後找了好久,焦急的身影在屋內來回穿梭。

這時一道人影也來到了屋內。

“這到底怎麼回事,竟然死了那麼多人?”原來是虎夫人,她道:“我才去上個香,回來竟然成了這模樣。”

聽見母親的聲音,虎嚴如釋重負的跑來抱緊她。

“娘,太好了,您沒事﹗”

“怎麼了,是他們嗎?”看此情形,虎夫人也猜得到是誰,只是她萬萬沒想到左易會如此殘忍,為了逼嚴兒而出此毒手。

“嗯﹗”看著地上那一群無辜的人,虎嚴覺得跟自己殺了他們沒兩樣,要不是自己的一再逃避,也不會害得他們慘死。“是我對不起他們,我早應該走了……”

其實在他知道組織已有所行動時就該離去了,只是他對上官棧的情始終放不下而遲遲未離去,才造成今日如此的結果。

是他的錯,一切都是他的錯﹗

“嚴兒,別自責了。”看著他,虎夫人真的很心痛,為何左易就是不願放過他?

就在此時,有兩人走了進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的錯要棧少爺來承擔?”厄爾欽抓著虎嚴的衣服大吼。

苞來的虎牙對著虎嚴吼了幾聲。

“什麼?”不懂他話意的虎嚴疑惑的問。

令夜看著他也覺得很生氣,本來想說到九王府看上官棧選妻的熱鬧,沒想到一到那兒竟是聽見他被抓之事。

“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令夜嘆口氣說。

虎嚴一時還是會意不過來。

“棧少爺被抓走了。”怒不可遏的厄爾欽猛然抓緊虎嚴的衣領,憤恨不平的怒瞪著他。

“怎麼會……”

****

陰暗的房間內,人影隨著燭火來回晃動。

床上的上官棧正因眠藥而昏睡著。一人坐在椅子上喝著酒,其餘二人站在一旁伺候著喝酒之人。

“大護法果然厲害,這樣就不怕滄牙不現身了。”其中一名侍從笑道。

“可不是?都這樣了,你想他還逃避得了嗎?”另一人跟著應和。

“那是他活該,誰教他竟然背叛組織﹗”

“就是說嘛﹗這是他罪有應得。”

聽見他們說的話,左易不禁得意的竊笑,沒想到他的計畫如此成功,所有人都被他的謊言給騙了,沒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大口喝完了酒。“下去吧﹗”

“是。”

兩個侍從聽話的離開了房間。

左易拿起酒壺來到了床邊坐下,又飲了一口,冷冷看著床上之人。

“哼﹗為何所有人都只喜歡他?連她都是隻愛著他,而我為何就是不被重視?”

回想起往事,讓他一下生起氣來。

“我恨你﹗滄牙,只要是你身邊所有的人我都要毀了他們,我要讓你嚐盡所有痛苦的滋味後再殺了你。”

他一手抓起昏睡中的上官棧,白如雪的臉頰、櫻桃般的小口,看起來就像是擺在寶物盒內的琉璃女圭女圭。

“如此嬌生慣養的人,竟會看上他那種粗野之人﹗”

他狠狠的吻了上官棧一口,上官棧輕哼了一聲,但並未從睡夢中醒來。

聽見那柔媚的聲音,左易竟有些失神。

“虎……”迷茫中,上官棧輕柔的叫了聲。

左易笑了笑,難怪滄牙會如此重視他,這麼嬌柔的模樣任誰看了都會喜歡上,不是嗎?他怨恨的將上官棧緊緊抱進懷中。

“可惡,我要毀了你,我要在他的面前毀了你,哈……”

得不到愛的人,始終擺月兌不了情的糾纏。

****

晚風輕吹著大地,涼涼的吹入人的心中。

接到左易派人送來的信也過了三天,這幾天內虎嚴一直沒說什麼。

令夜站在虎嚴的身旁。看著他這些日子以來的變化。

現在的他已恢復到完完全全的滄牙,透著一股不可抗拒的冷然氣息,臉上不再有慈善的樣子,只有冷酷無情。

“就快到約定的日期了,你打算怎麼辦?”令夜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虎嚴沒回話,只是靜靜的站在水井邊打上一桶水。

“你不會又要逃吧?”

虎嚴還是沒說什麼,將水桶裡的水倒在自己的頭上,一時他原本烏黑的髮絲在月光的映照下成了銀白色。

看見他這動作,令夜嚇了一跳,沒想到他會洗掉刻意染上的髮色。

“為何要洗掉?你不是不想讓人知道嗎?”

虎嚴沒搭腔的走進屋內。

他將一套壓在箱底的衣服取出來換上,再將放在暗處的銀弓取了出來。

看見他這一身裝扮,令夜更是吃驚。

沒想到虎嚴竟然換上了那套衣服,那套令他失去自我的衣服。

“滄牙﹗”沒錯,這身霸氣與神態已然是他當護法時的氣勢。“你想清楚了嗎?”

虎嚴坐下來,淡淡的開口說:“一直以來,對她的死我很自責,當年要不是我的過錯,她也不會死。”

回想起那時,他的心還是很痛。

從小左易就一直很喜歡師妹,可是師妹屬意於滄牙,而他卻只當她是妹妹般的看待,這奇妙的三角關係一直僵持在他們之間。

直到她十六歲長得清秀可人時,師父看她很喜歡滄牙,兩人又很合得來,便想為他們作主成親,可誰也沒料到這個決定卻讓左易的性格大變。

從那之後,他就不斷找滄牙的麻煩,直到有一次他為了確定她的心意,便找她問個明白,可得到的答案讓他心灰意冷。為了讓滄牙待不下去,他便不斷中傷他。

得不到的愛讓人瘋狂,在他們兩人要成親的前夕,左易不僅強暴她還下手殺了她,並將屍首吊掛在城門上。

為了不使師父為難,也為了內心的愧疚,滄牙選擇離開,之後他背叛組織的傳言便傳了開來。

“你對她的心是愧疚而不是愛吧?”令夜怎麼會看不出來?其實從頭到尾都是她一頭熱,而他只是順著師父的意思去做罷了。

誰教兩人是情同父子的感情?從小師父就特別關愛他,長大了他也從來不違背師父的意思,總是照著他的吩咐做,就算是不願仿的事也一樣。

“我是隻把她當妹妹看沒錯,可要是我當時表明心意,那她也不用死得那麼慘了。”這些年來虎嚴一直襬月兌不了那陰影。

“現在呢?為何又披上戰袍?”

“我不再逃了。”

“不逃,是為了他?”

“為他,也為自己。”

虎嚴這些天來終於明白了一件事,一直以為上官棧只是他感情的牽絆,沒想到他竟是他生命的全部;從小總是聽別人的話,他從未感受到這種想真正佔有的衝動,他愛他的心已超過所有的一切,甚至生命。

“是嗎?”

望著他,令夜已然瞭解深陷情海中的人是怎樣的情況。

****

從上官棧被抓走後,上官相順用了他的人脈關係與權力,調派了所有的人去尋找,也貼出告示懸賞,可就是沒有任何消息。

“真是一群沒用的飯桶,養你們幹嘛?竟然連那種人都擺平不了﹗”大廳上,上官相順由於連日來都沒有上官棧的消息而大為生氣。

“爹,您別發怒。身體要緊。”上官乎耶安撫著。

誰都知道那群人的武功不弱,而且又不知道是什麼來歷,連是什麼組織的人都不明瞭,要人如何查起?

“滾、都給我滾﹗”看見一群無用的人,上官相順就有說不出的火大,恨不得他們立刻離開。

這群人一臉難色的看著一旁的上官平耶。

上官平耶知道這種事不能怪任何人,便說:“下去吧﹗”

“是。”

所有下人都走後,上官相順滿臉疲憊的一手撐著頭,一手揉了揉數日來沒合上的眼。

才幾日,上官棧被抓的事就讓原本容光煥發的他蒼老了許多。

“爹,您還是先休息一下,有棧兒的消息,我會通知您的。”

“說什麼傻話?現在怎能休息?還不加派人給我去找,要是棧兒有個什麼,就算拼了這條老命,我也要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對了﹗你到相爺府去一趟。”

“皇甫伯伯那裡?”上官平耶有些不明白為何要去。

“湘湘應該知道些什麼,我總覺得那天她的話有所隱瞞。”薑還是老的辣﹗

“那我這就去。”

****

上官平來到相爺府。

女僕快步到皇甫湘湘的房間通報。

“小姐,上官少爺在大廳上等您。”

“什麼﹗”皇甫湘湘一臉驚訝的表情。上次被她的未婚夫臭罵了一頓,現在上官平耶又來一定也是要來責罵她。“說、說我不在﹗”

就在她說話的同時,一道人影站於門前。

“不在,那現在這裡面的人是誰呢?”上官平耶早知道她不會想見他,便不等通知就走到她的閨房來。

“啊﹗”說謊被拆穿,皇甫湘湘不好意思的傻笑。“平耶哥。”

“我不會為難妳的,只要妳說出虎嚴的組織在哪兒就行了。”不等她請,上官平自顧自的坐了下來,還倒了杯茶來喝。

“我、我不知道啊﹗”她心虛的說。

“還想瞞嗎?要不我請妳的未婚夫來也成。”

“不、不要。”皇甫湘湘猛揮著手。再要他來還得了,才被狠狠的念過,他再來,她肯定三天三夜不用睡了。

“那就說出來吧﹗”偏著頭想了一下,上官平耶笑道:“把所有知道的事全說出來,不然我可不保證下次來時只有我一人。”

“唉﹗”什麼嘛,這不擺明了威脅嗎?本小姐吃軟不吃硬。偏不說﹗

看穿她心裡想的,他加重語氣:“別不信邪,要不我現在就請他來好了。”

“不行﹗”要是真這樣肯定比現在更麻煩,衡量一下,她還是妥協了:“好啦﹗我說就是了。”

“這才乖嘛﹗來,喝杯茶。”他笑著為她倒了杯茶。

“你真是夠了,沒人像你們這樣疼愛弟弟的﹗”老早就聽說上官家的所有人無不疼愛那小了他們十多歲的弟弟,只是沒想到會那麼誇張就是了。

“棧兒是我們的寶貝,沒有他家族會失去明亮。”這不是說說而已,而是肺腑之言。

“是嗎?”看著他一臉的憂愁,她倒覺得自己跟個壞人沒兩樣,竟然都到這個節骨眼了還搞神秘﹗“其實虎嚴是哪個組織的人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我家的秘密殺手,幾年前其實是他救了被人暗算的我,後來看他的身手不錯,爹才收他進府裡。”

“那知道他的來歷嗎?”

“我們雖然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可是他很少談起他以前的事,只有一次他喝醉時不小心說出口。”想起那夜把酒言歡的情景,她感到非常懷念,從那次後他就很少來找她了。

“哦﹗他說了什麼?”上官乎耶好奇的間。

“他說對不起一個女孩子,要不是他,左易也不會殺了她。”

“左易是誰?”難道這一切都與那人有關?

“他的大師兄,後來我也請竹苑的人為我查了一下。”本來就對虎嚴的過去感到興趣的皇甫湘湘,早就暗中派人調查此事。

“竹苑﹗他們查到了什麼?”

“雖然不知道組織的正確位置,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左易這個人是裡頭的大護法,地位雖然不高,可現在組織裡的事皆由他說了算。”

“嗯?”只是個護法,怎麼可能手下之人都聽他的話,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你不覺得很怪異嗎?以他的身分應該指揮不動那些人才對。”

“嗯﹗我也覺得奇怪,不過這是竹苑給的情報,應該不會錯。”其實在聽見這些情報時她也覺得怪,後來也請他們再幫忙查,可是卻被拒絕了,這讓她覺得更加的詭異。

“是嗎?”上官平耶沉思了一下,雖然知道了左易這個人,也知道所有事情皆是他所為,可最重要的事還是一點線索也沒有。

“對了﹗”她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大叫。

“怎麼?”

“我想起來了,虎嚴很喜歡到楓橋那裡。”

“楓橋﹗”這不是上官棧認識他的地方嗎?那地方人煙罕至,鬼魅傳說更是多不勝數,不過那倒是個不錯的藏身之處。

“對啊﹗而且只要爹讓他出任務他一定會乘機去一趟,好象去見一個人的樣子。”有次她好奇的跟了過去,可都還沒看清楚時就被迷昏了,再醒來已在自己的房裡。

“見一個人?誰?”

“不知道。”

“是嗎?”能讓虎嚴單獨見面之人一定是很重要的人,而且一定也知道組織的位置在哪兒。

****

就在兩人討論之時,一道人影無聲的進了屋子。

“誰?”

上官平耶察覺時,那人已來到兩人的身旁。

一旁的皇甫湘湘看著此人,年紀不超過四十,武功竟是如此了得,能在相爺府中來去自如。

那人臉帶半截鬼形面具,笑了笑。“別緊張,我是來報消息之人。”

“消息?”上官平耶疑惑的看著那人。

“你們不是貼了告示懸賞能提供上官棧消息的人嗎?”

“你知道棧兒在哪兒?只要你開價,多少我都給。”聽見有人要提供消息,上官平耶當然十分高興。

“我不要錢。”那人坐下來,指示皇甫湘湘倒茶。

什麼嘛﹗這傢伙竟然要我為他倒茶﹗她氣歸氣,還是照做了。

“請喝。”

那人啜飲一口。“好茶,不愧是相府中的名茶。”

“喂﹗你可以說了吧?”再也忍不下去的她口氣不好的說。

“前輩既不是為了錢,那又為何而來?”上官乎耶問。

“名。”

“名?難道前輩要高官之名?”原來是為了名利而來,這樣也好辦﹗但上官平耶看不出他是個貪圖功名之人。

那人笑了笑。“此名非彼名也。”

“還請前輩明說。”這下他也搞不清楚這人到底是要什麼了。

“名分,一個能讓虎嚴成為上官棧的人的名分。”

“你說什麼?”上官平耶實在不敢相信竟會有人要求這個名。

此人的邪正之氣交錯,他到底是誰?為何要促成他們兩人之事?看他的樣子似乎很關心虎嚴的一切。

“換不換隨便你。”那人又喝了口茶,笑著說:“我想上官家的大公子應該有權力決定這事。”

本來想用“回家向父親稟報”來拖延,可沒想到竟被他一眼看穿。

“你可以考慮,不過時間是不等人的。”那人悠哉的喝著茶。

“好,我答應你的要求。”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要上官棧能平安回來,萬事都好商量。

“成交﹗明晚子時你到楓橋,就會見到你所要見之人。”

“等等,敢問前輩是……”

“哈,以你的聰明才智不難猜出我是誰吧?”

說完,那人便消失在黑夜中。

“你知道他是誰?”皇甫湘湘不解的間。

“嗯﹗八九不離十。”看著那人的身影與手法,他不難猜出。

“誰?”她好奇的問。

“虎嚴的師父。”

“什麼?”

她不敢相信的看著消失的身影。

****

夕陽照著大地,紅通通的一片如血般,左易坐在屋內觀賞著,一旁的上官棧也從昏睡中慢慢醒了過來。

“嗯……”迷糊中他坐起身來,看見一人坐於窗邊,他還以為是厄爾欽,本想出口叫人,猛地想起自己被抓了。“誰?”

“怎麼,醒了嗎?”左易轉身看著上官棧。

上官棧本想起身,可身上的鐵鏈卻限制了他的行動。

“你是誰?這是是哪裡?”他心裡感到好害怕,從小到大一直都有人陪在身旁,這是他第一次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左易起身走到他的身邊,用手抬起他的下顎,邪邪的笑道:“嗯﹗睡著就夠可愛了,睜開雙眼後更是可人,難怪滄牙會動心。”

滄牙,他知道虎嚴以前的名字,那麼他和虎嚴認識囉?

“你認識虎,你是他的朋友嗎?”

看著一臉天真的他,左易不禁覺得好笑。“朋友,哈,多麼可笑﹗”

“你們不是朋友嗎?”既然認識又不是朋友,那麼不就是……“是仇人?”

“反應挺快的嘛﹗給你個獎賞。”

“什麼?”

上官棧還來不及反應,一個熱吻就落在他的唇上。

他呆了,過一會兒,他才從驚訝中醒來,一掌便打了過去。

這巴掌不偏不倚的落在左易的臉頰上。

“你這小子竟敢打我﹗”怒不可遏的左易惡狠狠的招著上官棧纖細的頸子。

這一招讓上官棧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放、放手……”他有氣無力的敲打著左易緊抓著他不放的手,眼淚已落了下來。“好難過……虎,救……”

又是那個名字,為何老是叫著那個人?

左易一把將他壓制在床上。

“你、你想做什麼?”望著他那瘋狂的眼神,上官棧全身不由得發顫。

“做什麼?哈……”

“你這個瘋子,放開我。”瘋了,這人瘋了﹗

上官棧掙扎著,可嬌小的身軀哪抵抗得了左易巨大的身體,他狂笑的扯破了他的衣服。

“不、不要﹗”上官棧不想虎嚴以外的人碰他的身體,便緊拉著殘破的衣服遮著自己。

左易俯來,在他的耳邊輕語:“要是你的身體被玷汙了,滄牙一定會很痛苦、很自責吧?”

“你、你說什麼?”上官棧不敢相信的用銅鈴大眼看著他。

“哈……”

左易狂笑不止,上官棧身上的衣服也在笑聲中漸漸被褪去。

“住手‥‥虎‥‥”淚水已沾滿了上官棧的臉頰。

“他不可能來救你的,認命吧,誰教你是他最愛之人,所以才會有如此的下場,要恨就恨他吧﹗誰教你是他看上的人。”

左易吻著他的雪膚,不停的侵佔他的身體。

“虎……虎……”

極力的呼喊卻得不到想愛的人的救援,漸漸的,上官棧的意識轉為模糊,看著遠處窗外的紅霞,他不想虎嚴看見他被佔有的樣子,這樣的他不如死了算了。

“嗚﹗”一聲輕哼,他咬舌。

正在嘗著他的甜蜜身軀的左易,見狀大吃一驚。

“可惡,竟然想死﹗我不會讓你就這樣死的。”他強硬的扳開上官棧的貝齒。

“不……”伴隨舌的疼痛,上官棧昏了過去。

看見上官棧昏了過去,左易對著門外大叫:“來人、快來人﹗”

“是。”一人應聲。

“傳鬼醫來。”

“是。”那人接令後便走了。

看著上官棧,左易低來在他的耳邊邪佞的說:“我不會讓你死的,因為你是我用來對付滄牙的王牌,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