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鳥鳴啁啾,淡淡的檀香四溢在採樓。

已醉了三天的夏侯真提輕揉著頭起身。

“嗚!好痛……”從未宿醉的他眉心微皺。

照料他鄉時的丫鬟見他醒來,高興的將一壺熱茶端到他的面前。

“夏侯少爺您醒啦,請用茶。”

“嗯。”夏侯真提拿起她手上的茶輕嚷了口,緩和下些疼痛。

丫鬟在萬花閣中見過太多宿醉的藝妓,為了服侍她們可是練了手好功夫,她輕揉著他的大陽穴。“好點了嗎?”

“謝謝,真舒服,不愧是採音的貼身丫鬟。”從未宿醉的他,這下終於瞭解到宿醉的威力,幸好在她的巧手輕揉下減緩了頭痛欲裂的感覺。

“夏侯少爺誇獎了。”聽見他的讚美,她感到開懷。

“採音呢?”沒見到她,夏侯真提好奇的問。

“採音姑娘接到花帖出閣了。”

“一大早?”她從未一大早就出門,是誰的貼子能讓她這花魁破例,他不用想也猜得出來是誰。

“夏侯少爺您在笑什麼?”她好奇的問,

“採音可能很快就會嫁人羅!”他語帶玄機的說。

“嫁人?”跟在玄採音身邊這麼久了,知道她向來打著不嫁人的主意,誰會有如此大的能力讓她改變長時間以來的想法,服侍她的自己竟然都沒有發現到?

“沒錯。”

“咦?”

就在兩人談得正起勁時,一道敲門聲傳來。

門外之人輕喊,怕吵著了裡頭的夏侯真提。

聞聲,她為敲門之人開了門。

“有事嗎?”見丫鬟身後站著古蝶衣,她恭敬的兌:“蝶衣姑娘您來啦!夏侯少爺醒了,請隨我進。”

夏侯真提見古蝶衣來此,趕緊由床上起身,倉促的隨手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

“不好意思,讓你見到我這模樣。”

“不,是蝶衣太唐突了。”見他窘迫的模樣,古蝶衣不僅莞爾,沒想到花名在外的他竟會有如此害羞的樣子,真可愛。

為了化解兩人的尷尬,丫鬟笑道:“夏侯少爺您醉著的這些天,蝶衣姑娘來了好幾回呢。”

“咦?”聽她這麼一說,他疑惑的看著古蝶衣。“是嗎?”

“嗯!”古蝶衣點頭。

“找我有事嗎?”夏侯真提不明白的問。

“這……”她不喜歡說謊,可也不能說是為了玄伶瑟的賭約而來吧!

丫鬟見夏侯真提如此不識相,用手肘頂了頂他的腰。

“什麼?”他不解丫鬟的用意。

“您……”她快被他打敗了,拉他到一旁小聲的說:“夏侯少爺您也真是的,人家一個姑娘家放段來見您,您怎麼還問人家來做什麼,太不解風情了吧!”

“啊!”這時他才想起古蝶衣是玄採音要為他做媒的人,“是啊!”

“真是的,您對別人的事就瞭如指掌,為何對自己的情感就那麼遲鈍?”

“當局者迷嘛!”他說笑道,轉身來到古蝶衣的面前。“真是不好意思,讓你跑這麼多趟來看我。”“不,您還好嗎?”見他身體好像還有些微恙,她關心的用手去撫模他微紅的臉龐。

“有……有點宿醉而已,沒什麼大礙。”她的動作讓他有點不知所措,除了家人和玄採音之外,很少有女人這麼親近他,這動作讓夏侯真提感到不自在,他連忙往後退。

“啊!”沒想到他會是這種反應的古蝶衣先是嚇了一跳,隨後笑了下。“對不起,我不知道您不喜歡人家模您。”

迸蝶衣沒想到自己的動作會讓花名在外的他這麼窘迫,不禁疑惑起眼前的人真是那讓名門閨秀止步的夏侯真提嗎?

“不……”這下反倒是他不知該如何接話了。

“對了,這是花蜜漿所做的糕點請您嚐嚐。”古蝶衣不想讓氣氛再僵下去,她拿出帶來的點心請他品嚐。“聽採音說您喜歡雪芙蓉,所以我做了些來。”

“沒想到蝶衣姑娘除了琴藝好之外,也會廚藝之事。”

“只是略涉,不知是否合您口味?”

夏侯真提拿起點心輕嘗一口,不禁讚歎:“好,做得真好,甜而不膩、香而順口。”

“您喜歡真是太好了。”見他吃得高興,不知怎地,她竟也覺得有些欣喜。

“你們也一塊兒來吃吧!”他高興的拉著兩人一起品嚐。

丫鬟們先是猶豫了下,見古蝶衣笑容可掬纂她們坐下,這才趕緊坐了下來。

夏侯真提禮貌的將雪芙蓉拿給兩人。

“哇!真好吃,蝶衣姑娘的手藝真是沒話說。”品嚐一口後,她忍不住讚歎。

“你客氣了,”古蝶衣轉身望向一旁的夏侯真提,“夏侯少爺,不知您明兒個有沒有空,能否陪我去個地方?”

“好啊!”他爽快的答應,“不過你以後別叫我什麼夏侯少爺了,這麼生疏,叫我真提就好……

“這……那您也叫我蝶衣就好。”

“好啊!蝶衣。”

就這樣兩人像一見如故的朋友,有說有笑的談了起來。

不知談了多久,此時天色漸暗。

“時候不早,我也該回去了。”古蝶衣望著漸暗的天空說道。

“我送你。”

就在兩人要出門時,一道敲門聲傳人。

“三少爺您在裡面嗎?”一道蒼老的聲音問道。

聞聲,他便知道是何人,立即打開門見狀,古蝶衣明白夏侯真提不可能送她,向他打了聲招呼後離開。

“二伯有事嗎?”

“三少爺,大小姐請您馬:上回府一趟。”

“知道了,我這就起身,”說完,他轉身來到丫鬟面前。“採音回來後,幫我跟她說一聲。”

“是,請夏侯少爺放心。”

“那我走了。”

夏侯聆卦坐在大廳上等著夏侯真提。

一見到夏侯聆卦,只侯真提心裡就開始犯嘀咕,看來今天又要難過了,唉!應該先把耳朵塞起來才是。

夏侯真提笑道:“聆卦姐找我?”

“真提。”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那火由他後頭將他抱住。

“焉語姐……你怎麼來了?”他訝異地道。

聞言,夏侯焉語先是給他一拳。

“臭小子!難不成我回孃家還要經過你同意?”夏候焉語佯裝不悅。

“啊!我又不是那個意思。”她就是愛曲解別人的意思。

“還敢給我頂嘴,你不想活啦!”

此時兩人竟玩了起來,一旁的夏候聆卦輕咳—聲。

“我說你們真像小孩,別玩了!焉語你不是有事要說嗎?”

“咦?”夏侯真提不解的望著她,難道不是去叫他回來被唸的嗎?

“給你。”她將一張喜帖交給夏侯真提。

“喜帖?”夏侯真提好奇的打開來看,“什麼?雪丫頭要嫁人了!”

“沒錯,你可要來哦!”

“嗯!我當熱會去,雪丫頭竟然也到了要嫁人的年紀!”這不禁讓他想起柳似雪小時候可愛的模樣。

“對啊!那你呢?你可比雪兒大了好幾歲,怎麼就是沒動靜?”她調侃的說。

“啊!”真是自掘墳墓,竟然自己開了話題,他苦笑道:“哈!真愛難尋,緣份來到嘛!”’

“是嗎?”

坐在一旁的夏侯聆卦嘆氣道:“唉……又是這句,你就沒別的詞可說了嗎?對了,這些天你都待在採音那裡,雖然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找出真愛,可你也不能都不回家吧!”

“這……”不回家就是不想念啊!

看出他心事的夏侯焉語邪笑道:“聽大姐說要是一個月內你找不到真愛的話,就要娶司馬家的幹金,這是真的嗎?”

“嗯!”他苦笑地點頭,誰教自己無法不聽夏侯聆卦的話。

“找到了嗎?”夏侯聆卦突然問道。

“還沒有……”都過十來天了,再這樣下去肯定要娶那司馬家的千金,唉!他的真愛到底在哪兒啊!

“喀!就知道你找不到。”夏侯焉語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焉語姐……”夏侯真提不悅地瞪著夏侯焉都這麼慘了還落井下石,太不夠意思了吧!

“別生氣、別生氣啦,唉,!要不是雪兒就要嫁人了,我就叫雪兒嫁給你不就成了。”她開玩笑地說。

“焉語姐!這世上哪有舅舅娶外甥女的?”夏真提無奈地翻了翻白眼。

“我只是開玩笑罷了!”夏侯焉語吐了吐舌頭。

“這還差不多。”

這時,夏侯聆卦插嘴道:“你最近還好吧!”

“咦?”他不解的望著她。

“我是說有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夏侯聆卦解釋道。

“沒有,不過倒是遇見了不少有趣的事。”

“有趣的事?”兩人好奇地問。

“嗯!我見到了兩個長得比女人還美的美男子,差點就向他們求婚,哈……”

想起在御品箏坊的事,他就覺得困窘。

“是嗎?沒事就好。”夏侯聆卦安心了些。

之前同業的人眼紅夏侯府的名望,總是找些地痞無賴來造次,最近更是嚴重到找殺手暗殺,雖然她已儘量避免有人找夏侯真提的碴,可還是擔心會有人暗地裡找上這個夏侯府的台柱。

“會有什麼事嗎?”他不解的問。

“沒什麼,你看你身上還帶著酒味,先去休息吧!”

“也好。”他覺得頭還有些痛。

從萬花閣回來的古蝶衣才剛進門就被請上樓閣,玄伶瑟與花無華正在裡頭飲酒。

“玄老師,花公子您們好。”古蝶衣恭敬的福了福身。

“聽說你又去了萬花閣。”玄伶瑟優雅地品酒。”

“是的,真提是個非常有趣的人。”想到兩人今天的談話,她覺得夏侯真提一點都不像外界所傳,可以說是個正人君子。

今兒個談話時,古蝶衣曾數次挑逗夏侯真提,可他總是技巧性的迴避掉,沒有半點不規矩的動作。

“有趣!”玄伶瑟感到奇怪。

向來不喜與人有所接觸的她,竟會覺得夏侯真提是個有趣之人,難道動情了不成?

“真提是個很體貼的人。”古蝶衣嬌笑了一下。

餅去的日子她都待在房內練琴,從來就不想多瞭解外面的世界,但在見著夏侯真提後她的想法漸漸改變。

“你下去吧!”

“是。”

迸蝶衣離開後,一直沒開口的花無華突然大笑。

“真是太有趣了,看來我很有可能反敗為勝哦!”

誰都沒料到古蝶衣竟會對只見過幾次面的夏侯真提有如此好的印象。

“那是不可能的。”

“是嗎?不過看她剛才說話的樣子,誰都猜得出是怎麼回事。”古蝶衣簡直像在戀愛中的人一樣。

“你見過我輸嗎?”他意味深長的說。

“你該不會是想……”見他一臉詭譎,花無華覺得恐怖。

“哈哈!”

月兒高掛,夏侯真提回府後不久便接到玄伶瑟的邀約。

依約而來的他坐在樓閣內等著主人的到來。

這時,玄伶瑟手抱著琴走了過來。

“真高興你能來。”他放下手上的琴坐了下來。

“樂神之邀,有何不來之理?”

“樂神,哈!這只是世人對我的稱呼罷了,你就叫我伶瑟吧!”這個稱號他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好,只會帶來麻煩而已。

“伶瑟你能為在下彈一曲嗎?”

很少人聽見過玄伶瑟親自彈琴,連御封他的皇上要求過數次也未曾聽見過,他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為你而彈,我願意。”玄伶瑟笑著在他耳邊低語。

“什麼?”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夏侯真提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望著他。

“真……真的嗎?”

“我從不說無法實現的話。”

語畢,他點起檀香坐於琴前彈奏了起來,幽揚的音律隨著琴絃的動作而傳出,高低起伏的弦律迴盪在深沉的暗夜中。

此時沉醉在琴聲裡的夏侯真提不自覺地走近玄伶瑟的身旁,他傭懶的趴在桌上,看著不停舞動的手指,享受著此刻的靜謐感覺。

“好美。”他忍不住讚歎。

此時玄伶瑟停止彈奏,望著沉浸在琴聲中的夏侯真提,他真的很可愛,略嫌瘦弱的臉龐洋溢著滿足的神情。

玄伶瑟不自覺地伸手去觸模夏侯真提的臉龐。

“好美。”

“咦?”琴聲停了又有手指在臉上滑動的舒服感覺,他脒著眼望著玄伶瑟。,

“怎麼停了?”

“好聽嗎?”

“嗯!真好聽,你不愧是樂神。就算是採音也沒有這麼好的感覺。”仍沉浸在剛才氛圍中的他,任由玄伶瑟觸碰。

玄伶瑟一把將夏侯真提抱進懷中。

“你……你做什麼?”玄伶瑟的動作讓他嚇了一大跳。

“想不想學如何彈琴?”他臉貼近夏侯真提的臉輕語。

“學琴?可是我不會。”

“我教你,來!”

玄伶瑟緊貼著夏侯真提的身子,牽起他的雙手,緩緩的在琴絃上撥弄幾下,不成調的音符由然而出。

他的動作讓夏侯真提感到有些為難。

“教琴需要貼這麼近嗎?”他紅著臉,不好意思的問。

“討厭?”

“不,只是……”兩個大男人這樣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只是什麼?”玄伶瑟在他的耳朵旁吐氣,戲譴的笑道。

“別……”

玄伶瑟過分親密的舉動讓夏侯真提全身不自在,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不是討厭也不是反感,只覺得有種奇特的感覺湧上心頭。

“來喝杯酒吧!”玄伶瑟從桌上取了杯酒抵住他的唇。

“嗚……”夏侯真提還來不及開口拒絕就被灌酒,由於他喝得太急不小心嗆著,不停地咳嗽。“咳、咳……”

“還好吧!”見狀,玄伶瑟笑著抱住他的身子,為他輕拍背部,希望他不要再咳嗽下去。

“嗯!”夏侯真提驚覺兩人的身子巳毫無距離可盲,他紅著臉用手隔在兩人中間拉出一點距離來。“沒……我沒事了,謝謝。”

玄伶瑟再次拉起他的手想繼續教他,“再來。”

“不了,下次吧!”他還是不習慣這種身貼身的教法,實在太奇怪了。

“是嗎?”玄伶瑟笑了聲,“那喝酒吧!”

玄伶瑟為他斟了杯酒。

“謝謝。”夏侯真提舉起酒杯啜飲一口。

“聽說蝶衣今兒個去見你了,你們倆好像聊得挺開心的,我從未見過她那麼高興過。”

“嗯!蝶衣是個好女孩,不只琴藝好,連廚藝也很好呢。”夏侯真提開心的說。

“哦。”玄伶瑟啜飲一口,意味深長地問:“你喜歡她嗎?”

“喜歡啊!蝶衣是個好女孩,不管是誰都會喜歡她吧!”單純的他說著對古蝶衣的感覺。

一旁的玄伶瑟露出詭譎的神色。

“是這樣嗎?”

“當……嗯……”

夏侯真提說得正高興時,一個熱吻毫無預警的貼上他的唇,他瞪大眼看著吻著自己的玄伶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