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就在他想事情想得出神時,一群黑衣人將他團團圍住。

“你們要做什麼?”

“殺你。”

此話一出所有黑衣人猛然攻上,卻在一瞬間被—道人影擺子。

“您投事吧?”劍使剛由御品箏坊出來,就看見夏侯真提被黑衣人包圍,情急之下他毫不考慮的動手。

“你是誰?”

“劍使。”見行蹤已經曝光,他也不想隱瞞。

“劍使!我認識你嗎?到底是誰要你來跟著我?”這些日子以來,他隱約感覺出有人在背後保護他,他直覺那人正是他,“這……”劍使遲疑了下,不知該不該說出來。

“是伶瑟吧!”夏侯真提試探性的說。

“這……”他的表情確定了夏侯真提的疑惑。

“可惡!”沒經過他同意就找人監視他。

“夏侯少爺。”

見他生氣的跑走,劍使也趕緊跟上。

叩,叩……

夏侯真提用力敲著門,侍女聞聲馬上來開門,

“夏侯少爺您怎麼折回了,有東西遺落了嗎?”見才剛走的卻折回夏侯真提,侍女疑惑的問。

“對。”夏侯真提火大的說。

“那我幫您找。”從未見他如此生氣,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了,我找伶瑟,他在哪裡?”

“這……”侍女遲疑了下,現在可不能讓夏侯真提見著玄老師的成,不然他一定會更火大。

“玄老師不在。”

“不在?”

“是的,玄老師出去了。”

“我不信。”見她閃爍其詞,他直覺她在騙人,

“夏侯少爺您別……”

夏侯真提直往玄伶瑟的房間走去,侍女趕緊上前阻止,可她們腳程沒有他快,他二話不說地一腳踏開房門。

瞬間他僵住了,夏侯真提沒想到才調戲完他沒多久的玄伶瑟,竟然和另一個女子赤身地享受魚水之歡。

“哇!”女於一見大門被打開,先是嚇得大叫了聲,隨後憤怒地瞪著這個壞了她好事的冒失鬼。

夏侯真提羞紅著臉轉身,“你……你真是太不要臉了!”

此時玄伶瑟竟—腳將壓在身下的女子踢下床,女子赤果的倒在地上。

“玄……”女子像意猶未盡般,嬌媚的喊著。

“閉嘴!”玄伶瑟氣憤的大吼。

女子有些嚇倒打了個冷顫,趕緊閉上嘴巴。

隨後趕來的侍女為那女子披上衣服,滿臉歉意地說:“對不起,玄老師。”

“你們都下去吧!”他冷冷地道。“是。”侍女識相的回應。

而那女子竟不知死活的說:“玄老師我還要。”

“同樣的話別讓我再說第二次。”望著夏侯真提他感覺高張,在看向剛才還在自己身下的女子時,竟有種厭惡感。

自從抱過夏侯真提之後,他竟對別人沒了那股衝動,所以他想試試看是否真的只有夏侯真提才成,因此便命人找來和他最合得來的女人進行試驗,沒想到不只沒有感覺之外,還讓夏侯真提目睹這一幕,“那要再找我哦!”

女子只披著衣服就走出門,在和夏侯真提撩身而過時,還不忘投給他一個高傲的眼神。

“劍使你也出去。”

“是。”

劍使離開時順手搏門關上。

頓時原本熱鬧的房內,竟只剩下他與玄伶瑟兩人。

這樣的氣氛讓夏侯真提感到害怕,就在他想逃離時,一道身影將他壓制得動彈不得。

背後的那股壓迫感讓他全身發抖。

“你……你想做什麼?”

“這應該由我問你吧!”玄伶瑟一身赤果用手抵著門,在他的耳邊輕語:“你既然壞了別人的好事,當然得賠償羅!”

“什麼?”

夏侯真提還未反應過來,一道熱吻已向他席捲而來,不斷侵略著他雪白的肌膚。

“住……住手……”他實在沒想到,玄伶瑟竟然想用佔有過那女子的身子來佔有他。

夏侯真提淚水直落,他的心好痛,沒想到在看見玄伶瑟與別人魚水之歡時,他的心會這麼痛。

“別抗拒了,你不也很有性趣嗎?”撫模著他的分身,玄伶瑟戲譫的說。

“嗚……不……求你別碰我。”他無法解釋自己的感覺,但是現在的他真的不想讓玄伶瑟碰。

“怎麼哭了?”見夏侯真提哭得這麼傷心,他的心就像被人揪著。

玄伶瑟連忙拭去他的淚珠。

“別碰我……”他生氣地打掉玄伶瑟的手。

“你!”被他拒絕,讓玄伶瑟有些氣憤。

夏侯真提望著玄伶瑟哭訴道:“你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愛憎,你是個比野獸還沒有感情的人。”

“什麼!誰準你如此批評我?”聞言,玄伶瑟氣惱得—巴掌打過去。

夏侯真提的雪白臉龐落下了五瓜紅印,這一巴掌下去,連玄伶瑟都嚇了一跳,他本想上前安撫夏侯真提,沒想到夏候真提竟笑了出來。

“哈……”

這時他才明白,在玄伶瑟的心中他真的只是玩物,—個供他發洩的玩物而巳,他好恨,恨自己竟如此下賤會愛上這樣的人,“真……”他想安慰夏侯真提,卻被他拒絕。

“別碰我,我不會再讓你碰我。”他嫌惡的怒瞪著玄伶瑟,“別再找人監視我,我不再是你無聊時的玩物。”

語畢,夏侯真提衝出房間。

這時劍使走了進來,為玄伶瑟披上衣服。

“對不起,是劍使一時不小心被夏侯少爺發現。”

“跟著他。”

“是。”

劍使走後.玄伶瑟生氣地大掌一拍,桌子碎成數片。

“可惡……”

夏侯真提哭著奔出房門,見花無華和古蝶衣正在不遠處說著話,他停下腳步來拭去自己的淚水。

“你還要實行嗎?”花無華詢問道。

“玄老師的意思我不能違抗。”古蝶衣撫著琴說。

“你愛上真提了吧!”

“我是喜歡,因為真提很單純。”她不否認。

“可是伶瑟他也一樣。”

“玄老師!”他的話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我看你還是放棄真提好了,要不伶瑟不知會怎麼對你?”花無華思忖了下,建議道。

當一個人真正想擁有一件東西時,所有人都會不擇手段地奪取,更遑論是玄伶瑟。

“你想讓真提成為玄老師的玩弄對象?”’古蝶衣笑著問。

“當然不是,不過也許真提能改變伶瑟的病態也說不定。”看過玄伶瑟對夏侯真提那股獨佔欲後,花無華有此感覺。

“我看你還是放棄當初打賭的事吧!”

“你自動放棄嗎?”

“伶瑟變了,你也變了,這和先前的打賭完全不同,早巳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要不是你和玄老師無聊的賭約,我也不用去勾引真提……”

就在她還未說完時,一道身影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真提!”兩人異口同聲地道。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玩弄我?”夏侯真提好不容易止住的淚再度落下。

他沒想到所有的事都變了!

先是被玄伶瑟這個朋友凌虐,後來又發現被古蝶衣這個好友戲弄,他不知道什麼才是真的,所有事情都變了調。

“真提我……”古蝶衣很想解釋,可是又不知該從何解釋起。

“別說了,我不想聽,”他搗著耳朵無力的說。

“真提,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花無華想解釋卻被他攔阻。

“都沒有意義了不是嗎?沒想到你也聯合伶瑟來騙我。”夏侯真提十分難過,語氣哀傷。

“我……”對於他的指控,花無華無法反駁。

夏侯真提轉身走到古蝶衣的面前,“蝶衣。”

“真提。”她無措地望著他。

“我要你嫁給我!”

“什麼?”花無華實在不敢相信自己親耳聽見的。“真提你瘋了不成,你怎麼可以……”

“我當然可以,是你們欺騙我在先。”他講得非常堅決,再次說道:“蝶衣嫁給我。”

“這是為了要我贖罪嗎?”她淡然地問。

“不,對你我從未有過這樣的想法,而且我喜歡你。”

“是嗎?”她怎會不知道,他的喜歡並不是真正的愛,可是為了自己犯的錯,她願意贖罪。

“我願意。”

“那我會請聆卦姐來向你提親。”夏侯真提微揚起嘴角。

他那鬱鬱寡歡的樣於令人看了難過。

“真提,我能問你一件事嗎?”古蝶衣道。

“嗯!”他點頭。

“你真的喜歡我嗎?”她並不是想知道夏侯真提對自己的感情,而是想讓他正視自己真正的情感。

聞言,夏侯真提遲疑了下,他是喜歡她,可此時他的淚竟落了下來。

“真提……”她皺眉想上前安慰。

夏侯真提落寞的笑了聲後說:“我喜歡你這是可以肯定的,你放心吧!我會讓你成為最幸福的新娘。”

說完他便離開了御品箏坊。

望著他遠去的身影,古蝶衣不禁輕嘆。

“可是你卻會是最不幸福的新郎……”

“你真的要嫁給他?”花無華詢問道。

“對真提我有這樣的責任,為了你們那可笑的賭約。”

語畢,她帶著古琴離開。

“這樣真的好嗎?”花無華望著她的背影嘆氣。

“什麼!找到了?”

一大清早便聽見夏侯聆卦被驚嚇到的聲音。

“聆卦姐,你也太誇張了吧!”見她—臉詫異,夏侯真提笑道。

“真的嗎?真的找到真愛了?”夏侯聆卦不信的再問了次,“嗯!”他點頭。

“是嗎?是這樣嗎?”她終於稍稍平息了激動的情緒。

望著夏侯真提,她看得出來他並沒那那份即將成婚的喜悅,反倒讓人感覺到一股憂愁的痛苦,可是他都給了確定的答案她又能說什麼呢?

“本來就是這樣,為何你不相信,怕我為了不娶你安排的人,隨便找個人娶嗎?”他笑道。

“依你的性格是不會啦!不過我只是沒想到你真的在一個月內找到真愛罷了,對了,是哪家的姑娘?”這件事確實讓她感到不可思議。

“御品箏坊的蝶衣。”

“蝶衣!她?”她想起古蝶衣曾來過數次,不僅長得可人又清麗,還對琴瑟相當有造詣,對她,夏侯轉聆倒是滿意。

不過她覺得古蝶衣怎麼都不像是他的最愛。

“希望姐姐能儘快下聘。”夏侯真提害羞的道。

夏侯聆卦嘆了口氣,見事以成定局也不好再說什麼,不管怎樣的確符合她當初說出的條件。

“再過三日是黃道吉日,我會親自到御品箏坊提親。”

“謝謝你,聆卦姐。”

夏侯聆卦撫了撫他的臉龐,“傻孩子,都是自家人和姐姐客氣什麼!”

“嗯!”

這時夏侯聆卦注意到他未戴鏈子,“真提,你的鏈子呢?”夏侯聆卦緊張地道。

“這……天熱所以我……”他隨口編了個理由。

“這是什麼理由啊!都說不管如何都不準拿下來,真是不聽話!快去將鏈子戴上,那可是夏侯府的傳家寶丟不得的。”她催促著。

“嗯!”

砰!

又是一道砸琴的聲音。

數日來,這已不知是玄伶瑟砸毀的第幾架琴了。

“怎麼又砸琴了?”

“嗯!這都不知是今天的第兒架了!”

“你們覺不覺得自從玄老師與夏侯少爺鬧翻了之後,玄老師砸琴的情況更加嚴重?”

侍女們點頭如搗蒜。

“大廳上的那人是來做什麼的……”

侍女們不禁枉大廳跑去想著熱鬧。

此時夏侯聆卦正坐於大廳上,望著坐在一旁的古蝶衣,“呵……”人家說丈母孃看女婿是愈看愈有趣,現在的夏侯聆卦很能體會這種感覺。

迸蝶衣卻沒有一點做新娘子的感覺,“聆卦姐,您今兒個來是……”

“丫頭,當然是提你的親事。”她笑得更開心。

“是嗎?”古蝶衣沒想到會這麼快,更沒想到夏侯真提是說真的。

見她並沒有喜悅的表情,和夏侯真提—樣帶著憂愁,夏侯聆卦疑惑地道:“怎麼,不高興?”

“不……”古蝶衣低語。

“對了,玄伶瑟怎麼這麼慢?”她來了好幾個時辰了,怎麼當主人的還遲遲不肯現身。

沒主事者,這教她怎麼提這門親事。

“這親事由我應了就成。”總不好讓她在這虛度時間,況且這事真讓玄伶瑟知道,恐怕又會有變化!

花無華曾說過玄伶瑟變了,也許她的出嫁能夠將所有事情逼上台面也說不定。

“是嗎?”怪了,這親事真的是雙方同意的嗎?

夏侯真提與古蝶衣的模樣是那麼的痛苦與無奈,一點也不像是即將成婚的人會有的表情!

“是的。”

“好吧!再過七日是嫁娶吉日,那日會來迎娶你,你有沒有意見?”

夏侯聆卦知道時間太過倉促,不過也沒時間讓古蝶衣多想了,再晚也許就來不及了也說不一定。

這麼快,可是都堤要嫁的不是嗎?她淡然一笑,“沒有,就依您的意見。”

“那就這麼決定了。”

“嗯!”夏侯聆卦走到她的面前,“蝶衣。”

“什麼!”她突然的動作,讓古蝶衣感到怪異。

“如果……”她欲言又止,“咦?”古蝶衣不解的望著她。

“沒什麼,就這樣定了。”

說完夏侯聆卦便離開了,門外偷聽的侍女們無不大驚。

“什麼!夏侯少爺要娶蝶衣姑娘?”

“怎麼會?玄老師該怎麼辦,夏侯少爺不是玄老師的嗎?”

“對了,這事玄老師應該還不知道吧!”

“這……”

侍女們不禁同時望向醉琴樓。

哀著琴絃。

這時丫鬟泡了壺茶走了進來。“夏侯少爺來喝杯茶吧!最近採音姑娘老是不在閣中,看來真的如您所說的呢。”地竊笑了下。

“是嗎?”

丫鬟剛說完話,一道聲音馬上傳來。“啊!採音姑娘……”果然不能在別人背後道是非啊!

“真是的,才出去一會兒就說我的是非。”她開玩笑地說。

“對不起,下次不敢了。”丫鬟連忙道歉。道:“別讓人來打擾我們。”

“嗯!知道了。”

丫鬟笑道,轉身離開房間。玄採膏走近他的身邊,用手輕撫那低垂的臉龐。

“怎麼了?”她溫柔的問。

“採音……”抱住她的身子,他幽幽地道:“我要結婚了。”

“什麼?”她大吃一驚。

“怎麼你的反應和聆卦姐都一樣啊!”他打趣的說。

“還說呢,這種不可能的事誰都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吧!”對自己的舉動,她可不認為有何不當。“說,和誰?”

“蝶衣。”

“什麼?”她的反應更大。

“有必要反應這麼大嗎?蝶衣可是你介紹給我認識的。”

“是沒錯啦?可是……”她實在想不通為何古蝶衣會嫁他?

雖然兩人是好朋友,但是也沒有好到可以論及婚嫁的地步才是。

以古蝶衣的性格除非有必要,不然她不會自找麻煩,難道在她不在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真提我問你,發生什麼事了嗎?”玄採音擔憂地問。

“有,不過不重要了。”他淡然地說。

是發生很多事,但是那都不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古蝶衣得到應有的幸福,他不想再想起與玄伶瑟發生過的任何事。

“不重要?真提你怎麼了?”見他這麼落寞,她好心疼。

“採音……”擁她在懷中,他淡淡的說:“為何在我身邊的人都能得到真愛,而我卻不能?”

他的淚隨著話語落下。

“真提別哭啊!”他的淚讓人心酸,玄採音溫柔的撫去他的淚珠。

“我知道對蝶衣很抱歉,可是我……”說到此他的淚如雨下。

他不能對任何人說出他內心的感覺,那股對玄伶瑟不捨的感覺。

對玄伶瑟是情也是愛,可是就算夏侯真提如此深愛他,他也只是把他當成玩物,對於一個沒有情愛的人,他又想求得什麼呢?

“真提……”她不知該用什麼話來安慰他。

玄採音擔憂的望著他,從小夏侯真提只要感情受挫都是這種表情,到底是誰讓他這麼痛苦與無奈呢?

“採音我好苦,為何我要愛上一個根本不愛我的人?”“是誰讓你這麼悲傷?”

對她而言不管是誰都不能讓他那麼憂傷!

“已經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哭過後,夏侯真提的心平靜多了,他不想再想起謊言、背叛與不實。

“真提。”

他握起她的手,笑道:“小時候你曾說過會在我娶妻時給我你最真誠的祝福,採音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你會祝福我吧!”

“就算是不愛之人,你也願意得到我的祝福嗎”她真的不希望他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來。

“我……”頓了下,他點頭。

“真提……”實在不想他後悔,可是又不想掃他的興。“可以,我會給你我最真誠的祝福。”

“真的。”他笑容洋溢。

“嗯!等到你婚禮那日吧!”玄採音如哄小孩般笑道。

“那我等你的祝福。”他笑得更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