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處濃密的樹林中,在一條顯少人跡的路徑上,聚集了幾個年少的孩子和大人。

“紅玉,你這次出去可得小心。”

一個年邁的老婦拉著一個身穿豔紅的少年說著。

“白媽媽,您別擔心,我一定會十分小心的。”

全身像被紅色光茫包圍住的少年微笑著說著,他一微笑,就像一朵紅玫瑰盛開似的豔麗。

“紅玉,可是你這麼迷糊,又這麼遲鈍,我們當然都會擔心呀。

一個較矮小的全身穿著黃衣的清麗模樣的小女孩拉扯著紅衣少年說著。

‘黃碧,怎麼這麼說紅玉哥哥啦,這次出門我一定都會沒問題的。”

紅玉有點被人揭發醜事般的羞愧,只好對著叫黃碧的小女孩眨丁眨眼,輕模了模頭,還拍了拍自己胸膛表示沒問題,讓女孩漾開了笑容,讓黃衣女孩安下丁一點心。

“紅玉,不論如何,一定要以安全為第一。”

身旁一個較高的少年凝視紅玉說著。

“藍石,恩?怎麼你也和碧兒一樣會擔心我了?”

紅玉失笑地伸手拍拍全身藍衣的好友臉頰說。

“白痴,都要走了還開玩笑。”

藍石不高興的甩了臉下看他,對於從小伴到大的好友,由衷地捨不得。

“呵……你們都要保重,還有.紫晶.你也是,要好好照顧大家。”

他看向從一開始只是看著他們不發二日的全身紫衣的人。

就算要分離了,他依然還是這麼沉默寡言。

不過,他了解他眼中的不捨,這樣就夠了。

“嗯。”紫晶依然不多言,只是回答一聲,眼眸仍是直盯著紅玉,像是想將他的身影烙人心中似的。

“紅玉……我們還有機會再見嗎?”

黃碧緊拉著紅玉衣櫻,眼眶慢慢聚滿了晶淚。

“別擔心,如果有緣,我們是一定會再見的。”

紅玉蹲,輕抱安撫著黃碧,也將眼神拉向身旁的好友,許下保證。

“時辰到了,紅玉……你該出發了。”

聲音從寓他們有一段距離的前方傳來。

‘好,婆婆,我來了。”

紅玉站起身.便往前直走,臨走前,還回頭向著他們幾人,露出

了笑顏,希望他們別為他擔心。

紅玉走到了全身穿著一片灰色的老婆婆身邊,那是他們一族最

老的長者。

“紅玉,時辰到了,你該離開這了。”

老婆婆模著紅玉紅潤的臉頰,才想不過幾年,當年還抱在手上的小嬰孩,已經到了出外旅行的年紀了。

“嗯……我也該走了,灰婆婆,你也要保重。”紅玉看著從小便教導著他的婆婆,心中仍有許多不捨。

“嗯……還記得我昨天囑咐你的事嗎廣婆婆不放心的再問一次。

“啊……怎麼連灰婆婆也不放心我呀……”紅玉面露沮喪的說。

連不成他平常做的那些糗事,讓大家不敢再信任他了嗎?看來得好好檢討一下。

“紅玉……我只是怕你……”婆婆面露赧色不好意思的說。

“是……紅玉知曉,等出了這片密林後,一直往東走,便會遇到我的命定主人的。”

紅玉把記得的事.一一說出口。

“好……記得就好。即使付出生命,也得保護主人。”婆婆語重心長的囑咐道。

“是.紅玉瞭解。”紅玉微笑答允。

“還有,紅玉在你身邊,你一定要小心保護,無論發生什麼事,都絕不能將紅玉交出。”婆婆表情迅速轉為嚴肅,口氣也不復適才的閒淡。

“紅玉絕對會拚命守護紅玉。”紅玉的微笑也迅速消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成熟的面孔,以生命去保護誓育。

“好……該走了,記得,見到命定主人時,你便會知道了。”婆婆拍拍紅玉的背,催促著他上路,再晚,時辰誤了就糟了。

“好,大家要好好保重。”

紅玉回身看向仍不捨他離去的家族們,最後一次他們深印在記憶中,便瀟灑地揮揮手後笑吟吟地轉身離去。

“紅玉!”黃碧難過的哭倒在白婆婆的懷中,他的好哥哥、好朋友要離開了,讓她難過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以眼淚渲洩她的心痛。

一旦離去,何日才有重逢之日。

他們都清楚,卻也無法反抗幻玉的命運。

只能靜待自己離去之時。

“呼……沒想到竟然是我最早離開幻玉族……藍石和紫晶都比我還大呢,卻是我先離去,反而讓他們送我……他們一定也很難過吧。”紅玉一個人慢慢走在樹林中,邊喃喃自語說著話。

幻玉族是一個奇特的族群,一個擁有悲慘命運的族群。

身為其族之少數人,命中便屬某一玉所有,像是自己,黃碧,藍石,紫晶等等,便命屬玉石類。

因為當自己一出生時,灰婆婆便看出自己命屬紅玉。也因此自己被取為紅玉。

幻玉族人並非所有人都有玉之名,像是灰婆婆和白婆婆等,便一生無玉所屬,雖不需為紅玉而生,然一輩子卻也為無法離開幻玉族。他們必須負責幻玉族的興衰傳承。

而其命有玉者,命中早晚會出現其玉之主人,也就是自身的主人。自己必須為主人赴湯蹈火,甚或奉獻出生命。

這就是幻玉族的宿命。

也是他一出生便被紅玉附上的命運,怎麼逃也逃不了的命。而擁有玉之命者,便也繼承了其玉之力,為的便是保護主人。

紅玉的能力是“祈願”。

從此以後,到底會是好或是壞,紅玉也無暇去想,只知道往前直走,凡事自有老天爺安排,他也無須再去費心。

既然它已經為自己決定好了宿命,自己就算反抗也沒用,反正自己也不討厭如此,反而對能出去逛逛世間L的有趣事物感到十分有趣。

幻玉族始終藏匿在非常人能到的隱秘處,不是深山野嶺,就是孤島雪地,讓人模不清蹤跡。

幻玉族中的屬玉者在時刻未到之前,是不允許獨自出門的,除非像現在這種情況,因此紅玉他們也從不知道外面的事物如何,只有偶爾聽聞一些非屬玉者出去採買物品時回來告訴他們的趣聞了。

因此紅玉想親眼看看外面的情況已經是很久的期望了。

難過的只有……必須離開那群自小為伴的好友的傷感罷了。

紅玉一想到那些好友們,又產生了難過心情,猛一甩頭,將俏麗的紅色短髮甩了幾下,將悲傷情緒丟開,趕緊恢復心情。

“啊……難不成……這就是‘外面’突然,紅玉睜大了雙眼看向眼前的平地,有一些穿著和他下同衣服般的人來來往往的走著。

他幾乎從未看過外邊的人和景色,這景象令紅玉差點大叫出來,他真是太高興了。

這至少是悲悽宿命中最開心的一件事了。

“這樣看來,我已經出了樹海了……我真的走了好久呀……”紅玉回頭看向身後的樹林,再留戀地看了最後一眼,紅玉便跳出步伐,不再留戀。

“接下來,就是一直往東走了,找尋我的主人了。”

紅玉腳轉了一個方向,輕輕巧巧的便朝了東方前進。慢慢的朝向他的命運之路,找尋自己的主人了。

紅玉一連走了許多天,沿路不斷詢問著路人,今天依然又是走了一整天,不過,紅玉終於如願走到了象徵繁華熱鬧的京城大街了。

紅玉將映出豔紅色的美眸悄然拾起,微微看了看天色,適才層層的厚重白雲已經在恍然間,漸被黑色的迷魅取代了,大致上時辰已偏晚了,肚子也有些飢餓感了,紅玉看了看四周的店家,兩隻靈活有神的眼睛正尋找著合適的落腳之處。“啊……這間虹樓坊,感覺還挺不錯的,進去看看吧……”紅玉望了四周一陣,終於選了一間以紅色為底,金色為輔,以深紅為粱,淡紼色為內,一間具有特殊的美麗雕飾的精緻茶坊秸做休息。

丙然不愧是京城,連個茶坊都這般講究……

紅玉的一身紅衣紅髮打扮,一出現在茶坊中,便吸引了多數人的注意,雖然時逢外族融合興盛之際,奇衣怪服在當時,並不算特別引人注目,然而,擁有過人美貌及一頭豔麗的紅髮,再加上,襲鮮紅大衣襯托紅玉的奇幻氣質,全身就如同籠罩著一片紅色光茫,因此紅玉的出現,仍令在場的人為之驚歎而奪目。

然而遲鈍如紅玉這般的人,當然不會發現這種異狀,依舊認真專注於餵飽他已飢餓多時的可憐肚皮了。

“唔……好好吃,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紅玉將筷子放下,一副開心笑容的撫著已撐飽的肚於,便將右手支撐著那白裡透紅的絕美臉蛋,放任腦中一片空白,呆呆的思考著接下來該往何處走,好不容易走到了京城.現在該如何好呢……究竟,他的主人身在何處呢……?身上的銀兩已經快用之殆盡了……再不快些找著……說不定他便會先行餓死了……

正當紅玉沉迷在自己的苦惱中,兩個魁梧漢子來到自己身邊。

“小子.快跟我們走。二個面容猥鎖,聲音低沉,面帶邪惡眼神的大漢,盯著仍呆愣著兀自愁苦的紅玉野蠻的說著。

“咦……?什麼?”紅玉被聲音的叫喚而飄然回過神來,眸子映滿了奠名所以,看向那兩個身形皆大過自己一倍的男人。

“我說,你和我們走,紅衣服的小子。”另一個惡聲怖相的男人不耐煩的回答,這小於,是傻了嗎,難道不知道,他們兩個可是在這裡鼎鼎有名的“二骷首”嗎.還不乖乖認命地哭喪若一張臉,順從地和他們走,好不容易見到了一個長得美麗的不像普通人的小於,拿去賣給什麼喜好男色的富商大賈,肯定能讓他們發一筆大財。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廣紅玉一臉疑惑,一雙靈活有神的眸子沾上了疑問的色澤。

“別問這麼多,乖乖跟我們走就是了。”兩名大漢齊發出聲,聲音之大,更讓茶坊四周的人不敢亂動,深怕惹上麻煩,自討苦吃。

二骷首是在京城大街內時常為非作歹的地痞流氓,平常總是在京城到處閒晃,藉著身強體壯,惡聲惡形的破壞市集為樂,更是喜歡找尋相貌美麗的人,強賣去青樓,或做大戶人家的奴隸,在京城少有人敢和他們正面衝突,只怕惹事上身。

“那可不行,我有要找的人,真是對不起兩位大哥的好意了。”紅玉毫不畏懼地綻開如花般的笑顏,舉起雙手呈作揖狀,天真開朗地對前方怒氣沖天的惡人回答。

紅玉心裡明白這些人的所意為何,就算天生遲鈍如他,接連多天下來遭逢同事,不想記起也難了。

“那可由不得你說不行。”其中一名莽漢生氣地用粗壯的手往前捉拿,欲將紅玉捉住,沒想到紅玉縱身一跳,便跳離了撲掌而來的攻擊。

“你……你竟然敢對我們二骷首反抗,這下,非好好教訓你不可。”另一名大漢心生怒氣,惡聲地丟下二骷首的催魂令。

“那也該看你是否能捉得到我了?”剛才一瞬跳縱,而翩然停落佇在桌上的紅玉,面不改色地依然笑嘻嘻地對著兩個臉色鐵青的蠻漢回答。

‘你這傢伙,給我試看看”我非把你……”惡漢原本已扭曲變形的臉,在一瞬間,便被恐懼害給取而代之,連粗啞的聲音也為它啪聲。

紅玉正覺怪異,仔細端倪,才‘發現大漢眼神移了方位,順眼看去,是一位全身穿著詭異難辨的青藍色衣裳的高俊男子。

“我記得我曾說過,如果你們膽敢再在這裡鬧事的話,會有什麼下場的吧……”男子輕揚的嗓音卻隱含著冶然憤怒,兩眼輕輕一瞥,令惡漢們不由自主全身發抖。

“我……我們馬上就走……””原本的強硬惡漢,卻隨即改變態度,像老鼠見了貓似乖巧,反而令紅玉對這位棺遠看不清面貌的男人起了莫大的好奇心。

‘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男人輕淡丟下一句,宜告兩名大漢的最後命運。

“來人!帶走!”男人對著身後一直隨侍在身旁的男子命令道。

“是,遵命。”隨即,兩名大漢便被男人的手下給強押出去了。

男人慢慢走近紅玉,紅玉也由桌上輕盈跳下,立定停在男人面前。

紅玉將男人看了清楚,是個挺年輕的男人.大概比自身多些個歲數吧,但最令紅玉人眼的是一張俊逸非凡的臉,蘊含著高貴的氣質,一雙黑亮如漆的眼睛,彷若能將人吸人,高挺的鼻樑,輕逸出笑的薄唇,總而言之,這男人長得真是俊美,讓紅玉有些呆愣住。

有一種奇特怪異的感覺在心底慢慢滋生,像漣淌一般,由一點的圓點而繚撥震撼整個水面,讓紅玉為之迷惘不解。

“怎麼,沒事吧?”男人關心地問道,沒發覺紅玉的異狀。

“啊……沒事……”驀然回過心神,紅玉沒發覺自己淡紅的臉頰染深了一層。

男人看著紅玉如盛開玫瑰般的瑰紅色彩輕泛上白皙透紅的臉蛋:心神不禁迷惑。”對了,敢問小扮,欲往何處?”男人連忙遮掩自己的失態,鎮定心神微笑問道。

“我……我要到皇宮裡尋人……”紅玉微笑地回答男人的問題。

“皇宮?皇宮這種地方可不是隨意就能進去的。”男人睜大了眼,卻迷失在紅玉的輕淡微笑之中。

“可是我要找的人,必須在皇宮找到。”紅玉漾開無邊的笑顏。

在臨走前,婆婆曾告知他,主人所在之處,便位於東方之都之首,猜想丁幾天,紅玉推測應是指皇宮沒錯。

“你要找的人是……?”男人問著。

“抱歉……我不便透露過多,請見諒……”紅玉眉頭輕擰,歉然回答,雖然他對這男人的感覺挺好,但是幻玉族的事不能和他人多說。

“沒關係……那你要如何進京?”男人對此十分感興趣的問道。

“我……這……還沒打算……”紅玉苦笑回言,他也正傷腦筋這頭痛問題呢。

“不如……我帶你進京吧。”男人扯開笑容,便不由分說的將紅玉給領了出門,連讓紅玉回答的機會都沒有。

“天……這就是皇宮。”紅玉站在一座只能以金碧輝煌來形容的宮院……這就是皇上住的地方嗎?紅玉看著一間間雕飾華美而莊嚴的建築:心中被震撼了不下千次……

他真的這麼順利就來到了皇宮。

紅玉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回頭想問那強拉他來的男人,想想也怪.自己怎麼會毫無抵抗便被這男人給帶走了……

難道真如黃碧所盲,他真是遲鈍到底了。

紅玉這邊糊塗的在腦中千頭萬緒,卻沒想到一回身,卻擅上了那男人的胸前。

“晤……痛……”紅玉輕撫著額頭,一隻手像是習慣似地捉著男人的手臂,兩個人的距離所剩無兒。

“真是的……怎麼這麼不專心……”男人伸手在紅玉頭上揉著,將痛意減輕。

“我……只是想間你事情嘛……”紅玉微翹著紅唇.無辜的說道。

“你想說什麼?”男人連忙將兩人的距離分開,以免自己不慎犯下大錯……

“我想問的是……你怎麼可以隨意來皇宮?這不是尋常百姓無法進入的地方嗎?”

“這是因為,我家就在這呀……”男人綻開笑容,眼神堆滿了盈然笑意。

“你住這兒?怎麼可能?這裡只有皇上能住……”虹玉生氣道,他最討厭別人說謊。

“恩,雖然我不是皇上,但我的確住這沒錯。”男人止不住笑容,連忙以手遮住,這個少年挺好玩的……他不是說的很明白了嗎?

“總之……你到底是什麼身份?”紅玉越聽越不懂,氣惱的問道。

“是當今皇上的眾多皇子之一,我是五皇子,方擎雲。”男人雙手輕捏著紅玉細女敕柔軟的臉頰,愉快地宣告解答。

“……什麼?那你真是皇宮之人?”紅玉不敢相信地驚叫,讓男人有些不明白。

“沒錯,我是。”男人乖乖的回答。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原來當時見到這男人的特別感覺是……原來如此……我終於明白了……沒想到竟然這麼快便遇著了……

虹玉一個人呆愣地喃喃自語,讓被紅玉忽略的方擎雲有些不快。

“到底怎麼了你……?”方擎雲扳正紅玉的臉,逼迫他直視著他的眼神。

忽然,紅玉的唇繪出一條美麗誘人的弧線,瞬然離開方擎雲的雙手。

紅玉寓方擎雲一步之距,一腳跪落地面,呈跪姿,紅玉抬眼看向眼前的男人。

“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的主人。”

“我的名字是“紅玉”。這一生將誓死保護主人的安危。”紅玉逸出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