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方擎雲有些呆愣地看著前方半跪著對他的紅玉,臉上佈滿了詫異的複雜神情。不過隨即,便像似想通了緣由笑了出來。

“原來,你是想進宮做事啊。”方擎雲將紅玉扶了起來,正對著他站好。

原來只是一個希望來宮裡就職的少年呀,剛才他是想到了哪兒去了呢。

丙真是自己的胡思亂想罷了。

“咦……不……不是的……我是來找你的……來保……”紅玉急忙解釋著他的原因,卻硬是被方擎雲用隻手遮住了唇,也順勢擋下了話。

‘好了……別說了……總之,你想在這吧。”天性不欲多聽的方擎雲輕挑起眼,凝著紅玉,直接點出重點。

“呃……是……”覺得事情怪異的變化而錯愕不已,紅玉只能呆呆回答。

“那就行了,別再說些什麼,反正你終須是要留下的,是吧。”方擎雲漆黑而晶亮的雙眼對上閃著魅惑光芒的眸子,誘人的唇形劃出優美的曲線。

“呃……是的。”看著方擎雲而兀自思考不得解答的紅玉,思緒一片混亂。‘好吧,那麼,今後你就來我宮裡做事,我帶你去找我宮府裡的總管,看他現在有什麼職缺,便讓你去就了職吧。”方擎雲輕巧地攫住了紅玉細緻柔女敕的手腕,便領著他往著自己的宮殿行去。

“咦……不……不對。”紅玉急忙地停住腳步,兩個人的行動也隨之停下,擎雲疑惑的看向後方似乎終於恍然大悟的紅玉。

雜亂的思緒終於獲得瞭解放,紅玉終於知道了為什麼他始終覺得兩個人的對話十分不搭了。

簡言以述之,兩人的想法出了岔,分了邊。

‘肇雲主人,我不能去你總管那。”紅玉輕淡說著,配上閒適的笑容。

“咦?適才不是說過,想到宮裡來做事?”方擎雲被虹玉的一聲“擎雲主人”給叫失了一陣子魂魄,從來沒想到,被人如此喚著竟然有一種奇妙的心動感。

“是的,不過,我必須得一直在擎雲主人身邊才行。”紅玉急切地說著。

“咦……我的身邊?為何須得如此?”方擎雲不免覺得怪異,平白一個其名其妙的美少年來到身邊,還堅決說著,要永遠的在他身邊保護他。

雖說眼前的人明明白白是個男兒身,但那美麗的相貌就算看遍美人之相的自己,也不禁為之心動,莫非此人會是打算不利於自己之人?

一想到此:心中的疑問便如滾球般,越來越大,方擎雲更是認為可能是有人想陷他於不義,利用美人來誘使他失去戒心而中計。

“因為我的感覺告訴我,我要找的人就是你。”紅玉清徹的眸子亮著金紅色的閃耀,無邪氣的堅定表情,更是不免讓人心笙搖動。

‘哪麼……如果你聽我的話……我就相信你的話,讓你一直待在

我身邊。”方擎雲看著紅玉,晌久,才吐出一句話。

“咦,真的嗎?你可以讓我待在你的身邊。”紅玉開心地問著,沒想

到事情會這麼順利,他本來還想是否要和他糾纏許久才能讓他答應。

方擎雲慢慢將紅玉檢視—遍,他直覺認為眼前單純的少年不會是想來害他的。

然而,為什麼剛才,會說出了那句話呢?

是為了讓自己懷疑的心得到確認,得到心安,還是……?

“那麼,你要我聽你什麼事?”紅玉急切地問,只要是主人的命令,身為玉的守護者,便得竭盡全力完成,更何況是為了讓主人承認他,當然得義不容辭了。”嗯……你不要動就行了。”向來以聰明做人的自己,遇見了紅玉,似乎也放棄了和千萬思緒交涉。

有時候,將行動交付於心動,也是挺不錯的。

“咦……什麼?”紅玉不懂擎雲的意思,困惑地抬眼想詢問一下擎雲,沒想到卻看見擎雲的臉自上方罩了下來。

輕淡,溫柔的東西印在自己的唇上,逗弄著,全身發顫著,心不明所以的猛烈跳著,一切的一切,皆不在紅玉以往的認知中,他只知道,奠名其妙有一種挾帶著苦澀和甜蜜的感覺流暢在其中。

身體就像是發熱一般,從未有過的感覺正刺激著自己全身,卻無法動彈離開,溫暖的感覺繚繞著,享受著那特殊的感觸。

離開了,像是被風拂過一般不留痕跡,然而.櫻紅的唇和淡紅色的臉,就象是被微風吹落土地而逐漸生長的花一般,雖似無形風,卻成有情花。

“走吧,從今天起,你就一直在我身邊服侍我吧,我們回去吧。”方擎雲頭也不回的走向前去,讓紅玉看不清他的表情,模不清心思。

紅玉看著方擎雲離去的方向,跟了上去,莫名的,憶起了剛才輕柔的溫暖。

“這……到底是為什麼……?他為什麼要?”紅玉不明白,也無法思考,他現在所能做的,只是永遠的守護著他的擎雲主人.其他的,什麼都不應當想了。

什麼都……

手自然的撫上溫熱的唇,紼色的光茫一淡。

真的……能什麼都不去想了嗎……

擎雲帶著紅玉離開了皇宮,來到了一問偌大的府院。

“這是我現在住的地方,天雲府,我平常都是在這生活的。”擎雲說了一句算是介紹這座雅緻莊嚴的府院,擎雲敲了敲門,裡頭的人應了聲,來人一看,便驚慌的恭迎著入門。

紅玉便也即步尾隨著擎雲主人,不過,兩個人似乎都刻意裝作沒有之前的意外,反而更顯得不自然。

“哇……好漂亮……”紅玉進了大門後,跟隨著擎雲來到了屋內,沒想到屋內屋外的景緻相差如此大,雕塑精美的刻畫似假亂真的雕在深紅色的木頭粱子,讓紅玉看得更是興奮不已,直跑向了在正院門前的大紅柱前,全身輕倚靠著,向來,紅玉只要看見紅色便精神十足,紅玉開心的表情深深的刻印在擎雲腦海裡。

“你很喜歡紅色嗎?”方擎雲突然問出口,兩個人皆為此而怔愣了一下。

他竟然為了一個剛相識的少年的笑容產生了在意,方擎云為此感到迷惘。

“嗯,很喜歡,非常喜歡。”紅玉回頭看著方擎雲,開心的笑著說。在一片紅色建築物的色彩中,紅玉的燦笑更是震撼迷惑了方擎雲的心不只一次。

“是嗎……我也挺喜歡的。”方擎雲扯出一抹不明的溫柔笑意,走

向了紅玉身畔,手拉起了傻了一會的紅玉走向更深處的內院。

穿過了中庭,來到了後院的小型花園,方擎雲將紅玉帶到了一塊大型的花圃前。

“喜歡嗎?”擎雲輕柔緩緩地放下紅玉的手,眸子落在身旁的紅玉手,上問道。

“咦……什麼……?”紅玉連忙穩住自己的氣息,被擎雲拉著跑過一處又一處的內院大房,真是令他頭昏眼花,氣喘不止,不過眼前一片散發著迷幻的紼色之光,卻讓他差點忘記了呼吸……

‘好美……”紅玉驚歎道。

眼前的花,是一片如鮮紅的血色所染上的大片花田,它不似一般

花朵圓弧形的柔美的花瓣形狀,而是令人深刻的火焰一般,尖銳而刺

眼,令人摒息,那就如同火紅的火焰所形成的花,柔弱又似烈火般強硬的紼紅交纏而成,令人奪去心魂的魔樣花朵。

紅玉的靈魂像是被眼前的花給攝去了心魂般,兀自無法動彈,一對金色亮眼的眸子,映著如火光般的紅之光,卻讓身邊的方擎雲感到不對勁,連忙轉移紅玉的身子,企圖喚回紅玉的神魂。

“咦……擎雲主人……”紅玉自出神中回覆了原樣,兩眼有些失神地回望著眼前有些焦急的人。

“紅玉……你怎麼了……剛才連魂都失了一樣……”方擎雲莫名的,俊朗的面容上,淡淡透露出了些許怒氣。

“咦……有嗎……?可能是看到花太高興了吧。”虹玉不自覺地甜美笑著,臉上有著明顯的紼紅的紅暈染上,甚至連原先豔紅的髮絲,更像再染上了一層虹彩,讓方擎雲不覺有些錯覺。

“太高興……?”方擎雲呆呆的重複著話,腦中卻為自己所見的怪異景象而不解。

“恩,這些花好美,象是吸取了世間最鮮虹的色彩般……這種花我倒是從未見過呢……”紅玉仍是留戀的望著那一片泛著硃紅色光茫的花圃。

“這種花的確世間少有,聽說是由外族貢獻而來的,父皇因故而賞賜給我的.聽說這花叫做——紼炎花,看這花的樣子的確挺象是由鮮紅的火而變成的。”

方擎雲回想著花的由來,眼睛一瞥,卻又看見紅玉又盯愣著花不動了。

一股奠名的衝動,讓方擎雲也不及深思自己的舉動,便讓自己的手自動將紅玉扳回眼前,讓他遠離那奪去紅玉全心而忽視他整個人在他身旁的可惡的怪花。

“主人……擎雲主人,你真是太好了,謝謝你讓我看到這麼美的花。”被方擎雲拉回眼前而回神後,紅玉開心興奮的望著眼前的方擎雲,兩顆紅寶石色彩般的眸子閃閃發光,讓方擎雲無法轉移目光,因笑容而漾出的一片如花美豔的麗顏,就像是被那些奠名其妙的花加深了迷幻作用,差點讓方擎雲把持不住心神盪漾。

“呃……不會……有機會你可以自己來看看。”有些口乾如燥,方擎雲不敢再看向紅玉,訥訥的說著心意相違的話。

“真的嗎……謝謝主人。”紅玉開心回應,完全不知方擎雲的苦惱。

“走吧,我帶你去見些人。”方擎雲把紅玉拉回身邊,往前面的廳院前進。

“啊……好……”紅玉輕巧回首,再看一眼那能讓他充滿精神的紼炎花,感覺精神更是清爽後,雖然留戀不捨的眼神在紅玉臉上表露無遺。

然而,卻仍是得跟上眼前的主人,心想,等有時間後再回來看看吧,便輕盈舉步跟上眼前心慌意亂苦惱煩愁的擎雲主人了。

“青兒,你過來一下。”正當兩個人走到了一處中庭,方擎雲突然停下了腳步,叫喚了眼前一位身穿青藍色衣裳的女子。

那女子本是正和另兒位僕人說著話,一聽到擎雲的叫喚,便打發身旁的人,連忙跑向方擎雲的前方。

“殿下,青兒來了。”青兒輕柔的跪落在地,青兒輕抬起臉,柔順甜美的笑顏似花朵般嬌美溫柔,靜靜等侯方擎雲的命令,不過卻叫虹玉看呆了臉。

青兒白皙美麗的臉頰,閃著柔媚多情的光茫,淡淡的紅暈顯示著興奮且迷戀的神情,不多想也知是情繫某人吧,紅玉輕了臉,望向身旁的人,俊俏迷人的臉,卻絲毫沒有柔情的影子,怕是無情偏負有情人吧,紅玉悵然的想著。

“青兒,這是紅玉,我帶回來的人,你帶他熟悉一下天雲府的環境,以後,就讓他隨侍在我身邊吧。”方擎雲簡潔下了命令。

“咦……是……”青兒瞪大了清澈明亮的雙眼,看向主人身旁的紅衣少年,不覺無法出聲。

一張細緻美麗的臉龐,清靈活月兌的金色眸子,不同於常人的豔麗紅髮,加上一襲鮮紅衣裳,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卻是那令人激盪不已,心跳不止的絕美笑顏,令人無法不去想。

“好了,紅玉,你就跟青兒去,等你都知曉環境後,再來我這。”方擎雲叮囑著紅玉,等紅玉點頭後,便往紅玉身後離去了。

這一下,青兒更是驚訝的無法動彈,青兒瞪著一雙大而清亮的美目,看著平常不和下人談論的擎雲,和對紅玉一臉溫柔的表情,臉上的表情全是呆愣的神情。

“青兒姊姊……青兒姊姊……”紅玉伸手在青兒面前晃呀晃,想吸引青兒的目光。

“咦……你……”青兒的視線終於從老遠回到眼前的美麗的紅衣少年身上。

‘你叫做紅玉……?”青兒對於這少年的來歷感到奠名其妙,主人怎麼會突然帶了一個人回來,還說是要服侍主人……

青兒興致被挑起,一對眸子更是直盯著紅玉,企圖想要發現些蛛絲馬跡的線索,看著眼前美麗俏麗的女子,卻盯著自己全身上下,紅玉不禁有種想逃跑的衝動。

“是……我是紅玉。”紅玉柔順的笑笑回答: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的,準備逃跑。

“呵……走吧,我帶你熟悉這裡的環境,不過,你也得告訴我你和主人的關係。

青兒露出了嬌美如花的笑靨,絕美的令紅玉全身升起了—股寒顫。

“是……青兒姊姊。”紅玉無奈的回答.不過,看見青兒眼中的俏皮,看來青兒姊姊似乎也只是好奇心大起,看來應該挺好相處的吧,虹玉心中暗想期望道。

“走吧,我們邊走邊聊吧。”青兒邁開腳步,一手拉住紅玉便往前直走。

“嗯。”紅玉微笑答允,心裡也為了未知的將來許下期許。

這裡就是將來我要待的地方了,希望一切平安如意。

一紅一青的身影就這樣輕巧的消失在庭間……

紅玉已經在府邸生活了數天,對這座寬大複雜的天雲府也慢慢熟悉了。

紅玉的工作便是每天隨侍在方擎雲的身邊,除非,方擎雲有事需遣開他,不然紅玉大抵都會一整天伴在方擎雲身邊。

而為了不要和別的僕傭有不同的區隔,因此紅玉也換下了那一襲易引人注目的紅衣,換上了一般僕奴同樣的淺灰衣著,而大多數的人也不太會在意一個奴僕的模樣是美是醜。

畢竟,在天雲府的婢女也多是挑選餅的美貌女子.所以,紅玉在天雲府並沒有特別引起多數人注目。

而青兒是打理方擎雲生活一切的貼身婢女,因此,紅玉和青兒兩人的感情也越來越好,也經常在方擎雲處理要事而離開他們時聊天。

因此,紅玉從明瞭整座府邸的青兒口中也得到了不少要事,讓紅玉更快的習慣這種王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