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清晨微風輕拂,吹動著片片柳葉飄動。

這時昏迷已有數日的雨月在外頭鳥兒的嗚叫聲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嗯?”

外頭的陽光射在雨月的眼上,光線雖不強,但也讓他用手去擋著數日不見光的眼瞳,想起身卻力不從心。

這時在房內忙著煮茶的宮招,看見雨月醒來,高興的放下手邊的工作,來到他的身邊。

“啊!你終於醒了,你已經躺了好些天了呢!”

而一旁的嬌漓也放下手邊的事,來到了雨月的身邊。“你的傷口才剛癒合,還是躺著吧!”

“對啊!小心傷口裂開哦!”宮招將要起身的雨月又壓了下去。

看著眼前的這兩人,雨月趕緊問:“請問你們……”

“啊!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我們在書房時見過面了啊!還記得嗎?”

“嗯!”雨月點頭。

“我是爺身邊的侍神之一,名叫宮招,這位也和我一樣,她叫嬌漓。”宮招高興的介紹著。

“兩位姐姐好。”雨月禮貌的向她們打著招呼,這時他環顧四周陌主的環境,又發問道:“請問這裡是……”

“啊!你不用擔心啦,這還是龍雲莊哦!爺本來想把你送到夏侯少爺那兒的,可是卻被夏侯少爺回絕了。”宮招笑著對雨月說。

“咦?”雨月不解的看著她。

嬌漓看他一臉疑惑,便對他說:“是這樣的,夏侯少爺說要送就得把完好如初的人交還給他,不然不收。”

雨月還是不太瞭解。

“哎呀!你這還不懂啊?你來這兒時那麼堅決的要留在這裡,夏侯少爺會這麼說當然是依著你的意思啊!”宮招看著一臉純真的雨月笑著說。

“真提他……”沒想到夏侯真提這麼為自己著想,雨月感動不已。

拿著湯藥來到雨月面前的嬌漓,將那碗藥遞給他,並對他說:“來,先趁熱將它喝了吧!小心燙。”

“好。”雨月依言拿起她手上的湯藥。

爆招一眼便看出雨月心裡在想些什麼,笑著說:“你也不用太感謝夏侯少爺,幸好他除了風流以外,還有可取之處。”

正在喝著那又苦又燙的湯藥的雨月差點嗆到,驚訝的說:“你……你怎麼知道我在想……”

“我說你啊!心眼就這麼一點兒大,臉上的表情藏不住你的心情,一眼就讓人看穿了,你實在是個再單純不過的人。”

雨月靦腆笑了笑說:“我真的那麼容易讓人看出心事來啊?難怪老族長都說我是個藏不了秘密的人。”

就在三人談得正起勁時,宮招突然大叫了一聲:“啊!”

另外兩人不約而同的望著她。

“宮招,你又怎麼了,叫得這麼大聲想嚇死人嗎?”嬌漓沒好氣的說。

“是啊!怎麼了嗎?”雨月關心的問。

“不是啦!我是想如果雨月的病好了的話,不就要離開這兒了嗎?”宮招搔了搔頭,笑笑的說。

嬌漓白了她一眼。事要是等你想到,早來不及了,我早就想好了。”

“真的嗎?那你想到什麼方法了?”宮招興奮的拉著她的手問。

雨月也好奇的看著她。

“那就是雨月繼續裝病。”

“啊!我還以為是什麼呢,你這是什麼爛方法啊?”宮招怨了一聲。

“不然你有更好的方法嗎?”

爆招左思右想根本想不出什麼來,只能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嬌漓早知道以宮招那少根筋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會有什麼好辦法的。

“既然你也想不到什麼好方法,那不如試試我這個爛方法羅!”嬌漓轉身看向雨月,“你說好不好?”

“——可是……騙人總是不好的……”有些為難的雨月低著頭說。

“哎呀!別可是了啦,你不也很想留下嗎?那就乾脆聽嬌漓的話嘛!”宮招在一旁煽動。

“這……”

“麗月,你也想留下吧?那就聽我的,不然等你的傷真的好了,就沒有理由再留在這兒了,這藉口也只是暫時的而已,以後會如何還是要看你自己,懂嗎?”

爆招對雨月曉以大義。

雨月一心只想留下,雖不願意騙龍行,可為了雨族的未來和族人的期盼,只好應許了自己那麼做。

“嗯!我明白了,謝謝你們。”這方法雖不盡理想,可是她們如此關心自己,雨月著實感激不已。

“這才對嘛!”宮招高興的點點頭。

嬌漓也笑了笑。

夜色昏暗,晚風輕吹。

此時由外頭回來的龍行來到了書房中,嬌漓和宮招也拿了茶具與點心跟來。

泡好茶的宮招笑意盈盈的拿著上等烏龍來到龍行的面前。“爺,請用茶。”

“嗯!”

一直忙於文案的龍行這才抬頭,看著一臉欣喜的宮招,他不禁覺得奇怪,便問:“怎麼?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

此話一出,嬌漓馬上察覺龍行必定是懷疑什麼了,便擋在宮招的面前開口道:“沒什麼的,爺。”

“是嗎?”

“這……”嬌漓支支吾吾的。

“還不說實話?”龍行的口氣雖沒有太大的起伏,嬌漓可以感受到他話中的怒意。

看著嬌漓一直想掩飾雨月已醒來之事的宮招,不明就裡的問道:“嬌漓.你是怎麼了?只不過是雨月已醒的事,有什麼大不了的嘛!”

望著笨得可以的宮招,嬌漓氣極的瞪了她一眼。

“怎麼了嘛?你幹嘛瞪我?”還是搞不清狀況的宮招不明白的問。

“你……真被你氣死了。”

嬌漓心想,這少根筋的丫頭,要是能說她早說了;本想可以為雨月多瞞幾天的,被她這麼一攪和,真不知如何說了。

“怎麼?那人醒了。”龍行淡淡的說,並不理會她們的爭執。

“對啊!不過還很虛弱呢!”宮招搶著說。

“哦!”

“是的,他的傷還是需要靜養。”嬌漓白了宮招一眼。

“嗯!”龍行只是應了聲,便又低頭做事。

看著沒什麼太大反應的龍行,嬌漓大膽的開口:“爺……”

“有事就說吧!”

“爺打算怎麼處理……月的事?”嬌漓只好明說了。

明白嬌漓想什麼的龍行,看了她一眼之後,緩緩的嘆了口氣。

“嬌漓,你是不是太關心那人了?不像你的作風,有什麼原因說吧!”

想起先前爺那驚人的舉動,嬌漓不由得一陣心驚,“因為……”

“別吞吞吐吐的,說吧!”

“那就恕嬌漓大膽直言了,因為我覺得爺需要他。”嬌漓怯怯的說。

她不做任何修飾的言語,聽在龍行的耳裡是那麼的可笑,他不禁放聲大笑。

“爺?”不怒反笑的龍行,讓嬌漓倍感恐怖。

“我會需要他?你說我需要他?”

“爺…”

“哼!你該知道雨族對龍的傷害吧?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會原諒雨族,以後不準在我面提起他的事,聽見了嗎?”龍行口氣冷得讓人頭皮發麻。

“可是……”

本想再說什麼的嬌漓卻被龍行給打斷。“怎麼?你想違抗我嗎?”

“不!嬌漓不敢。”

“要不是答應了真提要還他一個完好如初的人,我是不會讓雨月住進來的,我會讓他將傷給養好,只要病一好,就叫他馬上給我滾!”

龍行所說的話有一種不容反駁的意味。

“爺……”

“嗯?”龍行怒瞪了嬌漓一眼。

“是的,爺。”

日上三竿時分。

昨晚突然跑來的嬌漓和宮招,硬是要雨月與她們聊天聊到三更半夜才肯罷休,此時還沒睡上幾個時辰的雨月,卻被一陣嘈雜的聲音給吵了起來。

“咦……好吵。”雨月半開著眼,看著聲音的來源處。

此時門外一陣敲門聲,然後嬌漓走進來,將湯藥放於桌上,走了過來。

“吵醒你了嗎?月。”她笑了笑。

雨月揉了揉眼、看清來人是誰時,馬上坐起身來。這些日子多虧了嬌漓和宮招的細心照料,他的傷勢已好了大半,只是還有些虛弱。

“嬌漓姐,早啊!”打了聲招呼的雨月,還有些睡意的打了個呵欠。

隨後也跟了進來的宮招馬上調皮的說:“還早呢?都太陽曬羅!”

“啊!宮招姐早。”雨月不好意思的紅著臉說。

“你怎麼這麼容易臉紅啊?真是有趣。”來到雨月面前的宮招左看看、右瞧瞧的,看著臉紅不已的雨月。

一旁看不下去的嬌漓笑著說:“我說你啊!明知道雨月怕羞還這樣逗他。

“可是我喜歡看他臉紅的樣子啊!真的很美耶!淡淡的紅暈染上純白如月的柔女敕肌膚,唉!連身為侍神的我都覺得比不上月呢!”宮招說著內心的感覺。

此話不知是褒還是貶,雨月只是臉紅,不知該怎麼搭話。

這時嬌漓也趨向前看著雨月。

“嗯!白皙無瑕、吹彈可破的雪膚果真很美。”對於雨月的容貌,嬌漓也是讚美不已。“你如果穿上女裝,一定比那些庸脂俗粉美上萬倍。”

“對啊,我也這麼認為。”宮招猛點頭。

被嬌漓和宮招看得難為情的雨月開口說:“你、你們別這樣看著我呀!我可真是怪不自在的。”

“月就是這樣單純,好可愛哦!真是讓人愛不釋手呢!”宮招親熱的用雙手緊抱著雨月。

“啊!”突然被宮招這麼一抱,雨月不禁驚呼一聲,“呵!真好玩。”宮招聽到雨月發出的聲音,知道自己詭計得逞,高興得不得了的笑著。

“你真是的,月可不是你的玩具啊!”嬌漓笑著說。

“什麼嘛!玩玩而已,這麼小氣,人家雨月都不生氣了。”宮招嘟著嘴,不以為然的說。

“你不要看月心地好就欺負人家。”這時嬌漓走過去拿起那碗藥,又回到雨月的面前。“把藥喝了吧!”

“嗯!”

喝完湯藥的雨月又將碗還給了璃,此時他想起了剛才的那一陣嘈雜聲。

對了,怎麼今兒個這麼吵?好像有很多人來到龍雲莊。”一向沒什麼人的龍雲莊,今天竟如此人聲鼎沸,雨月不免好奇。

一直抱著他沒放手的宮招很不高興的說:“還不是皇上,說什麼爺護駕有功,硬是說龍雲莊北苑太過老舊需要整修,招了一堆工人來這重新粉飾裝修。今兒個剛好是他們頭一天上工,咱們這兒地方又有些搞不清方向的人就在那兒大呼小叫的,所以才會那麼吵,明兒起就不會了。

原來是這樣啊!”雨月點了點頭。

然而他突然想起,原來那天應徵苦力是要修屋的,這也難怪人家會問都不問就要他離開了;自己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模樣,別說人家看了不會用,連自己看了都覺得一點派上用場的可能性都沒有。

不過再想想,今天開始不就可以看到虎嚴了嗎?從雨月進來到現在都沒和他聯絡,這下可有機會再見面了。

看著發呆的雨月,宮招在他面前揮了揮手。“醒醒哦!有人在嗎?”

“啊!”雨月又嚇了一跳。

“怎麼發起呆來了,沒睡飽啊?”

“沒有。”雨月笑了笑。

爆招捏了捏他的鼻子,“你還想騙我?快說,不然讓你不能呼吸。”

“啊!不、不要這樣,我說就是了嘛!”雨月求饒著。

聽到這話的宮招才放了手。“那還不快說?”

“因為那些工人裡面有我認識的朋友,所以……”雨月低著頭靦腆的說。

“哦!原來如此啊!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說出來也沒什麼關係。”宮招不以為意的笑說。

一直沒說話的嬌漓也開口道:“要看朋友是沒關係,不過一定要爺不在時。不然看你這樣能走又能動的,爺肯定會要你離開。”

想著數天前主子說的話,嬌漓不禁為雨月的處境感到煩惱。

“那我……”

“你也不用太擔心,爺白天通常不在,所以你大可放心的去看你朋友。”

“真的嗎?”雨月拉著璃的手高興的說。“那當然啊!”此時宮招也插話道。

然而本想今兒個就去看虎嚴的雨月,卻被打斷了念頭。

嬌漓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今兒個不行。”

“耶?”雨月不解的看著她。

爆招又插話說:“當然不行啊!這還想不到嗎?”

“咦?”

“哇!真的想不到啊!”看著還是一臉不解的雨月.宮招只得繼續說:“是頭天開工,爺一定會在場的嘛,所以當然不能去啊!”

“哦!”雨月這才明白的點點頭。

“況且你的傷也還沒好,過幾天你再去找朋友吧!”

“嗯!”

這日雨月趁著龍行外出之時,提著自個兒所做的點心,偷溜來到了北苑。

走進裡面,他看到一片柳樹環繞著一個池塘,裡頭種了含苞待放的“月下美人”,在秋風的吹送下左右輕搖,看來是那麼優美、飄逸。

雨月不禁被這花給吸引住.而駐足在池邊觀看。

雨族長年無雨水滋潤,“唉!”雨月嘆了口氣,不知自己要如何做才能改變龍對雨族的仇恨。

來這兒也好幾日了,一直是因自己身體尚未康復才能留下,而且還得躲著龍行,更別說是有機會可以化解什麼問題了。

就在雨月發著呆時,遠處有個人叫了一聲!“雨月。”

回頭一看,雨月高興的跑了過去,來到那人的面前。

看見久末相見的人,雨月笑著大喊一聲:“虎嚴。”

久別重逢的兩人高興的聊著,邊走邊談的來到工地,而虎嚴的手下們也來到他們的身邊。

“這不是雨月嗎?好久不見了。”其中一個曾經戲弄過雨月的男子說。

“是啊!你怎麼會在這兒?”

“上次看你被夏侯家的三少爺給帶了進來,就沒有你的消息了!”

一群人圍著雨月劈哩啪啦的問了一堆問題,聽得雨月有些害怕,不知該先回答誰的,只好先笑著與他們問好。

虎嚴看著自己的夥伴雖是熱情不已,可一看就知道雨月根本沒法應付,便開口說:“你們這些傢伙可別這麼熱情,會把雨月給嚇著的。”

他轉身看著雨月,笑著說:“雨月,你別見怪,他們就是這種性格。”

“嗯!”雨月笑著點頭。“這是給你們吃的。”

雨月將手上的籃子遞到大夥兒的面前,微低著頭,害羞的看著他們。

“咦!有吃的。”

“哇!我肚子正餓著呢!”

“真是太好了。”

一群人接過雨月手上的點心,也不顧什麼形象的吃了起來。虎嚴和雨月則坐在一旁聊著天。

“你還好嗎?”虎嚴關心的問,他看得出雨月身體好像不太安康的樣子。

“嗯!還好。”

對雨月來說,不知為何跟虎嚴在一起會讓他有安心的感覺;他喜歡與虎嚴聊天,雖然兩人見面的次數還不超過三次。

“是嗎?”虎嚴平淡的說,拿起茶杯喝了口水。

雨月看了虎嚴一眼,兩人眼神交錯那一剎那,他不禁雙頰泛紅,本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低下頭。

“怎麼?有事嗎?”虎嚴笑著模模他的頭。

雨月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頭看著虎嚴,“我……我可不可以……”

“怎麼?”

雨月紅著臉開口說:“我從小就因為害羞所以沒有什麼朋友,除了薩多斯外;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嗎?如果你不想也沒關係的。”

他知道自己生性害羞又不太能融人人群,所以對朋友並不抱太大的希望,只是他真的很喜歡虎嚴,他給他一種溫馨的感覺。

虎嚴愣了一下,隨後他大笑的說:“怎麼?你不覺得我們是朋友嗎?”

“咦?”雨月不解。

“我們當然是好朋友羅!而且我的這幫兄弟都會是你的朋友。”虎嚴敲了一下雨月那不開竅的小腦袋瓜。

“真的?”雨月高興的看著虎嚴。

“當然。”虎嚴給了他一個再肯定不過的答案。

一旁的那群人也大聲的附和——“雨月,這是當然的羅!你說是不是?小林子。”

“嘿,這還用說嗎?老李。”

“以後有什麼困難你可以來找我們,我們一定幫忙到底。”

“嗯!”雨月笑得相當開心的看著大家。

正談得高興,雨月卻在離自己不到半尺之處看見了三道身影。

雨月立刻緊張的站起身來,籃裡的糕點散了一地,發抖的說:“龍……”

龍行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而一旁的嬌漓和宮招也蹙緊了眉。

誰也沒想到龍行今兒個會提早回來,還見著了一個再健康不過的雨月。

從下午開始雨就下個不止。

一陣寒意襲來,在昏暗不明的房內,龍行坐於案桌前,嬌漓和宮招畏縮的跪於一旁,雨月則跪在龍行的前面。

“滾出去!”龍行突地大聲一吼。

雨月不從,依舊死跪在那裡。“不要,我不會走的。”

這話題已持續了整個下午,兩人還是各持己見,誰也不肯退讓。

龍行大掌一拍,整個桌子為之一震。

“求求您讓我留下,不管您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雨月懇求道。

“哼!你憑什麼要我留你?雨族對龍做的事,用你們全族人的命來賠都不夠,現在馬上給我出去,滾出去!”龍行冷冷的直視著雨月。

“我知道雨族對龍做了不可原諒之事,但雨月希望……希望您……”雨月這才知道自己根本沒有什麼權利去要求龍赦免雨族。

龍行站了起來,走到雨月的身邊勾起他的下巴.冷然的看著他。“你認為自己有什麼資格說這些?”

“我……”望著眼前之人,雨月怕得身體微顫。

看著兩人這樣僵持不下,嬌璃開口說:“爺,您就讓雨月留下嘛!”

“對啊!爺。”宮招也開口聲援。

此時龍行用銳利的目光射向一旁的兩人。

“你們還敢說話,欺騙主子的下場是什麼,你們應該知道吧?”

龍行將手舉起,口唸咒語,嬌漓和宮招馬上大聲求饒——“爺,饒了我們吧!”

“對不起啊,爺,我們不敢了!”

眼看著漸淅消失的兩人,雨月激動的抱著龍行的腳。“不!您別這樣.這和兩位姐姐無關,您要出氣就出在我身上,別這樣!”

“放手,別碰我!”也不知為何,被雨月碰觸之時,龍行全身有如若火般的灼熱,呼吸也急促起來。

雨月看著臉色鐵青的龍行,趕緊放手,隨後便看見他甚為不適的在一旁大喘著氣:

“可惡!”龍行大吼道。

雨月上前關心道:“您不要緊吧?”

“出去,別讓我再看到你,出去!”龍行大聲怒吼。

“我……”

“滾出去!”

龍行再也剋制不了自己的脾氣,起腳便向雨月踢了過去。

“啊!”被龍行這一踹,雨月飛出了門,跌落在地上。

看著被踢出去的雨月,嬌漓和宮招不約而同的驚叫出聲。

隨後兩人跑了出來,扶起倒在地.上的雨月。

“你要不要緊?”

“是啊!有沒有傷到哪兒?”

被龍行這麼一踹.雨月嘴角滲出了血絲。“沒……我沒事。”

“還說沒事?都流血了。”漓拿起絲絹為雨月將血拭去。

這時龍行走了出來,冷漠的看著三人。

“爺……”漓看著眼前的龍行。

雨月亦虛弱的看著他。

龍行冷冷的說:“馬上給我離開,要是讓我再看到你,我就殺了你。”

“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離開這裡。”雨月堅決的說。

雖然想為雨月說些什麼,但嬌漓和宮招由於自己犯錯在先.也不敢再為他辯解,只能情勢愈來愈僵。

再也不想聽雨月說任何話的龍行,背對著他關上了房門。

看著這麼堅持的雨月,嬌漓勸道:“雨月,你還是……”

知道說些什麼,雨月口氣堅定說:“我是不會走的。”

“雨月,你就別這麼固執了嘛!”宮招也上前來勸說。

雨月搖搖頭,不再說什麼,卻一直跪在那裡。

兩人無奈,也陪著他淋雨。雨愈下愈大、風愈吹愈冷,幽暗的天際沒有半點的星光,三人就這樣任由寒風刺骨、雨水打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