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柳家村

清晨時分,柳家村的人都已早起,拿著花籃來到了他們賴以為生的花塘中。

大夥兒雖然手裡摘著花,可是嘴裡也沒停過的聊著是非。

“喂!三嬸,妳覺得二弟的兒子炎兒那事兒是怎樣啊?”一個喜歡道人是非的女人問著。

一旁的人也湊熱鬧的附和:“是啊,是啊。”

“我說啊,你們這些三姑六婆真是挺無聊的。”在另一旁的男人們出言不表贊同她們的行為可是心裡卻也非常想知道此事是怎樣的情形。

“不過那個調皮搗蛋,只會製造麻煩的小傢伙,自從失蹤之後,回來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僅乖巧可人,而且還變得更體貼了呢。”其中一箇中年男人說。

在場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深表贊同。

雖然柳似炎在柳家村裡,可說是有破壞、沒建設,只會愈幫愈忙的傢伙,大家對他的行為也都相當頭痛,但柳似炎這人卻可以帶給所有人精神上的歡樂,所以這也是為何大家都這麼喜歡他的原因。

“就是啊,昨兒個我去探望炎兒時,發現他本來就夠可愛的,這次回來更是增添了份柔美的感覺。”一個年約半百的婦人興奮的描述著。

“對啊!真的很可愛。”其它人也很同意這說法。

“唉,不過這次炎兒的眼神中多了份令人不捨的憂傷,看了真教人心疼。”女人總是比較心細,一眼便看出柳似炎的異樣。

“嗯,而且炎兒回來時的身體虛弱得讓人吃驚,看了怎能教人不心疼。”

“對啊,可問二哥他又只說是染風寒而已,雖然一看也知道根本不是嘛,但是二哥都這麼說了,又不好再問下去啊!”柳權的十妹有感而發的說。

“我也是呢。”

“現在只希望炎兒能早點康復就好了。”

“嗯,就是說啊!”

“這樣吧,收工之後,我們去看看炎兒,我買了只雞要給他補補身呢。”一向都相當疼柳似炎的村長說。

“那當然好囉!”

“就這麼說走了,那我也要拿幾顆雞蛋給炎兒補身才行。”

“那我拿點我家種的蔬菜。”

一群人就這樣七嘴八舌的談論著要拿什麼東西去探望柳似炎,倒忘了本來所討論的話題了。

夜裡的晚風輕送,柳似炎慵懶的倚著窗欞,望著天上的星空,撫模著手上的鐲子。

這時一聲敲門聲,驚醒了正在發呆的柳似炎。

叩叩——

“誰?”柳似炎轉身來到門前問了一聲。

“是我,似雪。”門外之人答著。

聽見來者是柳似雪時,柳似炎高興得將門打開。

柳似雪微笑的看著他,從小她就相當疼愛這個弟弟,先前她雖然藉著自己遊玩之實來逃避下嫁雀府之事,可是為了柳似炎,她們不惜遠從雲貴之地回來探望他。

回來已經有數天了,她每天都會來陪他聊天。

“雪姐姐快進來啊!”柳似炎拉著柳似雪走進房內落座,為她倒了杯茶。“雪姐姐,怎麼這時候來,有什麼事嗎?”

“難道沒事就不能來啊!”柳似雪疼愛般捏了捏他的鼻頭。

“啊,雪姐姐,妳弄得我好痛哦。”他裝著一臉疼痛的模樣。

“我說你啊,就是這麼討人喜歡,那些親朋好友送的東西堆得家裡都快可以開鋪了。”想起那堆積如山的食物,她的頭就發疼,若要真吃起來的話,那些食物吃上個把月也不成問題。

“嘻嘻,那是他們疼我啊!”

“你啊!”她用雙手環抱著柳似炎,深嘆一口氣。“小炎,這樣好嗎?”

“什麼?”

“還有什麼,當然是末亦和你的事啊!”

此時柳似炎離開她的懷抱站起身來,走到窗口望著天上皎潔的明月。

“我與亦不再有任何關係了。”他無奈的口氣聽得讓人心疼。

柳似雪走到他的身旁,“小炎,別再騙自己了,你真的放得下嗎?”

“我……”真的放得下嗎?他真的不知道。

“姐姐不是要勸你什麼,只是這樣對你或是他真的好嗎?”

“這……”

“這些日子以來,你總是悶悶不樂,姐姐看得出來,你嘴上雖然說痛恨他,可是你根本不介意他對你做的事吧,那你又何必勉強自己那麼痛苦的離開他呢?”她非常瞭解似炎的個性,所以不希望他做出讓自己遺憾之事。

“是的、是的,我不在乎亦對我所做的任何事,可是在我接過休書時,我們就再也沒有任何瓜葛了,沒有、沒有任何……”以為早已流乾的淚水,再也禁不起百般的思潮,而止不住的從柳似炎的眼眶中滑落下來。

“我可憐的小炎,為何你要受這種苦,你該是過得快樂無憂才對,不是嗎?”撫模著柳似炎的頭,她不知道為何上天要這樣對待他這個可愛的弟弟。

“我好苦啊,姐姐。”淚水止不住的流著,他的淚讓她心痛。

柳似雪看著這樣的柳似炎,心中相當不捨。“姐姐知道,不管往後你做何決定,姐姐都會支持你的,懂嗎?”

“姐姐。”

“傻小子,哭吧,哭出來會好一點的。”

在柳似雲的懷中,柳似炎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宣洩出自己這幾日來的痛苦,釋放出自己對雀末亦的思念,也道出自己心中所有的不捨與無奈。

哭了好一陣子之後,柳似炎終於停止了哭泣。

“怎麼,舒服些了嗎?”看著那哭得有如小花貓般的臉,她溫柔的用絲絹擦拭掉他臉上的淚珠。

“嗯!”

“是嗎,心情好點了嗎?”

“嗯,哭過之後心情真的好了很多呢。”沒想到大哭一場後會這麼舒服,早知道他就這樣做了。

“那就好。”看著不再那麼愁容滿面的他,她心裡也十分的高興。

“對了,那他呢,雪姐姐不能只關心我的事啊,妳自己呢,不想他嗎?”柳似炎知道她這次回來除了是為自己的事以外,好象也在躲一個人。

“你自己的事就夠你煩的了,我的事就不勞你心煩了。“柳似雪笑著輕捏他的且,並不想讓他再為自己的事操心。

“是嗎?那雪姐姐也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哦!”

“我當然不會做讓自己後悔的事囉!”

語畢,她交代他好好休息,便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夜裡,他躺在床上,一直無法入眠的看著窗外的星空,想著柳似雪的話。

“亦,你有後悔嗎?”輕喊一聲,像是在喊出心中的答案,他的淚水又禁不住的濡溼了枕頭。

一大清早,一陣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柳權全家。

叩叩——

聽到門外的敲門聲,柳權披上外衣來應門。“誰啊?”

門外之人大聲叫著:“是柳老爺嗎?我是省愛的丫鬟丹心啊,求您開開門好嗎?”

“丹心?”恍神了一會兒,這不想起門外之人的夏侯焉語,趕緊要柳權開門。“老爺,是炎兒在雀府時服侍他的丫頭,快開門啊!”

“嗯。”柳權應了聲。

一打開門,柳權夫婦看到的不是一臉高興來探望柳似炎的竹丹心,而是一副像是在找什麼人似的她。

“丹心,怎麼這麼早,來找炎兒嗎7他這時候都還在睡呢!”柳權笑著對東瞧西看的她說。

看到因聽到巨大門響聲,而趕來大門前的柳似炎,竹丹心二話不說的就跑了過去。“小少女乃女乃求求您,求您……”

還末搞清狀況的柳似炎,看見竹丹心這般激動有些不知所措。“怎、怎麼了?”

“妳也累了吧,先坐下來再說吧。”柳似雪拉著竹丹心到椅子上坐下,併為她倒了杯茶。

這時大夥兒也隨之坐下。

看著這樣的竹丹心,夏侯焉語心裡大概也有些底了,便直接問:“雀府出了什麼事了?”

聽到這話的柳似炎心頭不禁一震,夏侯焉語的預感一向很準,這話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直覺難道雀末亦出事了嗎?

“柳夫人您說對了,雀府是出事了。”竹丹心慌張的說。

在聽到雀府出事的柳似炎,原本就沒什麼血色的臉這時變得更加慘白了。

一旁的柳似雪看著這樣的柳似炎,輕握著他的手,要他先冷靜下來。

“怎麼,發生何事了?”柳權關心的問。

“是、是少爺他……”

真的是雀末亦出事了,他最不想聽到的事,還是發生了。

柳似炎內心的擔心與恐懼相互交戰著,雖然不想再去想起雀末亦,卻又時時念著他,心中不安的情愫還是抵擋不了對雀末亦的思念。

“亦、亦他怎麼了?”柳似炎顫抖的問著。

“小少女乃女乃,少爺他中毒了。”

“中毒,那亦現在……”柳似炎發汗的手心早已濡溼了緊握著的衣衫。

“昏迷時少爺一直叫著小少女乃女乃的名字,請您回去看少爺好嗎?小少女乃女乃求求您。”她看得出來柳似炎還是相當掛念雀末亦的。

“我……”柳似炎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看雀末亦,心裡矛盾不已。

這時柳似雪溫柔的說:“小炎去吧!”

“雪姐姐,我……”柳似炎抬起眼看著她。

柳權與夏侯焉語先是對望了一下,隨後也相互點了點頭。

“去吧,炎兒。”看到日益消瘦的他,柳權也不再那麼堅持己見了。

“爹。”聽到父親也同意他去雀府時,柳似炎有些訝異,因為柳權一直對雀末亦所做的一切非常不悅,也對他產生極大的反感。

夏侯焉語走到他的身邊,抱著柳似炎溫柔的說:“炎兒,我們都希望你能幸福,如果你覺得末亦是個能讓你幸福的人,我們不會有意見的,懂嗎?”

“娘。”夏侯焉語的這番話,讓柳似炎感到無比的窩心,所以感動得回抱著她,淚水也由眼眶裡落了下來。“謝謝您,娘,謝謝。”

“傻孩子。”夏侯焉語溫柔的模著他的頭。

“那就快準備準備吧!”柳似雪拉著他進入房內,在衣櫥中翻箱倒櫃的找著衣服。

“就這件了。”拿著一件最適合他的淡紅色絲質衣裳,她催促著要他快去換上。

“為什麼要穿成這樣啊,雪姐姐?”

“當然要啊!”

“耶?”柳似炎覺得穿女裝真的很怪異。

“去了雀府你就知道了。”她語帶玄機的笑說著。

“哦。”

經過數日的路程,終於來到了這睽違了一個多月的雀府,柳似炎由市簾中看向外面,感覺是那麼的熟悉,卻又是那麼的陌生。

下了轎,他站在雀府的大門前,望著大排長龍的僕人,這也使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來這裡時那代嫁之身的模樣,因此不禁輕笑了一聲。

一旁扶著他的竹丹心,看到柳似炎的笑容,疑惑的問:“小少女乃女乃,您怎麼了?”

“啊!”柳似炎微笑的搖搖頭,“沒什麼,只是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來這裡的情景。”

“是嗎?”竹丹心沒再多問什麼,因為她知道再問下去只會讓他想起那之後不愉快的事。

於是她便轉移了話題:“我們進去吧小少女乃女乃。”

柳似炎的手有點發抖的緊握她的手。“嗯。”

她扶著柳似炎進了雀府大門,一旁的奴僕們隨即恭敬的對他作揖。

“小少女乃女乃。”

這句話聽得柳似炎甚感奇怪,難道他們都不知道他早已被休了一事嗎?

此時齊管家上前來到了柳似炎的面前。

“小少女乃女乃您回來了,這一路上辛苦了,玩得還愉快嗎?”齊管家恭敬的笑著問。

“這……”這下子可真把柳似炎給搞胡塗了,為何自己被休一事對他們來說好象都沒發生過似的。

“怎麼了嗎,小少女乃女乃?”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齊管家開口問。

竹丹心看著一臉疑惑的他,推推發愣的柳似炎。

“沒、沒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此時柳似炎的內心疑惑不已。

“這樣啊,那就好。”齊管家這才安下心來。

“丹心這……”

柳似炎不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可是竹丹心卻不讓他有發問的機會。

她打岔的說:“齊管家,小少女乃女乃也累了,先讓小少女乃女乃休息吧!”

“哦,看看我真是老了,這麼長的一段路,請小少女乃女乃先入內休息,我這就去跟老爺和夫人說您回來了。”話一說完,齊管家便高興得三步並作兩步地跑進屋內。

柳似炎的心頭頓時湧上許多的疑惑,便轉身看著一旁的竹丹心。

此時扶著他的竹丹心小聲的說:“待會兒丹心再告訴您怎麼回事好嗎?我們先進去吧!”

“嗯。”柳似炎只好先將內心的疑惑給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