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商小晚不喝下午茶了,她改到國父紀念館散步。

也許她會和唐珉不期而遇,很有默契地同時出現。也許他正好沒課或翹課到國父紀念館寫生,到孫逸仙圖書館看報紙。初邂逅的情景,總是特別讓人銘記在心。

商小晚沒有立刻打唐珉的手機,她不想讓他以為她黏著他。甚至她還裝了答錄機,以備她外出壓馬路時唐珉CALL給她,也許這叫做下意識的期待吧!商小晚留言的背景音樂正是她的心情寫照——“我倆算不算是一對戀人”,其實她很想這麼單刀直入地問唐珉。幾次回到家,她都會迫不及待察看留言機上的數字燈。

如果是“0”就代表沒有留言,如果有數字顯示,商小晚就興奮莫名地聆聽答錄,但是顯示數字,不代表一定就有留言,有的時候對方不出聲就掛了。

是唐珉嗎?也許唐珉是不習慣留言的人,商小晚安慰自己。

柄父紀念館的四周道路,商小晚已走了不知幾回。來來往往的人沒有一個是唐珉,他沒來寫生也沒來看報紙。商小晚明顯的有失落感,等待是如此的折煞人。

坐在孫逸仙圖書館的她,翻到了報紙的電影廣告版。

眼看著“鰻魚”這部片子上演的天數越來越久,而映演的戲院卻越來越少了,他不會是忘了吧?

商小晚幾度坐立不安之後,她決定向自己的“感情”投降了。

商小晚走到公用電話,躊躇著半天后她打了唐珉的手機。

“喂……我是小晚!”商小晚清了清喉嚨,緊張之餘握著電話筒的手緊緊抓不放。

“我知道,我正想打給你呢!”唐珉一開口嘴就很甜,弄得商小晚不知是真是假?

“我不在家裡,我人在外面。”商小晚不好意思說她在國父紀念館等他,她想保有一點尊嚴和矜持。

“出去看帥哥還是找靈感?”唐珉半開玩笑道。

“當然是為了小說在取景嘍。對了!我的電話裝了答錄機,你若是找不到我可以留言。”商小晚不落痕跡地提醒他。

唐珉遲疑了一會兒沒回話,商小晚卻聽到了電話彼端傳來吵雜的人聲,又有“女人”在唐珉身旁嗎?還是貓咪?

“唐珉,你旁邊有人是嗎?”商小晚刻意問得輕鬆。

“你真聰明。”唐珉沒有否認。

“是女人嗎?”商小晚的手微抖,她下意識地緊咬下唇。

“又猜對了,賓果。”唐珉的聲音聽不出喜怒哀樂。

商小晚沉默下來,他果然是不缺女人的,她的心一陣刺痛。

不料唐珉又補了句。“而且不只一個女人,小晚,我在上課。我們美研所陰盛陽衰,男生少得可憐。我晚上再打給你,拜拜!”唐珉先收了線。先說再見的人,似乎永遠佔了上風。

原來是在上課,商小晚訕笑了起來,也笑自己實在是過於緊張。

離開國父紀念館後,她連昨餐都買了個泡麵簡單解決。她在家等著電話響起,並放了“顧爾德”的CD陪她一起等。

“你沒來接機就是因為‘她’?”一名半果酥胸的女人伸長著玉腿,塗著鮮紅寇丹的玉指劃過唐珉的胸膛。

唐珉欺騙了商小晚。他不是在上課,而且是在床上。

“她幾歲?漂亮嗎?”女人保養得很好,完全看不出她的真實年齡。她叫成凱莉,她今年三十歲,擁有成熟女人的風情萬種。

“三十二歲,比你大、也不及你美。”唐珉不著痕跡地兩頭騙,不愧是偷香高手。

“是最好,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我供你念書、開畫展,也不阻止你另結新歡,但不能比我年輕貌美。”成凱莉是個億萬富家女,她已經移民到英國,但她回台灣度假時,唐珉就得陪她。

唐珉著成凱莉的背脊,心思卻飄得好遠。

“喂!你今天很不專心哦!”成凱莉輕颳著他的鬍髭,不著痕跡的把他的手機關掉。

“是嗎?”唐珉惟有以熱情的深吻堵住她的唇,內心卻波濤洶湧。

唐珉的眼角瞥向梳妝檯上自己的手機,內心五味雜陣……

商小晚吃著泡麵,眼巴巴地望著電話響起。

六點不到電話就響了,商小晚丟下泡麵急忙奔向客廳,還撞到了木質的椅背,撞得她膝蓋瘀青,痛徹心扉。

“喂!”她忍著痛,聲音微微顫抖。

“小晚——”不是她期待的聲音,她高漲的情緒瞬間跌至谷底。

是文浩,他還沒出門去上夜班,他急急地丟下一連串叮嚀。“小晚快打開電視看新聞快報,陳進興今天出現在民生東路,不過現在不知去向,你要把門窗關好別出門知道嗎?”

“你公司不就在民生東路三段。”商小晚忽然想起。

“對啊!少賺了二千萬。”文浩說的是檢舉獎金。

“我晚一點再找你,你千萬別出門。”文浩忙不迭再三交代。

商小晚打開電視看新聞,關上了音響,陳進興挾持南菲駐台武官一家人的事已是全島皆知。

電視新聞全程轉播,其他所有節目全都暫停。商小晚盯著螢光幕,她也想知道整件事如何落幕。

但她更想知道,唐珉是否也在看這則新聞,他打電話來時,兩人不又多了一個共同話題。

如果沒有電視的實況轉播,讓商小晚減輕等電話的壓力,她還真是難熬,因為電話偏偏就是不響。商小晚末了忍不住打了他的手機,但得到的卻是“您所撥的號碼現在收不到訊號。”

唐珉的手機是關著的,商小晚打不進去。

而陳進興卻可以打一整晚的CALLIN電話,還真是諷刺。

唐珉家裡的電話也一樣無人接聽,他去哪呢?

今晚的台北街頭冷清多了,大家都回家守著電視。商小晚也是坐在電視機前,她一心兩用,她也關心社會大事的。電話鈴終於響起了,已經是午夜了。

不是唐珉,她直覺是文浩。

商小晚的直覺是對的,文浩的關心都會兌現的。

文浩想聽陳進興正在接受戴忠仁訪問的內容,商小晚把話筒靠近螢光幕,文浩上班銀行沒有電視可看,只有匯率市場。

“他真是厲害的角色,把自己塑造成悲劇英雄。”這是文浩的觀點,他一直對“壞人”痛惡到了極點。商小晚的反應倒沒這麼激烈,或許是她心有旁騖吧!

台視講完換中亮,陳進興應接不暇。

商小晚沒再看下去,文浩收線前提出了邀約。

“後天我輪休又正好沒課,我們去朝陽山散散心如何?”文浩還沒“死心”一個男人深情至斯也真令人感動。

“好啊!”商小晚順口答應了,她不會如此無情的。

“那後天中午我去接你。”文浩心滿意足地收了線。

沒有插撥進來,商小晚的門可羅雀和陳進興的門庭若市比起來有如雲泥。這也能比較的嗎?商小晚一定得心太急了。電視一夜沒關,她不知會不會聽見槍聲。

商小晚睡得很不安隱,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她把原因“推”到陳進興事件上,是他惹的禍。

翌日商小晚醒來時,已大勢底定了。

人質挾持事件會平安落幕,陳進興即將棄械投降,而商小晚老以為自己的電話壞了,每三分鐘就拿起來聽一次,確定它沒有故障,商小晚才放回電話,反反覆覆的也不知拿起多少次了。

商小晚受不了這種窒息的等待感,她不想再守著電話。她出門去透透氣,她不自覺地竟又走到國父紀念館。天啊!她竟無處可去。她一咬牙地掉轉回頭,沿著光復南路走回忠孝東路,拐進了位在地下室的的“何嘉仁書店”。

商小晚走到言情小說架,發現自己的書仍在架上未賣出。

她抽了一本出來,清一色是封面輕輕柔柔的少女,要不然就是酷酷的男生。她心想:如果有一天她的書是以自己為藍本,而唐珉為她作畫豈不太完美的了。

唐珉會首肯嗎?他的畫一向都是隻送不賣的。

商小晚逛完“何嘉仁”又到“金石堂”再去“誠品”,把自己丟在無盡的書海中,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她的下一本小說,男主角真會是他嗎?

如果唐珉真是男主角,那女主角會是誰?

商小晚突發奇想,若我能走入書中和唐珉談一場懊多好。她重重地嘆了口氣。

家總是要回去的,書店不是7?11地二十四小時營業。

商小晚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仍是看答錄機,上頭顯示著“2”。商小晚的心猛地一跳,有兩通電話的留言。代表她有二次的“希望”。

商小晚戰戰兢兢地按了START鍵,首先傳出的是沈如雲的聲音。

“大作家!你和那位男主角現在如何了?”是編輯來催稿。

還有一通留言,商小晚還有一次機會。

“小晚!新聞頭條全是陳進興……他居然沒自殺!不知道多少人失望了。你的電話留言很有意思,我很喜歡。別忘了明天我們有約,不見不散哦!晚一點再確定時間。”另一通是文浩,永遠在不適當時間出現,文浩的關懷如影隨形。

沒有了!只有二通留言。

商小晚又一次的失望,整個人如虛月兌般的完全死心。

她足足發呆十分鐘之久,然後歇斯底里地捶打枕頭,一次比一次用力,她把枕頭當成是唐珉的胸膛,她死命地捶打著,她不想再等電話了。

她主動打電話給文浩明天下午二點,說完就收線。

商小晚拔掉了電話插頭線,她需要安靜,十分安靜地療傷。

“劇展”中的情景在生活中是不會出現的,電話沒有線是不會響起來的。

商小晚孤寂地躺在床上,對著冰冷的天花板發呆。

今天她好寂寞,唐珉人究竟在哪兒?

唐珉正在打電話給商小晚,但嘟嘟響了二十幾聲一直無人接聽,她不是說有裝電話答錄機嗎?他不知道此刻商小晚已拔掉了電話插頭。

“怎麼了?對誰放心不下——”成凱莉在唐珉耳畔吹著氣。她並沒有睡著,今夜溫存仍不夠,因為她明天就要回英國,她當然不會放棄任何親密接觸的機會。

文浩是那種不會遲到的人,通常他都會提早到。

兩大袋子的水果,一袋是萍果一袋是橘子,買水果給商小晚已經成了他的習慣,本來要訓練她獨立,反倒是越來越寵商小晚,誰教他的心總是牽掛著她。

商小晚惟一可以用來轉移注意力的就是文字,為了淡忘唐珉的失約,商小晚一口氣賣了七、八份報紙。

文浩騎著機車載商小晚到陽明山的擎天崗,山上一片綠油油,文浩還帶了水果上山,他削好了一片片的萍果給商小晚吃,商小晚邊吃水果邊看報紙,她無心去欣賞風景。

上山來看報紙,而且一次看七、八份,商小晚真是不解文浩的風情。此刻兩人都仰躺在山坡草地,山坡上有牛隻吃著草,文浩學著牛叫以吸引商小晚的注意。

沒想到商小晚的心全“移情”到報紙上,她選擇了逃避。

文浩見無效,遂翻了身趴在草地上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

“好舒服哦!真想在這兒曬日光浴。”文浩懶洋洋道。

“嗯!如果你不怕被人偷拍的話。”商小晚潑了冷水。

“我們待會兒去洗溫泉好不好?”文浩又提議。

“你去洗吧!我在外頭等你。”商小晚一口氣又讀完了一大張報紙。

“小晚!我們到底算不算是一對……”她終於忍不住問了重點。

“不算。那電話留言的配樂是好玩的,你別誤會。”商小晚頭也沒抬就阻止他再說下去,她知道文浩“誤會”了。“我正努力要把誤會變成事實,我——”文浩朝商小晚靠靠身子,商小晚不吭聲地用一堆報紙擋在兩人中間,算是夠明顯的拒絕。

“小晚!如果你喜歡唐珉那種壞男人,我也可以壞給你看——”文浩一把大力扯掉報紙,雙手把商小晚攫住,整個人壓在她身上。

文浩低頭作勢要吻她,商小晚存心躲避地偏過頭去。

“小晚,你一點機會也不給我嗎?”文浩失去理智。

“文浩!別這樣,朋友是一輩子的,情人往往會因故而分手。我希望你當我永遠的朋友。”商小晚說完,真誠地伸出友誼之手。

文浩並沒有和她握手,他默默地站起身來。“那一邊是紗帽山,這一頭是七星山。”文浩指著山峰給商小晚看,商小晚也站起身,風漸漸大了。山風吹亂了商小晚柔順的髮絲,紗質的長裙隨風搖著,在風中的她看來如此地嬌弱。

但外柔內剛的商小晚,柔弱中又帶了一絲倔強,尤其是對感情的執拗。

唐珉昨夜一直沒辦法打通商小晚的電話,送成凱莉上飛機後,他直奔商小晚的住處,按了半天門鈴也無人回應。唐珉第一次發現他有著強烈的不安,她是在“躲”他嗎?原來他也會為人牽腸掛肚。

唐珉會抽菸,但很少抽,初一、十五吧!但今天他心煩意亂地一根接著一根抽,他在路邊機車旁邊等著商小晚抽菸以安定自己的情緒。

商小晚出門時疏忽了未把電話插頭接回去。

唐珉抽掉了一個月的煙之後,他才看見商小晚。但她身邊多了一個人,她是讓文浩給載回來的,原來他們一起出遊了。他整晚等待的焦慮化為憤怒。

商小晚沒有發現唐珉,因為唐珉一見到兩人同行就掉轉車頭而去。

唐珉原是來約商小晚去看“鰻魚”的,但見到文浩陪著商小晚,他嫉妒得要發狂,車騎得飛快地駛離東區。

唐珉來到了西門町,他獨自一人去看“鰻魚”。

散場時,有人喊唐珉,是羽球社的一票人。小祺她們看的是下一場,頻頻抱怨約唐珉約不到。唐珉聳了聳肩半開玩笑地說:“看電影我一向習慣一個人,上床才需要個伴。”唐珉卻沒想到,這件事卻傳到商小晚的耳朵裡去了。

一個星期不見唐珉,商小晚原以為這次在球場會看見。怎知今天唐珉卻沒有來,商小晚倍感失望。文浩陪著商小晚練球,看她意興闌珊的樣子,文浩心裡也是不舒服,因為他知道這全是因為“唐珉”。

商小晚走到一旁,她能體諒文浩的“不耐煩”。

“我在電影院看到唐珉,他也去看‘鰻魚’耶!”她耳邊傳來一陣女人的私語。

“好看嗎?”

“唐珉說很好看就走了,真想和他多討論一下。”

商小晚聽見小祺和幾個女生在聊天,她以為自己聽錯了。唐珉不是約好和她去看這部電影嗎?沒想到他自己卻先去看了。

“唐珉今天怎麼沒來打球?”一個女人問道。

“他本來就不常出現,接連來兩、三次已是奇蹟。”

商小晚不想再聽她們討論唐珉,她想走了。她只在球場待不到一小時,便告訴文浩她身體不舒服要先走了。

文浩沒有留她,他很清楚原因不只是這樣,但留不住她的心又能如何?

商小晚默默地背起球袋,如果以後唐珉不再來打球,那她來練球又有何意義?

行經仁愛路,上週兩人才在這裡當街打球的,一週之隔她和唐珉已經是愈離愈遠,相距十萬八千里了。

也許那輛豐田小貨車,真的載走了他們未完的球局。她不甘心也不想就此放手,唐珉不能這樣對她,她必須問清楚他為何不守承諾。

到家的商小晚打了唐珉的大哥大,這次手機不再關機。“唐珉!”商小晚開門見山道。

“我是——”他簡潔有力地應了聲。

“我是商小晚!”

“嗯——有事嗎?”兩人對話氣氛極為不尋常。

“‘鰻魚’好看嗎?”商小晚決定挑明來意。

“還好。”唐珉停頓了一會兒才說。

“你不是說好要和我一起看‘鰻魚’的嗎?你怎麼自己先去看了?我可是一直等著你‘撥冗’,等到電話今天就下片了。”商小晚愈說愈氣,因為她已經在晚報電影版上找不到“鰻魚”廣告了。

如果唐珉說他根本沒有親口答應過,如果唐珉說他一直習慣一個人看電影,如果唐珉說他是擔心商小晚看藝術電影睡覺,如果唐珉說可以陪她以後再看一次錄影帶,甚至唐珉說他不小心忘了這個約定,她都可以忍受……

但是唐珉無情的回答卻將她推入冰窖。“你又不是我在乎的人,我又何必在意。”

這句話真的是太傷人了,商小晚不能置信地握著發抖的聽筒。

“我……”她艱澀地想擠出幾句話反駁,卻是無法又無力。人家說了,你不是他在乎的人,何必在意你有什麼反應。那她再說什麼也是枉然,她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叫文浩帶你去吧!我把這機會留給他——”唐珉為了掩飾自己月兌口而出的違心之論,他在乎她的。

“我和文浩不是一對戀人,你要我說幾次——”商小晚提高音量,也許是要維護僅有的一點自尊。

“你和他不是常在一起,喝對方口水長大的。”唐珉越講越刺耳,用字極為不堪。

“唐珉,你……”商小晚氣得說不出話來。

“不高興你可以掛我電話。”唐珉聳了聳肩,又忍不住挑釁。

“卡——”如果商小晚再不發火,那未免太沒尊嚴了。

這重重的一掛,震得唐珉耳邊嗡嗡作響。

商小晚憤怒到了極點,她找出札記本中夾著她畫像的餐巾紙。騙子!不要臉的愛情騙子。她把“畫像”扔進浴白中,讓水打溼它,因為它不溼也會先被她的淚浸溼的。

商小晚淚如雨下,浴白的水位越來越高,也不知是自來水抑或是她的淚水多些?餐巾紙虛弱地浮在水面上像是在對她招手……

一段情付之流水,白色餐巾紙上的綠色畫像逐漸在模糊中……不要——她內心大叫一聲。她趕緊關掉水龍頭,她又後悔了!

商小晚淚眼迷?地撈起一張張稍微一用力就會破掉的餐巾紙,她拿著熱吹風機烘乾它,她拼命用手拭淚不想再讓淚水滴到它。一張張小心翼翼的烘乾,她不想什麼都沒有剩下。

“嘟——”

電話又響了,她的心又一陣狂跳,如果唐珉打電話來道歉,她要不要接受。

又是文浩,商小晚早該猜到,她不該這樣一廂情願的。“羽球社今晚在另一家餐廳聚餐,你要不要一起來吃晚飯?”文浩在電話那頭提出邀約。

“我不餓——”今晚商小晚根本不想再出門。

“‘他’也在……我不想你說我小器不告訴你。”文浩頓了頓才又說道。

“他是誰?”商小晚傷心過度,腦筋一片空白。

“除了唐珉還有誰?”文浩不知商小晚正哭得悽慘壯烈。

“他不是沒來打球嗎?”商小晚驚道。

“你走了沒多久他就來了。不過他沒打幾個球就在一旁講電話,真是愛現,連打球也帶著手機。”文浩更不知道唐珉通話的對象是商小晚。“這小子,講完電話就不打球了,不打球來體育館做什麼?看人嗎?是被看吧!小祺她們纏著他不放。”文浩對唐珉完全沒一句好話,全是批評。

“我去。”商小晚當下改變了主意。

“我就知道你會來。”彷彿在文浩預料之中,只是他重重地嘆了口氣。

商小晚故意挑了件火紅的連身洋裝,宛若一朵桃花再現。商小晚要反擊回去,他不在乎她,她也不稀罕他的可憐。

商小晚到了這家餐廳時,立刻引起一陣驚豔。商小晚穿著一向綠意盎然,今天十足反常不但是一身紅似火,而且唇角眼角都是笑意,盡是春風,更增嬌媚。文浩又幫她留了個座位。

但她捨棄了。她的目光停留在角落的安迪與和平兩人身上,兩個鄰座已無空位,但是她卻要擠中間。

“小晚!這邊有空位——”文浩招手喚她。

“不了,我要坐這裡。”商小晚拉了張椅子往安迪與和平中間擠了進去,兩人被美女點名顯得受寵若驚的。

“安迪,你今天可別再抽菸哦!否則我有什麼突發狀況發生時,你可要負全責,我惟你是問。”商小晚說得黑黑壯壯的安迪,一下子成了大紅人似的。

“還有和平,我若真的佳人有難,你可得英雄救美哦!”商小晚和和平打情罵俏著,她從頭到尾連正眼也沒看唐珉一眼。

唐珉卻一直偏著頭在留意她,商小晚知道。

文浩坐的是另一排,他覺得今晚的商小晚興奮得有些反常,顯得很“假”。

因為商小晚和唐珉坐在同一排,所以隔著好幾個人才看得到商小晚,他一直在傾聽商小晚的長袖善舞。

今晚鋒頭最健的非商小晚莫屬,她左右逢源忙得不可開交。

她只點了杯飲料,但安迪與和平都爭著要把他們的海鮮煲和鮭魚飯分給商小晚吃。

“不行啦!我東西吃不完,文浩會生氣的。”商小晚說這句話時,纖纖玉手一指指向文浩,媚態十足,旁人立刻鼓譟叫好著。

一頓飯吃下來,商小晚成了注目焦點。

商小晚大談她的寫作心得,反正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散場時商小晚還特地邀約男性球友到她家吃水果,獨獨漏掉了唐珉,至於女人有她一個“羽球之花”就夠了。

“唐珉,你一起去嗎?”小祺嫉妒商小晚搶盡鋒頭。

“不了,我的脖子扭到,不太舒服。”耳尖的商小晚聽到後樂不可支,瞧他一個歪著脖子看她看到扭到了,她高興極了。商小晚坐在文浩的機車,含笑回家。

到了家的商小晚不再作戲,復仇完畢她累了。

文浩見狀就知道她是在做戲給唐珉看,拿他買的水果出來招待客人,更是過分。商小晚已經不想再與和平等人閒扯下去,她在客廳桌上碰了碰文浩腳跟,示意送客了。

文浩卻裝作不知道,商小晚只好在桌上用食指和中指做了個“走”路姿勢,這下子不只文浩看到了。

“小晚,你累了嗎?”文浩不得不為她圓場。

“還好啦!”商小晚虛應著,一手支著頭連連打了幾個呵欠。

送完客,商小晚撕下偽裝的面具。

“今晚的你很‘假’,你知道嗎?”文浩走時丟下這句話。

商小晚一想到唐珉歪著脖子樣,她就痛快叫好。她把自己的身子浸在浴白中,他在乎她的,不然不會一直側著臉注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