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唐徹,該怎麼做,你知道吧?”曹哥陰狠的臉孔在昏黃光線下顯得猙獰。

“是。老大,我一定會負責叫夏家那丫頭吐出實話的。”唐徹冷峻地說。

“好,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別讓我失望。”說完,老大旋即離開,一群人也隨之離去。

唐徹習慣性的叼起一根菸,沒有點燃,銳利的眼眸逡巡著夏家客廳,似乎想看出這其中究竟有何玄機?

整齊的佈置、一塵不染的桌椅……在在都看不出有倉皇逃逸的跡象,更何況據消息指出,夏家那丫頭還在便利商店值夜班呢!

這一家子人,到底有沒有良心,竟然放下女兒全都“落跑”?

冷不防地一個念頭竄進唐徹腦海中,莫非這是夏家人故意佈下的陷阱,想要藉此掩人耳目?留下女兒以掩飾遠走高飛的企圖?

炳!他何不來個將計就計!

唐徹扯高了嘴角,如鷹般犀利的眼瞳迸射出挑戰的意味,既然他們夏家人想玩貓捉老鼠的遊戲,那他不介意當一隻殘暴的山貓。

他習慣性地將叼上的煙,點燃,藉以告示他已勢在必得的決心。

夏築涵,看你如何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