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前有詩人杜牧“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今有山賊步若塵“落拓江湖載酒行,美人居中享溫柔。”。“美人居”正是黃河下游沿畔最負盛名的青樓豔窟。

“美人居”中有四大美人。分別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中國四大美人的外號一個不漏。

步若塵此刻正身在美人居中,四大美人全被他包了。

沉魚能歌,落雁奏琴,閉月善舞、羞花伴酒。好不風流快活!忘記一個女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找上另一個女人。是有人這麼說過沒錯,可問題出在小齊不是“女人”。

“步公子,沉魚為您唱一曲‘西施浣紗’。”

“步少爺,落雁為您彈一首‘昭君出塞’。”

“步哥哥,閉月為您跳一段‘貂蟬弄舞’。”

“小步步,羞花為您倒一杯‘貴妃醉酒’。”

四大美人服侍著步若塵,有錢自然是大爺。可是步若塵不開心,他老是想著如果眼前的美人換成了……

步若塵到了此刻還是冥頑不靈,他無藥可救了。真的是酒入愁腸,雖沒有相思淚卻有相思苦,而且非常之苦。最苦的相思莫過於:愛上一個不該愛、不能愛的人。步若塵受著煎熬,別再讓他看到齊如虹,他真的怕萬一失去了“控制”。

步若塵雙眼迷?,他又喝得醉醺醺的。

朦朧間,他好像又看到了夢中的神秘女子。小齊!他三度夢見他,可是這一回他真是“小齊”,他身著男裝。

找到了!丙真讓齊如虹在這種“地方”找到了步若塵。她看到步若塵身在美人窩中享盡溫柔,油然而生一股莫名的怒氣。

不行,她必須帶步若塵回去,解散山賊,從此安居樂業。

這是此行的最大目的,也是惟一的,別無其他。她這樣告訴自己,她是來“救人”不是來“抓姦”的。

“步老大,出門也不通知一聲,自個兒來這兒享盡豔福。”齊如虹知道那股莫名之氣是什麼了,是股酸氣。

不!這不是夢,夢中的小齊從沒說過話。步若塵清醒了。

不行,他必須強顏歡笑,他必須故作不知。

“小齊,你來了,坐下吧!咱們哥兒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四個美女任你挑,挑剩下的再給大哥。”步若塵海派地說著,要和齊如虹一齊分享美人。

“哼!最難消受美人恩,我福薄!溫柔鄉是英雄冢。”齊如虹不領情。

“小齊,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咱們都是英雄。”步若塵召喚著沉魚,為齊如虹唱首曲子來聽聽。

“是的,步公子、齊公子,奴家獻醜了!”沉魚清了清嗓子,準備要再來一次“西施浣紗”。

“英雄氣短,兒女情長……”齊如虹喃喃地念著。

她根本沒在聽沉魚在唱什麼,她討厭這種“商女不知亡國恨,隔岸猶唱後庭花”的女人。

“小齊,她們個個是絕色,你為何看不上眼?”步若塵不是笨人,他看得出齊如虹不喜歡她們。

“庸俗脂粉何來絕色,步老大你的品味有問題!”齊如虹扭曲事實,其實她們的確有傾城之姿可她視而不見。

“小齊,別挑三揀四了,女人還不都是一樣!”

“對,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是吧!穿完一件換一件。兄弟倆甚至可以共用一個女人,步老大你是這個意思是吧!你把女人當成什麼來著?”齊如虹語帶憤怒的。

“小齊,你別忘了你也是男人——一步若塵提醒他。

“我——”齊如虹幫著女人說話,一時忘了自己此刻的身份。她趕緊回過神來,她是怎麼搞的情緒失控。

“總之,你現在跟我回山寨去,同兄弟們交代一下。每個土匪給他們一筆安家費,然後你同我進京,我幫你找一份正當工作。再不然你到我們威龍鏢局來當鏢師如何?”齊如虹為步若塵盤算著,替他找出一條“光明大道”。

“小齊,我不會和你走的。”步若塵喝了口酒。

“為什麼?”齊如虹逼問,反射性地回話。

步若塵只是喝著悶酒,齊如虹見狀氣急攻心起來。

“我知道,是因為你不喜歡我對不對?你討厭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好,只要你改邪歸正我保證離你遠遠的,可以了吧!”齊如虹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再苦再澀她也強忍住。

她喝完一杯又再倒了一杯,今天她不醉不歸。

“小齊,你不會喝酒別喝太多!”步若塵勸道。

“不要你管,你不讓我管你的事,你也就別管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小齊,我是你老大,咱們是兄弟。”步若塵重申。

“誰要當你的小弟!我才不要,我不要……”齊如虹真的喝多了,邊嚷邊叫的,她生平第一次喝醉酒。

“來!我們乾一杯,慶祝我們分道揚鑣。祝你稱霸綠林、一統山賊、號令天下、所向披靡,成為江湖第一大盜、第一流寇,有數不盡的押寨夫人、有數不清的跟班嘍羅!來!吧啦!”齊如虹自說自話起來,她近乎於哭鬧。

步若塵看得好心煩,他很想說——

我只要你這個小弟,我只要你,小齊。除了你,我什麼都不要。可是他不能,他說不出口。

醉吧!一醉解千愁。

可現在步若塵不能醉,因為他得照顧齊如虹才行。

齊如虹醉倒了!倒在美人居。坐在床旁的是步若塵,他不敢靠太近怕情不自禁……

步若塵望著酒醉的齊如虹久久,雙頰紅暈看來惹人愛憐。

步若塵忍不住地伸出右手,輕拂齊如虹的臉頰。

齊如虹沒有男人該有的粗糙肌膚,光滑而有彈性。步若塵像是著了魔似的,他靠了過去,他俯子。他不敢吻如虹的唇,怕褻瀆了他。他用自己的臉頰磨蹭他的臉頰。可是他的絡腮鬍還是扎痛了齊如虹!

齊如虹動了動身子,口中輕吐著氣息。酒氣中竟帶有一股幽香,深深地把步若塵震懾了住。他恨不得把齊如虹緊擁在懷中疼惜他、愛憐他。如果他是女人的話,步若塵一定會的。

步若塵霍然站起身來,伸手往牆用力一捶。

他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受不了齊如虹的“誘惑”。他捶了又捶,把牆壁都給捶凹了。可見他有椎心之痛。

漫漫長夜過去了,步若塵一夜枯坐守著齊如虹。

齊如虹感到頭好痛、臉好燙。她張開了眼來,她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大吃一驚!連忙察看衣襟,幸好安然無恙。她緩緩地走下床來,她發現步若塵就坐在房內雙目合閉。

他也醉了嗎?齊如虹不記得了。

她走向步若塵,他仍是一頭散發一手插在懷中。她蹲子仰望著他。

他的臉髒了,她把面巾用水浸溼。她想擦淨步若塵的臉,她更想為他剃掉鬍子,那會讓他看來有朝氣一些。現在的步若塵看來太頹廢了,她要把“璞玉”身上的灰塵拭去。她手上的面巾碰到步若塵臉前,步若塵突然張開眼。

他一把抓住齊如虹的手,手中面巾掉落在地。

步若塵抓得好用力,他弄痛了齊如虹。齊如虹看到一對熊熊的目光射向她來,她驚慌失措,她冒犯到他了是嗎?他不要她碰他,她忘了,她竟忘了。她準備接受“懲罰”!

打吧!如果他要打她,她不會還手的。

一陣無聲的靜默,兩人就這樣“對峙”著。

齊如虹等著,等著步若塵“發落”。她欠他的!

可是步若塵欠她的怎麼算?他在酒醉之際強吻過她……她一直沒機會向他清這筆賬,他也“碰”過她的。

“小齊,我說最後一次,離我遠一點,知道嗎?”步若塵一字一句敲打在齊如虹心上,他果然“討厭”她。齊如虹太沒“自知之明”了。不!她早知道卻明知故犯。

“我也說最後一次,只要你一心向善做個正人君子,我就會離你很遠很遠,從此走出你的世界!”齊如虹回著話,她多麼希望,她可以和他一起共創光明未來。

步若塵的手再一使勁,他拉也不是推也不是。他陷入了兩難。

“你只是‘遇人不淑’外加‘交友不慎’,我看好你的,步老大,你一定行的,可以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齊如虹顧不得手痛,她必須把話說完才行。

其實她還有一句話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如果我是女人……你會不會喜歡我?

只是齊如虹不敢說。現在還有小弟可做,說穿了之後恐怕連兄弟也沒得做了。

“小齊,你照顧好你自己就是了,回京城去吧!回家去和家人團聚在一塊共享天倫之樂,別再跟著我,沒好處的。你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步若塵就是步若塵,改了就不叫步若塵了!”步若塵雙眉一揚,深邃的眸子中看不出喜、怒、哀、樂。

“不!最起碼你也當個義賊!”齊如虹仍不死心。

“小齊,你太天真了。自己以後小心點,最好別再押鏢車了!不是每個山賊都會對你另眼相看的。出事了就得任人宰割了。”

“你為何要趕我走?”齊如虹不解。

“你不適合當賊,以後你有困難託人告訴我——”

“何必要經由第三者……”

“小齊,言盡於此,你好自為之吧!”步若塵放下手。

“別走!把話說清楚,你……你真的很討厭我嗎?”齊如虹鼓足勇氣地問道,她不想一直忍受這種煎熬。

步若塵停住腳步,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

“你既然認我做小弟,為何又討厭我跟著你?”齊如虹有些激動。

“你問太多了,有些事放在心中好些。”他一語雙關。

“不!我一定要知道。你本來對我有‘好感’的!你甚至還說過……還說過如果我是女人,你就會……你就會吻我,在我被你劫至山寨的第一天,你就這樣說過。”她的雙頰一片徘紅。

“我開玩笑的!”步若塵沒說謊,他一開始確是在尋齊如虹開心。怎知道會演變成如今這般地步,卻是他始料未及的。

“開玩笑?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齊如虹氣餒道。

“我道歉——”步若塵迴轉過身來。

兩行清淚垂了下來,齊如虹被這個“玩笑”擊敗了。

“小齊,你——”步若塵見狀不由得心生憐意。

“別告訴我什麼男人流血不流淚的,我不要聽。”齊如虹用袖子拭著淚,她終於在步若塵面前掉淚了。

“別哭了,小齊。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生離又不是死別。”步若塵很想走到齊如虹跟前安慰他。

“我要哭,我就是要哭。大不了我跟你做賊就是了,只要你讓我跟著,做小弟就做小弟總比什麼都沒有好。”齊如虹情急之下月兌口而出,她一定是傷心過頭了。

“我說了,我一輩子當你是小弟。”步若塵直言。

“那你就讓我跟著你啊!我們有粥吃粥,有飯吃飯,然後專門打劫那些暴發戶和貪官汙吏,把他們搜刮的民脂民膏全挖了出來,再分給那些貧民百姓,當然我們要留一點自己用……”齊如虹越說越荒唐,她已經語無倫次了。

“小齊,你,你別這樣,我不想‘害你’!”步若塵神色一黯。

“是我心甘情願的。”齊如虹沒有聽懂步若塵話中涵義。只是一味地想著再也看不到步若塵!她不要。她真的不要,她甘願淪落為盜寇……

“小齊,清醒點,你別說傻話,你會後悔的!”

“不!我不會——”齊如虹高嚷著。她已心亂如麻。

“我走了——你珍重。”步若塵拖著沉重的腳步。

“步若塵——你別走,我有話還沒說完。”齊如虹追了上去,她要說,她要告訴他,她喜歡他,即使……他並不喜歡她。她追得很辛苦,她的輕功差步若塵一大截。

一直追到了黃河岸,仍不見步若塵蹤影。

“步——若——塵,我——喜——歡——你。”齊如虹對著滔滔不絕的黃河呼喊著。可是河水依然沒有迴音。

“步若塵,你聽見了沒?”齊如虹已經聲嘶力竭。

難道她再也見不著他了。齊如虹泣不成聲,她哭了好久好久,久久不能恢復平靜。四周只有冰冷的河水,和她的兩行清淚。

為什麼?她就那麼討人厭是嗎?如果是,當初他不如一刀殺了她。

何必“看中”她,認她當小弟?

何必要“改造”她,訓練她為真正的男子漢?

包何況他又沒有改造成功,她沒有變成“男人”。比賽尚未結束他就落跑,這算什麼?她把真相一抖出來,他必輸無疑。可是,可是齊如虹她沒有這個勇氣。

玩笑!他開了她一個玩笑。拿她尋開心!

是怎麼開始的,齊如虹也知道,一開始只是“玩笑”。而她又是什麼時候“陷”進去的。她太投入了!對於“改造”步若塵。望著黃河的水流個不停的,她突然有股衝動。

想要一躍而下,來個一了百了。

她站立在岸邊,秋意已濃,冬天的腳步是不是快到了?不然齊如虹為何覺得這麼冷,這麼冷,冷得透徹心扉。

遠遠的,有個人遙望著齊如虹。

是步若塵,他並未走遠,他聽見了!聽見了齊如虹的吶喊。“小齊喜歡他?”步若塵血脈噴張。

他很想衝出去,告訴齊如虹自己也喜歡他。

可是……可是這樣一來,世人如何看待他們。看著齊如虹呆立在岸邊,他生怕他一個不小心就跌入黃河裡去。他更擔心的是齊如虹會衝動地往下跳,想不開而自尋短見。

他不會讓齊如虹死的,如果他真往下跳,步若塵會衝出去救齊如虹的。如果他真的不想活了!步若塵此刻又何嘗不是生不如死。

這樣就好,他知道齊如虹心中有他就好。

一切會成為過去的!步若塵只能這樣想。他注視著齊如虹,希望一切到此為止,這般愛戀太傷人了,也太痴狂了。

酒?步若塵想到了酒,醉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紅塵俗事再也沾不上心田。步若塵手上無酒,此時此刻竟無酒。

為誰佇立在風中?為誰落得人憔悴?

齊如虹掏出懷中的鵝毛來,可惜步若塵沒有看見。她的身子擋住了。齊如虹握著手中的鵝毛。

這段情,就此告結,託黃河送鵝毛告訴他,她愛他。黃河啊黃河!請告訴他,齊如虹一生一世記得他。不只當他是大哥,她看著鵝毛飄在黃河之上,河水把鵝毛沖走了。

可是步若塵收得到嗎?

齊如虹順著河岸走下去,她要看著鵝毛送到步若塵手中。她望啊望的,可是鵝毛卻不動了,因為碰上了塊大石頭擋住了。鵝毛被河中石頭堵住了,齊如虹著急了起來。

齊如虹看著鵝毛滯留不前,她想幫它一把。

早已芳心寸亂的齊如虹,於是攀著河岸下去,想把石頭移開。河水很急,一個不小心滑了手就會滾入河中去的。現在她後悔了,早知道就別捨棄鵝毛,也許將來有一天……

將來有一天她親手把鵝毛飛鏢還給步若塵,然後告訴他,他欠她一個吻。他沒有徵求他的同意就吻了她。

遠望著齊如虹的步若塵,看到他居然走著走著竟往黃河“跳”下去。小齊真的走極端了!步若塵豈能坐視不管?他飛也似的奔了過去,在齊如虹“跳”下時及時要攬回他。步若塵不能讓齊如虹死,死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齊如虹沒想到步若塵會突然衝了出來,喜出望外的。

“小心——”步若塵拉著齊如虹的身子往上提。這一跌下去性命不保,河水無情可人卻有意。步若塵拉著齊如虹飛回岸上。好險!幸好他及時攬住了齊如虹。

“啪”的一聲,步若塵一巴掌打在齊如虹臉上。

“你——”齊如虹模了模熱辣的臉頰,她不知步若塵為何打她?這回是他碰她,她又沒“冒犯”到他。難不成他現在才翻舊賬?

“小齊,你不是說過自殺是弱者的行為?”步若塵希望一巴掌能打醒齊如虹,別再輕生要好好地活下去。

“自殺?我沒有要自殺啊!”齊如虹模著臉頰道。

“那你又‘跳’下黃河——”步若塵急問。

“我……我是要去河裡撿東西。”齊如虹解釋。

“有什麼東西那麼寶貝,比生命還重要?你知不知道一個不小心就會掉下去喪生河底的!”步若塵痛斥齊如虹如此的輕舉妄為,不知輕重。

看到步若塵“緊張”的樣子,齊如虹心狂跳了起來。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我方才,我方才說的話你可聽見?”齊如虹想到她方才的“表白”,愛的宣言。

步若塵臉色陰晴不定,他聽見了!聽得一清二楚。

“你聽見了是不是?”齊如虹眼中閃爍著光芒。

步若塵無奈地點了點頭,他的頭好似千斤重般。

“那你——”齊如虹想知道步若塵的回應。

“小齊,我們是不可以的!”步若塵痛苦地道。

“為什麼?”齊如虹迫切地想知道。

步若塵怎麼說,兩個男人要如何天長地久呢?

“不見了——它不見了——”齊如虹看步若塵沉默不語,她轉而望向河面,她發現鵝毛不見了。大石頭不再擋住鵝毛,因為水流太急了,衝激之下已把鵝毛沖走了。

鵝毛飛鏢讓黃河的水沖走了!可是步若塵就在眼前,河水不必再代為寄情千里送鵝毛了!她悵然若失。

“什麼不見了?那東西那麼重要?”步若塵問著。他試著想轉移話題,迴避方才齊如虹的話。

“那東西不是我的!是你的。”齊如虹已看不見鵝毛了,早已被河水沖走再也不回頭了。

“我的東西?”步若塵不明所以。

“你沒發現你少了一樣東西嗎?”齊如虹仰著臉道。

東西?步若塵是少了一樣東西,一支鵝毛飛鏢。

“鵝毛飛鏢?你怎麼會有我的鵝毛飛鏢?”步若塵驚問,齊如虹幾時從他身上取走的?

“我在地上撿的!”這是事實沒錯。

“地上?我掉在地上我怎不知道?”

“因為你醉了!”齊如虹據實以答。

“我醉了?什麼時候?”步若塵鼻息沉重了起來。

“那一夜!‘四季紅’的妓女上山寨的那一夜……”

“小齊你——”步若塵搞不清楚來龍去脈,又很想弄明白。

“那一夜我換上了妓女小花的衣裳到你房裡去,你喝醉了,自己做了什麼事都不記得了!你……你強吻了我。還把我非常用力的推倒在地上,鵝毛飛鏢就是這時候從你右手袖中掉了出來的,我撿起了它……”齊如虹紅窘著臉說。

步若塵如遭晴天霹靂,原來那不是夢!

他吻了齊如虹,穿了妓女衣裳的小齊?

“你那時還說,為什麼小齊不是女人?”

步若塵不想再聽下去了,他徹徹底底地崩潰了。原來他早就深陷泥淖不可自拔了!他早就對齊如虹有輕薄之舉。

“步老大,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齊如虹看到步若塵神色有異,不禁關心地問道。

不要,不要這樣看著他,不要……步若塵心底打轉著這話。

“小齊,就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好嗎?”他已心亂如麻。

“我不懂,你到底在逃避什麼?”齊如虹看得出來。

“好,好,你一定要知道我就告訴你。我……不由自主受你吸引,我愛上你了!我不知道誰先誰後。總之我也喜歡你,這樣你滿意了吧?你為什麼要逼我說出來?”步若塵踉蹌地倒退著。他說了,把心中的話說了出來。

“什麼?”齊如虹驚喜萬分,她恍如在夢中一般。

“小齊,我們不能再繼續下去!你好好地照顧自己,早日結婚生子,你就會‘正常’的,只要你肯努力!”步若塵話一說完掉頭就走,這一次他再也不回頭不停留。

他真的說了!而且他也做了!早就做了!他吻過小齊。而他居然一直沒告訴自己,步若塵一路狂吼而去。

齊如虹簡直不敢相信,步若塵也喜歡她。

她笑了!笑得連淚都流出來了。

齊如虹這才恍然明白,原來步若塵真的以為她是男人,所以才要“趕”她走。

因為他不想“出事”,他怕自己的感情放出去,就收不回來。

“步——若——塵,我是女的,我不是男的。”齊如虹連忙追了上去。

但是步若塵早已不見蹤影了,只剩下風聲呼嘯。

不過沒有關係,她知道了他的心意就好。只要他活著,她就一定找得到他,不論天涯海角。

齊如虹決定了!她要月兌下男裝省得步若塵再誤會。步若塵一定會驚喜萬分的。

齊如虹心花怒放,忙不迭地為自己添購了一套粉紅色的女裝,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穿的。這樣一場雌雄莫辨的誤會就會冰釋。

而那隻始終不肯伸出的左手,步若塵懷中的寶貝早晚會屬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