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陶公子他……他……”齊如虹答應了陶丹楓,不到最後就不必把“真相”說出來。如今已是時候,齊如虹心知肚明,石無心知道“陶丹楓”不在人世會承受不住。

一開始她就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不及陶丹楓。在得知石無心自幼和小“女”丹楓相逢而後的情事,她更加明白,今生今世她再也別想能夠獨擁他了。

她的步老大不再只屬於她一個人了……

“丹楓他怎麼了?小齊你快說啊!”看石無心渴望的神情,齊如虹情何以堪。她不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陶公子他看破紅塵遁入空門了!”齊如虹緩緩道來。她無法阻止他,陶丹楓以死相逼。陶丹楓出家了!月兌離紅塵俗世,拋棄他原有的一切,包括身份地位。

還有“陶丹楓”這個人,他已經“死”了,這世上再無陶丹楓了。陶丹楓瞭解石無心,倘若他真的死了,石無心絕不願獨活。

而且同齊如虹成眷屬,他們才是一對有情的戀人。

陶丹楓“失蹤”了!不知去向。惟有如此才能讓石無心“活”下去。從此陶丹楓長伴青燈剃度為僧,斷了塵緣也斷了情緣。萬般不捨也得狠下心腸,為了石無心好。

“出家了……丹楓出家了……”石無心又受了一次衝擊。

“石大哥!陶公子這麼做,無非是想救‘活’你,這是無可奈何的,因為你又不願接受‘換心’手術,又不願陶公子受到一絲一毫的‘中傷’,他若真死了,你也不願苟且偷生,他懂你所以才出此下策,他是真為你著想……”齊如虹說明著。可是她漏了一點,陶丹楓有意成全她。

在這種情況之下齊如虹說不出口,陶丹楓的“情操”讓她難以啟齒,她不敢心存妄想,她只要有“小弟”當就心滿意足了。她不再貪心,不再不知足,她比不上陶丹楓。

“丹楓啊丹楓,你怎忍心‘棄’我於紅塵而去?”石無心仰天長嘆,相思之苦苦相思。

齊如虹在黃河岸旁坐了下來,她也是惆悵滿懷。

“丹楓他身在何處?”石無心喃喃自語。

齊如虹搖了搖頭,她不知道,真不知道。陶丹楓不知去向,不再和紅塵俗世有任何牽連,他不得不這麼做。

“丹楓——”石無心的呼喊無人回應。

不知何時,倩倩也來到了黃河岸邊。

“步大哥,既然陶丹楓當了和尚,那不就什麼事都沒了。我原還在擔心,如果陶丹楓削髮斷情仍然救‘活’不了你,我只好和齊姊姊帶你去找爺爺‘換心’了!”倩倩試圖要替齊如虹和石無心牽紅線,她仍喊他步大哥。

無非希望他做回步若塵來,忘了前塵往事。

既然不堪回首何必再記起,舊歡如夢一切已成空。

“不!我不換心——”石無心自始至終堅持著。

“反正現在也用不著了,步大哥你和齊姊姊就快快成親吧!我不會再夾在你們中間了,齊姊姊好不容易才又‘贏’回你來……”倩倩把齊如虹一度“退讓”說得仔仔細細。

齊如虹望著黃河,一語不發的。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本待將心寄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這怎是一個“愁”字了得。

她把九支鵝毛飛鏢拿了出來,一根根地丟向黃河去。讓它們去找另一支早已落入黃河的鵝毛,一支支鵝毛如同一條條小船在河上漂流著。這一次她不再寄情了!

她爭不過的!恨只恨相逢太晚,何不早相識。

“步大哥,你不能‘見異思遷’啊!你別忘了!你曾把花戒指套在齊姊姊手上的,你和她已訂了終身的。”倩倩看著一臉茫然的石無心,希望“步若塵”快快回來。

石無心沒有忘,他記得。

可是他更記得和陶丹楓發生過之事,他無言以對。

“倩倩,你別再說了!回家去吧!”齊如虹站起身來,她知道要石無心立刻做出“抉擇”太難為他了。

“齊姊姊,總不能這樣一直不明不白下去啊!”倩倩真的為齊如虹叫屈。

“曾經擁有就已足夠。夠了!足以有讓我活下去的勇氣。這一生我沒有白活,而且我會堅強地走下去!”齊如虹同倩倩道別,她不要倩倩再逗留在中原,回塞外去吧!

“齊姊姊,你會來看我嗎?”倩倩依依不捨的。

“會的,有那麼一天的。”齊如虹抱住倩倩。

“跟步大哥一起來嗎?”倩倩回抱著齊如虹哭了起來。

患難見真情!兩人已情同姊妹。

這個問題齊如虹無法回答,關鍵在“石無心”身上。

“走吧!你爺爺會掛念你的。”齊如虹同倩倩道別。

“步大哥,你不能丟下齊姊姊,她是真愛你的。”倩倩臨走前仍不忘提醒石無心,愛他的人不只陶丹楓一個。

倩倩走後,齊如虹走向石無心,“曾經擁有”,她真的曾經擁有過嗎?她想知道。

“容我再叫你一聲步老大!步老大你是否真愛過我,在你是步若塵的時候?還是我只是‘替身’,你潛意識裡把我當成了‘男裝’的陶丹楓!”這很重要,齊如虹不只一次想到,如果她只是“替身”,她何有勇氣活下去。

方才不過是說給倩倩聽的,她自己根本沒有把握。

因為石無心和陶丹楓的一段情,太深太濃了。她痴痴地等著石無心“回答”,他到底有沒有“愛”過她。

“小齊——”石無心的心結打了一個又一個的。

“有沒有?你告訴我,求求你……”齊如虹低吟重複著。

石無心含著笑意點點頭,他是愛過齊如虹,她不是“替身”。

齊如虹滿心期待的,得知答案是肯定的,她如釋重負。她不去問石無心他最愛誰?她不去問這種問題。因為答案再明顯不過!但是她不介意。齊如虹如今已雨過天晴。

她不再淚流,天空也不再哭泣。

雨後的彩虹出現在天邊,一座彩虹橋絢爛無比。

“石大哥,我陪你去找陶公子——”齊如虹清楚,石無心不會就這樣“算了”,他一定會走遍千山萬水去找陶丹楓。她只要能和石無心在一塊兒她就滿足了!真的。

“小齊,你——”石無心不知如何婉拒齊如虹。

“你是我的老大,我是你小弟,老大有事小弟豈可坐視不管。找到了陶公子,勸他還俗,你們倆再隱居避世,我這個小弟可以幫你們做些雜事之類的!”齊如虹真心地說著。

“小齊,別這樣,你不必如此的。”石無心感慨萬千。

“是我心甘情願的!走吧!我們去找陶公子——”齊如虹跨上馬匹,她這一生一世不會再愛別的男人了。

盡避他愛的是男人,心中不只她一人,她也甘之如飴。

兩匹駿馬翻山越嶺,尋遍個個大廟小寺的。

眾裡尋他偏不見!秋去冬來,冬殘春降。春上枝頭的季節裡,他們來到了“忘情寺”。

寺主是一個老方丈,神情和祥面容慈善。

“施主,本寺並無陶丹楓這個人!”寺主據實以告。

“他現在出了家自然不叫丹楓,一定有別的法號。”齊如虹不死心地詢問著。

石無心又失望了一次,顯然的,陶丹楓真的不再是“凡夫俗子”了。

“施主,且聽貧僧一句:‘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凡事何必太過強求!”寺主說了一句“阿彌陀佛”之後就告退。

“石大哥你別灰心,大江南北的我們再去找過!”齊如虹安慰石無心。她看石無心的失望一次比一次加深。

“丹楓是有意避開我的!丹楓啊丹楓你到底在哪?”石無心心灰意冷了!今生最苦的相思,石無心“活”了過來,卻“死”了陶丹楓。兩人被命運之神捉弄,總是有情無終。

“石大哥——你別喪氣。咱們再去找就是了!”齊如虹一心想幫著石無心,早日找到他失去的那份戀情。

“叫我步老大吧!這世上既無陶丹楓,自然也就沒有石無心了。”石無心不當石無心了,他要和陶丹楓“共進退”。

“步老大!”齊如虹心中又升起了一股“希望”來。是否她的“步老大”回來了?他們今後可以回到從前。

“小齊,你真的該回京城去了!我從此天涯飄泊。”步若塵決定要浪跡江湖,雖然陶丹楓已非陶丹楓,可陶丹楓永遠活在他心中。

“不!我不回去,我要一直跟著你。”齊如虹不回去,她放不下步若塵,只要能在他身邊什麼名分都不要緊。

步若塵騎著馬一路披星戴月而去,齊如虹緊追在後。

“忘情寺”的鐘響了,暮鼓晨鐘。但去莫須問,白雲無盡時。寺主望著遠去的兩人,不禁嘆了口氣來。

“人生無常,何苦再痴狂。”寺主喃喃地念著。

出家人不打誑語,寺主無奈地搖了搖頭。鐘聲在山林之間迴響著,一遍又一遍的。

“等等我——步老大。”齊如虹追得氣喘吁吁的。

步若塵停下了馬來,他“甩”不掉齊如虹。她跟定他了。兩人在客棧停歇,步若塵狂飲著酒,一如從前。醉吧!醉吧!醉了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大醉一場吧!

齊如虹沒有阻止步若塵喝,她知道他很苦。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她也想大醉一場,可是她不能,她要照顧步若塵才行。齊如虹扶著喝得爛醉如泥的步若塵上床躺著。

“丹楓……”

齊如虹聽得心酸,他喊的不是“小齊”。

步若塵翻了個身子,雞心耳環掉了出來。齊如虹連忙把它放回步若塵懷中,這是陶丹楓惟一留給他的。齊如虹坐在步若塵床邊看守著他,望著他醉得不省人事。

“丹楓!”步若塵伸手抓住齊如虹的手。

她沒有躲,任由他抓著,她但願她能代替陶丹楓。

天明時,步若塵雙眼充滿紅色血絲。他看到齊如虹守在床畔徹夜未眠。步若塵於心不忍,何苦再跟著他。

“步老大,你醒了,先洗把臉吧!”齊如虹連忙張羅著。步若塵看在眼裡,實在不忍心再“耽誤”齊如虹。

“小齊,到此為止吧!就讓我一人獨自流浪去!”步若塵希望齊如虹為自己設想,再跟著他只會虛度青春。

“步老大,我說過了,我心甘情願!”齊如虹不肯。

步若塵想狠下心來,可是一雙明眸是那樣無怨無尤的。他又陷入了困頓!再拖下去只會讓齊如虹芳華不再。

“客官,有人送來一封信。”店小二走到房門口。

“信——”齊如虹連忙接了過來。

“步老大,是給你的,信封上寫著你的姓名。”齊如虹趕緊把信遞給步若塵,步若塵看著信封發呆。

“快打開看啊!”齊如虹催促他。說不定有了“消息”。

步若塵有股預感,是丹楓,他要告訴他什麼?

“丹楓已死,如虹為伴。”信紙上只有八個字。沒有署名,也沒有開頭稱謂。可步若塵見字如見人!是丹楓。可是他叫他“步若塵”……

陶丹楓希望他當“步若塵”,和齊如虹配成雙。丹楓已死!丹楓已死!這四個字讓步若塵整個人陷入混亂。

“丹楓,你‘好狠’的心!”步若塵抓著店小二,他追問:“信是誰送來的?”步若塵把店小二的胳膊快抓斷了。

“昨晚就送來了!可是那人交代一早再交給客官。”店小二痛得大叫,步若塵這才鬆開手來。“走了!人走了……”

“來者是不是名僧侶?”齊如虹連忙問著店小二。

“對啊!你怎麼知道?”店小二訝異道。

“他長得怎樣?是不是二十歲左右相貌不凡?”齊如虹接著問了下去,八九不離十了。想必是陶丹楓。

“不是,是個小和尚,只有八九歲般大,不過人挺機靈的。”店小二說著。齊如虹猜錯了,陶丹楓不可能再入紅塵的,一定是他託小和尚帶來“訊息”給步若塵知道。

步若塵抓著信紙,他一直念著“丹楓已死”四個字。另外四個字是丹楓的“遺言”嗎?要他和齊如虹長相為伴。

“步老大,我們快追上去!”齊如虹忙道。

“不用了!不用了!丹楓喚我‘步若塵’,他不再當我是‘石無心’了!”步若塵掏出了雞心耳環來,他撫模著回憶著從前種種。

“步老大,現在追上去也許來得及!問明那小和尚就可知陶公子的下落何處。”齊如虹勸步若塵別再發愣。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他不會見我的。他再也不會見我了。”步若塵雙手抖著,他自言自語著。

齊如虹拉著步若塵,也許,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兩人一直拉扯著,步若塵用力一甩,要甩開齊如虹。

“別再管我的事,讓我自生自滅吧!”步若塵甩得太用力了,把手中的雞心耳環也甩了出去。“叩”的一聲!雞心耳環摔在地上,一個安然無恙,另一個卻碎裂成兩半。

“丹楓!丹楓!”步若塵拾起耳環,他拼不回來。

碎裂的是一直留在陶丹楓身邊的耳環,另一個以前也曾被小乞丐的石無心用石頭打落成兩半。後來黏合之後仍有裂痕,一直到被冷小弟的“神力”把裂痕撫平。

如今碎裂成兩半的,不再是給了石無心的那隻耳環。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丹楓的。”步若塵把錯全怪在齊如虹身上,齊如虹由著他罵。她沒有回嘴,此刻的步若塵已戀到痴狂,已經不“清醒”了。

即便宿醉已醒,可看來同酒醉無異。他的淚湧了出來,滴在裂成兩半的雞心耳環上。他痛不欲生的!“一寸相思一寸灰”。

步若塵哀痛地跪了下來,他真的見不到丹楓了。齊如虹試著把碎裂的耳環黏回,可是終究有裂痕在。

良久之後,步若塵才踉蹌地站起身來。齊如虹把耳環雙手奉上,她一臉的歉意。她拉扯步若塵是想他去追上小和尚,好能得知陶丹楓下落何處。她原是好意!

齊如虹也看到了信上的八個字,她不敢痴心妄想!

“如虹為伴”!陶丹楓之意不是她只跟在步若塵身旁,而是伴隨他走過人生歲月。陶丹楓當初就是此意,可是齊如虹自己開不了口!如今陶丹楓替她“作媒”。

步若塵接過耳環,小心地呵護著,想把裂痕撫去。

“對不起,步老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齊如虹卑微地欠著身子。希望步若塵能夠原諒她。

“小齊,方才我太沖動了!不關你的事。”步若塵這時情緒不再那麼激動了。他把兩個耳環慎重地收回懷中。

“步老大——”齊如虹的心不安了起來……

“對不起,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丹楓的‘交代’!我最多隻能承認前面四個字,這人世間已無丹楓了!”步若塵把信紙撕成了兩半。“如虹為伴”四字飄落了下來。

齊如虹的一顆心也如同那半張信紙摔落在地上,她徹徹底底地心碎了。步若塵不要她為伴,不只是伴侶,連跟隨作伴他都不要了。

這次真的要生離死別了!步若塵已狠下心來。

“不要——不要——求求你——”齊如虹哀求著。

步若塵沒有回答,因為“丹楓已死”四字已讓他無暇顧及此了。丹楓不只要救“活”他,還要“成全”齊如虹。他做不到!不是他不愛齊如虹,而是他太愛陶丹楓了。

即便陶丹楓不再屬於紅塵,那他也會孑然一身。

步若塵終身不會娶的,他會獨身到老,陪伴他的不是齊如虹,而是那份“最苦的相思”,一直到老一直到死。

丹楓已死,那無心也隨著而去。

“步老大——你就讓我跟著你好不好?我只當你的小弟就好,真的。我不會同陶公子爭的!”

“小齊,別逼我。我很痛苦!”步若塵掙扎著。

“我比你更苦!丹楓既然要成全我們,你為何不順著他呢?除了他之外,這世上無人比我更愛你了,你不能走。”齊如虹抽出一把短刀來,她對著自己的胸口。

“小齊——”步若塵陷入了兩難。

“如果你還是要走,我立刻死在你面前!”齊如虹語帶威脅。她愛得太深了!她不能沒有步若塵,否則情願一死。

“你們為何都要逼我——”步若塵舉步維艱。他當然不想齊如虹死。如果沒有陶丹楓,他會娶齊如虹的。

但這裡的“沒有”,不是“人世”再無“陶丹楓”,而是他從未認識過陶丹楓!他的生命中從未出現過陶丹楓這人。

齊如虹的另一隻手抓著半張信紙,“如虹為伴”。

步若塵非走不可,再和齊如虹相處下去,對她是不公平的。只當兄弟耽誤她的青春,做夫妻他卻心中另有所屬!他明白陶丹楓才是他的至愛,他愛齊如虹晚了一步。

“步老大——在黃河畔、在吊橋上,我們幾次生死與共你難道都忘了嗎?在‘平沙崗’、在‘美人居’,我們都有我們的兒女情長,甚至在崖頂上你為我戴上‘花戒指’互訴情衷,你都不記得了嗎?縱然抵不過你和陶丹楓的幾載情緣,可是在當時你最愛的人是我!是我——”齊如虹控訴著,步若塵不可以“遺棄”她而去!不可以。

記得,步若塵全都記得,他沒有忘。如果他只是“步若塵”,他怎捨得“遺棄”齊如虹。當時他飽受相思之苦,因為他真以為她是男兒身,這一切他全點滴在心頭。

“和我在一起不會‘對不起’陶公子的,他的心願正是如此,如果你違揹他的意思才是‘對不起’他。”齊如虹哭訴著。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她“一念之仁”成全別人。

齊如虹此刻“自私”了起來,因為她苦相思也戀到痴狂了。

“小齊——”步若塵面臨生死交關天人交戰,自古多情空餘恨,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他得對不住其中一人。

兩人就一直“僵持”著,空氣彷彿凝窒了般。

“阿彌陀佛——”一聲阿彌陀佛打破了僵局。

來者正是“忘情寺”的寺主,他受人之託,要來點破這一段孽緣,除去心中魔障。

“施主,情海無涯回頭是岸,我話已帶到。”寺主說完話想掉頭而去,可是步若塵不讓他走。

“丹楓呢?他在‘忘情寺’對不對?”步若塵恍然大悟問道。

“誰是丹楓,丹楓是誰?”寺主說起了禪話來。

齊如虹一旁見狀驀然感到一絲“愧疚”起來,她是太自私了。陶丹楓一而再、再而三的要“犧牲”自己,而她此時卻激動的用死來威脅步若塵要“霸佔”住他不放。她的刀落了下來。

“施主,珍惜你身邊所擁有的,做人要惜福。已經失去的何必再苦苦強求。楓紅雖美,但不屬人間!”寺主言下之意已“暗指”陶丹楓已不是紅塵中人,別再眷戀不忘。

“寺主,丹楓他可好?”

“本寺無丹楓!”寺主說完話就退出房門。陶丹楓已不在“忘情寺”了!他走了。步若塵聽得出寺主的話中玄機,陶丹楓永遠不會再見他的!

今生不再相見!情緣已了恩義已斷,惟有來世再相逢。步若塵搖搖欲墜,他的丹楓一直要把他推向齊如虹。要他和如虹為伴相依到老,把對丹楓的愛全轉移給齊如虹。

齊如虹不再似方才的情緒失控了!她是一時情急,私心作祟。她敬佩陶丹楓寬厚的胸襟和容人的雅量,她自嘆不如。她沉默了下來,不再威脅步若塵,只是呆呆地凝望著那半張信紙。

從一個堂堂的探花郎變成佛門子弟,月兌下新郎官衣換上一身袈裟;削髮斬情絲,另做“他人”全為了他。“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步若塵真恨自己,如果他不再“活”過來,就不會害苦了陶丹楓。

相思之苦又襲了上來,他情願被“情人果”詛咒而亡。石無心!如果你真無心就好了!步若塵責怪著自己。

齊如虹等著,等著步若塵做出他最後的“取捨”,她不再勉強他了。強人所難太自私了!嵐兒姑娘不也自動“退出”嗎?她卻一再苦苦相逼步若塵,真愛一個人就該為他設想才對。齊如虹釋然了,就讓步若塵自己做決定吧!不再逼他。

他要離開她,她會一輩子懷念他。他要帶著她,她會這一生伴隨他。可是決定權在步若塵,用死來威脅太不理智也太為難他了。

步若塵仍沒有做出“取捨”來,他猶豫不定。

碎裂成兩半的雞心耳環,彷彿也在告訴他舊緣已斷。陶丹楓不只要這世上再無“陶丹楓”這個人,也要石無心的世界裡沒有陶丹楓。只有步若塵,用這身份活下去。

步若塵再也當不了石無心,因世上再無陶丹楓了。的的確確真真實實的,不讓步若塵再走“回頭路”。步若塵亂了!他想孑然一身孤獨到老也不成,丹楓“逼迫”著他。

如果……如果步若塵再“執迷不悟”下去,恐怕陶丹楓真的會“死”,而步若塵萬萬不想他死的,寧可死的是自己。步若塵左右為難,一時之間他已頭昏腦漲,內心波濤洶湧。

此時此刻,他只想再大醉一場,再喝個不省人事。

好苦哦!相思之苦一再地吞噬著他。

眼前有個人影在晃動著,不!她是身著男裝的齊如虹,他的小老弟才是。小弟!不!他愛過這小弟,不只當她是小弟。“他”到底是誰?步若塵想要看清楚。

一會兒是玉樹臨風的陶丹楓,一會兒是英姿煥發的男裝齊如虹。一會兒是楚楚動人的女裝陶丹楓,一會兒是秀麗可人的齊如虹。步若塵揉了揉眼,他分辨不出來誰是誰!

他一定是醉了,所以眼花了。今朝有酒今朝醉!

醉倒紅塵對酒當歌,可惜步若塵不會唱歌!他不懂,何不讓我帶你一走了之。“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呢?是否因為我的身旁已有了個“她”?

步若塵望向齊如虹,齊如虹手中的刀已掉落在地上。她緊握著撕裂的半張信紙。他該走過去,把信紙湊回成一張。“丹楓已死,如虹為伴。”還是獨自走上漫漫天涯路。

齊如虹不再逼他“表態”,步若塵卻更加難以取捨。

他真的不是不愛她,只是一顆心不能同時住著兩個人。丹楓“消失”退讓,縱使人世間無“丹楓”,可這名字早已烙印在他心上,抹滅不去的,相思在心底盤旋纏繞。

難啊!愛也難不愛更難。步若塵一生情痴為卿狂。

醉吧!醉了就什麼都不知道,酒醒了再做打算。步若塵做不出決定只好“逃避”。他真的喝起酒來,喝完一壺又一壺的,可是今兒個他卻千杯不醉,怎麼喝也不醉。

而且何事最相宜?宜醉!宜睡。他非醉不可!

步若塵這一生,從出生到現在歷經太多波折了。他才不要當什麼“璞玉公子”的,他只想做個酒鬼,永遠沒有“清醒”的時候。醉吧!醉吧!他非喝醉不可。

他是不是真的醉了,否則他怎會看見了“陶丹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