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精靈國度

滿山遍野的花叢,住著許多不識人間愁滋味的花精靈,而“風信子”是花界的使者,每年都會到人間去視察、播種,做為美化世界的親善大使。

今年被選上的使者是年方十七的小舞。

她在空中旋轉、飛翔著,瞬間幻化為曼妙的少女,踏著雜雜花瓣而來,所到之處瀰漫著風信子花香。

小舞走了一間名叫“花苑”的花店,店面小巧精緻,一束束的花整齊地排列著。

“歡迎光臨!”花店主人是個三十多歲的婦人,客氣有禮地招呼著小舞。

小舞東看看、西瞧瞧地……慕地,她看到了一束紫色風信子花,令她想起可愛的故鄉。

“那是風信子,銷路很好,今天只剩下這一束了。”花店主人在一旁說著。小舞伸手想拿起風信子花。

突然一隻手搶在小舞前頭,拿走了這束風信子花。

是個“男人”;小舞聽母親描述過人類男子的模樣。

這男人有著一張俊朗的臉,神采飛揚。

“對不起,我需要這一束花。”男人歉意地說著。

“是我先看中的。”小舞鼓著腮幫子說。

店主連忙打回場。“這位小姐,實在很抱歉,這位先生是本店的常客,經常來本店買花,而且每次都指名買風信子的。”

“難道沒有人教你買東西要排隊嗎?”小舞才不管呢,誰叫他今天來晚了。

店主人見狀,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男人露出了諒解的一笑,無所謂地遞出了三張百元鈔票。“這束花我買,送給這位小姐;難得遇見同好之人。”

店主人頓時心頭一鬆,笑意盈盈。呵!年輕男女相識原是這般容易。

“喂!我不要你送我花。”小舞喚住男人。

男人已走出了花店,正要打開他的車門。

“我不叫‘喂’,我叫凌飛。”他含笑說道,又瞄了瞄微嗔的美少女,心想,好人做到底。“你要去哪裡?我送你一程。”

凌飛?他是飛,我是舞,真是“芝麻配綠豆”有夠“速配”的。

小舞才不怕上了賊車,她大聲說道:“我要去……”糟了,該從哪裡變出個家呢!

花小舞這時瞥見了方向盤前頭有張紙條,順口就說出了紙條上的地址。

“月光大道四號。”她說得理直氣壯。

凌飛一聽,不由得心生疑竇。不會吧!他剛剛才從那兒“踢到鐵板”,吃了閉門羹,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孩會住在那兒?

凌飛目前任職一家報社的企劃部門,他剛才去採訪“月光大道四號”的女主人,可是沈明媚是當紅的天王巨星,想要採訪到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凌飛不由得仔細打量眼前的小女人。“小姐,你的芳名是……”

“我啊!我叫花小舞。”

花小舞!凌飛記了下來,當記者的嗅覺是敏銳的。

車一路行去,小舞手上的風信子花香沁鼻。

“你為什麼這麼喜歡風信子?”小舞問凌飛。

“那你呢?”凌飛不答反問。

“因為它像我,你不覺得嗎?”小舞眼光閃爍著。

不!凌飛搖搖頭。花小舞不似風信子,另一個女子才是神似……“信子”,信子才神似風信子。

“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凌飛突然冒出一句話,眼神也變得迷濛而陷入沉思中。

“你說嘛!”花小舞的好奇心被引了出來。

“你不回家去?”凌飛斜眼了她一眼。

家?那根本就不是小舞的家,回不回又有何關係?

小舞聳聳肩,裝得一派大人模樣。“咱們來談個條件吧!你告訴我關於你和風信子花的故事,我就把沈明媚所有的秘密全抖出來給你聽。”小舞大言不慚地胡謅著。

凌飛卻對小舞的話充耳不聞,他的心飄得好遠、好遠--

只是這一個“故事”放在他心裡很久、很久了,他從沒有說給別人聽過--“風信子”。

“風”和“信子”,很明顯地,這個故事是屬於弟弟凌風和信子妹妹的……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