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信子第一次踏入凌家那一年,她七歲。

凌盛竹牽著她的手,將她介紹給凌家兩兄弟。

“太好了,我正想有個妹妹呢!”老大凌飛微笑著歡迎;老二凌風卻是一臉敵意,正眼也不瞧信子一眼,只不住用眼睛偷瞄著她。

凌盛竹的妻子何香雯,將信子拉到跟前說:“好秀氣的小女孩,真討人喜歡,真想把她抱在懷裡疼惜一番。”何香雯輕撫著信子的額。

“凌飛、凌風,以後信子就是你們的妹妹,你們得好好對待她。誰敢欺負她,我非重重懲罰不可。”凌盛竹語氣堅定,不容反駁。

“是的,爸爸,我會好好保護妹妹,當她的貼身保漂。”凌飛眨眨眼睛機靈地說。十一歲的他,說起話來,可十足像個小大人了呢!

凌盛竹滿意地點了點頭,轉向另一個兒子。

“凌風!”凌盛竹叫著凌風,他尚未“表態”。

卻見凌風嘟著嘴,偏著頭,一臉不屑。“我明明是家中的老麼,從哪兒冒出來一個妹妹。有一個優秀的哥哥已經夠了,再來個妹妹,會不會就沒人疼我了?”

的確,凌飛是個人見人愛的優等生,相形之下,凌風倒像個“失寵”的小孩。

“凌風!”何香雯又叫了他一聲,見他仍氣嘟嘟的模樣只有任由他去。

“好不容易領養了一個女兒,完成了多年的心願。信子又如此乖巧可人,以後可得好好疼她才是。”想到這,何香要不禁泛起了微笑。

信子被人正式領養這件事,其實也拖了好些年。

正如風信子花一樣;花香隨風四處飄散。信子這些年一直進進出出一些“寄養家庭”,但都沒有人正式領養她為女兒。直到凌盛竹的出現才改變了信子的命運。

信子七歲,卻一點兒也不怯生。

或許信子習慣了旁人異樣的眼光或冷嘲熱諷;她並沒捏著裙角,也沒有羞澀地低著頭,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凌盛竹挽著她的手,何香雯撫著她的額,一時之間,她並沒有感受到親情的溫馨,但她也沒有拒絕,只是試著去接受這個關懷。這兩個人以後就是她的爸爸、媽媽。

她還會有兩個哥哥:一個熱絡,一個冷淡。她強烈地感受到凌風的敵意,他不歡迎她這個“外來者”。信子不是頭一遭被排斥,在寄養家庭裡,她已有過這種經驗。

“信子,當初你被送到孤兒院來時,身上只有一張空白的信紙,所以我便這麼幫你命名了。”院長語重心長地告訴年紀幼小的信子。

信子於是認定生母是叫她信子的--“信”紙和孩“子”。幼小的她幻想著生母的模樣,卻總是勾勒不出一個確實的形象。而何香雯對信子倒是“視如己出”,為她準備了清一色粉紅系列的房間,噓寒問暖更是少不了。

“信子,睡不著?”

何香雯輕輕推開信子房門,態度像極了慈母。

“我說故事給你聽,好嗎?”何香雯身上有一種香香的味道,好像是泡沫浴香,信子喜歡這種味道的。她聞著香味,聽著故事,就這麼睡著了。

何香雯將信子在床上安放好。信子的身軀極為瘦小,看得何香雯愈發愛憐,待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捨地回房去。

“怎樣,信子睡了嗎?”凌盛竹問。

“嗯。”

“那你也上床睡吧!”

“信子晚餐沒吃多少,不知會不會半夜醒來喊餓?”

“她剛來不習慣,住幾天以後就不會了。你的手藝精湛,一定會讓信子胃口大開,養得她白白胖胖的。”

“風兒好像不大喜歡信子。”何香雯有點擔心。

“他本是老二,現在他的‘地位’被霸佔了,自然會有些心態不平衡。過些日子就沒事了。”

“希望是這樣。”

何香雯躺了下來,將燈熄了。

夜是寧靜的,也該是安詳的。

可是在幽暗中,有個人影悄悄地潛入信子的房間。那人影正是凌風。這麼晚了還不睡,他想幹麼?

凌風從口袋裡掏出了個“東西”,輕輕放在熟睡的信子耳旁,然後悄悄地離去。幽暗中,凌風的一對眼睛黑白分明.可惜行事並不光明磊落。

放在信子耳旁的“東西”是蠶寶寶。

蠶寶寶蠕動著雪白身子,眼看就要爬進信子的耳朵裡。突然一隻手抓起了蠶寶寶,可是仍然不小心碰觸到信子的耳朵。信子受了碰擊,驀然地醒了過來。

信子雖然睡著了,但其實睡得並不沉,因為她尚未將這裡當作是她的“家”。張開眼睛的信子,看見凌飛站在她的眼前,手上抓著個東西。

“噓--”凌飛舉起食指豎立在唇上。

那個“東西”是一隻可愛的蠶寶寶。

“你要送給我的嗎?”信子指著蠶寶寶問。

一向不撒謊的凌飛,不知為何點了點頭。是為了替凌風掩飾惡作劇,或是對這個初來乍到的信子妹妹有種不能言喻的歡迎之意?他將蠶寶寶遞給信子。

一覺醒來的凌風,等著看信子猛掏耳朵的樣子。

“哼!討厭的女生,最好蠶寶寶咬破她的耳膜,還在裡面下了蛋,把她嚇死。”凌風幸災樂禍地想著。

他已經比不上哥哥了,他不要連老麼兒這個寶座也被奪走。因為凌風是老麼,所以他的行徑即使乖張了些,也會被默許包容的。他才不要這個女生當他的妹妹。

包何況她又有個怪里怪氣的名字:信子。哈!笑死人了,她以為她是阿信啊!

吧脆叫“阿不信”好了,保證她會比電視上的阿信還可憐兮兮。他派出去的那隻蠶寶寶肯定會把信子整得……凌風下了床,不懷好意地竊笑著。

棒壁房的凌飛也出來了。兩兄弟照了面,凌風照舊不大理睬凌飛,老是用眼珠子瞪著他,就算打招呼。凌飛這個做大哥的,倒不會和小弟計較,沒有回瞪回去。

信子也起床了,她自己疊了被。

“信子,啊!你已經起床了,還把房間收拾好了,真是個乘孩子。”何香雯愛憐地模著她的頭。

別小看信子只有七歲,在孤兒院長大的她,早學會了如何照顧自己。信子今天也該上學去了,凌盛竹已幫信子辦理好轉學手續,轉入和凌風兄弟同一所小學。

信子是二年級,而凌風是四年級,凌飛是六年級。

凌風“當然”是不跟信子走在一塊的。他連和哥哥凌飛一同走路上學都不肯了,又怎麼肯跟信子一起?

“要我跟女生走在一起,想都別想。她們什麼都不會,只會撒嬌。”想到女生那模樣,凌風就噁心得想吐。

信子和凌飛走在一塊,大手牽小手,一副兩小無猜的模樣。

“凌飛要照顧好妹妹!”凌盛竹叮嚀著。

原本何香雯想親自送信子去上學,可是信子拒絕了;信子並不是第一次轉學,她不會怕生的。

“放心啦!螞,我會把信子交給她的老師的。”

由於凌飛是升旗時的總值星長,學校裡的老師和學生沒有人不認識他。一路上和凌飛打招呼的不計其數。

“她是我妹妹信子。”凌飛逢人就介紹信子,信子微笑以對。

二年級教室到了。導師朱敏如已經知道今天會有個轉學生,凌盛竹曾事先與她聯絡過。至於“凌信子”的身份,做導師的有了解的必要,但也僅止於瞭解,不會多過問。

“讓我們一起掌聲歡迎新同學--凌信子。”

二年級的小朋友們,個個爭相鼓掌著。凌飛在窗口看了看,很滿意地走回自己的教室。

下課時,凌風的同學王尚仁追問著凌風:“聽說二年級有一個轉學生,是你妹妹!”

“關你什麼事!長舌男。”凌風握緊了拳頭,準備揍人。

一整天凌風的心情都不好,因為起床後信子並無異樣,而且凌飛每一節下課都到二年級教室看信子,難怪王尚仁一回教室就問個不停。

“奇怪,為什麼信子一點事都沒有?……沒關係,我還有更好的方法。”凌風暗暗地打定了主意。

對於凌飛,信子是以大哥尊稱。只是這二哥凌風,始終叫不出口。不是信子不想喊,而是凌風一看到信子就把臉撇開,要不就冷哼一聲。

“走開啦!誰要和你坐。”吃飯時,凌風不肯讓信子坐他旁邊,於是凌飛和信子換了座位。

看電視時,凌風老霸佔著,絕對下讓信子看現今最受歡迎的女生卡通“花精靈”。

“誰要看這無聊的卡通,我要看‘無敵小拳王’。”有凌風在,信子別想跟他爭。

其實信子是不會和凌風爭的。因為她覺得“無敵小拳王”也滿好看的,打來打去很有趣。凌風見信子一點不生氣,反而跟著他看起“無敵小拳王”,一氣之下,把電視關了,玩起了遊戲機。

而凌飛就快上國中學了,功課比較重,他待在房內溫習功課。凌盛竹還沒有下班回來,何香雯正準備著晚餐。

“喂,阿不信!”信子到凌家一個多月了,凌風總是“喂”,要不就“阿不信”地對她大呼小叫。

信子留神細聽,不知凌風有何吩咐。

“不許你跟人家說我是你哥哥。”凌風霸道地要協。

信子點點頭,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還有,不許你月考考贏我。我已經輸給凌飛了,如果再輸給你,就太沒面子了。”凌風邊玩遊戲機,邊下著聖旨般的命令。

“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會叫我爸爸趕你走的。”凌風對信子總是怒目相向。

信子沒說什麼。她彷彿逆來順受,凌風怎麼說她就怎麼做。她不覺得月考的分數和名次有那麼重要。

於是,信子月考時,只在考卷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就交出一張空白考卷。

導師朱敏如大為吃驚。“信子,你平常的表現都不錯啊!為什麼會考個鴨蛋呢?”

信子始終默默不語。

凌盛竹看見信子的成績單,也是大吃了一驚。何香雯更是著急,平時信子的家庭作業她都看過,信子寫得不錯,怎麼如今會交了白卷?

“信子,以你的程度考個九十分並不成問題,為什麼會這樣呢?”大哥凌飛無法置信。

唯獨凌風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這個臭阿不信,分明是故意要害死我。叫她不要考贏我,也沒叫她考個大鴨蛋啊!”凌盛竹真生起氣來下手可是不留情,凌風因此忐忑不安的,不知信子會不會把他拖下水。

“測驗比賽一定會有輸贏,別人輸了會難過,下如就由我來做最後一名吧!”信子似是而非地說著。

凌盛竹真不知如何接腔。信於是過分天真,還是過分善良?竟然把分數、名次看得這麼開,真是敗給她了。

“信子,學校月考的目的,是用來測驗學生的學習成果,不是用來比賽的。”何香霎耐心解釋著。

“是嗎?”信子喃喃地問著,用眼角偷瞄了凌風一眼。

凌飛沒有忽略掉信子這個小動作。

“果然又是凌風在搞鬼,他要欺負信子到什麼時候呢?”凌飛十分擔心。

雖然凌風對他的態度不太友善,但身為長兄,凌飛並沒有和弟弟一般見識。他知道弟弟的不友善,完全出自於“嫉妒”二字。他也不希望弟弟受爸爸處罰。

信子並沒有供出凌風,凌風這才鬆了口氣。可是凌風並不感激信子,反而覺得信子是故意想要陷害他。

於是凌風對信子的“敵意”更深了。

“信子,我們一起去捉蟬好嗎?”凌風突如其來地說。

“好啊!”信子不疑有他,以為凌風終於肯對她友善了。

信子上回誤以為是凌飛送她的蠶,養了幾天就突然死了。可是不像是病死的,倒像是讓人給踩死的。信子將蠶寶寶放在鉛筆盒的下層,凌飛負責提供桑葉,可是蠶寶寶依然沒能吐絲成蛹。

這個“傑作”自然又是凌風乾的。他就是見不得信子開心,更何況那隻蠶寶寶本來就是他的,他要捏死它、踩死它是他的自由,沒有必要通知信子。

凌風帶著信子來到大樹下。

蟬聲嘶鳴,一聲又一聲地叫著。

“知--了”

“知--了”

一肚子壞水的凌風開始爬上樹去,信子在樹下等著。凌風快手快腳,不一會兒便爬上了樹梢。

信子仰頭看,口中輕喊著:“小心!”

於是凌風開始“演戲”,這一回他下定決心要讓信子好看。

“我……我好怕哦……這麼高……我……我不敢下去--”凌風故意用力抖著樹枝,讓信子以為他非常害怕。

“救命啊--我要掉下去了……快來救我啊……”凌風聲嘶力竭,就差沒有掉下眼淚。

信子很擔心,她不知道凌風有“懼高症”。

“我去叫飛哥哥來!”信子想去找凌飛。

“我不要啦!一個人在這裡好害怕,你快上來救我!”凌風愈演愈逼真,信子不疑有他。

“好,你等我喔!”

信子開始往樹上爬,她爬得很吃力。女孩子家,年紀又小,怎麼爬得上這棵大樹?

“呼……呼!好累哦!怎麼還有那麼遠!”信子一邊爬一邊抬頭看著。

凌風故意用腳踩跳著樹枝,想將信子震摔下去。信子一直咬著牙吃力地爬著,可是她真的不行。

“啊!”信子開始往下滑,但仍死抓住樹於……“笨女生,這次一定要你好看。”凌風見信子的模樣,更拚命地踩搖著樹幹,希望讓信子摔下去。

“啊……”凌風正高興著,樹枝突然讓他踩斷了!

“救命啊!”凌風一腳踩空,身子往下墜了去.

信子乍見凌風的身子往下掉,伸手想去抓他,卻落了空。

“風哥哥,風哥哥!”

凌風重重地摔了下來。好在地上的泥土是鬆軟的,而且他正巧摔在一塊有草的泥土上。他沒有摔成重傷,只是額頭先著了地,而地上的一小塊碎石劃破了他的頭皮。

“風哥哥,風哥哥,你怎麼樣?”信子急忙下樹來,查看凌風的傷勢。

凌風的額頭在流血。他的意識不是很清楚,但嘴裡唸唸有詞。信子一字一句聽得非常清楚。

“我不要有妹妹,她搶了我的位子……我已經有一個比不過的哥哥,我不要再有一個妹妹,爸爸、媽媽會把對我的愛分給她的……我不要和人平分,我是老麼才對,最受寵的……”凌風語無倫次地叫喊著。

“來人啊!快來人啊!”信子驚惶地喊著。

信子的呼救聲,引來了路人通知了凌家。

凌風送醫治療後幸無大礙,但卻破了相;他的右眉上方留下了一道疤痕。

當夜,凌風留院觀察,凌盛竹夫妻都在醫院守護著几子。兩夫妻的手緊握著,生怕凌風有腦蕩震的後遺症。凌飛和信子留在家中,沒有人責怪信子。雖然沒有人知道凌風想害人卻反而害己,但要妹妹來負責哥哥的安危,根本說不通的。

但信子卻一臉沉寂,像在想些什麼事情。

“信子,你去睡吧!明天還要上學呢。爸媽晚點才會回來。”凌飛希望信子先回房睡覺,由他來等門。

“飛哥哥,我是不是不該來?”信子囁嚅地說道。

“信子,你怎麼說這種活呢?我們都當你是一家人看待。”當然,凌飛知道,凌風實在不能算在內。

信子回到房間,可是她睡不著。

她像有一種聲音在呼喚著信子:離開吧!離開吧!”

信子打開窗戶,望向滿天星斗。

“媽媽,媽媽,你到底在哪裡呢?我好想去找你。”信子無聲地呼喚著。

她從窗口爬了出去,小心翼翼地不發出任何聲音,從防火梯走下去。

但是,有個人影在那兒等著她--是凌飛。

“信子,你要去哪裡?”

信子說不出來。她不知要去哪裡,她只想離開。如果她一直待在凌家,二哥凌風就會不開心。

“我們回屋子裡去!”

“不要!我不回去。風哥哥不喜歡我,我不要待在這裡。”信於忍不住哭了起來,她不希望凌風一直討厭她。

“風哥哥不喜歡你,還有我啊!”凌飛忍不住大聲喚道。

信子搖搖頭說:“那是不一樣的。”

是的,那的確不一樣。

但凌飛不明白有何不一樣?若硬要說有,該是他這個大哥哥比另一個二哥哥待她好才對。

凌飛有點生氣,他不許信子再哭泣。

“你再不回房,我就抓你進去了。”

信子仍然哭個不停。於是凌飛一把抱起信子,任憑信子在他懷裡掙扎著,他強抱她入屋去。

凌飛“監視”著信子,伯她又想離家出走。

凌盛竹回來了。

“沒事了,凌風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何香委仍留在醫院,而凌盛付回來照料家中的孩子。

凌飛想向父親報告信子剛才的“異常舉止”,卻又忍住沒說。信子哭累了,淚痕斑斑地在沙發上睡著了。

凌盛竹抱起了信子,朝她房間走去,凌飛跟在後頭。

凌盛竹將信子放在床上,幫她蓋上了棉被,井默默地凝視著她。

“她到底是準?為什麼我有著熟悉的感覺?”凌盛竹迷惑著。

苞在後頭的凌飛原想離開,可是他發現爸爸在信子的床頭旁坐了下來,而且一直盯視著信子,若有所思的模樣?

爸爸在看什麼?難道爸爸看出了信子的異狀?

凌飛感到相當奇怪,因為凌盛竹看信子的目光相當特殊,好像把信於當成了另一個人。那一個人是誰?凌盛竹到底把信子當成了誰?而且看得近乎失神。

凌盛竹發現了凌飛在窺視他,極欲掩飾地說:“我在看信於睡覺。她今天一定是嚇壞了;凌風從樹上摔了下來,而且摔破了頭!”凌盛竹說著。

凌飛沒有說出他的懷疑,凌盛竹一向不許孩子問東問西的。凌飛回房去繼續溫習功課,但疑慮仍揮之不去。

凌風終於出現了。

“阿不信,你過來。”凌風又露出霸道的本性。

信子真的乖乖地走了過去。

“我之所以受傷,都是你害的。我為了要幫你捉蟬才會爬樹,因此才會從樹上摔下來,不但摔破了頭,還留下一道疤痕。”凌風可真是會算,所有的錯上算到了信子頭上。

“你必須要接受處罰,才能彌補你的過錯。”

信子聆聽宣判,她真覺得自己“虧欠”凌風。

“我要罰你……”凌風想了想。他得想一個特別的、好為難信子的懲罰。

這時,信子看到了凌風的眉毛空隙上有個傷疤,她不由自主地伸過手去,想把凌風的眉毛梳平,好遮住疤痕。

信子的動作有些遲疑,她怕凌風甩開她的手。

但這個動作卻給了凌風靈感,他想到如何處罰她了。

“我要罰你這一輩子當我的奴隸,天天幫我把眉毛梳平,不讓疤痕露出來。還有,我不許你嫁人,你只能伺候我一人。”凌風說得跟真的一樣。

信子年紀小,一時也不懂得這些話到底有何含意。

反正凌風叫她做什麼,她就照做。於是信子的手指頭梳著凌風的眉,凌風像個大王般,享受著信子獻上奴隸的伺候。

這個動作一直持續著,在四下無人時。

說也奇怪,凌風不再那麼討厭信子了。可是他仍然“阿不信”、“阿不信”地亂叫著。信子也隨著他叫,而且隨傳隨到,從不埋怨。

大哥凌飛上了國中學之後,行為舉上更像大人了。

在人前,二哥凌風仍然擺出一副和信子毫無關係的樣子。而信子彷彿“認命”似地,任由凌風使喚著。凌飛看不過去,幾度斥責凌風,要他別把信子當女傭,她是妹妹才對。可是凌風依然我行我素。

“信子,你別把凌風給寵壞了,連他的床鋪也要你去收拾。”凌飛不喜歡信子逆來順受的樣子,像個小媳婦似的。一想到“小媳婦”三字,凌飛不知為何臉紅了起來。

“飛哥,沒關係啦!女孩子本來就該多做些家事。”信子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是誰灌輸你這些歪理的?”

信子沒有回答,她等於是默認了;百分之百是凌風。

凌飛要不是看在凌風是他弟弟的份上,真想痛揍他一頓。

不知從何時起,信子對自己的稱呼已從“飛哥哥”降為“飛哥”了。這是不是代表著兩人關係漸漸疏遠?

“阿不信,你有沒有看見我的國語課本?”

凌風又在呼叫信子了,信子聞聲而去。

凌飛看著信子匆忙地趕去,心裡感到一陣莫名的抽痛。

信子到凌家已經快三年了,凌飛捫心自問;他對信子所做的絕對比弟弟多,為何信子對凌風言聽計從,而對自己若即若離的?凌風哪一點比得過他?凌飛已步入了早熟的年少情懷。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