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凌飛回到了凌家。在他被凌盛竹打了一巴掌之後,意氣用事也搬出了家裡,在外面租了間房子。

凌飛本不是賭氣的人,但為了信子,凌飛著實慌亂了腳步。留在家中,只剩下殘敗、枯乾的花瓣,卻忘不了信子楚楚可憐的影子。

所以凌飛時常到花店去買風信子花,然後再到“再生崖”懷念過往。

風信子花絮如天女散花似地飄下山谷……

這不能算是憑弔,因為沒有人相信信子已不在人世。

“再見了,我的初戀,再見了,一切的年少情懷。”凌飛在憑弔著自己。

是該告一段落的時候了,凌飛必須過自己的生活。

小舞一直是跟著凌飛、偷讀著他的記憶,只是他沒發現罷了。

“凌飛的一縷情懷,到頭來不過是一廂情願罷了!唉!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下關風與月。”小舞嘆了口氣,沒想到這人間竟有如此深情的男人。

“要是我是信子,我就選凌飛。”小舞覺得凌飛痴情得叫人疼惜,不覺得亂想了起來。

“呸!呸!這是想到哪裡去了?”花小舞的臉不禁微紅。

而另一方面,凌盛竹似乎沒有什麼動靜。

打從凌飛搬了出去之後,凌盛竹比以往沉默了好多好多。何香雯則更加柔順地扮演妻子的角色。

凌飛一、兩個星期回來一次。

原本熱鬧的凌家一下子冷清了許多。

而信子真的失蹤了。

原先信子說好找到了棲身處,就會聯絡他們夫妻倆的,可是她竟然一去沒有音訊。

凌風更是在不能諒解父親的情形下,誓言找不回信子,不再踏入家門半步。最是寄予厚望的凌飛,竟也頂撞他。

凌盛竹一下子老得好快。這都是罪孽啊!

一個女人,一段情緣,卻造成了如今不可收拾的場面。凌盛竹覺得好累好累,他已無心在事業上打拼,寧可提前退休下來,在家翻翻古書。活在現實真累,凌盛竹索性逃避到了書中去。

何香雯見丈夫一日日地沉默下來。

他沒有去找沈明媚,也沒有一句怪她的不是,彷彿對人生已不再有任何期望;這令何香雯十分憂心。

凌飛回來了,何香雯放下盤子,迎向兒子。

“凌飛,回來了?工作還好吧!

“還可以!爸呢?

“在書房裡!

“我有事想問他!

“什麼事?我能知道嗎?

凌盛竹現在已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他已不堪一忐。

何香雯想先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凌飛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讓母親知道。

此時何香雯見凌飛的外衣上有個汙點。

“你把襯衫月兌下來,我替你洗一洗。

“不用了,媽!我會自己處理的。

“還跟媽客氣什麼!

凌飛只得月兌下了襯衫交給何香雯。何香雯用漂白劑輕拭過後,把襯衫放進了洗衣機內。躲在襯衫口袋內小患的小舞.睡得正香甜,突然感到天旋地轉,併發覺自己置身在水中。

“天啊!怎麼回事?是天崩地裂、海水倒灌了嗎?”

小舞一身溼淋淋地,全身都是肥皂泡,從洗衣機的排水管爬了出來,她光圈褪盡化為人形。

“你是誰?”凌盛竹嚇了一跳。

在書房閱讀古書的凌盛竹,感到口渴想到廚房找杯水喝。他沒有喚何香雯幫他,因為他聽見了客廳內有談話聲。是凌飛回來了,他不想見凌飛。

凌盛竹對凌飛是失望的,凌飛竟不相信他。

“我啊!我叫花小舞,是凌飛的……”小舞想找個合適點的關係。

“女朋友是不是?你太年輕了,凌飛不該找你這種未成年的女孩做女朋友的。咦?你怎麼一身溼呢?”凌盛竹義正詞嚴的。

“我滑倒了!”小舞信口胡扯。女朋友!亂肉麻的。

“你到浴室清洗一下吧!浴室房左邊第二間是我女兒的房間,你到房內看是否有合適的衣服穿。”

“老伯,您真好,有副好心腸。”

“是嗎?我的兩個兒子都恨我,女兒也下落不明,我是個壞蛋才對。”凌盛竹慘然一笑。

凌盛竹不再理會花小舞,倒了杯水回書房去。

小舞哪用去浴室清洗?手那麼一轉就全身乾淨溜溜了。

不過小舞對“信子”有高度的好奇心,她進入了信子的房間。房內的擺設典雅,室內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清香。

身處信子房間的小舞,望著信子桌上的小相框。

“咦!這必是信子了。嗯!長髮披肩,清清秀秀,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難怪凌家兩兄弟會為她起爭執。”

小舞一時玩心又起,一個迴旋轉身,一道紫光飛射入小相框中,相片中的信子“活”了過來,而且從相框裡走了出來。“信子”扭動著身子,好不習慣。

看來信子平日總是作如此淑女的打扮。

而且言行舉止,一定也是中規中矩的。

小舞走到了大鏡前,一個擺身,再一個甩髮,風情萬種的。這樣好看多了,信子美得太過於內斂了,適時地奔放一下也不壞啊!小舞化身為信子,在鏡子前又是搔首又是弄姿的,忙得不亦樂乎呢!

凌盛竹回到書房,覺得不太對勁;凌飛怎麼會交上一個這麼小的女朋友?而且沒有什麼家教似地,在人家家裡亂闖,還弄得一身溼答答的。

“我還是去找她談談吧!問問她的家世如何?”凌盛竹連忙四處尋覓女孩的蹤跡。

“咦?信子的房門怎麼開了。”他雖然老了,但警戒心還是有的。

“你……你是誰……”

鏘地一聲!

凌盛竹手上的茶杯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糟了!被發現了。小舞又因一時貪玩,而惹出了禍來。

“你是信子……不……你不是信子!”凌盛竹神情激動,而語無論次。

雖然小舞化身為信子,容貌一樣,可是神韻卻全不同。凌盛竹的茶杯碎地聲和驚愕的大喊聲,引來了凌飛和何香雯,凌飛動作快,一下子就衝入了信子的房內。

“信子--”

凌飛又驚又喜,信子回來了。

何香雯也看見了信子,可是信子神情似乎很不對勁。

“那……那張相片……”

凌盛竹指著信子桌上的相框,此刻相框內的相片不再是信子的倩影,而是俏皮活潑眨著眼睛的花小舞。

“花小舞--”凌飛驚叫。

他提高了音量。花小舞的相片怎麼會在這兒?

得意忘形的小舞,如今騎虎難下了。

“信子!你是信子嗎?”何香雯半驚半凝。

驀地影片倒帶似地,“信子”走回了相框,而小舞走出了相框來。一道紫光在三人眼前瀰漫開來。

紫光中小舞的身子翩翩地落下,精靈的身份曝光了。

“我是個花精靈使者,風信子花小舞。”

小舞搶先說著。她不想聽到什麼妖精、鬼狐之類的。

“對啊!明媚消失時也是籠罩在光圈中……”凌盛竹對沈明媚消失的記憶回覆了……

“有些事我想你們有知道的必要!”花小舞說著。

有話大家坐下來慢慢說,他們退出了信子的房間。

“沈明媚也是個花精靈;她是玫瑰花精靈,本名叫花月眉。不過如今她被花王施了幻術封印住記憶,所以不記得凌盛竹這個人,除了名字之外;而且她也忘了她生下了個女兒來。”

小舞把她知道的全說了出來。

把每個人所知道的部分。拼湊起來之後,無疑的,信子是花月眉和凌盛竹的女兒了。花小舞一直就不滿意花二王的所作所為,如今她洩漏了身份,可是卻把花二王在人世間所做的缺德事說了個清楚,準備回去秉告花大王。

“真是可怕!我想花二王的用意,是要我們夫妻,因為這個孩子而鬧分裂。花二王妒恨花月媚愛上了盛竹。”何香雯不禁膽戰心驚起來。

“對不起!我為花精靈們向你們道歉。花精靈國度裡的精靈大部分是友善的,只是花二王一直在煽動精靈們,說人類大肆殘害花苗,想要以暴制暴。”

聽花小舞一席話,凌飛也不禁汗顏。

凌飛一直是不相信有精靈這種事的,如今成了醫生的方哲安,就信誓旦旦地向凌飛說,他曾在年幻時看過七彩精靈,在一個晚上,夜裡突然醒來的他在窗口看見的。

凌飛說出了這一則往事,花小舞聽得睜大了眼睛。

“七彩精靈!花二王正是七彩色的花精靈。”

凌飛一聽連忙聯絡方哲安,想問個究竟。以前他只要聽方哲安說起,他就想打瞌睡。他不相信有這種事。

如今凌飛不信也不成了。

而且何香雯也說了,她原本把孩子放在方哲安家門前的。當時的所有細節,這麼多年來她都沒有忘。

方哲安即刻就趕到了。

方哲安不似凌飛,一直等待著信子,他已有了要好的女友了。方哲安一聽到“精靈”兩字就興奮異常。

他一直很肯定,在他五、六歲的那年,他真的見過小精靈。可是沒人相信他的話,母親不但不信,反而戲謔地看著方哲安。“哲安,那一天是四月一日愚人節,想必是有些人惡作劇慣了,所以在那一天愚弄人,在天空放出了七彩煙火。就是有你這種小孩上當。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竟還深信不疑。”方母忍俊不禁。

方哲安一肚子委屈無人申訴,如今總算找到知音人。

“你真的也相信有精靈的存在?”花小舞點點頭。

說好了,除了凌家三人之外,不再透露花小舞身份。

“那一天……”方哲安開始說了起來;別看他那時只有五、六歲,他從小就對大自然的奧妙相當感到興趣。

小舞聽著,沒錯的,是花二王。

方哲安彷彿找到知音人,滔滔不絕地說著。

花小舞睜大了眼,頻頻點頭,她其實知道得比方哲安清楚多了。

懊送客了!

方哲安意猶未盡地,他竟然忘了他約了女友見面。他這時才想了起來。

“相逢恨晚!而且花小舞看來太年輕。太可惜了!”他離去前不忘戀戀不捨地看花小舞一眼。

至於信子,那只是方哲安年少時的一個迷戀罷了。

是夜,凌飛往在家裡。他們仍有事商量,如今凌飛已明白了一切,而原來遺留在方哲安家門口的棄嬰,必是花二王送去孤兒院的。至於為何第一次送到凌家來,則仍是個盲點。

如今信子的下落不明,最是令人擔憂。

夜深了,凌飛無眠。

信子是他的親妹妹,一輩子都是“妹妹”了。

花小舞在他的窗前徘徊,一輪明月高掛星空,笑看世間多情種。

“你又想起了信子?”花小舞突然冒出一句。

“你怎麼知道的?”凌飛悶哼了一聲。

“我會讀心術!”花小舞眨了眨翹又任的睫毛。

“真的還假的?”凌飛半信半疑。

“你不信?”

花小舞就開始說了起來,關於信子的事;凌風的愛……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凌飛驚疑交加。

“對不起!我未經你的同意,私自闖入了你的腦海裡,讀了有關你和信子的記憶。”

此時的凌飛躺坐在床頭,而小舞則浮躺在半空中,輕盈而飄逸。

現在凌飛可以理解,花小舞為何欺騙他那麼多次。

“其實,我一開始就告訴了你真話;你開車載我,問我去哪兒,我說精靈國度,你會不相信。”

“那時我如果真信了你,不是你瘋了就是我瘋了。”凌飛雙眉一揚。

“對不起,我騙了你好多次。

“算了!不過這種偷讀別人記憶的事,可別再犯。你讓我覺得在你面前,毫無秘密可言。”凌飛聳聳肩。

“飛哥,你還愛信子嗎?”花小舞天真地問。

“愛?當然!不過是兄妹之間的愛了。以前我不明白,如今我知道了,我可以將感情轉換過來,就不知凌風怎麼辦?他如今是凌家唯一不知真相的人!

“你想找到他嗎?”

“當然!”

“我試試看!”

小舞盤坐了起來,她周身散發著紫光。她的耳朵在聆聽著,聆聽花兒們傳來的訊息,可曾瞧見了一位名叫凌風的男人。紫光在消失中,小舞已盡了力了。

“沒有!我的幻術不夠強,一時仍找不到。”

“找不到凌風,那信子更是難找,她分明是有意躲了起來。或許她一時之間也不能去適應她和凌風是‘兄妹’的關係吧!”凌飛感嘆著。

是該找沈明媚說個清楚的。

雖然她曾表明並不想再見到凌盛竹。可是她是信子的生母,她有權利也有義務知道信子的事。一行人來到了月光大道四號,是凌飛開的車。

“小姐,凌先生來了。”張嫂揚聲喚道。

“是凌飛嗎?請他進來吧!”

“不只是凌飛先生,還有另一個凌先生。”

“凌……盛竹?”沈明媚的聲音裡有一絲驚顫。

“是的!是凌盛竹先生沒錯,雖然他老了很多,可是我還是認出了他。”張嫂肯定地說著。

沈明媚剋制住也想見他一面的衝動。

“是他!他終於來了,他變成什麼樣子?我可以見他嗎?”沈明媚忐忑不安.無法忘記夢中的警告,她不能見凌盛竹。

門鈴按了很久,仍然大門深鎖著。

凌飛又再次不得其門而入。

上一回吃閉門羹,沈宅連對講機都沒開.這一回張嫂聽見了凌飛的聲音,也說要稟報,可是最後仍然拒絕了他。

不過,花小舞可有辦法。但見她隨手一揮,一道紫光穿透了門鎖,門開了。

“進去吧!”

一行四人在花小舞開路之下.走進了沈宅。

“你們怎麼可以隨便闖進來?我要打電話報警。”沈明媚沒有心理準備,顯得手足無措。

“張嫂,你不認得我了嗎?”凌盛竹粗嘎的嗓音令人難忘。

認得,張嫂認得凌盛竹。

張嫂怔了半晌,嘆了口氣。“凌先生,我們都老了。”

“是啊!都老了,除了明媚。”

花小舞不讓沈明媚藏在房內,她手一揮,房門自動地打開來,沈明媚倚坐在床頭,一臉的哀怨。

她站起了身,走了出來。兩人再見恍如隔世,凌盛竹沒有激動。眼前的明媚風采依舊,只是多了份悽美。

而沈明媚更是心如止水,眼前的男人就是“凌盛竹”?男人滄桑的模樣,老得可以當她的父親了。

“明媚!”凌盛竹喚了聲。

“你是凌盛竹?”沈明媚的口吻一如平常,像是第一次見到凌盛竹。

除了張嫂和沈明媚自己,其他人全知道為何會如此。

張嫂仍然不放心,悄悄地到隔壁偷撥電話給段其中。

小舞看在眼裡沒有阻止,乾脆大家全說個明白。

“明媚,你失去了記憶。”

沈明媚點點頭。

這一聲又一聲的明媚,叫得站在一旁的何香雯好心酸。何香雯強忍了住,她必須去面對;為了信子著想,她必須忍耐自己再和明媚這女人共處一室。

“明媚……我們有個女兒!”凌盛竹說完,將頭別了過去。

“什麼?女兒?在哪裡?我怎麼不知道?”

沈明媚看見了花小舞……

“不是我,我們是同一路人。”花小舞辯說著。

“同一路人?”

“應該說是同一國度的精靈!”

“精靈?”

“你本叫做花月眉,是玫瑰花精靈,你該心裡有數,你並不是真的‘人’!”小舞道出了真相。

“是的,我懷疑過!因為我一點也不會老化。”

“你的記憶被花二王封印住了。”

沈明媚聽得如墜入霧中,可她又極想弄清這一切。

花小舞述說告一段落時,段其中慌忙地趕了來。

“明媚,他們有沒有對你……”

“沒要的!只是老朋友再度重逢。”

“老朋友?”

段其中看向凌盛竹,莫非他就是……看起來比自己還要老態龍鍾,而且精神不濟。

兩個男人互看了幾眼,高下立刻分判了出來。不過這並不重要,事到如今,沈明媚已不可能和凌盛竹再有任何糾葛了;兩人站在一起像一對父女似的,說明了時間的無情。

沈明媚聽罷花小舞的話,一張臉慘白著。

花二王竟然用如此殘酷的手段對付她,大陰險也太狠毒了。孩子是無辜的,可憐的信子,她的女兒人在何處?

段其中聽得一頭霧水的,於是凌飛說了分明。

“明媚果然不是常人。”段其中並沒有被嚇到。

倒是對花二王的所作所為,也是義憤填膺的。張嫂更聽得恨不得即刻撕裂了花二王。張嫂的忠心,早已壓過了她對沈明媚不是人所感到的意外。花二王真是太可恨了!

花小舞突然感到一陣陰風撲面。

“糟了!花二王來了!”

一時室內陷入一片昏暗,只見七彩光圈包圍而來。

段其中護著沈明媚,凌盛竹護著何香雯。

何香雯感到欣慰,丈夫心裡是有她的。凌飛想護著花小舞,純粹是男性的本能,不過花小舞感謝之餘,把他推向了張嫂。她不需要凌飛保護,眼前只有她可抵擋花二王一陣子。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