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陶丹楓在夜色中搜尋著石無心,怕他出了意外。

可是遍尋不著,他根本不知道石無心朝哪個方向去了。陶丹楓為之困頓,他整夜的尋找,但一無所獲。

幸災樂禍的冷小翠,見陶丹楓痛苦,她就心中大樂。

陶丹楓惆悵終日,書上寫的字一個他也念不下去。

陶夫人看了心疼萬分,但又無可奈何。

秋菊依舊伺候著陶丹楓。

陶丹楓的房間已重新佈置過了。一些女孩子家的首飾,也分給了丫環們。秋菊一人就得到了好幾件。

唯獨一隻落了單的雞心耳環,陶丹楓捨不得給任何人。

“少爺!你要振作些才好。”

秋菊見陶丹楓愁眉不展,勸慰著他。

他內疚很深,自責很重,他自覺是他“害”了石無心,他不該去招惹他的,害得他如今心痛萬分。

如果石無心因此心痛而死,那我陶丹楓豈不是個兇手?

冷小翠尚未離去,她把陶府當成了客棧。

秋菊卻已不得她趕快走,陶丹楓才不會看上這兇婆娘的。

存心看好戲的冷小翠,見事情沒了下文,是不會稱心如意的。於是她在陶丹楓耳畔蠱惑著。

“其實情人果也不是不可救藥的!”

陶丹楓一聽,精神立即起來了。

“冷姊姊,你是說石大哥還有得救?”

“對!”

“是什麼方法?”

“情人果是用來使人忠心於一人的,如果那人死了,控制他的情人果,威力也就跟著消失了。”

言下之意就是說:如果陶丹楓死了,那石無心就不會死了。

陶丹楓恍如被冷小翠的話給催眠住了。他一直在想,他是不是該一死來謝罪。

秋菊立即發現了陶丹楓魂不守舍,她感到事態嚴重。

冷小翠這個蛇蠍女人,竟然慫恿陶丹楓自殺。冷小翠打著如意算盤——若陶丹楓死了,那石無心不就“自由”了,可以去愛別人了。

她要陶丹楓死的念頭日趨強烈,特別是陶丹楓告知她,他要石無心在大門口稍等,等他帶冷小翠來見石無心。結果石無心竟不想見她,冷小翠忍不下這口氣。

撇開她對石無心有無好感不談,石無心這種態度,著實叫冷小翠臉上掛不住。石無心的心中只有陶丹楓一人,好!那她就要石無心再也見不到陶丹楓。

陶丹楓如失了魂般,夜裡不睡覺,跑到了楓樹下。

陶丹楓暗想:今生是不可能和石無心結合的。可是不讓石無心愛他,石無心又會心痛而死。左右為難之下,犧牲自己,無疑是最好的方法。陶丹楓仰望著楓樹,他決定要自盡在最心愛的楓樹下。

陶丹楓掏出了一條白巾來,往樹上拋了去。

“少爺!你快住手。”

秋菊自從見陶丹楓終日心神不寧,便時時留心他的一舉一動,今晚一見丹楓深夜獨自出房門,便緊跟在後,丹楓竟想自盡,連忙出聲阻止。

秋菊原想高聲叫喊的,可是被身藏暗處的冷小翠點了啞穴。冷小翠的計劃眼看就快成功了,哪能讓秋菊從中破壞。

秋菊這才明白,冷小翠對陶丹楓根本沒有企圖心。她不但不愛他,反而恨他,希望陶丹楓死。

陶丹楓恍若未聞。

夜深人靜,大家都在休息了。

就算陶府有僕人瞧見了,下場也會同秋菊一樣。

冷小翠不許有人從中破壞她的計劃,違者格殺匆論。

陶丹楓搬了張凳子,他已把白巾拉成了長環,只要踢開凳子就成了。陶丹楓的腦子只想救石無心,他已別無他法了。再加上被冷小翠不停地“洗腦”,他深信只有一死才能讓石無心解月兌。

陶丹楓把頭伸入白巾之上,他的腳正預備踢開凳子。

此時,數枝獸骨針激射而來,射斷了白巾。

陶丹楓的身子往下墜,一雙手扶住他。

是嵐兒,她又救了他一次。

嵐兒離開陶家之後,幾經思量,還是決定回到陶丹楓身邊。她放不下他,陶丹楓需要有人在旁邊守護著他。

也虧得嵐兒即時趕了回來,否則陶丹楓可能就此離開人世了。

冷小翠也沒有料到,半路突然殺出了個程咬金來。

兩個女人對峙著。

嵐兒不怕冷小翠,冷小翠武功未必勝得了她。

嵐兒手中的獸骨針已蓄勢待命了,冷小翠也是渾身充滿了殺氣,但她是聰明人,她看出了苗頭不對,眼前這名女子的武功和她大概在伯仲之間。但氣勢上對方略勝了半籌,她一副拚死也要保護陶丹楓的模樣,有不惜和冷小翠同歸於盡的狠勁。

冷小翠於是想先行離去,不想同嵐兒再鬥下去。

冷小翠飛身而起,她不會就此善罷干休的。

嵐兒解開了秋菊的啞穴,她這才高聲喊了起來。

“來人啊!快來人啊!救命啊!”

三更半夜的,秋菊扯開喉嚨一叫,陶府上上下下全都醒了過來。陶丹楓被眾人團團圍住了!

“丹楓,你還是在怪娘不成!”陶夫人的反應最為激烈,她以為陶丹楓是無法接受他是個男人的事實,所以才想要自盡的。

陶千尚見狀也苦惱萬分,他當下決定要昭告天下,讓世人都知道陶家有個四少爺。一切譭譽由他這個作爹的來承擔吧!

不是的!陶丹楓不是為此自殺的。但他沒有多做解釋,他疲憊極了想回去休息。原本他打算和一地的楓紅一起隨著秋殘而殞命的。

秋菊寸步不離地盯著陶丹楓,怕他再想不開。對於嵐兒的出手相救,秋菊不是不感激的,對她的敵意立即降低了許多。至少同冷小翠比起來嵐兒的心地好多了。

“秋菊,你先下去吧!我有話同嵐兒說。”

換成以前,秋菊一定心不甘情不願的。但這一回,她沒表示什麼不滿,安靜地退出房門。

“嵐兒,你為何要救我?”陶丹楓不但不感謝嵐兒,反而抱怨起來。

“楓哥,你這是何苦呢?”

“嵐兒,這是救石大哥的唯一方法。陶丹楓告訴嵐兒其中的原委。

“楓哥,這冷小翠的話不能相信。”

“嵐兒,此時我已六神無主了。”

“所以你才會被引上了自盡之路啊!”

陶丹楓也瞧見了冷小翠和嵐兒的對峙。他誤信於人了!石無心說的沒錯,他早該離冷小翠遠點的。

“嵐兒,我的命是石大哥自盜匪手中救下的,如今我卻害了他,只得一命還一命。”

“楓哥,萬一石公子知道你為了他犧牲生命,也跟著你自殺,那又該如何?你可曾想過這點?”

一語驚醒夢中人,陶丹楓真是當局者迷。

“嵐兒,還是你待我好,處處為我設想周到。”

“楓哥,想對你好的人太多了,不差我一個。”

“亂講,嵐兒,你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那天我騎著馬要去追你回來,可是卻不慎摔下馬來——”

“什麼!楓哥,你可摔傷了?”

“瞧你緊張的,我只是扭到腳而已。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扶我回府的卻不是你,而是冷姊姊。”

“她都存心害你了,你還叫她姊姊!”嵐兒冷哼一聲。

“也許,她的方法行得通的。”

“楓哥,人命關天,豈可草率。”

“石大哥為了我,寧可犧牲自己的生命。我也可以這麼做的!”

“楓哥!你和石公子今生是有緣無分的了。”

“我明白!所以我才會感到無以為報,愧對於他。”

“明天我陪你去找石公子!

“好!一言為定。”

陶丹楓和嵐兒打起了小貝勾,兩人像個孩子似的。

陶丹楓該休息了。

嵐兒走出房門時,秋菊仍守在門外,如此忠心耿耿的丫環,實屬難得。

“少爺,他沒事了吧?”

“他睡了。”

“那我就安心了。”

“秋菊,你很喜歡你家少爺。”

“你不也是嗎?”秋菊並未否認。

“我和楓哥只是兄妹之情。”

“我和少爺也只是主僕之誼。”

嵐兒和秋菊兩人會心一笑,距離又拉近了些。

兩人都有一種不敢高攀的自卑感在作祟。

秋菊早知道陶丹楓是個男的,但礙於陶千尚有令,所以她從未表示過什麼,也沒想到會有表示的那一天。

成為男兒身的陶丹楓,把這些丫環的魂全鉤了去。朝夕相處之下,不生愛慕之情是很難的。

不過想歸想,事實上根本就不可能的。秋菊不是不知道,只是見嵐兒或冷小翠同陶丹楓總在一塊兒就很不是滋味。不過現在,她對嵐兒的敵意已大幅降低了,兩人有說有笑的。

棒日陶丹楓就和嵐兒出門去尋找石無心的下落,兩人不再避人耳目地走後門,大大方方地進進出出。

而且陶千尚已放出了風聲——陶家沒有千金,個個都是男丁。

最傷心的莫過於那些昔日想一睹陶丹楓芳澤的男人了!當然也有一些市井流言,說陶家生出了個“變態”。

但既是流言,當然不攻自破,根本不勞陶千尚操。

因為陶丹楓實在長得太俊俏了,被人封為“美玉”。他長得比美女還美,迷死多少未出嫁的閨女;想要嫁給陶丹楓的女人,比以前想娶陶丹楓的男人還多得多。而現今最不開心的,莫過於困家的另外三個兒子了。

這下子得四人平分財產,不是以前的三分法了。

不滿歸不滿,陶千尚疼愛陶丹楓十八年不變,誰敢多說一句,就怕到時什麼也分不到。何況那日陶千尚被綁票自告奮勇要去贖回陶千尚的,不是這三個兒子而是陶丹楓,仍作女裝時的陶丹楓。

陶丹楓和嵐兒已找了數日,但都沒有石無心的下落。

京城所有的地方,陶丹楓全都找遍了。

可是都沒有人見過石無心,陶丹楓好生失望。

“或許石公子人已不在京城了!”嵐兒安慰著陶丹楓。

人不在京城,總比人不在世上,來得好多了。

陶丹楓沒有忘記,石無心要他保重自己。他不會再尋死了,他會好好地照顧自己。因為他知道,嵐兒所言極是。如果陶丹楓死了,石無心也不會獨活的。

所以,陶丹楓要好好地活下去。

一年一度的京城會考,就快要到了。

陶丹楓準備應考。他對於世事還不甚瞭解,不過對於讀書他可是胸有成竹,他有把握金榜題名的。

只是他誠摯地希望,來日的這一份榮耀,能和石無心一起分享。陶丹楓並沒有放棄尋找石無心,雖然他閉門家中苦讀,嵐兒依舊四處幫陶丹楓打聽石無心下落。

有時,嵐兒也會出城去找,三、五天才回來。

但是從未帶回佳音。

“嵐兒,你離家多日,可想念你娘?”

一日陶丹楓問嵐兒,他很希望聶大娘也搬來同住。

“楓哥!我娘人已不在絕塵峰了,前日我回去過。”

“可是出來找你了!”

“我想是吧!我本想讓她寬恕的。”

“你娘不會怪你的,況且你又沒做什麼壞事。”

“可是我從未離開她那麼久。”

“傻瓜!嵐兒,你總有一天是要嫁人的啊!到時你就一定得和你娘分開了啊!”陶丹楓打趣著。

“嫁人?嫁誰啦!”

見嵐兒似乎不開心,陶丹楓放下了手中的書本。

“嵐兒,要不我請爹幫你作媒?”

“楓哥!我已拜過堂了!”

嵐兒突然冒出這一句來,陶丹楓接不下去。

嵐兒是和陶丹楓拜過堂,只差沒有入洞房而已。

嵐兒說完,立即離開陶丹楓的書房,留下丹楓一人。

“嵐兒不是說那個婚約不算數的嗎?”

陶丹楓納悶著。難道嵐兒她……

陶丹楓步出書房,來到了迴廊。

嵐兒正倚欄而立,神情落寞。陶丹楓沒有驚動她,遠遠地望著。

天已入冬,楓紅已逝。

嵐兒慢慢地回過身來,眉目之間帶著憂愁。

是了!嵐兒一直把陶丹楓放在心上。陶丹楓再大意也該感覺到了,何況丹楓並不是二愣子。

丹楓不討押蟀兒,甚至可說是很喜歡她。

只是這種喜歡,比較接近對妹妹、對朋友的喜歡。何故呢?難道嵐兒不夠“吸引”陶丹楓?還是陶丹楓的性子尚未“迴轉”過來?不能這麼說,是還需要些時間吧!

嵐兒嘆了口氣,她知道感情是不能強求的,如果情緣未到,她只能再等下去。

嵐兒孤單地走回房去。

秋菊來探望她,似乎有話想說。

‘“秋菊,有事嗎?”

“嵐兒,少爺最近唸書念得廢寢忘食了!”

“陶公子志在京城會考,努力用功是很正常的啊!

“依我看來,是不正常居多!”

“秋菊!此話怎講?”

“少爺,他不再提起石公子了啊”

“秋菊!想念一個人,並非要成日掛在嘴上的。”

“我擔心少爺他是想藉書來淡忘石公子。”

“秋菊!不是的。為一個人保重自己,正是最佳的回報。陶公子正是如此!”

“嵐兒,你懂得真多。”

嵐兒外表看來是粗枝大葉了些,但心思也頗為縝密。

夜又悄悄地來臨了。

寒夜苦讀,正是許多書生“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最佳寫照。陶丹楓也在加緊用功中。

嵐兒推開窗戶,看著陶丹楓房內依然燈火通明。

丹楓能有上進心,嵐兒為他感到高興。只是自己這一腔兒女情懷,該說與何人聽呢?

夜空中黑影一閃,有人夜襲陶府。

嵐兒即刻奪窗而出,怕來者要對陶丹楓不利。莫非又是冷小翠,她仍然一心想要陶丹楓死。

黑衣人立在庭院中,似在觀察周圍地形。

“娘──”嵐兒驚呼一聲,那黑衣人赫然是聶大娘。

聶大娘沉著臉,不理緩蟀兒的呼喚,她的目光緊盯著陶丹楓的房間。她凌空飛去,踢窗而入,一把抓起了陶丹楓往外急飛而去。

“娘———”嵐兒追了上去。

聶大娘挾持陶丹楓意欲何為呢?

嵐兒追得好吃力,她的輕功比起聶大娘差了好大一截。

聶大娘一直到了城郊的一間破廟才停了下來。

此廟名叫“放生寺”,年久失修,已是破舊不堪。

嵐兒追得氣喘吁吁的,還好沒有跟丟了。

陶丹楓被點了穴,昏了過去。

“娘!您別傷害陶公子,是我自願留下來的。”嵐兒以為娘是怪她離家遲遲未歸,遷怒於陶丹楓。

“嵐兒,此事與你無關,你別插手。”聶大娘這自挾持著陶丹楓,進入破廟內。

破廟內有人躺臥著,似是得了重病。

“是石公子——”

躺臥在地的正是石無心,石無心為何同娘在一塊兒?嵐兒不明白,她望向聶大娘,猶如走入一團迷霧之中。

聶大娘解開了陶丹楓的穴道,反手扔在地上。

“陶大哥!”嵐兒怕陶丹楓摔傷了,連忙想過去探看。

但聶大娘攔住了她,聶大娘說了,此事與嵐兒無關。

陶丹楓被摔得頭昏目眩的。

可是他一眼瞧見石無心,連忙爬了過去。

“石大哥!”陶丹楓喚石無心,可是得不到任何回應。

“石大哥——”陶丹楓急了,猛搖著他的身子。

“貓哭耗子!無心還沒死,他正使出龜息大法。”

聶大娘對陶丹楓的態度很不客氣,分明有著怨恨。

那怨恨不該只是嵐兒的返歸不回絕塵峰而已。

是的!必鍵出在石無心身上。

聶大娘見嵐兒送陶丹楓返家之後,一直未回絕塵峰,所以她也下山來,準備進京去找嵐兒。

不過聶大娘進京的頭一件事,不是去打探陶府的住處,而是先來到城郊的破廟“放生寺”。為何聶大娘要來此廟呢?因為當年她的兒子,就是被她遺棄在此的。

聶大娘不否認,她是個狠心的母親。

十幾個年頭過去了,她不是不後悔的,所以她進京的第一件事,就是重遊舊地。她是來此仟悔,也是來此悼念那個該已去世的兒子。

可是聶大娘沒想到,有人捷足先登了一步。

“放生寺”內有人,而且正痛苦地掙扎著。

“無心——”

聶大娘張大了嘴,她一眼就認出了石無心。

二十歲的石無心。他的模樣簡直正是父親石破天的翻版。

這怎麼可能?聶大娘作夢都沒想到她會再見到自己的孩子。大夫明明說他活不過十歲的,如今算來石無心都有二十了。

“丹楓!丹楓!”陷入恍惆的石無心,嘴裡一直念著“丹楓、丹楓”。

丹楓!陶丹楓。是他嗎?

聶大娘想救醒石無心,可是石無心痛得蟋縮成一團,手中緊握著一隻雞心耳環不放!

聶大娘感到分外眼熟,那不正是陶丹楓和人訂情之物。此事定和陶丹楓有關。

於是聶大娘立即將石無心的身子盤坐了起來,在他背後運功,希望減輕他的疼痛。然而這卻不是長久之計,因為功力總有耗盡之時。

而且石無心的體內有一股力道反擊出來。

“龜息大法!”

石無心在聶大娘稍微制住了疼痛之後,自行使出了“龜息大法”,昏睡了過去,不知多久之後才會醒來。

聶大娘連忙趕往陶府。近來,陶丹楓的“女變男”之說已傳遍了京城,陶府位在何處,隨便問個路人都知道。

聶大娘、嵐兒、陶丹楓三人卻都不知道。石無心這一睡,恐伯再也醒不過來了,情人果的威力。豈是“龜息大法”製得住的。

“說──”你為何害得我兒如此痛不欲生?”聶大娘怒吼一聲,把罪全怪在陶丹楓身上。

“娘,您說什麼?”

嵐兒張大了嘴,石無心竟是孃的兒子!

陶丹楓面向聶大娘,眼神中有著不屑。

陶丹楓想起了石無心可憐的身世,以及他那狠心的娘。

聶大娘沒想到陶丹楓會用如此輕蔑的目光看她,陶丹楓叫石無心“大哥”,看來他們的確是熟識的。

莫非陶丹楓也知道了當年她遺棄無心的事?

聶大娘汗顏極了,她的確不該遷怒孩子的,她是做錯了。但此事暫且擱下,先救石無心要緊。

“心兒的心絞痛又發作了,此事和你有關,對吧?”

聶大娘逼問陶丹楓,她猶不知石無心“此心痛非彼心痛”。不過此次心痛,的確是和陶丹楓有絕對的關係。

“娘!石公子的心絞痛已痊癒了。”石無心之事,嵐兒都已知道了。

“真的!可是他為何仍痛得生不如死?”

“那是因為……”

“為什麼?嵐兒,你快說啊!”嵐兒轉向陶丹楓,這很難啟齒的。

“陶丹楓你說,為何心兒在痛楚之中仍叫喊著你的名字,手中還緊捏著你的雞心耳環不放!”

石大哥喊我的名字——

陶丹楓的心一陣抽痛,他虧欠石大哥大多了。

“你快說啊!”

聶大娘怒不可遏,似乎隨時要取陶丹楓的性命。

陶丹楓沒有躲,是他的錯,全是他的錯。

“娘!”嵐兒撲在陶丹楓的身上。

“閃開——”

聶大娘叫嵐兒閃開,可是她仍護著陶丹楓。

“冤孽啊!”

為何她的一對兒女都和陶丹楓牽扯不清。

這是報應嗎?報應她棄自己親生的兒子於不顧!

聶大娘一拳打向牆壁,打得牆裂了一個洞。聶大娘悔不當初了!

“好功夫!”

有人在拍手叫好。

銀鈴般的聲音。冷小翠這個天生的煽動者又來了。

“你是誰——”聶大娘狠狠盯著冷小翠。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教你解救石無心的方法。”冷小翠嘴角微揚著,一副勝利在望的模樣。

“你可以救得了心兒?”

“你就是石無心的娘?”

太好了!石破天就是為了這女人棄母親於不顧的,如果讓她親自殺了陶丹楓,這可是一石二鳥之計。連母親的仇也可一併報了。

讓石無心的娘殺了他最心愛的人……冷小翠越想越是得意。

“不錯!”聶大娘一口就承認。

“石無心吃下了情人果,他這一生一世只能愛陶丹楓一人,否則會心痛至死。”冷小翠代陶丹楓說了。

“情人果?情人谷中的情人果?”

“沒錯。

“但陶丹楓不是男的嗎?”

聶大娘感到奇怪。

冷小翠笑了,沒再說下去。

“陶丹楓,你到底是男是女?”聶大娘逼問陶丹楓。

“娘!陶公子自幼被他父母當女兒養大。”嵐兒搶著回答,不想讓聶大娘為難陶丹楓。

“心兒他可知道?”

“原先不知的,吃下情人果之後,他才得知的。”

“天啊!心兒竟要受這種罪!”

報應!老天在懲罰她,卻報應在她兒子身上。聶大娘蹲來,撫著石無心的臉頰。

“這位姑娘,你說你有辦法救心兒的。”

“辦法有二。一是讓石無心和陶丹楓結為夫妻,石無心忠於陶丹楓,自然不受情人果的詛咒。可是現今他們都是男兒身,這方法根本行不通,世人也不容許他們這麼做。”

“那第二呢?”

“第二嘛!就是這世上再無陶丹楓嘍!情人果的效力自然也就消失了。”冷小翠重彈此調,非要陶丹楓死不可。

聶大娘頓時殺機又起。

“娘!您別聽冷小翠胡言,她是嫉妒陶大哥,因為冷小翠喜歡石公子,可是石公子不理她。”

嵐兒見情勢不對就信口胡謅起來,但沒想到卻是瞎貓碰上死耗子,雖然沒完全說中,倒也對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