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羅小曼站在療養院前。她要去看一個她不認識,卻又為了自己住進療養院的人——蔡仲仁,變成傻子的蔡仲仁。

羅小曼這兩三年空白的記憶,在醫師和爸媽的協助下有了大致的輪廓,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害得一個男人為她失了魂拼了命。但是這一次,她絕對不是“無辜”的,而是她去招惹出來的,羅小曼有很深的愧疚。

宋明清,一個該是她哥哥的人,她竟然愛上了他。羅小曼覺得不可思議,這一切簡直太荒謬了。

起初羅小曼也無法置信自己不但喪失了某部分的記憶,而且“行徑”又是如此乖張。這怎麼可能呢?爸爸幫羅小曼轉了醫院,在心理醫師的耐心引導之下,羅小曼不由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事實。更何況日曆上記載的年份,和她的記憶有了差距,那兩三年的歲月何處去了?

羅小曼接受“事實”後,她第一件想做的事,是去向楊家賢致謝——這個兩度救了她的人。但是她不知道楊家賢身在何處,只聽宋子傑描述當日她從山坡滾下時,有個斷了腳的男人,撲爬著身子阻擋她滾落山坡下去。

羅小曼送醫後,楊家賢就一直沒有出現。除了那束百合花,和那張署名楊家賢的卡片。而後再從父親口中得知,那一年羅小曼目睹賈文正用機車壓過救她的男孩,那男孩也被送醫治療。而始作俑者的賈文正並沒有摔死,但是那男孩的腳骨卻碎裂了,原本就畸型的腳因而鋸掉。

雖說羅小曼無法記起自己摔落山坡的情形,但她感覺得到卡片上署名的楊家賢就是他。羅小曼必須對他解釋自己並非忘恩負義的人,而是真的不記得他。

羅小曼痛恨自己所喪失的記憶,而且是連續兩次。恢復了原先喪失的部分,卻又緊接著喪失而後的部分。

命運也太愛捉弄羅小曼了,難道說真是天妒紅顏?羅小曼無奈地望著天,但天聽得見她的呼喚嗎?楊家賢人到底在哪裡?羅小曼又再次虧欠了他。

即便羅小曼對楊家賢並無愛意,但是“謝”字,無論如何總要對他親口說出的。羅小曼不想再欠楊家賢了。

可是楊家賢人在何處?羅小曼無從得知。他像是消失了,就這樣悄然無聲無息地離開了羅小曼的世界,他還會再出現嗎?

羅小曼無法完成第一個心願,只得先做另一件事——去看蔡仲仁,告訴他,她不值得蔡仲仁這樣愛她。對於蔡仲仁,羅小曼沒有絲毫印象,簡直和陌生人沒有兩樣。

而宋家和羅小曼有過接觸的人,只有宋子傑。

對於親生母親杜百合,和她一度錯愛的哥哥宋明清,她並不想見,至少目前她還沒有準備好去面對他們。對於羅小曼而言,接受了杜百合和宋明清,相對的就是要否定她是羅景中和王碧珠的親生女兒。

雖然事實已揭曉,可是羅小曼仍然抗拒著。

她仍要羅小曼這個名字,她不要宋子美。

羅小曼對於爸媽的欺騙,試著去包容去諒解,可是事實不容抹滅,教她如何能恢復以往和他們的親密呢?

醫師說這就是羅小曼第一次喪失記憶的最主要原因,因為只要強迫自己不承認這個事實,她就不用去面對。而人格有了分裂,正是羅小曼潛意識裡,對於爸媽欺騙的反抗行為。

而羅小曼卻在這一個過程裡傷及了無辜。

對於蔡仲仁的事,她都是從宋子傑口中得知的。

宋子傑成了羅小曼和宋家之間的聯繫。對於這個工作他是樂此不疲的。因為他再度有了接近杜百合的理由

杜百合在得知羅小曼是她的親生女兒之後,發現自己這一生把對孩子的愛全給了宋明清,所以對於這個女兒,她感到虧欠良多。

為了報復蔣立信,為了全心栽培宋明清,她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去照顧另一個孩子。而今蔣立信死了,宋明清也成功了,這時羅小曼的出現,似乎正好遞補上了空位。

杜百合覺得自己這一生似乎是為別人而活,連自己的親生骨肉失散在外,而且歷經如此艱難的遭遇,自己竟也無太大的震撼。但,杜百合能體會羅小曼不想見自己的心境。畢竟羅小曼對宋明清的“錯愛”,只有她一個人清楚真相——其實宋明清和羅小曼兩人並沒有真正血緣關係,他們如果結合並不會有什麼難題。

只是杜百合該說出來嗎?宋明清對羅小曼似乎並無意……

杜百合覺得自己老了,而且有一種卸下責任,不想再插手任何事的感覺。這麼多年來,對於宋明清這個孩子,她是盡心盡力的了。她沒有對不起顏可秀,她實現了她的承諾。

如今羅小曼的出現,似乎讓杜百合找到了另一個支撐點,提醒自己對小曼也有責任。

杜百合在等,等羅小曼願意見她。她絕不會去勉強小曼,她明白失散多年的羅小曼需要時間來調適。

“果然不出所料,羅小曼正是你的女兒。”

宋子傑帶回的音訊,已經說明了這一切。她們母女是不必去驗血證明的,何必再多此一舉呢?一張神似的臉已證明一切。

雖然杜百合沒去找羅小曼,但她非常想知道羅小曼的近況。她求宋子傑,代她去探望。

對於羅小曼變成為“妹妹”,宋明清對羅小曼的態度因而有了極大的轉變。侍親至孝的宋明清,對於親情有著深深的依戀。如今羅小曼是他的妹妹,他也不再拒她於千里之外。他和杜百合一樣關心羅小曼。

可是他們之間曾發生的“糾纏”,使得一時之間宋明清不知如何再一次面對羅小曼,再加上母親不想直接去打擾小曼,所以他也只好等待時機成熟。

宋明清將蔡仲仁的事詳細說給宋子傑聽,希望這有助於幫助羅小曼恢復記憶,好讓一家人早日團聚。

“大哥,這一切就全拜託你了。”

“你要我向你說多少次,我不是你大哥。”

宋明清對於宋子傑戀愛著母親這一件事,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了較深的體認。但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母親永遠只可能是宋子傑的繼母。

仍然不甘心的宋子傑,這一回讓他逮到了機會。他和杜百合談話的機會比以前多得多,他充分享受著和杜百合相處的時光。

可是不久宋子傑就發現,杜百合關心的是羅小曼的事。杜百合仔細聆聽宋子傑說話,眼睛雖然看著宋子傑,但是眼神卻明顯寫著“羅小曼”三個字。宋子傑不禁黯然。

對於羅小曼,宋子傑真的把她當小妹妹看待。他們之間的年齡有一段很大的差距。對於宋子傑的時常造訪,羅小曼並無排斥之意。她也瞭解經由宋子傑,可以拉近自己和宋家的關係。畢竟她已不再少不經事,她必須學著如何去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她到底是做了什麼傷害蔡仲仁的事?

羅小曼待在家中時,對於自己的“新身份”,仍無法坦然去面對。盡避爸媽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但事實就是事實,任誰也無法改變。

羅景中勸王碧珠必須早有心理準備,否則她會承受不住。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羅小曼,回到她親生母親身邊,這是很自然的事,王碧珠不能迴避它。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捨不得,女兒我養了這麼大,也疼了這些年……”

夫妻倆就這樣等著羅小曼,開口說要離去。

陷入兩難的羅小曼,暫時把身世一事放在一旁。

她必須先彌補自己任性所造成的不幸。

一天,宋子傑陪羅小曼一起到療養院。

對於宋子傑,羅小曼真有一種“大哥哥”的感覺。她接受宋子傑的程度,比杜百合和宋明清高出甚多。

羅小曼覺得宋子傑非常呵護她,把她當成很親近的人般對待。羅小曼此刻,當然並不知曉宋子傑深愛著杜百合,而她又是那麼神似年輕時的杜百合,教人不關愛也難。

宋子傑時常提起他們的爸爸。他告訴小曼宋子強是個什麼樣的人,小曼剛出生時,有多疼愛著她……

“他在船難發生時,就是先救你上岸的。想再下海去尋找你的母親時,卻不幸滅頂。而你在岸邊卻被你現在的父母陰錯陽差地抱走。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他不可能會丟下你不管的。天知道他有多疼愛你。”

仔細聆聽的羅小曼,注意到宋子傑用“你的母親”,而不是“我們的母親”。

宋子傑注意到了羅小曼的疑惑。真是該死!他又漏了口風,他總是隱藏不住對杜百合的愛意。他壓根兒就不肯去承認杜百合是他的母親。

羅小曼沒有追問,因為她感覺得到宋子傑不願她問。

對於生父宋子強和她之間的相處情形,羅小曼聽得津津有味。她相信此時如果宋子強仍在世,也許一切就會不同。父親那麼愛她,甚至為她犧牲了生命。他一定會千方百計尋她,不會任她失散在外的。

療養院到了。羅小曼心想,在她看見蔡仲仁時,第一句話該說什麼?在醫護人員的引導下,她見到了他。

宋明清告訴宋子傑,蔡仲仁剛住進療養院時,只會坐著傻笑,其他什麼也不會,跟白痴沒什麼兩樣。

可是此刻羅小曼所見到的蔡仲仁,卻不是呆坐著傻笑。他在畫畫,聚精會神地畫畫。當羅小曼和宋子傑走近時,他仍然毫無所覺地低頭畫著。

紙上畫的是一朵百合花,可是室內並無百合花。蔡仲仁畫的百合,花朵極大,而且花瓣像極了襯裙。羅小曼沒有見過這種百合花,也叫不出花名。

“曼陀羅!”宋子傑驚呼一聲。

宋子傑見過曼陀羅,常年在外的他,行蹤遍步各地。這種花含有毒素,太靠近嗅聞它的人,會產生一絲暈眩。

這時蔡仲仁抬起頭,羅小曼“第一次”見著了他。

蔡仲仁淡淡地瞥了羅小曼一眼,就像在看陌生人似的,然後他又低下頭去,在畫好的圖畫上寫字。

“羅小曼”三個字映入羅小曼的眼簾。

蔡仲仁不記得羅小曼的人,卻記得羅小曼這三個字。

羅小曼是曼陀羅,蔡仲仁是這個意思嗎?

蔡仲仁這時把圖畫紙收進抽屜,裡面已放滿了畫著曼陀羅的圖畫紙,而且張張上面都寫著“羅小曼”三個字。

羅小曼看了,不禁大吃一驚!

蔡仲仁又從書架上拿起一本“花朵百科”。

蔡仲仁翻到了其中一頁,那一頁上的照片正是曼陀羅。照片上的曼陀羅和剛才蔡仲仁所畫的一個模樣。

蔡仲仁目不轉睛地盯視著曼陀羅照片,難怪他能把曼陀羅畫得如此傳神。他仍然不理會羅小曼和宋子傑。

羅小曼想說聲對不起,卻不知從何說起。蔡仲仁已完全不認得她,他只認得羅小曼三個字。接著,她抖著身子,向後跑出去。

她靠在車蓋上,淚水漫溼雙頰。

“曼陀羅!曼陀羅!曼陀羅!”這名字不斷衝擊著她,她突然腦中白光一閃。有人罵過她是曼陀羅,但不是蔡仲仁,是誰呢?她的頭好痛!

是誰?到底是誰罵過她是曼陀羅,是一朵含有劇毒的花?羅小曼喪失的記憶此刻正逐漸恢復過來。

“曼陀羅!曼陀羅!”羅小曼喃喃地念著,一遍又一遍。

“宋明清!”羅小曼想起來了,是宋明清罵她曼陀羅,而且還甩了她一巴掌。

羅小曼記起來她是怎麼對待蔡仲仁的。她怎麼會那樣做呢?她竟然利用蔡仲仁而又自以為無辜,她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蔡仲仁呢?即使她不愛他。

她愛的是宋明清!天啊!

宋明清現在是她的哥哥,那一段“錯愛”旁人聽來只覺荒唐,如今自己回想起來,她卻羞愧得無地自容。

教她以後如何去面對宋明清這個哥哥呢?

宋子傑拍了拍羅小曼的肩膀。

羅小曼回過頭來看見宋子傑,突然大叫了起來。

宋子傑就是在列車上強吻她的人!天啊!她已經“”一次了,而今又是個“”……“啊——”羅小曼驚叫了起來。

“小曼!你鎮定點。”宋子傑用力按住她的雙肩,想要鎮住她。

“不!我不要聽!你這個變態,我是你妹妹,你竟然還強吻我!”羅小曼用力想掙開宋子傑的手。

“小曼,你想起來了?你恢復記憶了?”宋子傑驚道。

“對!我現在認清你的真面目了。”

“小曼,你先聽我說,既然你恢復了記憶,你也該記得,當時你的身世尚未揭曉,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我同父異母妹妹!”宋子傑解釋著。

是啊!沒錯。那時羅小曼一心想要去找宋明清復仇,身世的事她根本不知曉。不!正確的說法是她知道,但她隱藏住,以致於形成了短暫性的記憶喪失。不!還不夠完整。最正確的是,羅小曼遇見他時不但不知身世的事,而且根本就不認識宋子傑。就算記憶未喪失前,她也不認識他。

太複雜了!太複雜了!羅小曼猛搖頭。

羅小曼的記憶完全恢復了,記起了蔡仲仁、記起了她的所作所為、記起了她坐列車要去參加蔣立信的葬禮,也記起了列車上強吻她的陌生男人就是宋子傑。

羅小曼更記起了她滾下山坡時,是一個男人用身子擋住了她。那是個沒有腳的男人,他的膝蓋以下空無一物,那個男人她見過,就是以前救過她一次的男孩……他該是叫楊家賢的……那張卡片,還有那束清淡的百合花……她全記起來了。

在楊家賢的眼裡,她不是含有毒素的曼陀羅,而是清新幽雅的百合……唉!楊家賢太高估她了。羅小曼不配他如此欣賞,因為她的缺點從未暴露在他眼前。

楊家賢對她的愛,不也是另一種錯愛?

坐在車內的羅小曼,已把她空白的記憶全部補滿了。

宋子傑突然停下車來,他不想羅小曼誤認他是個趁機強吻閉目休憩女子的無聊男子,他實在是情不自禁……

要不是療養院位處偏僻,宋子傑想羅小曼是不肯再上他的車的。說吧!如今都是一家人了,羅小曼早晚也會知道的,何況他愛杜百合又不是一件可恥的事。

“小曼,那一天在列車上,我把你當成了和你模樣神似的杜百合……她是我的繼母,可是我卻深愛著她。”

羅小曼從沉思中回過神,又是一驚。

“你說你愛我的……母親?”羅小曼感到不可思議。

對於母親二字,羅小曼是生疏的,她說的並不順口。

“是的。”宋子傑嘆了口氣道。

他重提了往事……

回到家的羅小曼,她發現“時候”到了,很多事情必須要做個了斷。

她走向了羅景中和王碧珠。

“爸!媽!我的記憶完全恢復了。”

“是的?”兩人皆十分驚訝。

王碧珠好不開心,可是她看羅小曼似乎還有話要說,原本喜悅的心不覺又沉了下來。她真怕羅小曼說要回去杜百合的身邊。王碧珠緊握著丈夫的手。她怕!她怕羅小曼如果真的說要走,她會登時倒了下去。

“我要去宋家。”羅小曼清楚地說。

王碧珠覺得天旋地轉,她日夜擔心的事終於來了。

“你去吧!但不管結果如何,這裡的大門永遠為你開,我會照顧好你媽的。”

羅景中握著妻子的手,感覺到她的手正微微發顫。

“小曼,你恨爸媽嗎?”王碧珠捨不得也放不下,她顧不得搖搖欲墜的身子,站起來抓著羅小曼問。

羅小曼搖搖頭。如果她心中有恨,也是因為她愛得太深的緣故。

這是臨走的前夕,她一夜未眠。她數著一個又一個硬幣,一張又一張的舊鈔。

小時候想要幫爸爸還債所存的錢,她現在通通從撲滿裡拿出來。它們沒有派上用場,一個也沒有。數著數著,像數著她待在羅家的一點一滴。

羅小曼這一生欠的人實在太多了,不管爸媽做了什麼,養育之恩是不敢忘的。羅小曼告訴自己,她再也不要欠人了,現在該是她付出的時候了……

她守著窗口至天明。

宋明清得知蔡仲仁現今情形,他不由得感到意外。他原先是希望給蔡仲仁當頭棒喝,讓他清醒的。

宋明清去看過蔡仲仁,他不想蔡仲仁一輩子只會傻兮兮的笑。他帶了一本書去——就是那本“花朵百科”。

他翻開有著曼陀羅照片的那一頁,告訴他羅小曼是曼陀羅,千萬不能去招惹,因為不小心就會自取滅亡。曼陀羅美則美矣卻含有劇毒。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蔡仲仁:“清醒吧!遠離羅小曼,遠離曼陀羅……”

而後他專心努力閱讀創作,從此沒再去看過蔡仲仁,因為他實在抽不出時間。

如今從宋子傑口中得知,蔡仲仁雖不再傻兮兮的笑,卻一頭栽入曼陀羅的繪圖世界裡。宋明清沒料到事會至此。

原本是想幫助蔡仲仁,沒想到他卻仍執迷不悟。

當時蔡仲仁對羅小曼的行徑,他既不屑又憤怒,所以他才會對蔡仲仁施猛藥,希望把他拉回現實的世界裡。

但現在羅小曼是他的妹妹,當時那麼做是不是過分了點?如今還有彌補的可能嗎?宋明清不禁有些懊惱。

“小曼今天要來這兒!”宋子傑告訴杜百合。

杜百合一早就在猶豫著自己該不該以“真面目”和羅小曼見面。母女相認,她不該再戴著頭紗的……

杜百合終於摘下頭紗帽,臉上的傷疤歷歷可見。

這是羅小曼第二次到宋宅。

第一次她是和蔡仲仁一塊兒來的,如今景物依舊,人事卻已非了。

站在門外時,她大口地吸著氣,她不能再被擊倒。

迎面撲鼻而來的還是那股濃厚的書香。

書比兩三年前還多,但這一回羅小曼不再昏眩了。

一見到杜百合,羅小曼頓時有些錯愕。如果正如宋子傑所說的,年輕時的杜百合和她極為神似。那她實在很難想象自己的臉上如果有如此難看的傷疤,將會如何面對。

母女兩人見面,誰也沒有開口,只是靜靜地互看著對方。

上天弄人,這一對母女各自遭遇了非常人之事。

她的確像極了年輕時的我,杜百合心想。那一年自己和顏可秀因為蔣立信的闖入,而改變了往後的命運……

杜百合捨不得移開視線,她似乎重見當日的自己。

如果當時杜百合沒有認識蔣立信,就不會有日後的事。如此明豔動人的女孩,竟然要讓沉重的身世壓力逼得喪失了記憶,而後又導致人格分裂。杜百合真是於心不忍。

盡避內心激動萬分,但杜百合卻一直壓抑著。

站在一側的宋明清也有話想說——原來他一直錯怪羅小曼。她並非是那種任性膚淺的女孩,這一次他非說清楚不可。

站在另一側的宋子傑,不時地來回巡望著這一對失散多年的母女。此刻,他無疑是個“局外人”,杜百合不再需要他的幫助,他是該“功成身退”了。明顯的,杜百合的前半生給了宋明清,而這後半生她將會好好地照顧她那失散多年的女兒。他還在這裡做什麼?

宋子傑悄然隱退,杜百合的白髮比以前更多了。她不再拔下它,任由白髮滋長著。會的,有一天杜百合的頭上全是白髮時,他會把自己的頭髮染白,陪著她一起變老。

有時宋子傑真希望自己對杜百合的愛不過是年少時期的瘋狂迷戀!在旁人眼裡,他或許真的是,可是宋子傑明白自己並不是。

他就是這樣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杜百合。

“子傑。”百合突然轉向他。

宋子傑抬起頭,迎上那對追尋半生的瑩瑩美目。

“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她垂下眼睫,輕輕握住他的手。她不是不明白他的心意的。他多想就這樣永遠讓她握著啊!但他不能,因為百合從來就不屬於他。

“百合,不要謝我,能和你的生命發生關聯,就是我最大的快樂。”說著,他忍痛放開她的手。

宋子傑走了,這一回他也不知要去多久才會再回來。一再食言的宋子傑總是放不下杜百合,或許到死吧!但不管他身在何處,只要杜百合呼喚他,他就會立刻飛奔至她的面前。

“子美。”杜百合終於轉向小曼。

“請叫我小曼。”羅小曼淡淡地糾正她。

杜百合看著羅小曼,發現跟上回見到的她有著明顯差別——此時的羅小曼剛強而內斂,顯然是長大成熟了。

接下來又是沉默,長時間的沉默。

羅小曼該說些什麼才好?她自己也不知道。

“你要回來住嗎?”杜百合終於打破沉默。

羅小曼搖了搖頭。

霎時,杜百合內心有一股難掩的失望,但她沒有表露出來。

“謝謝你來看我。”杜百合平靜地說。

母女倆竟是如此的客氣,那種電視劇中母女失散多年,相認大團圓互相擁抱痛哭的場面並沒有出現。

羅小曼坐了片刻之後,站起了身子。

“我要走了。”

“你還會再來嗎?”杜百合十分不捨。

“我不知道。”小曼的內心紛亂不已,根本就理不出頭緒來。

羅小曼走向宋明清,這個她一度錯愛的男人。

宋明清既然是她的哥哥,就永遠不可能成為她的戀人。坦白說,宋明清的文采、神韻,和她自己少女時代所勾勒出來的白馬王子相差無幾。

也難怪羅小曼在喪失記憶時會那樣迷戀著他。再加上宋明清坐在公園石凳上看書的專心模樣,和“漠視”她的這一點,和昔日救她的楊家賢有著重疊的地方。所以在偶像迷戀和虧欠楊家賢的補償作用之下,羅小曼一頭栽了進去,而此刻羅小曼已清醒了。

“小曼。”宋明清喚她,基於尊重她的意願,他不喚她的本名。

“哥哥”二字到了嘴邊,她卻說不出口。

羅小曼低下頭,她竟害怕去面對宋明清的直視。他們是兄妹,羅小曼不該再心存綺戀。

羅小曼臨走前,杜百合似在等著她開口喊一聲“媽”,杜百合不要她像宋明清一樣喊她“母親”。

羅小曼是杜百合的親生女,女兒是貼心的,應該縮在媽媽的懷抱裡,親暱地喊著“媽媽”才對。這情形杜百合從未有過,而未失散前的羅小曼總喜歡給爸爸宋子強抱,而杜百合又全心在照顧宋明清,但現在杜百合好想擁羅小曼入懷。

羅小曼握著門把,緩緩回過了頭。

此時容顏醜陋的杜百合,眼中散發著一股母性的光輝,那種光輝讓杜百合看起來有種祥和的美感。

“媽!再見!”羅小曼叫了。話聲旋即隨著門扉掩上而消逝。

但杜百合聽得很清楚,羅小曼喊她媽了。杜百合的眼角不覺泛上瑩瑩淚光。極少看見母親流淚的宋明清怔了怔,隨即連忙遞上紙巾。

自從杜百合誤傷了宋明清之後,她就不再哭了。母親全心全意地栽培他,十年如一日,從不說累。

今天杜百合哭了,可見得羅小曼的出現,對母親有重大的意義。

接著,杜百合回房休息,一直到晚上都沒有出房門。

宋明清回到臥房月兌下外衣。他的背上有個刀疤。那一年杜百合陷入瘋狂狀態,拿起刀子就要自殺,年幼的宋明清撲身相救,結果誤傷了自己,傷好了之後,就留下這個疤。

宋明清撫模著傷疤,他背上的傷疤和母親臉上的傷疤,全都是愛的傷痕。宋明清不恨母親,畢竟杜百合為他做的事太多了,如今該是他回饋母親的時候了。他知道母親十分希望羅小曼能夠陪伴在她身邊,他必須協助母親。

對於羅小曼這個妹妹,他有著極深的歉意。

得了文學桂冠的宋明清,原以為回報了母親的深恩。但如今他仍覺得不夠,因為比起母親為他做的,實在是差太多了。

宋明清必須去找羅小曼回來一家團聚。

而大哥宋子傑的痴迷,宋明清就愛莫能助了。他由衷希望大哥早日認清事實,因為母親年事漸高,白髮一天比一天多,公司的事勢必將交回宋子傑的手中。

而宋明清對從商並不感到興趣,他的志趣是文學創作。

清醒吧!大哥。回來吧!小妹。讓我們一家四口團聚吧!

宋明清在夢裡呼喚著。

而此時的羅小曼身在何處?她沒有留在宋宅,也沒有回去羅家。她選擇了離開。羅小曼決定今後她要自食其力,靠自己的努力過活。

離開旅舍的羅小曼正要去找工作,她平生的第一份工作。這是她踏出自我的第一步!可是羅小曼高中根本就沒有畢業,很難找到一份自己滿意的工作。

四處碰壁的羅小曼看著茫茫人海,不知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