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羅小曼走得渾身是汗,太陽實在是太毒了。

街角的轉彎處,有一家光鮮明亮的連鎖型書店。羅小曼推門而入,迎面而來的一強勁冷氣,讓羅小曼的暑氣全消。先歇會兒吧!羅小曼現在方知,外出工作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

她流覽著書架上一冊一冊整齊排列的書。

突然“曼陀羅”三個字,強而有力地映入羅小曼眼底,吸引她從架上取下這本小說。

是香港女作家亦舒寫的《曼陀羅》。

羅小曼翻至封底,讀著這本小說的簡介——

——曼陀羅,又名天使之號角,葉子

如絲絨般滑膩,花果大而潔白,花瓣

展開如美麗的襯裙。

亦舒說:“曼陀羅,女人都是曼陀羅。”

羅小曼迫不及待地打開它,但她已經沒有多餘的錢買下這本書。她只好站在書店一口氣讀完這本小說。

這本小說和羅小曼的遭遇大迥其意,但“曼陀羅”三個字,倒是有點類似——都有一個痴迷的男人喜歡上父親的新嫁娘。羅小曼想起了宋子傑,他愛她的母親杜百合,即使杜百合毀了容,仍然未曾稍減他的愛意。

杜百合對宋子傑而言,不也是朵曼陀羅?

羅小曼放回小說,她真希望有一天,有人能為她寫一篇“曼陀羅”,即便宋明清不愛她,也不能愛她。

時間會沖淡這段不倫之戀,這一切,總有一天會煙消雲散的。

羅小曼該再去找工作了,盡避四處碰壁,她仍然不能放棄。

羅小曼從街的這一頭,走到街的那一頭。每一次,羅小曼都滿懷希望走進一家家公司行號,結果都是失望而出。

最後走到了一家出版社前,羅小曼從前很喜歡閱讀,雖然她並不擅於寫作。但是她可以擔任校稿的工作。羅小曼的信心再次燃起,她踏進了出版社。

出版社裡一片寧靜,只有沙沙的筆聲。羅小曼一眼望過去,這是一家並不算大的出版社。“銀河出版社”,羅小曼似未曾耳聞過。

有人抬起頭,注意到了羅小曼。

“你有事麼?”一個圓臉微胖的女孩停下筆問。

“請問你們是不是在徵聘校稿人員?”羅小曼問她。拜託!千萬不要是“沒有”這個答案。“太好了!”胖女孩扔下筆張大嘴歡呼起來。

“我可以放大假了!”胖女孩興沖沖地迎向羅小曼。

“我叫周敏兒,是這家出版社的編輯、校對兼打雜的員工。”周敏兒向羅小曼伸出了友誼之手。

由於“銀河出版社”的規模並不大,所出版的書籍銷路也不是很好,所以員工的向心力並不大,周敏兒正苦於找不到一名校對。

周敏兒向別的女同事引見羅小曼,羅小曼一一微笑點頭。“好一個美人兒,不去當明星真是太可惜了。”這是眾女子見過羅小曼之後,共同的心得。

“銀河出版社”惟一的男性員工,就是老闆董大成。推了推鏡片,他似認定羅小曼走錯了地方。

盡避羅小曼的學歷有限,但並不影響她得到這一份工作。別的老闆拒絕她,實因她太漂亮了,所以一致懷疑她的工作能力,不想公司花錢請了個花瓶回來,而且惟恐把辦公室的男員工搞得心猿意馬。因此,有遠見的老闆都下達了封殺令。

偏偏董大成是個之徒,加上出版社的女職員不是“水桶腰”,就是“洗衣板”,董大成看久了還真倒胃口。

開了這一家出版社,出版的書籍沒有一本上過暢銷書排行榜,董大成正一肚子氣時,羅小曼走了進來,他看得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董大成當下二話不說就錄用了羅小曼。

“老闆,那我是不是可以放大假了?”周敏兒詢問董大成,趁他現在眉開眼笑的時候,搞不好一口就答應了。

“什麼假?”董大成假裝聽不懂。

周敏兒眼看無望,在心裡狠狠地痛罵了董大成一頓。

周敏兒是個熱心的女孩,知道羅小曼沒有住處,當下立刻邀請羅小曼與她同住在一層公寓內。

羅小曼有了工作,住處也有了著落。她開始過全新的生活,羅小曼由衷地感謝周敏兒,但她已決定不再欠別人恩情,所以等她領了薪資,一定會另謀住處。

羅小曼工作很認真,總是一字一句逐一校對。出版社有開放徵稿,但所寄來的稿子水準並不高。

羅小曼又校完了一本稿子,這一篇稿子錯字連篇而且段落不分。羅小曼感嘆,這世上像宋明清這種文壇奇葩能有幾人呢?

羅小曼終於領了薪資,工資確實不高,但幸好羅小曼平日省吃儉用,所以還足以應付所需。她向周敏兒提出了搬出去的要求。

周敏兒立刻嘟起嘴巴,一臉不高興。

“住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搬呢?小曼你這麼見外,我可是要生氣?!”周敏兒一坐在羅小曼的皮箱上,羅小曼只得再住了下來。從小到大,羅小曼很少得到女性的友誼,她們總礙眼於她的美貌,恨不得她消失不見。

“小曼,你長得這麼美麗動人,身上一定有一些悽美浪漫的故事,你何不告訴我,讓我幫你寫成小說,搞不好一炮而紅,咱們‘銀河出版社’就發大財了!”

周敏兒半開玩笑地說著。她也曾幻想過成為一名作家,但是在屢遭退稿之後,她便放棄了。於是,周敏兒選擇了一個和作家有很大關聯的工作——出版社編輯。

自己沒有能力出書,就乾脆當幕後工作人,為他人做。周敏兒樂此不疲,只可惜她當編輯有一段時日了,並沒有看見“千里馬”,周敏兒不免有著深深的遺憾。

羅小曼笑而不答,她的故事,她已久不再回憶了。

一日,周敏兒突然又叫又跳地跑來找羅小曼,丟給她一本稿子,稿子上是個陌生的名字——“愚凡”,羅小曼沒聽過這個名字,顯然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作家。

“小曼,你快看這本稿子,保證你會和我一樣有如獲至寶的感覺。”周敏兒催促著,像是挖到了大金礦似的。

“這一本書寫得極好,不像是出自新人之手。‘愚凡’,好一個自謙又自在的名字,大智若愚而又甘於平凡。”周敏兒讚不絕口,她愛極了愚凡這個名字。

“風信子!”羅小曼輕聲唸了出來。

書名叫《風信子》。羅小曼開始仔細閱讀起來。

羅小曼越看越是投入,因為她心有慼慼焉。這是一個講哥哥愛上妹妹的故事。女主角叫“信子”,男主角叫“風”。風愛上了從小被父親收養的妹妹信子。

風原以為他們是養兄妹的關係,並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結合。只要信子和父親月兌離養父養女的關係就行了,可是信子覺得養父對她恩重如山,所以開不了口。

風於是向父親攤牌,並表明他非信子不娶。父親嘆口氣,說明天再給他答案。可是一夜醒來,風竟發現信子不見了,是父親連夜送走了她,風向父親質問,他為何如此的殘忍?風悲痛莫名,呼喊著信子在哪裡?

案親只好細說從頭,原來信子竟是他在外面曾有過一段露水姻緣的女人所生的女兒。他為了怕妻子受到傷害,不敢據實以告。女人重病時想要託孤,他竟狠下心來拒絕了。

女人死後,信子被送進了孤兒院。信子進進出出無數個暫住家庭,始終沒有人正式收養她。她就像風信子花似的,從這一個家流浪到另一個家,但風信子始終沒有真正的家。

案親終於良心不安,在多方打聽之後,終於找到了信子。正好妻子一連生三個男孩,所以同意他收養信子。

案親告訴風說信子很有可能是他的親生女兒,所以不能讓他冒這個險。

案親要風別去找信子,要為母親著想,因為母親患有心臟病,可能經不起丈夫不忠這個事實打擊。風陷入痛苦的深淵。

結局是風抵擋不了思念之苦。

風聞到了風信子的花香,就像信子正在向他招手。不管信子將來是他的妹妹也好、妻子也好,只要風能夠看得著她,那怕只是靜靜地,遠遠地看著信子,他也就滿足了。

風向著花香走去,去尋找信子的蹤跡。

對不起了!媽。風只好向母親說抱歉。

羅小曼一口氣讀完這本小說,它不但行文流暢,而且情節引人,羅小曼竟看得掉下淚來,淚水滴在稿紙上,她連忙拭去,怕模糊了稿紙上的筆跡。羅小曼的情緒久久不能平息。

她不也是愛上了自己的哥哥宋明清?但不同的是,宋明清並沒有來追尋她,甚至也未曾愛過她。

周敏兒看見羅小曼掩卷而泣的模樣,真是我見猶憐。

如果我是男人,一定會愛上她的。周敏兒如此想著。

能夠收到如此感人肺腑的小說,周敏兒當下立刻決定採用。她撥了附在信上的聯絡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都無人接聽。周敏兒正想放棄時,電話那頭倏地傳來男人的聲音。

“請找愚凡!”周敏兒不知愚凡男是女,周敏兒報上自己的稱謂,以及所為何事。

“我就是。”

“很高興接到愚凡先生您的大作《風信子》,敝社已決定採用,不知您意下如何?”

“好!”

簡單扼要的一個字,周敏兒有點不知如何接下去。

“是這樣的,愚凡先生如果您方便的話,可否到敝公司來洽談簽約事宜?如果不方便的話,那我就把合約寄給您。”周敏兒繼續說著,她勾勒著愚凡該是怎樣的人。

“你寄給我好了。”

“這樣的話,我需要您的真實姓名和地址。”

愚凡的稿件末,只有聯絡電話,再無其他。

“楊家賢……”

周敏兒在紙上記下了“楊家賢”這個名字和他的住址。周敏兒掛上電話,即刻找出合約書準備寄出。

楊家賢坐在輪椅上,內心十分激動。原本他用的是另一個筆名,但一直沒有紅起來。他雖然陸陸續續登了不少作品,但都沒有集結成冊,因為他一直找不到要他稿子的出版社。兩腳已殘的他,寫作是惟一之路。痛定思痛後,已決定向市場投降。他寫起了原先不屑的長篇愛情小說,他也一直看不起那些寫愛情肥皂小說的鶯鶯燕燕作家。為了三餐溫飽,如今他也下海了。

《風信子》完成時,他不敢貿然投給大出版社,只寄給了家小出版社“銀河”,楊家賢很高興有了知音欣賞。他雖然簡單答了個“好”字,但內心的狂喜是無可言喻的。楊家賢又拿起了筆,他會更加努力地寫。

但是周敏兒要寄給楊家賢的合約書,差點就寄不出去!因為卡在老闆董大成這關,他不點頭周敏兒就無法辦事。周敏兒極力爭取,因為她不願錯失愚凡這一位好作家。

“愚凡聽都沒聽過,我可是賠錢賠怕了!”

董大成對愚凡沒有信心,他隨手翻著愚凡的稿子,並沒有細看。事實上他已經有把出版社頂讓給別人的打算。周敏兒不死心,繼續大力推崇愚凡的小說。

“你是老闆,還是我是老闆?”董大成怒道。

如果此時向他求情的是羅小曼,結果可能就不同了。能夠博得美人歡心,賠點錢也無所謂。偏偏羅小曼始終和他保持著距離,使董大成沒有下手的機會。

看著周敏兒怒氣衝衝地從老闆辦公室走出來,羅小曼知道是她還周敏兒人情的時候了。歷經那麼多事之後,羅小曼豈會看不出董大成對自己別有用心?

但羅小曼的態度十分嚴謹,讓董大成不敢隨便冒犯她。

羅小曼走出董大成的辦公室時,周敏兒正抬頭望著她。

羅小曼笑了,周敏兒也笑了,周敏兒上前緊握著羅小曼的手。周敏兒是個聰明人,自然料得到羅小曼為她做了什麼。周敏兒感激得熱淚盈眶,羅小曼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答應那個‘老’什麼條件?”周敏兒擔心地問。

事情不可能那麼簡單的,董大成花名在外,周敏兒時有耳聞。而董大成對羅小曼垂涎三尺的心思,整個公司上下還有誰不知道呢?

“一頓晚餐!”羅小曼說道。

“就這樣?”周敏兒有點意外。

但對於董大成而言,雖只是一頓晚餐,但他已是樂不可支了。

在董大成心目中,羅小曼是個不可以隨便侵犯的女神,他必須耐心等待。有了第一次,再有下一次就不難了。家裡那口子,跟羅小曼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地之別,一個是天上仙女,一個是地上塵土。

終於到了下班時間,董大成很有紳士風度地打開車門讓小曼上車。看著羅小曼坐上了董大成的車子,周敏兒不免感到憂心忡忡,深怕董大成對羅小曼企圖不軌。

周敏兒撥了個電話給董大成的太太,約在餐廳見面。

周敏兒在餐廳門口看到了怒氣衝衝的董太太。

周敏兒看著董太太走進餐廳去,她希望不久羅小曼就會走出。

可是沒想到,衝出餐廳門口的,卻是董太太。

“魔女,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說你壞話了!”董太太邊跑邊尖叫。

羅小曼化成了灰她都認得,因為她們曾是同學。董太太就是當年那個專說羅小曼不是的黃鳳如。

黃鳳如永遠都忘不了,她被班上男生頭蓋麻布袋痛揍的情形。她傷好回校去上課時,班上的男生,一個個都兇狠地瞪著她。好像要把她活生生吃了似的,後來她看見羅小曼的座位是空的,才知道她搬家轉學了。

黃鳳如從此成了班上男生的出氣筒,她幾乎沒有一天不是傷痕累累。特別是任其彬更是恨不得置她於死地。

她好害怕,哭著要媽媽轉學。她不敢再向老師告狀,因為那隻會使她的瘀青有增無減。那時黃鳳如連做夢都會驚醒。

偏偏媽媽住邊了老房子不肯搬家。黃鳳如視上學為畏途。黃太太拉著她去上學,她死也不肯走進教室。黃鳳如對羅小曼的怨恨從此轉為懼怕。羅小曼天生就有挑起男性保護的本能,他們為她赴湯蹈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在黃鳳如一而再再而三的哭鬧之下,媽媽終於讓步了。黃鳳如如願轉學搬走,可是她並沒有月兌離夢魘。

一想到羅小曼那張臉,她就感到恐怖莫名。

黃鳳如做夢也沒想到,和丈夫董大成共度晚餐的女子竟是羅小曼。董大成的花名她早有耳聞,只是她一直不曾親眼目睹。這一回她接到了通風報訊,正想會會那狐狸精是什麼樣的貨色,竟迷得董大成團團轉,沒想到居然就是羅小曼。

羅小曼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和黃鳳如打了個照面。

黃鳳如登時像見了鬼似的,臉色發白往外直跑。

“老婆你幹麼?不要跑啊!”

董大成想去追,卻又捨不得羅小曼的晚宴之約。羅小曼給了他一個後會有期的眼神,董大成這才追了出去。

周敏兒走進餐廳,看見獨坐一角的羅小曼。董大成還真是有心,臨走前竟然不忘付賬。周敏兒代替董大成坐了下來,兩個人心照不宣地呵呵大笑,友誼因此更進一步。

翌日董大成來上班時,就一直躲著羅小曼,再也不敢去招惹她。從黃鳳如口中,董大成得知羅小曼是個會妖術的魔女,如果他不想被弄得神魂顛倒,軀不附體,就得離她遠一點。

當然黃鳳如保留了她始作俑者在先的事,一再渲染小小年紀的羅小曼看誰不順眼,就有男生為她拼命的本事。

董大成雖然,卻是一個無膽的男人。妻子的話,他也是半信半疑,但他仍決定先暫時保持距離,觀察羅小曼是否真有異狀。

董大成雖和羅小曼保持三丈之遠,卻不時偷瞄她,而且一看羅小曼抬起頭,就立刻把頭低下,深怕羅小曼得知他的偷窺而觸怒了她。

羅小曼正樂得清閒,哪會去在意董大成的怪形怪狀。

至於董大成的妻子,羅小曼是有些眼熟,但不曾費心去思索。因為她整個心思都擺在《風信子》這本小說的校稿上,她逐字玩味審閱,越看越欣賞。

愚凡的寫作風格和宋明清明顯不同,宋明清現在在文壇炙手可熱,寫的書不但叫好也叫座,而且文學性十分濃厚。對於語文程度不是很高的羅小曼而言,宋明清的小說是艱澀了些。羅小曼在出版社工作,自然對出版市場耳熟能詳。

她買了幾本宋明清的書在看,可是看得有些吃力;羅小曼發現自己原來較適合閱讀通俗小說。即使她美得清新月兌俗,她的心卻一如平凡女子。發現了這個事實後,羅小曼發覺自己和宋明清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羅小曼滿意地三校完《風信子》稿子。

和作者的聯繫工作,一向由周敏兒負責,因此羅小曼並不知道愚凡的本名就是楊家賢。

《風信子》出版了,而且是一炮而紅。

最高興的莫過於周敏兒了,因為她慧眼獨具,才得以慧眼識英雄。緊接著愚凡又推出了新的小說《天堂鳥》,是一本集師生純情之戀和外遇畸情風格的長篇愛情小說。

《天堂鳥》勢如破竹地登上暢銷書排行榜首,硬是擠下了宋明清探討人生困頓的大師級著作。

一時之間,“愚凡”這個名字,響透了雲霄。

對於愚凡的作品,貶多於褒,因為他太通俗化,太市場性,只會一味地迎合讀者口味。報紙上有人為文批判愚凡,強調他的文學性不及宋明清的十分之一。

宋明清倒是很有君子風度,並沒有詆譭愚凡的小說。

而愚凡同樣保持沉默。筆名“愚凡”的楊家賢,早就知道自己的作品水準不如宋明清。早在“金陀螺”獎徵文時,楊家賢就已敗在宋明清的筆下。

只是楊家賢現在認清了一件事實——以他國中畢業的學歷,再加上雙腳殘廢無法行“萬里路”,他是不可能寫出震驚文壇的曠世鉅著的。他只能閉門造車,編織一個又一個虛構的故事,在幻想的世界裡打轉。

董大成眉開眼笑,好不容易出版社終於賺大錢,而且有了“愚凡”這個招牌作家,更吸引著年輕的寫作好手向“銀河出版社”靠攏。董大成有了錢,膽子也大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並沒瞧見羅小曼有任何異狀!

羅小曼一直專心致力於工作,身邊並無護花使者。

“銀河出版社”舉行慶功宴,因為愚凡的小說已突破十萬冊,正朝二十萬大關邁進。

周敏兒電話邀約愚凡,希望他能讓千萬讀者一睹他的廬山真面目。當然周敏兒自己也急欲一窺愚凡的真面目。很少作者像他這樣不愛出風頭,周敏兒對愚凡的敬佩因而更增添了幾分。

對於周敏兒的盛情邀約,楊家賢答應了。

他這個“輪椅作家”雖然是個殘廢,但楊家賢可不願意一輩子躲在陰暗裡。他準備正式迎向陽光。

楊家賢希望羅小曼知道他成功了,對於這個他暗戀已久,卻沒有勇氣表白的美麗女子,他始終不能忘懷。雖然羅小曼一直對他視若無睹,但當羅小曼滾下山坡時,他仍然是奮不顧身地救她。

當羅小曼滾落的身子撞上他時,他的五臟六腑霎時劇烈翻騰起來,但是他強忍住疼痛……

但現在小曼不再需要他了。既然她不記得他是誰,楊家賢何必再苦苦糾纏。

楊家賢一直按捺著想要去醫院看羅小曼的心。最後他終於忍不住,寫了張卡片和一束百合花託護士轉交給羅小曼。他在卡片上署名“楊家賢”,希望羅小曼縱然不記得他這一個人,也能記得他的姓名。

楊家賢推著車輪,來到了慶功會場。會場外擠滿了一睹愚凡廬山真面目的讀者,而且又以年輕女性居多。只見一個一個人頭鑽動著,等著愚凡來臨。

每個年輕女性讀者對於愚凡各自有著不同的幻想。“憂鬱的眼神”、“削瘦的身影”或是“溫文的氣質”、“不俗的談吐”,總之沒有人會和一個“殘廢”聯想在一塊兒,就連周敏兒也是如此。

楊家賢來了,可是他卻步了,看到一個個女讀者當他是偶像,翹首盼望的樣子,他知道他來錯了。年輕女孩愛幻想,如果他一現身,夢幻破滅了,那該如何收場呢?

周敏兒見愚凡一直沒來,只好囑咐羅小曼親自去迎接愚凡。

羅小曼找到愚凡家時,愚凡已經出門去了。

“你在找那個‘殘廢’?他推著輪椅出去了。怪人似的,整天躲在家裡不出來,來找他的只有你和郵差。那郵差老是給他送掛號,也不知在搞什麼鬼。”隔壁的歐巴桑說。

羅小曼十分詫異鄰人竟使用“殘廢”這個字眼。

這時郵差騎著摩托車由遠而近,停在愚凡家門日。

“楊家賢掛號!”郵差呼叫著。

一聽到“楊家賢”這姓名,再對照“殘廢”這字眼,羅小曼不禁一怔,旋即快步走近郵差,“楊家賢”三個字赫然映入眼簾!

郵差等不到楊家賢,只好把信收起來呼嘯而去。

而羅小曼怔怔看著楊家賢住的這間破舊小屋……她終於找到他了。這個兩度救她的恩人,終於現身了。

羅小曼趕緊趕回慶功宴場地,她心想楊家賢一定早已到達會場。

慶功宴設在一家大型連鎖書店的會議廳。會議廳設在五樓,羅小曼緊按電梯按鈕,可是電梯遲遲不下來。羅小曼等不及了,她快步跑上樓梯!

這時電梯門開了,楊家賢推著輪椅出來,他和羅小曼又擦身而過。楊家賢橫豎已看見自己的小說雄踞在暢銷書排行榜上,那何必讓讀者的幻夢破滅呢?

楊家賢推著輪椅離開了書店,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羅小曼在五樓會議廳遍尋不見楊家賢,只見一群吱吱喳喳的年輕女孩互相發表對愚凡作品的高見。

羅小曼再衝下樓去,著急地詢問一樓的櫃檯書店店員,是否看見一個坐著輪椅的男人出現。“有啊!我看他行動不方便,本想送他上樓的,可是他說不用,自己可以上去。他說是來參加愚凡的慶功宴。好奇怪的人哦!來參加的都是年輕女孩……”

“啊!對了。就在你剛才匆匆忙忙地跑進書店不久,他就坐著電梯下來了。他還直看著暢銷書排行榜上愚凡的作品。真沒想到愚凡的作品,如此吸引人。”店員小姐見自己說錯話,趕緊閉上了嘴。

羅小曼走到了書店門口,望著來往的人群,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尋找著。

羅小曼坐在路旁的石凳上,正為遍尋不著楊家賢而苦惱。

這時的楊家賢正推著輪椅慢慢向前,大街上車子多,他只好繞了小路。這時小路已到了盡頭,他繼而轉回大路。

楊家賢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羅小曼怎麼會坐在前面不遠的石凳上呢?他一定是看花了,他搖了搖頭再細看。但……老天,沒有錯,是羅小曼沒有錯,她正一臉茫然地呆坐著。

楊家賢推著輪椅向前,想再看清楚她那張美絕的容顏。而且他以為羅小曼早已不認識他了。他有過上回的“經驗”。

羅小曼看著逐漸靠近自己的輪椅……

四目相對,所有前塵往事都浮現在心頭。

“你是楊家賢!我終於找到你了!”她驚呼。

對於羅小曼的指認,楊家賢錯愕不已。羅小曼竟然認得他?她並沒有忘記他?這是怎麼回事?

楊家賢立刻將輪椅推轉身,他不願羅小曼看見他殘廢的樣子。即使他的膝蓋上蓋著毛毯,即使他的那雙畸型腳早就已經鋸掉了。可是他就是不能讓她看見!

即使楊家賢此刻已成了名作家,他那種自慚形穢的自卑感仍沒有消失。他仍是那個內向自閉不敢正視她的男孩。

“謝謝你!真的謝謝你!”眼看他又要離去,羅小曼趕緊追上他。

羅小曼終於開口說了謝謝,這一句謝謝她等了好多年,她終於能夠在楊家賢的面前,親口說出來。

但他不要羅小曼對他說謝謝,他為羅小曼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

楊家賢想走,可是羅小曼擋住了他。

“我有話要跟你說,聽完你再走好嗎?”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羅小曼絕不能錯過。

羅小曼眼中懇求的語意,叫楊家賢如何拒絕得了?

羅小曼細說從頭,包括她的身世及喪失記憶……

對於楊家賢她有一種莫名的信任感,即使她壓根兒就不算認識他。可是她說了,像是對著一個多年的好友細數前塵往事。羅小曼盡情渲洩,她已好久不曾這樣痛快哭過。

楊家賢的眼睛越張越大,他簡直不能相信耳朵所聽見的。羅小曼竟然吃了這麼多苦,而他一直都不知道……

羅小曼終於說完了,楊家賢真恨自己沒有一雙健全的腿,好帶著羅小曼遠走高飛,離開這傷心之地。

“小曼!你在這裡啊!你有沒有接到愚凡?那些熱情的讀者們都好失望呢!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愚凡能夠親自現身,好讓她們滿足一下對作家的幻想和期待。”結束了慶功宴的周敏兒,正打算回出版社。

“這一位是——”周敏兒看著坐在輪椅上的楊家賢。

“我就是愚凡。”楊家賢不再躲躲藏藏了。

一向口齒伶俐的周敏兒,這下真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