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戚小揚--你起來!”秦雨紅真是氣炸了,他竟然偷偷溜上她的車。

“好痛呀--好痛--”

“你別再裝了!少來這套!立刻下車!”

戚小揚不答話,仍然喊著痛。秦雨紅下了車,立刻拉開後座車門,想將他一把揪下。不料卻見一米八的身長,就這麼蜷縮在狹小的座位上,看來有些可憐,尤其是陣陣的哀呼聲,令人聽了不堪。

“我痛呀--媽!你起來好不好?別壓在我身上!爸!你也起來!別壓在我身上!小揚好痛啊--啊--”

雨紅愣愣地杵在原地,無法動彈!

“爸--媽--你們怎麼在我身上睡著了?還流口水!哇……你們的口水怎麼是紅色的?爸……媽……嗯……爸……”

面對這場純真的囈語,她在內心覺得想哭。十八年來禁錮戚小揚的可怕夢魘,就是這一段呀!肯定錐心剌骨,讓他想忘也忘不了。

雨紅不想吵醒正熟睡的小揚。十幾年來,他肯定沒有一天是安安穩穩睡著的吧。她坐回車上,往稍早相撞的那個單行道開去,看看能否攔到戚珍珍。

她繞了好久,不見小揚的機車,戚珍珍,想當然爾,也不會留在原地。

怎麼辦?雨紅思前想後,不知該如何處置戚小揚。帶回家?別說笑了,老爹准以為她好事近,必定千方百計逼迫他們兩人,而可憐的小揚是經不起這麼複雜的摧殘的。帶到公司?不行,人多嘴雜,眾口鑠金。

只好向朱莉求救,將她從公司叫了出來。朱莉獨居一層樓,她曾經結過婚,但沒有維持多久,從那時起,她搖身一變為標準的都會女子,合則來不合則散,既無牽絆也沒負擔。說她對男人喜新厭舊,不如說她深諳男人才是喜新厭舊的動物。被男人傷害,這輩子一次就夠了,千萬別不知死活地一陷再陷!

“這就是你放著班不上,把正專心上著班的我找出來的原因?”朱莉一來,便指著雨紅車後座埋臉沉睡的人說。

“唉,說來話長。”雨紅覺得渾身無力。

這時,戚小揚翻了個身,露出他的俊臉。

“哇!好帥!”朱莉不禁月兌口而出,隨即對著雨紅問道:“他是誰?這個年紀的男人,很少臉上還有稚氣的。”

“你看出來了?朱莉,你真的好厲害!”雨紅不由驚呼。

“開玩笑!‘男人的終結者’,這外號假得了嗎?別的不敢說,就說對男人的瞭解,我可是很透徹。”朱莉語重心長地表示。“看他,這出了社會的男人哪個不戴面具的?多多少少也會抹一層吧!而他……如果真要說有的話,我看頂多是張‘小飛俠’面具吧!”

雨紅當真傻怔。“這……你太神了……”

“沒聽過‘久病成良醫’嗎?是痛苦的經驗哦,但是現在我很……看得開了。

說這幹什麼!扶他上醫院吧!”

“上醫院?為什麼?”雨紅不解地問。

“他不是昏倒或受傷嗎?不然躲在那兒幹什麼?”

“他睡著了。”

“睡著!”朱莉不可置信地說:“你秦雨紅什麼時候如此體貼男人!他睡著了,不會把他叫醒嗎?除非你……闖了什麼禍,還是……他是你的‘真命天子’?”

“不是!”

“那你這麼關心他做什麼?他……”

“他只有十三歲!”

“……睡著了不會拍醒他……什麼?你說什麼?”朱莉驚訝極了。“只有十三歲?老天哪,你真的闖禍了,你把湯姆漢克斯‘飛進未來’的小男孩帶到這個時空了?”

?

?“真可憐!”

在朱莉家裡,兩個女人定睛望著戚小揚。方才攙著他走進客廳時,小揚還喃喃念著“這是哪裡?”隨即像孩子般就了沙發便睡,看得朱莉徒呼負負,雨紅搖頭嘆息。

“應該是屬於被迫性的小飛俠併發症。唉,那段記憶太鮮明瞭,已經滲入他的潛意識裡,連夢中都會不自覺地反覆出現。唉……”在知悉小揚的病況之後,朱莉顯得很沮喪。“他這樣子,讓我想起崇平。唉……我先上班去了,會幫你請假。”

說完,她背起包包就走。

望著她消失的身影,雨紅充滿歉意。崇平是朱莉唯一的弟弟,朱莉二十三歲那年的四月,結婚才滿三十天,丈夫馬志晴便有了外遇,十八歲的崇平氣憤地找他理論,在肢體衝突間,崇平被醉醺醺的志晴以酒瓶擊中腦部,躺在冰冷飄雨的夜晚街道上,三小時後才被發現,送達醫院時已經斷氣。警方當場逮捕醉倒在屍體旁邊的馬志晴,經嫌犯坦承過失殺人後,罪證確鑿,處以刑責十五年。傷心逾恆的朱莉,就這麼痛苦地走過十一個年頭,偶爾回高雄老家探望父母及哥哥,大家總是忘不了這段往事,這個陰影。

朱莉是獨立堅強的,她不輕易倒下。

但是今天,為了戚小揚,許久不見的神傷又拂上臉龐,雨紅看了真是不忍。

都怪自己,無端惹上這個“小”麻煩!雖然他也很可憐。唉,是不是太過好心了?以後可千萬別管閒事,天下有多少可憐人!總不能一一管定,你只是個平凡人啊。雨紅自忖。

“這是哪裡?”戚小揚揉著眼睛,突然說。雨紅只稍稍一驚,即刻板起臉來責難他:“你也知道這不是你家哦?壞小孩!

怎麼可以偷偷溜上人家的車!”

“我……你和姊姊好愛聊天,我很睏,就爬進車裡吹冷氣睡覺,你自己沒有關門的,我只是‘借躺’一下,你就把人家載到這裡來了!”戚小揚說得好無辜。

“哦?是我錯了?”雨紅不禁自問。“該死該死,我可不要變成誘拐兒童的綁票歹徒啊!走,我送你回家!”

“不要!”

“為什麼?你姊會擔心你的!”

“她不會!她好凶,每天都跟我說她嫁不出去是我害的,罵我是‘拖油瓶’、‘大白痴’、‘寄生蟲’!”

戚珍珍也太過分了,竟然這般咒罵親弟弟。“好、好、好,她說的都不是真的,你是乖小孩,姊姊太累了,你別把她這些無心的話放在心上!你絕對不像她講的那樣!”

“這位姊姊,你好好哦,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要跟那個兇姊姊在一起!”

完了!“這……怎麼行!”千萬不要!

“為什麼不行?”戚小揚很認真地問。

秦雨紅閃避得倒快。“你喜歡我嗎?”

“喜歡!”戚小揚竟露出了少男般的靦腆,也難怪,他才十三歲嘛!

“喜歡就要聽我的話,不然我要躲著,永遠不見你了。”

許久,小揚才嘟著嘴點頭。

“乖,帶我去你家。”雨紅乘勝追擊。

?

?客廳裡迴盪著一股冷空氣,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愈見冰寒。

任誰都不信、時值五月的大熱天。

室內靜得連屋外的蟬聲也能聽見,哦,還有,兩人賭氣的心跳聲。夕陽西下,紅日漸去,似乎仍無說話的打算。

直到公寓的鐵門開了,朱莉走進來模著電燈開關對他們問道:“怎麼不開燈?

怎麼不開冷氣?”燈一亮,見兩人遠遠分坐,不言不語的模樣,她更是驚訝。“千萬別告訴我,你們就這樣坐了一整天!”

“人家少爺可是睡完就吃、吃完就睡,非常充實的!”雨紅酸溜溜地說。

“那我打電話回來怎麼沒人接?”朱莉又問。

“小姊姊生我的氣。”戚小揚突然說,一臉的無助。

“誰是你姊姊!你還比我老!”

“小紅!”朱莉為兩人緩頰道。“你哪來這麼大的氣生?慢慢講,從頭講我才聽得懂,而且說的時候,音量不可以超過三十分貝。”

雨紅不覺詫異,朱莉怎麼變得這般溫柔?還限制她說話的音量。

“小揚!”朱莉像循循善誘的導師,一定要查出兩個學生鬧脾氣的原因。“是不是你對小姊姊亂來?”

“我沒有!”小揚趕緊否認。

“在胡說什麼!朱莉!”雨紅聽了也抗議。

“那……”朱莉眼光對著雨紅道:“是你對人家亂來?”

“朱莉!”雨紅不禁吼她。“你怎麼搞的?亂講一通!我又沒有戀童症!”

“啥?你才說他比你老呀!”

“你……不跟你說了!”雨紅氣唬唬地轉頭不睬朱莉。

朱莉看了直想笑,卻又得硬是隱忍住。“好啦!對不起!到底怎麼回事?”

“小姊姊……”說話的卻是小揚。“她逼我走!”

“戚小揚!”雨紅低聲叱道,不得不為這項誣指辯解。“請你想清楚,你並不住在這裡,時間一到當然得回家!雖然只有十三歲,可十三歲小孩也想得清楚這一點!別再鬧了!不要造成別人的負荷!”

“他又不是住你家,你緊張什麼?”朱莉不疾不徐地接腔道。“況且天色晚了,‘時間’已過,明天再說吧,今晚先住這兒,我不會覺得他是個負擔。”

雨紅真是氣得使不上力。“朱小姐,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麼了,可是你要讓他等在家裡的姊姊擔心嗎?我下午載他繞了多久,他就是死也不肯說出住在哪裡,沒有人可以這樣,讓家人掛心,讓外人煩惱!一定要有責任感的,否則永遠都別長大了!”

“好啦!好啦!別火。”朱莉輕聲勸道。“小揚,先打個電話回家看看。”

“我忘了。”小揚低著頭,嘟嘴說。

“你看看!你再問他家住哪兒!”雨紅著實惱怒。

“你家住哪兒?”朱莉依言又問。

“我不記得。”

“你看!一直都是這樣!‘我忘了’、‘不記得’、‘好像是’、‘結果不是’、‘我想吃冰’、‘我想睡覺”、‘我頭好痛’……都是這些答案!一個十三歲小孩,國一了,也不算小了,他會不知道家住哪兒?會記不住家裡的電話號碼?他明明就是存心賴著了!”

“好了,小紅!看來他應該沒有接受正常的教育,你怎麼把他跟一般孩子比!

而且聽你講,他那姊姊似乎也不大想關心他了,不如明天再看看吧!”朱莉的用意太明顯了。

“朱莉,你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愛說笑!我只當他是崇平,一時很懷念而已。好不好,雨紅,就讓他在這兒住一晚,我煮頓豐盛的晚餐給他吃,其他的明天再說!”

原來如此。提起崇平,朱莉是真可以變成另外一個人,可是……雨紅想起了戚珍珍。“朱莉,我有很不好的預感,相信我,你沒看到他姊姊當時的神情……”

“想那麼多!”朱莉提了菜便往廚房走去,絲毫不管雨紅恐懼的眼光。

?

?烹飪技術高超的朱莉,三兩下便將餐桌擺滿了菜餚,令人食指大動,其餘的形容詞都不必多說了。

“哇!好香哦!大姊姊,你比我珍姊姊還會做菜唷!”小揚坐下來,吃了一口即說。

朱莉聞言,臉上漾滿了笑。“好吃就多吃些!你們中午吃泡麵,你肯定餓壞了!哦,對不起,小紅,我不是在說你。咦?小紅,怎麼了?沒胃口嗎?”

正兀自想著的雨紅一聽,即刻笑道:“你這位大廚燒的菜我會沒胃口?就算有再傷心的事,也得等吃了之後再傷心!只是……”她看看面前的那盤菜。“只是最近對‘雞翅’有點敏感,嗯嗯,換一下。”

才說完,小揚立刻替她移動菜盤。

“別對我這麼好,你還是明早就得走。”雨紅不為所動地表示。

“小紅!別這麼苛薄。”朱莉忙說。

“小姊姊,你先吃!”小揚顯得必恭必敬。

朱莉看了不由一笑。“你看小揚對你多好!你就別盡傍人臉色看了。”雨紅瞪了她一眼,她才趕緊話鋒一轉。“對了,那個白少爺今天沒到公司!”

轉的方向也太不對了。“他永遠不會再出現了。”雨紅嚼著飯,又用“眼白”

瞅瞅朱莉。“消受不了。”

“怎麼會!有人這樣追我,我謝都來不及呢!”朱莉一副很陶醉的樣子。“哦!白露餐廳的炸……”

“再說我就用‘朱莉麵店’的雞翅塞你的嘴巴。”雨紅搶白道,只是口氣不溫不火,似乎不想再為此事傷神。

“有大哥哥要追小姊姊嗎?”戚小揚突然發問。

雨紅愣了一愣,即說:“吃飯!小孩子話那麼多!”

戚小揚立刻低頭扒起飯來。

“可惜。”朱莉看著他,不禁搖頭說道。“這張端正英俊的臉,原本是很上相的,就是不能和他的行為舉止聯想在一起。”

“對啊,飯粒還掉滿桌,真是。”雨紅無力地附議。

“來,吃點菜,別光吃飯!”朱莉挾了塊里肌肉給小揚。

“我要吃雞腿。”他抬起頭說。

雨紅聞言,當場又是一頓訓斥:“有得吃就不錯了,還挑東挑西!人怎麼可以這樣貪得無厭!”

戚小揚悶不吭聲,又低下頭扒飯。

“想吃雞腿明天大姊姊再買,今天先吃雞翅,乖!”朱莉很有耐心地哄著。

“還有明天?”雨紅驚訝地看著朱莉。“明天他就回家了!你別這麼寵他!”

朱莉暗下臉來,顯得沉沉。“崇平也很喜歡吃雞腿……”往事磨人,特別是一段歷歷在目的懷念與愧責。“……都是我害了他……”

“朱莉!不是你的錯!”雨紅抓抓她的手,她卻仍無法遏抑地悲從中來,紅了眼眶,淌了淚,聲聲啜泣。

“小朱,別這樣……”雨紅一逕安慰著。“你也是受害者啊,別這樣……”“大姊姊,”小揚突然說。“你不要哭,我吃就是了。”

戚小揚說著,不但吃了里肌肉,還吃了雞翅,津津有味的模樣,令人覺得窩心。還好,還有點懂事,雨紅心想,看在朱莉的分上,今日暫且留他,讓朱莉“彌補”一下過去,雖然只是移情作用。

“小揚乖,吃不下就別勉強。”朱莉擦擦眼淚,和藹地說。“等會兒大姊姊幫你找幾件衣服,你洗個澡舒服些。對了,小紅,”她看看雨紅。“你也留下來,別走了。”

雨紅驚道:“為什麼?”

“我等一下還得出去,十二點前會回來。你別這樣看我,就算幫個忙嘛!上次設計的那款服飾,裁縫師全做錯了,我不去解決誰去?而且,我不放心小揚單獨在家。對了,你十點前一定要哄他入睡……”

“朱莉!這太離譜了!”雨紅抗議道。

“拜託啦,這個case很趕,頂多月底換你忙時我幫幫你嘛!誰叫你是我的好姊妹!”

“朱阿莉--”雨紅非常沮喪。“我真是‘遇人不淑’!”

?

?“戚小揚--”雨紅喊得快聲嘶力竭了。“你到底要洗多久?已經十點了,你洗一個鐘頭了你知不知道?戚小揚!”拍拍浴室門板,雨紅又說:“如果你還醒著,出個聲讓我知道。戚小揚!戚小……”

門開了,但是隻有一個頭露出來,戚小揚哀苦地皺著眉頭,全身則縮在門後。

雨紅看得納悶,稍後才以“不敢相信”的表情疑問道:“你……不會吧?別告訴我你不會穿衣服……”

“我會穿!”戚小揚噘著嘴說道。“可是……大姊姊給我的衣服好緊,不好看……”

“沒有人會看你的!你如果穿好了,現在就出來!”雨紅實在生氣,無法想像這個三十歲的大男人竟有著小孩般的忸脾氣。“求求你出來,別這麼不懂事。”

戚小揚仍然“不肯就範”,一逕緊抓著門板,好似雨紅是個欺負“良家婦女”

的大壞蛋。

“來,別怕。”雨紅著實想笑,知道對這“孩子”不能用硬的,於是轉換一計,向他招手道:“來,身材好呀,穿什麼都好看,小姊姊也有很緊的衣服啊……”

戚小揚聽了,漸漸浮現笑容。

“……但是小姊姊身材好,所以不怕別人看,小揚也一樣,來,出來,乖。”

戚小揚開門走出,心情愉快,誰知雨紅見了他,二話不說便是一陣大笑。

朱莉也太狠了!瞧小揚一米八的身高,穿上她最大的T恤還露出個肚臍,一條短褲緊緊地裹著臀部,真是……曲線畢露。

“對……對不起,小揚!”雨紅捧月復忍俊道:“小姊姊不是在笑,不是……”

“還不是,我都看見了!我要穿我的牛仔褲!”小揚說著便跑進浴室,再出來時,眉頭卻皺得更緊了。“怎麼溼了?完蛋了!”

雨紅笑著走近他,接過那條牛仔褲,安慰地說:“你快去睡覺,明天起床就幹了,小揚乖,聽小姊姊的話……”

“好!”小揚高興地轉身。“我身材好!”

是這孩子太單純,還是她有魅力?雨紅訝異他的言聽計從,開始感覺他可愛的一面,不再只是可憐,以及麻煩。

“小揚!”她喊住正走近臨時床鋪的他。“你去臥房睡,那裡是小姊姊和大姊姊要睡的地方。”

“為什麼?我想和小姊姊睡!”

雨紅噗哧笑出,隨即推著他向臥室走去。“不行!男生不能跟女生睡,你要聽話,否則小姊姊生氣了。”她開了電扇,用眼神命令他上床,戚小揚只有乖乖照做,但身上那件露著肚臍的小T恤,似乎讓他挺不自在。

“太緊了,不舒服嗎?”雨紅問,其實心中仍舊想笑。“把上衣月兌了算了!反正天氣也挺熱的。”

“好!”戚小揚附議後,立刻曲了手月兌那件T恤,無奈小衣穿上容易,擺月兌難,雨紅看不過,便伸手助他褪去,兩人延延拉拉,總算要成功了……就在雨紅使了力拉掉T恤的同時,她一個重心不穩,向後倒去……

千鈞一髮,戚小揚將她攔腰摟住。

秦雨紅閉了眼驚呼之後,才意識自己倒在一個男人懷裡,驚魂甫定,她慢慢回神……這男人有著十分勻稱的肌肉,古銅膚色散發著壯實成熟的氣息,而自己,正緊緊扣在他果著的胸前……本能地,她的臉倏升赧色,即刻離開他,這才發現……

天哪!戚小揚閃著童稚般的純真笑容看她,讓她無所遁形。

雨紅忽然為自己的“臉紅”感到罪惡,小揚是那般天真無邪啊,她怎麼可以汙染他呢!縱然只是她內心稍現即逝的影像。

“好險!小姊姊太不小心了,以後要注意哦!”戚小揚純純笑著說。

看,他還只是個孩子,你太不應該了!雨紅自責後,也迎著笑對他說:“嗯!

以後不會了,小揚救了姊姊一命呢!好乖,快睡,不然等一下大、小姊姊都要生氣了。”

戚小揚喊了一聲“遵命”,果真躺下睡去。雨紅累得也想碰了枕頭就睡,但是,還得洗澡,還得打電話回家。拖著疲累的身子,她撥動家裡的號碼。

“喂?爸,我今天有事得在同事家過夜,不回去了。”雨紅同父親講著。

“男的還是女的?”秦朝陽在電話那頭問,有著雀躍的聲調。

“女的。朱莉嘛!”

“……”話筒那頭沉默了下來,夾著輕微嘆氣,有明顯的失望。

“爸!你這是什麼意思?好像一點都不關心我的安危,只一味要把我……”

“你在做什麼?小姊姊。”戚小揚突然出現,揉著眼說。

“快進去睡,別出來,乖!”雨紅溫和地催促房門口站著的戚小揚。話聲卻已傳到秦朝陽耳裡。

“女兒啊,你真是‘暗暗呷三碗公半’,我聽到男人的聲音了哦!不過你對你男朋友也太好了,好得有點偏心,‘快去睡,別出來,乖。’”秦朝陽促狹地學著女兒說的話。“哎喲,有點聽不下了,你們到底‘進行’到哪裡了?女兒啊……”

“你在胡扯什麼?爸!”

“嗯……”秦朝陽笑而不語。

“他才十三歲,是同事的外甥,你別想歪了!”雨紅極力解釋。“你想我出嫁想瘋了!連我的清白也要破壞!我們可是‘前帳’未清,你還想再‘記’上一筆嗎?”

“好,好,爸說錯了!不過,你可別壓抑自己,想做就去做,做你想做的事,老爸永遠支持你……”

“秦--朝--揚--”

“哇!好可怕!連名帶姓地叫……好了,再見再見,保重自己……”

雨紅氣得掛上電話,見戚小揚仍兀自立著,不由便對他輕斥:“會被你害死!

快去睡!再跑出來,小姊姊就打人了!”

戚小揚領旨似地爬上床鋪。

雨紅嘆了口氣,拿起朱莉借她的衣物逕往浴室走去。

早早結婚便能早早獲得幸福嗎?在她的人生裡,寧願相遇晚點,但肯定要是她的最愛,不願走進禮堂時有著一絲勉強,更不願步下紅毯之後,才發現所愛者,原不是愛。

雨紅梳洗著,讓放射的水迎頭淋下,提醒自己一定要堅持。

什麼聲音?水停時,她聽見一陣喃喃聲。

“朱莉嗎?你回來了?”雨紅在浴室裡問著。“小揚嗎?”

沒有回應。大概是自己敏感,她想。

浴室外的電話機旁,一個男人剛放下話筒,長吁了一聲。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