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傲的阿湍

黑潔明

認識湍姊是一個意外,也就是說她是突然蹦出來的,黑姑娘沒有事先計劃好也沒有

預料到會認識這個人。至於怎麼認識的,那不重要,總之對黑姑娘來說她是一個不錯的

意外就是了,呵呵。

為何說不錯呢,因為阿湍,也就是湍姊是一個相當不錯的人——我不是在拍馬屁喔,

她真的是十分不錯的,至少在黑姑娘看來,她比我有良心多了。自從認識湍姊之後,她

三不五時便會寄些卡片過來問候,禮數之周到、貼心,實是讓懶惰的黑姑娘自嘆弗如,

羞愧不已,常常望著漂漂的卡片心裡覺得對她不起,因為黑姑娘常常寫稿寫煩了就打電

話去吵她,而且時間從大白天到三更半夜都有,湍姊卻從未嫌我囉唆,二十四小時全年

無休。

啊,每次想到這兒,我就覺得好慚愧呀——

當然,雖然湍姊稱得上是黑姑娘的良師益友,但親愛的阿湍也是有著她的優點和缺

點的,就如題所說,她很驕傲!

(阿湍一個大腳飛來——)

(黑姑娘忙大叫:湍姊腳下留人啊!還有後續還有後續嘛!)

(阿湍緊急煞住腳,兇狠的說:好,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

話說在某年某月某一天,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天上堆積著厚厚的雲層,海面下暗

潮洶湧,路上亮起了昏黃的街燈——

(湍梓大吼道:小黑,說重點!)

好啦好啦!總之,有一天晚上,黑姑娘突然聽見有人說:“湍梓很驕傲。”

乍聽之下,黑姑娘還愣了好幾秒。阿湍很驕傲?有嗎?怎麼我都沒啥感覺?後來仔

細回憶認識的這些日子以來,她的確會在某些時候突然驕傲起來,或者應該說,她在某

些方面對自己很有自信。其實基本上黑姑娘認為一個人對自己有自信不是一件壞事,更

何況這個人還滿會自我反省的,也十分有自知之明,既然如此,自信就不是一件壞事了

吧?更何況一個人會驕傲當然是因為她有可以自信驕傲的地方,而據黑姑娘對湍梓的認

識,她也的確有可以引以為傲的東西;至少湍梓在良心和一些人生態度方面,就值得黑

姑娘好好學習了。

所以我說,湍梓的確是驕傲的湍梓!

不過自從發生過這件事之後,黑姑娘每一次和湍姊說話,就會忍不住要她右手橫舉

在胸前,抬起頭、挺起胸,然後驕傲大聲地用北京腔說:“你好,我是驕傲的湍梓!”

(哇哈哈哈哈,笑出眼淚倒在地上打滾的小黑……)

好了,言歸正傳。幫人家寫序嘛,當然要替人家介紹介紹這本書了。因為湍姊在寫

這個故事時,黑姑娘常常打電話去打擾她,當然也曾經聽過這個故事。事實上,這本書

的男主角黑姑娘以前就在湍姊的書中見過他了。不知為何,黑姑娘老是把他的職業記成

小偷,(嗯,大概是因為他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關係。)所以每次黑姑娘提起他,都會說

那個小偷怎樣怎樣,那個小偷如何如何,然後湍姊就會很努力的糾正黑姑娘。大概十數

次之後,黑姑娘終於將他從小偷升格變成有著強勢的爺爺和一個奇怪兄弟,性格極其沉

暗的……商人?

好象是這樣的吧!炳哈哈……(黑姑娘傻笑中。)

總之,這位男主角想必是不少讀者等了又等、盼了又盼,終於盼到的一位帥哥。相

信我,我會繼續三不五時的向湍姊催稿,和她追討劉宇剛及魯維陰,還有其它一些該交

代但還沒交代的帥哥的,哇哈哈哈哈哈!(黑姑娘叉腰仰天狂笑中。)

(阿湍一個迴旋踢:小黑,你給我變成天上的星星去吧!)

P.S.湍梓陰笑中;小黑,等著你的序吧!

阿湍的序

沈葦

頭一回幫人寫序,實在不知從何著手,是要寫她的外貌呢?還是內在?還是可怕的

記性?!

不如就由可怕的記性下手吧!為何我要說她的記性可怕?熟識我的朋友全曉得我是

個記憶奇差無比的人,常常說過一句話,轉眼間就忘;或是其件事正在我眼前發生,而

下一秒鐘之後,我就又忘了。所以我十分佩服記憶好的人,常常想著,如果我能和湍梓

中和一下不知該有多好。當然,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也就作作白日夢便罷,絲毫不

敢痴心妄想。

既然談起了她的好記性,當然得舉一下事例。某回我們在聊天,(我忘了是在電話

中還是出門聚會。你們知道的,我記性差嘛!不過我知道若是問她,她一定曉得。)當

時我提到我滿喜歡某件小東西的,其實我是說說就忘,沒多認真。

過了不久,在湍梓出國度假時,我突然接到她打來的國際電話,她非常興奮的告訴

我,她在國外買到了我所喜歡的那件小東西。當時我是既驚訝又感動,我沒想到她會把

我說過的話牢牢記住,甚至在旅途中還花費時間找給我。

而我除了覺得對她不好意思之外,更是感激她對朋友的真心。我真的沒想到隨口一

提的話會讓她牢記在心,所以除了跟她說謝謝,我真的不知該和她說什麼好。

我左思右想,現在終於想出了一個報答她的好辦法,那就是把Coco暫時借給她,讓

可愛的小Coco和她朝夕相處,好好的娛樂娛樂她。湍梓……你說這個報答方法可好?

(沈葦十分諂媚的叫著,已準備將Coco打包寄出。)

其實她真的對朋友非常好,哪怕是半夜三更、凌晨時分,好夢正甜的她只要一接到

電話,就會很講義氣的和你聊天,常常一聊就是好幾個小時,她也不會叫一聲,真是教

人佩服。我常常在想,究竟她的睡眠時間有多長?答案是鐵定比我短。

哈!

再則,她對讀者也很用心。常常和她聊天時可以聽見彼端的聲響,問她在做什麼,

原來是在親手製作溫馨小卡給來信的讀者。我總是笑著說當湍梓的讀者好幸褔哦!既可

接到她親筆回覆的信件,又可收到她親手製作的小卡,簡直是太幸褔了!

我相信能得到湍梓回信與親手製作小卡的讀者定會相當的珍惜,他們定能從其中感

受到湍梓的用心。所以說,大家有空就多多寫信給她,給她加油打氣,既能收到回信又

能得到小卡,我想再也找不出比這更好的事了。(嘿嘿!我是不是很壞?要讀者多寫信

給她,好象就代表她會為了回信而忙得昏夭暗地……可是總不能要我叫讀者別寫信給她

吧?!反正能者多勞嘛!湍梓,我在此為你加油!傍予你精神上的支持哦!)

居然已經十五本了

湍梓

居然已經十五本了呀,至今我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會踏入寫作這一行純粹是偶然,萬萬沒想到我會堅持至今,甚至寫了十五本書,比

起一些有志於寫作卻無法順利入行的朋友來說,我顯然是幸運多了,真的。

從第一本書《任性寶貝》截至目前的《東瀛惡魔傳》,每一本書都是我的心血結晶,

因為它們承受了我部分的思想,並藉由書中的人物將其表達。每一本書的風格或許不盡

相同,也無法讓所有人滿意,但我還是很感謝所有讀者,畢竟湍梓只是佔了天時之利,

用時間換取增進文筆的機會,各位讀者對我的支持卻依然不變,真的很感謝你們。畢竟

我的筆風在兩年內的轉變不可謂不大,你們卻沒有遺棄我。

想想,出書也已經兩年了,這兩年間,言情小說的市場掀起了一陣極為強烈的旋風,

橫掃每一家出版社甚至是作者本身,即使是被歸為派的我都感到無法抵擋,甚至產

生迷惘。我常想,我可能老了,不再適合從事寫作這一行,因為我已經快搞不清楚“愛

情”這兩個字涵蓋的層面是什麼,所以也就越來越不想提筆,出版的作品自然也就越來

越少。

前些日子拜讀了蘭京姑娘的大作《羅剎紅顏》,序中所提到的問題狀況以及心境,

我感同身受。每當有人稱我為作家時,我都會很恐慌;基本上我認為自己不過是一個講

故事的人,簡稱為說書人,實在沒有任何資格套上這麼沉重的光圈,更何況也不是人人

愛聽我說的故事,我又有什麼資格大聲說話甚至強求他人的認同?狡猾、虛榮、驕傲、

任性、懦弱這五項人性的真實面我樣樣不缺,甚至還多了一樣“無知”,天真的以為自

己的作品已經勉勉強強可以過關了,卻忘了文字的領域是無止境的,從來就沒有人到達

過邊境,而自己也不過是茫茫人海中的一顆小沙粒,也許風一吹就散,又有什麼值得自

豪的地方呢?

好好的一個十五本紀念怎麼被我搞得像臨別贈言般淒涼?我真是莫名其妙!

看完了前面的囉哩叭唆,我想各位一定很不耐煩了,所以趕緊回過頭來說正事兒,

還請不要見怪。其實呢,這一本書應該不能算是現代貴族之三,而是之四才對。有關於

秦織敏與屈之介的愛情故事早已出版了,我想已有許多讀者看過,而且本書的女主角馬

喻姍小姐早在那本書就出現啦。為了方便讀者“指教”,我特地冒死公佈那本書的名字

和編號,以免大夥搞不清楚本書的女主角是打哪冒出來的人物。

聽好了,有關於屈大少V.S.秦大小姐的lovestory書名被改為:我愛“色”郎,

某某文叢772,沒看過的讀者若不嫌麻煩的話可以到書店找找看,再不清楚的話乾脆寫

信或寄E-mail問我,我的E-mail是twanzu@ms37.hinet.net。在此深深一鞠躬感謝出

版社的大方,讓我登了上述小便告。千萬別跟我收廣告費喔。

另外,有個小活動要公佈一下。由於這是第十五本書,又恰巧是佐原之臣的故事,

大部分的場景都發生在日本,所以我特地自費印了一百張“紀念卡”,上面印有日本的

“浮世繪”圖案,還有我的親筆簽名及護貝,想收藏的讀者朋友可以剪下書耳的截角寄

到出版杜。因為只有一百張,所以以郵戳決定先後順序,先到先算。這只是第一輯,我

希望以後還有機會發行第二輯、第三輯……(如果我沒有不幸陣亡的話。)請大家為我祈

禱吧。

大時代的故事總是特別悲哀,從未寫過二次大戰題材的我真的滿想提筆寫佐原和男

及馬緇衣的故事,那是一個發生於日本貴冑和清朝遺族之間的愛情故事。但我不確定能

否動筆,(因為五十年後才有結局。)全看出版社肯不肯點頭囉。

最後,我要感謝黑潔明姑娘及沈葦沈大小姐,感謝你們在百忙之中還抽空為我的第

十五本書著序。來,各親一個……啵、啵!嘿嘿,沈葦,我這個吻可不比你家Coco差吧?

(居然敢叫你家那隻鴨霸狗吻我,太過分了!)

期待下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