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女巫!

這是大家所能想到的唯一字眼。偏偏琉音今天又將頭髮放下沒有綰起來,烏亮的頭髮更形詭異,至少在他們的眼裡,他們確定他們見到的是一名女巫。

“都是你!”躺在地上的吉蘭叫了起來,眼底淨是恨意。“你這邪惡的女巫,還我這雙腿來!”他像只離開水面的角一樣蠕動狂嘯,琉音相信他若是能站起來她早就被殺了。

她無助的看同亞蒙,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裡,而且個個眼露兇光,恨不得將她問絞的模樣。

亞蒙只得保持高度警覺,在場的士兵都是跟著馳騁沙場的老戰友,也明白他們的戰鬥能力有多強。

在無聲恨意的包圍下,琉音不得不小心謹慎。她不是毫無經驗的文弱女子,過去幾年的國際刑警生涯教會了她適時保持沉默的道理。此刻,無疑是不宜出聲的時刻,眾人的目光太可怕了。

“還我這雙腿來!”中毒的吉蘭仍舊叫囂,再次點燃眾人的怒氣。“如果不是你在麥子中下咒,我也不會染上“安東尼奧聖火”。還我的雙腿來!還我的命來!”

“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看見他腐爛的雙腿,她不禁打冷顫。他腿上的肉和骨頭分開,彷佛一個黏不上漿糊的空白信封,著實可怕。

“別裝蒜了,這一切明明都是你搞的鬼。我們跟隨大人多年一直都平安無事,為何你一出現麥子就突然有毒了?這一切都是你的詭計,你一定是惡魔的使者,是個該死的女巫!”

話一散開,不但散遍整個廳堂也散進害怕的士兵心中。吉蘭的話不無道理,他們跟隨亞蒙征戰多年,一直都很平安,直到她出現為止。

“她是女巫!”第一個附和聲猛然響起。

“沒錯,她一定是惡魔的使者!”愈來愈多人加入討伐的行列。

“我們不能放過她!”

“殺了她!”

殺戮之聲不絕於耳,士兵們鼓譟不已,宛若戰場上的戰鼓那般撼動人心,聽寒了琉音,也聽出亞蒙的緊張。

這就是葉特所說的群眾力量吧!他總算見識到了。亞蒙將手伸向腰際的佩劍,準備若情形不對便大開殺戒,他雖不喜歡殺戮,但為了琉音他可以殺任何人。

然而琉音並不準備這麼輕易認輸,她有自救的方法。沉下一張俏麗蒼白的臉,黑玉似的美眸異常的平靜。她直直地盯著吉蘭的傷口,腦中不斷回想在二十世紀所學到的一切。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她想起曾經看過的某個電視頻道,其中的一個節目曾介紹過眼前士兵所患的疾病,一種叫“安東尼奧聖火”的皮膚病。這種疾病是由一種叫麥角菌的細菌所引起的,被寄生的麥子會變黑,吃下這種麥子的人很快就會發病,若來不及醬治,只有死路一條,最好的下場是截肢。唯一的醫治方法是青微素,青微素若不是經過培養則必須取自於“落葉樹”的新生樹葉才行,別無他法。

老天助她,前幾天她才在西邊樹林見到這種植物,沒想到立刻就派上用場。

她深吸一口氣,趁著大夥喧譁的空檔,提高音量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若是我能醫好你的腳呢?”她對著哀號的吉蘭說話。“那是不是就能證明我不是女巫?”

清脆的聲音一落下,眾人皆譁然。他們沒想到琉音居然會使出這一招,只有發呆的份。“如果你能醫好我的腳,當然就能證明你不是女巫。”吉蘭很快地接話,不放棄任何一個治癒的機會,他不想死,更不想截肢。

“好。”琉音沉穩的回答。雖沒十分把握,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先度過這一次危機再說。

“我請求大人派人到西邊的林子去摘落葉樹回來。記住,要摘新生的葉子才有用,摘到以後將它們搗碎磨成汁直接敷在傷口上便可痊癒。”

“所請照準。”亞蒙暗暗的鬆了口氣,原本放在腰際上的右手也跟著收回。“亨利,立刻找幾個人去把落葉樹摘回來。”他的小貂果然好膽量,一般女子恐怕早嚇昏了吧。

就這樣,琉音暫時逃過一劫,但事情還沒完,所有人的眼睛都睜得大大的,等著看琉音的方法能否奏效。幸好她的記憶並未背叛她,青微素的確可以從落葉樹裡提煉出來。吉蘭獲救了,其它人也是。

隨著吉蘭奇蹟式的痊癒,總算阻擋住可怕的流言。亞蒙摟著琉音看向窗外暗沉的天色,慶幸琉音劫後餘生,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竟有更可怕強大的力量朝他們湧來,朝城堡一步步適進。

“總算可以放下心。”琉音依偎在亞蒙的身側,透過玻璃居高臨下的看著底下的忙碌景色,堡內的一切活動又恢復正常,再也沒有人提起她是女巫這事,教她安心不少。

“是啊。”亞蒙若有所思的看著中庭內的士兵。他們表面上還是維持忠貞,實際上早已動搖。

“你……不好奇我為什麼懂得落葉樹能治病的事?”她憋不住的問,他對她的過分冷漠已嚴重傷害她的心。或許她曾給他一種疏離的印象,但那都過去了呀,現在他們的關係已經大大不同,他如何還能再像這樣不聞不問?

亞蒙只是微笑,他不是不明白她的心境變化,但此刻有更令他煩惱的事等著他解決,毒麥事件只是開端,敵人絕不會輕易罷休,勃艮地從不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很顯然地,他是非要到雷芳堡不可,無數次的失敗使他耐性全失,這次他終於捉住他的弱點——小貂。

他嘆口氣看向天際,暗沉的烏雲浮在遙遠的天空上層,看樣子還不會下雨,卻給人一種不安的感覺,好象即將有事發生一般。

“你不要老是——”她最恨他刻意的沉默和微笑,剛想開口抗議的時候耳際竟又傳來她最不想聽到的聲音——琉音!

不,我不想聽,你快消失!她捂住耳朵,抗拒突如其來的呼喚。

快回來!琉音,快!

她愈是不想聽,耳邊的呼喚聲就愈大,大到快衝破她的耳膜。

“小貂!”亞蒙猛然抱緊她發抖的身軀,單手捧起她蒼白的面頰,心疼的安慰她。“別怕,我在你身邊。”

他是在她身邊,但能多久?能久到地老天荒,抵抗那令人窒息的呼喚嗎?

“有人在叫我。”她好累,那個人的音波好強,她快無力抵抗。“有人在呼喚我,我不知道是誰,但我好難過,難過得快要死掉。”她捂住耳朵猛哭,強忍了數月的精神緊張在這煩人的時刻決堤,她也不想如此脆弱,但她已經受不了了。

亞蒙只能抱緊她給她無言的支持。若他能代替她受罪他一定毫不猶豫,遺憾的是他不能,他的後世顯然比他更堅持,前生後世的競賽已使得他們心愛的女人心力交瘁,然而雙方都不肯放棄,只為了擁有更多一點的時間細看她的容顏。

“對不起,小貂……”他的臉貼上她的細頰,尋求她的體溫。“對不起……”他心疼不已的哽咽。他的自私已然成為她的痛苦,他還能再繼續自私下去嗎?還是已經到不得不放手的地步?他放得了手嗎?

琉音驚訝的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何道歉,他並未做錯任何事啊!

“亞蒙……”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碰觸她的方式彷佛他們即將分別。

“小貂,我……”原本想告訴琉音他了解一切的亞蒙無法將話說完,倏然湧入堡內的群眾成功地打斷他的告白,挑起前所未有的緊張。

這是怎麼回事,哪來這麼一大票村民?守衛為何沒有前來適報?

這一大串的問題隨著聚集於中庭的村民得到正解。排山倒海的暴民個個手持火把,宛若來自地獄的勾魂使者,亟欲勾走琉音的靈魂。

“殺死女巫!”

“把女巫交出來!”

“我們要求審判!”

蹦噪的人群中站著為首的禿頭,亞蒙定神一看,一點也不意外看見前任總管的臉,他後悔的是沒有殺了他。

“大人!外頭、外頭……”侍衛長這時才匆匆忙忙的闖進來,為時已晚的請求解決之道。

“我下去面對他們。”亞蒙決定面對事實,躲著也不是辦法。

“我也去!”琉音捉住他的手臂堅持道。“畢竟他們想審判的對象是我,就算我躲得了一時,也躲不過一世。”她不想做個縮頭烏龜,讓亞蒙獨自面對危險。

“不行,你——”

“求你!”她的懇求不僅寫在她的眼底,也浮在她的話語裡。亞蒙霎時心軟了,就讓她一起去吧,他相信自己一定有辦法保護她。

他帶著琉音一起下樓,走向中庭人群聚集的地方,用最威嚴的聲音開口。

“誰要求審判?”銀灰色的眸子像冰一樣地掃過眾人的臉,全部的人都低下頭,迴避他那雙奇異的眼睛。

沉默了大約一世紀,為首的保羅終於鼓起勇氣站了出來,在他的鐵血凝視下畏縮的開口。

“我們要求審判,大人。您身邊的女人很明顯是個女巫,我們要求您將她交出來處以火刑,以驅走惡魔。”保羅說得正義凜然,勾起亞蒙一陣冷笑。

“你說她是女巫,有何證據?”亞蒙反問,想從他手裡帶走小貂,那是作夢。

“她身上的匕首和項鍊就是證據。”保羅也不是省油的燈,深知物證的重要性。若不是有十足把握,他也不敢上雷芳堡來。

“匕首和項鍊?”亞蒙挑眉,眼露精光的看著對方。“你說的項鍊大概是指這一條吧。”他輕輕拉過沉默不語的琉音,給大家看她頸子上的海藍寶石項鍊,海藍色的光澤如海洋般寬闊,照炫了每一個觀看者的眼睛。

“不是這一串!”保羅急得大叫。“是另一串!是一串蛋白石項鍊,就是那串項鍊為士兵帶來噩運的,沒有它,吉蘭他們不會得到“安東尼奧之火”,也不會差點死掉。”眼看著就要敗陣,保羅連忙尋求支持者,引發眾人的跟隨。

“是啊!”

“沒錯!”現場又是一片喧譁。

“那麼又是誰救了吉蘭他們的?”亞蒙隨便的一句問話壓得眾人當場鴉雀無聲,吉蘭被琉音所救,這是不爭的事實。

“那是……那是……”保羅急了,滿頭大汗不知該如何鬧下去的時候,一個稚幼但堅決的聲音忽地響起,引起眾人的側目。

“我也不相信!”站出來的人是麗絲,一向倉皇的小臉浮現出前所未有的堅決,絕對的支持琉音。“我才不相信夫人是女巫,她人好好!而且你也沒證據說她是女巫,你說的匕首和項鍊我見都沒見過。”麗絲見風轉舵,改弦易轍的更改計劃。她明白若掌握不到證據,亞蒙無論如何也不會踏入陷阱,更何況並不是所有士兵都相信琉音是女巫,她的解救行動為她贏回不少信任,現在動手太早了,還不成氣候。

“可是她的確是女巫!她自己下的魔咒她當然有辦法解除,這有什麼好稀奇的?”保羅又道,不甘願就此敗北。

“我看你根本是因為被剝奪職務,再也撈不到油水因而懷恨在心,硬說她是女巫藉機洩恨。”亞蒙冷冷的戳破他的假面具,惹得保羅滿臉通紅。

“沒這回事,我是為了大家好!最近頻頻打雷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不是有惡魔存在的話,老天爺也不會一天到晚打雷打不停!”他提出另一個有力的證明,卻更加惹火亞蒙。

“你所謂的‘惡魔’是指我吧?”他笑得嘲諷,眼露森光,在場的大眾不禁看怕了,誰也不敢承認背地裡稱呼他惡魔的事。

“你是不是想假藉除女巫之名,行搗亂之實,藉機打擾雷芳堡,欺騙大家你並無私心?”亞蒙反將保羅一軍,教他一陣措手不急。

“你這麼做必定是受人指使。說!是誰教你這麼做的?是誰指使你造反,為全薩爾德居民帶來危險?”

連續的幾個問題問出保羅的心虛,也問出大眾的疑問心。仔細想想領主的話不無道理,他們住在薩爾德安居樂業,受亞蒙的保護,比起法國境內其它土地的居民,不知好上多少倍,只為了一個無法證實的謠言就和他們的保護者翻臉,怎麼算也划不來。

“我……我才沒有受到任何指使!”保羅激烈的反駁,過於猛烈的辯解給人一種愈描愈黑的感覺,除了他帶來的村民,和少數幾個和琉音有過節的女僕外,雷芳堡內根本沒人信他。

“是嗎?”亞蒙冷笑,發誓非拆穿他的假面具不可。

就在這時候,麗絲出聲了,用激烈顫抖的聲音驚聲地尖叫。

“回去!你這個騙子滾回去!不要想用這種謊言欺騙我們,我們不會相信!”瘦小的身體喊得聲嘶力竭,只有亞蒙看出來她眼底的驚慌。

“滾回去!不要想侮辱大人和夫人,我們不會相信!”麗絲再次放聲尖叫,揮動手臂的動作中有明眼人才看得懂的訊號,躲在村民之中的男子悄悄的接應,順著她給的台階下以免行跡敗露,枉費她的用心。

“等我們找到證據,我們一定會再回來,到時她就非死不可了!”接應的男子忽地大叫,一下子拿回主導權,反客為主的帶領村民回去。

“我們走!”

隨著他這聲喝令,原本打算處死琉音的村民倏地有如潮水般退去,結束一場差點爆發的災難。

“謝謝你,麗絲。”琉音不由得摟住見義勇為的小女孩,感激她的仗義執言。

“別客氣,夫人。”麗絲狀似靦覷的回答,心中想的卻是儘快找到證據以將琉音定罪,她可沒有多餘的時間再耗下去。

琉音更是抱緊她,對她的信任也愈是加深。

從頭到尾看在眼底的亞蒙始終不發一言,只是用比冰還冷的眼神盯著麗絲,和她一起墜入思考的深淵中。

滿頭大汗的麗絲急得快發瘋,離村民暴動事件發生以來又過了半個月,她還是沒找到任何證據。再這樣下去,她好不容易才散播的謠言他會跟著時間的流逝煙消雲散,白忙一場。不行!她邊翻床鋪邊下決定。她一定得在近日內找到傳說中的匕首和項鍊,只有找到這兩樣物證,才有辦法將那女人定罪。

問題是,它們究竟藏在什麼地方?她好不容易才獲得打掃亞蒙房間的機會,卻怎麼也找不到上述的證物。精明如亞蒙絕不可能將東西放在僕人伸手可及的範圍,唯一的指望只有琉音。

一想到琉音,麗絲的心中竟掠過一絲異樣的感覺,一種類似歉疚的心理。她立刻搖頭將它揮開,她是個殺手,是個優秀的間諜,從被勃良地公爵收留的剎那起,就註定她往後必須為他賣命的命運,而她也非常盡責的努力學習,為他辦好一件又一件的任務。

既然如此,她為什麼會覺得虧欠呢?隨著日子的日漸消逝,她突然發現能像一個正常的小女孩一樣被寵愛、被呵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琉音雖然太過於善良了點,甚至對她盲目的信任,但她依舊能感到她的關心,那是一種類似母愛的感覺。

母愛?這是一個多麼可笑的名詞,若不是因為她母親,她也不會進入勃艮地公爵門下當殺手,就是因為想救她母親,她才會含淚向勃艮地公爵下跪要求他收留她,結果她母親卻拿著錢跟別的男人跑了,留下受騙的她被訓練成一個冷血的間諜。

她應該恨琉音的,為什麼不呢?她擁有亞蒙的全心呵護,而她卻必須打壓自己的情緒和實際年齡,完成一件件冷血的任務,她有什麼理由不去恨她?

然而她卻做不到!在她的內心深處她是渴望母愛的,渴望有人關心她的感覺。

“你在這裡做什麼?”

冷冷的聲音自門口傳來打斷她恍惚的思緒。猛一抬頭,麗絲髮現自己正面對一雙冰透的眸子,閃著懷疑的銀光怒瞪著她,身邊跟了個琉音。

“我……我正在打掃房間,今天輪到我。”她訥訥的說,不想抬頭迎視琉音同情的眼光,不想再利用她。

“為什麼是你?”亞蒙不容她躲避。“我不是下過令不許你接近房間,為何你還出現在這兒?”亞蒙惡霸的口氣宛若一頭噴火龍,逼得麗絲只好抬頭向琉音求救。

“我……我……”總不能說出她的目的吧。

“好了,亞蒙。”琉音二話不說當場英勇解圍。“讓她打掃房間是我的主意,我不放心其它人嘛!”她隨意胡謅,一點也沒想過懷疑。

“你不是還有其它事待做嗎,麗絲?”琉音順便幫她找個台階下,以免她被亞蒙嚇死。

“夫人說得是。”麗絲聰明的接口,趕緊溜之大吉。

“等等。”亞蒙在她跨出房門的那一刻冷冷的撂話,聽得她一陣心寒。

“我要你明白一件事。只要是敢傷害夫人的人,無論她年紀究竟多大,背景為何,我都一樣饒不過她,千萬記住這一點。”

麗絲背對著他僵硬的點頭,而後飛奔而去,消失在樓梯間。

“你這麼說分明是在威脅她嘛!”琉音不以為然的抱怨,不明白他為何那麼討厭麗絲。

“不要太信任她,小貂。”他明白她很寂寞,就是這份寂寞使她對人變得沒有防心。

“我為何不能信任她?她幫過我的,不是嗎?”她提醒他當日的情形,要不是她站出來說話,事情也許早就一發不可收拾。

“就是這樣才可疑。”他明明已取得優勢,偏又讓她的尖叫聲給打散。他懷疑村民之中埋伏著勃艮地派來的間諜,混在裡面和麗絲一搭一唱。

“哪一點可疑?你說話的樣子好象她是個間諜,不覺得可笑嗎?”她賭氣的獗嘴,就是不容有人懷疑麗絲。

“你盡避笑吧。”亞蒙的眉毛挑得老高,等著看她吃驚的樣子。“她就是間諜。”而且是一個手段相當高的能手。

“不可能!”琉音激烈的反駁,她才不信麗絲會是間諜,她那麼小!

“你憑什麼認定她是間諜?”琉音生氣的反問,她是打從心裡疼愛那孩子。

“憑她出現的方式和事件發生的時間。”亞蒙冷靜的分析,後悔當初的決策錯誤。“所有事都是在我們帶她回雷芳堡之後才發生,雞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是有些奇怪,但她以為那是巧合,壓根沒想過將那些事件和麗絲連在一塊兒。

“我相信那些都不是她做的。”即使心存懷疑她仍死鴨子嘴硬,拒絕承認事實。

“過多的母愛矇蔽住你的眼睛,小貂。”亞蒙瞭解的說,就是因為她將麗絲當女兒看待,所以他才遲遲沒動手趕她走,差點釀成大禍。“我明白你愛護麗絲的心,但事實擺明了她是個可疑的人物,答應我,一切要小心。”他語重心長的口氣教琉音不得不認真思考他的說法,萬一麗絲真的是個間諜呢?

“如果……如果麗絲真是間諜的話,又是誰派她來的呢?”懂得利用年幼孩童的人城府一定很深。

“勃艮地。”除他之外別無他人。

“勃艮地公爵?”又是那個小人。“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他想拿下雷芳堡,因為他知道我表面上是保持中立,實際上是偏袒王室,偏偏我的領地又卡在他和查理王子的中間,唯有殺了我他才能跨過薩爾德,揮兵南下取代王室。”說穿了這一切都是陰謀,目標是王位。

“你是說,我不過是一個障眼法,勃艮地的真正目標是你?”她終於聽懂了,王位的爭奪戰真是血腥。

“答對了。”他的小貂真是聰明。“勃艮地知道跟我來硬的只會得不償失,因此利用你的來歷,製造你是女巫的謠言進一步毀掉我,因為他知道無論如何我一定會保護你,即使是跟全世界為敵。”他的拇指愛戀的劃過她的面頰,她則閉上眼接受他溫柔的撫模。

“為什麼?”她不解。“為什麼人民要聽從不實的謠言,而不去探究背後的陰謀?”她為這一切感到心痛,唯有身歷其境,才能感受其中的劇烈震盪。

“因為惡魔總是披掛著偽善的表情,揮舞著假的正義之劍除去能與他抗衡的力量。”亞蒙無限感慨的說。“分裂的王國是無法抵禦強敵的,而一個分裂的人也將無法尊嚴的面對生命。法國現今四分五裂,很容易被教會的力量左右,況且人們從小就被教導要打倒惡魔,可笑的是當惡魔真正出現時,人們卻看不穿他的外衣。”

他說得沒錯,惡魔總是穿戴著最絢爛的外衣。

“我會成為你的絆腳石嗎?”她好怕,怕她會在無意中害了他。

聞言,亞蒙照例微笑,轉頭看向窗外頻率驚人的旱雷,彷佛在考慮什麼一樣。

“你還能聽見那聲音嗎?”他忽地詢問,眼睛閃爍著的銀光宛若天際搖晃的巨雷,有著無法動搖的決心。

琉音突然覺得害怕,怕他會決定將她推往她不願走的方向,一個她曾經熟悉但情願陌生的地方——二十世紀。

“我……”她很想說謊,但她說不出口。那聲音一直存在未曾消失過,即使是現在,她的腦中仍不斷地出現那個聲音,那一聲聲熱切的呼喚——琉音!快回來,快!

同樣的字句不停地重複在她的每個夢裡,甚至在她和亞蒙熱烈的溫存時。她試著捂住耳朵,但沒用,她照常聽得到它,聽得見那神秘的音波。

“你能。”亞蒙抬起手阻止她的否認,她原本就不善於說謊。“即使是現在,即使是和我說話的當頭,那聲音他一直存在,一直呼喚著你,對不對?”

她無話可說,她再怎麼否認也無法掩蓋這個事實。

懊是放手的時候了。葉特的預言已然成真,即使他有千軍萬馬之力也難抵成千上萬要求處決女巫的村民。這次她幸運逃過一劫,但下次呢?勃艮地勢必會想盡辦法除掉他,連帶除掉他身旁的小貂。

他多捨不得她呀,但現實終歸是現實,他怎能一味自私貪求她的體溫,而將她置於危險中?放了吧!讓她回到她原來的世界,那裡有另外一個男人正熱切的盼望她的歸去。

深吸一口氣後,再次轉頭看向窗外,沉痛的說出他的決定。

“跟他走,跟那聲音回去你原來的世界。”他心痛的看著琉音不相信的表情,她如何瞭解連他自己也無法置信他竟說得出口。

他在說什麼?他要她回去二十世紀,他在趕她走嗎?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世界,你根本不清楚我從哪裡來!”這一刻,她已經無法再繼續保持冷靜,他的無情重重的傷害了她。“你這麼說不過是因為怕我會成為你的負擔,怕我會連累到你!”該死的,他怎能這樣對她?

“我怕的不是你會連累到我,而是怕你會因為我而喪命。”他用力捉住琉音揮舞的雙臂,要她冷靜下來。“而且你說錯了,我知道你從哪裡來,也知道一直有人呼喚著你,所以我才命人為你作畫,目的就是想留住你。”即使是多幾分鐘也好。

他的回答使琉音停上了手臂的晃動。他知道她的來處?而且還為此找人幫她作畫?

“你找人幫我作畫的目的是為了留住我?”這太難理解了。

亞蒙點頭,抬起她的臉頰凝視她的容顏,將她的影子深深烙印在心底。“你以為我真的不關心你,不想了解你的過去嗎?”她點頭,為她的小心眼感到歉疚。

“我不怪你誤解我,因為我就是這樣一個不愛張揚的人。”在他的理念裡,真正的關愛比表面的傾訴來得更重要。“但是小貂,我要你知道,我一直是愛你的。因為真正愛你,所以將你典藏在心中最深的角落;因為怕失去你,所以自私的將你的靈魂困在這遙遠的年代。”他滿懷傷感的看著她逐漸擴大的瞳孔,輕輕的吐出實話。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年代的人?”他怎麼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也一直不肯放手。“從你臉上開始出現恍惚神情,我就找人詢問原因,是他告訴我你不是屬於這個年代的人,遲早要回去你的世界。”

“我不回去!”琉音緊緊抱住他,將頭埋入他的胸膛尋求保護。“我不回去!一定有什麼方法可以留在這裡的!”她開始哭泣,眼淚幾乎停不下來。

“我試過,我真的試過。”亞蒙心痛的說。“但葉特說過,上帝的旨意並不要你留在這裡,祂對你另有安排。我命人幫你作畫的目的,就是想借著畫和繩索的力量把你留下來,但終究還是留不住你的靈魂,只留得住你畫中的身影。”

“可以的!”琉音更用力的抱緊他,宛若他是塊浮木。“你可以的!只要緊緊抱著我,就能留住我的靈魂。”她的靈魂早已被困住,早已沉溺在他的雙眼之中。

“你明知那是不可能的事,你能否認你已漸漸覺得疲憊,甚至再也抗拒不了那越趨急切的呼喚聲嗎?”他再度支起她的臉,不讓她逃避事實。

她猛搖頭,不想承認她真的累了,但疲倦已寫在她的眼中。

他真該死,居然讓她獨自抵抗那麼巨大的力量。位於遠方的後世一定看見了什麼,否則不會這麼激烈的將他的急切傳達給天際的巨雷,影響它們打個不停。

“回去吧,小貂。”他的眼中滿是不捨的哀傷。“回你原來的世界,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我們容身之地。”勃艮地一定會不擇手段的追殺他,他不能害了她。

“你是說真的嗎?”她的頭搖得更厲害了,難以接受事實。“你真的想我回去?”

“如果你是問我的心的話,那麼答案必定是不。但理智上卻又不得不讓你走。答應我,小貂,回去你原來的世界,我不要你受到任何傷害。”她的安全永遠是最重要的考量。

“我寧願被傷害,只要能夠不與你分離。”她毫無理智的回答,勾起亞蒙哀傷的嘴角。

愛情的世界裡不需要理智,你可以思考你所愛的人,但這種思考不是愛。他和小貂都掉進了愛的陷阱,不同的是她可以任性,他卻不能不理智。

“任何敢傷你的人都必須付出代價,我不會讓你的鮮血白流。”殘忍的笑意倏地升起,臉色陰森得駭人。

“難不成你想大開殺戒?”琉音捉住他的衣袖緊張的問。“我求求你不要這麼做,那不是你。”她還記得他說過只要殺人便會作噩夢的事,她不想他的下半生是在噩夢中度過。

“那麼你也要答應我,哪一天時候到了,你會跟著那聲音回到你原來的世界,遠離這些危險。”他們都知道他所說的危險指的是什麼,勃艮地的陰謀無所不在,防不勝防。

“我……我答應。”她沉痛的允諾,希望那天永遠不會來臨。

亞蒙擁緊她,給她一吻看向窗外頻擊的閃電,心中的不安一擁而上。

他該就此解開繩索嗎?

“亞蒙?”玫瑰花瓣似的容顏很快地抹去他心中的念頭。

不!他做不到,他只能乞求上帝再多給他一點時間。

他彎子攔腰抱起琉音走向床鋪,開始他們有史以來最激烈的纏綿。

在他倆繾綣的同時,縮在黑暗一角的麗絲收到一封黏有勃艮地封蠟的密函,當她看完整封信,不禁沉下一張瘦尖的小臉,沉重的下定決心。

“請代我回復公爵大人,說麗絲一定儘快辦到。”

細尖的聲音悄悄的傳入冰冷的空氣中,為亞蒙和琉音的分離揭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