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群臉上撲滿了白粉的公子哥兒齊聚在建鄴城裡著名的茶館,個個眉頭不展,抱頭痛思。他們邊啜著武陽的茗茶,邊看向端坐在牆角的男子,密閉的空間充滿了詭譎的氣氛,猶如令他們頭痛不已的問題。

這原本是他們每七天一次的聚會,如今不得不因為首的展裴衡而臨時前來。展裴衡深深感到抱歉,因為大夥兒都是世族子弟,有的還是來自立場對立的家族。

沒錯,龍蟠便是這樣的一個組織。誰也想不到專搶世族、劫富濟貧的俠盜竟然就是世族本身,而且還不單隻有一人。

“展兄,你得想個法子擺月兌那惡婆娘,再讓她這麼跟下去,咱們這個月的計劃將全部泡湯。那姓陳的混帳正想法月兌產,想趁咱們還沒行動前將金銀珠寶搬進皇宮內。要是真讓他搬成,那建鄴城內的流民就沒飯可吃了,皇宮那些侍衛可不好搞定。”組織裡的策謀長魏豈詳抱怨連連,不明白展裴衡打哪弄來這麼一個跟班,比老沾著飯菜的蒼蠅還煩人。

“魏兄說得是。”專門負責聯絡事務的許重仁亦是怨聲載道。為了展裴衡身邊跟著的大怪女,已經數不清多少次必須被迫更改約期,他都快煩死了。別看他們表面上是一群只知花天酒地的世族子弟,擁有滿腔熱血、正義凜然卻又必須強裝出一副病弱、揮霍的模樣並不如外人想象中容易。偏偏裝得最兇的展裴衡身旁忽然莫名其妙蹦出個女子來,而且還成天找碴,拖著他東操西練的,搞得大夥兒想聚會也找不到首領。再這樣下去,龍蟠不解散都不行,這也是今兒個大夥聚在這兒的目的,商量如何解決那顆小災星。

“我知道難為各位兄弟了,我會想辦法解決。”話雖如此,但要擺月兌母夜叉的盯梢卻是難上加難。

“展兄,那姑娘到底是什麼來歷,怎麼說話這麼奇怪,頭髮又短得不像話?”許重仁曾暗地見過她好幾回,發現她的口音彆扭得跟有人拿刀押著她說話一樣,十分奇特。

“我也不知道。”展裴衡苦笑,到現在他還弄不清她究竟打哪裡來。記憶中不是捱打就是捱罵,從來沒看過她一天好臉色,哪有機會問。

“你不知道?!”眾兄弟莫不張大嘴,瞠大了眼瞪著他們的首領,深感不可思議。

展裴衡是他們之中最有熱誠,也是武功最好,又最具組織能力的人,也因此才能獲得一致擁戴擔任首領之職,成為“龍蟠”的代表,而今他卻在連打從哪裡來都沒弄清楚的情況之下就收留人家,實在教大夥兒感到意外。“你不知道人家打哪裡來,又怎麼能收留人家?”許重仁率先說出他的疑問,眾兄弟亦跟著點頭。

“沒辦法呀。”展裴衡試著解釋。“詠賢姑娘一頭栽進我的車,接著便捉著我的衣襟說了一大串聽不懂的話。起先我以為她是流民或是搶匪,因為她一直強調‘牛’這個字。原本想將牛送給她就算了,沒想到她卻硬要跟我回家,當時因有家僕在場,我無法甩下她,只好一路裝到底,讓她也跟著回府,之後的情形就是大夥兒所見的了。”所以說到底還是世族身分害了他,迫使他連在家僕面前都得偽裝,就跟在座的各位兄弟一樣。

這的確是令人同情的遭遇,但重點是,他們該如何解決眼前的難題?龍蟠已經一個月不曾有過任何行動,而流浪在市井的難民卻不斷增加,他們一定得有所行動才行,否則又不知道要增添多少條因飢餓產生的亡魂。

“你不能甩掉她嗎?”魏豈詳提出建議。

“恐怕不行。”展裴衡搖頭。“先別說詠賢姑娘的來歷不明,就說她看過龍蟠的牌簡好了,單單這一點,咱們就不可掉以輕心,而且她還說過她曾經模過牌簡,這更令人匪夷所思。”

“模過牌簡?這怎麼可能?”大夥兒的眼光全往他身上瞄,瞄得他十分不快。

他們的表情擺明了不信任他,因為他正是手持牌簡的那個人。

“放心,我沒出賣你們。”他冷冷的諷刺教大家一陣臉紅。“我也弄不清她話中的意思,但我向各位保證,我一定會調查清楚。”再不將真相弄明白,他這個首領的位子可得換人坐了。

“咱們不是懷疑你,只是現在外頭的風聲很緊,到處都有想拿賞金的人和官差。咱們不希望換首領,展兄你自己要小心點。”魏豈詳拍拍展裴衡的肩膀,不希望他們的首領莫名其妙死於非命。

“我知道。我會調查個水落石出。”展裴衡保證,他知道自己再不拿出個辦法來,不但組織難以行動,而且他們還可能決定瞞著他做出對詠賢不利的舉動。他們是一群熱血青年,同時也是喬裝高手,在必要時可以裝成米蟲,但同樣也可以殺人不眨眼。他不希望他的天外飛客因他的兄弟而喪命,他必須儘快查出真相才行。

事不宜遲,他決定今晚就展開行動。

***

展家大宅的澡堂裡一片水氣,瀰漫於廣闊的空間中,在位於正中央的巨大木桶上方,有一團特別濃白的霧柱,將置身於其中的詠賢緊緊纏繞。

她快累斃了。

仰躺在木桶邊緣閉目養神的詠賢忍不住對空長鳴,對展裴衡的運動神經完全投降。她自出生到現在從沒看過這麼柔弱的男人,就連小白臉伊藤也比他來得強,至少伊藤還會打網球。

天哪,再這樣操練下去怎麼得了?才沒幾天工夫她就已經肯定瘦了好幾公斤,等他練到足以強身,那她不是已投胎好幾世?

想到這裡,她更往水裡頭鑽,也好事先預習躺棺材的滋味。

所謂的運動白痴指的大概就是展裴衡這種人。人妖公雞不但提不起斧頭,搬不動柴火,拉不開弓,還跑不了五十公尺遠,實在難以想象他是如何長大的。

“簡單呀,張嘴吃飯,等人伺候不就成了。”滿臉白粉的公子哥兒如是說,照例惹來一頓打。

真是混蛋加三級。她來到古代兩個月,肌肉結實了不少,全是練拳擊的結果。蓓來他還真耐打,打不死、踹不倒,像個不倒翁似的,比打沙包還過癮。

只可惜這個撲滿白粉的沙包人現在不知道在哪兒,找了一個下午也不見人影,八成找其它的破病鮑子鬥蟋蟀去了,真是個沒用的傢伙。

唉,小說中的一切全是騙人的。

望著嫋嫋的白煙,詠賢不禁感慨萬分。什麼濟弱扶貧,什麼武功蓋世,那全是武俠小說掰出來的,專門騙取讀者的感情,現實中哪有這回事?真想請那些作者來西晉看看,包準他們回頭重寫那些情節。

仔細想想,這也沒什麼好值得意外的。畢竟白痴都能當皇帝了,世族的腐敗又算得了什麼?身為女警的她空有滿腔熱血,卻只能束手無策,因為這不是她的年代,她不該、也無力更改事實,這是最令人氣絕的地方。她該慶幸的是同樣充滿正義感的耕竹沒跟她一塊來到西晉,否則兩人光吐血都沒時間了,哪來其它空閒尋找線索?

她一定得回現代並捉到蕭武雄不可,踹下丁胖子是她一生最大的心願,說什麼也得做到。她不想留在西晉,更不願聞到腐敗的味道。被迫待在世族之家已經夠嘔了,更何況收留她的傢伙恰巧是隻人妖公雞,還長得跟伊藤伸繁一模一樣!可是……他們真的一樣嗎?詠賢的臉不由得一陣燥熱,腦中倏地浮現出展裴衡那張擔心的臉--那張未撲白粉的俊臉。

不可否認,他長得很帥,但是伊藤也很帥,為什麼她會特別留意展裴衡而從未注意過伊藤伸繁?伊藤和她家可是世交,兩家的交情早在他倆出生前就已經建立,並且合作無間。

至今她仍想不出為什麼討厭伊藤,大概是因為他太過秀氣,她卻相反的很粗魯,所以特別討厭他。她一向對過於文雅的男人沒好感,特別是他又那麼小氣,連讓她玩一下都不肯,也不過是一塊牌簡嘛,幹嘛那麼寶貝。

牌簡?!

詠賢猛然坐起的身軀猶如驟然聚集的思緒一般快速,僵著的表情也彷若腦海中的停格駐留於遙遠的過往,穿梭於點綴著小橋流水的日式花園中……

“給我模一下。”年僅十歲的詠賢從小就兇巴巴,張牙舞爪,硬要秀氣蒼白的伊藤伸繁將藏在背後的寶物交出來。

“不行。”跟她同齡的伊藤伸繁發揮難得的勇氣,抵死不從。“我爸爸說這塊牌簡等於我的生命,不可以交給任何人。”他雖喜歡眼前的小女生,但父親的話他從不敢忘記。“你不給我看我就不理你,永遠不和你說話。”詠賢惡霸的跳腳,非要看到那塊牌簡不可。

不和他說話?那怎麼可以!他爸爸說她長大後是他的新娘,還交代他不可以欺侮她。不過,她那麼兇,長大以後真的會像他爸爸說的那樣,變乖、變溫柔嗎?他很懷疑。其它小女生說話都輕輕的,好有禮貌,為什麼她總是用吼的,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只能看一下哦。”伊藤伸繁拗不過她的兇惡,只好乖乖的把手上的牌簡交出來。

詠賢立刻搶過牌簡細看,根本看不出來這有什麼好寶貝的。

“醜死了。”她粗魯的翻了翻,看了半天只看見紅紅的木塊和一個圓圓的石頭。若硬要說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大概只剩鑲在正中央的那塊黃色圓石,它黃黃圓圓的,就像是突出來的月亮,煞是有趣。

“還給我。”伊藤伸繁連忙搶過詠賢手中的牌簡藏在背後,生怕她玩壞了它。

“小氣鬼,喝涼水,借我玩啦!”她伸手捉他,伊藤伸繁及時躲過。

“借我玩!”

“不行。”

“借我玩!”

“不行!”……

她想起來了!原來就是那塊牌簡,難怪她會感到熟悉。

詠賢無視於逐漸冷卻的洗澡水,瞠大的眼睛直直的凝視正前方,腦中的思緒亂成一團,無法理解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伊藤伸繁會有那塊牌簡,又為何那塊牌簡會出現在古代,並且屬於一個義賊?轟隆的耳鳴聲彷若心中難解的謎團,充斥於她的耳朵。她幾乎不能思考,腦中想的淨是那一塊牌簡,那一塊浮月形的黃玉,就跟眼前晃動的月亮一個模樣。

啊月?!

詠賢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左右搖動的牌簡。她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否則怎麼會看見不該出現的東西。

“聽說你正在找這個,對不對?”低沉富磁性的聲音自黑布面罩後逸出,宛若免費的絲竹樂章,飄散於寧靜的夜。

仍舊處於失神狀態的詠賢,只能眨著大眼瞪著眼前的牌簡瞧,受驚過度的智力尚無法恢復。

“詠賢姑娘,你突然變呆了嗎?”彎腰趨前的高瘦軀體悠哉的靠著可容納三個人的木桶邊緣,手中晃動著詠賢朝思暮想的牌簡,發出悶笑聲。“還是你太訝異看見這塊牌簡,所以發不出聲音?”

低沉悅耳的調侃聲隨著輕佻的手指一併掃過詠賢的面頰,將她從驚愕的颶風中拉回。

眼前的人穿得跟忍者似的,全身罩著黑布,只露出一雙銳利的眼睛和濃眉。

他是誰?為什麼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在找那塊牌簡?

“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她邊問邊伸手搶牌簡,絲毫未曾察覺自己仍赤果,直到一雙賊溜溜的眼睛提醒她為止。

“看不出來你外表瘦巴巴,其實還滿有肉的嘛。”闖入者不疾不徐的退後,算準了她沒膽子起身。

連忙縮入水裡的詠賢盡避恨不得拆了他的骨頭餵狗,仍舊沒有忘記“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只得乖乖的待在水中。

“你到底是誰,找我有什麼目的?”盡避處於劣勢,她仍然一臉跩相,並且打算一路跩到底,引來入侵者挑眉。

“詠賢姑娘,沒人教過你處於劣勢時應該謙順點嗎?”他的天外飛客果然異於常人。

“我正好天生就不知道‘謙順’兩個字該怎麼寫。”詠賢依舊跩跩的回答,挑戰來人的忍耐極限。“何況你又站得那麼遠,有什麼好跩的?”她故意用激將法,打算將他騙至浴桶邊再乘機搶奪。

他是沒什麼好跩的,但最起碼有牌簡。展裴衡露出微微的一笑,隔著黑布清楚的勾勒出調侃的弧度,打算教會他的天外飛客何謂謙順,或許還可以順便吃點豆腐。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靠近一點囉?”他故意慢吞吞的跨步,手上的牌簡也跟著大幅度晃動,晃得詠賢的眼睛一片晶燦。

“再近一點。”詠賢不自覺的喊道,一雙眼睛未曾離開過牌簡分毫。

“不夠近?”展裴衡十分合作的再往前跨一步,更加用力晃動手中的牌簡。

詠賢此刻的表情彷若是隻餓了許久的哈巴狗,拚命的對他手中的牌簡搖尾巴,並期待他的接近。

“再近一點。”她幾乎是用吼的,這死忍者根本是存心找碴,故意站離她僅僅一步之遙,而她又不能冒被看光光的險,只能待在水裡乾瞪眼,期待他主動過來送死。

她有把握,如果他敢接近她,她便使出擒拿手的絕技教他喝掉整桶的洗澡水。也不想想她是幹啥的,警察耶,不整死他怎麼對得起“頭號女煞星”這個封號。“遵命。”強忍住笑意的展裴衡微微欠身,一晃眼來到她的身後。五指一點,頃刻間詠賢就如同玩一、二、三木頭人一樣,動也動不了。

這卑鄙的忍者居然使用小人的招數!不得動彈的詠賢發現自己不但沒能如想象中將侵入者推進桶中喝洗澡水,反而像中了魔法一般僵住。原來武俠小說中為的一切都是真的,真有點穴這回事,她還以為那只是杜撰。

“你不是要我靠近一點嗎?”展裴衡優閒的將雙手撐於木桶的兩側,自她身後傳送出酥癢的氣息,教不得動彈的詠賢連躲都難。

“怎麼樣,夠不夠近?”他的鼻息重重的吹拂著詠賢的頸背,傭懶的聲音彷佛是一條無形的琴絃,勒得她更加緊繃。

這是什麼情形,為何她會心跳加速,就跟面對人妖公雞未撲粉時的情況相同?

她困窘極了,自出生以來從沒這麼無助過。她不但赤身坐在一個二○年代的人才使用的木桶中,還像電影中的殭屍動也動不了,只能任這個色膽包天的登徒子調戲。她該怎麼辦?

看著她頸背上一根一根豎起的寒毛,展裴衡不禁笑了。她不是最勇敢,平時吼得最大聲,怎麼這會兒不吼了?他敢打賭,欺善怕惡的母夜叉絕對料不到她會有這麼一天。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悶笑,要是他突然把面罩拿掉,她搞不好會瘋掉,只可惜他不能這麼做。

不過,他可沒打算同一個啞巴說話。眼前的木頭人很顯然的以為他連她的啞穴都封住了,所以半天開不了口,他得提醒她才行。

“詠賢姑娘,我忘了告訴你一件事。”原本離她尚有些距離的氣息猛然接近她的耳際,徹底瓦解她的神經。“我並沒有點你的啞穴,你還是可以說話的。”

低沉的嘲弄聲像道符咒解開詠賢的沉默。從未曾遭受過此種待遇的詠賢立刻像雨後洩洪,大聲吼個沒完。

“你這個無恥卑鄙的小人,下三濫,別以為使用邪魔歪道的招數就可以逼我屈服,我管詠賢絕不買這個帳!”

哇,她的吳語進步不少嘛!那些彆扭的口音也消去了大半,看來她平日的磨牙功夫練得不錯。展裴衡悶笑了一聲,不把她的咆哮當一回事,反正平時也聽慣了。閒來無事讓她罵一罵,捶一捶,就當作是按摩,誰要他是龍蟠的首領呢。

只是平日被她欺侮太多,總要乘機撈一點本回來,否則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我不知道你還有選擇權呢,詠賢姑娘。”他的鼻息倏地棲息在她赤果的肩膀上,嚇得她的魂都快飛了。“我還以為我握有全部的籌碼,愛怎麼逗你,就怎麼逗你。”

令她變出雙重心跳的鼻息頃刻間轉為沉重的。詠賢驚愕的發現到正輕輕接觸著肩頭的酥麻不是方才的鼻息,而是貨真價實的嘴唇。瞬間她的心中有如萬馬奔騰,跑得最快的便是她的怒氣。

她要殺了他!

氣得幾乎頭頂生煙的詠賢轉頭就想給他一巴掌,無奈她的頭死也不肯妥協,仍安安穩穩的僵著,徒留滿肚子怒氣。

她這模樣看得展裴衡又是一陣低笑,他的貴客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該聽話。

“想轉頭看我?”低沉的呢喃再度迴響於她的耳際,帶來同樣令人難以忽略的迷醉。“或許我可以幫這個忙。”

無聲無息的親吻落在毫無預警中落下。詠賢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會被一雙有力的雙臂箍住,還莫名其妙的丟了她的初吻。

蓓來實在丟臉,活到快三十歲還沒被人吻過的女性,全台灣真找不出幾個。

但也不用到西晉來破戒啊!她沒多大興趣去研究四片唇合起來到底是何種滋味,忙著捉罪犯立功都來不及了,誰有空理會那一群只想攀著她往上爬的卑鄙人類?

問題是,此刻箍住她的健臂不但未經過她的同意就這麼做,而且還屬於一個和她相差了一千七百多年的古人。

她應該覺得氣憤,畢竟被一個原本該乖乖當化石的古人強吻是一件極為丟臉的事,更何況這個古人還遮去她的眼睛,讓她想報仇也找不到對象。可是,該死的!她發現自己並不怎麼討厭他的吻,他的吻技還真沒話說。

原本想逗逗她的展裴衡反倒一頭栽進她大方的反應中。他不知道她究竟來自何處,為何看過他的牌簡,但他知道她必定來自一個和這兒完全不同的地方,因為她的反應跟一般女子不一樣。正常人早就嚇昏了,她卻毫不退讓的反吻他,教他的心也跟著她一起律動,迷失在她的唇齒之中。

他加深這個吻,原本只是嬉戲的嘴唇改由舌頭代替,徹底綻放出魔力。而邊立志報仇邊享受親吻的詠賢也非常沒志氣的張嘴迎接他的撩撥,完全和大腦唱反調。

霎時,只聽見兩人急促的呼吸和因晃動留下的水波聲迴盪於靜謐的夜,為這星光燦爛的時分更添繽紛。

“你究竟是誰?來自什麼地方?為何看過這塊牌簡?”

連續三個問題將詠賢自醉夢中拉出來。在清醒的同時,她氣憤的發現到自個兒竟再度成了木頭人,而方才摟著她大吃豆腐的闖入者又成了不折不扣的小人,藏於她的身後。

“我沒打算回答你的問題,卑鄙的小人。”詠賢被自己反應氣到快吐血,此刻只想遁地。她什麼時候不發神經,竟挑這個時候發情!早知道她會到古代當花痴,不如在現代隨便拉一個男人上床算了,也省得被這個古人調戲。

“我一點都不介意當卑鄙的小人,親愛的詠賢姑娘。”低沉親暱的聲音再度包圍住她,隨著聲波接近的是一雙大掌,威脅地靠近她的胸部。

“你……你想幹嘛?!”詠賢想逃沒地方逃,想跑又動不得,驚惶失措的瞪著他的手,困難的吞了吞口水。

“用卑鄙的方法逼你吐實。”他慢慢的移動了一些。

“我……我寧死不屈。”媽媽咪呀!他的手指當真愈靠愈近!

“真的不說?”他再往前一步。“不說。”她睜大眼睛看著十指逼近,那修長的陰影幾乎碰到她的。

“好吧。”

他乾脆的收手,令詠賢一愣。

就這樣?古代的小人可真好打發,和現代屢踩不死的蟑螂根本無法相比。

“既然詠賢姑娘這麼有志氣,那咱們就走著瞧,我向你保證,你一定會再看見我。當然,還有我手中的牌簡。”展裴衡輕輕的去下承諾,而後如同一縷輕煙消失在空氣中。

還呆愣在浴桶中的詠賢這才想起他臨走前的話。那塊牌簡!

“管詠賢,你這個笨蛋!”她狠狠的罵了自己一句,猛然發現跟著話一起揮動的手臂。

她居然能動了,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她怎麼沒發現?

她一定要搶到那塊牌簡研究出個名堂來,她真受夠了這個鬼地方。還有,被封住穴道也就算了,她居然對一具活生生的化石起生理反應!

羞愧和憤怒的情緒瞬間風起雲湧,差點將已然冷卻的洗澡水再次沸騰。她愈想愈生氣,也愈想愈丟臉。她是怎麼啦,竟對一個古生物心動,還像一個慾求不滿的花痴般回吻他?就算這個古人有一對迷人的雙眼好了,她也不該如此失態呀!人妖公雞不也有一對和他一樣迷人的眼睛嗎?她怎麼就……

等一下,人妖公雞?!

忙著責備自己的詠賢倏地恍如被雷打到,腦中呈現的畫面淨是展裴衡那張沾滿白粉的臉。在那張撲滿脂粉的臉上最突出的便是那雙漂亮的眼睛,那雙猶如銅鏡般明亮的眸子讓她聯想起冬季結冰的湖面,清澈的反映出銀光。

伊藤伸繁也有一雙跟他一樣的眼睛,只不過在那其中往往反映出要人命的溫柔,逼得她喘不過氣來,只想逃之夭夭。這也是她討厭他的另一個原因,一個大男人有那麼漂亮的眼睛做什麼,目光兇狠一點不是很好嗎?柔情似水真沒個男人樣。不過,比起人妖公雞飽含驚懼的眼神,伊藤就有如聖經中的大力士再世,勇猛得讓人想親一下,但若跟方才的侵入者相比,他倆則可以手牽手閃到一邊涼快去。跟他們一模一樣的眼睛,卻閃著完全不同的光芒,晶燦得教人忍不住嘆息。要是人妖公雞也這麼有男子氣概就好了,她就不必成天懷疑自己有病,也不會對一個連弓都拉不開的破病鮑子存有好感。不過,話說回來,這世上竟有三對一模一樣的眼睛,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根本不可能發生嘛……

的確不可能發生!

突然站起的詠賢恍如遇著神蹟,整顆腦袋提到外層空間轉了一圈再轉回來,慢慢恢復了一點理智。

自從來到這個亂七八糟的時代,她的腦子也跟著一片渾沌,差點忘了自己曾上過邏輯推理的課程。眼前的狀況無疑是課程中所提過的“重疊”,她居然忘了。

沒有人能和另一人生得一模一樣,除非是複製或是雙胞胎。目前她雖無法解釋展裴衡為何會跟伊藤伸繁長得如此神似,但最起碼有一點可以理解,那就是為何方才的侵入者會有一對和他們一模一樣的眼睛。

展裴衡就是黑衣人,黑衣人就是展裴衡!

茅塞頓開的詠賢二話不說,立刻跳出浴桶,隨手抓了件衣服套上。捉姦還得在床,姓展的混蛋一定料不到她竟能看穿他,搞不好此刻連衣服都還沒月兌哩。

她要不當場逮他個措手不及她就立刻辭職!壓根忘了自個兒身在何方的詠賢萬般不耐煩的甩開煩人的裙襬,像急驚風掃過長長的迴廊。大腳一踹,展裴衡的門房立刻應踢而開。

“Shit……Shit姑娘,這麼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家單獨前來,恐怕不太好吧?”正在做例行美容的展裴衡只得使盡全力護住他寶貴的尊容,生怕一個不小心呼吸太過用力,毀壞他剛敷上的臉。

詠賢決心要拆穿他的假面具,只當他是放屁,依舊大搖大擺的走進來。

“噁心,這是什麼?”攢起眉心,詠賢面帶嫌惡的審視杵在眼前的綠色牆壁。這姓展的不知上哪兒弄來一大堆綠色汙泥,教人想吐。

“回春膏呀,你不知道?”蠢動的綠色牆壁小心翼翼開了條細縫,神氣的回嘴道。“這鋪子的回春膏可貴了,城裡還沒幾個人用得起哩,要不老闆和我是老交情,我還買不到呢。老闆還囑咐過我,抹在臉上的時候千萬別說話,否則會生皺紋……哎呀,完了!我居然開口說話,這可怎麼辦才好?我一定會變老!一旦變老,我就不是風度翩翩的美男子,若當不成美男子,那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思?我是個風雅的世族呀,怎麼可以敗在皺紋之下……”

詠賢最怕的嘮叨再次登場,也再次勾起她的懷疑。

她懷疑自己神智不清,否則不會把他和方才的黑衣男人搞在一塊。

瞧瞧他那張臉,回春膏?天!真虧他說得出口。她這輩子只在電視廣告上見過敷滿海藻泥的外星人,尚未親眼目睹過,原來這玩意在古代就有了。

她看看他那驚懼的眼神,再看看鋪在他胸前沾到綠泥的白布塊。在那下頭的是純白的中衣,擺明了他正準備就寢,只等著把臉上那一大塊汙泥卸除。

眼前的景象教她不得不懷疑自己的眼力。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就算展裴衡的動作再怎麼快,也不可能在十分鐘之內搞定一切,除非他會飛天遁地,再不然就是經由密道回到他的房間。

可是,這一切真是怪異極了,早已超乎邏輯思考的範圍。身為警察的直覺告訴她,其中必有可議之處,但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搞得她一個頭兩個大。

“Shit……Shit姑娘……”

飽含驚懼的聲音再度戳刺她的耳膜,惹來煩得想揍人的詠賢按例掄起拳頭。

“幹嘛?!”格格作響的指節聲逼近展裴衡幾乎快乾的綠色臉龐,大有一拳捶裂它之勢。

“你……你的衣服溼了。”剩下的話他沒敢再說下去,只敢用畏懼的眼神提醒她。

溼了?她順著展裴衡小綿羊般的眼神往下一瞧,糟了!方才她忙著找他算帳,竟忘了套上外衣,只穿了件白色的中衣,這會兒正像透明膠布貼在她身上,露出無限春光。

這下可好,免費讓人看了一場透明秀。

“把眼睛閉上!”詠賢雙手緊抱胸前,臉紅得快燒起來,只得惡霸的下令,兇狠的口氣可比童話中的大野狼,嚇得展裴衡這隻小綿羊只得乖乖閉上眼睛。

“我……我警告你哦!不準記住我現在的樣子。”困窘的她邊撂狠話邊向門外移去,僵硬得活像個傀儡。

拚命點頭的展裴衡依舊不敢張開眼睛,十分配合對方的威脅,直到兇惡的聲音消失為止。

我當然不止記住你現在的模樣,而是記住包多。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展裴衡睜開眼,眼帶星光的凝視分散於空氣中的月影。

他實在不應該這麼做,他應該逼問她的身分,搞清楚她為何會掉入他的棚車內,最重要的是,她在何時、何地模過那塊牌簡。

然而,他卻收手了,不僅因為她的倔強,同時也是因為自己起伏的心。

也許是偽裝生涯過得太久,他幾乎已經忘記“真實”是什麼滋味。身為世族,按理說他只管吃喝玩樂就行,根本不需要張大眼睛去看豪宅外的真實世界,那兒的饑荒與他的身分扯不上邊,他所需要做的僅僅是閉上眼睛張嘴吃飯,恣意揮霍,縱情享樂,這也是一般世族唯一做的事。

然而他卻無法泯滅良知,不去理會那些瀕臨餓死邊緣的饑民,所以他選擇背道而馳,與其它志同道合的世族子弟組成龍蟠,專搶自個兒的家當救濟貧民。

諷刺的是,如此的壯志卻必須隱藏在世族的外皮之下,當個道地的米蟲,能裝就儘量裝,但求不被識破,否則龍蟠解散事小,外面的流民無人救濟事大。

長久下來,展裴衡幾乎相信自己原本就該過這樣的生活。他忘了怎麼大笑,忘了發自於內心的笑意是多麼溫暖。生活即偽裝,他偽裝自己,不只是外表,甚至連自己的心都一併欺騙,直到詠賢出現,他才想起恣意大吼是何種滋味。

為了不被人懷疑,他裝成懦弱、不事生產的公子哥兒,成天只懂得尖叫和訕笑。他羨慕她的暢意,能毫無保留的大吼和生氣對他而言是最昂貴的奢侈。

不可否認,他對她感到好奇,他若聰明的話,應該立刻弄清這一切的來龍去脈,畢竟組織裡多得是沒耐心的兄弟,他們不見得像他一樣欣賞她的自然。

他應該儘快查出她的底細,也十分明白,再拖延下去對大家都不利。

只是,她就像一道清新的空氣,為他苦悶的偽裝生涯帶來生動的色彩,他如何能將自己摒除於難尋的歡樂之外?

望著高掛在夜空的明月,展裴衡不禁深深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