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織敏,不好了!”雨楠慌張的聲音讓正處於昏睡中的織敏倏然躍起。究竟發生了什事?

“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慌慌張張的?”看著好友發責的臉色,她有不好的預感。

“你還說,你看!”雨楠攤開一張名“號外”的小型畫報,倏然映入眼簾的不是別,正是她和屈之介。非但如此,攝影師還不偏不倚的捉住了他倆擁吻的鏡頭,更糟的,她的上半身幾乎是赤果的,只靠著屈之介寬闊的肩膀將她做有效的阻隔而已。

“你完了,織敏。”雨楠語重心長的說道。“那群嗜血的記者不會就這麼放過你的,這只是開始而已。”

“雨楠,我該怎麼辦?”

“你的確該煩惱。”雨楠也跟她一樣煩惱。“最糟的還不止這樣,你該注意的是下面那一段黑字。”

這的確是一則不折不扣的大號外!

“屈氏企業”的年輕總舵手與“秦氏企業”的神秘獨生女在昨日清晨爆出愛的火花。據可靠人士的消息指出,他倆的邂逅是始於秦織敏小姐在兩個月前的一場偷窺,而被偷窺的屈之介先生據傳聞正與某位知名模特兒進行……不知道這場偷窺是否正是引起這份戀情的媒介?

織敏臉色蒼白的放下小報,整個身體搖搖欲墜。

“你還好吧,織敏?”雨楠連忙扶她坐下,擔心地望著她。

“你說,我爸有沒有可能沒看到這篇報導?”織敏整個人的靈魂像被抽乾似的望著雨楠,雨楠很想騙她,但卻選擇誠實。

“不太可能。”她嚥下口水。“現在這份報紙滿天飛,每個人都想一窺究竟。”

“哦!”織敏以手掩面。“我該怎麼辦?”

她也不知道。雨楠試圖搜尋幫劉宇剛擋掉新聞記者時的記憶,但該死的……平時那份鎮靜竟不翼而飛了。

“盧姊知道這消息嗎?”織敏倏地抬起頭,不禁為她那小小出版社的老闆擔心不已。

雨楠點頭。“報導中有提到你是個羅曼史作家,而且還將你的筆名和出版社刊登出來。”這下完了!盧姊不恨死她才怪。都怪她不聽勸告,現在該怎麼辦?

突然,電話響起。

“喂?”接電話的是雨楠,她怕是記者打來的。那些記者無孔不入,總有辦法弄到她們的電話號碼。還好,是盧姊。

“喂,我是盧姊。織敏呢?”盧姊的聲音反倒比乎日溫和,雨楠這才放心將電話交給她。

“是盧姊。”

織敏接過電話。“盧姊,我是織敏。真抱歉帶給你這麼多麻煩。”

“少說這種肉麻話,盧姊還挺得住。”電話那頭傳來一陣溫暖的問候。

“你還好嗎?出版社這邊的電話都快被打壞了,我已經叫人把電話線拔掉,現在是用行動電話打給你的。”她聽了更為難過,沒想到她的戀情會帶給大家的不便。

“織敏,愛一個人沒必要覺得羞愧,只要你們是真心相愛,旁人的眼光又算得了什麼呢?”雖然她的小小事業及及可危,盧姊還是樂觀的說道。“更何況屈之介又是國內排行前幾名的單身漢,不會有問題的,盧姊祝福你們。”

織敏已經泣不成聲了。盧姊乎時大嗓門歸大嗓門,真正患難時,卻是個講義氣的朋友。她實在太幸運能有如此的上司。

幣上電話,織敏一片悵然。接下來她必須面對的,恐怕是一大堆鎂光燈和父兄們的質問。在極端沮喪中,電話又響起。

“喂?”

“織敏?”

靶謝天,是屈之介,不是她的哥哥們。

“是我。”她的聲音都快哭出來了。

“你還好嗎?你在哭?”他的聲音聽起來比她的還急。

“我還好,你那邊呢?”她試著強顏歡笑。

“糟透了。那群禿鷹記者簡直快擠爛屈氏的大門,現在保全人員正想辦法驅散他們。”他停了一下。“織敏,你在家等一下,我馬上過去帶你離開。”

“離開?”她愣了一下。“離開哪裡?”

“離開台灣。”他的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厭惡。“隨你高興到哪一個國家都好,只要能暫時逃離這一切亂七八糟。”他想起之臣的小島。“我帶你去一個神秘的地方,那裡就像天堂。”

只要能逃離這一切,哪裡都是天堂。

“好。”她答應,電話那頭隨即傳來,“你等我二十分鐘,二十分鐘後我馬上到。還有,準備好護照。”語畢屈之介便掛上電話。

“屈之介打來的?”端看她一副甜蜜的樣子,也知道絕對是那個罪魁禍首打來的。

“嗯。”織敏興奮的回答。“他要帶我離開台灣。”

“離開台灣?”雨楠的眼睛瞪得像銅鈐。“暫時離開是不錯,但就怕你老爸不答應。”這簡直跟私奔沒兩樣。

“我管不了這麼多了。”一想到她老爸,她全身雞毛都豎起來。這次事件必定會氣壞他老人家。

“織敏,你不能逃避一輩子。就算你敢,你那些哥哥們也絕對不會饒過屈之介的,面對現實吧!”

織敏的選擇是沉默並回房收拾行李,等待屈之介前來迎接她。這是自她和雨楠成為好友以來,第二次轉身不理會她的忠告。

在電話另一頭的屈之介則是火速的拿出護照和所有必須的證件,在交代完所有事之後,又打了一通電話給遠在澳洲的之臣跟他借小島。

“喲!你要借我的小島金屋藏嬌呀?”電話那頭傳來之臣輕快的聲音,彷佛逮到了一次天大的機會。

“混帳東西,請說中文。”屈之介懶得理會他老弟那口濃濃的關東腔。

“說真的,老哥,”電話那頭的聲音轉換成國語。“你不覺得有必要留在台灣將一切攏清楚嗎?你這樣一走了之也不是辦法。”

“是弄清楚,你這個中文白痴。”他深吸一口氣。“等我哪天需要建議的時候自然會開口問你,現在你給我閉上嘴!”

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又長又響的口哨,語氣輕鬆。“當我是啞巴。對了,替我向未來的嫂子說聲哈囉。”

未來的嫂子?之臣未免也想太多了吧!他是很喜歡織敏,但是婚姻……真是一團糟!他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像昔日那般無情,能夠毫無遺憾的說再見。

不要再想了,織敏還等著他呢!有什麼事情見面再談。他拿起西裝外套,準備搭乘頂樓專屬電梯直接到地下室,再從停車場後門離開,不料就在此時,總裁辦公室的大門竟自動開敢。衝進來的,是兩位怒氣衝衝,長得虎背熊腰的年輕男子,後面跟著的,是擋不住來人的林秘書。

“姓屈的,想走?”年紀稍長一點的男子冷冷的開口道,眼神冷冽。

“你跟他客氣什麼,二哥?”年紀較輕的男子帶著暴烈的語氣惡狠狠地開罵。“直接把他押回去就行了,說那麼多廢話幹嘛?”

“原來是你們啊!”屈之介帶著滿不在乎的口氣響應他們的惡霸。嘖、嘖,秦家三兄弟都出場了,再來還會有誰?秦孝軒?

“有何貴幹啊,秦穆文?”跳過最火爆的秦嘯文,屈之介百接挑戰最為陰沉的秦穆文。

“也沒什麼,想請你到我家做客而已。”話是說得輕鬆,秦穆文的表情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屈之介聞言露出一個冷笑。“我猜是秦老要見我?”多半是要秋後算帳吧?

“不只,”秦穆文的笑容也不比他愉快。“屈老爺子也在寒舍恭候大駕。”

“連我祖父也到場了?”屈之介挑起一邊眉毛不屑的說道,大概猜到秦家的意圖。“你們想逼婚?”他的聲音冷得像寒流來襲合歡山的飄雪。

“從你膽敢碰我妹妹那一刻開始,你就應當有所覺悟。”秦穆文冷冷的回話。“現在你要自己走呢,還是要我們動手請你?”

秦家著名的威脅手段又出場了。屈之介雙手抱胸,眼露兇光的注視著秦氏兄弟。“我若是說不,下場會恨慘囉?”

“當然。”秦穆文此刻就像是一隻工於心計的黑豹,用著算計的眼神,全身蓄勢待發。

“你還跟他囉嗦什麼,二哥?直接打昏他拖回丟算了。”秦嘯文粗聲粗氣的插入他們之間,一雙拳頭握得格格作響。

“有點耐心,三弟。”秦穆文露出一個冰冷的笑容。“我相信他不會傻到要我們動手。”

“你盡避試,秦嘯文。你會發現拳頭硬的人不只你一個!”屈之介不自量力的送上挑戰書,等著和秦嘯文一拚高下。

但他作夢也沒有想到秦嘯文的拳頭硬得像鑽石。隨著秦嘯文的快速出拲,他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這是他倒下前最後的一個念頭。

“一拳就倒了,真沒用。”秦嘯文有些遺憾的看著不省人事的屈之介,不敢相信他這麼不耐打。

“這也不能怪人家,”秦穆文做了個手勢要秦嘯文將不支倒地的屈之介扛起來。“你的重拳還真沒幾個人捱得了。”

“我不禁要懷疑小敏的眼光。這傢伙軟趴趴的,嫁給他,什麼搞的?”秦嘯文照著他二哥的指示做,將屈之介扛在肩上一邊抱怨。

“別人家的房事我們不宜過問。”秦穆文笑笑地答道。“要是將來真是有一天“秦氏”倒了,還可以靠你的拲頭混口飯吃。”

“半斤就別笑八兩了吧,二哥。”秦嘯文露出一個大孩的笑容。“你忘了昨天我還在你的鐵拳下跪地求饒呢!”接著他換上一張厭惡的臉孔用手指肩上昏死的屈之介。“這個要怎麼處理?”

秦穆文若無其事地笑了笑,勾起一個陰鬱的眼神。

“帶回去接受公審。”

※※※

他的頭痛得就像有人拿錘子敲他一樣。真他媽的,秦嘯文那傢伙居然來真的,打得又急又重,他一點還手的機會也沒有。

他模模下巴,有點驚訝它還安全掛在臉上,沒碎。

“醒了?”頭頂上飄來一個充滿嘲諷的聲音,是秦穆支那混帳東西。

他氣得一躍而起,捉住他的衣領伸手就要給他一拳。

“住手!”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今他霎時停下所有動作。是他祖父。

“你這混帳!闖了大禍還敢逞兇?”屈老爺子的聲音明顯的顫抖,大概是氣過頭。

“屈老爺,你也別太過於激動,犬子也有不對的地方。”秦孝軒出面調解,語氣溫和但眼神銳利。

“全都是這不肖孫闖的禍。”屈老爺順了幁氣,隨之換上一張精明的面孔。

“您放心,秦老,咱們一定會給您一個合理的交代。”

“我相信您一定會。”秦孝軒嚴肅的面容中流露出一絲不悅,繼而轉向屈介。“屈先生,在你昏迷不醒的時候我和令祖父已經達成共識,決定讓你和小敏結婚。我相信你一定不會反對。”

是不容反對吧?屈之介回敬給秦孝軒一個反抗的眼神,繼而懶懶的開口。

“我拒絕。”

他這個回答讓他又捱了一個鐵拳,這回出拳的是秦穆文。媽的!這家子的拳頭全硬得像千年岩石。屈之介邊用袖子擦掉嘴邊的血邊在心裡這麼罵著。

“給我住手,穆文!”秦老出聲制止,防止再起風暴。

“你給我閉嘴,孽子!這裡沒你開口的份!”屈老爺子的臉綠掉了一半,另一半是白的。

“我不能開口那誰能開口?”屈之介的笑容是冰的、狂怒的。“被迫娶妻的人是我不是你,你當然說得輕鬆。”他暴怒的掃射室內的成員,織敏呢?這場精釆的公審大會,女主角怎麼可以不在場?“我猜這也是織敏的意思?”

“織敏完全不知道這件事,你少含血噴人。”秦穆文陰鬱的眼神幾乎要殺死他。

“是嗎?”他冷笑,一點也不相信織敏會是局外人。

“屈先生,”秦孝軒的語氣明顯不悅。“我相信以織敏的家世背景還不至於算是高攀了屈家。你至底有什麼不滿?”

很多的不滿,但他懶得說。只是一味的冷笑,滿臉的不在乎。“我若是拒絕與織敏結婚,結果會怎樣?”他已經做好月兌離屈氏的心理準備。

秦孝軒倒是沉得住氣,不疾不徐的向他宣告拒紹後的下場。

“你會發現那是一件非常不划算的事。我雖無法鬥垮屈氏,旦最起碼也能將你的公司弄得半活不死。”他說完深嘆一口氣。“年輕人,做事要用大腦,就算你勇敢到不怕重新再來,也不能自私的一手毀掉你祖父畢生的心血。我勸你三思。”

他這一番話今屈之介不得不重新思考他的回答。他看著年邁的祖父,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無言的乞求,而這種眼神是他一輩子都未曾見過的。

但他能答應嗎?撇開他還不想結婚不說,這場婚姻簡直就像是簡直就像是在槍口之下被迫點頭答應的,他的自尊絕不容許。

但他有後路可退嗎?當然有!一陣思考後,他抬起頭點頭答應,他會讓秦家後悔今日的逼婚,他屈之介絕不可能輕易投降。

“我答應。”他的微笑毛悚而虛偽。“日期細節由你們決定,通知我該在什麼到時候出席我自己的婚禮就行了。”

每家報社都以極大的篇幅報導他們即將結婚的消息。

這場堪稱“世紀婚禮”的日期就訂在十二月三十一日,正是一年之末,社交版的記者們都調侃屈之介真的是走到末日了,竟然年紀輕輕就得結束公子的生涯。

在一片熱烈的討論聲中,十二月三十一曰悄然來到。偌大的教堂擠得水洩不通,全是男方與女方的親戚朋友,少說也有二百多個。

織敏手心冒汗,萬分緊張的坐在新娘等候室,無助的看著身邊忙裡忙出的兩位伴娘,她真不敢相信再過十分鐘後,她就要在父親的引領之下,走向另一個人生。

她回想消息曝光當日,她還痴痴的在公寓裡等待屈之介,結果來的人不是他,而是滿臉嚴肅的大哥帶著公事公辦的口氣告訴她,她即將有場婚禮的消息。

她當場反應劇烈的拒絕,卻換來她大哥一個不悅的回答。“自己做的事就要自己負責,秦家丟不起這個臉。”

再一次地,她詛咒自己為什麼要生為秦孝軒的女兒,就連自己的終身大事也由不得她自己決定。

他會恨她嗎?她不確定。但大哥向她保證過,屈之介是心甘情願想娶她的。

或許她曾經懷疑過這其中的可能性,但是心底那份私心和渴望又驅使她成為一個充滿期盼的新娘。

她看著手中的花束,純白的海芋正對著她微笑,她不知不覺也跟著微笑,默默的期待她的未來也能像花兒一般美好。

時間到了。耳邊傳來雨楠和喻珊催促的聲音,她站起來向前跨步,邁向另一個不同的生活。

屈之介看著一步接著一步,踩著規律步伐向他走來的織敏,她是那麼美,那麼純潔,彷佛一個不染塵世的仙子。可惜,在這仙子般的外表之下,她就像任何一個工於心計的女人。

為什麼結局非得如此呢?為什麼社會不給他們一個自由的戀愛空間呢?他有些遺憾,有些怨恨的接過織敏的纖纖玉手,拉著她走向牧師。

他看她的眼神相當不對勁!帶點憂傷又帶點仇恨的凝望著她,彷佛正處於一個進退兩難的空間而不斷地掙扎。或許他跟她一樣緊張吧?她不安的想。

“怕了嗎?”他的聲音幾乎聽不見。

這話是什麼意思?織敏還來不及問,就聽見牧師開口這麼說。“屈之介先生,你願意娶秦織敏小姐為妻,併發誓,一輩子愛她、保護她嗎?”

“不願意。”經過了半刻的猶豫,他終於咬牙開口道。

牧師顯然愣住了。經過了短暫的尷尬,他再次開口詢問。“屈之介先生,你願意娶秦小姐為妻併發誓——”

“我剛剛說過了,我不願意。”他打斷牧師的話,並轉向織敏錯愕的臉。

“你若是以為我會屈服在你父親的威脅之下,那你就錯了。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逼婚,即使拿槍對著我的腦袋也一樣。”

屈之介的回答響遍整個教堂大廳,來參加婚禮的人個個都傻了,這……這太離譜了!

站在他身旁的劉宇剛顯然也愣住了,他從沒想過屈之介是這麼殘忍的人,竟當著三百多人的面前當場傍秦織敏難堪。

啪!

又響又脆的巴掌聲同樣傳遍整個教堂大廳。

“我恨你!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

只見新娘子當場送給新郎倌一個大巴掌,拉起裙襬穿過人群朝教堂外頭奔去,後頭跟著一大票試圖攔阻她的男男女女。“屈之介,我發誓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新娘子的大哥發出足以撼動天地的毒誓之後,冷靜的宣佈取消婚禮,忙壞了饒舌的觀禮者,卻樂壞了等著採訪婚禮細節的記者們——又有得寫了。

“你行!”連身邊的伴郎的劉宇剛都忍不住傍他一拳,這一拲的力道不輸給秦嘯文,打得屈之介整個人都飛出去。

“就算你是被迫結婚又怎麼樣?你不會是第一個因為而結婚的男人,更不會是最後一個。”他拉起屈之介並勒住他的衣領。“你要是害我失去一位得力的助手,我會教你生不如死,用不著等到秦仲文動手!”

屈之介知道他指的是雨楠。搖搖晃晃中,他見到祖父哀痛欲絕的臉和織敏丟棄在紅地毯上的白色花束。

他搞砸了一切,非但傷了織敏的心,更為自己豎立了無數的敵人。

懊死的自尊心!就如劉宇剛所言,他並不是第一個為而結婚的男人,為什麼他會如此盲目而看不開呢?

一切都太晚了嗎?他沒有答案。

“織敏。”秦孝軒輕釦她的房門,他愛女的精神狀況憂慮不已。

“請進。”

聽起來平和而冷靜,有些不尋常。他心急如焚的打開房門,看見織敏看著窗口眺望海岸,表情祥和。

“你今天覺得好不好?要不要找個醫生檢查檢查?”比起前兩天的哭鬧的她今天冷靜得教人發寒。

“我又沒生病,幹嘛找醫生?”她微笑的轉頭看他。“爸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如果是要我饒了屈之介那混小子,我不會答應。”事實上,他已經開口動用他的力量收購屈氏的股票,非將屈之介搞垮不可。

“我就是要拜託你這件事。”織敏懇求。“我已經想通了,任何一個稍有自尊的男人都不願在脅迫之下娶老婆,更何況他又心高氣傲。”

“心高氣傲就可以傷人?”秦孝軒哼道。“你老是為別人著想,能不能多想想你自己?”

“我想過了。”她的眼中閃動著決心。“只要你答應從此不再為難屈之介,我就願意接澳洲分公司的缺,從此投入‘秦氏’工作。”

秦孝軒只能滿臉驚訝的看著織敏。從她高中開始,他就不斷地嘗試讓她對經營事業產生興趣,無奈到最後,她還是選擇了文學。

屈之介那小子真是走運!可惜他笨到不懂得珍惜他的感情。罷了!兒孫自有兒孫福,隨她去吧!

“也好。澳洲那邊的海岸線比起這裡來,可好看多了。”他投降,誰教她是他唯一的女兒呢?

“爸!”織敏飛身給他一個擁抱,眼角淌著淚。“謝謝你!”

“不過,下個禮拜一就得出發哦!”澳洲那邊等接班人已經等很久了。

“遵命。”

※※※

三十年來他頭一次這麼緊張。

站在織敏位於澳洲雪梨的公寓外頭,屈之介的心有如群蝶亂舞般的狂跳著。

他深吸一口氣,害怕自己會被她即將散發的怒氣打亂得忘了呼吸。

他們有多久未曾見面了呢?一個多月了吧?自從那場荒謬的婚禮以來,他每天都生活在深深的自責中。他好害怕從此再也見不到她,再也沒有機會抱著她說對不起。

劉宇剛是對的。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是他人生的座右銘。臨行前,他將這句話送給了他。

他模模嘴角的瘀傷,還真痛。他全身上下可以說沒一處是完整的,全拜織敏三個哥哥所賜。

他是活該。這一個多月來,他不知道吃過多少次閉門羹,織敏的兩個室友堅稱她們不知道它的下落,還差點甩壞了一扇公寓的大門。接著,他鐵著頭皮硬闖“秦氏”的大樓,結果捱了無數次揍。直到昨天才由秦老出面干涉,盯著他看了大約一世紀以後和緩的告訴他,織敏現在人在澳洲,掌管澳洲分公司的人事主管職位。最後,他還語重心長的告訴他,要不是織敏的求情,他的公司早就掛掉一半以上了。

他聽到這消息時,猶如被颳了一巴掌。他如此的待她,她卻以德報怨的為他留一條生路,他何德何能?

如今,他就要親自面對織敏了,他的心不住地狂跳著。他不怕捱揍、不怕捱罵,就怕織敏不理他。冷漠比任何懲罰更教人難以忍受。

咚、咚。

他終於敲了門,彷佛過了一千年之久,裡頭傳來織敏輕快活潑的應門聲。

“誰?”

她用英語發問。

他不敢回答,他怕她一聽見他的聲音,會立刻搬沙發堵住大門。

在裡頭的織敏,倒是不疑有他大大方方的大開門戶,一看見是他,整個人都傻了,兩個人互相凝望約莫有十世紀之久。

“這裡不歡迎你!”織敏迅速的甩門,屈之介也同樣迅速山腳絆住它。

“織敏,我們必須談談。”她的眼神充滿怨恨,很顯然氣還沒消,他不禁為他的未來祈禱。

“談什麼?我不覺得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她再也不要嘗試另一次心碎,一次就夠了。

“我知道我罪不可赦。我今天來就是想取得你的原諒。”他邊說邊加重腳力,成功的將自己擠進織敏的公寓裡。

取得她的原諒?自私又自大的男人,他以為只要低下頭,裝出一臉可憐相,她就會原諒他?被當眾拒婚的恥辱她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那將是她人生中永遠的汙點。

“你以為你只要說聲抱歉,我就會原諒你了?”她輕蔑地看著他,滿臉受傷的神色,讓屈之介感到心疼。

“我並不指望你會輕易原諒我。”他輕輕的踏出一步,織敏也小心的後退一步,看在他的眼裡有如刀割,他真傷害她那麼深?

“既然如此,你還來做什麼?”她雙手握拳,試圖忍住泉湧的淚水。

他看了她半晌,將雙手插進褲袋內,略帶感傷的看著她。“當我硬著頭皮去找你哥哥時,我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當我放下公司不顧一切跳上飛機時,我還在問自己這個問題。你真的不知道嗎,織敏?你真的不知道我為何飛過大半個地球來找你?”

“因為你想讓自己的良心好過。”織敏冷冷的回答。“因為你自私,因為你無法獨自揹負這麼大的罪惡感。你想取得我的諒解,只是因為你不想一輩子受良心的譴責,所以你自私的跑來打擾我的生活!”

她再也止不住淚水。“該死的你!我都已經忘記你了,我費了多少力氣……嗚……該死的你……”她靠著沙發緩緩滑落,最後終於無力的蹲在地毯上,斷了線的淚水猶如四月的春雨,一滴滴的染溼了純白的地毯。

“原諒我,織敏。”他倏地抱住她,將她的淚水一滴一滴的吻幹。“或許你不相信,但我並不是因為罪惡感才來的。我愛你,那就是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你騙人。”她才不信他那一套,慍怒中,她將頭偏向一邊,但心裡的的積雪卻正慢慢融化。

“我沒有必要騙你。”他將她的頭扳正。“老實說,我是個自私得徹底的人,不在意的女人我從不在乎傷害她,更不會只是為了罪惡感而成天捱揍。”

他捧住她的臉,強迫她看個仔細。

他的臉……老天,看起來好象每天都讓人當沙包打,是她那三個哥哥的傑作嗎?

“這是……我哥哥打的?”她伸手碰他最新的一個瘀傷,他痛得畏縮。

“這是我應得的,”他苦笑。“我沒有私毫抱怨。”

她迷惘了。他看起來如此誠懇,但她敢把自己的心再交出去一次嗎?再讓他傷一次?

“為什麼?”她必須確認。“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還猜不出來嗎?”他好高興,因為他看得出來,她冰封的心已有軟化的趨向。

“我愛你,從頭至尾我都愛你。只是因為我太愚蠢又害怕,愚蠢的不敢愛你,怕你改變我自由慣了的生活;同時又害怕只屬於一人的想法。我只能說,我是公子當太久了,久到忘了人間的真情摯愛,這是我唯一的藉口。”也是最好的藉口。

她很想相信他這番表白,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要如何說服自己,他這次是真心的,而不會再一次遺棄她?

“織敏,給我一次機會吧!也給我們一次機會。”屈之介溫柔的輕撫她的臉。

“過去我們誰都沒有心理準備要踏入婚姻。直到現在我才真正瞭解我內心的渴望,雖然為時已晚,但我還是要問!織敏,你願意嫁給我嗎?沒有威脅、沒有醜聞,只有單純的你和我?”

真糟糕,雪好象融光了,她真沒志氣。不過,又有誰在乎呢?她想起今早父親的國際電話,要她好好把握住幸福。當時她覺得莫名其妙,現在才豁然開朗,原來老爸已經和屈之介和解了。“怎麼樣?”他覺得心跳都快停止了,他的未來幸福全系在她的答案上。

“回答我。”

“要是你再一次當著二百多人的面前拒絕我,那我該怎麼辦?”她瞪著他,難忘當時的恥辱。

“你可以報復回來啊!”他笑得像擁有全世界。“頂多我讓你在六百多人面前拒絕我,意下如何?投資報酬率很高哦!”

她笑了,笑容燦爛而美麗。“聽起來不錯,值得考慮。”

“儘量考慮。”他誘拐道,並從西裝口袋拿出一卷錄音帶交給織敏。

“這是什麼?”她好奇的打開盒子取出錄音帶。

“聽聽看。”他笑著扶起她,走向擺在櫃子上的音響,並將錄音帶放入播放。

“秦織敏!”

“是盧姊!”她驚訝的看著屈之介,他笑笑地作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暗示她繼續聽下去。

“你這麻煩精!”錄音帶繼續播放。“你以為你逃到地球彼端就行了嗎?

啊!可憐一下盧姊吧!你的讀者們快要殺到出版社來了,你有空耗在澳洲磨菇,倒不如回來台灣繼續鞠躬盡瘁!”接著,聲音倏然變柔。“回來吧!織敏,大夥兒都很想念你。我相信屈之介那混蛋這會兒已經將錄音帶交給你了,告訴那王八羔子,再敢傷害你,我第一個扒光他的皮!好了,就這樣子囉!”

“你……你的朋友都很特別。”他苦笑。織敏的朋友不是忠貞不二就是脾氣暴烈。忠貞不二就如何雨楠、馬喻珊,脾氣暴烈就如盧姊。他這輩子第一次見識到求人還可以跩個三五八萬。當盧姊闖進他的辦公室要他轉交這卷帶子之時,那種“你最好照辦”的表情,他真是一輩子難忘。

“盧姊真是個大好人。”她好感動。

的確是,好到只差沒有拆了他的骨頭。“你考慮得怎麼樣?”他又開始神經緊張。

“這個嘛……”她故意將頭歪向另一邊,作思考狀。

“秦、織、敏!”

“好啦!”她突然笑得好賊。“不過我有個條件。”

“哦?”極端不祥的預感,她這個條件一定會整得他死去活來。

“我要在一千多個人面前拒絕你。”

她笑得就像是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