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她確定他帶她來的目的只是想羞辱她。當浣芷穿著那件珍珠色的晚禮服,陪同秦仲文出

席一個盛大的宴會時,她忍不住這麼想。

當他們到達時,招呼聲此起彼落。這是個豪華盛大的宴會,幾乎整個台北的社交名人都

到齊了。據說主辦人來頭不小,正是台灣企業界的龍頭--宇剛集團的總裁。

這些聽起來響叮噹的人物,浣芷一點興趣也沒有:她只想逃,逃離四周好奇的眼光,逃

離人們的竊竊私語。這是個不屬於她的世界,手握香檳、目光如炬的名媛她一點他不喜歡,

輕佻調笑、眼帶輕蔑的美豔女星她更是討厭。才不過到達會場三分鐘,她就深深感覺到,自

己不屬於這華麗卻勢利的階層。這個外表裹著糖衣,實際上明爭暗鬥的世界,她一點都不想

碰觸。

“高興點。”站著她身旁的秦仲文命令道。“你那副死樣子讓別人看見了還以為我虐待

你呢。”他邊說邊向來人點頭致意。“微笑。”

浣芷照做,但笑得很僵。來人似乎也觀察到這一點。

“伊森,感謝你今晚的大駕光臨。”劉宇剛熱情的和秦仲文握手致意。

“哪裡。”秦仲文笑得有些僵硬。霍克那雙利眼正往浣芷的身上飄,他不喜歡。

“這位是?”劉宇剛的微笑意味深長,彷佛已經猜到浣芷的身分。

“這位是拾浣芷小姐。”秦仲文簡短而不快的介紹。

劉宇剛在心裡笑開來,看來傳聞都是真的。過去伊森從不曾對哪個伴如此在乎過,更

不曾在朋友面前表現出這般的防禦神情。

有趣!無聊的生活過久了,加點調劑也不錯。或許會因為他無意間的攪和,而使這兩人

的傳聞更加精采也說不定。

就在他心意既定的剎那,音樂適時響起,是華爾滋。

“我可以邀請你跳舞嗎?拾浣芷小姐。”劉宇剛掛出招牌的“浪蕩子”笑容,搭配上他

那張介於陽剛與陰柔之間的俊臉,顯得英俊非凡,讓浣芷心跳漏了一拍。

“我……”浣芷看向秦仲文。心動歸心動,她並沒忘掉她的寵物身分。

秦大公子的笑容譏誚,眼神冷冽。“你要跳就跳,用不著看我。”說完,他擺著一張臭

臉離開,留下不知所措的浣芷和暗自笑壞的劉宇剛。

“對不起……”浣芷不好意思的道歉,面色尷尬。

“你幹嘛向我道歉,無禮的人又不是你。”太有趣了!他認識伊森這麼久以來,還是第

一次看見他吃醋哩。

“我……我不太會跳舞。”浣芷偷瞥了一下秦仲文僵硬的背影,他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那無所謂。”劉宇剛運用他天生的魅力蠱惑著浣芷。“你只要順著我的步伐移動就行

了。”他向浣芷伸出手,她只好握住他,因為大夥兒都在看他們,甚至還有人開始竊竊私語。

當他們循著音樂節拍翩翩起舞時,周遭的人們也開始一對對的進入舞池,顯然他們身負

開舞的重責大任。浣芷有些歉然的看向劉宇剛,因為到現在她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對不起。”她再次道歉,一邊順著他的步伐舞動。“我還不知道你的字。”和一個陌

生人共舞,感覺上有些怪。

“那是我的錯。”劉宇剛再次露出蠱惑人心的笑容,深刻的輪廓在舞池燈光的照耀下,

更顯出色。“敝姓劉,劉宇剛,朋友都叫我霍克。”

果然是他。浣芷早猜到他就是劉宇剛,但一直不敢確定。沒想到“宇剛集團”的總裁竟

會如此年輕。

“原來你就是那朵小雛菊。”他笑得很賊。因為此刻伊森的眼睛看起來像要噴火。

“小雛菊?”這是什麼意思?浣芷滿臉困惑的看著他。

“沒什麼。”劉宇剛連忙換個話題。“你看起來太脆弱,彷佛隨便用手一折就能將你折

斷,並不適合伊森。”

這句話讓浣芷愣了好一會兒。他在諷刺她嗎?可是他的眼神又不像。在那雙猶豫的跟睛

裡,她看到了同情。

“你不夠強壯,無法應付像伊森那麼強悍的男人。”劉宇剛用眼神指引浣芷看向前方。

不知從何時開始,倚著長排沙發而坐且在飲酒的秦仲文,身邊竟坐滿了一堆長腿妹妹,

一個比一個妖豔,而且全對著他流口水。

“驚人吧。”劉宇剛同情的盯著浣芷驚愕傷感的臉龐,顯然這朵小雛菊很不幸的愛上了

為她澆水的主人。

“那些都是伊森過去的情婦,全都對他戀戀不拾。”據說伊森的床上功夫一流,如同麻

藥,只要是沾過的女人,個個迷醉且流連不已。

浣芷覺得她的心碎了。她早知道自己不是他唯一的女人,可是親眼目睹的感覺是如此殘

忍,她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堅強點。”劉宇剛連忙扶住她的腰,以免她真的倒下來。“試著表現出你最強悍的那

一面,要不然你的骨頭會被他啃得一根不剩。”浣芷只是苦笑。她早已一根骨頭都不剩了,

連她的自尊、她的靈魂也一併被吸取殆盡。

“我想離開……”她哀求,無法再待在這兒忍受秦仲文嘲諷的神情和他過去那些情婦敵

視的眼神。

浣芷如同受傷動物般悽楚的眼神激發了劉宇剛的同情心。伊森真該死,要玩也不該找如

此脆弱易感的對象,瞧他把她搞成什麼樣!

“我找人送你回去。”他不假思索的回答,浣芷的神情表露出地無法再待在這裡一秒鐘。

但他沒有機會安排,因為秦仲文已充滿怒氣的來到他們身邊。

他已經忍很久了。從霍克邀她跳舞開始,他的脾氣猶如擱在火爐上的水,隨著時間的流

逝持續加溫,早已到達沸騰的邊緣。現在霍克竟敢動他的女人,顯然他們的共識出了問題。

“我還沒老到不能動,霍克。”秦仲文不客氣的插入浣芷和劉宇剛之間,並將浣芷攬在

身邊。“我自己帶來的女伴我自會照顧,用不著你多事。”

“我並不想多事。”劉宇剛微笑。“只是拾小姐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我只是好心罷了。”

“哦?”秦仲文挑眉,轉向浣芷詢問。“你累了嗎?”他的眼神流露出“你最好別說

是”的訊息。

浣芷暗歎了一口氣,做出與自己內心相違背的回答。

“不,我不累。”天曉得她真的累了,也倦了。昔日的拾浣芷正與她相行悖遠,她漸漸

地不認識自己,不認識這個意志消沉的女孩。愛情使人脆弱,而她甚至只是單戀。他的一舉

一動只是為了宣告所有權,不具任何意義,她依然是他的玩偶,僅此而已。既是玩偶,就該

任他擺佈。

想到這裡,她笑了,笑得很淡,笑得很假,讓劉宇酬和秦仲文同時皺起眉頭。

“不,我一點都不累。”她安慰自己,覺得心中那個破洞正慢慢擴大,而她卻無力阻止。

“拾--”

“很好。”秦仲文搶先劉宇剛一步說話,順手將浣芷帶入懷中迎接下一首華爾滋。“輪

到我了。”

劉宇剛只能皺眉目送他們在舞池中移動。他實在很擔心那女孩的精神狀態,她看起來隨

時會崩潰。

“你剛才和霍克在談些什麼?”秦仲文不悅的問。

“沒什麼。”她回答得淡然,卻惹惱了他。

“該死!我問你話的時候,你最好見鬼的回答我的問題,不準用這種態度對我說話!”

他的怒意不單點燃了浣芷,也燒亮了整個舞池。浣芷發現大夥兒全停止了跳舞,一雙雙

眼睛全盯在他們身上。

“請你小聲點。”她哀求,覺得在場的每個人都等著看她鬧笑話。

“怕丟臉?”他的聲音仍是一貫的嘲諷,懶洋洋的音調中有著蝕骨的冰冷。

“我不是--”

“還不承認!”他的怒氣顯而易見,無法忍受浣芷對他有一絲隱瞞。

“說謊的婊子。”在無法解釋的怒氣之下,他竟丟下浣芷逕自離開,留下愕然的浣芷獨

自站在舞池中央。

在錯愕中,她隱約聽見周圍傳來的嘲笑聲,除劉宇剛之外,似乎每個人都在笑她。她好

想逃,逃離這個五彩繽紛卻又冷漠無情的地獄。

但她不願像個棄婦般任人嘲笑,雖然看起來很像。她試著武裝自己走向落地窗外的小花

園歇息,才獨處了一會兒,就又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喧鬧聲。

她轉過頭,來的人正是秦仲文過去那些情婦。這會兒她們全由宿敵變成同心的戰友,而

且目標正對準她。

“哈,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伊森的小棄婦啊。”開口說話的是身穿深紅色禮服的美女,

正是秦仲文的上一任情婦——江采薇。

“我真想不通伊森是看上你哪一點,你長得一點都不漂亮。”另一位穿著深紫色禮服的

美豔女星也不甘示弱的批評,跟中的不屑清晰可見。

“或許她在床上的表現令伊森很滿意。”穿著粉紅色禮服的妖豔美女惡毒的猜道,臉上

還掛著匪夷所思的笑容。

“那才奇怪哩。”江采薇不屑地打量浣芷,她有把握不出一個月,秦仲文就會回到她身

邊。為了當上秦家的大媳婦,她已經巴望了三年,卻莫名其妙被一腳踢開,這口氣她說什麼

也要討回來。就憑眼前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地想跟她鬥?下輩子吧。

“我打賭伊森再過幾天就會甩掉她,另結新歡。”

“你太看得起她了吧!我猜她熬不過今晚。”

“就伊森不理她的狀況來看,或許她待會兒就得自己叫計程車回去哦。伊森真的會這麼

做的。”

三位美女一人一句,激得浣芷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可跳下去。她是招誰惹誰了,竟莫名其

妙要遭受此待遇。

她無助的往大廳內看去,秦仲文那始作俑者竟悠哉的啜著酒,嘲諷的看著她的窘況,一

點幫忙的意思也沒有。

她該怎麼辦?以往忙碌的生活使她連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更別提是應付吃醋的過氣情

人。

就在她茫然無依的時候,三位高窕美女的身後響起一個清脆的女聲,和一陣輕柔的男性

笑聲。

“你們說的是自己的經驗之談吧?”發出聲音的是一位嬌小的美女,跟隨在身畔的是高

瘦俊逸的男士,看起來出奇的相配。

“江小姐,我記得不久前的某一個夜晚,你就如自己所言的‘熬’不過去而被三振出

局,我沒記錯吧?”

“織……敏,你來啦。”被點名的江采薇面紅耳赤的招呼著,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請稱呼我“秦小姐”,我還沒和你熟到可以互叫名字的地步。”織敏厭惡的說道,不

給江采薇留一絲餘地。她生平最討厭像她這種自以為是的人了。

江采薇也火了,身為秦仲文情婦的那三個月,她不知道擺出多少次笑臉企圖拉攏秦織

敏,全被她毫不客氣的甩回臉上。就算她是秦家的獨生女,也不該破壞她欺侮秦仲文新任情

婦的樂趣。

想到這裡,她毫不考慮的回嘴道:“你這臭女人算什麼?我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關你

什麼事?”

“是不關我的事。”織敏同意地點頭。“但你不妨回家照照鏡子,你這副妒火焚身的樣

子難看死了。我真懷疑我大哥當初怎麼會看上你,真沒眼光。”要比罵人,江采薇小姐還早

得很呢。她可是已出版了十本羅曼史的作家,鬥嘴功夫一流。

“你!”江采薇不假思索地舉起手就要往織敏的臉上揮去。未料中途卻遇上了阻力。她

猛一抬頭,只見屈之介那雙狹長的眼中正泛起一道殺人的目光,伴隨著他毫不憐惜的力道是

比冰山還冰冷的口氣,而他所說的話更是將她打入比十八層更深的地獄中。

“你若是還珍惜你那條賤命的話,最好別蠢得如此做。”他加重了力道,幾乎要折斷江

米薇的手腕。“我記得你是個模特兒吧?”他笑得陰森。“你可以跟你的朋友舉杯慶祝你即

將失業。因為過了今晚,你將會發現服裝界沒人敢再用你。”

江采薇發抖了,她知道屈之介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只要他一聲令下,她的模特兒生涯將

就此給來。她完了,徹底的完了。

“滾。”輕柔卻毫不留情的聲音讓剛才還很有精神欺侮人的三位妖姬瞬間猶如行屍走

肉,也讓浣芷見識到何謂天生的氣勢。古代的貴族大概也不過如此吧,地想著。

“謝謝你們。”浣芷笨拙的致謝,在眼前俊男美女的同情目光下,自覺無所遁形。她知

道他們正是秦織敏與屈之介,她看過報導。

“不客氣。”屈之介率先開口。“能有機會報答你的解酒茶,我覺得很開心。”

浣芷嚇了一大跳,他居然記得?

“你以為我忘記了?”他微笑,笑容溫暖。“多虧了你的秘方,我的宿醉才沒那麼嚴

重。”

浣芷也笑了,屈之介溫暖的笑容似乎有傳染性,多少為她冰凍的內心添加一絲溫暖。她

看看屈之介,再看看倚在他身旁的嬌小美女,這柔情萬千的畫面教她不由得一陣心酸。為什

麼她的枕邊人永遠是如此多刺冰冷,刺得她一身是傷?

她想起自己還沒向秦織敏自我介紹,但她有一絲猶豫且覺得尷尬。以她目前的身分,她

應該如何介紹自己?

織敏看出她的尷尬,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鼓勵她。拾浣芷小姐跟地想像中的妖嬈美女有

很大的出入。大哥過去那些情婦全都是妖豔派,這次竟會看上如此清純可人的女孩,原因值

得推敲。

“我是秦仲文的妹妹秦織敏,請多指教。”織敏大方的伸出手主動握住浣芷,讓浣芷嚇

了一跳。

“不,不。”浣芷有些措手不及,因為她沒想到織敏竟會如此友善,她看來像是討厭她

大哥的任何一位情婦。“我才要請你多多指教,我叫拾浣芷……”她說不下去了。在織敏和

屈之介的目光之下,她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我知道你是誰。”織敏微笑。“你現在很出名。”

“出名?”這是什麼意思?

但她沒有機會問,因為織敏的目光倏然轉暗,眼中充滿厭惡。

“真受不了那群花痴,我大哥有什麼好的?”織敏不屑地道。

順著她的跟光看過去,浣芷看到秦仲文的身邊又圍了一群女人,而且個個與他大膽調

笑,其中一個身穿金黃色禮服的妖豔女星還在眾目睽睽之下,主動攀住他的頸子吻他。而他

也沒拒絕,甚至順勢摟住她的腰大玩親嘴遊戲。

浣芷的臉色倏然刷白,腦中一片空白。

“對不起,我失陪一下。”她不想在織敏與屈之介的面前出醜,只得快步離開,逃開這

傷人的一幕。

看著浣芷受傷的背影,屈之介不由得詛咒一聲。“Shit!你大哥是混蛋。”竟當場讓自

己的女伴下不了台。

“我同意。”織敏一點都不怪罪老公。“我從不知道大哥是這麼差勁的人,他真該被女

性的唾液淹死才對。”她自己就很想吐他一口口水。

“別過去。”屈之介拉住想過去安慰浣芷的妻子。“讓她一個人靜一下,這對她比較

好。”

“你確定嗎?”織敏滿臉懷疑。“她看起來不像是會喝酒的樣子,但她跟前已經有三個

空掉的酒杯。”今天會場暴應的全是烈酒,像她這種不要命的喝法,沒兩下就要被扶出場了。

“隨她吧。”屈之介長嘆。“有時候藉酒短暫地麻木一下神經也不錯。她心中的苦悶,

我們恐怕地無法瞭解。”

織敏點頭同意。“跟了我大哥那頭千年沙豬,要想不苦悶也難。”

浣芷從不知道酒是如此的好喝,強烈的酒味正不斷地麻醉她的神經。

奇怪,通常她一杯就醉,怎麼今天酒量奇佳,怎麼灌都不曾醉?一陣噁心感突然自胃部

升起,她好想吐。

她連忙百起身,虛軟的腳一直站不穩,直到一雙穩健的手扶住她。醉跟迷濛間,

她彷佛看見了秦仲文那張慍怒的俊臉;但她不敢確定,自從秦仲文闖入她的人生之後,

她就不敢再確定任何事。一切都變了,變了。

秦仲文連忙扶住浣芷軟綿綿的身軀。她聞起來好臭,看來至少喝掉了一瓶威士忌。

該死的女人!他打橫抱起她,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會場。

“嗨,大情人先生。”浣芷張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秦仲文那張模糊的臉孔。見鬼了,怎

麼會有兩個秦仲文?

“你幹嘛出來啊?裡面那票女人一定傷心死了。”她打了一個酒嗝,酒味沖天。

“別亂說話。”秦仲文生氣的說道。他最討厭爛醉的女人,通常他都會丟下她們不管,

不意今天卻破例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將她抱走。

“你總是生氣。”她哭道。“既然這麼討厭我,為什麼不放我自由?”

“閉嘴。”他悶悶地將她丟入前座,憤怒的發動引擎。

“你總是不讓我說真心話。”她的意識開始模糊。“我是人,你不可以這樣對我……”

“我說過我愛怎麼對你,就怎麼對你。”他深吸一口氣,壓抑內心的怒意。“現在閉

嘴!”

她的確閉上嘴了;在酒力的催化之下,她睡著了。

秦仲文瞥了她一眼,心中有一種怪異的情愫正慢慢發酵。他將車停靠在路邊,並月兌下西

裝外套覆住她未著大衣的身子。

他錯待她了嗎?他不知道。

燃起一根菸,他凝視著前方,腦中不斷浮現她悽楚的眼神。

他明白自己變得有些奇怪-不,是非常奇怪。當他弟弟穆文今天早上將年度財務結算報

表毫不客氣地甩在他桌上的時候,他就察覺到了這一點。他竟然在一份錯誤百出的報告上籤

了名。

穆文說他變得太多,變得離譜,並警告他老爸已經注意到他最近的反常,再不快點回歸

正常,很快就得回宜蘭老家“探視”他老人家。

身旁的人兒不安的動了一下,秦仲文連忙安撫她,並輕吻她的額頭。發現自己無意識的

舉動之後,他蹙緊雙眉,並輕聲咒罵自己。他一定是瘋了,竟對自己養的寵物這般愛護。女

人之於他一向就只是消遣,他一定是因為最近工作的壓力太大才會如此反常,一定是的。

睡夢中的浣芷開始掉淚,因為她正夢見過去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夢中的她看起來非常

快樂,全家人齊聚在天文台觀看滿天的星斗。

“姊,你看,是北斗七星(口也)。”浣翎興奮的聲音猶在耳際。

“真的(口也)。”她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也很興奮。“哇!好像一個勺子哦。”

“嗯。”

隨著浣翎迴音的遠去,滿天的星斗也不見了。她好急,她想再看見滿天的星星對著她微

笑,那是她過去僅有的幸福。而今,剩下的只有刺骨的寒風。

“我好冷……”從心裡升起的寒凍教她不由自主的喊冷,秦仲文連忙熄掉煙抱住她。

浣芷張開迷濛的雙眼,發現給她溫暖的人是眼前這位英俊的王子。為什麼王子的背後還

要長一對惡魔般的黑色翅膀呢?她不懂,只知道他溫暖了她。

也不對,他並沒有溫暖她,只是將體溫借給她而已。

“你好冰……”她抬起右手輕撫他的睫毛、鼻樑、嘴唇,彷佛在作畫一般。“你的身體

好暖,臉也好曖,可是你的心卻是冰的,就像是座冰山。”她哭鬧著,無法阻止內心的挫折

感。

“我無法打破,沒有人能夠打破……”她的意識又開始模糊,睡意再度襲來。

“我想看見滿天星斗,我想摘你心中那顆星星……”那必定是獨特而珍貴的。

她再度睡著,而他蹙起眉頭。無法明瞭她模糊的囈語,他只聽見地想看見滿天的星斗。

該死!最近天氣這麼差,要上哪兒去看滿天星斗?

注視著她如同嬰兒般的睡容,他極端不悅的發現,自己又在想他的事了。最近她的臉浮

現在他心中的次數愈來愈頻繁,多得令人覺得可怕。

搖頭甩掉這個可怖的念頭,秦仲文駕著車,一路狂飆回他安置浣芷的公寓,速度之快,

猶如一枚黑色的子彈。

***

她從不知道宿醉的滋味是這麼難受。當浣芷醒來時,只覺頭痛欲裂,全身的骨頭似乎全

被拆下來再重新組合過。

她下了床,迷迷糊糊、跌跌撞撞的走進浴室,看著鏡中的自己。哇,好醜!她做個鬼

臉,她甚至有黑眼圈。

昨夜她究竟是怎麼回來的?她一點印象也沒有。在模糊間,似乎聽見秦仲文生氣地要她

閉嘴。

真可笑,她一向就是不多話的人,遇見他之後就更沉默了,沉默到幾乎不想開口。反正

她說什麼他都置之不理,又何必白費力氣。

她打量鏡中的自己,覺得納悶。按理說她應該渾身酒臭味、蓬頭垢面才對,可是鏡中的

人兒卻身著睡衣,臉龐素淨,而且身上還帶著一股淡香。

她拾起手腕輕嗅,沒錯,這是她慣用的沐浴乳味道。這麼說……不,不可能。尊貴的秦

大公子怎麼可能親自為她沐浴包衣?可是,這屋子裡只有她和他兩個人!

一陣尖銳的電鈴聲打斷她的思緒,她急忙前去應門。由門上的圓孔,她看見了一位意外

的訪客--秦織敏小姐。

她連忙打開門,迎面而來的是織敏開心的微笑。

“太好了,幸好你在。”織敏熱切的握住浣芷的手。“我還以為會白跑一趟呢。”

她冰冷的手剛好與她熱絡的口吻成反比。浣芷覺得有趣,秦織敏小姐似乎將她的手當成

暖爐。

“今天有寒流,你出門要多穿幾件衣服。”織敏環顧四周,簡單的設計,一看就知道是

用來一夜風流的地方。她嘆了一口氣,覺得汗顏。有這麼一位只准自己享樂,不許他人快活

的鴨霸大哥,她真是欲哭無淚。

“你一定很意外我會來這裡。”織敏微笑道。拾浣芷小姐的臉上藏不住任何心思,她這

種個性,不被大哥生吞活剝才有鬼。

“我……我是很意外。”浣芷承認,心中悄悄的升起警覺。她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浣芷,放輕鬆一點嘛,我只是來看看你好不好。昨夜你醉得一塌胡塗,還是我大哥將

你抱回來的。”這真令人稱奇。記憶中她大哥最恨女人醉酒,每當有女人藉酒裝瘋死賴著他

時,他總是毫不猶豫地掉頭就走。昨晚他出乎大家意料的舉動,又為拾浣芷小姐的魅力加

分。現在整個社交界莫不議論紛紛,大夥都在猜測她大哥這回是否會中箭下馬,愛上他自己

的情婦。由於過去沒有先例,因此浣芷的際遇被描繪成“仙度拉”,只差雙玻璃鞋。而且根

據王子的反常態度,一些好事者甚至打賭她大哥很快就會給浣芷一雙玻璃鞋,讓灰姑娘的故

事能夠早日圓滿落幕。

這當然只是臆測,畢竟她大哥在社交界也是有名的公子。織敏無奈的搖搖頭,依據

她的經驗,要一名自由慣了的風流浪子甘心被套上繩索談何容易?心理上的掙扎恐怕是免不

了的。

真的是他!浣芷聞言愣了一下,有點不敢相信聽到的事實。

“我……我不懂他。”浣芷拾起滿是疑惑的小臉。不知怎麼地,她就是信任織敏,願意

將心中的疑慮告訴她。

織敏苦笑,她和大哥相處了近二十五年都不懂他了,更何況是她?

“秦家的男人都很難懂,尤其是我大哥。”織敏嘆道。“不過他是個暴君,這點是毋庸

置疑的。”

浣芷忍不住微笑,看來秦織敏小姐也是他暴政之下的受害者。有了這個共通點,她覺得

自己又更喜歡她一些。

“老實說,你跟我想像中有很大的不同。”織敏開門見山的說。

“呃?”浣芷的困惑全寫在臉上。

“你太清純,也太脆弱,無法應付像我大哥那種鐵人。”織敏說得憤恨,實在看不慣她

大哥對浣芷的態度。

“我知道。”她的眼神黯然,彷佛已經認命,令織敏立時同情心大發。她原木就是個多

愁善感的人,見不得別人不幸。

“你為什麼不逃?”織敏不解的問。要是她早跑了。

逃?浣芷又愣住了。她要怎麼逃?又能逃到哪裡去?她有合約在身,就是這份合約牽制

住她。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無論再怎麼信賴織敏,浣芷仍不敢將合約之事告訴她。這

太……丟臉了,她僅存的自尊心不允許她這麼做。

“我知道你的苦衷,方紹凱全告訴我了。”織敏溫柔的握住她的手,給她力量。“你若

願意,我可以幫你向我大哥取消合約。你母親的醫藥費你亦不必擔心,我老公會負責到

底。”織敏俏皮的吐吐舌頭,“之介說這就算是那杯解酒茶的費用,對你的祖傳秘方贊不絕

口呢。”

浣芷的驚訝更深了,不敢相信天底下竟然有這麼好的人。她應該慶幸自己的好運,但

是……那股驚慌感又是從哪裡來的?難道她不想自由,不想離開秦仲文?

“我不知道……”她的腦中一片混亂。

“你知道。”織敏不容她逃避。或許置死地而後生這著棋太險,但浣芷需要,她大哥也

需要。瞎子都看得出來他們彼此相愛,只是她大哥太驕傲,抵死不肯承認,害她必須出場扮

演壞人。唉,小妹難為呀。

“你一直都知道。而且,你愛他。”織敏一舉戳破浣芷的罩門,惹得她滿臉蒼白。

“我……”真有那麼明顯嗎?浣芷無話可說,只覺得悲哀。

“浣芷,我大哥是個怎樣的渾球,你比我還清楚、”大哥,原諒我吧!織敏在心中祈

禱。“他那個人根本沒有良心。就我有記憶以來,他就仗著自己的俊臉四處招蜂引蝶,接管

秦氏後更是變本加厲,平均每兩個半月就換一個情婦,更不能一天沒有女人,簡直就是大色

魔轉世。”她會不會講得太過分?織敏在心中做個鬼臉,算是跟大哥道歉。“最重要的是,

他那個人根本是鐵石心腸,你若說愛他,只會被他當作笑話。”浣芷的表情證實了她的論點。

織敏在心中哀鳴一聲,笨大哥,你去死好了啦!要不是頂著先鋒的頭銜,她犯得著如此

辛苦嗎?唉,苦啊!

“就這麼決定了。”織敏倏然站起。“我待會兒就去跟大哥說,你很快就可以自由了。”

織敏走得跟來時一樣突然,浣芷根本來不及反應。

她就要自由了嗎?她不經意地撫上左胸上方的淡紅色印記,這是秦仲文留下的記號,也

是他曾經“愛”過她的事實。

由眼角沁出的淚水隱隱約約透露出她的心事,她輕輕地將它們抹乾。就在這瞬間,她明

白了一件事——她離不開秦仲文。

她實在看不起自己如此的軟弱。但是,她又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