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話雖說得冠冕堂皇,但實際實行起來卻是大大的困難。

小路發現自己正陷人進退兩難的困境中。她沒什麼求職經驗,又離開台灣長達五年,原本她以為找個教小朋友美語的工作應該不會太難才對,沒想到卻碰了滿滿的釘子回家。

“對不起,小姐,我們需要有教學經驗的老師。”

禮貌但冷漠的拒絕不斷的在她耳邊重複。經過了N次的打回票之後,她終於投降,決定去找耿大哥幫忙,看他是否有什麼好工作可介紹給她。

當她向他提出這個請求時,耿青雲卻是如同被火燙著,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小路。不是耿大哥要洩你的氣,泓理說得沒錯,你應該乖乖把書唸完。你一個十九歲女孩既沒學歷又沒經驗,很難找到一份好工作的,瞧你碰了一大堆釘子便是最好的例子。”耿青雲實事求是的告誡,這社會沒有學歷的確不好混。

“所以我才來找你嘛!你這裡缺不缺人?我打字的速度很快哦。”每分鐘八十個字呢。

“我相信你一定打得很快。”耿青雲面帶苦笑地回望小路充滿渴望的臉。“但我如果僱用了你,我被泓理打死的速度可能更快。你就饒了我吧!泓理雖有虐待狂,我也三天兩頭髮誓絕不再替他工作,但金錢的力量實在太偉大了,我這間小小的律師事務所全靠他這個大客戶支撐,得罪不起啊。”

老滑頭!小路在心底做了個鬼臉。耿大哥不愧是國內的名律師之一,避事功夫一流,就像蛇一樣滑溜。

但她不怕,她有鍥而不捨的精神。

“你不僱用我也沒關係,至少幫我介紹工作嘛。只要能夠餬口,薪水少一點無所謂。”小路再接再厲。

小路的固執和泓理還其是有得拚,難怪他們會互相吸引。

雹青雲除了嘆息,只有搖頭。該怎麼打消小路執意求獨立的念頭?這還真傷腦筋。

“我不會幫你介紹工作,因為我的看法和泓理一樣。”

小路霎時垮下一張俏臉,她原本以為耿大哥必會幫她的。

“為什麼?”

“因為太早了。”他試著跟她請理。“你才十九歲,還弄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我知道!”她立即大聲回道。

小路的反應比耿青雲預期的來得激烈,嚇了他一大跳。

“我就是因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所以才回來!”

“小路?”這下換他不明白了。

“為什麼你和小爸爸總把我當作三歲大的小孩?我不是白痴,我懂得思考,懂得自己的感覺。我更知道如果我一直順從小爸爸的安排行事,到最後只會被嫁掉,嫁給一個他自認為配得上我的男人,而我不要那樣!”

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她的眼淚撲簌簌落下。“我愛泓理,我愛小爸爸,我不希望……嫁給……別人……”說到最後,她幾乎泣不成聲。

雹青雲默默遞上手帕讓小路擦乾眼淚,他知道小路渴望棲息的胸膛並不是他的。

“你放心,他不會要你嫁給別人。”恐怕新郎還沒來得及過新婚之夜,就讓他給殺了。

“他會!”他根本恨不得早日擺月兌她這個小麻煩。

雹青雲不得不承認小路說得有理,冥頑不靈的泓理也許真會如小路所言,硬把她嫁出去,然後再來捶胸頓足抱憾終身。

造孽呀!

“你說得對,他會要你嫁給別人,但他的心卻絕不會如此想。他愛你。”就因為愛得太深,所以才會處處為她著想。

雹青雲的話讓小路燃起了一線希望,但一想到泓理這幾年來的冷淡,她的希望頓時消逝得無影無蹤。

“謝謝你的安慰,耿大哥,但我不認為他是真的愛我。他若真的愛我,就不會對我不聞不問。你可知道這五年我是怎麼過的?除了功課之外,我所能做的就是思念。我一直想念著他,在每個季節的交替,在每一分鐘。可是很顯然地,小爸爸並沒有相同的感覺,他甚至不高興我回台灣。”

“你錯了!”耿青雲的斷然否決議小路感到一陣愕然。

她錯了?這怎麼說?

“你跟我來,我讓你看一樣東西。”

雹青雲帶頓小路走進視聽室,開始播放一卷錄影帶。

電規螢幕上的影像讓小路大吃一驚,那是……她。影帶中的她正和同學激烈的辯論某個教授要他們提出的報告,那是最近的事。

“這是……”她已經吃驚得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是你。這是兩個禮拜前你在大學校園的錄影帶,前幾天才寄到。我還來不及交給泓理你就蹦回國了。”

“我知道是我。但……為什麼?”為什麼泓理要叫人拍她?

“跟你想見他的理由一樣——他愛你。“真是的,到底要他重複幾遍哪?

“可是……”她實在太震驚了。

“你還不瞭解嗎?你不知道這卷錄影帶背後所包含的意義嗎?泓理想見你的就跟你一樣強烈!只是他不敢表達出來而已。”耿青雲有些激動地揮動著雙手,“像這樣的錄影帶起碼有上百卷,從你到美國開始,他就一直命人暗中拍下你的生活點滴。所以你並不孤獨,他一直陪在你身邊,看你成長。”

小路知道她應該感到生氣,因為這等於是一種偷窺的行為,可是此刻她心裡只有喜悅。泓理在乎她,一直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這帶給她一股空前的滿足感。

雹青雲關掉錄影機的電源,將尚處於驚愕中的小路轉過身,認真的訓誡她。

“泓理是一個很難理解的人,他冷漠、無情卻又極富同情心。在商場上他是個可怕的對手,下手從不心軟。有人說他沒有心,其實他有,他的心都給你了,所以再也沒有其他人能撥動他的情緒。但那並不表示他不需要愛,相反地,他需要更多的愛,而那只有你能給,因為他只想要你的愛。”

“我……”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耐心點,小路。你應該是最瞭解泓理的人啊。”耿青雲給她鼓勵。“泓理就是這種個性,明明心裡愛得要死,嘴巴卻死不肯放鬆。搞不好哪天還會找個催眠師將自己催眠,好讓自己死心把你嫁出去。”

小路忍不住噗哧一笑,耿大哥的比喻還真傳神哪。

“你是個勇敢的女孩,一直不肯放棄。”說來他還真佩服小路。“你和泓理就像是拔河選手,各為自己的感情而執著。只要你堅持下去,總有獲勝的一天;到那時候,泓理就會給你全世界。”包括他的生命。

拔河……這的確很像他們的情形。似乎從一見面開始,她和泓理就不停在較勁。表面上雖然風平浪靜,實際上卻波濤洶湧。

只不過,她沒把握能在這場拔河線上的愛情取得最後勝利,因為她的對手是泓理——一個身心都堅強的男人。

但她是小路,決心要成為“葉太太”的女人,不管這場仗有多難打,她也要拚一拚。

“我明白了,耿大哥。我會堅持下去的。”而且取得最後勝利。

“GOODGIRL!!”耿青雲忍不住讚道。

小路微笑地接受他的讚美,她會成為一個勇往直前的女人。

突然間,她想到另一個勇往直前的女人。不過這個女人的“勇往宜前”令人咋舌,根本是難以扳倒的女強人。

“耿大哥,穆姊還好吧?仍然是那麼忙嗎?”

雹青雲被小路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了一跳,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她好得很,好得到處跟我搶生意。”更氣人的是老被她搶贏。

“還是老樣子啊。”小路不禁哈哈大笑。沒想到耿大哥這個黃金律師竟會栽在同為律師的穆姊手中。

“多謝關心。那女人有著和穆桂英相同的精神,不把我鬥垮誓不為人,真對得起她的祖先。”說到這個他就有氣,虧她還是他的女朋友。

“真遺憾,我深表同情。”小路忍不住愈笑愈大聲,穆姊和耿大哥真是有趣的一對。

“謝啦。等你拔河遊戲玩贏了再來笑我也不遲。”耿青雲沒好氣的說。

“是是是。”

小路仍舊笑個不停,她從沒見過像穆姊和耿大哥關懷這麼微妙的一對。

若說她和泓理之間像是拔河,那麼他們就是在玩翹翹板。

勢均力敵的雙方看似優閒的坐在翹翹板兩端,其實兩邊都努力在維持彼此的平衡。

不同的戀愛型態,卻相同的辛苦。等哪天平衡的力量消失了,穆姊泱定不再跟耿大哥玩下去,到時看他該怎麼辦。

但她決定不跟他說明這一點。反正聰明如耿大哥,總有自救的方法。

而她該如何才能贏得這場拔河賽呢?她不知道,不過她相信老天二正會幫她的。

不管老天到底會不會幫她,她都不敢再輕易諾下海口。經過近兩個星期的求職失敗,再加上泓理的強悍作風,使得原來一些想僱用她的速食店、餐廳全打了退堂鼓。

試問有哪個老闆樂於見到滿屋子穿黑色西裝、戴墨鏡的男人?很明顯的,泓理為了阻絕她尋求獨立的機會,連黑社會的力量都動用到了。

愈是接近泓理,小路愈覺得迷惘。成為他的“女兒”六年以來,她還是第一次有幸得知泓理有混黑社會的朋友。

“你儘量去找,儘量去碰釘子。反正我一定要你乖乖回美國唸書。”

這是泓理撂下的狠話,而他說到做到。不對她吼,不對她叫,只淡淡地阻斷她的生路,猶如捏死一隻小螞蟻般從容。

但她絕不能認輸。這是一場意志力之爭,關係到她和泓理的未來,她絕對要獲勝!

只是他的阻斷十分徹底,他不但阻絕了她的生路,同時也切斷了原本不吝於給她的溫暖。

她幾乎見不到他。似乎是在懲罰她一般,他故意天天不回家,留她一個人墜入沮喪的深淵。

他是個有耐心的獵人,而她卻是隻不服輸的野貓。即使他再冷漠、再斷然,她也照樣能生存下去,不會因為他的堅持而警白旗。

但不可否認地,她也累了,所以此刻她決定放鬆自己幹,算是儲備日後的戰力。

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小路正面對著”家有著白色外牆,人口則是湖綠色的美麗花店。櫥窗內的花束以及散落滿屋的花朵似乎正大聲齊唱著歡迎之歌,猶如她刻意放鬆的心情。

店裡正忙得焦頭爛額的中年夫婦並沒有注意到站在門外的小路,只是一味地打理花束。

幣在人口上方的銅鈴振動了一下,叮叮噹噹的銅鈐聲預告了客人的來訪,忙碌的夫婦這才抬起滿是汗水的臉注視來人。

“歡迎光臨。”範李玉香扯開略微沙啞的嗓音招呼來人。此刻人門的客人正逆光而立,看不到臉孔。

“範媽媽。”一個細緻而輕快的嗓音響起,教正忙於包花的夫婦愣了一下。

“小路?”範李玉香不敢置信的著著走過來的女孩。此時站在他們面前的美麗女子可是他們名義上的養女範羽路?

“是我沒錯。”她綻開了燦爛的笑顏,足可媲美滿堂綻放的花朵。“我來看你們了。”

真的是小路!範氏夫婦幾乎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六年前的小路瘦得限電線杆沒兩樣,六年後的她卻變成了一個窈窕標緻的美少女。

“小路……”範李玉香忍不住趨前擁住小路,緊緊的抱住她。六年前她就非常喜歡小路,雖然那時她眼神中充滿了戒備,但她就是喜歡她。她甚至還要求葉先生讓他們真正收養小路,但他就是不肯,頑固的態度猶如一座難以撼動的巨山。

看到今日已然否八十度改變的小路,她這才放下一顆懸掛六年的心。他們夫婦沒有小孩,極想須養一個,但現實環境卻不允許,因為他們的收入不豐。

直到六年前一位姓耿的律師找上門並提供了一個難以拒絕的提議之後,他們才有機會圓了這個夢。

夢雖短暫,但總比不普擁有好。葉先生同意付出一筆可觀的費用以換取他們的扶養權,有賴於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他們夫婦倆毫不猶豫就答應下來了。

原本以為“範羽路”只不過是他們戶口名簿上的一個名字而已,沒想到小路居然還記得僅有數面之緣的他們,並過來探視,怎能不教他們高興呢?

“你幾時回國的?”範李玉香興奮地問。雖然收養小路不成,但他們夫婦倆仍首相當關心她一直接過耿青雲探知她的狀況。

“兩個禮拜前。”小路笑道,很開心看到範氏夫婦仍然健健康康。

鬆開了範李玉香的擁抱,小路緊接著技人範秋溪的懷抱——她名義上的父親。

“小路,你變漂亮了。”範秋溪忍不住掉下眼淚,有著一種“吾家有女初成長”的驕傲。

“我現在才漂亮嗎?我還以為我一直都是這麼漂亮呢!”小路趕緊開個小玩笑,防止範秋溪再繼續感傷下去。花店裡的水已經夠多了,再多下去就要氾濫成災。

“你當然一直都很漂亮,別聽你範爸爸胡說。”這死者頭,連話都不會說。

“對對對,你範媽媽說得對,你比花還美麗呢。”範秋溪連忙點頭附和。他是太高興看到小路了,以至於原本就不善言詞的他,在欣喜之餘更顯笨拙。

在場的三人同時露出會心一笑。

“範爸爸,你們好像很忙?”成堆的花材幾乎擺得連站立的地方都沒有。

“是很忙啊。”範秋溪無奈的回答。“今天訂花的人特別多,待會兒還有一個生日會場要佈置。偏偏今天助手又請假,我和你範媽媽都快累死了。?

“這麼忙啊。”小路點點頭。突然間,她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範爸爸,你僱用我好不好?”?這個要求讓範氏夫婦大吃一驚,小路竟要求他們僱動腦筋她?

“你……為什麼要找工作?”範李玉香不可思議的打量著小路。從小路的穿著看來,實在不像需要工作的樣子。

“嗯……”小路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他們真情,但看他們倆一臉關心,她決定實話實說。“因為我想獨立。”“獨立?”範氏夫婦你看我、我看你,半天還是弄不懂小路的意思。

小路索性自個兒說明,“意思就是說我不想再依賴小爸爸,我想賺錢養活我自己。”雖然那實在很難。泓理的強力干預使得“獨立”兩字幾乎成了神話。

“你……”範氏夫婦驚訝極了,在他們看來,葉泓理執意保護小路到底,根本不可能讓她出來工作。更何況她才十九歲,能做什麼?

“葉先生同意嗎?”明知是白搭,但還是非問不可。

“呃……”小路很想說謊,但她不敢。他們雖然是她名義上的父母,但對她關心有加。況且,她也很怕泓理會拆了他們的店。

“他不同意,對不對?”小路沮喪的點頭,誰教她是他的“女兒”。

“既然他不答應,我們就無法僱用你。”葉先生也算是他們的恩人,他們不能忘恩負義。

小路諒解地點點頭。試想,大票穿著黑西裝的男人在店門口一排開,誰還敢上門買花??

“葉先生對你不好嗎?要不然你怎麼會想要獨立?”就範李玉香所知,葉泓理對小路的照顧幾乎已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

小路嘆了口氣,她就知道大夥一定無法理解她的行為。

“他對我很好。就是因為太好,所以我才決定不再依賴他。”

這是什麼邏輯?範氏夫婦愈聽愈迷糊。

“她是你的監護人,對你好也是應該的啊。”更何況葉先生對她應該不只是“關愛”這麼簡單。

“我知道!”小路激動的回答。“但是我……我不希望……我不希望……”

看見一抹思慕之情清晰的映在小路清秀的臉上,範李玉香不禁心疼的摟住她。她心疼這個孩子,小路從小就受盡環境的折磨,宜到奇蹟似的遇見葉泓理,才扭轉了她的一生。

但現實是殘酷的。小孩子終究會長大,並且懂得愛,懂得仰慕,懂得心跳加速背後所隱藏的意義。

小路長大了,而且不可避免的愛上了養育她的人。

但葉泓理的感覺呢?她可以感覺出他超乎尋常的寵愛,但那意味著他對小路也有同樣的感覺,或只是純粹的“父女之情”而已?

“別再說了,小路。”範李玉香和老伴互規一眼,表情黯然。“範媽媽和範爸爸都瞭解你的想法。當局者迷,我相信葉先生也是這樣。”

“其的?”小路倏地抬起頭,眼中燃起希望的火花。

“真的。範媽媽騙你幹嘛?”雖然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憑女人的直覺,她一宜認為葉泓理對小路也有相同的情懷,只是礙於身分難以表白而已。

小路瞬間綻放出如同朝陽般的笑容,今範氏夫婦為之目眩。

這是朵正在綻放的鬱金香,而能使她開得碩大、燦爛的力量就是愛情——對葉泓理的愛。

怕的是,頑固如葉泓理會不肯給這份愛。

“陣電話鈴聲結束了短暫的沉寂。範李玉香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

“是……是,我們知道。我會派人儘快送過去二掛上電話,她一臉為難的看著老伴。

“電視台說花再不送過去就趕不及錄影了,這花指定要送給來錄影的特別來賓。

“這怎麼辦才好呢?偏偏小文又請假。”

“我去送好了。”小路自告奮勇。一來她不忍心見到他們頭痛,二來也想看看電視台錄影的情形。

範氏夫婦對看了一眼,雖覺得不妥,但一想到滿滿的工作,也就不再堅持。

“那就麻煩你了。”

於是小路就拿著一束超大的花朵和地址,朝離花店不遠的電視台出發。

而她的身後,則照舊跟著一堆“MENINblack”,嚇壞了經過的行人。

這是小路生平第一次踏進電視台。

幸好她身後那一票黑衣人十分識相地未跟進,否則她這東花也別送了。

電視台門口的服務人員指示她目的地的方向。此刻四號攝影棚內人滿為患,因為正接受訪問的明星是近來竄起的歌者。他的外表俊逸清秀,報紙上都說他的微笑簡宜可以迷死人;但依小路看,他連泓理的一半都比不上。

是的,沒有人比得上他!在她心裡,泓理永遠是她的神祗,她的偶像。

“凌塵,最近你的人氣實在太旺了。你看,滿屋子的女生幾乎要擠破攝影棚。”主持人諂媚的恭維教現場的小花痴一陣尖叫,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來到災難片拍攝現場。

被恭維的對象則是落灑的朝她們揮揮手,露出一個靦蜆的笑容,引來更多的尖叫。

“謝謝方哥的讚美,這全是歌迷的厚愛。”很明顯的,這個看起來二十歲左右的男生十分懂得發揮自身的優點,用有點孩子氣的笑容蠱惑他的歌迷。

“這是你自己的實力。”主持人從善如流的順應民意。“最近這張唱片賣得不錯哦,聽說有十白金了吧?”

十白金……那不就是五十萬張?哇!他的唱片公司賺翻了。小路在1旁咋舌。

“是的。當然,沒有各位歌迷的支持,我也不可能有這種成績。”說完,他又是一陣靦腆的笑,笑得眾花痴尖叫連連。

直到尖叫聲過後,主持人才得以拿起麥克風繼續誥問。“那麼,現在就讓我們聽你唱首歌。”

震天價響的尖叫聲幾乎穿破小路的耳膜,她再一次領教到群眾的力量。

“我為大家帶來的歌曲是新專輯中的主打歌,也是我個人最喜愛的一首歌——深情只為你。”

一陣掌聲兼尖叫聲之後,當紅炸子雞終於得以一展歌喉,高唱他的主打歌曲。

優美的男中音使得原本就帶有些許憂傷的歌曲更顯得悲慼。

小路不得不承認這男孩除了一張俊逸的臉蛋之外,還有幾分實力。雖然她向自己歌也唱得不錯,不過她從未在學校以外的場合唱過歌。現在看來,要在幾百個人的面前開唱,還真需要幾分勇氣哩。

一曲既畢,一陣陣尖喊聲差點搖撼了大地。很顯然地,該是她手上這束花上陣的時候了。

就在小路猶豫著該把花交給誰之際,她驟然發現自己正被人推出去,莫名其妙地當上獻花者。

對方十分鎮靜的接過花束,同時對突然被推出來的小路投以同情的注目。但他一看見小路出色的臉孔,立刻當著所有觀眾及攝影機面前大表驚豔。

“我的天,你長得好漂亮。”身為當紅偶像歌手的他實在不該在大眾面前如此失態,不過這個女孩子真的是長得太漂亮了,教他情不自禁。

他這”聲讚歎引來在場所有人的注目,建攝影機都對準了小路。

“我——謝謝。”突如其來的注視再加上攝影機的拍攝,小路當場羞紅了臉,殊不知這更增添了她的嬌豔。

“小姐,你有沒有興趣當明星?我保證你一走紅。”主持人斬釘截鐵的說道。放眼整個演藝圈,還真難找到幾個女明星能跟眼前這個女孩媲美。遠女孩美得清新,嬌豔中帶有一股淡淡的哀愁,正是目前演藝界最缺的類型。

小路頓時覺得十分尷尬。由於她未曾受過這麼多“關愛的眼神”,一時間不知該做何反應,只好提起腳就溜,留下滿室的愕然。

一個星期後,小路面帶述惘的絕美臉龐便出現在電視觀眾面前,再加上她拔腿就跑的怪異作風一時間整個台灣為之沸騰。影劇記者笑稱她為“灰姑娘”,只差沒有留下玻璃鞋。

包誇張的是,自從節目播出之後,就有許多星探挖空了心思,企圖找到這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清麗少女。

這猶如童話故事的一切帶給小路極大的困擾,早知道她就不幫忙送花到電視台去了,都怪那個多嘴的偶像明星。

幸好泓理早在一個月前就赴日洽公去了,否則她雖不死,亦離死期不遠矣。

然而非常遺憾地,她才慶幸不久,便見到泓理怒氣衝衝的大臉朝她壓近。

不……不會吧,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風聲早過了呀。

“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迎面而來的雜誌上頭是張迷惘而清麗的面孔,彷彿被拍照的模特兒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這是意外。”而且是最突兀的意外。

“意外?”泓理倏地低下頭,差點碰上她的臉,這教她臉紅。

“麻煩你仔細解釋清楚,這*意外*是怎麼發生的?”他的眼神簡直可以殺人。

“我……我代替範爸爸他們送花去電視台,而後莫名其妙的被推出去獻花,然後就……”

“莫名其妙的當上*驚豔記*的女主角?”泓理冷冷的把話說完。這種鬼話想騙誰?

“沒錯。”面對著泓理無與倫比的俊臉,小路的體溫不由自主的直線上升。

“的確沒錯。”

小路十分驚訝泓理居然會贊同她的話。但接下來他所說的話,讓她明白她想錯了。

“你沒錯地想展現自己!你這麼做到底為了什麼?向我宣示就算是我禁止你出去找工作,你仍有辦法拋頭露面?”

懊死!她是他的,她有什麼權利將自己展露給全台灣的觀眾看?

“我沒有!”這根本是莫須有的罪名!

“見鬼的你才沒有!”再也剋制不住體內驟升的怒氣和奔騰不已的,泓理猛地捉住小路的雙手將她拉近自己,索求奢自六年前就渴望擁有的親吻。

小路的驚訝是無可比擬的,小爸爸居然在吻她?

他的吻熾熱而強烈,彷彿將這六年來的思念全投注在這個吻上面。

這是小路的唇,小路的味道。泓理忍不住深深吸人”口氣,細細品味她獨具的芬芳。

“小爸爸……”小路反射性的流露出驚愕,無法置信的輕撫被泓理吻得紅腫的嘴唇。

這個不經心的動作卻如當頭一棒,敲醒了泓理的理智。

懊死!他是怎麼回事?剋制了六年居然還做出這種事來?

“這是懲罰。”泓理轉身不看她,試圖整理已然混亂的情緒。“你下次要做出這類蠢事之前,最好先考慮清楚。”

考慮什麼?考慮會不會再受到類似的待遇?該死,他在胡說什麼!

小路低聲一嘆,為什麼她的心這麼容易受到感動?為什麼他總是這般殘忍、這般冷靜,彷彿他這個動作不具任何意義?

“你放心,我會考慮清楚。而且我向你保證,我一定還會不斷地做出這類蠢事。”是啊,往好的一面想,至少這件事讓泓理記起她的存在。

“你——”泓理的眼睛迅速眯起。

“就我所知,起碼有一打的星探企圖找到我。既然你不肯讓我出去工作,到處斷我的生路,我只好試試看明星這條路。”小路賭氣地道。她倒要看看泓理的法力無邊到什麼地步,那群黑衣人又有何能耐。

“很好。”泓理冷笑,這小妮子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你盡避去當你的明星,盡避將你的私生活暴露給大眾窺探。反正你已經長大,我這個做爸爸的,再也管不了你!”

又是“爸爸”。她已經受夠了!為了這兩個字,她不知壓抑了多久的委屈,壓抑了多深的感情!

“夠了!”她的眼淚奪眶而出,情緒沸騰。“你不是我的爸爸,永遠也不是!我再也不喊你*小爸爸*了,你聽到了嗎?我再也不喊你小爸爸了!”

這是怎麼回事?

泓理無法理解小路突如其來的情緒變化,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任其發展而不制止。或許在他的內心深處,他比任何人都害怕她接下來的話會破壞長久以來的微妙平衡——他小心冀冀架構出來的平衡。

“小路,你冷靜點。”他企圖握住她的手,卻讓她一手揮開。

“我不要冷靜。過去我就是太冷靜了,才會造成現在這種狀況。她深吸一口氣,因為接下來的告白需要更多的勇氣。

“我愛你,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