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襲人慶幸自己終於擺月兌京城那堆亂七八糟的事,一切都獲得圓滿的解決。

麗清終於洗刷餘家的冤屈。十年含冤的羞辱,也在祥叔的謝罪自殺後畫上句點。

一切都圓滿極了,只除了他自己。

他有點害怕回家,怕看見小野貓生氣、不肯原諒他的臉。

他已經離開山寨一個多月,她的氣也該消了吧?

思珞他們尚未回山寨,表面上襲人早將他們調回“清靈寨”,實際上是去幫掄語劍的忙。放出空消息只為了使祥叔降低警覺心,早日露出狐狸尾巴。

如今這一切佈局有了代價,麗清洗刷了父親的冤屈,而她也和李少儒恩愛如漆,十年的暗戀終於開花結果。

愈接近山寨的門口,他就愈旁徨,這可是每一位回家的遊子必有的心情?

真荒謬,他不過離寨一個多月,哪來這一籮筐的感傷?

甩掉這些無謂的情緒,他的雙腿用力夾緊身下的駿馬,朝山寨門口奔去。

今日輪守大門的是簿文及訾辰,還有一些“兇匪寨”的朋友們。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兇匪寨”的人會出現在這裡?

昂責看守崗哨的捱葛遠遠的看到有人朝著山寨逼近。

定瞎用力一看,是大當家,大當家回來了!霎對他警戒了一天的心倏然放下。稍後又想起一件事,不妙!大當家的寶貝正在生死關頭徘徊,讓大當家知道就完蛋了,寨裡的弟兄一個個都別想活。

“大當家到——”涯葛拉大嗓門,算是通知兼警告寨裡的弟兄。

“大當家,您回來了。”海文和訾辰忍不住內心的喜悅,頭頭回來了,一切太平。

“恩。”奇怪,怎麼眾兄弟一副過年似的快樂模樣,這麼高興見到他?,“寨門怎麼了?”不對勁!巨大厚實的寨門居然出現了大窟窿,擺明了是被某個巨大的東西撞擊過。

“是——”潛文有點窖拍說出事實,怕自個兒會成為襲人亂拳底下第一個喪命的人。

“是錢小姐的大哥率人攻擊,才給撞成這樣的。”辰向來誠實,搞不清楚狀況直言無諱。

“誰?”該不會是那隻光會叫的小狽吧!

“錢小姐的大哥。”訾辰據實以報。“昨日他率領了大約兩百五十人攻扌丁山寨,還用火燒了咱們的柴房及西踴房。要不是秋飛哥老早察覺苗頭不對,要涯葛去向‘兇匪寨’的段老求救咱們清靈寨,早被攻破了。”由於襲人帶走七成的兵力,長老們身邊也跟了不少弟兄,所以此刻寨裡只剩三十名左右的成員,自然是難抵兩百五十名大軍。

原來這就是“兇匪寨”的人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襲人的心中倏然湧起狂怒。那天他早該殺了錢衛然那渾小子,才不會元端惹來這場亂事。

“錢小姐呢?她可安好?”要是她有什麼不測,他絕對會殺了錢家那個小毛頭。

“她,呃——”就連有話直說的訾辰都不知如何開口了。

“她怎麼了?受傷了。”襲人不分青紅皂白,提起訾辰的衣領逼問他。

“比那更糟,她流產了。”身後傳來敲鑼似的聲音,是段一豪。

“流……產……了?怎麼會?”他連她懷孕的事都不知道。

“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快去看看她。”再不多看幾跟,只怕以後想看也看不到。

不待段一豪的話說完,襲人早已提腳衝向後廂房,他心愛的小野貓懷孕了?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沒人告訴他?她到底想隱瞞什麼?

襲人一頭栽進房間,只見錢雅蓉臉色發白的躺在床上,嘴唇毫無血色,呼吸弱得似乎隨時會斷氣。敏兒靜靜的坐在她身邊幫她把脈,神情憂鬱,站在身邊的秋飛也一臉黯然。

“她怎麼了?!為什麼是這個狀況?為什麼?!”面對著即將離他而去的錢雅蓉,他的心有如刀割,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為什麼?”敏兒氣得全身發抖,直想殺人。若不是眼前這混蛋,小姐此刻還好端端的活蹦亂跳。哪會躺在床上受苦?

“不錯,為什麼她會懷孕?你不是每日熬藥汁讓她喝下,照道理沒有懷孕的可能。”他太心急了,顧不得口氣的好壞。

這混帳!她非殺了他不可。她怒氣衝衝的往前就是一巴掌,打得又響又脆,打愣了襲人,也看愣了杵在一旁的秋飛。

“你的意思是我的醫術太差,配的藥方不對噦?”敏兒的雙眼冒火,她豁出去了!避他是不是山寨頭子或是混世大魔王,侮辱她的醫術就是不對!她沮女乃女乃發起火來,可是六親不認的。

“我並不是——”

“你是。”敏兒一口咬定。“你怎麼不想想是誰害了小姐?

是你!你的害死了她!她明知自個兒的身子不適含懷孕,還不是照祥冒險,就為了給你一個子嗣。”

敏兒的一席話令襲人蒼白了俊臉,半天不能說話。是他的害了她?他對她身體的?對擁有她的?他所需求的不過是長相撕守,能夠隨對看見彼此,守在對方的身邊而已。這個小小的願望為什麼會面臨這麼大的阻力,甚至連他們本身都不自覺的限制住自己?

“我不知道這事,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小野貓為什麼不告訴他已懷孕的事?懷孕是件喜事,他有權知道。

說到這個,敏兒的火氣更旺了,一出門就是快兩個月才回來,他會知道才有鬼。

“你如何能知道?一聲不響的離開山寨,一去就是快兩個月才回來,小姐不過懷了三個月的身孕,要跟誰說去?鬼嗎。”敏兒愈說愈生氣,音量也愈來愈大。

眼看房子要著火了,秋飛趕緊趨前勸架.“敏兒姑娘,襲人剛回來還搞不清楚狀況,你就別再責怪他了。”秋飛熟練的當起和事佬,寨裡的這位置向來由他穩坐。“而且以錢小姐目前的狀況,咱們實在不宜討度喧譁,打擾她的安寧。”

“喂,你別說的像是小姐已經死了,她還好得很呢!”這次她能撐得過這一關,著實教敏兒吃驚,她還以為她會香消玉殞。

“她真的沒事?”只要她能活下來,挨再多的巴掌都無所謂。

“騙你幹嘛?”敏兒哼道。要不是秋飛的話有幾分道理,她還沒罵夠哩!

“哪她一為什麼還昏迷不醒。”為什麼不張開眼瞞看看他,他已經回來了啊!

“你若流了一大桶血,包淮你也會昏過去,睡得跟死人一樣。”真受不了這群沒常識的男人,一個比一個蠢。

“她流血了?”這怎麼可以?他的小野貓怎麼可以受到任何傷害?

他那張慘白了的臉竟比小姐的還白,這真是太誇張了。

敏兒幾乎當場笑出來,一肚子的氣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總之你看好小姐就是。我和秋飛大哥先走了。”敏兒拉著楞頭愣腦的秋飛離開襲人的房間,當沒幾分鐘和事佬的秋飛則是滿肚子疑間,敏兒姑娘的情緒變化不可謂不快。

敏兒和秋飛像一陣風似的離開房間,但敏兒那一席話卻盤繞在襲人的心底,久久不能徽去。

他的確自私透頂,他不得不承認。他一味的想要她,一味的限制她,探怕她飛掉。他的愛是不是過重,也過多了?

他承受得起嗎?他的小貓兒承受得起嗎?過去他不願意面對這些問題,但這些隱藏其後的事實,隨著時間流逝、種種事情發生,一件件的浮上台面,教他無法再逃避。

他該放她走嗎?他能嗎?為什麼僅僅是一想到分離,就教他心痛到難以呼吸,彷彿某人抽走了他的靈魂一樣?

版訴我吧,小野貓。告訴我答案,睜開你的眼看看我,你將會看見一個為情所苦的男人。

也許是心有靈犀,沉睡中的美人兒竟然張開雙眼,回應他心底的呼喚。

“襲……人?”錢雅營虛弱的喚著他的名字,眼眶充滿了淚水。

“是我。”他也哽咽到難以開口,這是他成年以來第一次流淚。

“你回來了。”她好高興,她知道他一定會回來的。

“我回來了。”握住她的手更用力使勁著,給她溫暖,也給她保證。“我發誓我再也不會離開你。”這種心如刀割的分離,一次就夠了。

“我相信你。”他誠摯的眼神令她的心一片暖烘烘,她隨即想起孩子的事。

“我流產了,孩子……沒了。”她的眼淚撲簌簌流下。她真沒用,連孩子都保不住。

“沒關係。”他自己也心痛不己,但此刻他又能說什麼?

“我們會再有孩子的,對不對?”她的口氣殷切,急於聽見襲人的保證。

“對,我們會再有的。”雖然嘴裡這麼回答她,但襲人的心中早已做好決定,他不會再碰她。他不會讓自己的再一次傷害她的身體,他不能。

“你該休息了。”他溫柔的拭去殘留在她眼角的淚水。

“不準再哭了。”再哭下去,她又要倒下了。

“嗯。”她柔順的閉上跟睛,隨即又想起某件要事拉住他的手。

“不要離開我。”

“我不會。”

“永遠嗎?”不知為何,襲人過於溫柔的態度令她感到害怕。

他該說謊嗎?他要如何告訴她,他正考慮把她還給錢家莊這事,即使這會使他如陷地獄,為了她的幸福,他也得咬牙照做。

“你為什麼猶豫?”立場好像反過來了,通常急於要求保證的人是他。

“你別胡思亂想,”他低下頭給她一個溫柔、纏綿的深吻,吻掉她所有的疑慮,“快睡。”

咦,他好像沒給她答案?這是她入睡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愛情的力量真大啊!”站在秋飛身旁的敏兒不禁嘆道。

“怎麼說?”秋飛打趣的問道。

“你還問?你沒瞧見兩個人都變了嗎?”小姐愈變愈豎強,至於襲人嘛,則有愈趨軟弱之虞。

“這倒是。襲人變溫柔了,不再顯得那樣霸氣。”那可完了,一個土匪寨的大當家要是變成小貓一隻,怎麼令弟兄們服氣?想到這裡,秋飛忍不住擔憂起來。

“別擔心。”敏兒輕拍秋飛的肩頭,示意他不必過度憂心。

“溫柔一點不會使人變得軟弱,襲人仍是襲人。”

“倒是小姐,她——變了很多。”變得對生命充滿了期待,真是件好事。

“哦。”他倒看不出有什麼不同。

“她變堅強了。”她慢慢走到湖邊的草原坐下,秋飛也跟著陪在她身邊坐下。

“要是以前的她,打死她都不會想到為某人犧牲奉獻,她的眼裡只有她自己。”這也是過去主僕不和的原因。

秋飛聞言挑眉,她說的的確很像剛被劫來時的錢雅蓉。

“現在呢。”

“現在的小姐懂得為人著想,懂得接近人群。更難能可貴的是,她想活下去,想和襲人攜手走完人生路。”

“這件事對她來說,很困難嗎?”求生是人類的本能啊!

這也值得大驚小敝?

“很困難。”敏兒十分肯定的回答秋飛,“我曾認為,以小姐孱弱的體質絕對活不過二十歲,顯然我錯了。”說完,她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其中帶著濃濃的祝福和些許的不捨。

“她對襲人的愛使她在這次的流產中撐了下來。我還以為我們就要失去她了。誰也沒料到她竟能表現出如此強韌的生命力。或許是想見襲人的使她用盡全力,拒赴鬼門關吧!”所以說,這就是“愛情”令人無法瞭解的地方。

“這是件好事,你怎麼反倒一臉悲傷?難道你不希望錢小姐的身體能愈來愈健康?”敏兒雖然隱藏得很好,但還是被眼尖的秋飛一眼看穿。

“我當然希望。”既被看穿便不必再假裝下去。“我只是想到小姐既然已有襲人照顧,我也該離開了。一時間忍不住不捨的情緒罷了。”

“沒人要你走啊!大家都喜歡你,也希望你能留下來。”

敏兒既聰明又豎強,頗具麗清之風。走了個麗清來了個敏兒,大夥高興都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要她走。

“謝謝你,秋飛哥,也謝謝大家。”敏兒瞭解大夥兒的好意,但她有自己的理想,無法留在山寨。

“你謝謝大家,但還是要走。”傷腦筋,她怎麼如此固執呢?

“我是要走,但不是現在。”現在仍不是個好時機,小姐的身子還沒完全恢復過來,她還不能走。

她抬頭看看天邊的晚霞,真美!可惜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她該去熬藥了。

“我得去熬藥了,改日有空再談。”她一骨碌的從草地上爬起來,不待秋飛回應便溜得不見人影。

秋飛只得對著她遠揚的背影嘆息。唉,怪女孩一個!年紀輕輕就有一身好醫術,家庭背景卻是一團謎。待人謙恭有禮,懂得分寸,該發飆的時候又能不懼惡勢力,有情有義,只可惜生為女兒身,多少折損了才能,限制了發展機會。

“秋飛老弟,你喜歡她?”不知躲在旁邊多久的段一豪突然冒出來嚇人。

“段老,是您啊!”不然還有誰會用這種銅鑼嗓子嚇人?

每回和他說話就像在練膽子,他的聲量真是奇大無比。

“除了我以外還會有誰?”不是他段一豪自誇,放眼全益州的山寨,除了他之外,再沒誰有這麼大的聲音。

“的確。”據說“兇匪寨”的人都是大嗓門,滿口髒話粗鄙不堪。他個人是沒有什麼意見啦,只不過好奇溫文儒雅的老當家怎麼會跟段一豪是生死之交,甚至在他死後仍交代秋飛他們要和“兇匪寨”繼續往來,保持友好關係。

“你喜歡剛才那個姑娘?”段一豪銅鈴般的大眼閃過一抹精光,高深莫測。

“您是說敏兒姑娘?”真是愛說笑。“沒這回事,我只是將她當妹妹看。她的醫術這麼高明,醫好了不少弟兄的病痛,我對她敬佩萬分。”但也僅止於此而巳。

“哦,這樣啊!”段一豪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眼中充滿算計的光彩。

“我是來向你辭行的,我和手下要回山寨去了。”段一豪朝秋飛輕點一下頭,算是告別。

“這次承您大力相助,感激不盡,若非您的幫忙,‘清靈寨’早就化為烏有了。”哪還能在此閒聊談天。

“不必放在心上,”段一豪用力大拍秋飛的肩頭,差點把他拍到地下去。“你欠我的人情,我會連本帶利跟你算個夠。”他段一豪從來不做虧本生意,和老當家大大不同。

秋飛聞言不禁汗毛豎立,根根站起來報數。真恐怖,不知道段老會出什麼主意要他還這個人情,該不會是要娶他那粗野奔放的女兒吧?思及此,秋飛嚇出一身冷汗。他雖未曾見過段雁舞,但光憑她那響遍益州山區的粗魯名號,就不難想像她的蠻勁。再加上段老可柏的長相,不用多想也知道,歹竹絕對不會出好筍。她的長相必定十分醜!

“哈、哈、哈!別一臉白痴相,這個人情不會太難還。”段一豪再度敲起大鑼,笑聲響徹雲霄。

秋飛卻是一臉青白!

“再會了,秋飛老弟,等著我出招吧!”段一豪手背在身後,得意的仰天長嘯轉身離去,留下秋飛一個人杵在原地深深嘆息。

好一個多事之秋!

自“清靈寨”差點被攻破之後,襲人更加謹慎的看守山寨,不但加強了崗哨的守衛,下更多的偵測地點,以防錢衛然再次攻擊。

早該讓她走的,不是嗎?早放了她,就不會有那麼多麻煩,更不會議錢衛然有燒燬山寨的機會。雖然他只燒了柴房及西廂房,但對“清靈寨”而言,任何一磚一瓦都是老當家的心血,也是大夥共同的回憶。現在他們雖然重建了西廂房及柴房,卻也只是模仿,建得了屋形卻築不起過去那段成長的歲月。

他的理智一直催促著要他採取行動,然而他的感情卻背道而馳。

一個月前的今天他答應自己,要將小野貓送回京城,一個月後的今天卻不見自己有絲毫行動。他是怎麼了?他不是一向果斷豎決,只要是做好的決定就從不拖延,為何這次會讓他難以行動,光想到要分離就痛苦不堪呢?

“襲人。”

促使他變得躊躇不安的美人兒此刻正用最甜美的聲音呼喚他,襲人覺得自己稍稍堅強的決心又軟化下來了。

“怎麼了?”他的小野貓正站在他身邊,從背後張大雙臂緊摟坐著的襲人,就像一隻向主人撒嬌的貓眯。

“沒事。”

怎麼會沒事?她想問他這一個月來,他為什麼不碰她,僅僅只是擁抱她?

就連他的擁抱也變了,變得小心翼翼,好像她是一座易碎的陶俑。他仍舊在每晚臨睡前親吻她,仍舊熱烈,同樣纏綿,但除此之外就沒別的。以往熱吻之後的熱情舉動全消失了。她變醜了嗎?流掉孩子之後就不配再稱為“女人”了嗎?

她愈想愈難過,豆大的淚珠一粒接著一粒,欲罷不能。

“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哭?”原本被纏得十分愉悅的襲人很快的便發現滴在肩頭的淚水,他慌亂的轉頭將錢雅蓉攬過身,讓她坐在自個兒的膝上。

“你在生氣,對不對?”一定是這樣的,否則怎麼會不碰她?分明是在同她嘔氣。

“我?”真是胡說八道,他哪有氣可生?就算有也是對自己,怎麼捨得生她的氣?

“我沒生氣。”她的身體才剛恢復,可能還有點情緒失調,讓著她一點好。

“還在騙我,你明明就在生氣,你氣我沒有照顧好自己,流掉孩子讓你當不成父親。”她愈說愈難過,差點喘不過氣。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他連她懷孕的事都不知道,哪會拿這事來大作文章。他的確難過,畢竟那是他的孩子,雖然是未成形的嬰兒,但仍是他的骨肉。

他在乎的是她,偏偏她一點也不懂,無法瞭解他夜夜難眠,睡在她身邊卻又不能碰她的痛苦。對他來說,這種酷刑有如身陷地獄,他卻心甘情願的忍受下來。他為的是什麼?

還不是為了這個小苯蛋!她卻莫名其妙的紿他扣上一頂大帽子,說什麼為了流產的事生氣,惹得他不生氣都不行。

“看著我。”他勾起她的下巴,強迫她看他。“你哪來這種荒謬的想法?”真是欠揍。

被襲人捉住下巴的錢雅營,反正要逃也逃不了,不如直言算了,心意既定,她卯上他的眼睹。

“誰教你的舉止怪異,跟以前都不同。”她豁出去了,什麼教養和矜持,全去死吧!

真會冤枉人,他不是更溫柔、更保護她了嗎?這也叫“舉止怪異”?

“怎麼個怪法?”他可以寵她、讓她,但絕不允許她無理取鬧。

“你——”她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瞼。想歸想,跟說出之間還有一段距離。

“你——”襲人低聲的威脅,他最討厭做作的女人。

“好嘛!”豁到底了!她閉上眼睛不敢看襲人,噼哩啪啦的開口說清楚。“都是你啦!你不碰我了,我一定是變醜了,要不然就是你還在氣我流產的事,否則怎麼會到現在還不跟我親熱。”

沒反應?她一定說中事實了。

“張開眼睛。”襲人真會被她氣死,這小妮子滿腦子漿糊,苯得徹底。

相處了近半年,她不會聽不出火山爆發前的徵兆。她趕忙聽話,張太一雙無辜的眼睹看著襲人。

“苯蛋!你聽清楚了。”這是他第一次解釋,也是最後一次。“我不碰你,不跟你是因為我愛你,怕你再次懷孕,生命會有危險,並不是因為你變醜了或是流產的緣故。”

“真的?”她不敢相信,原來從頭至尾都是她亂猜。

“不許再懷疑我——。”他的話還沒說完哩,就教膝上的錢雅蓉給撞得差點掉下椅子。

“你說我是苯蛋,你又何嘗不是傻瓜。”她平靜的看著他的眼睛,雙手勾住他的頸子。

“我自個兒的身子比誰都清楚。敏兒說我的身體愈來愈強壯了,你沒注意到我已經不像以前,說倒就倒嗎?”

經她這麼一說,他才發覺她的確比以前健康多了。

“繼續。”要說他是傻瓜,最好有個能說服他的理由。

“所以,別把我想得像個藥罐子,弱不禁風。”她愈說愈得意。

“你現在神氣未免太早了點吧。”襲人忍不住潑她冷水。

“敏兒姑娘說你可以再懷孕了?”答案若是“可以”,那第一個要跪著謝天的人就是他。

“她……她沒這麼說。”錢雅蓉忍不住內心的失望,她曾追問過敏兒,無奈敏兒但笑不語,面帶難色,就是不給她正面的答覆。

“那,我還是得送走你。”該死!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對待他們?既然註定他們無法結合,為什麼要安排他們相遇?

他放下錢雅蓉,倏然起身。

“送……我……走。”她的耳朵沒聽錯吧?

“沒錯。我要送你回京城。”他露出一臉堅決的表情,嚇壞了身陷五里霧中的錢雅營。

“回……京……城?為什麼?!”他好狠,就因為她不能再懷孕就這樣對待她?

“因為我無法日日夜夜看著你卻不碰你,因為我知道你不會乖乖喝下避孕的藥汁。”他生氣的大吼,狂暴的手掃過之處全成了碎片。

“夠了。”他用手掩住自己的臉,“讓我們結束這場痴戀吧,不要再折磨彼此。”

他累了。這場痴戀如狂風暴雨般席捲而來,困住了他的靈魄,使他的心從此不再自由。他不怕,他什麼都不怕,但如果這場戀愛的結果必須以小野貓的生命做代價,那他情願放了它,即使那意味著他會從此孤單過一生。

他們的愛是一種折磨嗎?錢雅蓉無法理解。她只知道她愛他,可以為他做任何事,只要不趕走她。

她衝向前,死命的抱住襲人的身子。“我會喝的,你叫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只求你不要趕我走。”什麼自尊、驕傲,全滾到地獄去吧!她只要襲人,只想看見他那一張迷醉人心的俊臉。

“小野貓……”他又何嘗願意送走她?只不過她實在太不聽話,老想著懷孕,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放開我吧!”

“不要。”

“你不聽話就送你走。”襲人使出狠招,錢雅蓉應聲而放。

“你不會要我走吧?”錢二小姐此生頭一遭這麼委屈,她是真的愛瘋了這個自大的土匪頭子。

“不會,永遠不會。”他狠狠的吻住她。他認了,無論是天降神兵或者皇家大軍都休想將他們分開。他給了她兩次機會,兩次她都遺擇留在他身邊,這份心意令他感動。

他或許只是個土匪頭子,但他對她的愛卻不輸任何人。

窮其此生他都會守在她身邊,照顧她一輩子,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那我們……”錢雅蓉無法相信自己會這麼厚顏無恥,但她真的很想念他的身體。

“不行,等你喝了敏兒姑娘的藥汁再說。”襲人咬牙拒絕她的邀請。這小魔女,競然在大白天考驗他的耐力。

“現在睡覺。”他半是恐嚇半是勸告,一路將她嚇到床上乖乖蓋上被子睡覺。

“睡吧。我保證沒有人會來打擾你。”襲人輕吻一下她的額頭,對她露齒而笑。

錢雅蓉就在她最愛的容顏之注視下沉沉睡去。

“小姐睡著了?”敏兒輕輕的出聲,稍微嚇著了襲人。

他轉身面對她,“嗯。”

“我剛好端藥過來,見門沒關,所以……”接下來的動作不必多加解釋。

她輕輕的將藥放下,無視於滿屋子的凌亂——方才被襲人砸的。

“我有話跟你說,可否借一步說話?”敏兒頷首示意,要襲人跟出去。

襲人毫不猶豫的跟上前,對於敏兒三番兩次救了錢雅蓉的命這事兒感激不己,只差沒將她當神一樣拜。

“你和小姐的對話,我都聽見了。”門沒關,總不能說她是偷聽吧?

“哦?”這個山寨還有秘密嗎?

“小姐好像執意要留下來,”敏兒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自然而誠懇。“這樣也好。”

“你贊成她留下?”她是個僕人,可是襲人老覺得她不是一般的丫環。先撇開她的超凡醫術不談,光是她沒大沒小的態度就教人起疑,上回還打了他一巴掌哩!

“那當然,留在你身邊她才可能活命,若是將她送回京城,我敢向你保證,不到一年她就會歸西。”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襲人不由得嚴肅起來。

“此話怎講?你憑什麼這樣認為?”該不會是在安慰他吧?

“就憑這次小姐流產能大難不死,並且奇蹟式的迅速復原,我認為小姐對你的愛是她求生的來源。”她嘆口氣。近四年來的勞心勞力還比不上一個男人的愛情滋潤,說她不嘔,那是騙人的。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只要你能在小姐的身邊繼續支持她,她的身體就會漸漸好轉,甚至能生好幾個孩子,這就是人的意志力。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卻是千真萬確。”有些事情是不能由醫學的角度來看。

“若真是這樣,我一刻也不會離開她。”太好了,他們的未來總算出現一線曙光。

“你願意向我保證,會用你的一生來維護小姐的生命嗎?”聽到他的保證之後,她才能放心的離開。

“我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