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已深,當所有人都沉沉的進入夢鄉之際,在已沒有人跡的街道上卻出現了個人影,瞧它倉皇的逃入黑夜的懷抱,似乎不想讓人知道它曾來過,甚至不想讓人知道它的存在似的消失在街道的另一邊,而夜色就這麼隱沒了它的身影,讓一切又歸回原先的平靜。

如果有人曾撞見那人影,就會發現那是一名女子,一名滿臉驚慌失措的美麗女子,她的樣子像是闖了什麼大禍,或是剛剛做了什麼壞事,而這一切都將隨著她的離去而沉寂在黑夜之中。

街燈似乎在說著:下會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會有人知道的——第l章早上,上班的人潮裡,混著上學的學生們在街上來來去去,他們略帶沉重的腳步,面無表情的臉孔像在抗議著一成不變的生活模式。

一臉沒睡好的李若筠試圖讓自己提起精神進入辦公室,只是她根本提不起勁來,所以一進入辦公室就整個人趴在自己的桌面,心中在為某件事七上八下的忐忐不已。

“喂,昨晚的生日派對過的怎麼樣啊?”一隻大手從若筠背後出其不意的攻擊,企圖驚嚇對方。

“當然好啊!”若筠直起身子面對同事,暫時丟開擔心的事,忍不住話中有話的自嘲,“那提醒著我明年就二十六了,天啊!沒想到我的人生已經走了四分之一了。”

另一個人好笑的回答,“我們這邊都已經過五分之二了。”

若筠一笑,她是這間辦公室年紀最輕的工作人員,也難怪那些人聽她這麼說,反倒露出一臉的下贊同。

就在這時,有個年紀較大的中年人進門,他看著所有的人問:“你們一大早就在玩數字遊戲,可真有精神。”

“早,主任。”有點驚訝的,所有人都看著最後進來的人。

若筠則代表所有人發問:“你今天來的可真早。”

“是因為今天一早要開會,所有主管級以上的人員都得到,所以我才破天荒的這麼早到。”主任一邊說著,一邊走到自己辦公桌前開始整理資料。

馬上有人贊同的點頭,“這樣也好,平常模魚模到十點多才來上班,要找人籤個文件老是找不到人。”

這話惹來主任的一個白眼。他們不知道身為主管就有這麼一點特權嗎?主任眼一睨,“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那人不以為意,雙手一攤的表示,“現在起,我只好當啞巴羅!”

若筠看著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雖很認同剛剛同事的意見,但她聰明的不表示任何意見,因為主任早上有著低氣壓症候群,不到中午是不會恢復正常的。“今天中午吃什麼?”

才剛坐下就聽到有人這麼一問,若筠不禁啞然一笑,他們這個部門就是跟別的部門不一樣,這裡清一色都是男人,還是做黑手的技術工程人員,所以來往對話之間都比較直接。

“喂喂喂,才剛上班,早餐也才剛吃,你就已經在想午餐要吃什麼了,你可真像豬耶!”

“民以食為天,吃飯最大。”

爭論中,有人把頭一轉,問著一旁的若筠,“你要吃什麼?”

若筠對於突然轉向自己的問話早已經習慣,她聳肩的舉起雙手,“別看我,我等一下要出去,中午下會回來了。”

“是下是昨天晚上釣到什麼凱子了?”

同事隨意提起的話題讓若筠心中一驚,冷不防的,她手中的東西瞬間全掉到地上,引來所有人的注意,大夥都豎起耳朵準備聽著下文。

“喂,他說的不會是真的吧?”大夥會有這樣的反應,全因為若筠的表現真的太奇怪了。

昨天是若筠二十五歲的生日,所以一群人不但為她開慶生會,更乘機聚餐吃暍玩鬧,只是,最後若筠因時間晚了而先行回去,走時人已有幾分醉意,卻堅持所有人不必送她,她可以自行招計程車回去。

“怎麼可能?”若筠擠出笑意,發現大夥正用好奇的眼光直盯著她看,她不自覺提高音量,“你們想像力也太豐富。”

主任對他們的話題不感興趣,拿起準備好的資料走到門口,“我要去開會了。”“主任,我跟你一起走。”若筠像抓住護身符般。

主任看著她在走廊上鬆口氣的樣子,不禁一臉奇異的將她打量了一下,他問出心中的疑問,“昨晚不會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吧?”

“這個……”若筠對主任有種特別的情愫,所以她承認的點點頭,是發生了一點事,“昨晚我暍得醉醺醺的,也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是當我醒來時,卻發現我旁邊躺了一個男人。”

“若筠!”主任腦海中閃過最直接的想法,他驚駭的叫道:“難道你殺人了?”

“拜託,你想到哪裡去了!”若筠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她還下至於暍了酒就性情大變。她試著回想昨晚斷斷續續的記憶,“其實我也不確定怎麼發生的,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個男人還活著。”

“難道……”主任總算抓對方向了。

若筠突然臉紅得像熟透的番茄,她的目光不知該往哪裡擺,最後,她低著頭承認,“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

“你還只是一個……”這種事雖常聽說,但發生在若筠身上就令人難以相信。主任嘆氣的說道:“不能說你是個孩子,但你的美麗卻是公司裡大夥公認的,那……那個男人的態度——”

“不知道,”若筠趕緊解釋:“因為我昨天晚上清醒過來後,就像逃難般的跑掉了,根本沒跟那男人面對面談我們之間所發生的事,所以……”

拜託!現在回想昨晚的情況,若筠還是忍下住的從頭紅到腳。

“那你知道他是誰嗎?”

主任心想,若筠不是那種隨便會找男人上床的人,他若沒猜錯,這應該是偶然的一夜,主任搖著頭嘆氣,現在開放的連這種事都熱門得很,他真的是跟下上潮流了。

“不知道,但若讓我再見到他,我想我還認得,”昨晚她醒來後雖驚慌,但也曾認真的凝視著那張睡臉。她的口氣一變,痴醉般的嘆道:“說真的,他長得還滿帥的。”

“這事還有人知道嗎?”“沒有了,主任,你要幫我保密,”若筠千拜託萬拜託的要求著,“我把你當成父親一樣,所以才跟你說這事,拜託你!千萬下要說出去。”

“我當然會幫你保密,”主任拍拍對方的肩安慰道,“聽我的勸,去檢查一下,小心後遺症。”

後遺症?若筠根本沒想過會有什麼俊遺症,經主任這麼一說,她的確是該多注意一點,畢竟一次就中獎不是不可能,天曉得如果有了,她要到哪裡找孩子的爹?“嗯,”若筠發現時間不早,點頭表示聽進對方的話了,“我得走了。”主任望著若筠離去的背影,對於世風的改變,只有搖頭嘆氣的份了。

☆☆☆“醒了?”

江啟毅笑看著一臉睡意未醒的男子,雖說有點精神不振的樣子,可這模樣更加的吸引人,也難怪多少女人自動對他投懷送抱。

凌子揚搖搖仍搞不清現況的腦袋,勉強的點了頭,“算醒了吧!我頭痛得很。”

那是當然,昨天他可暍了整整三瓶的烈酒,今天一早還能起床,已經算下錯了。

江啟毅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開口問:“昨天你碰上的那個美女,後來怎麼樣了?”

昨晚他們一起去暍酒,在店裡遇到一位暍醉酒的女子,本來只是開開玩笑,沒想到那女子竟纏著凌子揚下放,最後兩人還一起離開,接下來他就不知道他們有什麼樣的發展了。

“跑了,”凌子揚有點懊惱的說,“還偷了我的東西,可惡到極點!”

他可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他對於昨晚的記憶並沒有留下多少印象,只知道兩人的熱情一觸即發,然後睡著的他就一覺到天亮,隔天卻發現對方早已不見蹤影。

“原來是遇到仙人跳。損失了多少?”下過有點奇怪,這種騙財的行為應該不是在事後才拿人錢財的吧?據他所知,不都是事前乘機迷昏當事人嗎?怎麼這次有點特別?“一枚銀戒。”凌子揚咬著牙忿忿的說著,那口氣奸像是遭受多大的損失。“銀戒?”江啟毅以為會聽到多少鉅款,結果只是一枚戒指,愣了一會,皺起眉頭看向凌子揚,“我有沒有聽錯?一枚戒指而已,你為什麼氣成這樣?”凌子揚狠狠地給他一個白眼,沒好氣的道:“那可是我們家代代相傳給當家女主人的信物,它下是一枚普通的戒指,可以說誰擁有它,就代表那人是我未來的老婆。”

這種說法江啟毅可是第一次聽到,他帶著高度的興趣說:“嘖嘖,那我可很好奇,區區一枚戒指,竟能逼你就範,讓你步入禮堂?!”

就他所知道,不知有多少女人想套住凌子揚這匹狂放的駿馬呢!那些女人若知道這消息,肯定用盡辦法將銀戒弄到手。

凌子揚一臉認真的解釋,“你可別小看那枚銀戒,它可是會自己挑主人的,要能戴得上它的人才是我命中註定的老婆。”

“命中註定的?”江啟毅本來就半信半疑,但看凌子揚認真的態度,不禁訝異的問:“你真信?”

凌子揚苦笑的聳了聳肩,“不得不信,我歷任女友都試過了,就沒一個戴得上。我本想這麼多人中總有一個合銀戒尺寸,只是這銀戒似乎有自己意識,不論怎麼試就是沒有辦法。”

凌子揚為了找到這銀戒的主人,他接近各式各樣的女子,而且交往的時間從不超過半年,別人說他花心也奸,說他用情不專也罷,他這麼做,可是在為自己找老婆啊!“邪了。”江啟毅忍不住一笑,那態度說著:他還是下信。

“它已經傳了大半個世紀了,而且屢試不爽,從我爸到我爺爺到我曾爺爺到曾曾曾……爺爺,這可是有族史做見證的。”凌子揚言之鑿鑿,有些事情下信也得信,雖說它真的有點詭異,但即使現代科學如此的發達,總還是會有無法解釋的現象。

“果然,有血統的人都很奇怪。”凌子揚貴族的作風跟他們這些小老百姓就是不一樣,江啟毅喃喃道,只是他忘了自己的家世也差下到哪裡去,他跟凌子揚可是表兄弟。

凌子揚不是很高興的瞪著他,“喂喂喂,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有意思。”江啟毅轉移話題的笑道:“這次回來做什麼?”

“避難啊!”一想到這個,凌子揚忍不住頭一垂。

“避難?”江啟毅好笑的將凌子揚上上下下看了一遍,這或許不是第1次,但見他無奈的樣子倒也好玩,“幹嘛!誰要追殺你這位大少爺?”

“我跟玫兒吹了,可是她不死心的硬纏著我,我都快瘋了。”

玫兒是凌子揚最近交往的美籍華裔女孩,人不但漂亮,還十分能幹,只是,當他發現她也不是銀戒的王人後,便不想與她交往下去,只可惜玫兒不這麼想。“原來是報應啊!”

“你說那是什麼話,我以為我們是同一陣線的。”凌子揚眼一瞪,知道江啟毅身邊的女友不比他少。

江啟毅的花史跟凌子揚可說是不相上下,兩人在年齡上只有兩、三歲的差距,外貌卻是一樣的出眾,所以多少女子想博得兩人青睞,若能嫁其為妻,那就是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但我可不像你處處留情,我可是見好就收。”

“我不懂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我可比不上你的好條件啊!”江啟毅認真的開始解說,“先來說說血統好了,你們家上可追溯到清朝的名門貴族,這一點我就比不上;第二點,誰不知道你們家可算是世界首富……”他想了一下最近看到的,“套一句女人常說的,天生麗質難自棄,依你這樣的英俊瀟灑,女人不倒追你才怪。”“瞧你把我說的像是什麼種馬似的。”凌子揚頗不是滋味,他那是什麼論調,真是令人生氣。

江啟毅不認為自己的說法有錯,反問:“我有說錯嗎?”

“你說的都對!”凌子揚沒好氣的回道。

江啟毅瞥了一下時間,提醒的說:“時間快到了,等一下要開會,既然你以專員的身分到這裡來視察,我想你該好好的盡一下責任。”

“喂,我可是來玩的。”凌子揚不悅的表示,他以為江啟毅知道那只是一個藉口罷了。

“抱歉,你既然是未來的接班人,當然有必要了解一下公司運作的過程,再說,這對你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

凌子揚眼一睨,表情變得深沉,“我以為你知道我的心思。”

“我是知道,但老女乃女乃下懂啊!”江啟毅比著一旁的地球儀譏道,“她可希望你能繼承伯父的偉大事業。”

“所以你就幫著她來壓我。”凌子揚無奈的笑笑。

江啟毅認真的說:“請記得!這間公司是你名下的某一間而已,而我又是這某間公司的小小總經理,自然拿人家薪水就得幫人家做事。”

“別騙我了,你以為我下知道老女乃女乃要你到紐約接金融中心的總裁,是你不要罷了,不然你現在也跟我一樣,被逼著喘不過氣來。”

“誰叫我的繼承順位在你的後面。”

江啟毅的語氣可不是嫉妒,而是很慶幸,所以凌子揚馬上氣惱的瞪他一眼。“你乾脆把我殺了,這樣你馬上就可以高高在上了。”

這對錶兄弟皆是財團裡的主要人物。凌家在各地都有著規模不小的分公司,而主要據點又以北美為主,雖下是握有絕對的經濟大權,但也是不可小覷的家族,只要凌家願意,動搖一下經濟市場也未必做不到。

凌子揚是凌家直系家族的孫子,以繼承順位來說,他非但排名第一位,更是唯一的直系孫子,所以凌家老女乃女乃莫不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他身上。

江啟毅輕鬆的一笑,不再表示意見,兩人都很清楚,他們是半斤八兩,若不是天生的責任,他們還寧願去當小小的白領階級,朝九晚五,過著自己想要的簡單生活。

☆☆☆有那麼一剎那,若筠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所以她本能的扭頭轉身就走,可是當她踏出辦公室,沒錯呀!看見門上三個大字“技術部”,沒走錯地方。“你在做什麼?”若筠轉身看著身後的主任,一臉困惑的指著自己身後的辦公室,“這裡怎麼了?”

主任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點都下覺得奇怪的解釋,“總公司派人來視察,所以大夥把辦公室徹底的打掃了一遍。”

“難怪!”若筠走進辦公室,突然驚叫著:“原來我們辦公室的地毯是藍色的,我一直以為是鐵灰色的呢!還有,這花瓶只在我報到的那天見過一次,之後就不知道被放到哪裡去了。”

主任好笑地拿起花瓶看了一下,“那花瓶一直襬在那裡沒有動過,連裡面的水都還在,所以當他們發現它的時候,說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意思是說,這辦公室若沒人整理,準是一個垃圾場,一個東西常會被堆積到讓人忘記它的存在。

若筠在置物櫃上發現一個眼熟的袋子,她皺起眉頭拎起袋子,“這麵包不會是上個月我買回來當消夜的吧?”

一個正在清垃圾的男人抬起頭回道:“反正是真空包裝,不會壞掉,放著,誰想吃就可以吃了。”

若筠聽了差點沒有昏倒,嫌惡的皺了皺鼻子,“天啊!我都不知道我一直待在垃圾堆裡。”

“沒辦法,誰叫這裡清一色都是男人。”這聲音還帶著一點自豪。

“是啊!”若筠被打敗的喃喃念道:“或許我該申請調職到行政部門。”

“不要啊!”若筠的宣言馬上引來許多驚怕的叫聲。有人叫道:“若筠,你可是我們這裡首屈一指的女工程師耶!”

對於這句誇獎,若筠倒是一點也不高興,“如果你不加上那個‘女’字,我可能會覺得很受用。”

若筠的工作能力在同事間是屬中上,卻一直沒有什麼特別的升調機會,畢竟這社會男女不平等的地方還是很多,不過,滿意現狀的她卻不曾抱怨。

“嗯哼!”一直在旁邊不說話的主任終於開口了,“說到這一點,我想有件事該讓你知道。”

若筠漫不經心的回應,“什麼事?”

“總公司來的專員要巡查各部門,所以……”主任有所顧慮,不太敢直接把話一次說完。

“所以什麼?”若筠有種不好的預感。

主任避開她不信任的眼光,有點心虛的繼續說下去,“所以要每個部門推派一位人員,帶領專員參觀各部門的工作流程。”

主任的話雖還沒說完,可是她也已經猜到八成。她冷冷的問:“你該不會是……”

“沒錯,”主任知道她的不悅,連忙搬出剛剛捧她的話敷衍道:“你可是我們這裡首屈一指的女工程師,沒有人比你更合適了。”

“主任,你忘了把那個女字去掉。”湊熱鬧的聲音響起,馬上引來一群人的笑聲。

“你們……”若筠氣得緊握拳頭低問:“你們想知道我穿幾號鞋嗎?”

“要我們送鞋子給你嗎?”有個人異想天開的問。

“意思是……”她陰沉的擺出柔道的基本架式,“欠踢!”

“若筠,別這樣,你知道我們這幾個大男人都不是你的對手。”主任被大家一推,硬著頭皮直接跟若筠面對面商量,“想技術部清一色都是男人,除了你沒有人上得了枱面,你可是我們技術部之花耶!”

這裹沒有人不知道若筠是黑帶高手,其實,剛開始時沒人知道,直到有個無聊的人想吃她豆腐被她教訓一番之後,再也沒人敢小看她,而且當她生氣的時候,大夥都是避得遠遠的。

這話說得若筠火氣消了一半,她無奈的在自己位子坐下,自嘲的說:“還是最醜的花。”

“奸了,好了,就這麼決定了,”見若筠有軟化的意思,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主任更打鐵趁熱的哄道:“你現在就先到會議室報到,讓專員認識認識你。”“我一個人去?”她下是很喜歡跟公司裡的高層領導見面,因為那些人自視甚高,不好相處。

“奸吧!”主任搖了搖頭,“反正我也要到那邊開主管會報,我們一起過去。”

在往會議室的路上,若筠忍不住的抱怨,“我真的不行,為什麼要挑上我?”

“大夥都忙。”

一個簡單得可以的藉口。若筠冶冶地強調,“我也忙啊!”

主任不以為然的搖頭,因為他已經事先查過了,“我知道你的報告剛呈上去,所以這幾天你會閒一點。”

“你這隻老狐狸。”被抓到把柄的若筠恨恨的咬牙瞪視他。

“我可是你的主任耶!”看見女孩不悅的反應,主任最後安撫的交代,“你只要讓他大略的看過一次就好了,反正專員嘛!又不是稽核人員,不會影響到你的升遷,當然,如果專員高興的話,或許大夥可以多拿筆獎金。”

若筠在走廊外面看著會議室裡的兩個男人,不是很在意的問:“他到底足何方人物啊?”

“就是那邊高個子那一個,”主任指著其中一人說,“聽說是董事長的侄子。”在看清楚那個人的長相之後,若筠面色驟變,一臉蒼白,捂著嘴不信的搖頭,也不管主任驚訝的表情,轉身就要走,“我拒絕,我不要過去,我……我要請假……我要辭職!”

若筠說什麼也不可能過去的,只是他們已經無法退縮了,因為對方已發現他們的存在,並揮著手要兩人過去。

“不管發生什麼事,等一下再說。”主任硬拉住她,雖下懂她的反應,但就是不能臨陣月兌逃。

“吳主任,我們正好在說明天就從技術部開始先看,你們那邊派出哪位做嚮導?”一箇中年人笑著問。

吳主任拉著若筠上前解釋,“這位是李若筠,是我們技術部唯一的女工程師,我想由她來為專員帶路解說是再好不過的了。”

“李小姐。”凌子揚禮貌的點了頭。

“那明天一早就在這碰頭,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吳主任拉著她就離開會議室。

一遠離會議室,若筠馬上激動的說:“主任,明天你找別人,我要請一個星期的長假。”

“為什麼?”吳主任無法理解的搖頭,“你有點反常,不像平常的你。”“還記得我早上跟你說的事嗎?”若筠深吸口氣看著他點頭表示還記得,“就是他,我昨晚就是跟他……”

她忘不了當她醒來發現旁邊的他時,心中的訝異和瞬間升起的駭然,那讓她不顧一切的匆忙逃離現場。

吳主任安撫的她道:“若筠,公私要分明,你跟他發生什麼事或有什麼過節我不管,現在,我們談的是公事,領人家薪水就要把份內的職責做好,我下會準你的假的!而且,剛剛在會議室,對方見到你並沒有特別的反應。”

“可是……”

“依我的看法,他可能不認得你了,不然就是掩飾得很好,既然他能,為什麼你下能?”吳主任激勵她,“表現你最幹練的一面出來,讓對方刮目相看,讓他知道你也不是簡單的人物。”

若筠抱著一絲無奈的心情,只能點頭道:“我知道了。”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