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大早,當若筠一進辦公室,馬上引來所有人的注目,因為在這六月炎熱的夏季裡,她竟穿著西裝式的套裝,一絲不苟的樣子,讓人看了不覺也熱了起來。

“若筠,你穿這樣不熱嗎?”一個經過的人好奇的問著,眼光還上上下下的打量她。

“當然熱,你以為我喜歡哪!”若筠嘆氣的說。

說真的,她有點後悔穿這樣來上班,可是,一想到今天要碰面的男人,後晦馬上就被拋到九霄雲外,她告訴自己這點忍耐是值得的,因為她實在怕那天酒後亂性的事被提起,這如果傳了開來,她立刻會成為話題人物,還會因品行不良被公司解聘。

“不喜歡就別笨了,幹嘛穿成這樣。”

除了第一天上班外,大夥還是第一次看到若筠穿的這麼整齊,中規中矩的樣子,讓人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沒辦法,這是下意識反應。”若筠一臉無奈的攤開雙手,知道自己有點小題大作,可是她就是害怕嘛!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反應如何,若筠忍不住的做了預防動作,同時擔心著他是否會提起那天晚上的事,如果他真的提起了,那她該怎麼面對?老實說她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那天晚上的事對她來說純屬意外,她還真希望就當作一場夢,忘了算了!

“什麼意思?”有人不懂的追問。

“意思是我怕碰到。”若筠以沮喪的語氣回道。

“哈!”她的話馬上引來一半以上的人大笑,個個笑得東倒西歪,“誰不想要命了,敢侵犯你?”

“皮癢嗎?”若筠瞪著辦公室所有的人,知道這些人還算了解她,因此不打算跟他們講下去,看看時間她得去報到了,“算了,我還有事要辦,不跟你在這羅唆了。”

才剛走到會議室門口,隔著玻璃窗,若筠馬上就看到裡面的人,而且還下只一個呢!顯然這位凌先生懂得如何打發自己的無聊時間。

正當她在想著該不該打斷人家的好事時,對方顯然已發現她了。她看到裡面那女孩帶著一臉羞赧慌亂的掩面離去,讓她覺得她來的好像不是時候,壞了人家

的釣魚樂。

“早,凌先生。”若筠試著裝作沒看到剛剛所發生的事,向他打招呼。而他自若的態度好像也不介意她的出現,中斷了他的好事。

“若筠是吧?”

“請叫我李小姐。”若筠不打算跟他多做寒暄,心想,只要儘快的將事情辦完,她也就可以儘快的遠離他,“不知您準備好了嗎?如果您沒有問題的話,可以開始我們今天的工作了嗎?”

凌子揚馬上就感受到她所樹起的敵意,雖然不懂為什麼,可是他也沒打探的意思,隨意的點了頭表示同意,反正他來這裡只是為了避開麻煩,巡查下是他的重點所在。

若筠邊走邊說:“那麼,首先我帶您到技術部的辦公室,去了解一下工作人員的工作內容和目前的發展。”

若筠有板有眼的解說,同時小心地跟凌子揚保持著距離,她的聲音裡一直帶著謹慎和戒意。謹慎倒還說得過去,但戒意就讓凌子揚覺得奇怪了,尤其是當他不小心碰到她的時候,她差點就放聲尖叫了。

凌子揚盯著她的一舉一動,不知為什麼,他覺得她有點眼熟,而她那低低柔柔的聲調讓他聽了覺得滿舒服的,因此,他的興趣全放在她的身上,根本沒去注意她在說什麼。

“我注意到你奸像是技術部唯一的女工程師?”

凌子揚望眼看去,這裡全是男性的工作人員,就連雜務也都是由男性擔任,似乎沒有見到其他的女性工作人員。

“是的,”若筠忍不住語帶諷刺的補充道:“要入這部門有點困難,先是筆試、口試,再來是面試,很不幸的,貴公司對女性工作人員有先人為主的觀念,所以一般女性很不容易進這部門。”

當初會選擇這一間公司是因為制度和規模吸引她,接著,是學長在裡頭引薦,加上剛出校園的她並無特別的志向,因此,抱著姑且一試的態度應徵。如果不談公司嚴重的性別歧視,若筠倒是真的滿喜歡這工作。

“那你呢?”聽完她的話,凌子揚忍下住想知道,她能進來一定是有比常人下一樣的地方吧?“你又是如何進來的?”

“當然是經過考試進來的。”不知不覺中,她提高了音量,她很不喜歡他話中的暗喻。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好奇而已。”

看他的態度,若筠知道自己有點反應過度,但她實在是忍不住,她知道他一直盯著自己看,因為怕他看出什麼或想起什麼,她總是能避就避。

時間就在不知下覺中過去了,當若筠發現時,已快中午了,她迫下及待的想離他遠一點,因此,她有禮的中斷他的行程。

“如果您沒事的話,現在是午休時間,我不打擾您了,”她有禮的躬身補充,“在午休結束後,我會在技術部的辦公室等您。”

“不一起吃飯?”凌子揚好心的提議。不知為什麼,他想多瞭解她。

“謝謝您的好意。”若筠禮貌的婉拒,心底不禁咕嚕的念著:小女子承受不起,再說,跟你一起吃飯會讓我緊張得食不知味。

凌子揚望著她的背影一會兒俊,提起腳步跟在她的後面:心想或許她會改變主意陪他一起進餐,說不定也可以知道他是哪裡招惹她了。

意外的,他發現她也有溫婉的另一面,和同事們有說有笑的,就是吝於給他一個笑容,向來是女人自動投懷送抱的他被如此冷落,自然心中頗不是滋味。

李若筠……思,找個機會好好觀察一下,他心裡這麼打算著,或許這樣可以打發在此的一些時間——

突然,他發現有個女職員的眼光一直望著他這邊,凌子揚念頭一轉,筆直的

朝那女孩走去,沒多久,兩人便一起離開。這一幕剛好被若筠看到,她只是不贊同的搖頭嘆氣。

在上午簡單的交談中,若筠發現他似乎下認得她,這讓她鬆了口氣,卻又覺得有點不悅,想不到自己這麼容易被人遺忘。

那天晚上的事那麼容易被忘記嗎?若筠不自覺的模著自己的臉想道:那天晚上所發生的真的是意外啊……

她凝望著玻璃窗反射中的自己,因為工作的關係,她向來不愛打扮,因此沒什麼特別顯眼的地方,說的難聽一點,她根本沒有什麼姿色可言,再加上她一向率性,所以雖身在男人堆裡,身邊卻沒有半個追求者。

幸好她才二十五歲,不然馬上就會被叫回老家相親,開玩笑!那可下是現在的她想做的事,她還年輕,不急著結婚,但若有個男朋友在身邊也滿不錯的,只是前題是那個人得打得過她才行啊!

唉,就順其自然吧!反正二十五年來沒有男人還不是這麼的過了。

☆☆☆

雖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同事早走光,若筠還在辦公室裡忙著。今天為了照顧那個公子,害她一堆事都沒做,雖然都不急,可是不處理一下,她會一直惦記著。

才一天而已,若筠已經從旁人那邊聽到有關凌子揚的諸多流言,同時,也在自己的心中做了評論。

因身分的關係,凌子揚身邊不但多的是女人自動投懷送抱,就連男人也奉承他。若筠心想,幸好當他的嚮導才一天而已,不然她會把這女人的天敵一個過肩摔的摔出去,替那些心碎的女子報仇,而她自己——就算了,會跟他扯上關係完全是意外,反正他好像也已經忘了那天晚上的事。

若筠曾觀察也注意過,他的行為言語間的疏冷不像是刻意裝出,且她所擔心的事根本就沒被提起過,就連邊也沒沾上,她不知自己是該慶幸,還是該感到不悅,或者,他對這種事早就習以為常?

最後的念頭讓若筠有種說不上來的失望,想想對他而言,她也是那種玩過就算了的女人嗎?她有股想要揭露一切的衝動,但……壓下所有衝動的念頭,她告訴自己,這樣也不錯,至少彼此間不再有牽扯,那天晚上,對他、對自己,都是夢罷了。

若筠認真的整理著被她暫時擱置的資料,發現她要做的事還真不少,要做的報告還有好幾份,還有評估計量的資料,這些事她一個禮拜也做不完,而主任竟然還說她很閒,騙鬼!她忍不住的喃喃自語:我會很閒才怪!

正專心埋首工作的若筠突然聽到奇怪的聲響,以為是自己神經過敏,此時,無人的辦公室靜得有點嚇人,她並不是膽小的人,只是心中毛毛的感覺讓她想著還是趕快收一收,明天早上再來做吧!

她匆忙的收拾好東西,才剛拿起皮包走出辦公室,就發現一道黑影閃過,她嚇了一跳,但沒有出聲喊叫,驀地,腦海中閃過報紙上所報導的辦公室搶案,她提高警覺觀察四周,心想會下會是風吹……

驀地,她感覺到後面有人,下意識的立刻轉身捉住對方,然後腳用力一踹,順著手勁的力道,將對方壓制在地上,同時為防他有所反抗,還下留情的用手時用力地撞擊敵人的月復部。

“這就是小看女人的下場。”她低暍的警告。

總是有些人喜歡把女人當弱者,趁其下備的偷襲、搶殺奸婬,若筠最討厭那些自以為有一身蠻力的男人,她當初學柔道的動機之一,就是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教訓那些和不法之徒。

“我知道,我從沒小看你。”

若筠的身下傳來勉強擠出的聲音。若筠猛然一怔,因為她認得這聲音的主人,她不好意思的連忙放手,“凌先生?”

“是我沒錯,我只是看到這裡還有燈光,所以過來看看,沒想到……”凌子揚忍著痛坐了起來。

凌子揚會到這來,不只是因為看到這邊還有燈光,其實他是想來看看她是否下班了,因為兩人一個小時前才剛分手,他擔心一個女子單獨回去會有危險,所以才會出現在這裡,但依他剛剛碰到的情況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

“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我以為……”若筠趕緊道歉。

凌子揚替若筠把話說完,“以為我是?我看都被你給嚇跑了。”

“他們都這麼說,”若筠臉一紅,想起同事們的揶揄,但這次不能怪她,這是下意識的本能反應,“你不要緊吧?”

“我看十之八九受了內傷。”凌子揚還坐在地上,沒有起身的意思,事實上,他被她的最後一擊傷的很重,模模自己的月復部,他從不知道一個女人也可以有這樣的力道。

看他的樣子似乎很嚴重,若筠緊張的扶起他,“我送您到醫院吧?”

這事要是傳了出去,明天她準成了新聞人物,如果被她傷的是普通職員還下打緊,但他可是從總公司來的專員,看來,她明天免下了要被主任訓一頓了。

若筠已經忘了她該要離他遠一點,滿腦子所擔心的是眼前這人若發生了什麼意外,她如何對上面的人交代。

“不,”凌子揚舉手,“不用了,送我回我的住處就可以。”

他還沒傷重到要進醫院,只要回去躺一下就行了,只是他的自尊心已被傷了一角,唉!他真是自討苦吃,不過,這李若筠可真讓他出乎意料。

他原以為她只不過是個普通的上班族,而她的精幹讓他頗為讚賞,沒想到她還藏有一身的好功夫,除了他所看到的之外,這女孩還有什麼是他所不知道的?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想好好了解她的衝動,想知道在這大而化之的外貌下,有顆什麼樣的心?

若筠連忙的提出主意,“那我幫你叫計程車。”

“開我的車,”凌子揚比著停車場的地方,然後想到什麼的又問,“你會開車吧?”

“當然會,”若筠一臉歉疚的不知該怎麼彌補自己的錯,“對不起,希望你沒什麼大礙。”

凌子揚發現她真的是很愧疚的樣子,遂安慰道:“不用放在心上。”

其實他也有錯,他幹嘛沒事往這裡跑?就在他要回去的時候,不知為什麼,本能的往這一轉,隨後他為自己找了個藉口,不然他無法解釋自己的行為。

上了車,若筠滿腦子想著該把凌子揚送回去,因此,也沒問他住處的地址就上路了,不知道她正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凌子揚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的景色,腦子裡是一片空白,眼光偶爾會瞥向她,但他就是什麼話也沒多說。

當車子停住時,凌子揚有點訝異的問:“你怎麼知道我住這?”

這一問讓若筠暗叫下好,上次離去時她特別注意了一下地方,所以知道他住這裡,因此本能的就把車子開到這了。望著他銳利的眼,腦筋迅速的轉動著,企圖找出合理的藉口。

“剛剛您說了啊!”若筠裝作一臉無知,試著掩飾自己的錯誤,眼神也儘量避開他,以免被看穿她的謊言。

凌子揚是個精幹的人,察覺這其中一定有問題,沒有揭穿她的謊言的下了車,交代著,“這車你就開回去,明天一早再來接我。”

“可是……”要讓她開回去?為什麼?

“這麼晚了,你一個單身女子回去會很危險,”凌子揚想起自己的重創,於

是改了口,“不,不對,是別人會很危險。”

若筠的臉一紅,無言的點了頭。

見她沒有意見,凌子揚滿意的點了頭,淡然的丟下一句,“那就明天一早來接我。”

在他離去後,若筠嘆了口氣,她為什麼要雞婆送他回來呢?看看自己差點就惹出一堆風波,看來,當初的直覺是對的,她若想要確保日後的安寧,就得離這個男人遠遠的——

☆☆☆

若筠一回到住所,整個人虛月兌的就在門口坐下。跟凌子揚在一起,她特別容易緊張,就連精力也消耗的特別多,就像現在,回到住處,她整個人已經無多餘的氣力。

“若筠,你回來啦!”若筠的同居人小鬱,因聽到開門聲而採出頭來,一看到她坐在地上,不禁皺了眉頭,“幹嘛坐在門口?”

若筠輕嘆著勉強爬起來,“沒什麼,只是覺得整個人一陣虛月兌,好像全身力氣都被壓榨乾了似的。”

小鬱聞言一愣,接著只差點沒大笑出聲,她下信的說:“平常精力旺盛的你也會虛月兌?真是天下一大奇聞。”

小鬱瞭解若筠的生活作息,平常若筠不到午夜是不會休息的,現在才九點剛過,她怎麼可能會覺得累?不是她吃錯了,就是出了什麼事了。

若筠苦笑的抬起頭,卻意外發現小鬱手上一個銀亮的東西,“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這是從你跟我借的衣服裡找到的,我還想問你呢!”

“問我?”若筠拿過戒指,好奇的看了一下,對這枚戒指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不是很在意的搖搖頭,“不知道,你說在哪裡找到的?”順手又把戒指還給小鬱。

“就是你前天跟我借的紅色洋裝。”那件洋裝正掛在她的手臂上。

看到那件衣服,前天的記憶頓時湧上心頭,若筠臉一紅,下好意思的把頭轉開,因為那件衣服提醒著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雖然她沒什麼印象,身體卻清楚的做了紀錄。

她沒忘隔天早晨起床後全身痠痛,因為那是她的第一次,從未跟男人有所接觸的她就這麼跟人有了關係,還是跟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這要是傳回家鄉讓她媽媽知道,她媽媽一定會呼天喊地,更別說在她家那種小地方,一定立刻成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我記得那天晚上你很晚才回來。”小鬱在想,該不會是那天有什麼人乘機做了什麼事吧?

“小鬱,我跟你買下這件衣服好不好?”若筠月兌口而出,語罷連她自己都覺得很訝異,因為一分鐘前,她還沒有這念頭。

“你要買下這件衣服?”小鬱愣愣的偏了頭,“為什麼?這麼突然的……這衣服又沒什麼價值……”

“作為我二十五歲的紀念嘛!”

真的是做個紀念,若筠心想,或許找個時間她會把這件衣服燒了,留它只會提醒她曾做了什麼瘋狂的傻事,雖說人不痴狂枉少年,但這對她來說,只覺得好丟臉。

小鬱攤開手中的衣服,不認為有什麼好做紀念的,這衣服已經有點舊了,而且樣式也不新,“你要想做紀念的話,我可以買一件新的給你啊!”

“我就喜歡這件,你就賣給我嘛!”若筠央求著。

“我送你好了。”小鬱畢竟也和若筠相處了三、四年,懷疑的眼光將對方打

量了一會,“只是,你好像有什麼事瞞著我喔!”

“怎麼可能。”若筠心中一驚,硬擠出笑容否認,“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呢?”

“對了,這枚戒指是誰的?”小鬱差點忘了她們剛剛的話題,“有點像是男人的尾戒,可是我剛試戴了一下,好奇怪喔,怎麼都戴不下。”

“男人的?”若筠眉一皺,想著不會是那個人的吧?說真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戒指會在她身上。

“是啊!你要下要戴戴看?”

“不要了,”若筠連忙的搖頭拒絕,“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誰的了。”順手將戒指放在床頭櫃上。

若筠心想這戒指應該是那個人的吧!只是這戒指為什麼在這?若筠皺著眉想著那天晚上匆忙的離去,她也沒多注意自己是否遺漏了什麼,滿腦子想的是要趕緊離開,就像小偷闖空門似的,她不想被發現,更不想面對他,雖然不知道對方在醒來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能有什麼反應?若筠無奈的想著,依他多如繁星的花邊新聞來看,他一定認為她是那種隨便的女子,所以當她再度出現在他面前時,他才會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小鬱好奇的想知道,“是誰的?”

“你這麼有興趣知道?”若筠眼一睨,並不太想說出來。

“當然,要知道一個男人會給一個女人戒指,這可是意義重大,不是求婚就是定情,你還真會保密!”小鬱痴痴的想著這戒指背後會有什麼特別的含意。

戒指耶!它能代表的意思不外就這些,是一個永恆的承諾,是一個真情的見證,而且這又是一枚男戒。

“才不是,你想到哪裡去了,這是別人遺落的,”若筠好笑又無奈的表示,

“我想過幾天再拿去還給人家好了。”

“什麼啊!”小鬱臉一拉,頓時剛剛的幻夢全讓若筠的一句話給打散了,“原來是人家遺落的,害我白高興一場。”

“是是是,對不起,讓你白高興,”若筠漫不經心的舉起雙手道歉,便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突然,小鬱像想到什麼似的,跟著若筠一起進了房間,“可是,一個男人的戒指為什麼會在你身上?”

兩人間一定有什麼關係,下然戒指這種東西豈能隨便拿下來交給別人,小鬱仍不死心的想探出一點蛛絲馬跡。

“我要去洗澡睡覺了,早睡早起身體好。”若筠根本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她把小鬱推出房間,“而且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所以早起的蟲兒被鳥吃。”小鬱不高興的站在門邊反駁,她覺得若筠今天有點怪怪的,這件事一定有問題。

“說不定還能遇到帥哥。”若筠無意識的念道,現在的她是一個頭兩個大。

小鬱一聽,喜出望外的直盯著她眉開眼笑,“真的?”

“我還煮的。”若筠冶冶的丟回一句,立刻澆息小鬱的興致。

她知道小鬱目前身邊並沒有固定的男友,也不反對再多認識幾個男人,最好是又帥又多金的,而凌子揚正好是她心目中標準的白馬王子。

“討厭!”小鬱知道若筠下想再多談,自討沒趣的轉身離開。

若筠真的希望事情就這麼結束了,明天把車還給凌於揚之後,她最好離他遠遠的,只是,這戒指該怎麼還給他。

若筠發呆的看著床頭櫃上的戒指,她接下來該怎麼辦?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