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不會是注意到什麼了吧?

若筠發現凌子揚最近總是有意無意的盯著她看,看得她一顆心七上八下,慌亂得很,她想躲又躲不掉,再加上最近公司裡謠言滿天飛,使她深受其害,走到哪都是公眾的敵人。

她的連跳三級在公司傳開後,她不但成為公眾人物,主管級人員一看到她沒有下彎腰鞠躬的,深怕得罪她也就跟著得罪了代理總經理,更別說那些一般職員了,若筠覺得自己在公司裡真的是愈來愈難待了。

她想想這一切的開端,不知道的人以為是她的好運,知道的人卻認為這是機緣,認為她和凌子揚之間有著特殊的關聯,但這些卻不是她想要的,因為他們兩個之間的開始實在是太……太令人無法相信了,就連若筠本人都無法相信自己做了那樣的事!

那天晚上並沒有引發出任何的結果或下文,一來她沒有因此而懷孕,二來兩個當事人幾乎對那時所發生的事都沒多大的印象,八成兩人不對盤,所以,即使現在兩人朝夕相處,也進下出什麼火花,至少她本人是這樣想的。

其實沒有發生什麼事對若筠來說反而是好事,因為經過相處,她發現凌子揚不是她所能接觸的人物,他們之間似乎沒有一樣是相同的,最好他不記得那晚的事,她寧願就這麼讓事情過去,水下再提起。

“你一個人在這做什麼?”

若筠被突然而來的聲音嚇到,捂著胸口連退了奸幾步,猛然的轉身瞪著身後的男人,“你不要突然出現在我後面!”

“我嚇到你了嗎?”凌子揚頑皮的一笑,那樣子像極了小倆口間在調情。

若筠不悅的皺起眉頭,沒奸氣的斥道:“對,你嚇到我了。”

她原以為他會有點悔意,但凌子揚卻加深了笑容,回答得頗讓若筠意外。

“能嚇到你真好。”

“什麼意思?”

他的語氣裡好像有著寵溺,若筠在想她是否感覺錯誤?現在兩人間的氣氛有點奇怪,好像他們老早以前就認識,而且交往許久,根本不像是隻認識十多天的陌生人,不知為什麼,若筠心裡有說不出的窩心。

“那表示我對你還有點影響,”凌子揚玩著若筠的馬尾,似認真又似開玩笑的眨了眼,“真好。”

若筠差點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昏倒,她很想反駁他的無聊,也有股衝動想拉回自己的長髮,但偏了頭,看他一臉好玩的樣子,她又下想打斷也不想駁斥他的行為,於是不作聲的嘆了口氣,表示她的無異議。

“今晚一起去吃飯?”他不經意的建議,眼光瞥向她,觀察她的反應,同時也猜著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若筠想也沒想的找出推託的藉口,“我有事。”

“有什麼事?”她的拒絕在他的預料之中,因此,他一點也不覺得受挫,還個死心的追問。

他是不會輕易死心的,所以她的理由必須充足,且下會被動搖,“今天要上來道課。”

“沒關係,我等你。”凌子揚好脾氣的點頭應道。

若筠眼一瞪,又隨便胡縐了一個藉口,“我還要加班。”

“沒關係,我陪你。”明知她說謊,凌子揚仍好性子的回答,再說,她的上司就是他,她有什麼樣的工作他會不知道?

“我……我……”

他的不死心讓若筠心慌了,向來下善於說謊的她,雙頰一片嫣紅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實在不懂他為什麼老是喜歡纏著她,她是否該貼出公告,只要誰能幫她把凌子揚趕得遠遠的,她就重重有賞!

“還有什麼事嗎?”凌子揚閃著黠意的雙眼認真的看著若筠,猜測她還有什麼理由可以推託。

若筠被打敗的垮下雙肩,幽然的嘆氣搖頭,“沒事了。”

他不懂得什麼是拒絕嗎?若筠知道剛剛所說的都不足以改變他的意念。她認命的想著,整個公司上上下下那麼多美女,他哪個不去纏,為什麼非得找她不可?他們之間不可能會有什麼的,他不明白這一點嗎?

“那好,今天不要去上課了,加班的事明天再說好了,今天晚上我們去你家吃飯。”說著,他逕自為若筠安排所有的事。

“我家?”若筠一愣,她都不知道他們時候熟識到上她家吃飯了?她不是很高興的眯起眼瞪著他。

他解釋,“上次我去找你時,你的室友邀請我的,她的名字叫……叫小鬱吧?”

若筠的同居人對他的興趣極大,最後,甚至想進一步的認識他,於是便開口邀請了他,而凌子揚認為藉此可以讓他多瞭解若筠,因此他很樂意的接受小鬱的邀請。

“我怎麼部下知道?”若筠回想著,她都下知道他已經跟小鬱那麼熟了,真有點意外。

“又不是你要下廚,你為什麼要知道?”讓她事先知道,她絕對會想辦法取消這頓飯。

“可是……可是……”如果讓他發現她所藏的東西,那還得了!她加重語氣的叫著,“我反對,我堅決反對到底。”

若筠想起還被丟在床頭櫃上的戒指,一陣心慌,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戒指會在她身上,但若被他看到,難保不會讓他想起什麼。

這種事若發生在別人身上一定是浪漫無限,可為什麼在她身上就覺得麻煩無限?她記得這種遊戲的規則不是事後兩人一拍兩散嗎?為什麼他們不但再度相遇,還糾纏在一起呢?

“那你要到哪裡吃飯?”凌子揚絲毫未因受到拒絕而打消此意,一臉體貼的樣子詢問她的意見。

“哪都好,就是不要到我家!”若筠託著下巴下高興的抱怨。

凌子揚一笑,這問題容易解決,“沒問題,那就到我家。”

“什麼?!”這一聽,若筠的手一鬆,下巴差點沒掉到桌面,她以高八度的音量重複,“到你家?”

凌子揚眼一睨,似乎不為她的音量所嚇到,他認真的提醒,“你說到哪裡都可以的。你不用擔心要下廚做菜做飯,全看我的就行了,我可是現代的新好男人,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但是……但是……”她不是擔心他所說的問題,只是,她不想跟他共處事發現場,尤其他的魅力的確是凡人無法擋,無愛情免疫力的她怕會招架不住。

“但是什麼?”

“不能去外面吃嗎?路上那麼多家餐廳,隨便找一家吃就可以了,不然去速食店也可以,為什麼一定要到你家或我家呢?”若筠羅哩叭唆的說了一大堆,其實,最好是不用跟他一起吃飯,但他的堅持讓她一定得選蚌地方。

“好吧!”凌子揚高興的露出笑臉,“那就到上次我們去的那家,我很喜歡那裡。”

“我不喜歡!”若筠口氣一橫,想也沒想的立刻說不。

他一定是故意的,上次在那邊她幾乎是坐立難安,一刻也待不下去。咦?今天他是哪根筋不對了,怎麼老挑她最不想去的地方?

“那你今晚下吃飯了?”凌子揚微微一笑,讓若筠無法有說下的理由。

“吃當然是要吃,可是……”若筠眼睛一轉,想到了一個滿不錯的理由,她擠出滿臉的笑虛應道:“既然是你請吃飯,那我就得挑特別一點的。”

“特別一點的?”凌子揚想了一下,笑著保證,“沒問題,那麼下班後我等你。”不過,他得打個電話通知小鬱他不去了。

“好……好啊!”他的爽快回答讓若筠一愣,但他已經轉身走了,她若想反悔也來下及了。

唉!算了,只要不是讓他們單獨相處,不要到事發相關的現場,若筠心想,哪裡她都可以接受,不過在晚餐之前,她最好先準備胃藥還有鎮定劑,天曉得她會不會因為過度緊張而引起胃潰瘍,最好也準備點毒藥,找個機會把凌子揚毒死算了!

☆☆☆

若筠早就知道不能太信任凌子揚的話,看著眼前他所挑的好地方,那讓她覺得倒不如挑她自己的家裡算了,至少有小鬱在,她大可以放下心,而這個地方……

“這家飯店附設有各國美食,想要什麼特別的都有。”凌子揚向身邊的若筠介紹著,眼光一直在觀察她的反應,不知為什麼,他覺得心情很好。其實他懂得若筠的心,一種想隱瞞卻又瞞不住的無奈感覺,不知道對手下一步玩什麼花樣,在得處處小心的狀況下,她如履薄冰般的謹慎害怕,而這點,他可以多多利用。

若筠勉強擠出笑容點頭,他挑的可是全市最高級的大飯店,當然想要什麼有什麼,這裡幾乎是一應俱全,服務一流,品質也是一流的,夠特別,也夠讓她吃驚的了,只是,她卻無法如他那般好心情。

“想吃點什麼?”在侍者領位坐下後,凌子揚溫柔的問。

“什麼都好,來客炒飯吧!”若筠託著下巴,一臉無所謂的轉移視線,她根本沒有心思在眼前的事上。

老天,為什麼她得來受這種罪?人家約會是兩情依依、你濃我濃的,而她呢?這算得上是約會嗎?兩個人百分之百不是情人,說朋友也不像朋友,而且有哪個上司會跟自己的下屬到這種地方用餐?他們之間唯一的關係是那莫名可以的床上關係,也是她萬惡的開端。

“哪一種炒飯?”

“蛋炒飯。”若筠心不在焉,有點鄉巴佬的隨便點了一樣。

對於若筠的要求,侍者為難的說:“很抱歉,小姐,我們這裡不供應蛋炒飯。”

“對不起,我忘了,我要……”她隨意的看了一下,發現對面小孩正開心的吃著餐點,她靈機一動,指著小孩面前的東西點道:“那個。”

“可是,小姐,那是兒童餐啊!”侍者訝異的揚起眉,心中想著:這小姐是來搗亂的嗎?

凌子揚舉手要侍者不必再多說,“沒關係,就來兩份兒童餐。”

“你不必跟我點一樣的,菜單上這麼多好吃的東西,你大可隨意的挑幾樣。”若筠把手中的菜單硬塞給他,他是付錢的人,有權利挑更好一點的東西。

“你要暍點什麼?”凌子揚看著她問。

“田草茶。”

“小姐……”侍者臉一沉,已經百分之百確定這位客人是來搗亂的。

若筠知道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而且她發現服務生臉不太好看,馬上改了口,“可樂好了。”

對於若筠近乎搗蛋的行為,凌子揚從頭到尾都只是附和的點頭,一點都沒有生氣或有絲毫的反對,這讓若筠覺得奇怪。

“你為什麼一點都不生氣?”她就是故意想讓他生氣,好可以名正言順的匆匆結束這次不情願的聚餐。

“因為是我邀你來的啊!”凌子揚大方的說。

他的話讓若筠紅了臉,顯然他也發現了她的意圖,她覺得沒有意思的把頭一轉,眼觀四方,耳聽八方。

當音樂響起時,若筠發現這裡也附設舞池,幾對男女剛下去互擁著起舞,讓她覺得一陣新鮮。基本上,運動神經不錯的她應該沒什麼可以難得倒她的活動,但她就是學不來那些慢半拍的舞,腳步記不起來外,她也沒什麼節奏感。

凌子揚順著她的眼光看去,微微一笑,“跳舞?”

“不會。”搖著頭拒絕了,雖然她有心嘗試。

“很簡單,我教你。”

他牽起她的手,兩人很快的在舞池裡翩翩起舞。若筠小心的看著兩人的腳,一直擔心自己會不小心踩到他的腳,但意外的兩人配合的相當好,彷彿能看出對方的想法,完全的融入悠揚的音樂中。

他太懂女人心了,若筠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表面上是半推半就的,而內心的最後一道防線正在接受考驗。

從沒有人如此的對待她,這種溫柔與體貼她是第一次感受到,心中的悸動是無法言喻的。她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寬廣胸膛,不禁想著這懷抱擁抱過多少女人,而她又是第幾個?

若筠幽然的一笑,或許她該為自己再另外找個男人,畢竟面對情場斑手的凌子揚,她需要多點經驗,才不會被他的溫柔所擄獲,進而被他耍得團團轉,她並不想將心遺落在他身上,雖說心已在不知不覺中陷下,但……但她還是想保有一點自尊……

“在想什麼?”她的安靜讓凌子揚感到有點奇怪。

“我在想我是否該登報為自己徵個男朋友。”她擠出笑容說道,試著裝出一臉的不在乎。

“為什麼?”凌子揚眉一揚,瞬間表情變得高深莫測,讓人無法知道他對此有何想法。

“不為什麼,”若筠自我嘲弄的嘴角一揚,“你可以想成我寂寞難耐。”

“你眼前就有一個了,為什麼還要捨近求遠?”

看了他一會兒,若筠不知道他是認真或是開玩笑,不過,她很明白的告訴他,“我們生活在下同的世界,你的見識又多又廣,而我不過是個小小的技術人員,我很有自知之明,你我並不屬於同一個世界。”

人要稱稱自己有幾兩重,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這是若筠的雙親常告誡她的,所以,她向來只做有把握的事,而這一次,她知道她擁有不了也得不到他,因此,心中下斷的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眼前這個男人不會是她命中註定的人。

“所以,你對我總是帶著敵意?”

“沒錯。”若筠甜甜一笑,好似他們剛剛討論的是很平常的問題。

“沒有別的原因?”凌子揚試探的問,想藉此問出他想知道的東西。他知道了什麼?若筠提高警覺,敷衍的道:“還需要什麼原因嗎?”

“比如說,我們以前就認識了……”這是很明白的暗喻了,凌子揚觀察著她的眼神舉止,看她慌亂的樣子,讓他心頭一陣愉悅。

“怎麼可能,我們之間根本沒發生過什麼事。”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若筠暗罵自己幹嘛多嘴解釋。

她的否認早在他的意料中,只是她的用詞有點破綻,凌子揚可以確定她記得也知道那天的事,淺淺一笑,他裝作什麼都不瞭解的點頭,“聽你這麼說也對,但我還是覺得你有什麼事沒告訴我。”

“我能告訴你什麼事?”若筠緊張的笑笑,試著離他遠一點,因為她發現他們兩個靠得太近了。

凌子揚手一環緊,在她耳邊低低的說道:“不一定喔!我正在找,而我將會找出來的。”

☆☆☆

“小鬱!”

一進門,若筠就氣急敗壞的大叫著,似乎忘了現在已三更半夜,左右鄰居都早進入睡夢中,也不怕會吵醒人家或引起鄰居的不悅。

一聽到叫喊,小鬱連忙的閃出,一臉莫名的看著門口的若筠,“怎麼了?發生什麼大事了?”

“你為什麼找人來家裡吃飯?”她還惦記著這事。

“你是說那位凌先生嗎?”小鬱恍然大悟的點頭,一點都下以為意的聳肩表示,“我只是對他有點好奇而已。”

“連面都沒見過,有什麼好好奇的?”若筠沒好氣的坐在沙發上抱怨。她都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小鬱一定要來湊上一腳才高興嗎?

“就是因為沒見過,所以才好奇啊!”小鬱裝作沒看到若筠不高興的表情,嘻嘻哈哈的探聽最新消息,“聽對方的語氣,他似乎很關心你耶!你說呢?”

若筠眼一翻,深深的嘆了口氣,“他只要不找我麻煩,我就阿彌陀佛了。”

“你一定是想太多了,雖然只聽聲音,我覺得這男人一定不錯。”

那聲音低低沉沉的,給人的感覺滿好,所以小鬱就跟他多聊了幾句,在交談中,她感覺這男人一定對若筠有著特別的意思,不然不會捺著性子的隨她發問,他還自己主動的問了一些有關若筠的事,所以,除非她的直覺出岔錯,不然她可以預見這兩人將來有不錯的進展。

“不錯個頭。”人都沒見過,只憑聲音來判斷,這個小鬱還真是無可救藥。

若筠嘆口氣的轉身離去,“不理你了,我要去洗澡。”

看著若筠的背影,小鬱好笑的搖了頭,其實若筠身邊不是沒有人追,只是追她的人不是被她高強的武藝給嚇跑了,要不就是她的反應太遲鈍,根本不知道人家對她有意思,再不然就是她對對方一點意思都沒有。或許愛情對若筠來說,可能是時候還未到吧!

而她會邀請凌子揚,是因為難得有人會打電話找若筠,她當然想知道對方的模樣,不知道他是否禁得起若筠的折磨,是否有耐性等到若筠開竅。其實,一般的求愛方法對若筠來說是很有效的,只要死纏爛打的纏著若筠,多哄點、多讓她點,若筠也會是個可人的女孩,總之,想要追若筠的人得要加點油羅!

☆☆☆

罷洗完澡的若筠坐在床邊弄乾長髮,眼光不經意的看到一直被她擱在床頭櫃上的戒指,腦海中不禁想到今晚他所說的話……他說他正在找,找什麼?

他會找出事實的真相嗎?找到了之後又會如何?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什麼共通點,假使他發現那天晚上的枕邊人就是她,一定會大失所望,她不但不漂亮,更不會溫柔的撒著嬌,反正她就是什麼部下會!

若筠丟掉身上的浴巾,套上了睡衣,告訴自己想那些都沒有用,不管怎樣說,這戒指的主人不會是她的,她現在該想的是如何把戒指還他,如果就這麼放在他的桌上,會不會被人起疑?

拿起銀戒,若筠奸玩的將它套入自己左手的無名指,訝異的發現它的大小罷好,她不住的伸直手指比著晃著,在燈光下,它顯得銀光熠熠,不知不覺的,她想這若成為結婚戒指的話……

算了,好玩而已,想到那邊做什麼?若筠坐起身想將戒指拔下,卻發現這戒指似乎卡住了,不論她怎麼拔部拔不下來,她緊張的衝到浴室裡猛抹肥皂,想藉此將戒指拿掉,然而在試過多次之後,若筠認命的知道這戒指是拔不下來了。

“小鬱,小鬱,”她門也沒敲就衝進小鬱的房裡叫著,“你有沒有辦法幫我把這戒指拿下來?”

小鬱從床上爬起來看著若筠手指上的戒指,奇怪她戴不上的戒指卻剛好合若筠的尺寸,她的手指有比若筠的粗嗎?她仔細的看了看,“你戴上去了?挺好看的。”

“現在不是好不好看的問題,我拔不下來啊!”說著,若筠又試了幾次,想把戒指給拿下。

“抹點油看看。”小鬱打了呵欠的建議。

這些她早就想過了,能試的方法她都試過了,可都沒有用,她沮喪的說:“我試過了,但就是拿不下來。”

“那你就這樣戴著好了。”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就一個戒指而已,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已經困了的小鬱根本下懂若筠為何如此的大驚小敝。

“不行啊!”她這樣戴出去會被凌子揚認出來的,現在不能讓他發現這戒指在她這裡,她還沒想到什麼好理由還他戒指。

“下然把戒指剪斷好了。”

“不行!”剪了還得了?她要怎麼還給人家?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沒有辦法了。”小鬱明白的表示她放棄了,時間已經不早了,她要睡了。

若筠著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她明天還得上班,如果戴著這個戒指出現,別人頂多以為她為了趕流行,但,凌子揚下可能會認不出自己的東西,這下就不是不打自招。

突然,她看到小鬱放在床頭邊的東西,腦海裡閃過了一個不錯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