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自從凌子揚大聲的宣佈後,若筠發現自己的身價在一夜之間暴漲,走到哪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有人羨慕,有人嫉妒,評價有高也有低,聽得她只有苦笑的份。

只憑她手上的戒指就斷定她是他的老婆,為什麼沒有人來問問她的意見。

“怎麼一個人在這?”吳主任眼光很自然的開始尋找應該會出現在她身邊的人,“你老公呢?”

若筠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說:“主任,連你也這樣說?”

“我覺得沒什麼下好呀!”吳主任笑著觀察她的反應,這讓他覺得很有趣。

“是啊!”若筠酸溜溜的說,眼一睨,“你喜歡,我可以把他送給你。”

“你不喜歡?”吳主任頗感訝異,“我以為像凌先生這樣的帥哥是人見人愛。”

“玩玩可以,但要認真,我就要考慮考慮。”若筠託著下巴自嘲著,對她這連戀愛都沒嘗過的人來說,這感覺有點像是在玩火。

“下必考慮了,我知道你喜歡得很。”吳主任明明白白的告訴她,“你愛上人家了。”

“是又怎樣?”說什麼她都不會承認的。其實,若筠也還不瞭解自己的想法,她覺得自己現在像是被吊在半空中的氣球,要上不上,要下不下,沒有一點踏實感。

“嘴硬的丫頭!”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他只憑一枚戒指就認定我,那他自己的個人感覺呢?他喜歡我嗎?他愛我嗎?”這就是她不安的原因,她不斷的自問,卻得不到答案。

“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不然怎麼會讓你遇上他?”老天爺早就做好安排,該是你的就是你的,躲也躲不掉的。

“那叫誤打誤撞。”若筠沒好氣的回答。

“包括那天晚上的事?”吳主任隨口一提,故意捉弄她。當初還那麼堅決躲著凌子揚,現在卻能自若與他相處。

“怎麼扯到那件事?”她臉一紅,想起凌子揚對她所做的,一雙眼不知該往那邊瞄,深怕被人看出她的思緒。

“你們兩個是老天註定好了的,”吳主任簡單的說一句,要她順其自然,“你下要想太多了。”

若筠無奈的笑笑,她怎麼可能不去想?這可關係她的終身大事!

☆☆☆

江啟毅發現門邊有顆黑色的頭顱在那東探西探,好像在擔心什麼似的,好心的替她張望一下後,輕笑道:“進來吧!他們都不在這。”

“謝了。”若筠鬆口氣的垂下雙肩。

自從那天鬧開後,玫兒仇視她,凌子揚老纏著她,當三個人碰在一起時,更好玩,四周的氣氛隨時一觸即發,所以,若筠能躲就躲遠一點,最好不要同時遇上他們。

老天,她是來這裡上班的耶!可不是來這裡玩躲貓貓的,或許她該找個時間去求神拜佛,看能不能去去黴運。

“我可以瞭解你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身為旁觀者的江啟毅,只能報以同情的眼光。

“還不只呢!”若筠一想到就有氣,緊握著雙拳抱怨著。

昨天,凌子揚竟然說要跟她回去見她的父母,還把話說得好好聽,說是要讓她爸知道他們是怎麼認識的,她爸不先打死她這個不孝女才怪!

“下過,你可成了人人羨慕的灰姑娘了。”現在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說若筠和凌子揚的事,江啟毅聽的倒是覺得滿奸玩的。

他們會有這樣的發展確實令他意外,而凌子揚的堅決和認真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果沒發生什麼意外的話,那麼,他將要叫若筠一聲嫂子了。

若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嘛……”

“難道你不喜歡他?”

“沒有人不喜歡這麼帥的男人,只是……只是我有點不安。”她坦誠的告訴他。

江啟毅訝異得眉一抬,“為什麼?”

“我認識他不久,人們總要認識一段時間才會論及婚嫁——灰姑娘如果發現她的王子下如她想像中的美好時,是否也會退縮?”她想想他們之間,還真有點像速食愛情,從點餐到出餐,過程不到三分鐘,快速且簡便。

“有人說了什麼嗎?”聽出她的話中有話,江啟毅小心的問。

她遞上一堆資料,“自己看吧!”

“玫兒還真有心。”他低低的吹了一聲口啃。

那張紙上列滿了凌子揚歷任女友的名字及身世背景,隨便挑一個,條件都比若筠奸的太多,而且從上面所附的照片,各個貌美如花,若筠真的下知道他是看上她哪一點。

“你叫我怎麼能放心?”她苦笑自嘲著,“這裡沒有一個我比得上,夠令我自慚了。”

江啟毅不以為然的搖了頭,他可是很瞭解凌子揚,當他認真時,是沒有人可以阻止他的,“這些外在條件你不必想那麼多的,我認為只要兩個人彼此相愛,任何問題都下是問題。”

“瞧你說的那麼簡單,女人心豈是那麼容易懂的?”若真有那麼好懂,那麼,世間男女的愛恨情仇就不會有這麼多了。

“是不怎麼懂,但我願意做你的愛情顧問,我跟子揚可說是穿同一條長大的,他的心思多少我都懂。”

“他是個多變的男人,高深莫測時,誰也下會懂的。”若筠若有所思的眼眸凝向遠方,心思也跟著飄得遠遠的,想去捉模一顆不安定的心,是不容易的!

“這麼快就看透他了?”江啟毅直視著她的表情,這女孩挺聰穎的嘛!

若筠一笑,“一種直覺,你可以說這是女人的第六感。”

江啟毅沒有再說什麼,因為若筠對凌子揚的瞭解可以說有了七、八成,但她卻沒注意到,凌子揚的心意已經不會再更改了——

☆☆☆

若筠面對這一大堆東西,真的不知該說什麼,凌子揚不斷的送東西,鮮花、巧克力,還有一些可愛的小飾品,他似乎知道她不收貴重的物品,所以,都挑些精品的小東西送她。

“好幸福的人啊!”小鬱羨慕的從那堆東西中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禮品。

若筠不以為然的瞪著小鬱一眼,“你在胡說什麼!”

“我說錯了嗎?”小鬱促狹的比著身後窗邊的花叢,“看看這些花都要把我們住的地方給淹沒了,還有冰箱裡的巧克力、糖果,每天他還接送你上下班,兩人成雙入對的,真教人羨慕啊!”

若筠苦笑下答。

即使凌子揚已對外宣稱他倆的婚事,但她從頭到尾都沒有點頭答應他的求婚,而現在他這些貼心行為只下過是他的攻心策略而已。

小鬱突然話鋒一轉。

“原來你一直瞞著我,是因為那天晚上發生了……”小鬱若有所思的將若筠上上下下看了一次,相處這麼久,她都不知道若筠竟是這麼開放的女孩。

若筠臉一紅,急忙的解釋,“這種事你要我怎麼說得出口,再說,我那天暍多了,也記得發生什麼事。”

“但看你的表現,也不像發生過那樣的事。”回想著那幾天的情形,若筠唯一異常的行為是執意要買下那件紅色洋裝。

“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真會裝啊!”不過,這種事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若筠幽然的深嘆口氣,“不是會裝,而是事情發生都發生了,你要我怎麼辦?哭得死去活來的?還是報警抓那個採花大盜?如果要捉,要捉的對象應該是捉我才對,是我先引誘人家在先,後又拿走他的東西,你說這種事我怎麼好意思講得出口。”

“說的也是。”小鬱瞭解的點頭,隨意的捉起一把玫瑰說著,“不過,一夜能有這樣的發展還真像童話耶!”

“如果是童話,那我就是公主羅!”若筠嫵媚的朝小鬱拋了個飛吻,“有看過穿著柔道服的公主嗎?”

“沒有。”小鬱想像了一下,最後忍不住的大笑起來,“我覺得我開始同情凌子揚了。”

“不對,你該同情我才對,因為下論我怎麼打都打不贏他,他的段數比我高,力氣也比我大。”

若筠發現自己都被製得死死的,根本沒有說不的權利。現在他幾乎成為她的監護人,她的一舉一動都得經過他的同意才行,這讓若筠真的很生氣。

一旁的小鬱點頭認同,“這樣好啊!”

“不好,很不好。”若筠賭氣的說,把嘴嘟得高高的。

基本上,凌子揚是個體貼的人,無微不至的照顧讓若筠覺得自己像個公主,但她也有想獨自一人的時候,可他就偏偏不識相的老讓她覺得頭疼,若撇開這點不談,他真的是個滿不錯的姦情人。

小鬱只是笑笑不說話,因為難得有人制得了若筠,也該是有人管管這女人的時候了!

☆☆☆

“你要帶我到哪裡?”

禮拜天一大早,若筠就被凌子揚從睡夢中挖起,接著一言不發的拉著她往外跑,也不說他要做什麼或去哪裡,弄得若筠滿肚子不悅。

“等下你就會知道了。”凌子揚神秘兮兮的,就是不告訴若筠他要做什麼。

若筠伸手遮住刺眼的陽光,說真的,她還想睡一下,不禁抱怨,“好好的假日不待在家裡,卻要頂著大太陽到處跑,你太無聊了是不是?”

這是幾個星期來難得的假日,若筠最想做的是好好的窩在家裡睡大覺,然後將囤積近一個月的家事一天做完,最好是來個大掃除,若筠回想自己的房間,還真是有夠亂的。

“別抱怨,說不定等下你就會感激我的。”凌子揚一邊開車,一邊交代著,就是下讓若筠知道他下一步的打算。

“我幹嘛感謝你?”若筠眼一睨,才剛被挖起床,沒什麼好心情跟他玩猜謎遊戲。

“到了,到了,”凌子揚停下車子,“下車吧!”

“這是……”若筠看著店門口的大招牌,已經知道他的目的了,她遲遲不肯下車,“你帶我到這裡做什麼?”

“同學會嘛!”凌子揚拿出差點被若筠丟掉的通知書,一臉認真的要若筠去參加,“朋友難得見面,不來太可惜了。”

“我知道!”若筠臉一沉,看得出她並不喜歡參加這種聚會。

“你在不高興。”

“我當然不高興。”

凌子揚問:“為什麼?”

“不為什麼,就是下想去。”若筠下想告訴他原因。

凌子揚加重語氣的威脅,道:“你一定得去,不然就是扛我也要把你扛下車

“你真是雞婆耶!”

“這叫關心。”凌子揚微微一笑,表情瞬間軟化下來。

面對凌子揚的強劫作風,若筠心不甘情不願的下車,說真格的,她真的非常下想參加同學會。

若筠回頭看了一下,想趁著他下注意的時候溜掉,卻見凌子揚警告的對她搖著頭,有前科紀錄的若筠知道自己逃下掉了,百般不願的提起腳步踏入同學會的聚餐地點。

一進入會場,若筠馬上就認出許多好久下見的老朋友,他們都沒有多大的改變,有人發現了若筠的出現,馬上上前打招呼。

“若筠,好久沒看到你,你現在在做什麼?”

若筠淺淺的一笑,隨意的回答,“不過一個普通的小職員而已。”

這次同學會的主辦者一看到若筠,也過來了,“你終於來了,我想你住的地方可能會收不到,所以,我也寄了一份通知到你的公司——我記得上次你跟我說過,這樣才可以確定你會來。”

所以,我現在才會在這裡,若筠眉頭一皺,但見到大夥開心的表情,她隨即改變態度,虛應的話家常,“最近都在做什麼?”

要說假話她也是挺行的,出社會這些年來什麼樣的場面沒見過,有挫折也有失意,起起落落什麼沒碰過,所以她也學會了在適當的時候說著言不由衷的話,雖下是高手,但也還可以應付。

“我要結婚了,你一定要來暍喜酒。”

“結婚?”這字眼讓她有點敏感,想到送她來的凌子揚不知現在在做什麼,剛剛應該一起拉他進來的。

“是啊!”她壓低音量解說,“我都已經三個月了,再不結婚,會被人家看出來的。”

若筠一愣,“老公是誰?我認識嗎?”

“你認識的,是我們班的。”她比著一旁同學中最顯眼的男子,那人可是他們班上的帥哥,曾經不知有多少女孩暗戀過他,這當然也包括了若筠。

若筠心中頓時起起伏伏,想起過去的自己,那遙遠的記憶……她不禁釋然一笑,真誠的祝福她,“恭喜。”

若筠由於背對門口,並沒發現有個人在此時走了進來,但面對若筠的幾個女孩卻因剛進來的人而感覺一陣痴迷,全放在若筠的身後。

“什麼事這麼高興?”

若筠發現自己被人整個攬進懷中,她轉頭一看,竟是凌子揚,“你怎麼進來了?”

“一個人無聊。”他聳聳肩,像個頑皮的大男孩。

“若筠,你不介紹一下?”一旁的女孩提醒的眨眼說道。

“我是若筠的未婚夫……”凌子揚正要自我介紹,沒想到話才講到一半,就被她塞了一顆梅子。

“未婚夫?”雖然他的話沒有說完,但重點部分已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一若筠,你訂婚了?”

瞬間,她成為眾所矚目的羨慕對象,而原先在一旁說話的男人們也都過來加入她們的話題,其中一人的眼光直盯著若筠不放,那讓凌子揚很不喜歡。

其實凌子揚一直在觀察著這些人,他大概知道若筠為什麼會不想來了,因為這些人的話題不外就是“比較”,誰比誰過的好,誰比誰過的幸福,此時若筠的表情雖然是喜悅的,但眼底卻有著一絲的不耐。

凌子揚有禮的對在場所有人歉然一笑,“對不起,請將美女借我一下。”

一離開眾人,若筠終於可以鬆口氣,她不高興的瞪著凌子揚,沒有忘記剛剛他的大嘴巴,“誰要你多嘴,真是討厭。”

“我只是說實話啊!”凌子揚下以為然的聳聳肩,“再說,我不喜歡那個人直盯著你看的樣子。”

他酸溜溜的語氣讓若筠覺得好笑,她知道他說的人是誰,搖著頭斥責,“人家都要結婚了,你在胡說什麼?”

“結婚並不表示他會安分守己。”凌子揚像是保護自己所有物般的,蠻橫的將若筠拉近他的身邊。

“你在說你自己嗎?”若筠眼一瞪,忍下住的挖苦他。

“我們該走了。”凌子揚認為待夠了,目的也達成了,推著若筠,“你去跟他們道別吧?”

當他們在回家的路上,若筠一直在掙扎著。她的雙手握緊又放鬆,放鬆又握緊,而這一切,凌子揚都看在眼底。

“你要說什麼?”

“謝謝……”若筠喃喃的說出心中的話。

這是凌子揚第一次聽到若筠對他說這樣的話。

“謝謝你的體貼,謝謝你帶我來。我也要向你道歉,”若筠真誠的向凌子揚說,“我知道我不該那樣對你。”

要不是他,她可能失去和這些老朋友聯絡的機會,也因為他,這次的同學會沒有她想像中的難熬。

“別客氣。”凌子揚要帥的回答,就說嘛!他懂得若筠的心。

“喂!”若筠突然的叫著。

他頭也不轉,只讓眼光瞥向她,“幹嘛?”

“有你在旁邊真奸,”若筠不知為什麼的輕笑了起來,“他們看你的樣子好像要把你給吃了。”

“感到光榮無限吧?”凌子揚自誇的說,其實,他才想說他身邊的美女捉住了那些男人的視線,雖然他不喜歡他們看若筠的眼光,卻也因為她而感到驕傲。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