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啊!”

正在洗手的若筠訝異的看著自手中月兌落的戒指,心中瞬間閃過許許多多無法言喻的感受,戒指的月兌落,是否說著她不是他命中註定的人?

若筠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浮上了心頭,這才發現其實她也是滿期待的,期待自己被呵護、疼愛,期待著所有美夢能成真,畢竟她也是個愛作夢的女孩,想著有一天她也能成為公主,想著有一天王子來接她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只是……如今這些只都是她的白日夢……

若筠知道這些日子的減肥讓她瘦了下少,是否就因為這原因讓戒指月兌落的?下管是什麼原因,它的月兌落是事實,她隨意的放進口袋中,轉身走出洗手間,卻下知道外面一團風暴正等著她。

她才剛走入辦公室,迎面碰上一臉下相信的凌子揚,他拉起若筠的手,下知在找些什麼。

“若筠!”凌子揚拉高她的手追問,“你的戒指呢?戒指呢?”

“什麼?”弄不清狀況的若筠被搞糊塗了,她看向辦公室裡每個人的表情都不一樣,“怎麼了?”

從凌子揚的緊張下信,到玫兒的得意洋洋,還有江啟毅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若筠心中不禁想著,她才剛剛離開一下而已,怎麼馬上就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了?

“你看玫兒的手。”江啟毅要若筠看看。

玫兒得意洋洋的舉起左手,一枚銀戒在眾人眼前閃爍著,“我才是子揚命中註定之人。”

若筠掩不住心中的驚訝,剛剛才被她收起來的戒指竟出現在玫兒的無名指上,她本能地模了模口袋,咦?它的的確確還安躺在自己的口袋中,為什麼會出現在玫兒的手上呢?

“這怎麼可能……”若筠極力的想掩藏心中的起伏。

“看吧!這拿不下來的。”玫兒為了證實自己所言不假,試著拔了拔戒指,甚至不介意在手上抹油讓所有人相信。

凌子揚很自然的,向若筠追問著,“若筠,你的戒指呢?”

“掉了。”這是事實沒錯。

“掉了?”凌子揚一臉的不信,銀戒怎麼可能月兌落?

這是否意味著他的判斷錯誤?但他真的十分確定若筠才是他命中所註定的人,只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頓時,辦公室裡一片沉默,若筠接觸到江啟毅的眼光,他似乎知道若筠在說謊,因為他剛剛還看見她戴在手上,她不自在的將視線栘向地板上。

若筠也不懂自己為什麼要撒這種謊言,反正這些日子她撒的謊已經夠多了,下差這一個,只是這樣說好嗎?她是否順了某人的心意,而苦了另一個人呢?

“什麼時候掉的?”

“不知道,早上吧!”若筠迴避凌子揚的眼光,故意扯了謊,“我沒多去注意。”

“我下相信,你一定在騙我!”凌於揚眼一瞪,認定了若筠在開他玩笑。

“戒指不在我身上是事實,我沒有騙你。”若筠眼光四處遊移,但就是不看辦公室裡的任何一個人。看了江啟毅會顯露她的心虛,看了凌子揚她怕自己會忍不住說出事實,而玫兒則是連一眼都不願看向她,所以她也樂得不往那邊看。

若筠的話讓玫兒自信的一笑,她嫵媚的拉著凌子揚道:“子揚,你不得不承認我了吧?戒指明明就在我身上,你還有什麼話說?”

玫兒原本以為會有場爭執,沒想到這麼順利,她瞥了一眼原本應該是銀戒主人的若筠,她不知道為什麼戒指不在若筠的身上,但這樣也好,她剛好順水推舟,讓她的計畫進行的更順利。

“這其中一定有問題,我不信!”凌子揚不相信傳說有錯,也不相信銀戒主人會有第二人選,更不願承認玫兒手上的事實。

“可是你自己說過的,戴得上銀戒就是你命中註定的人。”玫兒不介意凌子揚的態度,她只是笑笑的強調,“難道你想反悔?”

“我是說過沒錯,但……”凌子揚臉色一變,他知道他必須仔細的想想這裡面有什麼地方不對。

流傳百年的傳說是不可能出錯的,這點凌子揚的雙親均可做證,而銀戒更是不可能出差誤,他眼一眯看向房間的兩個女人,凌子揚知道這表示其中有個人在說謊……

只是那個人會是誰?是玫兒?還是若筠?

☆☆☆

劇情如故事般的峰迴路轉,讓人不得不為它的發展感到訝異。現在,公司上上下下都已經知道若筠和玫兒的身分互換,一個如鳳凰的飛上枝頭,一個如下堂婦的默默不語。

玫兒不但大肆宣傳她跟凌子揚間的關係,更得意洋洋的四處炫耀手上的鐵證,似乎要讓所有人知道她才是凌子揚未來的妻子,這是誰也改變下了的事實。

而若筠自始至終都只是在一旁觀看而已,彷彿這一切都跟她無關似的,但她可以感覺到質疑不信的眼光緊跟隨她,她卻裝作不知道。

若筠開始迴避凌子揚,不接電話不見面,只要一見到他,就避得遠遠的,好像他是瘟疫,碰不得也見不得,這讓凌子揚心頭一堆氣無處發洩,心急的不知該怎麼解開這一團亂。

“你怎麼了?”

江啟毅看著一臉悶悶的表哥,發現自己開始有點同情他了,自那天之後,凌子揚的生活一下從天堂墜入地獄之中。

向來英明有主見的凌子揚,現在可用灰頭土臉來形容他,不但見人沒有什麼奸臉色,就連原先自願要接的工作也都下做了,所以,江啟毅現在才會接下這爛了好幾天的攤子。

“她下見我。”

“誰?”江啟毅微微一笑,揶揄道:“玫兒嗎?”

“我躲她都來下及了。”凌子揚眼一睨,沒奸氣的嘆道:“若筠有說什麼嗎?”

由於都見不到若筠,所以,凌子揚只能從江啟毅這邊探點消息了。他一邊躲著玫兒一邊找著若筠,仍不死心,只認定若筠是銀戒的主人,下管外面怎麼傳言,他只相信最初的選擇,若筠才是他命中所註定的人。

“她要我祝福你。”江啟毅下知道若筠說這話是開玩笑還是認真,因為她的眼底洩漏了一絲她的不安。

“我該知道她會這樣說的。”

他只能以苦笑來形容此刻的心情,說真的,他還是無法瞭解她的想法,他們之間應該很順利的,連一開始的相遇都是註定好的,為什麼這中間會出了差錯?

“這回你可栽了。”幸災樂禍的江啟毅馬上招來凌子揚的白眼,但他無懼,仍繼續的說著,“這就是玩弄女人心的報應。”

“你說那什麼話?我可不認為你比我好到哪裡去。”凌子揚不高興的把頭一撇,他才不信現在江啟毅能一輩子置身愛情風波之外,哪天等江啟毅也陷入一團混亂時,他絕對加倍奉還。

“現在可不是我在傷腦筋喔!”

凌子揚眉頭一皺,邊回想:“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玫兒有那枚戒指。”

“我不知道。”即使知道也要說不知道,江啟毅知道自己最奸不要插手這件事,或許當事人有自己的想法吧!

男女間的事,他們這些旁觀人最多隻能給點意見,而當看不下去時,湊熱鬧一下也是可以的,只是江啟毅認為現在還不是他去擇花的時候。

“你一定知道什麼!”凌子揚感覺江啟毅話中有話,難道江啟毅知道了什麼他所不知道的?

“我實在是愛莫能助。”想到若筠的有心隱瞞,他這局外人實在不宜多加干涉。

這應該是諸多女孩夢寐以求的機會,凌子揚可說是多金的單身貴族,別說家世啦!光看他的外表丰采,只要他願意,什麼樣的女子不為他心動,可偏偏他們這個若筠小姐似乎不為所動的樣子。

是因為她認為他們之間不可能,所以她願意放棄?還是……

不管什麼原因,江啟毅認為若筠跟一般女孩不一樣,或許她真的是凌子揚命中註定的人喔……

☆☆☆

若筠知道自己最好自動請調回原先單位,只是,即使回到技術部,她還可以回到她原來的生活嗎?

“為什麼?”對於她的請求,江啟毅有點不以為然的搖頭,“這不是較輕鬆嗎?”

“一開始我就只是來幫忙的。”若筠笑笑的解說。

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有點像鬧劇,讓她平淡的生活離開了原先的軌道,雖然日子過的有點亂,但她卻覺得自己在這其中也學到不少,至少讓她二十五年來第一次嚐到戀愛的滋味,一種又甜又酸,還帶了點澀的感覺……

江啟毅努力的勸說,“這裡的工作你已經駕輕就熟了。”

“但我喜歡待在技術部,再說,玫兒不會喜歡在這裡看到我的。”

因為身分的改變,玫兒對若筠開始百般的挑剔,有時甚至是很明顯的刁難,這些江啟毅都知道,也看在眼底,能幫忙時,他多少會幫忙,不能幫時,也會挺身制止玫兒過分的行為,總之,玫兒想盡辦法想趕走若筠,可能是意識到她仍有威脅性吧?

“但是子揚他……”有人喜歡看到她啊!江啟毅知道他不能強留人家,可是,他總要說服說說看吧?免得到時某個人會怪他哩!

“很明顯的,他已經不需要我了。”若筠勉強的牽動嘴角笑了笑說服。

“為什麼要說謊?”他實在忍不住了,本想睜隻眼閉隻眼的,可若筠真走了,戲就演下下去了,“銀戒明明在你身上。”

“它的月兌落是事實啊!”她張開左手掌,上面的確沒有任何東西。

這幾天若筠也曾掙扎著要下要說出事實,要不要再把戒指戴上,可這樣會有什麼改變嗎h她還是擔心,還是害怕,總而言之,她就是對自己沒有自信,沒有自信自己是否能牽住他的心……

“你是說戒指真的還在你身上?”江啟毅本來只是想套套她的話,這下真的確定了,只是玫兒手上那枚戒指又是怎麼回事?

“不……”若筠本想否認到底,但她知道瞞也瞞不了多久,嘆氣的垂下眼瞼承認,“好吧!它的確還在我身上。”

“那你為什麼不拿出來……”

“拿出來做什麼?它都已經月兌落了,這表示我並不是他命中之人,所以還是聰明一點,不要惹人厭了。”

“沒有人會討厭你的。”

若筠淺淺一笑,帶點頑意的眨眨眼,“我會當成恭維喔!”

“我想凌子揚不會這樣放棄你的,畢竟你們兩個之間……”他感覺子揚這次是動了真情。

“那只是玩玩而已,”若筠臉一陣燥熱,試著表現她的不在乎,事實上,她也不能去在乎,“這種事對你們來說應該是稀鬆平常的,彼此你情我願,實在不該拿這種事來牽絆另一個人,更何況,當時的情況算是個意外。”

這是個謊話,一個天大的謊話,說給若筠自己聽的大謊話,為的是讓她自己死心,因為若不這麼說,她無法做下最後的決定。

江啟毅發現他無法反駁若筠的話,因為她說的很接近事實,當初他們就是抱有這樣的念頭才讓她搭上便車,他最後瞭然的點頭,“我懂了,我想我不會說出去的。”

若筠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若再強留就是他的不是了,的確,愛情若是勉強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他不再勸說,這事就順其自然吧!

“謝謝。”若筠感激他的明理。

“若筠?”江啟毅叫住正要離去的若筠,突然注意到一件事。“你好像瘦了一點。”

“有嗎?”若筠裝傻的回答,並不想跟他說這是她力行減肥的效果,以免他聯想到她是故意要讓戒指月兌落的。

目前為止,一切都照著她所想的發展著,她是該慶幸事情進展順利,可為什麼心中的落寞竟是怎麼也揮之不去……

☆☆☆

若筠默默承受著所有異樣的眼光,雖然她可以裝做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但背後的指指點點卻在在的提醒她。

就在昨天早上,公司裡迅速的傳開一件醜聞,而若筠就是這醜聞的主角,原本她就已經夠遭人非議了,經這件事的傳開後,若筠更是成為每個人最新茶餘飯後的焦點,現在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她,有些人更為了看她一眼,而特意到技術部辦公室湊熱鬧。

有些無聊男子甚至暗示他們也願意提供相同的服務,而這一些若筠都可以視而不見,應付自如,只除了她的心……

傳聞中,她為了求取斑職位而和凌子揚上床開房間,這是醜聞的主題,而經過猜測和傳開,這件事被說得不堪入耳,若筠隨時可以感覺到四周鄙視厭惡的目光,她已被歸類成為不能交往的人了。

在自己的辦公室裡,若筠知道同事們因為她的好身手而下敢當面談論,但私底下講的事她卻全都知道,所以,她選擇跑外務來躲開這一切,只有讓自己忙碌才能不去想,下去想她為何要這麼做?

她不斷告訴自己,這麼做是為了不讓自己以後傷心!她不得不承認,她竟忘了一個人的日子該怎樣過,下知何時,凌子揚已闖入她寂寞的心裡,若筠發現她竟夜夜哭著醒來,只因想他……

“若筠。”

“總經理。”她轉身一看,有那一瞬間,她發現自己有點期待,期待來人是他。

“事情是怎麼傳出去的?”江啟毅就是知道傳聞,所以才來找她,因為被傷得最重的,就是眼前這看似堅強的女孩。

凌子揚這幾天部下見人影,為的是躲開玫兒,因此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不知道也好,免得他聽了發火,到處亂罵人,這幾天他的脾氣和性情都下定,讓人覺得挺害怕的。

“已經沒關係了,真的。”若筠一副無所謂的搖頭笑說。那樣子奸像這些謠言都跟她無關似的。

江啟毅愈來愈不懂她了,皺著眉問:“但是這樣下去,你還待得下去嗎?”

“我早有心理準備,一點都不意外。”

打從一開始,若筠就猜到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她聽過許多類似的故事,每個故事的結局,都以主角離開作為收場,她當然也不能例外,而離開就表示所有的一切都該結束了。

“你想的很樂觀。”

“不這麼想,難道要我自怨自艾嗎?”

雖說她也怨過,小鬱也說過她幹嘛這麼傻,但無自信心的她總是樂天知命的告訴自己,這個人不適合自己,或許下一個男人會更好,她總會再遇上一個彼此相知相守的人吧?

第一次戀愛轟轟烈烈,可能會讓第二次變得索然無味,若筠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再接受第二個男人,雖說現在已是二十世紀了,但她卻有那種從一而終的傻觀念,這若說出來,一定不會有人相信的,其實她自己也不太相信,可他的好真的讓她忘不了……

“你真特別。”

“這不是特別,而是一種應變。”她話中已帶有果決的意味。

“難道你……”江啟毅一愣,以為是他的感覺錯誤。

若筠點點頭,交握十指的說:“該結束了,能認識你們讓我覺得多了份收穫,讓我見識了什麼是有錢人家。”

江啟毅很不是滋味的眉頭一皺,“這話好像在說我的不是。”

“只是生活上的差異,你不要想太多,或許不能道別,所以……”她笑著輕輕的吻上他的臉頰,輕柔的低語道別,“再見……”

“我會想你的。”

“我也是,真的很高興能遇見你……還有他……我想,我不會忘的……”

“我也是,我想,他也不會忘記你的……”

若筠輕輕的一嘆,其實要離開這決定讓她想了很久,可她告訴自己,再留在這裡又能做什麼呢?天天看著他卻又接觸不到,何苦讓自己心傷也心痛?

算了,這樣就夠了,畢竟這是她自己所選擇的啊!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