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昭亞發現她跟夜魈走失了,望著一波波的人潮從她的身邊走過,她該在原地等著呢,或是就這樣自己一個人走掉。她並不是一個會輕易迷路的人。

一個時辰前,才剛跟那賣身的女孩分手,現在就跟夜魈走失了,昭亞想著自己該何去何從。

“姑娘,你一個人嗎?”

昭亞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被三個無聊男子給包圍了,一看就知道他們絕非善類,她有點不悅地皺起眉頭,不想跟他們有所牽扯。

“瞧瞧,她長得還不錯。”第一個起頭的男人讚賞地嘖嘖說道。

第二個男人同意地說;“烏溜溜的長髮,很美。”

第三個也認同地點頭:“霞般的紅唇,誘人。”

“水潤的白膚,也動人。”

昭亞都快被他們搞糊塗了。他們是在吟詩還是在唸文章?淨說一些讓她想笑的話語,還沒有人說過她漂亮、動人、誘人的,看來,他們的眼睛不是被糊住了,就是腦筋沒轉過來。

就在昭亞還在想的同時,那三個男人話題一轉:“她都不說話,你們想她會不會是個傻子?”

“看她外表呆呆的,搞不好腦筋有點問題。”這話引起三人一陣訕笑,他們根本無視昭亞的存在,自說自話。

“是啊!足啊!可惜了這樣一個美人。”

“你們……你們說夠了嗎?”昭亞發現她簡直快忍無可忍了。這些人無視她的存在也就算了,還徑自在一旁評論著,一下是誇,一下是貶,讓她想動手打人了!

這幾天她的火氣已經夠大的了,現在又遇到他們三個,好像是故意找死地招惹她。昭亞在衡量著可不可動手以洩她心中的怒火。這裡可不比她家,那裡的人都知道少惹她為妙,而今這裡嘛……

“喲!她的開口好像是天籟似的,男人驚奇地欣貨她的反應,“開口了耶!”

“原來她不是傻子。”

“你們才是傻子。”他們這些人……不行,在這裡不能鬧事。昭亞告訴自己。要是引起別人注意可就不好了,她現在是逃難期間。當下決定自己還是離這些人愈遠愈好。

見她要走,一個人馬上擋住昭亞的去路:“別走啊!泵娘。”

見自己被一前—後地給包圍住,她不悅地怒瞪著他們:“你們想做什麼?”

“陪我們玩玩。”

昭亞甩袖拒絕:“沒空。”

擋在昭亞面前的人拿出一些銀兩,以一臉做好事的表情說道:“這是賞你的。”

一看到那些銀兩,昭亞的火氣都上來了,他們把她當成什麼人?緊握著拳頭免得她想出手,“讓開!”

“嫌少?”說著,那人拿出更多的銀兩,“我再多加一點。”

她閉上眼睛,想著眼不見為淨,“少煩我。”

“生氣了?彆氣,氣壞了我會心疼的。”

緊握的雙拳說明昭亞正在壓抑自己,要不是想現在的她該溫柔一點,不然她真的會動手打人。

她身上的武器被她爹給拿走了,不然只要拿出來晃一晃,一定可以把這些人給嚇跑,但這不代表她無法對付這些人,只是有了那些武器自然是簡單多了。

想著現在自己身上穿著礙手礙腳的衣物,不然她一定可以給這些無聊男子一些顏色看看……突然昭亞像想到什麼似的露出了笑臉,她有辦法給這些傢伙—點顏色,讓他們知道她可不是好惹的人物。

昭亞睜開眼,直視著他們:“你們真的很吵耶!”

這話讓三個人互看了一眼:“不會啊!我們只是想熱鬧一下,你要不要陪陪我們?”

“陪?”昭亞冷冷地一笑,露出了個嬌媚的神情,“這得讓我考慮一下耶!我爹說不可以跟不認識的人說話,所以……”

“不用考慮了,本大爺保證會好好地對待你的。”其中一人露出一臉奸佞的笑意。

昭亞笑了,沒有人搞得懂那笑意代表什麼意思,她閃過身不讓那些人碰到她,要是讓他們碰到,她想自己可能會噁心個三天三夜,說不定還得消毒消毒一下。

不想再耗下去的男人叫道:“不要跟她囉嗦了,帶她走。”

正當他們準備強行將昭亞帶走時,沒有人發現她奇怪的舉動,只見她從頸間抽出一樣東西往他們身上甩,一道黑影劃過空中,三人馬上一陣痛

昭亞假意地問:“會痛嗎?”

“你……”

原來昭亞的於上多出了一條鞭子,一條從頸間抽出的武器,這是春娘在送她出門時交給她的東西,說她一定會有用到的時候,只是她沒想到這東西這麼好用,雖然不知道它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不用時是好看的項鍊,要用時一抽,就成了一項武器,能縮能伸,不輸給普通的鞭子。

他們想再進—步攻擊時,昭亞毫不客氣地舞弄著手中的鞭子,嚇得那些人連連退了好幾步,她可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小看她的人是吃不完兜著走。

昭亞得意地問:“想要來試試嗎?”都差點忘了自己有這東西了,她向來習慣用劍。

那三個男人被氣得只有動口的分,“你這賤女……”

話還未說完,那人的臉上立刻多了道紅疤。昭亞不喜歡聽見髒話,“嘴巴放乾淨點。”

“可惡……”

昭亞正好把這幾天的氣都給發洩得差不多了,雖然對她老爹她仍是一肚子的火,但至少沒有那麼火大了。

“這是警告你們,下次不要隨便調戲良家婦女,要是碰到—個比我更兇悍的,我看你們是吃不完兜著走了。”說著,她轉身就走,諒那些人也不敢對她再作怪了。

昭亞才走到街口,就碰到她想找的人,她剛好把手中的鞭了收回,喘了口氣說:“終於發現我不見”

“我一直在旁邊看著。”

他剛剛是和她走散了一會兒,但很快就發現她的蹤影,那時她剛被那些無賴纏上。他想過是否要出手幫忙,但他才剛想,昭亞已經抽出她的鞭子教訓那些人了,他也樂得在一旁看。

“心地真壞,眼睜睜地看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讓人欺凌。”她抱怨地丟了個不滿的眼光給他。

夜魈連忙為自己澄清立場:“這話就有差了,我看不出哪邊才是被欺凌的那一方耶!”

“很明顯的是我。”

“我懷疑。”見她一副質疑的眼光,夜魈連忙補上一句,“至少你沒有落荒而逃啊!”

這話讓昭亞開心地笑了:“好吧!就原諒你的見死不救。”

夜魈暗噓一口氣,總算讓她高興地笑了。這下子又知道她有一手武藝,跟著她似乎有著無窮的樂趣,他真的迫不及待想知道下一次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了。

***

不知為什麼,夜魈一直在意著剛剛那些人的話,閃為他發現他們所說的一點也沒錯。說真的,他很少會注意到身邊的女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所以……

他盯著走在前面的昭亞,她活蹦亂跳的樣子讓他不得不懷疑,剛剛那個使鞭的人是她嗎?又多了一項讓他覺得值得探索的特點,她說不定符合他所開的條件,也就是說她可能是拓跋亹想找的人,他這樣把她帶回去,說不定是給自己找麻煩。

麻煩?不,夜魈發現這詞用得不對,因為她似乎隨時都有著不同的舉動,讓平淡的生活中會出現一些驚喜,不管是好是壞,都蠻讓夜魈有所期待,因此他在想……

“你在看什麼?”昭亞突然轉過身質問身後的夜魈,覺得他好奇怪。

他不慌不亂地搖搖頭:“沒有。”

“還說沒有,走在後面一直盯著我看,我哪裡不對了?”她低下頭看著自己一身的打扮,也轉頭檢查身後,確定沒有什麼讓人議論的地方。

昭亞的髮飾給人了,因此她隨便找了塊碎布將自己的長髮隨意地紮起垂落於胸前,那樣子有點隨便,但又有點動人,她自己一點都不自覺。

“休息一下,頂著大太陽會中暑的。”夜魈冒出這樣的提議,雖有點唐突,但昭亞一點意見也沒有。

“也好。”

他們在一棵大樹底下坐著休息,風從他們身邊溜過,輕輕地搖著樹梢,也帶了些微的暖和熱氣。昭亞忍不住打了呵欠,隨意地倚著樹幹託首閉上雙眼,她覺得有點困了。

看著託著下巴小憩的人兒,夜魈在想……他要不要撥開那濃密的前發一窺全貌,風吹拂著她的臉頰,好像在為他做引導。夜魈忘了一句話,好奇會害死一個人的——

正當他打算悄悄地從後面靠近昭亞時,不知道四周有著異狀發生……

昭亞不知被什麼給驚醒了,突然,她雙手一伸抓住夜魈的手腕,趁著夜魈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用力地一甩,結結實實地給了夜魈一個過肩摔。她睜開眼,略帶怒氣地看著躺坐在地上的夜魈。

“怎麼會是你,你想做什麼?”原以為是什麼人想攻擊她,沒想到會是他。

夜魈揉揉剛剛被摔疼的地方,百口莫辯地說不出話來:“我只是……”

“圍起來。”

一聲威嚇把昭亞和夜魈嚇了一跳,兩人呆看著自己被一群武裝的士兵給重重包圍起來,這一群士兵大概有百人左右,看他們的裝束應該是王宮裡的人。

“搞什麼?”夜魈心中有股不太好的預感,這些人會在這的話,那是不是表示拓跋亹也跟來了呢?

拓跋亹就出現在這群人的後面,一臉看熱鬧地告訴他的小舅子:“我看到了,夜魈。”

“你怎麼會在這裡?”果然是他,夜魈瞪著眼前心懷不軌的拓跋亹。

“當然是跟在你身後出來的。”

當他一得知夜魈溜出京城時,第一個念頭是把人找回來,可是繼而一想,說不定可以在京城以外的地方找到合適的人選,於是決定跟著夜魈一起出來,一方面盯著夜魈,一方面找著新娘候選人,想不到,還真讓他給碰上了。

“這是什麼意思?”夜魈指著緊緊看著自己的士兵們,不喜歡自己被當成階下囚看待。

“現在有上百個人親眼目睹你被一個女人打敗,敢問你的允諾呢?”拓跋亹低聲下氣地說,好像他是受委屈的人似的。

夜魈楞住了,說沒想過這樣的事發生是騙人的,但在這樣毫無防備之下被一個女人打敗,讓他覺得自己的面子全失,誰教剛剛只顧著想一窺佳人全貌而失去戒心,這下子他想賴都賴不掉了。

“乖乖跟我回去吧!”說著,拓跋亹要人好好地看著這兩個人,尤其是裡面那個姑娘。

若不是親眼看到,拓跋亹還真不信那個嬌小的女子能將夜魈過肩摔,雖然他也曾想過什麼樣的女子才能將夜魈打敗,是壯如樹的魁梧女子?還是奇奇怪怪的特異女子。不過,眼前的姑娘好像蠻奇特的。

原以為可能還要找好久,或者根本就找不到這樣的人選,但……他無謂地笑笑,總之這一切都是天意啊!

夜魈認命了:“栽了。”

拓跋亹有禮地對他未來的舅母說道:“姑娘,請吧!”

“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嗎?”

從剛剛昭亞就只有看的分,根本搞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這一堆人是從哪冒出來的?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官府的人,是誰犯法犯罪了嗎?夜魈的表情有點怪,更別說眼前這個人了,不把事情搞清楚她絕不罷休。

“這事說來活長。”拓跋亹可以瞭解她的感受,也當然會把話說清楚,“你最好先跟我回去,我才能好好地對你說清楚。”

昭亞考量著該不該信他的話,眼前的情況似乎逼得她毫無選擇的權利,不想引起無謂的問題,她決定跟著他們一起走,視情況再作打算。

“好,我跟你走。”

“那請吧!”

***

“開玩笑!”

昭亞生氣地大叫。哪有這種事,簡直就是太離譜了,他們是不是日子過得太閒了,竟想出這樣的鬼主意,真的是胡鬧到家。

從被帶到一間華宅之後,昭亞發現四周的警備森嚴,簡直把她當成了囚犯,而且他們兩人所說的故事更讓她覺得荒謬到了極點,她以為天底下只有她老爹最瘋,想不到還有人跟他不相上下。

拓跋亹容對她的反應不以為意:“君無戲言。”

其實他覺得這姑娘該感到高興才對,畢竟夜魈再怎麼說都是一品大將軍,而且又是皇親國戚,別說榮華和富貴了,想想這一品夫人的頭銜會讓多少人羨慕,她這是麻雀變鳳凰耶!

“我管你什麼戲言不戲言的,我不會答應這樣的事。”昭亞氣得雙手抱胸。這些人也沒問她要不要就這樣幫她做決定,真是氣死人了。

“你人已經在這裡了,不管你要不要,這件事勢在必行。”拓跋亹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你說話啊!”見自己說不過他,昭亞轉看向另一個當事人,從剛剛起夜魈就一直在旁邊什麼話都不說,“為什麼你一點意見都沒有?”

“我沒有說話的餘地。”

夜魈怎麼可能會沒有意見,只是這事他事先就已經允諾過,要他反悔他做不到。

“看吧!”拓跋亹一臉得意地道。

“我……我就是為了逃婚才出來,現在又掉進這個……這個陷阱,你們都是騙子!”昭亞氣得說話都打結了,“你們一定是哪根筋不對了。”

拓跋亹輕咳地清清喉嚨:“這我就要說說話了,而且我要聲明一點,我們正常得很。”

昭亞睨著似乎在湊熱鬧的拓跋亹,真不喜歡他那種自大的態度和高高在上的口氣。

“若有錯,錯在你。”

“錯在我?”昭亞一聽,不悅地叫道。為什麼又說到她這邊了,她是受害人耶!“我做錯了什麼?”

“因為你出現在夜魈面前,又打敗了夜魈,如果你不出現,不跟夜魈碰面的話,或許你們就會這樣擦身而過,成了不相識的陌生人。”拓跋亹覺得他說得有點勉強,但管它的,現在只要能交差,他是無所謂啦!

這番話說得昭亞只有雙眼圓睜的分。一下子她成了罪人了。

“況且夜魈在族內是數一數二的勇士,你能毫不費力地打敗他,表示你是老天選好的人選。”拓跋亹理所當然地道。

昭亞懊惱地想著,照這麼說,他們兩個一開始就不該碰頭,更不該一起走。她頭痛地垂下雙肩怨道:“我就知道遇到你不會有什麼好事。”

現在不管她再說什麼也於事無補,再說人都已經在這了,要跑也不是件簡單的事,因此拓跋亹放心地交代:“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我樂觀其成。”

“我看你根本是等著湊熱鬧。”夜鬼瞪他一眼。

“隨你說了。”拓跋亹不以為意地笑笑說,“記住喔!不可以讓她跑了,不然不只是你的威信受損,我也跟著受累。”

意思是他們兩個共同的親人會把他們整得不得安寧。其實這一次拓跋亹會找上夜魈,有一半是拓跋亹的母親也就是夜魈的大姐所主導的。拓跋亹的母親也就是當今的太后,對於自己最小的弟弟尚未成親很在意,可以說逼夜魈找個人成家立業是太后的心願。

拓跋亹離開之後,夜魅也跟著離開了。他想,現在不是跟她解釋的好時機。當昭亞發現只剩她一個人後,腦海中第一個想法就是逃,但剛剛他們的對話讓她知道她要走的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因此她在考慮著……

推開房門,昭亞看了一下四周,都沒發現什麼人,現在似乎是個好機會。她跨出了房門,選擇了她認為是離開的方向走去,但走沒幾步馬上就被發現了,夜魈擋在昭亞的面前不讓她離去。

“讓開!”她低喝,並不想留在這裡。

他一臉無奈地搖頭:“不行,我不能讓你走。”

昭亞挑釁地將雙臂交疊,不信他真能攔下她:“腳在我身上,我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那麼別怪我。”

夜魈手一揮,馬上從旁邊冒出一群人,團團地把昭亞給包圍住。以多對一,昭亞的勝算似乎不大,但她一點都不驚慌,沉穩地環看所有的人,心中在打量著該怎麼做。

“別以為你人多我就怕了,我照走不誤。”昭亞冷靜應付,什麼場面她沒見過。

“那就試試!”夜魈的話似乎是開戰的挑戰書,那讓昭亞開始有所行動了。

昭亞彎身從腳踝拿出兩個金屬環,接著她又從手腕上解下兩個環套,最後是解開身上的腰帶。夜魈不知道她身上哪來這些東西,有點奇怪她的舉動。“你在做什麼?”

昭亞甜甜一笑,同時把手中的東西丟給夜魈,不在乎地說著:“這個送你。”

鏗鏘一聲,讓所有的人知道這東西有多沉重,夜魈訝異地問:“你一直戴著這些東西?”

“是啊!”雖然戴著那些沉重的金屬,但昭亞的行為仍然跟常人無異,解開之後她的動作輕盈了許多。舒展筋骨之後,她擺出應對的招式:“來吧!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多對手。”

她爹一直希望她能文能武,至少在她還是男兒身時是這麼希望的,因此她什麼都努力去學,因為這是她爹對她的期望。身上的裝備就是為了增強她的能力而特別製造的,解開了金屬環就是釋放她所保留的能力。

“不傷人為主,捉住她。”夜魈下令道。

昭亞輕輕地縱身一跳,簡單地跳過了人牆,身子輕盈地穿梭在人群間。只見她一個閃躲就避開了高大人馬的圍捕,利落的身手攻著想抓她的士兵,一下子院內一片混亂。

最後,昭亞發現她的面前只剩夜魈一個人,他讓身邊所有的人都退到一旁圍觀,因為他似乎對她另有打算。

看穿他意圖的昭亞冷笑問:“你想阻止我?”

“不能讓你太小看我。”

“來吧!”為了自由,昭亞知道她得盡全力。

在昭亞不留情的逼迫之下,有所顧忌的夜魈只有閃躲的分。他並不想傷人但又不能讓L她離開,因此他在想著兩全其美的方法,既不傷了她,又可以將她留下的方法。

不知不覺中,夜魈加強了回擊力道,昭亞因此受了點傷。他的勁力之強讓昭亞吃了一驚,沒想到他並未發揮全部實力,這下子她知道自己只能智取

“天涯何處無芳草,你這樣逼我實在沒有道理。”昭亞勸說。以他這樣的條件何愁娶不到老婆?會不會有點想老婆想瘋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看樣子他真的不會放人了。昭亞不想跟他耗下去,因為最後吃虧的人準是她。手中無武器的昭亞拿出了她的特製鞭子,有武器勝算會多一點。昭亞甩著鞭子提醒夜魈她不是好惹的。

昭亞用力一抽,將鞭子抽向他的腳,只是被他—個閃躲躲過了,而夜魈倒是舉起手臂故意讓她的鞭子打中,然後趁機一把抓住鞭子用力一扯,把鞭子的主人拉了過來,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給昭亞的月復部一擊,那力道不大卻足以讓她因痛而昏過去。

昭亞雙眼圓睜地看著他,似乎不相信自己會敗,“你……”

“對不起,我真的不想傷了你。”

夜魈小心翼翼地抱著懷中失去知覺的女子,訝異她的輕柔,那髮絲細細地纏繞著他的指尖,似乎也纏繞著他的心思,女人都是這樣柔柔弱弱的嗎?

這女人給了他什麼樣的悸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