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夜魈發現最近他的府邸很熱鬧,不管走到哪他都是注目的焦點,從家中的奴僕到住在這裡的客人,徐了奴僕不敢有特異的行為外,其他人幾乎是等著看好戲。他冷眼看著四周湊熱鬧的人,真的不知該怎麼說那些人。

他未來的丈人和丈母孃他是沒有話說,但這個行文他就真的想說說了,光明正大地搬進來住不說,還有事沒事跟在他後面,好像等著什麼似的,讓他又煩又惱的。

拓跋亹是無法丟開擾人的政務,否則他也想看看這場戲怎麼結局,因此每天只要處理完政事,他一定會到夜魈這喝個茶或是跟行文聊天對弈的,好像這裡是他的地盤似的。

夜魈懊惱地走出書遙樓,第一個碰上的就是最讓他頭痛的行文。他十分惱怒地瞪著不知收斂點的行文,可是行文卻對著他猛笑,好像很高興碰上他似的。

行文大聲地問道:“喂,夜魈,怎麼沒有看到昭亞?”

“我怎麼知道她在哪。”他心裡同時咕噥著,這小子真是不會看臉色,不知道他正惱得很嗎?”

“要看好喔!”行文一臉認真地交代,“再不見的話,會鬧笑話的。”

最近京城裡的人已經把這事當成飯後的話題在談了,還下注賭新娘會不會再逃跑,他們之間是否會有結果。

“囉嗦!”夜魈丟下這麼一句話,壓著滿肚子的氣走開,他們把他當成什麼了?

而走到客人住的如寧苑,那裡熱鬧得很,任天是因為自己女兒要嫁給將軍,這麼有面子的事他怎麼可以錯過,因此他一面交代自己的管家趕緊為小姐準備嫁妝,一面等著女兒何時答應這門親事。

夜魈不是不喜歡這樣的安排,只是再怎麼說他也是個有自尊的人,而他的丈人這樣插手管事,好像是說他什麼都不會做似的,讓他覺得有點難以面對外界,只是他現在都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丈人要接手他還樂得清閒。

夜魈才剛轉身要離開,就碰到了丈母孃,她溫暖的笑容讓夜魈不得不收起他一臉的不滿,她並沒有引起他很大的問題,理所當然他也不該讓她覺得不受歡迎。

春娘看了一下夜魈的身後,以為應該會看到另一個人才對,“怎麼沒有看到昭亞,你沒跟她在一起?”

“沒有。”

春娘似乎有所瞭解,掩面輕笑:“是不是昭亞在鬧性子?”

他偏著頭想,那不是鬧性子,只是她心裡有點不快罷了。“沒有的事。”

“小兩口吵吵就沒事了。”

如果真能這樣就好了,有點無奈地苦笑搖頭拜別丈母孃,夜魈想找個地方一個人靜一靜。

夜魈走沒多久,就碰上拓跋亹,他似乎剛到的樣子,身旁的侍者還端著東兩,一看就知道要給昭亞的,

夜魈很不客氣地問:“你來幹嘛?”畢竟現在會弄成這樣,都是他的“功勞”。

“又不是來找你的,火氣這麼大。”拓跋亹對他的無禮視而不見,反而還高興地問:“昭亞呢?母后要我帶一些東西給她。”

今天是怎麼了,所有的人都向他要人,他沒什麼好口氣地回答:“我不知道。”

靶覺他發火了,拓跋亹桃高雙眉:“怎麼了?是不是得了新郎症候群?”

“少煩我。”

“你會習慣的。”說著,拓跋亹笑嘻嘻地往內院走去。他真的等著看熱鬧,天曉得接下來還有什麼發展!

夜魈重重地舒了口氣,發現他有種無力感,真想丟下這一切躲得遠遠的。才剛要轉身回凌宇居就碰到了小瞳,她正捧著小點心一臉找人的樣子,一看到夜魈馬上露出一臉的欣喜。

她面帶笑意問:“大人,有沒有見到昭亞姑娘?”

“沒有。”

“是嗎?”她傷神地自語,“真奇怪,昭亞姑娘跑哪去了?”

今天一早,小瞳就沒看到昭亞姑娘了,心想會不會是去哪散步了,所以也沒多去注意,但用午膳時也沒看見,她猜想昭亞姑娘大概忘了時間,直到剛剛她端小點心去找昭亞姑娘時,才發現不管她怎麼找都找不到人。

她倒好,自己躲得遠遠的,圖個清幽,也沒想想他會受到怎麼樣的騷擾。

夜魈走回書遙樓,知道今天只有這裡可以不被人打擾,走到窗邊看著青綠的花庭,還看到拓跋亹和行文正熱鬧地在那說笑,而另一邊,他發現他的丈母孃正和小瞳拿著一塊布在說著什麼,不時還可以看到了如寧苑那邊出出入入的商人,夜魈真的快煩死了。

今天都沒有看到她,昭亞是跑哪去了?

才這樣想的時候,隱約在流水邊,夜魈看到了老柳樹下的淡紅色身影,他知道那是她,現在她在想些什麼?

自那天被中斷之後,昭亞就有意無意地躲著他,而且遲遲未有回應難道是他太一廂情願?第一次見面他或許不知道為了什麼,但第二次,夜魈知道了,知道這女人將是他的人,現在是,以後更不會更改。

難道是他的做法錯了,夜魈問著自己。

不!他不願承認自己有錯,如果愛一個人有錯,那麼世間所有的事都是錯的了,他是不會放棄昭亞的。從不知道一個女人可以如此牽動他的心,讓他不知所措。

他低低地吶喊著一輩子的誓言,愛你……

昭亞聽到聲音,回看著庭院中的朋友親人,突然覺得一陣頭痛,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她該離開的,離開這一團鬧劇,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就這樣……就這樣要跟另一個人廝守終身?

在八歲以前,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男孩,想著長大後娶妻生子、考取寶名什麼的,但春娘來了之後,明明白白地告訴她,她是個女孩,是個道道地地的女孩,還說她以後會碰到一個愛她的人,一個會呵護她的人,那時她根本不懂那是什麼意思,而且隨著時光流逝她也忘了。

如今想起來,春孃的話又清楚地在耳邊響起,一個愛她,一個會呵護她的人,會是他嗎?

她對他的確有著跟別人不一樣的感覺,那就是他們所說的情嗎?可是她也愛春娘,也愛她爹,為什麼那種感覺就是不一樣……

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昭亞頭一回,看到書遙樓的他,兩人的視線交接,他似乎想說什麼。

兩人就這樣遙望著,最後,夜魈突然轉開頭,現在他真的搞不懂自己了,打仗作戰他沒有不知道的,喝兵斥馬沒有他不能的,還一直問天底下有什麼是他所不懂的?

有!他直截了當地回答自己的問題,就是男女間的事,她的心和他的心,兩個心在互說著什麼?

兩人在此刻不約而同有著共同的想法,昭亞低垂著頭,夜魈揉揉僵硬的頸子,兩人的心中不由得大喊:頭好痛!

***

“在看什麼?”

盯著藍天呆望的昭亞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跳,這樣的出神實在不像原先的自己,昭亞坐起來看向身邊的春娘,看著她長大的春娘或許瞭解她的心情。

她無精打采地應著:“春娘。”

春娘在她的一旁坐下,關懷地為她拂去頰邊的髮絲,有點不懂地問:“你怎麼了?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你。”

“我也知道這樣不像平常的我,但我好煩啊!”昭亞煩惱地大喊出心中所有的煩悶,她真不懂,她只是逃家,為什麼會逃到別人的婚姻陷阱中來?還被夜魈搞得心頭一團糟。

“在煩什麼?”春娘明白地說出她心中的答案,“他嗎?”

昭亞轉看另一邊,表示自己在生氣,在耍性子,但不說話卻是默認了春娘所說的沒錯。

“這有什麼好煩的,他對你不錯,他的好誰都看得出來。”男歡女愛是天經地義的,或許是昭亞年輕沒有碰過,但碰上了,學習之中也該懂得這事。

“我知道。”

春服從不知道昭亞會是反應慢半拍的人,她瞭解地笑笑:“知道就該有所表示。”雖然知道夜魈會是個很有耐性的人,但拖久了,一旁的人總會急的,所以她現在才會在這裡做說客。

春娘看看自己的身後,心想著他們會不會在哪裡偷聽。這些人簡直比當事人還急,不過她自己也是,回過神再看看眼前的昭亞。

“表示?!”說到這,昭亞沮喪得想掉淚,“我試過,但我做不到。”

春娘很少見到她會有這樣的表情,想著事情有那麼嚴重嗎?“怎麼會?受與施是互相的,只要有心不怕做不到。”

昭亞嘆氣地搖頭,認命地說:“我改變不了自己,我真的做不到。”

“我倒要問你了,你需要改變什麼?”

“他想要一個溫柔體貼的妻子,我們都知道我不會是那樣的小女人,所以……所以我……”一時之間,昭亞不知該怎麼說。

她試過做個一般人想要的小妻子,是那種會在家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為此她努力了,真的努力做一個標準的好妻子,可是……

春娘柔柔地笑了,安慰地拍拍昭亞的肩頭:“沒有人要你去改變你自己,要知道大家就是喜歡這樣的你。”

“真的?”她不信地睜大雙眼,自己曾惹出那麼多問題,沒有人怪她或怨她嗎?

“如果你只是一個什麼都順著人家的昭亞,那你就不是任昭亞了。”

“是啊!”她想春娘說的沒錯,“如果我會乖乖聽話,今天就不會在這裡了。”這是好還是不好呢,到現在她也小知道這問題的答案。

“那就對了。”春娘直截了當地跟她說,“我看得出來你也喜歡他,敞開心懷接受一個人並不難。”

“可是我怕……”

“怕?我們家的昭亞會怕什麼?”這好像是天大的笑話,春娘大驚小敝地看著她。

這話似乎說中昭亞的心事,通常會反譏回去的她這次卻猶豫不決:“如果他只是被逼著娶我……”

“那他大可對你不聞不問,幹嘛還要費心地要討你開心,還處處為你著想,他可以把你丟在這,一個人逍遙去。”春娘笑問,“你想,夜魈會這麼簡單地跟人妥協嗎?”

“不會!”昭亞誠實地承認,依她對他的瞭解,夜魈的個性可硬得很,否則她早就從這一團亂中月兌身了,也不會弄得自己好亂,甚至無法仔細思考。

“那你還擔心什麼?”

“我……我只是……”昭亞欲言又止地不知該說些什麼。

“再遲疑下去,他會放掉喔!”春娘一根指頭警告地在昭亞面前晃,“不是每個男人都那麼有耐性的。”

“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快去。”春娘推著她往前走,“快點去,說不定現在他就已經變心,想著要如何甩掉你了。”

“我去找他。”

昭亞才剛跑開,一旁就出現了三個人,顯然剛剛的對話他們都聽到了,春娘給了他們一個搞定的笑臉。

任天高興地拍手叫道:“果然還是做孃的出面有效。”

“這下子可以準備喝媒人酒了。”拓跋亹撫著下巴說,他這個媒人做成了,是否意味著胡漢間有了好的開始?

行文大膽地要求:“我要上等的女兒紅。”

一旁的任天接著說:“白酒也不錯。”自己賣酒當然知道哪裡有好貨,為了昭亞,他要把他最好的釀品都拿出來。

“總之不醉個休。”行文帶頭叫道,一樁好事快要了結了。

看著昭亞跑開的方向,春娘思付著,她的小女孩也長大了,她終於可以放下那顆操勞的心,因為這擔子她已交給了另一個人了,她想,他會好好地管管任性的昭亞。

此後昭亞闖了禍已不關任家的事,這下子夜魈可有得煩惱了,春娘偷偷地竊笑著……

“夜魈!”

昭亞看著空無一人的書遙樓,有點失望地垮下雙肩,她悶悶地想著,他不在這會在哪?通常這時候他都會待在這看看書、批批文案的,怎麼今天會看不到人影?

算了,去問小瞳,說不定她會知道夜魈在哪裡。想著人又匆匆地跑掉了,就在凌宇居碰到正在清理的小瞳,在開口問之前她環看了屋內,幹靜整齊沒有其他的人在。

她帶著一絲冀望問:“小瞳,有沒有看到你家大人?”

“大人?”小瞳抬起下巴眼珠子轉啊轉地回想,不確定地說,“剛剛在花庭好像有看到。”

這話讓昭亞燃起一點希望,拉高裙襬急忙往花庭奔去,但等她的卻是一片翠綠的樹從,根本沒有夜魈的影子。風映著她的長髮,搖著她的裙襬,眼前浮現他們在這的相見、對打……情挑……

不行,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她轉身繼續尋找,就在曲廊上,拉住一個家丁問:“有沒有見到你家大人?”

他指著大門的方向:“到前廳去了。”

昭亞趕到了前廳,發現只有一兩個丫環正在做日常的清掃,她問其中的人:“有沒有見到夜魈大人?”

得到的答案讓昭亞好生失望,她低著頭帶著沉重的腳步往回走,直到撞上了拓跋亹。他有點奇怪地看著一臉頹意的昭亞,很難得她會有這樣的表情,剛剛還見她高高興興的,才一下子就變臉了。

拓跋亹扶住差點被他撞倒的昭亞,關心地問:“怎麼了?”

昭亞有氣無力地重複她的問題:“有沒有看到夜魈?”

“我不知道,我沒有叫他去做什麼。”他先把自己撇清楚,免得又被拉下水惹來一身騷。

昭亞垂下雙肩,覺得自己都快哭出來了,“我知道,我要回房了。”

她離開了拓跋亹,經過書遙樓的門口,遇到了行文,又提出了她的問題:“行文,有沒有見到夜魈?”

行文想了一下,知道地點頭:“剛出門去了。”

這回答讓昭亞一愣:“他出門了?”

“是啊!要我去幫你找他回來嗎?”

昭亞忍著淚水,搖搖頭:“不要了,沒什麼事,我回房了。”

昭亞悶悶地走在迴廊中,想著自己會不會覺悟得太慢了,春孃的話讓她擔憂。想到這,她忍不住心情低落起來,她走到曲橋上看著水面上的倒影,她會失去他嗎?

“在做什麼?”

這聲音……昭亞猛然轉身一看,她所要找的人就在自己的身後,一看到他,她發現自己的淚水竟忍不住了,雙手摟住他放聲大哭,哭得稀里嘩啦的,夜魈搞不清自己是哪招惹她了。

“見到我也用不著哭成這樣吧?”他試著改變氣氛,以輕快的口氣說著,“這種歡迎讓我受寵若驚。”

她抽噎著告訴他:“人家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這回答讓夜魈覺得他剛剛不在時是發生了什麼事,他哄著她:“好了,別哭,再哭下去這裡會淹水的。”

昭亞笑了,眼中帶淚地笑說:“我才沒這麼誇張。”

“你還是笑起來好看。”他領著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定,她的反應有點奇怪,“你在找我?”

“你到哪裡去了,我上上下下都打過了,我好擔心你就這樣不見了。”想到剛剛的失落感,昭亞覺得自己的心都快停了,她害怕那感覺,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找我?”他微微地把頭一偏,“做什麼?”

“我有話想告訴你。”

“哦?”氣氛不太對,而她的態度舉止也很奇怪,“看你一臉慎重,我先把話說在前頭,我可不准你毀婚或逃婚什麼的。”如果是要說這個,他可連聽都不願意聽。

“我就是要跟你說這個。”

夜魈警覺揚眉等著,昭亞會主動跟他提起這個,有點不尋常。

昭亞深吸了一口氣,知道說出後會有的反應,但她還是要說出來:“我要毀婚。”

他就知道,夜魈一火,幾乎是生氣地吼叫:“不準,你要是敢毀婚……我……”

沒聽到他的話似的,昭亞自言自語地計劃著:“然後你再到我家來提親,我總要風風光光地出嫁才甘心。”

夜魈被她的話給嚇傻了眼,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他愕然地問:“你說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昭亞笑了,她一臉燦爛笑容地慎重告訴他:“意思是要你光明正大地昭告天下,我任昭亞要嫁給你這一品驃騎大將軍夜魈大人。”

“你同意了?”他是不是聽錯了?還是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還要死賴著你。”昭亞主動地摟著他,“我要賴到你煩為止。”

說到這,夜魈大方地挺起胸膛:“我讓你賴,你絕找不到像我這樣可以容忍你無數缺點的好丈夫。”

雖然不懂她的改變是為了什麼,為此他很震驚也很高興,震驚她的改變,高興她的同意,這一切都是太好了,時間真的給他一個解答了。

“我哪有!”說著,她就給他一拳。

夜魈揉揉剛被打的地方,一點都不介意地說:“看吧!愛打人就是你第一個缺點。”

她嘟著嘴別開頭:“哼!”

他把昭亞轉過來面對自己,兩人的額頭親密地互抵著,“雖然你不溫柔不體貼,但我就愛這樣的你,不要為了我而有所改變。”

“滿口甜言蜜語,你的嘴何時變得這麼甜了?”

“說到嘴嘛……”夜魈低下頭封住了一切的言語,兩人恩愛的身影在水面上重疊著,一切盡在不言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