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灑落在房間的四周,照著房間裡許久末開門的兩人身上,沉重的氣氛籠罩在寧靜的辦公室裡,桌子後面的婦人面帶難色的打量著眼前的男子,她正面臨著一個該與不該的困難抉擇。

彼校長實在有說不出的困擾,瞥了一下手中的個人資料和介紹信,她真不知道該說好呢?還是不好?身為一校之長,她有權聘用任何人士,只是……

明天就是新學期的開始了,放了兩個月長假的學生們都即將返校就讀,可是,卻有兩、三個老師臨時有事必須請假,若只有一個老師請假還無所謂,學校方面還有其他老師可以幫忙代課,只是現在突如其來的讓校長不知所措,無法安排決定學校的課程。

代課的老師原本就有自己的班表,臨時的調度恐會引起一些抱怨,再加上老師們的課程都已經排定了,在找不到校內老師可以代課的情況下,似乎只能從校外找代課老師了,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會在這裡的原因。

明知眼前這人是不錯的選擇,只不過……

彼校長揉揉疲倦的雙眼,頭痛的看著還在等她答覆的男子,雖然早就知道他會來,也早就瞭解他的特殊身份,並且都已行了心理準備,但在見面之後,她所有的打算都因某種原因而動搖澳變了。

泵且不說他所有令人稱羨的背景,只要細細的看著他俊逸的外貌,高大魁梧的體格,再加上溫文敦厚的老實樣,就不知會有多少少女的心會被他所迷惑,真不知道史教授怎麼會介紹這人來,他難道不知道這人會造成怎樣的騷動嗎?

史教授就是必須請長假的老師之一,也是學校的一位資深教師,因此,對於他所推薦的人選,顧校長多多少少都會予以重視的加以考慮,再加上這人有著特殊的身份背景,她真的得好好的考慮。

“有問題嗎?”許久,顧校長面前的男子開口詢問,他已經把對方困擾的神情一一看在眼裡。

“不,沒有什麼。”

話是這麼說了,但怎麼可能沒有,顧校長懊惱的想,此人的身份特別,雖然他的條件很符合一個代課老師的資格,他應該早就有代課老師的資格了,只是未在任何一所學校任教過罷了,而學校目前又找不到可以代課的老師,似乎只能就這麼接受了。

“霍先生,有些事我先說在前頭。”顧校長一臉慎重的下決定,她必須做一些防範措施。

霍聿野瞭解的點了點頭,“請說。”

“本校是一所有優良傳統的女子中學,不論在學生還是教職員方面,都有著一定的要求,絕不允許有破壞校譽的事情發生。”說到這,她停了一下徵詢對方的意見,在霍聿野點頭之後,她又接著說下去,“一旦被校方查證屬實,不管對與錯,絕不寬貸,尤其你現在的身份是一位老師,我希望你能以身作則。”

彼校長最後的話似乎在暗示著什麼,但霍聿野還是有聽沒有懂的點了頭,“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看對方一臉誠意,顧校長像是放了心的鬆了口氣,“史教授會介紹你來代他的課,一定有他的道理,希望他沒有看錯人。”

“我知道,那麼還有一件事……”霍聿野挑高一邊眉毛的徵詢。

彼校長清楚的保證,“至於你的身份,我會為你保密的,除了我之外,這所學校的師生都不會知道。”她也不希望因為他的身份而惹出一堆有的沒有的風波。

“謝謝。”霍聿野滿意的點了頭道謝,其實他還有個秘密沒說,但心想還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免得眼前的人會承受不了而昏倒,她的刺激已經夠大了。

“明天才開學,今天你就先參觀一下校園,認識新環境吧!”

言下之意是他可以離開了,樂於接受這暗示的霍聿野展露他一貫的笑臉,“是的。”

離開了校長室,霍聿野低低的吐出了一門氣,回頭望了一眼身俊的辦公室,他已經多年未曾到過校長室了,雖然學生時代曾因搗亂而被叫去過,可也是多年以前的事了。

走過一間間擺滿桌椅的教室,霍聿野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的笑容,這裡的一景一物勾起了他以往的記憶,想當年他也曾是個學生,只是曾幾何時學生時代的壯志豪情都已不復見,一切都變得那麼的遙不可及。

隨著灑落的陽光,霍聿野閒適的走在將要面對的新環境,空無一人的校園還真有點冷清呢!

也不知道自己怎會被說動來當代課老師的,雖然教書是他的興趣之一,可也沒想到會到一所女子學院來教書,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

原本還有一堆想法和抱怨的,可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拜託的人,霍聿野就硬不下心來拒絕,原本只想過來看看,順便拒絕這件事,但為什麼被拉進去問了一堆事之後,卻還拿出當初準備好的介紹信和資料呢?

唉!他輕嘆了口氣,想想算了,反正都已經來了,既來之則安之,看看再說吧!反正他也沒別的事,至少白天真的沒什麼事。

臭公車,爛公車,什麼時候不拋錨,偏挑這個時候,都已經睡過頭快遲到了,還要跟她作對,真是氣死人了。穿著學生制服的女孩邊跑邊嘀咕的念著,好像不這麼說實在難沽她的心頭之氣。

芳齡十七的季晴夢拚命的在滿足上班人潮的人行道上奔跑穿梭,閃躲著妨礙到她行進的所有障礙,跑過應該是下車地點的公車站牌,越過平常都會停下來買早點吃的早餐店,頂上火毒的太陽毫不留情的照在她的頭上,汗水一滴一滴的從她的額上冒出,她不理會陽光與汗水的侵蝕,只希望現在能趕在鐘響前衝入教室。

今天是學校放寒假之後的開學第一大,不僅有一堆事要仿,還有一堆話要聽,如果遲到了,十之八九會被訓導主任給說個沒完,她可不想在耳根清淨了一段日子之後,還想不開的去自找沒趣。

她們學校的訓導主任最羅唆了,晴夢邊跑邊嘟嘖的想著,只要有一點不符合規定,或做了什麼違反校規的事,哪怕只是一小點,訓導主任都可以念上個老半天,也不知道她哪來那麼多話可以念,雖然每次她老念那幾句,但每次聽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再說些別的好了,也不是她有什麼意見,只是一堆的校規真的把人給煩死了,什麼裙長不可過膝,一定要穿黑鞋白襪,過肩長髮一定得綁成辮子,還有必須要帶手帕,舉止不可粗魯,不可濃妝豔抹什麼的,現在可是二十世紀耶!那些規定不知道是幾百年前定的。

晴夢就讀一所頗有名的女子學校,該校有半個世紀的優良傳統及古色古香的建築,不知有多少小女孩從這裡蛻變成知書達禮的淑女,不少的傑出校友更成了社會上知名的人士,這可是學校最引以為傲的地方,也就因為如此,全校的學生部秉持著傳承下來的校風,不可破壞校譽!

匆匆忙忙的跑過了馬路口,眼看前面就是校門口了,可是晴夢並沒有加速衝過去,反而轉進離她最近的一條小巷之中。綠蔭的巷道里,一邊是平常人家的後牆,一邊是學校的矮籬牆,只要跳過去就可以看到教室了,這可是晴夢所發現的捷徑,每次快遲到時她都會從這裡翻牆而過,以節省時間。

左看右看確定沒人之後,她把手中的書包往牆內一丟,雙手攀上了牆頭,然後再用力的一蹬,整個人順勢的爬上牆頂、熟練的技術說明著她有多常利用這裡為自己爭取時間。

正當她為自己完美的爬牆技術打下滿意的分數時,旁邊傳來慵懶的聲音讓她嚇了一跳,整個人也因此重心不穩而摔落地面。

“好痛!”

晴夢幾乎是哭喪著臉喊痛,模模摔著的地方,她怒容滿面的想找出那個聲音的來源,是什麼人這麼惡作劇的嚇人,不知道這樣突然出聲會害死人嗎?要不是她的技術好,早就青一塊紫一塊了。

“有沒有摔傷?”關心的聲音來自一旁,這讓晴夢的眼光很自然的轉向一旁。

就在一邊的綠蔭之下,晴夢看到了一個男人,一個穿著白襯衫、黑長褲的男人,西裝外套隨意的丟在一旁的草地上,他還帶了一副銀框眼鏡,此刻眼鏡後的雙眼滿是欣賞。

“你來摔摔看下就知道了。”晴夢咕噥著瞪著那個陌生的男人。

“好凶喔!”對方好像很驚訝的笑說,臉上一點被頂撞的怒意都沒有,“就一個會穿藍色小圓點的女孩來說,個性應該會甜美一點。”

“你看見了?”一陣紅暈爬上晴夢的雙頰,她滿臉羞恨的壓蓋自己的裙子,好像這樣做就能不被人窺見自己的春光。

“都看見了,很不錯的風光。”那人像是故意要招惹她似的,加油添醋的說著。

明知道不該理他,可是晴夢就是忍不住,“!”

“我這個不會侵犯還沒發育完全的小女孩,藍色小圓點。”那人帶著笑意的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學生,嫣紅的雙頰是剛剛激烈的運動所留下的,炯然有神的雙眼像是說著她可不是好欺負。

“你……”晴夢被他說得無話可回,說什麼她是發育不全的小女孩,還真氣人,她緊握著雙手忍著氣大叫,“可惡!就是,沒什麼好說的。”

“好吧!”那人攤開雙手無所謂的聳肩,“隨你說了,藍色小圓點。”

這個藍色小圓點不論怎麼聽就是覺得很刺耳,晴夢埋怨的瞪視他,“我有名有姓的,別老叫我藍色小圓點。”

“可是我很喜歡這名稱,很好聽啊!”他不認為這名稱有什麼不好,不以為然的睨向她,“難道你不喜歡?”

廢話,不然她才懶得跟他說。她雙臂交疊,一副防衛姿態的瞪著他,“就是不喜歡,怎樣?”

“不怎樣。”

“你……不跟你說了。”說不過他,晴夢也懶得理他了,一大清早的,沒什麼精力跟人吵架。

對方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問:“你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不然我來這做什麼?”睜眼說著瞎話,她還穿著學生制服呢!晴夢翹著高高的嘴巴說著她的下滿。

比比教室那邊,男子好心的提醒,“那我勸你最好快一點,因為第一堂課快開始羅!”

鐘聲在此刻響起,似乎印證了他的話,晴夢一驚,連忙撿起丟在一旁的書包,“糟了!如果我遲到了,都是你害的。”丟下一句狠話,女孩連忙的跑開。

男子對著頭也不回的背影大喊著,“後會有期,藍色小圓點。”

“鬼才跟你後會有期!大先生。”晴夢邊跑邊回頭扮了一個鬼臉。

看著女孩的背影匆匆的消失在前方的大樓之中,霍聿野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他幾乎都快忘了十七、八歲是多有活力的年紀,說不定他會在這個學校碰到一些什麼好玩的事呢!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地上有樣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起先他以為那是一張紙層,仔細低頭一看,卻發現是一張證件,他好奇的撿起來打開一看,裡面有著剛剛那個女孩的相片,上面寫著她的班級相姓名。

季晴夢……

“怎麼了?看你氣的。”晴夢的同班同學荻雅看著在千鈞一髮之際衝進教室的女孩,臉上的表情似乎氣的想捉狂,好像誰招惹到她似的。

晴夢把手中的書包丟到桌子上,整個人忿然的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一臉憤恨難平咬牙切齒的抱怨,“遇到一個大,氣死人了。”

“?哪個男人不要命了敢招惹你?”荻雅太瞭解晴夢的脾氣了,對於晴夢的反應一點也不意外。

蚌是晴夢不好看,反倒是要追晴夢的人有如過江之鯽,但她本人就是沒一個看上眼,問她為什麼,答案從不喜歡、看不順眼到羅唆都有,反正要追她的人都被她打了回票,有些死纏爛纏的更被晴夢訓了一頓,所以,現在不但沒有人敢追晴夢,就連招惹她也不敢。

“什麼意思?”晴夢不高興的睨瞪著荻雅,她知道自己對那些男生沒什麼興趣,但那也不表示以後不會有啊!

“沒什麼,開個玩笑而已嘛!”荻雅笑著聳聳肩,“一大早火氣那麼大會老得快喔!”

“那好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因為成長環境的特殊,造成晴夢對生死的看法跟常人不太一樣,“早死早超生。”

聽完這些話,荻雅的臉色一變,立刻義正辭嚴的厲聲警告,“季晴夢!”

看到好友的臉色不對,晴夢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對不起。”

從很久以前,荻雅就一直努力讓晴夢不再有那種亂七八糟的想法,告訴她人一生下來就有著其生命的價值,就連動物都知道愛惜自己,更別說是人了,就因為這樣,所以晴夢比較收斂了一些。

“原諒你,但放學之後,得陪我去逛街。”說到這,荻雅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比上課還有精神。

“饒了我吧!”晴夢整張臉一垮,她最討厭無所事事的在街亡逛了,只為找自己喜歡又可以殺價的東西。

“我昨天看上了一件衣服,滿不錯的耶!”荻雅邊說邊發現晴夢已經捂起耳朵準備一邊閃去了,於是乾脆轉了個話題,“你聽說了嗎?”

晴夢懶懶的趴在桌上,早上匆匆的跑出來,連早餐都沒有吃,現在肚子正餓的咕咕叫,她有氣無力的瞥了蔌雅一眼,“聽說什麼?”

“看樣子你還不知道。”荻雅雙眼裡藏著神秘的色彩閃爍著。

“知道什麼?”晴夢不怎麼感興趣的問。

荻雅似乎有意要吊晴夢的胃口,要說不說的等著晴夢的下一步反應,“這個啊!你真想知道?”

“不想。”晴夢直截了當的回答,跟賺錢無關的事她都不是很想知道。

她才剛辭掉寒假工讀的工作,這意味著她將要減少一筆收入了,為了生活,她得另找一份兼差的工作,而到哪兒找份好工作是她現在最關心的,除了這個,不干她的事她都很少去理。

“晴夢!”

晴夢振作起精神,不想讓荻雅不高興,“既然你都說了,一定是很想告訴我,所以,就別問我想不想知道,趕快說就對了。”

荻雅鼓著腮幫子瞪著精神不振的晴夢,“一點神秘感都沒有。”

“那又不能當飯吃。”話一說完馬上引來白眼,晴夢態度一轉,連忙諂媚的拉著荻雅撒嬌,“好了,我很想很想知道,這可以了嗎?”

“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我們數學老師兼導師的史老師住院了!”荻雅像是宣佈重大消息的說。

晴夢一愣,“住院?不會吧?上個月返校還看他老人家好得很,怎麼才幾個星期沒見就住院了?”

上個月返校大夥還有說有笑的,史老師還交代她們要小心一點,怎麼自己卻那麼不小心的住院了?

“聽說是不小心跌斷了腿,目前在住院當中。”對於這點,荻雅也是有點同情,可是接下來的消息才是她要說的重點,但她注意到晴夢的心思已飛的好遠。

“那我得找些人募款了。”晴夢模模頭自語著,身為班長的她得代表去探望一下,畢竟老史是她們的班導,“要送些什麼好呢?老史對花過敏,水果到處都買的到,補品又貴了一點,還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的?”

老史的兒女都在國外,現在只有老婆與他住在一起,但畢竟老人家活動不太方便,晴夢想有空時該多去看看他。

荻雅揮揮手把晴夢的注意力拉回來,“先不要想那麼遠,你怎麼都不想想老史住院的話,誰來帶我們班?”

“是啊!”晴夢恍然大悟的坐正身子,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人選讓她皺起了眉頭,“不要告訴我是那個訓導主任林主任要來代課吧?”

“當然不會是她,要是她來,我看有一半以上的人要要求轉班了。”荻雅一臉神秘的嘻笑著,這可是她今天才剛探聽到的消息,真的是獨家新聞,“我告訴你喔!這個代課老師可是個大帥哥喔!謗據我的探聽,他今年二十七歲,未婚,人不但帥還溫柔的很,真想趕快見見他。”

“哪!人來了,你可如願了。”晴夢比著門外的騷動,不用出去看就知道她們班的代課老師來了。

瞧荻雅一副如夢如痴的樣子,晴夢還真有點好奇呢!如果那個人真的如荻雅所說的那麼帥,那麼,在這所都是女人的學校裡,他不但吃香,而且還會馬上引起一陣騷動呢!

晴夢也看熱鬧般的把頭一側,等著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人未到就已經引起這樣大的騷動。

不是她對學校其他老師有意見,而是在這所女子高中裡,幾乎清一色都是女老師,還是那種年過四十的女老師,當然也有一些美女老師,不過很少啦!至於男的方面嘛!除了工友外,就只有幾個具有博士學位的老公公和還稱得上英俊的體育老師了。

一見到訓導主任進來,身為班長的晴夢盡職的喊起立,在敬禮坐下之後,所有的學生安靜無聲的看著準備發言的訓導主任,但大家的心思都在那個新來的代課老師身上,想一睹其廬山真面目。

訓導主任咳了一聲,拉回所有人的注意之後,板著一張臉的發言,“相信你們也聽說史老師住院了,短時間內是無法回來敦課了,所以,學校找來了一位代課老師。”

話剛說完,馬上引起一陣竊竊私語和騷動,每個人都在想這新老師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心中都有著不安和期待。

“請進。”訓導主任轉頭要等候在門外的人進來。

瞬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教室的門口,沒有人出聲打破這一刻的寂靜,所有的人都等著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來當她們的代課老師,就連晴夢也不得不伸長了脖子好奇的期待著。

門口出現了一個影子,當影子轉為清晰時,晴夢差點沒有從座位上掉下來,那是……是那個大,怎麼會是他?他會是老師?不知為什麼晴夢覺得她的前途堪憂!

滿臉的訝異和不信讓晴夢沒有注意到訓導主任在叫她,還是荻雅踢她一腳守讓她醒了過來。

“班長!”訓導主任一臉嚴厲的瞪著晴夢,“班長?”

晴夢肅然起立的面對台上的兩人,“是!”

訓導主任皺著眉看著一臉茫然的晴夢,以為她是被眼前的帥哥所吸引,神情顯得有點不悅,“你在做什麼?身為優等生的你應該最清楚學校的校規,不要帶頭壞了風紀。”

“是的。”晴夢低著頭回答,心中有說不出的氣憤,因為她看見那人眼中的嘲弄,這關她什麼事,她不過是愣了一下,怎麼會扯到那麼遠的地方?

“那麼霍老師,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有什麼問題可以問班長,相信她會很樂意回答你的問題的。”

“是的,林主任。”霍聿野點頭笑道。

訓導主任一走,班上馬上產生一陣騷動,所有的人都在議論著眼前的新老師,他不但帥,那溫儒的笑臉更是把所有女孩的心都收買了,唯獨晴夢例外,她憤恨難平的瞪著眼前的人。

“嗯……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會很長,但為了日後的相處,我想我得先認識認識你們。”霍聿野一副彬彬有禮的說著,他的眼光早已迅速的打量過班上所有的面孔,當然也沒忽略早上那位藍色小圓點。

他說著就要打開點名簿,但是有人舉手打斷了他的動作,“老師,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姓霍。”他轉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開始邊寫名字邊自我介紹,“霍聿野,還請多多指教。”

一個問題才剛回答完,馬上又有一個女孩舉手發問,“老師,你未婚嗎?如果是,有沒有女朋友呢?”

這問題一出口,緊接著一堆私人的問題紛紛出籠,讓霍聿野連喊停的機會都沒有。

“老師,你喜歡怎樣的女孩?”

“老師,你是什麼星座的?”

一堆女孩搶著問問題,根本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逼得霍聿野不得不喊暫停。

“好了,好了,一次一個問題,由班長先開始。”他瞥了一下點名簿上的名字,“請問班長芳名?”

突然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部集中在晴夢的身上,讓不想回答的晴夢不得不起來回答,“季晴夢。”

“有什麼問題嗎?”霍聿野一臉期待的問,不知她會不會說出早上發生的事來,他很喜歡有挑戰的工作。

晴夢率性的聳聳肩,簡單扼要的回答,“沒有!”

他有點失望,“是嗎?我以為你會對我有興趣。”

“我對年紀大的男人不感興趣。”晴夢故意挑釁的回答,她以為他會為此生氣,沒想到卻得到他一個淡淡的笑容。

“好吧!下一個……”

晴夢撐著頭看著霍聿野有板有限的開始點名,並認真的回答同學們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她真的不能相信,他會是她們的代課老師,她的心中不斷的嘀咕著,一定是什麼地方弄錯了。

大會是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