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趴在桌面上的晴夢無精打采的打了個呵欠,眼神呆滯的看著前方,腦中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總之整個人就這樣頹廢懶散的趴在桌面上。

昨晚她一夜都沒睡好,因為腦海中都在想著那個俱樂部老闆。不知為什麼她就是感覺在哪裡見過他,雖不敢稱自己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但那人出色的外貌是不容忽視的,可她又確定自己不曾認識什麼黑社會老大,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人酷斃的外夫及好像明星一樣的舉手投足,一直讓她忘不了,她一定是月兌離社會太久了,才會被那一個黑社會老大給迷住,明知道該清醒一點,但少女的心總是忍不住……

一隻手霍然的出現在晴夢的眼前,荻雅以為會引起晴夢的驚嚇,但晴夢卻毫無反應,她坐在晴夢的面前問:“你怎麼了?”

“沒睡好。”晴夢有氣無力的嘆道,“煎了一個晚上的魚。”

荻雅知道晴夢的意思,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就像一尾被煎的魚,她同情的說:“為什麼?精力太旺盛了?”

晴夢苦笑的抖動肩頭,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勉強拾起頭看著荻雅,“昨天他沒問什麼吧?”

“沒有,不過看得出來他在懷疑。”荻雅上下打量了一下晴夢,實在看不出她會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晴夢的身材雖然嬌小但氣力可不小,簡直令人無法想像。生病向來跟她扯不上邊,所以晴夢曾經有個願望,那就是能好好的生一次病,這樣就可以躺在病床上讓人好好的伺候,只可惜那個願望從未達成過。

十七歲的晴夢有著一張大人的臉孔,當她綁著辮子穿著制服時,她就像個高中生,但只要上了妝,把長髮放下,不知情的人會以為她是個大學生,因此她才有辦法進入那種未滿十八歲不得進入的地方打工。

“喔?”晴夢興趣不大的問,“懷疑什麼?”嚴重一點的話,頂多被叫到辦公室念一頓而已。

荻雅不高興的雙眼睨向一臉無所謂的晴夢,“還要我多說嗎?”

晴夢感覺氣氛不對,馬上坐起身子賠不是,“是,是,是,對不起,下次不敢了。”

荻雅一旦生起氣來也不是挺好惹的,一般能進入這所學校讀書的學生可都不是來門普通家庭,雙親不是醫師、律師,就是企業家,每個人在家都是千金之體,任性的程度可說是不相上下。

“你啊!”荻雅知道晴夢兼差,她個怎麼喜歡她打工的地方。雖然學校沒有禁止學生打工,可是被捉到的話鐵定會被退學,“賺錢也不是這種賺法,你還未滿十八歲,小心哪天被抓到,你就慘了。”

“不會的。”她向來都很小心的,再說只剩下四個月就要畢業了,她才不會那麼倒楣的。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荻雅手一揮,“隨你了,別說我沒有警告過你。”

“老師來了。”晴夢慶幸老師此刻的出現,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要如何應付好心的荻雅。

上課時,晴夢的心思根本沒放在眼前的課本上面,說真的,她並不想考大學,雖然她可以直升學校的大學部,可是再升上去,意味著需要更多的學費,她無法負擔得起昂貴的大學學費。

目前她的學費有一半是來自學校的獎學金,另一半的學費和生活費則是來自打工的所得,所賺的錢和花費只是勉強可以打平,但再往上……她不敢確定。目前,她只想一個人獨立生活。

在慈愛之家長大的她,什麼都得靠自己,在她未能獨立以前,她的一切都是靠著別人的救濟,她不是討厭別人救濟,而是討厭他們那種施恩的表情和眼神,好像他們捐了點錢就要晴夢對他們感恩的五體投地似的。

從她有記憶以來,她就被教導著凡事都要靠自己。他們比別人少了一份關愛,所以,必須比別人付出更多一份努力,也因為如此,晴夢學會了獨立堅強,什麼事都自己來,不依靠別人,也不敢有什麼奢望……

說沒有什麼奢望是假的,看著童話時,總希望有一天會有騎著白馬的王子來接她,或者想著有一天會有個有錢的親人出現,讓她一躍成為美麗的公主,但想歸想,那些總是不切實際的童話,只有自己才是最真實的。

撐著下頷,晴夢把心思從窗外拉回,看向前方的黑板,老師正在上面滔滔不絕的講解著微積分,她勉強的把眼光拉到講解人的身上。

說真的,自那天有著不好的第一印象之後,晴夢就不怎麼喜歡他,可是蹺了他的課又讓她覺得有點對不起他,她決定今天要表現出優等生的風範,她坐直身子,裝出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看著他……

這一看讓晴夢的雙眼睜得大大的,而且還目不轉睛,一直到下課,她還是雙眼眨也不眨的看著前方,好像著了魔一樣,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

“晴夢!我看你一直盯著老師看,你是不是對他有意思了?”荻雅的手在晴夢的眼前晃啊晃的,試著引起她的注意。

“對他有意思?”這話讓晴夢從夢中驚醒過來,她轉過頭面對荻雅,“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荻雅一臉好笑的直視著晴夢,“我說剛剛上課時,你一直盯著霍老師,頭都沒轉開過,也沒眨過半次眼,是一見鍾情呢?還是二見鍾情?”

“有嗎?”她有嗎?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瞪著老師,只知道行件事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荻雅揮揮手要她別裝了,“別不好意思了,如果你對老師有意思的話,那你可就慢了一步。”

“這是什麼意思?”

“三年級的學生已經有好幾個向老師表白過了,可是都被拒絕了。”這些是荻雅聽來的,真相如何就不知道了,“目前還有老師的親衛隊,你也想插一腳嗎?”

“少無聊了,親衛隊?”這太誇張了吧?又不是什麼天王巨星。

荻雅連忙拉著晴夢的手要她不要說了,“噓,小聲一點,小心被她們聽到了,不然可是吃下完兜著走。”

“訓導主任沒有反應嗎?”

師生戀向來是不被社會所允許的,尤其是這所紀律森嚴的女校,別說師生戀了,就連別校的男生,才到校外就被訓導主任一雙白眼瞪得卻步,所以,這種男女之事只能在私底下進行。

荻雅竊竊的掩嘴偷笑,她看了一下窗口,然後才回頭示意晴夢,“她啊!你自己看看。”

晴夢走到窗邊,只兒平常很少露出笑容的訓導主任跟霍聿野有說有笑的走在一起,而霍聿野也一臉欣悅的和訓導主任交談著,這情景實在令晴夢發愣。

晴夢皺著眉瞪著那兩個人,“太陽怎麼打西邊出來?”

“你管人家,他們高興就好。”

“難怪最近訓導主任的心情特別好。”昨天碰到她時,她還一臉笑兮兮的跟晴夢點頭,害晴夢差點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現在全校的男老師,就屬他的呼聲最高,幾乎要成為最佳男主角了。”

晴夢雙手撐著雙頰偏著頭看著樓下的那個男人,剛剛會是她的錯覺嗎?她的心裡無法理解的嘀咕著,但愈想愈不覺得是她的錯覺,可是……兩者性格不像啊!

天下相像的人何其多,這會不會是湊巧呢?

一身黑西裝的男人走進醫院後馬上引起不少人的側目,墨鏡之後的雙眼迅速的掃過室內所有的人,下少人懾於他所散發的魄力而紛紛走避,每個人都不想與此人有所瓜葛,免得為自己惹來無謂的麻煩。

霍聿野緩緩的拿下墨鏡,從容的朝病房走去,雖然引起一陣騷動,但他本人卻一點都不在意。

“我就知道是你,也只有你才會引起這樣的騷動。”史教授合上手中正在看的書本,抬起頭看著他。

“我有嗎?”霍聿野低頭看了自己一身的打扮,不認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天知道你有沒有。”史教授皺著層看丁他一身的黑衣黑褲,雖然天氣還不是挺熱的,但這樣看過去,看得他都覺得有點熱了,“你穿這樣不熱嗎?”

“熱?還好。”

知道說不動他,史教授乾脆轉了個話題,“你就這樣穿了一身黑來看我老人家,不會是有別的意思吧?”

“你知道我向來如此的。”雙眼一瞪,霍聿野有點無奈的說著,“我等一下要去俱樂部,你少挑骨頭了。”

“真想不透你為什麼喜歡玩這樣的遊戲,白天是個正經八百的好老師,到了晚上卻是個知名俱樂部的老闆,要是讓教育局知道了,一定會把你停職的。”

“所以我才不去學校教書,免得給自己找麻煩。”台灣教育局的規定讓霍聿野有點傷腦筋,為了讓兩個興趣都能兼顧,他做了這樣的安排,一開始真的只因為好玩,後來不知怎麼搞的就成了一種習慣。

“這樣的生活好玩吧?”

“兩者都是我的興趣,當然不錯。”

“當我沒說過吧!”有時霍聿野的性格還真教他難以捉模,“不過你也用不著這麼辛苦,光是老家的資產就夠你吃喝不盡了,而且,你還是獨子,那一片產業遲早也是要讓你繼承的,何必讓自己這樣奔波?”

看似沒什麼的霍聿野可是家族企業的繼承人,光是他個人名下所擁有的財產就夠一般人吃喝一輩子了,如果繼承了上面所留下的一切,更可以名列全球十大富翁了。

“那就合爺爺他老人家的心意了,他一直想要我結婚定下來,然後好好的經營家族的企業。”一想到被那些東西給套得牢牢的,霍聿野就頭大。

“你去看過了嗎?”史教授突然轉移了話題,他雖然沒明說,但他相信霍聿野知道他在說什麼。

“看過什麼?”兩人瞭然的眼神相接,本來想玩猜謎的霍聿野放棄的舉雙手投降,“季晴夢的個人資料嗎?看過了。”

“感想如何?”不知為什麼,他就是想知道霍聿野對晴夢這女孩的看法。

“還好,還不錯,還可以。”霍聿野說了一堆敷衍的答案,但沒有一個是確定的。

史教授不怎麼滿意的皺起了眉頭,“說的好像不干你的事。”

霍聿野悠哉懶散的將雙手插放在口袋裡往窗邊一靠,“現在的確不干我的事,請記住,我只不過是個代課老師罷了。”

見霍聿野不重視的態度,史教授語重心長的說著,“她是我見過的學生中最特別的一個,她很有上進心,如果可以,她的未來將是一片光明,只可惜啊……”

雙眉一挑,霍聿野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可惜什麼?”

史敦授見目的已達到,便繼續說下去,“她不打算繼續升學。”

“為什麼?”現在一般的學生都選擇升學,以繼續快樂的學生時代,她為什麼反而要那麼早就進入社會?

“錢!她目前的學費一半是靠獎學金,另一半則是打工賺來的。”

“公立的學校不是較便宜?”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去唸公立學校,那樣不是更省錢?

史教授知道他會這麼問,便慢慢的說著,“她是被推薦入學的,除了第一學期免學費之外,她需要半工半讀來完成學業並養活自己。”

“嗯。”霍聿野點頭。一文錢可以逼死英雄好漢,在這個社會里,沒有錢就什麼事都不能做。

門在此刻被打開了,晴夢一進來就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她先是一愣,然後很快的恢復冷靜面對病房內的兩人,她把手中的水果擺在床頭邊,好像他們之間早就認識了。

“有訪客?”晴夢溫婉的問著。

“是個朋友。”

老史也認識他?晴夢滿月復疑問的想,這個人就是那天晚上解救她的人,那聲音、那外貌,雖然此刻他沒有戴上墨鏡,但晴夢清楚的意識到他們絕對是同一個人,而且……他們真的愈看愈像……她得找證據來證明。

“我回去了。”晴夢邊收拾東西邊說,她已經來很久了,晚一點還要打工,“你們慢慢聊吧!”

晴夢是趁著下課時間來探望史教授的,除了家扶中心的人之外,史教授是最照顧她的人了,所以,晴夢對他有著無比的感謝,因此,一有空她都會來探望他老人家。

“那我也要告辭了。”霍聿野覺得自己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今天俱樂部要結帳,他得早點過去看看。

見兩個人都要走了,有點無聊的史教授腦海中突然浮起一個念頭,“對了,你載她一程吧!”

這話讓晴夢連連搖頭,“不用了,我搭公車就可以了,”她怕和這人獨處,他渾身所散發出的魅力會讓她意亂情迷的。

史教授笑笑的揮手要晴夢別客氣,“沒關係,沒關係,反正他也不趕時間,送你一程不會礙事的,對吧?老闆。”

霍聿野莫可奈何的點頭了,他根本無法知道史教授心裡在打什麼主意,只有附和的份,“沒錯!”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兩人之間存在的怪異氣氛讓晴夢覺得挺不自在的,不知道他們兩人在打著什麼樣的主意,可是,她又不敢說出來,只能拘謹的接受了。

就這樣,兩人一起離開了醫院。車上兩人一句話都沒有說,霍聿野沒有開口,而晴夢也不想去打破那片寧靜,但她的眼睛卻仍忍不住偷偷的打量身旁的男人。

知道她一直在打量自己,霍聿野不動聲色的讓晴夢悄悄的打量,因為自己也是忍不住的會把眼光及心思栘到她的身上,穿苦制服的她住在提醒著他,她是個學生,他們之間不會有什麼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為什麼此刻的心情是不定的?他還沒到無藥可救的會對小女孩下手,雖然她很能引起自己的興趣。

晴夢把眼光拉回到膝上的雙手,心中的感覺七上八下的,不是因為他所散發的魅力讓她難安,而是這人給她的那種熟悉感,不禁讓她想起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他?

如果他真的是心裡所想的那個人的話,那麼是否意味著他也跟她一樣,有著不為人所知的秘密?

霍聿野剛拿到晴夢班上的升學就業調查表,他看了一下,全班幾乎都選擇了升學,唯獨一個人沒有,而他一點都不覺得意外,晴夢的就業選擇讓他沉思許久……

“霍老師在看什麼呢?”霍聿野旁邊的女老師打斷他的沉思。

才剛來不久的他已經受到全校女老師的歡迎了,“升學就業的調查表,我們班只有一個人要就業。”

這話讓幾個老師都回過身來討論,“一定是季晴夢吧!那孩子要放棄直升的機會,真可惜。”

“直升?”霍聿野喃喃自語著。

“你不知道嗎?”有個老師驚訝的頓了一下,“以她的成績實在可以推薦入學,可是她卻說她不感興趣,對她來說,只有賺錢才是最重要的,真不知道現在的小孩是怎麼想的。”

“是嗎?”他不清楚,所以也不多做評論。

“這是她的違心之論,你可別信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訓導主任也跟著其他人一起加入這場討論之中。

“訓導主任?”霍聿野很訝異這女孩在老師們的心中有著如此深刻的印象。

“如果你曾在下課放學之後,看到她拿著大學簡介發呆,那麼就會知道她也是很想上大學的,她是個好學的孩子,只可惜環境不允許。”

在一次放學之後,習慣性會巡視一下校園再回去的訓導主任,看到了那個女孩為了無法繼續升學而獨自嘆氣,那樣子看得令人感傷,實在很想幫助她,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在上課鈴響老師們紛紛上課之後,霍聿野心裡仍想著剛才那些對話,走出了辦公室,就在轉角處他碰上了他們談論到的晴夢,她一臉賊兮兮的笑容讓霍聿野直覺想到她想做什麼。

“老師。”晴夢雙手放在背後,一臉盎然笑意的擋住他的去路。

霍聿野拿著手中的東西問著女孩,“剛好,我想問你這個。”

晴夢偏著頭一臉無辜的看著他,“升學就業調查表?我交了啊!”

“我不是問這個。”霍聿野輕皺著眉看著一臉慧黠的她,“你真的不想再繼續念下去?你的成績那麼好,你可以領獎學金繼續念大學啊!”

晴夢將她的打算告訴他,“我已經寄了幾份履歷表出去,只要一有回應,畢業之後我就會去工作,我知道自己負擔不起大學昂貴的學費,所以只好放棄了。”

“你半工半讀也行,念大學的夜間部也可以呀!”雖然不懂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多嘴,但霍聿野卻不忍心看這女孩就這麼被埋沒,一個人應該有著夢想的。

“從我十歲起,我就開始半工半讀,那是因為國民義務教育使我不得不念,而高中是因為國中畢業的學歷無法找到薪水好一點的工作,所以我才唸的,如今最基本的學歷我都有了,何必還要去浪費那些錢和時間呢?”

看她說的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好像真的決定如此了,但訓導主任的話在他腦海中浮起,不禁令他想起什麼才是她所想要的。

霍聿野將話題轉開,反正還有時間可以讓她改變主意的,“對了,你找我有事?”

“沒什麼。”晴夢猶豫了一下,“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有個問題想請教一下。”

“什麼問題?”霍聿野一點防備都沒有,臉上露著柔和的笑容。

“就是這個!”晴夢出其不意的拿下他的眼鏡,迅速的閃到一旁,仔細觀看手中的眼鏡,就是這東西在他臉上,讓她無法仔細的瞧清楚,“這是平光的嘛!”

“還我!”

不管他的要求,晴夢又伸手把他額前的頭髮往上拂,這樣一來可以更清楚的看清他的真面目,雖然他一臉的不悅,可是她一點都不怕,“真的是你耶!”

她已觀察好幾天了,每次她打算付諸行動證實時,都會跑出一個阻礙者,不是學生就是老師,不然就是讓他跑掉了,晴夢因此更為好奇,拿下眼鏡之後的他,會不會就是那天所看到的黑衣人呢?

霍聿野拿回自己的眼鏡戴上,裝傻的瞪著這無法無天的女孩,“你在說什麼?”

“你就是那個俱樂部的老闆,那大在醫院看到的就是你,對不對?”晴夢拉著想回避自己的男人追問。

霍聿野頭一轉,不看向她逼視的眼光,通常碰列這種情況,霍聿野會冷漠對待,但對眼前的晴夢不知為什麼他就是辦不到,他只得閃避,不做正面回答,“我不知道。”

“沒關係,我去跟校長說……”念頭一轉,晴夢帶著邪惡的笑臉轉身,“不!應該去跟記者說,反正無風不起浪,教育部會派人下來一查究竟,剛好也順便為俱樂部做點宣傳……”

霍聿野最不需要的就是聲名大噪,那所引來的麻煩他已嘗過了,他投降般的舉起雙手,“好吧!好吧!我認了。”

晴夢勝利的拍手大叫,“那天見過你之後,就覺得你很眼熟,本來以為是錯覺,沒想到真的是你。”

“你對只見過一次面的人都有興趣嗎?”

“不!我們見過兩次了。”晴夢一臉認真的告訴他,“第一次是在俱樂部裡頭見到你的,你忘了嗎?”

“那裡未滿十八歲不得進入,你還沒滿十八歲吧?”霍聿野上下的打量著眼前雀躍的晴夢,想著她究竟有什麼企圖如此的探索他的秘密,難道她……心中閃過的念頭讓他一驚!

不知對方心中的翻騰,晴夢理直氣壯的說著,“我下個月就滿十八歲了。”

“那並不代表你現在就可以去那種地方。現在你知道我的秘密了,你想怎樣?”

“不想怎樣。”晴夢高興的旋了一圈,笑的很甜,“純粹打發時間。”

霍聿野差點沒有昏倒,就為了這把他揭穿?突然之間他想罵人,可是想想算了,這樣也好,總比她去跟別人求證,再為他惹來一堆麻煩來得好。

晴夢只是為了證實心中的疑問,並且為平常無趣的日子找點樂趣才來求證的,現在都已知道就沒什麼好玩的了,但她的腦筋一轉,“對了,給我會員卡和招待券,我想帶朋友去。”

霍聿野想也沒想的就拒絕,“不行,那裡不是小孩子可以去的地方。”

“喔?”晴夢語重心長的拉長了尾音,“難道那裡就是老師可以兼差的地方嗎?”

這個反問讓霍聿野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生平以來第一次結巴讓他滿臉通紅,“你……你……好吧!我服了你,我給你!”

不知為什麼,霍聿野有種感覺,他以後會跟這女孩牽扯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