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看著熟睡中的孩子,凌雪不自覺地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他真的好可愛。”輕觸寶寶的頰,她輕聲說。

“嗯。”凌雲笑著,有著身為母親的驕傲與滿是。然後看著她,凌雲有些遲疑地開口問道:“你跟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凌雪與沈淙沂的事她是從報上得知的,凌雪只淡淡提到他們正在交往。然後某一天提著行李的凌雪出現在門口,說辭了工作要來幫他做月子,就這麼住了下來,關於沈淙沂,依然是什麼也不說。可是她知道凌雪與沈淙沂的感情必然是出了問題。

她一怔,抬眼看向凌雲,臉上的笑漸漸淡去,又垂眼看著嬰兒床上的小寶寶。

沉默好一段時間之後,凌雪淡淡地說:“我做錯事,傷害了他。”

“你傷言他?”凌雲求證地重複她的話。

“嗯。”她臉上泛起一絲苦澀的笑。“他說我幼稚、說我任性、說我自私,當時我很生氣,現在想想,他說的一點地沒錯。”

凌雲一臉不相信地看著自己的姊姊。幼稚?任性?自私?這是她絕對不會套用在凌雪身上的形容詞。

看著手上的戒指,她抿了抿唇,才又道:“我不想結婚,可是我要他的孩子,我……”她微微聳肩,套用沈淙沂的說法:“我設計他。原本是想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懷他的孩子,可是被他發現了。他曾說,如果我懷孕了,我們一定要結婚,結果……”她又聳了聳肩。“他發了很大的脾氣。”

“他為了這件事與你分手?”凌雲猜測道。

她沒有笑意地經扯唇色,搖了搖頭。

“是我提的分手。”

“為什麼?”

“面子。”她抬起眼看向凌雲。“很可笑對不對?當時我竟然只想到自己的面子,所以向他提了分手。”

“你很愛他對不對?”

“嗯。”她並不否認,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去找他。”

她一愣,條地搖頭。

“為什麼?又是為了面子?”

她再次搖頭。

一陣沉默,凌雲沒再試圖說服她,然後突然道:“我的婚姻很幸福。”

凌雪緩緩轉過頭去,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不是每個人的婚胭態度都像爸爸那樣,黃盛陽更不值一提。婚姻可以是幸福的,端看你如何經營。不要因為看了一些錯誤的例子就全盤否定了婚姻的價值。”

她搖著頭。“我不──”

“你愛他不是嗎?那麼為什麼不肯與他結婚?”凌雲道。“你可以與黃盛陽有婚約,可是對於一個你認為值得愛的好男人,卻不敢承諾?為什麼?”

看著她,凌雪提不出反駁。

不愛黃盛陽卻同意與他其組家庭,因為知道即使他背叛家庭、背叛婚姻她也不會太難過,因為她心中早已作了那樣的準備,因為她認知的婚姻就是這樣。

可是沈淙沂不同,她愛他,她也知道他是多麼重視家庭的人,她看過他與兄弟相處,聽他談過與家人的感情,面對這樣的他,她會有過多的期盼,一旦他像黃盛陽或她父親那樣……她無法想像自己會如何。所以,她拒絕了他的求婚。

凌雲說的沒錯,她不相信婚姻。

在心中認同了凌雲的話,她依然沒有回答,只是搖了搖頭。

“無所謂了,現在他不會理我的。是我提出分手……而且是在我欺騙他之後。我從來不曾看他發那麼大的脾氣。”連她的鑰匙都還給她,他是鐵了心結束這段感情了。

“就算他發脾氣也是你活該。”看到凌雪瞪大了眼,凌雲笑了出來。“你說過是你傷了他,這是你欠他的。”

她欠他……是吧?她只想著如何避免讓自己受到傷害,卻忘了他的感受。凌雲說的沒錯,她欠他,至少她欠他一個解釋、一聲道歉,所以她決定去找他。

沒有勇氣打電話給他,她直接到他的住處去。遲疑了會兒了伸手摁下門鈴,不過他不在。

那倒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因為她手邊仍留有他住處的鑰匙。那一日分手,他雖然將她的鑰匙還給了她,可是並沒有要求取回自己的鑰匙;所以,他對她應該仍是有情的……雖然很可能只是他太生氣而忘了索回……她搖了搖頭,甩開對自己不利的假設。

不過想來也實在諷刺,她以前從來不曾用過這把鑰匙,頭一次用,卻是在他們分手之後。

進了門,她坐在沙發上等著,他卻遲遲沒有回來。

等待很可怕,無所事事的等待更可怕。她的腦海裡不斷浮現見到他之後可能發生的情況,而且她設想的沒一個是好的,再想下去,她大概會趕在他回來之前奪門而出。

不讓自己繼續胡思亂想下去,她決定到廚房丟弄點吃的東西,或許他回來後看在美食的份上會給她多一些說話的機會。

不過她的希望落空,他的冰箱裡只有微波食品,連水果都沒有,她即使想切個漂亮的水果拼盤都行不得。

所以她又回到客廳,打開電視讓螢幕看。

不過電視才剛開一下,她就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音,她立刻將電視關上。

開門見到她,他愣了一下,不過表情沒有任何改變。轉身將門關上,將公事包放在最靠近大門的沙發上,然後走進了廚房。除了剛進門的時候,從頭到尾他沒有多看她一眼,也沒有說話。

凌雲近乎呆愣地看著他的動作。她假想過許多情況,可是眼前發生的一切卻從來不曾在她的預想之中。

而進了廚房的沈淙沂則是從容地灌了一大杯水,然後才又走回客廳,在她對面坐下。還是沒有開口。

“我是來道歉的。”她說。來之前她已經想好了所有的說詞,可是現在她全忘了,只能隨口說出腦中唯一抓到的念頭。

道歉?這不是他想聽的,所以他還是不說話。

坐在對面的凌雲等了半晌,他始終不開口,不說任何話,連表情都不曾變過,沉默讓他覺得不安,按著她感到難堪。

然後她決定不要繼續坐在這兒自取其辱,下一秒鐘,她便站了起來,朝大門走去。

沈淙沂一動不動地盯著她的動作,直到她的手將要觸到門把時,他低咒了聲,起身一個箭步來到她身後伸手擁住她。

“這樣就要走了?”他有些氣悶地問。

“不走做什麼?你又不理我。”她也悶聲說。

“我沒有不理你。你說來道歉,至少要表現一點誠意,我是給你機會。”他是很想不理她,可是做不到。一物剋一物,他註定被她吃得死死的,他有些不甘心地她僵了兩秒鐘,轉過身看他。“對不起。”

還是很沒誠意,他想。不過反正他也不稀罕她的道歉,所以他沒計較太多。然後他問:“還有呃?”

“什麼?”

“你來就是為了道歉?沒別的?”

別的?例如告訴他她愛他?那原本是她的開場白,如果他如她計畫中那樣生氣的話。可是他把她的劇本全打亂了,她不知道該如何接口。

他數了聲,將她拉回沙發上。

“至少解釋些什麼。”他說。

她還是不開口。因為不知道從何解釋起。

“為什麼要設計那一切?”一陣沉默之後他問。

很難解釋。考慮了許久,她說:“因為你太好了。”

瞪著她,他突然低碎:“陳腔濫調。”然後他有些惱怒地起身,不打算與她繼續談下去。

她說的是三流的台詞,當一個人打算負另一個人的真心時,就會那麼說。什麼你太好、我配不上你的鬼話,其實說穿了,只不過是分手的藉口。他一向覺得道種說法很可笑,而他們早分手了,她特地到這兒來說這些,更顯得莫名其妙。

“我是說真的。”她連忙拉住他。

“真的什麼?”他回頭問道,口氣不佳。

她沒有回答,而是將他拉上回沙發上。

“因為你太好,我不敢與你結婚。接受黃盛陽那種人,對我來說比較容易。”她說。

這是什麼鬼話?她的解釋將他的怒意挑得更盛。“你今天是來尋我開心的?”

“不是。”她搖著頭,氣惱今天自己的失常,她平時表達能力不是這麼差的。

深吸口氣,她在心中整理著自己的思緒,然後才開口道:“我從來不對黃盛陽抱持任何希望,他的出軌對我來說好像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找沒有太多的情緒反應。我若與他結婚,只是簽了一紙契約,契約隨時可以廢掉的。可是你不同。倘若與你

結婚了。我會有所期望,因為我愛你,我不想去面對你出軌的可能。”

她突如其來的表白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訝異得許久說不出話來,然後抬手輕觸她的頰,低嘎地問:“你覺得我會出軌?對我這麼沒有信心?”

她搖頭。“我是對自己沒信心。你很好,真的很好,我不認為自己配得上這麼好的你。”

“我知道我很好,就像你說的那麼好,全天下再沒有比我更好的男人了。所以我才曾向你求婚,因為你和我一樣好。”

她被他逗笑了。可是不一會兒,她的笑容又斂了去。

“我真的很差勁對不對?”她垂眼問道。

“對。”

她抬起眼來,一臉嚴肅。“我是說真的。”

“我也是。”他說,臉上有幾分委屈。“你差勁透了,你不知道你有多傷我的心。”

“我知道,真的。”她吶吶地說。“我從來沒有與你結婚的打算。那一天看你這麼想結婚、這麼想要小孩,我覺得自己不該絆著你,早點和你分手對你才公平。”

看到他的表情,她連忙補了句:“那是我當時的想法。”然後才又道:“我想要你的孩子,可是你說過一旦我懷孕了就一定要結婚,所以找才……”

“才設計我。”他幫她把話說完。

他的用詞換來她不悅的一瞥,不過他全然不在意,因為他覺得他才是有資格生氣的那一方。他還是很在意被她矇騙了那麼久。

“我說過當時我以為這麼做對彼此都好。與你分手,你可以另外找一個願意結婚的對象,而我則可以擁有你的孩子。”她覺得自己雖然錯了,可是動機高貴。

“所以找說你幼稚、任性又自私。”他數落著,然後在她怒目瞪視下問:“你要不要嫁給我?”

又想生氣又想笑,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地扭曲。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她只得開緊了嘴,自然也就無法回答他的問題。

“你今天來得突然,我沒有時間買花。戒指已經在你手上了。沒花沒戒指我跪下來也很奇怪。今天不能給你一個浪漫的求婚,不過婚後我會補償你,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

這可能是全天下最不浪漫的求婚,可是為什麼她很高興?

大概因為對象是他。無奈地想著,她依然沒有回應他的求婚,問他:“為什麼想娶我?”

她並不妄自菲薄,可是她知道有不少人等著當沈太太,而且其中不乏各方面都一等一優秀的名媛淑女,可是他卻選擇了她。

他想了一下說:“因為你頭髮的觸感很好、因為你煮的海鮮很好吃、因為和你在一起手氣特別好,贏了六十多條香腸、因為……”說著,他突然停了下來,問她:“我有沒有說過我愛你?”

她沒有回答。先前他幾近胡言亂語的理由讓他不知道他的問話有幾分認真。

“你忘了?”對她的沉默他也不以為意,笑嘻嘻地說:“沒關係,我也不確定。不管有沒有,現在我告訴你,我愛你。”看到她想開口,他在她唇上琢了一下,先一步道:“別問我為什麼愛你,愛人不需要理由的。”

她又想說話,他再次伸手掩住她的唇阻止了她。

“你先前說過你愛我,現在我也告訴你我愛你,所以我們有了最好的理由結婚。兩個相愛的人,當然應該結婚。我們相愛,所以要相守一生,也所以,嫁給我吧……你不許說話,除了接受我的求婚。”他放開掩在她唇上的手,道:“好了,你可以說話了。”

她沒有說話,笑著,開心又感動地將臉埋入他的懷中。

以為她會上列同意他的求婚的,可等了許久等不到她的回答,他心中不確定了起來。

她的沉默代表什麼?不接受他的求婚?

“說話。”他促道。

“你自己不許我說話的。”

“你可以接受我的求婚呀!”他有些焦急地提醒她。

“除了那個,說別的都不行?”

“不行。”他霸道地說。

“說我愛你呃?”

他一怔,笑了。

“可以。不過還是得答應我的求婚。”

她作思考狀,然後她開口,卻是說了毫不相關的話:“你的品質不好,以後別買那個牌子。”

他瞪她。

“別管,你到底要不要嫁給我?”

“好吧。”

“好吧?”他膛著眼,很不滿意她的回答。“你應該更高興一點吧?”

“我很高興呀。”她笑著,又說:“對了,順便告訴你一件事,我懷孕了。”

他的眼瞪得更大了,呆愣了許久才爆了出來:“為什麼不早說?”

“我不要你因為孩子向我求婚。”

他擰著眉,突然明白了她方才提起的原因。不過他沒理會那件事,而是澄清道:“我之前就問你求婚了,早八百年前,當時你根本還沒懷孕。”他求婚的動機再高尚不過,不容她懷疑。

“早八百年前。”她不以為然地說。“八百年之後的現在,我怎麼知道你是否一如從前?我當然要確定了你是真心要娶我,而不是為了孩子。你以前說過,如果我懷孕了,就結婚。”

“那是因為我想與你結婚。你不該懷疑我,不管有沒有懷孕,我都會向你求婚。”

“可是我現在懷孕了是事實,我怎麼知道你是為了孩子還是為了我而求婚?而且你這段時間都沒有與我聯絡。”除了懷疑他求婚的誠意,她順便提出了抱怨。

“剛才在知道你已經懷孕之前,我就提出求婚了,絕不是為了孩子。這段時間沒與你聯絡是因為我還在生氣,而且要讓你嚐嚐相思之苦,知道我的重要性。”

“藉口。”她兩個字便駁回他自以為完美的理由。

“……”他到了口邊的話又全嚥了回去。

算了,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愛她,而她也愛他,她同意了他的求婚,並且,他要當爸爸了。開心地想著,他的臉上漾起了滿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