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一帆,真有你的。”西陵玉嬌嬌看著不同報紙的頭版新聞,她的臉上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

西陵一帆摟著緊張萬分的林齊修,在她耳邊悄悄說:“別緊張,我家人都很歡迎你的。”

只要他肯成家,不管新娘是圓是扁,他的雙親都會高興的接受。

坐在西陵一帆對面的一飛、一鳴、一成不以為然的看著背叛他們的大哥,氣惱他竟然先棄守不婚主義,而且要和一個不知底細的女人閃電結婚。

“我就說嘛,咱們西陵家的人是逃不過西陵傳說既定的命運的,你也是出國一趟就邂逅了命中註定的另一半,所以,想和流傳已久的西陵傳說對抗,簡直是愚不可及。”

她這話是對另外那三個不肯結婚的兒子說的。

“什麼是西陵傳說?”

林齊修小聲的向西陵一帆詢問。

“以後我再跟你解說。”

這說來可真是話長了。

“看你們大哥,愛上齊修之後不是更加幸福嗎?我就搞不懂,你們怎麼會個個都這麼怕結婚,好像結婚就會要你們命似的。”

他們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看向正和林齊修說著悄悄話的西陵一帆。

他們才不要像大哥一樣呢!

“下一次不知會輪到誰呢?一飛?一鳴?一成?”西陵玉嬌嬌等不及想看三個兒子墜入情網的模樣。

他們三人很有默契的同聲反駁。

“女人之於我就有如衣服,我一定要天天換,絕對不可能穿同一件。”西陵一飛自認為他是不可能會愛上女人的。

“女人之於我就有如麻煩,世上沒有人願意讓麻煩纏身的。”西陵一鳴厭惡女人是眾所皆知的。

“女人之於我就有如枷鎖,我才不想象坐牢似的被人給囚禁住,我要的是自由。”

西陵一成認為結婚就和失去自由畫上等號,他才不想自投羅網。

對於他們的默契,林齊修感到相當好笑。

“一帆,那女人之於你是什麼?”

她相信他一定也有他的一套看法。

“我沒有像他們那樣的想法。”

西陵一帆矢口否認。

開玩笑,要是讓她知道,想也知道他的下場會落得多麼淒涼。

“你們也別鐵齒了,當初你們大哥不也是一套什麼來的,結果還不是逃不過齊修的手掌心。”

西陵玉嬌嬌忘了當初西陵一帆對於女人的論點。

“他說女人是什麼來著?”

她在腦中搜尋記憶。

“媽,你別胡說!”

西陵一帆想要阻止西陵玉嬌嬌回想。

一飛、一鳴、一成互相對望,打算給他來個小小的懲罰,以報他棄他們於不顧的小仇。

“女人之於大哥就有如垃圾,令人避之惟恐不及,沒有人會願意和垃圾為伍。”

林齊修聽他們說出來後,她臉色不悅的望向西陵一帆。

“我是垃圾?”

好啊!竟然把她比喻成垃圾,看她怎麼教訓他。

這三個兔崽子,竟敢出賣他!

西陵一帆在心中叫苦連天。

“那是沒認識你以前的想法,你現在可是我的心肝寶貝、好老婆、好助手、心頭肉……”

西陵一帆忙著對林齊修解釋。

西陵玉嬌嬌不理會安撫嬌妻的西陵一帆,她對著那三個誓死不婚的兒子問:“下一個會輪到誰?”

“絕對不是我。”

他們三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一飛、一鳴、一成立即起身逃之夭夭,他們可不想成為西陵傳說的下一個犧牲者……

—本書完—

同系列小說閱讀:

西陵傳說  1:一夜情婦

西陵傳說  2:最後情婦

西陵傳說  3:假扮情婦

西陵傳說  4:賣身情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