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韋迎農愛憐地凝視著眼前賣力吃冰的女孩,三年了,她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率真、坦直,他心目中的寶貝。

從那天跟母親講和,連帶著也向她求和後,她從來沒給過他好臉色,而從她三年來一些行為看來,明明她心裹應該也有他,但就是不懂她為什麼老愛跟他吵、跟他辯,連帶著他也變得有點二愣子般老跟她起鬨。

“瞪著我看幹什麼?是你自己說要請客的,多吃一客摩摩喳喳就心疼了。”

“小蘋!為什麼你老是看我不順眼呢?”韋迎農無奈的笑一笑,對她愛挑釁的毛病沒轍。

“是你自找的。”

“為那一吻?還是那一封信?”這問題他都不知問過多少次了,她就是沒給他答案過。

“不準再提那件事。”

“喂!羅蘋!都三年多了,你罵也罵過,氣也氣過,我還被你敲詐了不下百場的電影,數百餐飯,怎麼你還一副我欠你很多的樣子。”

“你在抱怨嗎?那些電影、吃飯可都是你心甘情願的,不是我逼你的喲。”

這傻子!難得也有抱怨的時候,羅蘋心頭竊笑著。

“是我……”韋迎農指指自己鼻頭一臉沒轍。“是,我是心甘情願的沒錯,難道你跟我去不是心甘情願。”他不相信她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是看你可憐,大學三年為了當年那個賭約找不到女朋友,施捨你的。”

“喲!”韋迎農誇張的叫一聲。“羅小姐的大恩大德真是感激不盡……哼!自己沒伴看電影就說一句,講的那麼冠冕堂皇,笑死人了。”

韋迎農有時也真恨自己,老愛扯她後腿,跟她抬槓,照母親的建議凡事讓讓她不就成了,也不用常聽她大呼小叫罵著。

但是,他就是愛看她被惹怒的俏模樣。

“你……我不吃了!”

丙然她又被惹怒了,乾脆放下湯瓢氣憤說著。

“ㄟ!這一碗八十塊耶!你吃不到一半就不吃了,太浪費了吧!”她那嘟嘴的模樣讓韋迎農樂此不疲。

“捨不得……那你吃啊!我沒心情吃了。”

“我吃就我吃!”說著,當真拿起她剛用過的湯瓢大口大口吃起來了。

“你好髒!那湯匙我用過了。”

“用過有什麼了不起,嘴巴我都吃過了。”

“韋迎農!”

“別叫那麼大聲,阿嬸在家呢。”

“哼!……”有監於傭人在家不能罵他,羅蘋乾脆自個兒生起悶氣。

那碗冰似乎真的很好吃,韋迎農竟吃了半天不吭一氣。

“喂!你說我是不是很醜?”她突然沒頭沒腦問這麼句話。

“不會啊!”

“那我是不是很沒人緣?”

“也不會啊!”

“好奇怪!除了大一那一年有位學長追求我,三年來竟連只貓都沒來向我獻過殷勤,難道我真的太優秀了,優秀到連研究所的學長都不敢來追……”

“咳!咳!咳……”韋迎農被她後頭那兩句話嗆的咳了起來。

“小姐!你沒那麼優秀!”

“誰說沒有!不然你怎麼找不到比我強的女朋友。”羅蘋提醒他當初兩人的賭約。

“已經有了,幹嘛找。”

“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全校男生都知道你是我這個拳擊社社長的女朋友,我怎能又另外交女朋友呢?!”

“你說什麼?!是誰造的謠?”哪個不要命的人竟然敢說這種話,羅蘋眼睛又冒出火花。

“嘿……彆氣嘛!當然是我放出風聲所以才沒人來追你啊!”韋迎農頗得意地說著。“除了我還會有誰不怕被羅小姐的追求者踩死。”

“韋迎農你好卑鄙,我要跟你斷交。”難怪連她們班的小肥都有人追了,而她這個號稱校花的人卻沒人追。

“別生氣,聽我說好嗎?”

“不聽!”

“不聽我怎麼跟你道歉。”

“你這種人會道歉!鬼才相信。”

“小蘋!對不起!全校的人天天看我們出雙入對的,不用我說人家也都知道。”

“哼!”

“小蘋!”

“……”

“我愛你!”

“……”

“小蘋!你聽見了嗎?!”韋迎農索性將那個已然嚇呆的人兒拉進懷裹。

“你……你……剛剛說什麼?!”怎麼她好像聽到一句天籟!

“我說,我愛你,小傻瓜!”韋迎農愛憐地在她鼻頭啄了一記。

羅蘋無措地躲開那道像會懾人的眼神,嘟嚷道:“你又在設計耍我了,對不對?!”這傢伙哪次不是挖空心思想找把戲捉弄她。

“你看我的表情像耍你嗎?這些年天天陪你、天天讓你摧殘,像是耍你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喜歡你,我在追你,就只有你這個小白痴不知道。”

“你從來沒說過要追我。”

“有!三年前就說過了。”

“可是後來就沒再提了啊!而且你連一朵花都沒送過我。”

“但是我每天接送你上下學啊!”

“誰不知道那是做給爺爺看的,想巴結他給你好成績。”

“我是巴結你。”

“你也沒寫過情書給我。”羅蘋繼續挑他毛病,她無法相信這個男人竟會跟她示愛。

“寫過,但是被你撕了。”

“那哪算!”

“當然算,還有我可從來不陪女孩子看電影的,你算算看這四年來我陪你看過多少場電影。”

“我……”羅蘋無法回答,沒錯啊!這四年來他們倆的一切行為不都像對戀人,她心裹也早認定他是唯一的玩伴,只是口頭上一直不願意承認罷了。

“但是我們的打賭……”她還想多確定些。

“傻瓜!我是怕你被追走了,所以才跟你打那個賭約,小蘋,我真的找不到比你更優秀的女朋友,怎麼辦?”

“我……也找不到比你更優秀的男朋友。”羅蘋第一次在他面前感到有些羞怯,甚至變得有點溫柔。

“這就對了,我們是天生絕配。”看她的轉變,韋迎農知道這次真的敲醒那顆不敢面對事實的腦袋了。

“但是……但是……”她還是沒從那份震驚回過神來。

“喜歡跟我在一起嗎?”

“嗯!”她點點頭,不想歸避問題。

“喜歡跟我抬槓的感覺嗎?”

“嗯。”她又點頭。

“喜歡我騎車載你兜風嗎?”

“嗯。”

她突然燦爛笑開了,就是這個男孩讓她的青澀日子變得豐富。

看著她的笑容,韋迎農又痴了!

“再吻你一次好不好?”他柔柔地在她耳邊提出要求。

兩朵緋紅雲彩倏然飄上她的臉頰,不僅以前的伶牙俐齒轉眼間全忘了,那份難得的女兒嬌態也出現在她身上。

“好不好?!”

原則上這聲問話只能算是告知,在她還未作答前,一道溫柔的唇雨已經落了下來,韋迎農用既生澀又熱情的吻摩搓著她的雙唇,一雙手輕輕地將她拉向胸膛,緊緊靠著。

“喜歡我吻你的感覺嗎?”親密的接觸約過了一世紀之久,那個男主角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她,問著另一個問題。

“嗯!……”

羅蘋悶不吭氣地趴在他胸口,她腦子裡早已經一片空白,唯一有意識的記憶只是剛才這一吻。

韋迎農吸吮著她發上飄過來的香味,滿足的笑著,這顆單純的腦袋總算開竅了!

從她的反應看來,她心裹應該早就接受他了,只是三年前那份怒氣讓她拉不下臉罷了。

真實的擁著她,韋迎農感覺好滿足,他真的愛慘她了,沒有她的日子越來越讓他無法忍受。

羅蘋靜靜地偎在他胸前聽著他的心跳,感覺這一刻好美,原來戀愛這麼美好,愛一個人這麼快樂。

“要不要聽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你知道嗎?其實,我一點接吻的經驗都沒,三年前那一吻是生平第一次,而今天是第二次。”

“哦!”羅蘋睜著大眼睛不信任地望著他。

“別瞪那麼大的眼睛看我,我會害羞的,當然我也沒有『那個』經驗,我根本不是你所說的大眾情人。”韋迎農舉起手輕撫著她的臉頰笑著為自己澄清。

“你……”這傢伙竟然唬她!羅蘋搖搖頭,不敢相信自己竟被他騙了三年。

韋迎農深怕她不信,再加入一些告白,“我是個非常純情的男人,自從喜歡上一個叫羅蘋的女孩後,便失去了心神,願意一輩子當她的奴隸……”

“你是不是愛情電影看多了,噁心巴啦的?!”一句殺風景話,讓韋迎農下頭更纏綿的情話倏然住口。

韋迎農尷尬笑了一笑,乾脆用行動來代替下頭更噁心的情話——他俯吻住那張微嘟的小嘴……

親吻的感覺真好!

食髓知味的兩人心頭同時想著。

“小蘋,我就是愛你的率真……愛你的坦率……我真的好愛你……”

到現在他才真正體會,原來愛情真的是這樣讓人無法自持……

讓人刻骨銘心……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我不要去參加畢業典禮,不要!”

一個豔陽高照的清晨,那幢屬於童話般愛情的小屋正傳著一聲接一聲的嗲呼。

“小蘋!乖!你一定得去,姑且不說今天是你的畢業典禮,光說你老公我今天是風頭最健的榮譽生,你就一定得去幫我喝采。”

“如果你要我挺著這個圓球去參加畢業典禮,你就先殺了我。”羅蘋趴在床上死不肯起身。

“寶貝!你才三個月,看不到什麼圓球的。”韋迎農坐在床邊,雙手溫柔地遊移在她赤果的背脊。

“誰說沒有,就有,都是你,是你這個大害的。”她猛然翻過身,開始抱怨著。

在升大四的暑假,他們倆在雙方家長的祝福下結婚了,原先是說好等畢業後再懷小Baby,沒想到計畫在三個月前發生了失誤。

“乖!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好不好,你放心,只要學士服一穿,沒人看得出來你懷孕的,而你依舊是物理系最美的系花。”

“我才不信!你看我變得好醜。”

“不醜,你永遠是我眼中最美的情人。”

“哼!你就是會背電影台詞,油腔滑調。”

“丈母孃寫的不朽名言我怎麼能不用,來吧!我幫你換衣服。”

“不要!同學們一定會發現的。”

“不會的!”

“你先吻我一下,我再考慮看看。”

“那有什麼問題!我愛你!要我吻你幾千次我都願意。”他聽話地給她一記熱吻。

“也愛我的小Baby嗎?”羅蘋指指小骯。

“當然愛!”他低下頭重重地在她小骯上吻了一記。

羅蘋又將丈夫的頭從月復部拉上眼前,一片柔細紅唇湊了過去。“……我還想吻你……”

“嗯……太太,你今天好熱情……”韋迎農被她的呵氣弄得全身燥熱。

“人家愛你嘛……”羅蘋開始扯落他的領帶、釦子,用吻滑過他的耳際、胸膛。

“我也愛你……”他被她挑逗地弄得慾火焚身,不自覺也開始在她身上做出回應。

“嗯……”羅蘋喃囈一聲,將手探入他的褲底……

韋迎農倒抽口氣,全身瞬間硬挺了起來,索性將她整個人抱起身。

“親愛的太太……我就是無法抗拒你的熱情……”

“我知道,那就別抗拒……愛我……”她不僅繼續用言語誘惑著,還用胴體在他身上摩搓著。

不知何時,兩人的身上已無寸縷,雙雙倒落在羽毛床上。

韋迎農身體與心理早已達到亢奮的境界,手與吻遊遍妻子全身光滑的胴體,人已近乎忘我,這方羅蘋雖也喘息著回應著,但在她那雙原本該是很陶醉的眼中,卻露出促狹的目光。

“老公!你的畢業典禮來不及了……”

韋迎農像是沒聽到她的低語,繼續吸吮著她胸前的蓓蕾。

“老公!”

“閉嘴!讓我好好愛你……”

“你的榮譽狀……”

“管他什麼榮譽狀,陪我老婆跟小孩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

“沒有但是!可不可以請你閉嘴,讓我好好吻你……”

“嗯!”

羅蘋如言地將嘴巴閉上,隨即以更熱情的回應糾纏著他的身軀。

韋迎農似乎很滿意她的合作的反應,其實從一開始他就看出她的伎倆,利用色誘來賴掉到學校的窘境,他了解她的不安與羞澀,更瞭解她的自傲,在她眼中文憑跟學位早已比不上她月復中的小孩、幸福的家庭。

他真的愛她,那種愛是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取代的地位,畢業典禮,就隨他去吧!

他再次用吻,印上他的深情……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