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當然不是,現在我跟你說正經的,若是想要活命,就乖乖的配合我,要不然,那些人手上的槍可是不長眼的。”

他的話讓芊芊想要抬起頭來看看,但他卻以他的力量壓制住她,因為他聽到那些腳步聲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了。

芊芊才正想要問個清楚,但話還沒來得及出口,他頭就已俯下,靠著她的臉好近、好近,近到她可以清楚看見他細長又濃密的睫毛。

鼻間充斥著他男性的氣息,讓她有些心慌意亂。

這個一再與她在這麼特殊情況下見面的惡徒,竟可以擾亂她的心,這讓她不知所措。

對於他能對自己造成如此巨大的影響力,芊芊感到十分懊惱。

每個男人都會對她亮麗的風采大為傾倒,但這個男人不會,因為他眼神裡的冰冷足以說明一切。

自從上次分離後,她的腦海不時會出現他那張俊美的臉龐與冰冷的雙眸,對於這樣冷血的惡徒,她不該再有任何記憶,但她的思緒卻不受她控制般的不斷浮現他的身影。

事隔兩個月,當她開始認為,他們之間不過是偶然的邂逅,絕不可能再有交集時,他竟然又出現了,而且還是用這種泰山壓頂的方式。

“你……你靠我那麼近幹嘛?”從沒和一個男人如此貼近,他的氣息令她心跳加速,但另一方面卻又突然想到,他的舉動該不會就表示,他是良服在她的女性魅力之下了吧?

想到這裡,她全然忘了他們之間的曖昧情況,一徑得意地對俯在她身上的男人笑,並驕傲的輕聲哼道:

“還說對我不感興趣,那你現在這模樣又要怎麼解釋?我就說嘛,像我這麼有魅力的萬人迷,哪個男人可以逃得過啊?”

不是吧?洛夫望著在他身下的女人,對於她的超級自戀簡直傻眼。

他明明告訴她,有人正拿著槍要威脅他的性命,若是弄不好,說不定連她都有危險,而她竟還一臉得意驕傲地與他斤斤計較著,上次他對她不感興趣的事?!

這女人的腦袋一定是壞掉了,要不然她要計較的,應該是他壓在她身上的事,與他無意中給她帶來的危險才對吧?

挫敗感突然盈滿他的心,但他依舊是面無表情的睨視著她,並冷冷的對她道:

“無聊!”

“什麼?!”他冷冷的反應,大大的刺激了何芊芊的心靈。

“喂!你這男人是怎麼回事?壓在我身上也就算了,竟還想否認本小姐的魅力,你這人是……”

她叨叨唸唸的話語讓洛夫覺得刺耳極了,而她一張一合的小嘴兒此刻就像鮮豔欲滴的櫻桃,他終於忍不住低頭攫住她柔女敕的唇瓣,直接堵住她所有的話語。

嗯……好軟。

雖然他告訴自己,吻她是為了杜絕惹他心煩的叨唸,但碰觸她的感覺美妙的令他幾乎要申吟出聲,她唇辦的滋味美好得讓他忍不住一再的吸吮、啃咬。

略微加重啃咬她柔女敕唇辦的力道,令她吃疼的張開小嘴後,他將滑溜的舌頭伸入她口裡,恣意的吸吮她的丁香小舌,品嚐她甜美的津液。

她被他突如其來的狂野與孟浪震撼住了,才抬眼欲看他,卻驚訝於他眸底所閃現的狂熱。

這男人給她的印象一向都是冰冷無情,像個冷血動物般,渾身散發著一種令人發顫的危險氣息;一雙利眼所射出的冰冷氣息,好似任何人都人不了他的眼。

但他卻在吻她的,表現出如此撼人的侵略性與狂野,讓她不禁好奇起這男人的另一面。

“噢!”芊芊吃痛的回神瞪他,不敢置信他竟那麼用力的咬她。

正想開口抗議,卻又被他那熱情的法式長吻給堵得無法開口,只能用眼神死瞪著他不放。

對於她的瞪視,洛夫全然不在意。

他介意的是,這女人竟在他吻她的時候不專心!

從沒一個女人,可以如此迅速地挑起他的注意與熱情。

原先他只是想要阻止她繼續茶毒他的耳朵,另一方面也想試試她紅唇的味道,卻沒想到,沉淪的竟是自己。

在察覺自己對她有了異樣的情愫後,他發現光是這樣吻她,已不能滿足他。

於是他伸出長臂,十指與她的交纏,將她的手臂往兩旁撐開,整個人更加壓俯在她的身上。

他深邃的眼眸瞬間變得幽暗,似乎想要將她吞噬入月復,火熱得令芊芊難以抵擋。

她從沒想過,這男人冰冷的眼光一旦變得熾熱,竟是如此奪人心魂,令她意亂情迷。

他繼續品嚐她嘴裡的甜美,他的手像自有意識般的眷戀著她胸前的起伏,近乎誘惑的撩撥她挺立的蓓蕾,引出她體內一股陌生的情潮,令她嬌喘不已。

他的手鑽入她的上衣底下,直接進攻她粉色的蓓蕾,恣意的在她女敕滑的肌膚上燃起煽情的火焰。

“啊……”他指月復的捻弄,令她迷亂的低吟出聲。

靶覺到他輕咬她粉女敕耳垂,並伸出舌頭,舌忝舐她細緻的耳窩,熱呼呼的氣息噴灑在她耳朵四周,引起她陣陣的輕顫。

她的反應讓洛夫更加得寸進尺的解開她上衣的扣子,露出她潔白柔女敕的肌膚。

他熾熱的視線因見到她的肌膚而更加灼亮,火熱的唇隨即熨燙著她細緻柔女敕的肌膚,在她白皙的頸項留下一道溼濡,然後一路下滑,直達高聳的山丘。

就在他想要進一步攻城掠地之際,耳邊突然傳來低聲交談並夾雜著咒罵的粗暴聲音,讓他的身子有一瞬間僵住,隨即又不動聲色的誘惑著她。

“這一次絕不能再讓他跑掉了,要不然回去就夠我們受的。”

“可惡!門主明明知道‘十絕’是最頂尖的,竟還要我們在一個星期內把他給帶回去,那不是擺明了叫咱們兄弟走上絕路嗎?”

“好了,廢話少說,快點找人,若是找不到人,不只是死得難看這麼簡單而已。”

語氣裡的顫然讓人明白,他們口中的門主是個極為可怕的人,讓他們做下屬的都十分懼怕。

隨著腳步聲逐漸遠去,洛夫原本繃緊的身子這才放鬆下來,他放開芊芊,坐起身子來。

看著她酡紅的臉頰,他忍不住伸手撫上那張細緻滑女敕的臉龐,但理智卻讓他迅速收手。

當他才轉身想離去時,芊芋突然從背後一把抱住他,並對他低聲喊道:

“你這惡徒!傍我等一等,佔了我的便宜,就想這樣拍拍走了喔?想都別想。”

低頭望著緊箍在自己腰上的纖細手臂,他有些訝異她的舉動,卻也由心底升起一股不耐。

就算他對她真有種異樣的情像好了,但她這副花痴的表現與理所當然的索賠話語卻引起他的反彈。

“放手!”

“不放!”

“可惡!”他低咒出聲,一個用力就想要甩掉她這個大麻煩。

他就知道女人是碰不得的,因為她們通常代表——麻煩!

他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那麼倒黴的和地牽連在一起。

雖然他利用她來逃開閻門的追捕,但那並不代表他就必須對她負責任,於是他狠下心來推開她的糾纏。

“嘿嘿!想甩掉我?沒那麼簡單,今天要是沒給我個交代,你就別想甩掉我。”

芊芊雖然說的異常篤定,但其實她的心裡早就對自己的行為懊悔不已。

瞧她這個令男人傾倒的萬人迷,竟像只猴子般的吊在一個男人身上,這……能看嗎?

ㄏㄡ!這真是有損她一直以來所維持的優雅形象與高雅氣質。

但也不能怪她呀!

基本上,眼前這男人根本就不能算是個人,因為他一再無視於她女性的魅力,與對她毫不尊重的行高,已經嚴重侮辱了她女性的自尊心。

所以,她告訴自己,根本就不必浪費自己所辛苦保持出來的高雅氣質和女性魅力,在這種男人的身上。

而且,她要從他身上討回公道!

閻洛夫不敢置信的看著正緊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她竟能輕易的化解他想甩月兌她的力量,還緊纏著他不放,讓他開始懷疑,這女人不但有自保的功夫,也有他所不知道的實力。

“花痴女,你可不要告訴我,你要我因為吻你這事,而對你負責任。”

“什麼?像我這種絕世大美女,你不識貨也就算了,竟然還敢罵我花痴女?!你真是太過分了!何況我要你對我負責任,有什麼不對?你沒經過我的同意就亂親我,並對我上下其手,這筆賬我不找你討,要向誰討去?”

“要不然你想怎樣?”掛在他身上的她,對他而言根本就不是負擔,但……

緊鎖著眉頭,在她還沒說出意欲為何時,他又忍不住開口對她道:

“下去。”

“不要!”

他越是趕她,她就越不肯下去,並且還雙手十分堅持地緊纏著他的身子,就像只可愛的無尾熊攀著尤加利樹般的不肯放手,渾然不覺自己這樣的舉止究竟有什麼不合宜的地方。

“難看。”他沒有再用力甩開她。

不知為何,她緊貼著自己的柔軟身子,竟讓他有一種想相依偎的窩心感受。

他的評價讓芊芊不以為意。

“哼!你也知道這姿勢不好看啊?那你還不快點給我個交代。”

他以為她真愛擺這種姿勢嗎?她可是先瞄過這裡的地形與環境,知道這裡沒什麼人會走過,否則她萬人迷的稱號,不就要被這不識好貨的惡徒給毀於一旦了嗎?

自從知道這惡徒對她一向引以為豪的魅力完全免疫之後,對她一向滿滿的自信心造成不小的打擊,讓她介意的要命,現在她再度碰上他,又和他莫名其妙的有過親密接觸後,她就決定和他耗上了。

“你到底想要什麼樣的交代?”

對她,他有了少見的耐性。他告訴自己,那是因為他看在她曾幫他的份上。

“哼!你這人不是我愛說,一點誠意都沒有,要給人家交代,竟然連個內容物都沒有,還要我自己想,你到底是……”她的喳呼都還沒個結尾,就被洛夫的低吼聲給嚇得沒了聲音。

“閉嘴!你再囉嗦個沒完,小心我扁你!”

想嚇她?笑話!她何芊芊豈是被嚇大的?

“兇什麼兇啊?你以為大聲就贏了嗎?告訴你,沒那麼簡單。”

她突然滑下他的背脊,一溜煙的就跑到他的面前去,並對他露出狡滑的笑容。

“既然你想不到怎麼對我交代,那我就好心的再告訴你,人家我除了是個萬人迷之外,還是個愛錢的女人,所以……拿來!”

“拿什麼?”

“少裝了,當然是錢啊!”

她手心向上的不斷晃著,一臉理所當然的算給他聽——

“上次你貼在我身上要十萬元,因為是第一次見面,又是沒在本人同意的情況下所做的動作,所以不能打折扣。

而這第二次,依然是在本人沒同意的情況下,對我又親又抱的上下其手,所以……四十萬!不多不少,你一共要付我五十萬。”

“你的意思是說,你的身體是有價的?只要男人出得起價錢,你就讓人家親、隨便人家亂碰?”

一想到她是這麼對待她自己的身體,他就莫名地升起不悅的情緒,難以抑制有股想要殺人的衝動,語氣也就變得危險了起來。

“去你的!誰像你滿腦子的齷齪思想啊?告訴你,我的身體可是無價的,想碰我,還要看我願不願意呢!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是個大嗎?”

“要不然你剛才向我索費,又是怎麼回事?”

看著她義憤填膺的模樣,竟讓他覺得迷人極了。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但不知為何,他卻覺得沒有任何事比他追問她是否是個隨便的女人,更讓他在乎。

“你以為我白痴啊?你抵擋不住我萬人迷的超強電力,這也實在不能怪你啦,所以既然便宜都被你給佔了,我當然只好退而求其次,和你計較一番,你還當真以為我是那麼隨便的女人嗎?”

不過,她怎麼會那麼氣憤他對自己的魅力無動於衷呢?

這男人的嘴巴是賤了點,但他的行動可不是那麼一回事,他可是比任何一個對她有意思的男人還要積極火熱耶!

要不然他也不會與她見面兩次,兩次都急巴巴地給她一陣眩目的擁吻,害她差點中了他的計謀。

這麼一想,她就笑了。

就說嘛!她萬人迷的魅力,豈是凡人抵擋得了的?

她的身上頓時又散發出迷人的自信光彩,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你這惡徒確實比別人聰明那麼一點點,很可惜,本小姐已識破你的詭計,你最好乖乖的把錢交出來,然後咱們一拍兩散,各走各的。”

“無聊!”

他當然知道自己對她反常的舉止很難解釋,但要他坦誠她在心底激起的異樣感受,那絕不可能!

雖然這女人散發出的自信光彩是挺令人心動,但她的自戀卻也令他望之卻步。

看他轉身就想離開,她連忙迫上去。

“喂!我早就看透你這招欲擒放縱的詭計了,雖然你這釣女人的招式十分高明,但碰上我這個愛情高手,你也沒轍。別耍花樣,趕快把錢拿出來,聽到沒?”

她怎可能如此輕易放過他?

縱然她對他確實有那麼一咪咪不一樣的感覺,但她可是個嬌滴滴又充滿魅力的女人耶!若要追,也該是他採取主動,看他有多少誠意來打動她的芳心,她才考慮讓他追啊!

一邊想著,一邊追著他後頭跑,誰知他突然停了下來,害她一時不察,撞上他結實的後背。

忍不住伸手揉揉發疼的俏鼻,正想對他抗議時,他卻冷冷的朝她吐出三個字:

“閻洛夫。”

“什麼?”她不禁傻眼。

看她這副呆愣的模樣,一點都不像她所聲稱的萬人迷,反倒像個小笨蛋似的意人憐愛。

閻洛夫被自己的思緒嚇到了,他忍不住暗罵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

他承認,她是個美麗的女人,渾身散發著優雅氣質,那份純女性的成熟風彩是任何人看到都會為之心動的,但他並不打算讓自己陷入。

暗暗一聲嘆息,仰頭看著天際,他突然發現,不知何時,雲層已慢慢散開來,天空裡閃著點點星光。

隱約之中,他聽見不遠處人們傳來的驚喜歡呼聲。

“你是來看星星的吧?”

“是啊!”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把話題轉到這裡來,但她依然回答他的問題,腦子裡還在想著他剛才告訴她的名字,似乎在哪裡聽過。

看著她低頭不知在思索什麼而露出雪白頸項,令他的內心起了一陣騷動。

他還記得,剛才自己的唇舌品嚐過那裡的美妙滋味……光是這麼想,又讓他一向不容易被撩起的,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深吸一口氣,他提醒她道:

“要看,也該抬起頭來看吧,你這樣看著地上,星星會掉下來給你看嗎?”

“你……”他的嘲諷又激起她的火氣。

她一向都被男人的甜言蜜語與讚美聲所包圍,這可惡的臭男人明明也被她的魅力所吸引,卻每次都愛用他那張賤到不行的嘴巴氣死她!

“我怎樣?”

不知何時,洛夫開始愛看她那張被他氣得通紅又表情豐富的臉蛋,這樣或許有些變態,但這也是他不曾有過的情況。